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束縛的枷鎖,袁紹謀臣
束縛的枷鎖,袁紹謀臣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岸邊,一條即將起錨的船上,滾滾的黃河水正在無情的擊打它那早已略顯破舊的船壁。偉大的黃河,此時,它依舊是如此的蕩氣回腸。時間的推移,沒有讓它的美麗有絲毫的褪色。跟隨著黃河的足跡,歷史,找到了當初的那片土地。


  一切,依舊沒有什么改變。氣息,始終是如此的傷感和凄涼。眼前這悠悠的黃河之水,在它的洶涌澎湃下面,不知為何,那掩埋了千年的悲哀和孤獨又開始了憤怒的咆哮。結局,似乎已經注定了,終究還是沒有一位勇者敢于拆開這片早已封存的記憶。


  那時的他,依舊很有富有朝氣。帶著幾分的滿腔熱血和戰略家的眼光,年輕的他,緩緩的踏上了這個曾經硝煙彌漫的戰場……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這位漢末舞臺上最后的舞者,用他那略顯笨拙的舞步給世人們留下一段難以忘卻的表演。血腥的統治,讓人聞道了王朝滅亡的氣息。同年間,為了使這行之將木的王朝繼續茍延殘喘些許日子。于是,十八路諸侯舉起了“勤王”的大旗。當然,這所謂的“勤王”,只不過是諸侯們向天下眾生說的一句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勾心斗角、爾虞我詐,成為了各懷心事的諸侯們在“勤王”期間的主要任務。很快,這場荒唐的“群雄盛宴”便結束了。諸侯們,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這片他們早已不想再停留的土地。然而,故事才剛剛開始。在那遙遠的河北戰場上,一切,似乎早已蓄勢待發。


  為了迅速擴張勢力,早日滿足那顆稱霸中原的野心,剛從盟主寶座上退下的渤海太守袁紹開啟了自己陰謀的第一步――竊取冀州。冀州刺史韓馥,按照史書上的說法,這是個“性素b怯”的主子。沒有強大的政治野心,又缺乏逐鹿天下的膽略。性格的造就,使他成為了那種熱衷于“躲進小樓成一統”式的人物。時間過的很快,不久,袁紹在耍了一些自認為聰明的手段后,兵不血刃的進入了冀州城內。至于那個韓馥,在冀州城池被攻陷的那刻,他早已于惶惶之中“如廁自殺”,結束了自己悲劇般的一生。


  韓馥的固執,讓自己慢慢的步入滅亡的道路。有些可惜,因為就當袁紹那些自認為聰明的伎倆被識破的一刻,韓馥,他依舊是置若罔聞。此刻,歷史作出了抉擇,沮授,這個姓氏已在字面上露出某種不祥的名字,在韓馥擦去的那刻被鄭重的記錄了下來。當然,還有那位名不見經傳的耿武用鮮血和生命譜寫的忠義之歌。


  廣平沮授,“少有大志,多權略”。年少便出仕的他,舉茂才,做了兩任縣令。天下大亂時,才華橫溢的沮授便來投奔韓馥,担任冀州別駕。后因其深得韓馥器重,很快被表拜為騎都尉。


  冀州的失陷,使沮授成為了袁紹麾下的一員。不久,高舉著“四世三公”的招牌,袁紹又開始廣招河北豪杰。事情進行的十分順利,即便是“以正直不得志于韓馥”的審配、田豐等名士也被迅速的拉幫入了伙。就這樣,依靠著良好家族背景,再加上那么一點點的人格魅力。很快,袁紹集團成為河北實力最雄厚的軍閥。


  舊主的故去,使沮授經歷了短暫的一段失落和悲傷后,慢慢的,他開始逐漸習慣了戰爭所帶來的殘酷和無奈。緩緩的抬起頭,仔細的端詳著眼前這位相貌堂堂的新主子。他那文雅的談吐、恢弘的氣度以及獨步天下的雄心壯志,似乎于當初那個“幽滯之士”韓馥有著天壤之別。眼前的一切,對于沮授產生了某種難以抑制的吸引力。帶著幾絲興奮和激動,沮授緩緩的打開了自己心中的那扇大門。在與新主子的第一次見面中,他決定將自己的信任和平生所學放心的送到了對方的手中。


  “掃黃巾滅公孫,據四州爭天下”,這是沮授特意為袁紹送上的第一份極具戰略前景的見面禮。“挾天子以令諸侯”,這同樣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政治構想。在此之前,似乎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提出如此具有創意的設想。當然,在遙遠大河的對岸,歷史上那位同樣卓越的戰略家荀令君也曾提出過“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構想。但是,那些終究是后話。


  “南據河,北阻燕代,兼沙漠之眾,南向以爭天下”是袁紹所堅持的整體戰略。此時,沮授的設想正好與袁紹的計劃不謀而合。結果可想,沮授的第一手棋幸運的迎合新主子的心理,袁紹在撇下“此吾心也”這樣一句贊嘆的同時,也為賜予沮授那個担負著監護督轄全軍重任的稱號――奮武將軍。然而,沮授始終沒有察覺,當他興奮的接過“奮武將軍”印綬的那一刻,嫉妒的火焰已被點燃了……


  初平四年(193年),冀州黃巾及黑山賊被袁紹迅速掃平。次年,李、郭二人兵亂長安。于是,借用這個機會,沮授第二次提出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構想。然而,此次的建議并沒有得到他的同僚們的響應和支持。相反,廳堂之上卻留下那無盡的反對和斥責聲。此時的袁紹,這個在沮授心中一直被奉為“明主”的人物,由于自己的“好謀無斷”,使他在昏昏噩噩之中站到隊伍的另一端。沮授,第一次品嘗到了那種被遺棄和欺騙的感覺。


  故事繼續進行著。建安四年(199年),袁紹開始了與河北最大競爭對手公孫瓚的會戰。自知難逃一死的公孫瓚在悲憤中盡殺其妻子、引火自焚。這位曾經的“白馬將軍”,就這樣被歷史染成了鮮紅色。幽州的平定,使袁紹集團兼并了河北四州。實力的強大,似乎讓袁紹感受到了那種前所未有的快樂和成就感。于是,自大狂妄的袁紹耳邊傳來了某中獻媚的聲音――“以明公之神武,連河朔之強眾,以伐曹操,其勢譬若覆手”。


  “好大喜功,色厲膽薄,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成為了對袁紹這位泡沫般的英雄最合適的定義。忠臣的規勸,只換來了袁紹的不屑一顧。沮授,終究沒能阻擋住袁紹那鬼魔附體般的固執……


  逢紀、郭圖等人的鼠目寸光和小人得志讓沮授有些作嘔。此刻,沮授被徹底孤立了。派系的斗爭,使他成為了犧牲品,而昔日那曾引以為傲的軍隊監護控制權,也被無情的一分為三。當然,或許,至少還有一點值得慶幸。沮授并沒有像同樣忠義正直的田豐那樣,被殘忍的關進漆黑潮濕的房間中。


  這一天,雄霸天下的機會開始慢慢遠離了袁紹,轉向了大河的對岸。沮授,這個高瞻遠矚的戰略家,此時已經失去了選擇的權利。背負著那一身沉重的束縛和枷鎖,無奈的他踏上了這最后的征途。


  官渡之戰,跟隨著曹操的杰出的指揮才能,成為了古往今來教科書般的經典戰役。很不幸,曾經那個不可一世的袁紹,充當了昔日好友的陪襯。兵敗的一刻,袁紹只能在倉皇之中帶著親信隨從八百人灰溜溜的離開了戰場。然而,遠去的袁紹,卻無情的遺忘了那雙一直在默默關注和支持他的眼睛……


  沮授,就這樣再次被袁紹遺棄和欺騙了,他成為了階下囚。


  勝利者帶著微笑來了,因為自己的才華,沮授得到了勝利者的親自松綁和延之上座。面對著眼前這世人夢寐以求的榮譽和機會,沮授抬頭望見了那個以“巧變為稱”的張A。一絲彷徨和略顯憤怒的眼神,他,繼續開始不停的搖著頭……


  夜晚,心中那僅存的一點希望和光亮指引著沮授朝自己故主的方向走去。然而,終究還是被敵人發覺了。沮授,依依不舍的倒在了令人心碎的血泊中,留下的,只有那黃河渡口的一座孤墳和千古梟雄的一聲長嘆……


  智者的墳墓,英雄的長嘆。歷史,在此刻為世人留下了這頗為波瀾壯闊的一筆。然而,斗轉星移,人們似乎已經逐漸淡忘了它存在的價值。


  “悠悠黃河,吾其濟乎!”伴隨著這孤獨和無助長嘆,黃河之水,它似乎更加憤怒了……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