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
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那時節夫人來對陣,你那里見面就要提親。本帥再三不肯允,夫人你又把巧計生。設下了移山倒海陣,將本帥吊至在半空存。那時我叫天,天高不應,本帥要入地,地厚無門。萬般無奈才應允,收下了夫人進唐營”,這唱段很多人一聽就明白,是戲曲中大名鼎鼎的薛丁山與樊梨花,有關兩人的故事可謂長篇累牘,什么《樊江關》、《馬上緣》,講的都是小白臉薛丁山被敵營女將一見鐘情的故事,后面的《薛剛反唐》則演化到武則天殺害薛丁山,樊梨花、薛剛母子為親人報仇雪恨、光復唐室的故事,對照歷史,卻是荒誕不經,三棄三請的情節在正史上找不到任何根據。大唐名將薛仁貴確實有一位不亞乃父的兒子,他就是“臨大敵益壯”的薛訥。他不僅沒有被武則天殺害,反而就是武則天將他提拔重用,鎮守邊關幾十年。他有一個弟弟名叫薛楚玉,開元年間曾當過范陽節度使,生有一個兒子薛嵩,“氣豪邁,不肯事產利”,安史之亂爆發后,居然投身叛軍,當上了亂臣賊子,唐軍長驅河朔,薛嵩又及時反正,成為一方節度使,他奉公守法,政績卓著,死后竟以太保的身份下葬,與戲曲中的《薛剛反唐》倒是有一點點類似,著名的唐代傳奇《紅線盜盒》講的就是薛嵩身邊的奇人異士紅線,此美女擅長飛檐走壁,深夜盜走魏博節度使田承嗣的寶盒,讓老奸巨滑的一世梟雄飽受驚嚇,暫時放棄了吞并潞州的主意。在各種戲曲中,唐朝的天是薛家撐著的,薛家是大唐的擎天白玉柱、跨海紫金梁,雖然這種說辭在正史上實在是言過其實,但是薛家父子保境安民、戰功赫赫卻是不爭的事實,“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講的就是薛仁貴,“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講的就是薛仁貴的兒子薛訥。
  薛訥(公元649年―公元720年),字慎言,絳州萬泉(今山西萬泉縣南)人,他的父親薛仁貴是大唐一代名將,死后贈左驍衛大將軍、幽州都督,老子英雄兒好漢,薛訥身為將門子弟,大有乃父之風,沉勇寡言,顯示了不同一般的膽量和氣度。
  最初,他以城門郎的身份起家,升遷到藍田(今陜西蘭田)令。當時,酷吏來俊臣正灸手可熱,担任左臺御史中丞的職位,他擅長羅織罪名,被其定罪殺害的有一千多家,按照比例計算,至少有幾萬人遭了來俊臣的毒手。酷吏兇狠,但薛訥凜然不懼,在當時,這需要不同凡響的勇氣。倪姓富商出錢賄賂來俊臣,來俊臣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就令薛訥從義倉撥出數千石官糧給倪姓富商,薛訥不從,據理力爭,認為義倉的貯備是為了水旱災荒,為百姓救急,“安敢絕眾人之命,以資一家之產”,后來,來俊臣惡貫滿盈,遭到誅殺的下場,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神功元年(公元697年),后突厥默啜可汗向武則天索要安置在豐(今內蒙古五原西南)、勝(今內蒙古托克托西南)、靈(今寧夏靈武西南)、夏(今內蒙古烏審旗南白城子)、朔(今山西朔縣)、代(今山西代縣)六州的突厥降戶和單于都護府(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之地,以及谷種四萬斛、雜彩五萬段、農器三千件、鐵四萬斤,武則天權衡利弊,答應了他的要求,并派淮陽王武延秀等前往突厥,與默啜可汗的女兒成親。默啜可汗借口武氏是寒門小姓、非李唐正朔,拘留了武延秀,扯起了“奉唐伐周”的大旗,帶領十萬騎兵,大舉寇邊。后突厥騎兵先后攻襲靜難(今天津薊縣)、平狄(今山西代縣境內)、清夷(河北懷來東)等地的唐軍,進犯妫(今河北懷來東)、檀(今屬北京)等州縣,繼而進犯飛狐(今河北淶源),攻陷定州(今河北定州市),圍困趙州(今河北趙縣),大肆劫掠河北道各州。形勢岌岌可危,武則天鎮定自若,有條不紊地調兵遣將。薛訥出身將門,甚得武則天的親睞,他很快提升為左威衛將軍、安東道經略,開始了獨當一面的軍旅生涯。
  薛訥向武則天獻策,“突厥人猖獗,是以廬陵王李顯為借口,只要明確李顯的皇儲身份,突厥人師出無名,就會不戰自退”,武則天點頭稱是,她馬上冊立廬陵王李顯為皇太子,同時担任河北道行軍大元帥,狄仁杰為副元帥。十萬唐軍浩浩蕩蕩,直逼默啜可汗的軍隊,默啜可汗懾于唐軍的氣勢,退回了蒙古大沙漠以北,臨行前,他還坑殺了虜掠而來的男女八九萬人,使內地百姓遭到了很大的損失。后突厥默啜可汗一世梟雄,擁兵四十萬,又有契丹、奚等民族依附后突厥,狼狽為奸,屢為邊患,薛訥担當大任,長期担任幽州(今北京城西南)都督和安東都護,治軍有方,二十年來,保得國泰民安,強敵不敢進犯。
  由于薛訥與燕州(今北京順義縣)刺史李進不和,唐睿宗就讓左羽林將軍孫緗猶嬗鬧荻級降奈恢茫蚊⒅藎襠轎魈髂希┏な泛圖煨W笪來蠼K綺恢嶂兀誄齟蠡埃把て謖蚴乇吖兀疵揮形筇乒飧從藎窳贍簦衷詰腥碩暈揖揮蟹辣福墻üα⒁檔暮沒帷保雍馱輳ü712年)六月,孫緶柿焓嗤虼缶秩方マ珊推醯ぃ峁裁唬綾晦勺邇醭は贅笸回誓珊梗珊菇λ懶⑼
  同年,李隆基登上大寶,是為唐玄宗,他勵精圖治,決心建立一支強大的軍隊,解除周邊的軍事威脅。開元元年(公元713年),他講武新豐(今潼關東北),任命薛訥為左軍節度。崇山峻嶺中,匯集了二十多萬唐軍,唐玄宗眼見軍禮不肅、軍容不整,大發雷霆,拿兵部尚書郭元振和知禮儀事唐紹開刀,郭元振被流放新州(今屬廣東),唐紹被當場斬首。各路兵馬目睹兩位大臣受譴,大都驚慌失措,只有薛訥和解琬所部穩如泰山,巋然不動。皇帝派輕騎召見薛訥,薛訥所部號令森嚴,騎士無法進入陣營,直到唐玄宗親給手敕,才得以進見。唐玄宗對薛訥大為欣賞,從此十分器重,信任有加。
  開元二年,契丹、奚和后突厥幾次在邊境挑釁,是戰是和,唐玄宗聽從了薛訥的意見,任命薛訥為紫微黃門三品,率領六萬唐軍,以左監門衛將軍杜賓客和定州刺史崔宣道為副,向契丹大舉出擊。此前,杜賓客曾持反對意見,他認為,“盛夏季節,士兵全副盔甲,攜帶軍需糧草,遠征敵境,恐怕不易成功”,薛訥立功心切,力排眾議,唐玄宗才下決心剿滅契丹。大軍行至灤水谷(今河北承德地區灤河山谷),遭遇契丹埋伏的重兵,居高臨下,前后圍堵。諸將心生怯意,只想逃命,無奈契丹軍占盡了地形優勢,以逸待勞,唐軍死者十之八九,損失慘重,薛訥帶領數十騎兵奮力突圍,才撿回了自己的性命。崔宣道的后軍聽到前軍的消息,趕緊撤退,這次行動遂以失敗而告終。薛訥回朝以后,把罪責推給崔宣道和李思敬等人,唐玄宗以眾將不肯用命為由,將這幾人統統斬首,將薛訥免官為民,只赦免了杜賓客一人。
  唐玄宗開元二年(公元714年)八月,吐蕃大將坌達延、乞力徐率領十萬大軍進攻洮州(今甘肅臨潭),繼而進攻蘭州(今甘肅蘭州)和渭州(今甘肅隴西縣東)的渭源縣(今甘肅渭源東北),搶走了大批牧馬,唐廷震動,全國上下招募勇士,去充實河隴地區的防御。鄯州都督楊矩在金城公主下嫁吐蕃贊普的時候,曾請求朝廷將河西九曲之地賜給吐蕃,唐朝門戶因此大開,吐蕃軍以河西九曲為據點,頻頻進攻唐境,造成嚴重后果,楊矩悔恨交集,自殺身亡。
  唐玄宗讓薛訥以布衣身份代理左羽林將軍、隴右防御使,以杜賓客、王、安思順等人為部將,統兵十萬,戰馬四萬匹,迎擊吐蕃。十月,薛訥大軍進至武街驛(今甘肅臨洮東),與駐扎在武街南面大來谷的十萬吐蕃軍對峙。太仆少卿王精選勇士七百人,分為前后兩隊,身穿吐蕃服裝,前隊乘著夜黑風高,向吐蕃坌達延部發起了突然襲擊,五里外的后隊則擂戰鼓、吹號角,黑暗中仿佛來了千軍萬馬,吐蕃軍以為唐軍主力已經出動,慌忙逃竄,夜色中難辨敵我,陷入自相殘殺的局面,死傷萬余。兩度偷襲成功后,薛訥率領的唐軍主力也及時趕到,前后夾擊,吐蕃軍傷亡慘重,狼狽逃竄。坌達延率部逃向洮水(今甘肅臨潭西北),唐軍緊追不舍,如影隨形,雙方在長城堡(今甘肅臨洮境)展開血戰,唐軍氣勢如虹,打得敵人潰不成軍,一戰就斬首一萬七千級,繳獲牛羊一百二十萬頭。吐蕃殘部眼見前有洮水,后有追兵,幾乎是無路可逃,他們只有使出全力,與唐軍進行最后的決戰。吐蕃人將薛訥軍先鋒、豐安軍使郎將王海賓圍入陣中,王海賓驍勇善戰,此時卻寡不敵眾,其他唐將妒嫉王海賓的戰功,也沒有及時施予援手,這位出身太原王氏的一代名將就此壯烈犧牲,以身殉國。薛訥主力趕到后,將敵人分割包圍,盡數殲滅,吐蕃軍尸橫遍野,連洮水都被尸體堵塞,河水盡赤。數萬吐蕃軍葬身沙場,吐蕃將領六指鄉彌洪被唐軍生擒活捉,繳獲軍械無數,大唐帝國此戰重創吐蕃,朝廷上下揚眉吐氣。
  唐玄宗本來準備御駕親征,聞聽大捷,龍心大悅,冊封薛訥為左羽林軍大將軍,復封平陽郡公,冊封薛訥的兒子薛暢為朝散大夫。追贈王海賓為左金吾衛大將軍,賞賜其家帛三百段、粟三百石,將王海賓九歲的兒子王訓改名王忠嗣,拜為朝散大夫,養于宮中,與皇子們一起接受教育,王忠嗣長大后,投身軍旅,成為一代名將,戰功赫赫,威震四方。
  開元三年(公元715年),為了防御后突厥默啜可汗的侵擾,唐玄宗任命薛訥為涼州鎮大總管,統軍鎮守涼州(今甘肅武威),又任命郭虔分菡虼笞芄埽潮蚴夭⒅藎襠轎魈憑險笠源扌縛苫鰨珊貢蓯稻托椋蜆楦教瞥母鷴唄弧⒑晃蕁⑹竽崾┤霾柯浞⑵鸞ィ怕諾檬鄭菩謔幟張蚊販降佬芯笞芄埽遠瘧隹偷熱宋保柿齏缶魈幟ā?哪炅拢碧瞥缶唇危珊褂牘楦教瞥陌我飯灘柯淇劍蠡袢ぃ詮橥鏡敝校幻我飯絳”ι磯觶躺繃四ǎǖ氖準斷贅頌憑瞥輩勘呔車男問貧偈焙米蕖⑵凸痰炔柯浞追桌唇担笸回仕姆治辶眩找婷宦洹
  默啜可汗死后,毗伽成為后突厥的可汗,他幾次向大唐請求和親,都遭到了唐玄宗的拒絕。毗伽可汗深得突厥人的信服,被唐朝安置在河曲之地的突厥降戶,聽說毗伽可汗自立以后,大多背叛朝廷,前去投奔毗伽可汗,薛訥奉命追擊,王也率軍渡過黃河,追趕叛逃的突厥降戶,有一千五百余突厥人作了王部的刀下之鬼。
  薛訥鎮守邊關多年,此時因為年老體衰,退休回家,頤養天年,開元八年(公元720年),薛訥去世,享年七十二歲,朝廷追贈太常卿,謚號昭定。
  “燕臺一去客心驚,笳鼓喧喧漢將營。萬里寒光生積雪,三邊曙色動危旌”,歷史上沉勇寡言的薛訥,在戲曲中卻成了對妻子百般挑剔的小心眼,反映了一種民族性格的失落,前者豪邁恢宏,后者委瑣卑劣,難怪日本學者斷言,漢唐時期的中國人與明清時期的中國人根本就是兩個民族,華夏后人傷感之余,亦當發憤圖強,勿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