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因妒損命的一代才女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因妒損命的一代才女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魚玄機之死,是唐代詩壇的一件新聞。時隔千年,仍舊有人拿來作為案例分析。這個多情如花的女子,認定身邊的一個婢女與自己的情婦有染,被妒忌沖昏了頭腦,惡語相向,不停地拷打,最終將一個名為綠翹的姑娘致死。不久,東窗事發,魚玄機自己也身陷囹圄,亡命于斯。時隔多年,人們還在為她鳴不平,甚至有人站出來,以為按照唐律規定,打殺自己的婢女,罪不致死。
  從一個良家淑女,淪為風流道姑,終因殺人下獄,香消玉殞。這一具有典型意義的事件,也漸漸進入了散文家、小說家的視野,加以發揮想象,描摹推演。
  說到底,還是為一個花樣年華的女孩子的非正常死亡,感到惋惜。
  玄機,長安人,女道士也。性聰慧,好讀書,尤工韻調,情致繁縟。――《唐才子傳》
  歷史上的才女,大多背后都有一斷辛酸曲折與之相伴。魚玄機也不例也。五歲誦詩,七歲習作,等到十一二歲,已經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美女作家了。魚玄機的情商,與她的美貌,與她的才華,一樣出于眾人。因為某次交游,甚至引起了大詩人溫庭筠的注意。
  魚玄機的詩文天賦,異于常人,在吟詠江邊柳時,說出了“影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之類輕盈流暢、婀娜多姿的妙語。這個性格開朗、陽光明媚的女孩子,在文朋詩友中,深得溫庭筠喜愛,經常外出郊游,賦詩相和,以師徒相稱。那年,魚玄機見到京城新科進士發榜的名單,忽地,發出“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的慨嘆來。可以想見,她站在金榜之下,生而女流、恨不為男的想法,是浮于面色的。
  一切幸福和此后的失意消沉,都從認識一個名叫李億的人開始。也許是文場之中多知己,溫庭筠的一次無意引薦,使得她與時為左補闕的貴公子李億相識。
  李億年方正少,玉樹臨風般的青春色彩,舉止不俗的文筆才情,在魚玄機的心間絡下了點滴情思。郎才加女貌,君有心,妾有意,一來二去,以詩為媒,情不能自禁,這對鴛鴦鳥終于相戀聚合,墜入愛河。
  長安城里,繁花如錦,春意如煙,浪漫的愛情很快就發展到如膠似漆、海誓山盟的地步。好心的溫庭筠也竭力從中撮合,希望能夠成就一段美好姻緣。
  有了老師的介紹,面對眼前風度翩翩、信誓旦旦的男子,魚玄機立刻被愛情包圍,她只覺得太幸福,甚至來不及詢問李億的真實家境。她生怕錯過了這么一個溫文爾雅、知書達禮的青年才俊。十五歲的魚玄機,匆匆嫁了這位如意郎君,于李宅之外,辟一別墅,相約廝守。雖然只是小妾,日子過得多少有些寂寥,如雀入籠,可魚玄機從心底里喜愛這位官人才子,又得床幃與詩書之歡,比起唐代不能嫁得心上人的薛濤和李季蘭,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幸福。對于愛情和眼前幸福的看重,已經使她沉浸于成功嫁人的甜蜜之中。
  女人對于愛情的幸福感,往往來自于細節的感動,也許,李億在這方面給了她無數的驚喜與諸多的補償。所以她即便是呆在紅樓閨房,深深庭院,也能夠體驗到玫瑰的芳香,紅葉的斑斕。
  然而好景不長,李億的整宿不歸,以及流言傳耳,使得李億的妻子大動干戈,終于引發了一場令魚玄機刻骨銘心、終身難忘的情變風波。某日,魚玄機棲身的家中,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李億的結發妻子裴氏如從天降,登門大鬧。滿懷醋意的裴氏妒火中燒,怒不可遏,帶領一干人等,橫眉怒目,惡語相向。她不能容忍丈夫的家外有家,不能容忍丈夫的婚外生情,更不能容忍眼前這位貌美如花、得寵奪愛的女子。所以,在掌握可靠的消息之后,她采取了最具打擊力的方案,以潑婦悍婦的形式驟然出現,試圖重新奪回李億。
  她以粗俗而實用的方式,聚眾揚威,用最難聽的語言作為攻擊武器,證明他們偷情的后果之嚴重,性質之惡劣,讓魚玄機從心理上感到羞愧,感到自卑。而且,她在大鬧大罵、百般侮蔑之余,又使出令柔弱女子不堪應付的招式――大打出手。
  可憐魚玄機,被這場意外弄得驚魂失魄。她隨即從幸福的山巔,跌入恐懼的深淵。她在哭泣與担憂之余,惶惶不可終日地等待著事情的結局,她唯一盼望的,就是李億會趕緊來到身邊。她等著傾訴委屈與驚懼。
  李億在家里,也經受著嚴峻的考驗。大婦裴氏乃長安大戶之女,在采取了單刀直入的動作之后,仍然沒有罷休,她幾乎動用了所有的關系,利用娘家的勢力和影響,向李億施加壓力,維持自己作為一個原配夫人應有的地位。饒是李億一介書生,也正在官場奮斗的路上,只能低首俯就,只能認錯求和。不過數日,一紙休書傳出。魚玄機等到的,竟然是李億解除婚約的一紙休書。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搬出別墅,到咸宜觀中為道士。
  從此,枕上垂淚,花間斷腸,一個多情的女子,開始了日復一日的愁思: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魚玄機《江陵愁望寄子安》
  結果是,李億帶著他的夫人,攜手出京,放任外官了。魚玄機望眼欲穿,她還抱有幻想,她只有生活在回憶里,托腮對窗,淚盡詩成。她一次次地在紙上寫下寄給情郎的詩句,“書信茫茫何處問,持竿盡日碧江空”,寫了一大堆的信,往哪里寄呢?又言“雖恨獨行冬盡日,終期相見團圓時”,魚玄機的心里,還堅信有情人終成眷屬,她在等待著愛情的溫暖回歸。
  
  李億的一去無歸,使得魚玄機猶如花逢繁霜,無法從甜蜜的記憶與冷酷的現實中復蘇。昔日不可重回,她唯有以酒澆愁,自我療傷。
  經歷了“驚夢復添愁”的寒冬臘月,又是春到長安的熱鬧時節。而這時,咸宜觀里花紅柳綠,車馬絡繹,各路游人紛至沓來。一個美艷懷才的道姑,自然是風景之外的風景。王孫公子,秀才書生,商賈大佬,走卒販夫們,都聞名而來,敬送香火,求詩求字……各懷心志地聚到了道觀里。
  唐朝時開放的道觀生活,使得道冠之流與外界保持著廣泛的聯系。來人過去,自然要喝酒飲茶,或者談詩論道,或者關于家常日用。魚玄機慢慢從悲傷的情緒里掙脫出來。隨著人際交往的增多,她也漸漸融入道冠的生活,從封閉的情殤世界里,重新發現了知己。
  后來,她情不自禁地喜歡上了一個長得極像李億的落第公子。以詩相識,以詩相交,漸以情隨事遷,重新找到類似愛情的感覺。不過,那個來到道觀覓情的書生左名揚,比起李億,也不過是逢場作戲,假以風流。時過不久,都是一樣的花開無果,形單影只。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魚玄機《贈鄰女》
  魚玄機有一個著名的觀點: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這在千年之前的唐代,不啻是一聲追求摯愛的春雷!舉案齊眉,紅袖添香,抑或比翼齊飛,這其實也是一個普通女子最基礎、最底線的生活追求與憧憬。可是,那個有情郎,打開了她的心扉,點燃了相思之燭,卻無法兌現當初愛的諾言。
  因為屢次誤入情途,魚玄機經歷了愛情的數次失敗,再也無法相信愛情,遂生彷徨和玩世之心。早年出生于娼妓云集的平康里的她,終于徹底從失戀的悲傷中解脫出來,索性以觀為托,揮霍青春。不知哪一天,道觀的外墻上貼出了“魚玄機詩文候教”的告示。咸宜觀,遂成了彌漫無限風月的場所,不少風流才子,留宿觀中,晝夜不歸。
  大商人李近仁也聞名而來了。他有的是錢,或者還有點才,資助也相當可觀。年輕的魚玄機無法擺脫這些世俗的誘惑,委身而娛,她在《迎李近仁員外》中寫道:“今日喜時聞喜鵲,昨宵燈下拜燈花;焚香出戶迎潘岳,不羨牽牛織女家。”
  這樣的詩句,比起當初的清逸高雅,已是俗不可耐,但是有什么辦法呢?這個被愛情折騰得身心疲憊的女子,已經陷入了紊亂的情感世界,不能自拔。“喧喧朱紫雜人寰,獨自清吟日色間”,在清雅與流俗之間躑躅,這是一個無奈的選擇。也許在她的心中,還潛藏著當年的少女夢幻。
  李億已不可求,左名揚也不可求,李近仁似乎也不可求,而她,一定要求得一個真正的有情郎,才算稱心。她如一只夜行貓,時刻準備著。可是,當身邊的婢女綠翹疑似出軌,她所能表現的,是憤怒與嫉妒,無奈與絕望。
  其實只是由于一個細節問題,誘發了魚玄機失手殺人的刑事案件。那日,魚玄機外出有事,歸來后詢問,有哪些人來訪過。這是一個正常的詢問,偏偏綠翹回答得含糊其辭,說樂師陳韙來過,“知練師不在,不舍轡而去矣”。
  陳韙,是魚玄機新近結識的樂師,其時兩人詩情勃發,互為傾慕,為何會不下馬就徑直而去呢?當魚玄機疑慮的目光落在綠翹臉上時,仿佛發現了什么端倪。綠翹為何低頭默默,神色不安?又為何衣衫不整,是不是做了些什么?那么――這是個嚴肅的問題!詢問,隨即變成了聲色俱厲的拷問。然而拷問并沒有令她滿意。婢女與陳韙有染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這得她變得敏感乃至神經質起來。
  以一個婢女,怎敢與自己的情人發生不可告人的情事?抑或那天正是酒醉歸來,心中失意,當日被李億原配大婦相逼的情形,被公子王孫拋棄的情形,還有無數個以淚洗面的傷心往事,一齊涌上心頭。她憤怒了,絕望了,面前的婢女變成了橫刀奪愛的仇敵,逼問與訓斥,似乎還不能表達心頭的怨恨,她的手腳肢體一齊用上,奮力鞭笞跪在面前的赤裸的綠翹。一下,兩下,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一百下……她用上了所有的力氣,在鞭打里回憶,在鞭打里報復,在鞭打里泄憤,直打得精疲力竭,力不可支。于是,悲劇不可避免地在月夜里發生。
  月夜里,她曾經珍藏過纏綿的愛,也孕育了綿綿的恨。
  從才女成為棄婦,成為道姑,繼而淪為娼婦,再到失手殺人,魚玄機的情感之路,由此終結。就是在獄中,魚玄機仍然寫有“明月照幽隙,清風開短襟”這樣的清麗詩句。沒有辦法不為魚玄機惋惜,悲劇的源頭,是一個未能解開的情殤死結。死時,她畢竟只有二十多歲。數月真情,十年虛情。誠如她自己所說,“欲將香匣收藏卻,且惜時吟在手頭”,她到底年輕了些,道行淺薄了些,心里放不下。  魚玄機之死,是唐代詩壇的一件新聞。時隔千年,仍舊有人拿來作為案例分析。這個多情如花的女子,認定身邊的一個婢女與自己的情婦有染,被妒忌沖昏了頭腦,惡語相向,不停地拷打,最終將一個名為綠翹的姑娘致死。不久,東窗事發,魚玄機自己也身陷囹圄,亡命于斯。時隔多年,人們還在為她鳴不平,甚至有人站出來,以為按照唐律規定,打殺自己的婢女,罪不致死。
  從一個良家淑女,淪為風流道姑,終因殺人下獄,香消玉殞。這一具有典型意義的事件,也漸漸進入了散文家、小說家的視野,加以發揮想象,描摹推演。
  說到底,還是為一個花樣年華的女孩子的非正常死亡,感到惋惜。
  玄機,長安人,女道士也。性聰慧,好讀書,尤工韻調,情致繁縟。――《唐才子傳》
  歷史上的才女,大多背后都有一斷辛酸曲折與之相伴。魚玄機也不例也。五歲誦詩,七歲習作,等到十一二歲,已經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美女作家了。魚玄機的情商,與她的美貌,與她的才華,一樣出于眾人。因為某次交游,甚至引起了大詩人溫庭筠的注意。
  魚玄機的詩文天賦,異于常人,在吟詠江邊柳時,說出了“影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之類輕盈流暢、婀娜多姿的妙語。這個性格開朗、陽光明媚的女孩子,在文朋詩友中,深得溫庭筠喜愛,經常外出郊游,賦詩相和,以師徒相稱。那年,魚玄機見到京城新科進士發榜的名單,忽地,發出“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的慨嘆來。可以想見,她站在金榜之下,生而女流、恨不為男的想法,是浮于面色的。
  一切幸福和此后的失意消沉,都從認識一個名叫李億的人開始。也許是文場之中多知己,溫庭筠的一次無意引薦,使得她與時為左補闕的貴公子李億相識。
  李億年方正少,玉樹臨風般的青春色彩,舉止不俗的文筆才情,在魚玄機的心間絡下了點滴情思。郎才加女貌,君有心,妾有意,一來二去,以詩為媒,情不能自禁,這對鴛鴦鳥終于相戀聚合,墜入愛河。
  長安城里,繁花如錦,春意如煙,浪漫的愛情很快就發展到如膠似漆、海誓山盟的地步。好心的溫庭筠也竭力從中撮合,希望能夠成就一段美好姻緣。
  有了老師的介紹,面對眼前風度翩翩、信誓旦旦的男子,魚玄機立刻被愛情包圍,她只覺得太幸福,甚至來不及詢問李億的真實家境。她生怕錯過了這么一個溫文爾雅、知書達禮的青年才俊。十五歲的魚玄機,匆匆嫁了這位如意郎君,于李宅之外,辟一別墅,相約廝守。雖然只是小妾,日子過得多少有些寂寥,如雀入籠,可魚玄機從心底里喜愛這位官人才子,又得床幃與詩書之歡,比起唐代不能嫁得心上人的薛濤和李季蘭,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幸福。對于愛情和眼前幸福的看重,已經使她沉浸于成功嫁人的甜蜜之中。
  女人對于愛情的幸福感,往往來自于細節的感動,也許,李億在這方面給了她無數的驚喜與諸多的補償。所以她即便是呆在紅樓閨房,深深庭院,也能夠體驗到玫瑰的芳香,紅葉的斑斕。
  然而好景不長,李億的整宿不歸,以及流言傳耳,使得李億的妻子大動干戈,終于引發了一場令魚玄機刻骨銘心、終身難忘的情變風波。某日,魚玄機棲身的家中,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李億的結發妻子裴氏如從天降,登門大鬧。滿懷醋意的裴氏妒火中燒,怒不可遏,帶領一干人等,橫眉怒目,惡語相向。她不能容忍丈夫的家外有家,不能容忍丈夫的婚外生情,更不能容忍眼前這位貌美如花、得寵奪愛的女子。所以,在掌握可靠的消息之后,她采取了最具打擊力的方案,以潑婦悍婦的形式驟然出現,試圖重新奪回李億。
  她以粗俗而實用的方式,聚眾揚威,用最難聽的語言作為攻擊武器,證明他們偷情的后果之嚴重,性質之惡劣,讓魚玄機從心理上感到羞愧,感到自卑。而且,她在大鬧大罵、百般侮蔑之余,又使出令柔弱女子不堪應付的招式――大打出手。
  可憐魚玄機,被這場意外弄得驚魂失魄。她隨即從幸福的山巔,跌入恐懼的深淵。她在哭泣與担憂之余,惶惶不可終日地等待著事情的結局,她唯一盼望的,就是李億會趕緊來到身邊。她等著傾訴委屈與驚懼。
  李億在家里,也經受著嚴峻的考驗。大婦裴氏乃長安大戶之女,在采取了單刀直入的動作之后,仍然沒有罷休,她幾乎動用了所有的關系,利用娘家的勢力和影響,向李億施加壓力,維持自己作為一個原配夫人應有的地位。饒是李億一介書生,也正在官場奮斗的路上,只能低首俯就,只能認錯求和。不過數日,一紙休書傳出。魚玄機等到的,竟然是李億解除婚約的一紙休書。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搬出別墅,到咸宜觀中為道士。
  從此,枕上垂淚,花間斷腸,一個多情的女子,開始了日復一日的愁思: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魚玄機《江陵愁望寄子安》
  結果是,李億帶著他的夫人,攜手出京,放任外官了。魚玄機望眼欲穿,她還抱有幻想,她只有生活在回憶里,托腮對窗,淚盡詩成。她一次次地在紙上寫下寄給情郎的詩句,“書信茫茫何處問,持竿盡日碧江空”,寫了一大堆的信,往哪里寄呢?又言“雖恨獨行冬盡日,終期相見團圓時”,魚玄機的心里,還堅信有情人終成眷屬,她在等待著愛情的溫暖回歸。
  
  李億的一去無歸,使得魚玄機猶如花逢繁霜,無法從甜蜜的記憶與冷酷的現實中復蘇。昔日不可重回,她唯有以酒澆愁,自我療傷。
  經歷了“驚夢復添愁”的寒冬臘月,又是春到長安的熱鬧時節。而這時,咸宜觀里花紅柳綠,車馬絡繹,各路游人紛至沓來。一個美艷懷才的道姑,自然是風景之外的風景。王孫公子,秀才書生,商賈大佬,走卒販夫們,都聞名而來,敬送香火,求詩求字……各懷心志地聚到了道觀里。
  唐朝時開放的道觀生活,使得道冠之流與外界保持著廣泛的聯系。來人過去,自然要喝酒飲茶,或者談詩論道,或者關于家常日用。魚玄機慢慢從悲傷的情緒里掙脫出來。隨著人際交往的增多,她也漸漸融入道冠的生活,從封閉的情殤世界里,重新發現了知己。
  后來,她情不自禁地喜歡上了一個長得極像李億的落第公子。以詩相識,以詩相交,漸以情隨事遷,重新找到類似愛情的感覺。不過,那個來到道觀覓情的書生左名揚,比起李億,也不過是逢場作戲,假以風流。時過不久,都是一樣的花開無果,形單影只。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魚玄機《贈鄰女》
  魚玄機有一個著名的觀點: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這在千年之前的唐代,不啻是一聲追求摯愛的春雷!舉案齊眉,紅袖添香,抑或比翼齊飛,這其實也是一個普通女子最基礎、最底線的生活追求與憧憬。可是,那個有情郎,打開了她的心扉,點燃了相思之燭,卻無法兌現當初愛的諾言。
  因為屢次誤入情途,魚玄機經歷了愛情的數次失敗,再也無法相信愛情,遂生彷徨和玩世之心。早年出生于娼妓云集的平康里的她,終于徹底從失戀的悲傷中解脫出來,索性以觀為托,揮霍青春。不知哪一天,道觀的外墻上貼出了“魚玄機詩文候教”的告示。咸宜觀,遂成了彌漫無限風月的場所,不少風流才子,留宿觀中,晝夜不歸。
  大商人李近仁也聞名而來了。他有的是錢,或者還有點才,資助也相當可觀。年輕的魚玄機無法擺脫這些世俗的誘惑,委身而娛,她在《迎李近仁員外》中寫道:“今日喜時聞喜鵲,昨宵燈下拜燈花;焚香出戶迎潘岳,不羨牽牛織女家。”
  這樣的詩句,比起當初的清逸高雅,已是俗不可耐,但是有什么辦法呢?這個被愛情折騰得身心疲憊的女子,已經陷入了紊亂的情感世界,不能自拔。“喧喧朱紫雜人寰,獨自清吟日色間”,在清雅與流俗之間躑躅,這是一個無奈的選擇。也許在她的心中,還潛藏著當年的少女夢幻。
  李億已不可求,左名揚也不可求,李近仁似乎也不可求,而她,一定要求得一個真正的有情郎,才算稱心。她如一只夜行貓,時刻準備著。可是,當身邊的婢女綠翹疑似出軌,她所能表現的,是憤怒與嫉妒,無奈與絕望。
  其實只是由于一個細節問題,誘發了魚玄機失手殺人的刑事案件。那日,魚玄機外出有事,歸來后詢問,有哪些人來訪過。這是一個正常的詢問,偏偏綠翹回答得含糊其辭,說樂師陳韙來過,“知練師不在,不舍轡而去矣”。
  陳韙,是魚玄機新近結識的樂師,其時兩人詩情勃發,互為傾慕,為何會不下馬就徑直而去呢?當魚玄機疑慮的目光落在綠翹臉上時,仿佛發現了什么端倪。綠翹為何低頭默默,神色不安?又為何衣衫不整,是不是做了些什么?那么――這是個嚴肅的問題!詢問,隨即變成了聲色俱厲的拷問。然而拷問并沒有令她滿意。婢女與陳韙有染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這得她變得敏感乃至神經質起來。
  以一個婢女,怎敢與自己的情人發生不可告人的情事?抑或那天正是酒醉歸來,心中失意,當日被李億原配大婦相逼的情形,被公子王孫拋棄的情形,還有無數個以淚洗面的傷心往事,一齊涌上心頭。她憤怒了,絕望了,面前的婢女變成了橫刀奪愛的仇敵,逼問與訓斥,似乎還不能表達心頭的怨恨,她的手腳肢體一齊用上,奮力鞭笞跪在面前的赤裸的綠翹。一下,兩下,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一百下……她用上了所有的力氣,在鞭打里回憶,在鞭打里報復,在鞭打里泄憤,直打得精疲力竭,力不可支。于是,悲劇不可避免地在月夜里發生。
  月夜里,她曾經珍藏過纏綿的愛,也孕育了綿綿的恨。
  從才女成為棄婦,成為道姑,繼而淪為娼婦,再到失手殺人,魚玄機的情感之路,由此終結。就是在獄中,魚玄機仍然寫有“明月照幽隙,清風開短襟”這樣的清麗詩句。沒有辦法不為魚玄機惋惜,悲劇的源頭,是一個未能解開的情殤死結。死時,她畢竟只有二十多歲。數月真情,十年虛情。誠如她自己所說,“欲將香匣收藏卻,且惜時吟在手頭”,她到底年輕了些,道行淺薄了些,心里放不下。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