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金飆扇徂暑,玉露下層臺。接綬芳筵合,臨池紫殿開。日斜林影去,風度荷香來。既承百味酒,愿上萬年杯”,這是初唐重臣長孫無忌的《早秋侍宴應詔》,文辭華美,比之他主持編寫的《隋書志》、《唐律疏義》(30卷),別有一番情調,他一生的輝煌功業卻不在此,而在輔助一代英主李世民開創了大唐帝國旭日東升的輝煌。他的家族源自北魏皇族,他是唐太宗的股肱大臣,他是長孫皇后的親哥哥,他還是唐太宗的兒女親家,名列凌煙閣二十四位功臣中的第一位。他在唐太宗去世以后,以元舅輔政,為了穩固唐高宗李治的皇位,親手制造了驚天大案,誅殺了名望素高的吳王李恪,以絕四海之內的期望,為絢麗的初唐抹下了無比悲愴的顏色,而這一悲劇的導火線就是吳王李恪和唐高宗李治的親妹妹高陽公主(?―653年),始稱合浦公主。這個美麗的女人可怕的任性和可怕的無知牽連了李恪的性命,但李恪直到臨死,都沒有埋怨她一句半句,他只是痛罵長孫無忌,“長孫無忌竊弄威權,構害良善,宗社有靈,當滅族不久”,他的詛咒變成了事實,武則天后來居上,長孫家族在武則天的荼毒之下,走上了同樣悲愴的凄涼末路,這是歷史的周期率,在封建社會的漫長歲月中,不斷重復著“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宿命。 

  高陽公主不想傷害吳王李恪,吳王李恪卻因為與她過從親密而丟掉了性命,高陽公主想讓房遺直完蛋,而長孫無忌偏偏讓房遺直活下去,在痛恨和痛苦中度過了暗淡的余生。其實,沒有高陽公主,長孫無忌也要收拾吳王李恪,因為李恪實在太出眾了,“有英武才”,果敢堅毅,最象李世民,他的身上集合了一個女人對男人的全部幻想,如果他是長孫皇后的嫡子,誰都無法動搖他繼承人的地位,可惜,他的母親是隋楊帝的皇女,即使他能以庶子的身份成為大唐儲君,開國功臣們也不愿見到隋楊帝的血脈卷土重來。 

  李恪是天地的精華,萬物的靈長,他的身上融合了隋楊帝和唐太宗兩位帝王高貴的血脈,融合了北齊、北周、隋、唐軍事貴族勇武豪邁的血統,他文武雙全,英俊挺拔,在胡化嚴重的關隴貴族集團中,他也是最最出色的美男子。他沒有建過什么大功業,卻“名望素高”,深得人心,當他牽連被誅時,“以絕眾望,海內冤之”,可見,他象他英武絕倫的父親一樣,是個魅力無窮的萬人迷。這種讓人折服的巨大魅力,卻成為木偶劇中皮諾曹的長鼻子,鼻子越長,越容易撞到銅墻鐵壁,不幸的是,皇位只有一個,兄弟卻有一群,而他只是庶子,長孫無忌說,“晉王仁厚,守文之良王,且舉棋不定則敗,況儲君乎?”唐太宗萬般無奈中,立了晉王李治(長孫皇后的親生兒子),唐太宗相信晉王的仁厚,并以此斷定仁厚的晉王不會危及吳王的生命。 

  但是唐太宗卻低估了長孫無忌的冷酷和狠毒,長孫無忌曾和唐太宗一起,為了大唐的皇帝寶座,誅殺了身為嫡長子和儲君的李建成和李世民的親兄弟李元吉。李世民兄弟姊妹眾多,只要沒有威脅到皇權的根本,在李世民的貞觀盛世中都能平安渡過,因為他們沒有皮諾曹的長鼻子,但吳王卻有,對于晉王李治來說,吳王“珠玉在側,覺我形穢”,吳王是天生的帝王胚子,也是天生的帝王材料,名望極高,只要有人擁戴,再來一次“玄武門之變”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吳王也的確不甘寂寞,因此,從晉王被立為儲君的那一天起,就決定了吳王無法逃脫的悲劇命運。如同后世的武則天當政,“時皇室諸王有德望者,必見誅戮,惟千里褊躁無才,復數進獻符瑞事,故則天朝竟免禍”,李千里就是吳王李恪的后裔。李世民對吳王的鐘愛和憂慮,可見于李世民的誡子書,“吾以君臨兆庶,表正萬邦。汝地居茂親,寄惟O屏,勉思橋梓之道,善侔間、平之德。以義制事,以禮制心,三風十愆,不可不慎。如此則克固盤石,永保維城。外為君臣之忠,內有父子之孝,宜自勵志,以勖日新。汝方違膝下,凄戀何已,欲遺汝珍玩,恐益驕奢。故誡此一言,以為庭訓”。 

  吳王是個性情中人,史料記載他“甚為物情所向”,這是否在暗示一種難以啟齒的兄妹關系,從簡單的史料中難以得知更多的信息,但從高陽公主從來不肯傷害吳王來看,她對哥哥是發自內心的真情。初唐的后妃,主要來自胡族和胡化的關隴集團,血脈中流淌著游牧民族一向如此的豪放不羈,但是她們卻要遵循漢族代代相傳的《女誡》,執行三從四德的女性規范,“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違也。行違神o,天則罚之;禮義有愆,夫則薄之――故事夫如事天,與孝子事父,忠臣事君同也”,高陽公主的母親就是李世民眾多女人中的一個,史書上沒有留下她的名字和記載,如果不是因為高陽公主驚世駭俗的偷情行為,這個女人根本不會被任何人想起。 

  高陽公主是李世民的第十七女,深受父兄寵愛,享受著親王或列候的待遇,她如同希臘船王里士多德・奧納西斯的女兒,成為全世界男人仰望的夢中偶像,但是,只有功臣之家的男子才有資格娶她,平民百姓根本無緣結識皇家的尊貴和氣派。高陽公主有眾多的姑姑(不管是親姑姑還是遠房姑姑),高陽公主也有眾多的姐妹(不管是親姐妹還是堂姐妹),在隋末殘酷的戰爭中,殺戮極其慘重,壯丁大量減少,而剩下來的出色男人,幾乎全被皇族和官宦人家的女子娶走,在高陽公主長到可以出嫁的年齡時,其實已經沒有很多的選擇余地。高陽公主的父親是大唐最出色的男人,高陽公主的三哥李恪也是大唐最出色的男人,無論高陽公主嫁到那位功臣之家,她的丈夫都很難與她的父兄相提并論。她當然無法滿意,自幼在皇宮中看到父親春色無邊,隨意臨幸眾多國色天香的女人,她開始刻意效仿,除了自己的正牌丈夫,她有了一個又一個的婚外情人(和尚情人、道士情人等等),但最終弄得頭破血流,因為皇帝父親的“夫人世婦”再多,也是禮法容許的,公主女兒的身份再高貴,也不能公然蔑視男人的權威,這是唐代宮廷的生存法則,逆天而行,天則罚之。 

  高陽公主嫁給了當朝宰相房玄齡的兒子房遺愛,令人感興趣的是,房玄齡是位博學多才的書生,而房遺愛卻是一位善長弓馬的糾糾武夫,經常與皇親國戚們一起外出狩獵,吳王李恪也喜歡外出狩獵,曾因踏壞老百姓的莊稼、影響當地百姓的生活而被唐太宗削減食封三百戶,高陽公主喜歡文武全才的哥哥,她應該不會討厭騎馬射獵的大唐武夫。也許,是房遺愛的懦弱窩囊使驕縱的公主產生了輕侮之心,一發而不可收,最終給房家帶來了滅頂之災。房遺愛的母親是房遺愛的父親唯一的妻子,也是歷史上“喝醋”事件的女主角。唐太宗是個亂寵功臣的任性皇帝,為了獎勵房玄齡多年的勞苦功高,要以數位美女相送,房玄齡卻不敢接受,原因是夫人不答應,唐太宗派長孫皇后前去勸說房夫人,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皇帝決心大張男權,召來房夫人威脅說,如果不讓房玄齡納妾,就把這杯毒酒喝下去,房夫人毫不畏懼,將“毒酒”一飲而盡,英武的唐太宗被大臣的女人嚇倒,他沮喪地告訴寵臣,“這樣的女人我都害怕,你以后也不要違逆她了”。也許是房家女人的霸氣,使房遺愛象父親一樣養成了隱忍的性格,也縱容了高陽公主的任性和妄為。 

  在與丈夫一起游獵的途中,高陽認識了辯機,一個儒雅清秀的佛門僧人。在丈夫那里沒有的東西,在情人那里往往找得到,高陽公主一眼就看上了年輕的辯機,“具帳其廬,與之亂”,為了讓自己的合法丈夫心里平衡,高陽把兩位美麗的侍女送給了房遺愛,另外送給房遺愛數以億計的私餉,房遺愛容忍了公主妻子的偷情,還主動替這對如膠似漆的情人把風站崗,為兩人制造幽會的機會,高陽公主則以豐厚的酬謝回報了他。 

  歷史上,太后、皇后與和尚宣淫的很不少。可那些和尚不過是女性權貴們的性奴,人品卑劣,有污清門。可辯機不是。辯機是玄奘的高足,是長安城最負盛名的學問僧,翻譯了《大唐西域記》。在玄奘親自挑選的九名譯經大德之中,二十六歲的辯機最年輕,譯的經也最多。作為一個大德,他的名字已和玄奘一起流芳萬載。當然,才華并不能證明一個人的人品,但一定可以增加一個人的價值和份量。這足以說明年輕的高陽絕非貪圖情欲,而是真心愛慕。 

  就這樣過了八九年。在自我情感中四處逃避的辯機與高陽斷絕來往,專心譯經。但是他藏匿著高陽贈送的“金寶神枕”,被潛入弘福寺的小偷偷了出來,小偷又落入了官府的手中,這種珍貴的皇家之物很快被精明干練的官員查出了來龍去脈,皇帝震怒了,一個出家和尚膽敢鉤搭皇帝的女兒、宰相的兒媳,簡直不把皇家的威嚴放在眼里,辯機死得極為痛苦,他被腰斬于長安,鮮血流了滿地,高陽身邊的十余位奴婢都以知情不報在獄中被處死,高陽挽救不了任何一個人的生命,因為唐太宗禁止他們夫妻再進皇宮。僅僅半年時間,唐太宗就駕崩了,高陽公主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一點都不難過。也許是唐太宗為了給了大臣一個交代,深深地傷害了高陽,讓高陽從此抬不起頭來。 

  高陽公主的兄長李治繼位了,新皇有意討好妹妹,解除了有關禁令。高陽公主沒了父親的壓制,越發胡作非為。唐太宗在位的時候,房遺愛的哥哥房遺直因為是房家長子,得以官拜銀青光祿大夫。房遺直謙恭守禮,曾主動要將銀青光祿大夫讓給弟弟房遺愛,但唐太宗不答應。高陽公主對丈夫的哥哥總有一種心有不甘的乖戾,曾在父親面前誣陷房遺直謀反,唐太宗當然不會把她的話當回事。 

  唐高宗繼位后,因為分家導致的財產糾紛使高陽公主作出了十分愚蠢的舉動,居然讓人向朝庭誣告房遺直對自己無禮,企圖奪掉房遺直的封爵,把房遺直逼得走投無路。高陽公主本身情人不少,“又浮屠智勖迎占禍福,惠弘能視鬼,道士李晃高醫,皆私侍主”,她按理沒有必要與一個男人這樣過不去,也許是她曾想把丈夫的哥哥變成裙下之臣,但素有清譽的房遺直不敢消受這樣的皇家尤物,才使公主變得十分惱怒。朝臣對公主無禮,這是身敗名裂的罪名,房遺直終于展開了絕地反擊,拉開了永徽年間的悲劇大幕。“遺直亦言遺愛及主罪,云:‘罪盈惡稔,恐累臣私門’”,房遺直在歷史上是個正人君子,詩書傳家,如果不是弟弟、弟媳作惡太多、逼人太甚,他也不會主動與弟弟、弟媳為敵。他揭發高陽公主與房遺愛企圖謀反,房遺直幼稚的沖動,不僅斷送了弟弟全家,也斷送了自己難以割舍的政治生命。長孫無忌主審此案,當朝國舅順利執行了籌措已久的謀劃,那就是誅殺吳王李恪。他軟硬兼施,讓房遺愛承認自己參與了謀反,然后供出同謀中還有吳王李恪。 

  二月的料峭寒風中,三位大唐駙馬房遺愛、薛萬徹、柴令武被當街斬首,高陽公主的叔叔荊王李元景、高陽公主的三哥吳王李恪、高陽公主、巴陵公主都在家中自盡,“惟丹陽公主已經身歿,無容議及”,“遺直以父功特宥之,除名為庶人,停玄齡配享”。無論高陽公主如何胡作非為,如何失意惆悵,吳王李恪都沒有著意疏遠她,因為和妹妹的關系,他被牽連喪命,至死,他都是高陽眼中的高貴和深情。 

  高陽公主的兩個兒子,被流放到嶺南,史料上沒有提及他們以后的下落,但是兩個孤兒最大的可能,就是埋骨他鄉。李恪的后代也被流放到嶺南,總算有兒子戰勝了嶺南的毒蟲瘴氣,等到了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李恪的孫子李t,進攻石堡城時的一番豪言壯語至今打動人心,“人臣之節,豈憚艱險?必期眾寡不敵,吾則以死繼之。茍利國家,此身何惜?” 

  一個任性的大唐公主牽連了眾多的皇族貴戚,如果她不是硬要和房遺直決一死戰,眾多皇親國戚的結局不至于如此悲慘,畢竟長孫無忌真正想對付的只是吳王李恪。高陽公主有天仙般的美麗,有數以億萬的豪富,卻只有十二歲的頭腦和心智,偏偏她被父親和哥哥寵得不知天高地厚,如同盲人騎瞎馬,夜過懸崖邊,為親人釀造了無法挽回的悲劇。唐朝風氣開放,公主有情人私侍并無大不了的嚴重,不幸的是一個小偷把她的私情拖進了大唐臣民的極度關注中,李世民無法遮掩,為了維護大國風化,就讓女兒的情人死得萬分痛苦,高陽受到了強烈的刺激,產生了絕望的報復,她更加恣意妄為、胡作非為,最終招來了驚天人禍。挑戰宮廷的生存法則,是一種以卵擊石的弱智,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搭上了至親至愛的性命。縱觀她父親李世民波瀾壯闊的一生,可以推斷她有紅杏出墻的基因,也有喜歡冒險的基因,這對于她父親李世民來說,是癡情之外的風流,是勇往直前的戰斗,對她來說,卻是婦德之外不甘寂寞的******,行事不計后果的愚蠢,她把自己和親人都送到了敵人手中。她太看重自己的靈與肉,太忽略世俗的算與謀,她沒有活到30歲,她也求不到“若得山花插滿頭”,只有無人探望的孤墳成為她最后的歸宿。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