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率軍滅蜀,誣陷被害的后唐名將
率軍滅蜀,誣陷被害的后唐名將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926) 中國后唐名將、謀臣。字安時,代州雁門(今山西代縣)人。初為唐朝昭義節度使李克修親信,后歸河東晉王李克用,用為典謁,能臨機應對。李存勖嗣晉王位,對其才干尤為器重,任中門使,參管機要。后梁龍德二年(922),晉王討成德鎮(治今河北正定)叛將張文禮,恰逢契丹軍來攻,諸將皆驚,提出退軍。他認為應乘連敗梁軍的聲威,迅速挫其前鋒。李存勖采納其建議,大敗契丹軍,收復成德鎮。三年四月,李存勖稱帝后,他任兵部尚書、樞密使。后唐同光元年(923)六月,梁軍圍攻楊劉(今山東東阿北)。他向李存勖獻策,據河下流,筑壘于必爭之地,誘梁兵來攻而后進擊,果解楊劉之圍。十月,又獻計奇襲汴州(今開封),一舉滅后梁,以功授侍中、成德節度使,封趙郡公。三年,為招討使,協助魏王李繼岌伐蜀,總管軍政。文武兼施,書檄先行,大軍后進,所至不戰而降,70日滅蜀。郭崇韜遇事切諫,為朝廷獻策,曾奏時務利害25條。他素疾宦官,因而遭其誣陷,四年正月在蜀被殺。
李克用的干將
  郭崇韜,字安時,代州(今山西代縣)人,最初在李克修手下效力,李克修死后,他又到了李克用身邊,此后就一直是李克用的近臣。郭崇韜做事以干練、清廉著稱,而且遇事機警,應對從容,到后唐莊宗李存勖繼承王位后對他更是器重,任命為中門副使,和孟知祥、李紹宏一起參與機要事務。不久,李紹宏到幽州任職,孟知祥也向李存勖請求到地方任職,因為以前的中門使有兩個雖然忠誠但卻被治罪殺死。孟知祥害怕步他們的后塵,就請求外任,而且還派他的妻子去哭請太后恩準。李存勖讓孟知祥推舉人來代替他,孟知祥便推薦了郭崇韜,從此,郭崇韜專掌機要事務,跟從李存勖到處征戰,勤勤懇懇毫無怨言。
  這一年,郭崇韜隨李存勖征討鎮州的張文禮,契丹借口援救鎮州,出兵進犯,到了新樂(今河北新樂),晉軍將士見契丹大兵壓境,非常恐慌,眾將紛紛要求退還魏州,李存勖猶豫不定,郭崇韜則對李存勖說:“阿保機這次領兵南下,并非為了救鎮州,而是沖著財物而來,如果前鋒被打敗,肯定會退兵的。何況我們剛勝梁軍,威震北方,士氣也正旺盛,應該趁此良機驅逐契丹兵,必會大捷!”李存勖聽從了郭崇韜的意見,揮師北進與契丹軍隊交鋒,果然取得了勝利。
愛讀書的武將
  郭崇韜不僅在軍事上有謀略,他還非常喜歡讀書。在鎮州攻下以后,李存勖派他去驗收鎮州的府庫,有人用珍寶向他行賄,他一概回絕。最后只是買了些書籍而已。他和其他的將領不同,不是貪求財物,而是對書籍感興趣,因為書中可以學到很多治國之道和軍事謀略。
  李存勖稱帝后,郭崇韜被任命為兵部尚書和樞密使。當時,李存勖正和梁軍對陣黃河兩岸,衛州(今河南汲縣)剛被梁軍奪占,形勢對晉軍非常不利,而且,梁末帝朱友貞剛剛聽從了敬翔的建議任命有謀略的大將王彥章為統帥,戰局成膠著狀態。王彥章在攻克德勝南城后,又順黃河東進直取李存勖堅守的楊劉,戰爭空前激烈。眾將以為這次滅后梁又是無功而返了,等到李存勖被圍楊劉,登城四望無計可施的時候,郭崇韜分析局勢并獻計安慰李存勖:“敵人攻楊劉阻斷了我們的通道,目的是為了取鄆州,如果我們再不突圍南下,去救李嗣源,那勝負就很難預料。臣請領兵去南岸再建立一個渡口,以通兵援救鄆州。但王彥章得知后肯定會來阻止,所以請陛下招募敢死隊,每日去挑戰,牽制敵人,如果三四天不受干擾,則新壘必成,到那時再兩面夾擊,就可勝利在望了。”郭崇韜率領上萬人夜里渡河南下,連夜修筑工事,保護新渡口,晝夜不停,郭崇韜親臨指揮,忘記了疲勞,在行軍床上打個盹時忽然覺得褲子里很涼,親兵一看,卻是一條蛇,當時緊急的軍情竟使他勞累到這種程度。三天之后,梁軍果然來攻打他們,城壘因為剛剛建成,還不穩固,王彥章督陣猛攻不止。郭崇韜身先士卒,四面奔波指揮抵抗,哪里有險情他就到哪里去,城壘有幾次幾乎要被攻陷了,幸好李存勖又率兵來支援,梁軍這才退走,楊劉之圍最終以晉軍取勝結束。這一仗,郭崇韜的計策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其過人的謀略由此可見一斑。
大謀略滅后梁
  然而,這僅是一個小的戰斗,并沒有使整個戰役有根本的轉變。不久,梁將康延孝投降了李存勖,郭崇韜將他請進自己的寢室,了解梁軍的內部情況,康延孝說:“梁軍近期將要四路出兵,來攻打我們。”李存勖知道后又很憂慮,召集眾將商議對策,宣徽使李紹宏建議放棄鄆州,和后梁講和,交換后梁攻占的衛州,以黃河為界,等到以后再尋機南下滅梁。”李存勖聽了很不高興,但自己又沒有好對策,說了一句“這樣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便獨自回到賬中躺下,然后又讓人把郭崇韜找來問計。郭崇韜已經胸有成竹,他對李存勖全盤托出了自己已考慮成熟的滅梁戰略計劃:“陛下轉戰辛勞已經有十五年之久了,不梳頭不洗臉的時候不知有多少,目的就是為國為家報仇雪恨。現在陛下已經稱帝登基,黃河以北的黎民百姓也都盼望著早一天能平定天下。今天剛得到一個鄆州就不能堅守,有人想要放棄,以后又怎么能守住一個廣闊的中原呢?將領如果萬一有變,誰為陛下守衛黃河沿岸?我已經問過了康延孝,了解了后梁軍隊的全部情況,日夜籌劃,現已考慮成熟。我們成敗的關鍵就在今年,現在后梁軍隊的精銳都交給了段凝指揮,屯駐于我們的南面,又決黃河自守,想阻止我們在東面用兵襲擊他們的首都,所以他們以為勝券在握,防備不嚴。又派王彥章進逼鄆州,意圖是期望我們的內部發生叛亂,他們好趁機進攻。但據臣判斷,這個段凝毫無將帥之才,只是一個無勇無謀攀附權貴的小人,在戰場上根本就不能臨機應變,他之所以代替王彥章而為主帥,并不是因為他的才干,而是憑投機而得到的,對他不用害怕。段凝陳兵在我們的南方,就是想牽制我們,臣認為可以派兵把守魏州,應付段凝,然后再堅守楊劉,陛下自己親自率領精銳騎兵長驅直入,日夜兼程奇襲敵人的老巢,降將說汴州沒什么軍隊守衛,肯定會望風而降。如果成功,俘虜后梁的皇帝,梁軍自然會倒戈投向我方,半月之間天下必然平定。如果不用此計,臣恐怕難以預料后果了。因為今年秋天收成不好,軍糧才夠用半個月的。所以陛下現在當機立斷就能一舉成功,否則后果難測。帝王做事順應天時,必有神靈保佑。望陛下果斷行事!”
  李存勖聽了郭崇韜這一番話,一下子站了起來,興奮地說:“你的話正合我意,大丈夫勝則為王,敗了也不過是當個俘虜,大計定了!”然后李存勖下令軍中,家屬全部送回魏州,他將皇后和兒子也一起送走,灑淚而別。李存勖領兵從楊劉渡河,一路戰無不勝,活捉王彥章,奪汴州滅后梁,再迫使段凝投降。郭崇韜的滅梁戰略不到十天便取得了全面成功。
  由于滅梁建立首功,郭崇韜被任命為鎮州和冀州節度使,進封為趙國公,還獲賜鐵券,可以免除十死。郭崇韜因此在后唐朝廷上下威望大增,文臣武將對他都很佩服。滅梁初期,稍微收取了一些財物,親友有的提醒他,郭崇韜則說:“我職務顯要,俸祿和賞賜巨萬,這點東西根本沒放在眼里,但是后梁卻是賄賂成風,現在后梁已亡,舊將剛剛投奔過來,如果堅決拒絕,那他們心里就會不安,我本無私心,東西放在我這里,就等于公庫,用時我會獻出來的。”果然,在李存勖舉行郊禮的時候,郭崇韜把家產如數貢獻出來,用以賞賜眾將和大臣們。郭崇韜雖然心底無私,但這種做法卻不太好,以后他就是吃了這個虧,被人誣陷貪污納賄,終于蒙冤被殺。
勸諫李存勖
  在李存勖的身邊任職,郭崇韜盡職盡責,對李存勖不對的地方敢于進諫。有近臣勸李存勖用各地的貢物作為內庫,珍寶堆積如山,而國庫卻經常不足。郭崇韜奏請出內庫財物貼補國庫,李存勖沉吟半天還是舍不得。當時天下已經基本平定,李存勖逐漸奢侈起來,洛陽內的宮殿建筑頗多,宦官又常在身邊奉承獻媚,以求得恩寵,有謠言說宮中夜里見到了鬼魂,而且許多宦官都這么說,李存勖就害怕了,問宦官們怎么辦,他們便對李存勖說:“原來的長安城中三宮六院嬪妃和宮人侍從們將近萬人,宮殿和房舍里都住著人,而現在宮室之中大半空著,鬼神喜歡幽靜的地方,這很正常,沒什么奇怪的。”李存勖被他們蒙騙,趕忙讓他們四處去選招宮人,連優良都不看,這些宦官就將他們弄進了宮中。后來,有一年的夏天很熱,人們難以忍受,李存勖更是到處找避暑的地方,他常選擇高樓避暑,都不如意。宦官就說:“現在大內的樓觀,還不及昔日長安的大臣家的高,舊日有大明和興慶兩宮,樓觀達數百之多,都是雕梁畫棟,高得指云蔽日,自然就涼快了,而現在陛下的皇宮卻沒什么遮擋烈日的高樓,所以納涼才沒有地方。”李存勖聽了,不服氣地說:“朕現在富有天下,怎么能連一座高樓也建不起呢?”他馬上命人建造,但又怕郭崇韜進諫勸止,便派人對郭崇韜說:“今年酷熱難忍,朕原來在黃河邊上和敵人對壘時,行宮里也是濕熱,但那時卻不感到很熱,竟像乘涼一般,現在安然居于深宮,卻不能忍受暑熱,為什么呢?”李存勖這是故意說給郭崇韜聽的,希望郭崇韜說出讓他修宮殿的話來,但郭崇韜卻對他說:“陛下昔日在戰場上時,后梁未平,由于陛下廢寢忘食,心在戰事,所以不管是酷暑和嚴寒,都不在意。現在天下一定,中原無事,所以經常吃喝享受,沒什么牽掛,到了夏季,縱使高樓有百尺,宮殿有九重,也不能忘掉酷熱。希望陛下能常想著當初艱難創業時的情況,那么今天的暑熱就可以變成涼爽了。”李存勖聽了,說不出話來,他沒有想到郭崇韜會裝糊涂,給他來這不軟不硬的一手。但李存勖還是聽憑宦官們去建造高樓,郭崇韜知道了,又奏道:“宮內大興土木,浪費財物,而有的地方卻鬧災害,百姓吃不飽肚子,臣乞請停建。”李存勖不聽。
耍權術種下禍根
  郭崇韜雖然忠貞不二,但他為了自己的權力,也是想辦法排擠他人。為完全控制樞密院的大權,他讓一個比他年輕的宦官張居翰和他一起担任樞密使,而讓曾經在他之上的李紹宏做宣徽使,這使李紹宏懷恨在心,糾集其他宦官對他攻擊,郭崇韜漸漸樹立了政敵,自己也開始走向死路。
  郭崇韜也很明白自己權勢過重會招來禍端,他對兒子們說:“我輔佐陛下,得罪了許多人,常為他們所誣陷,我想避開,去地方做官,免得以后大禍臨頭。”
  他的兒子郭廷說卻反對他這么做:“大人功名到現在這個地步,一旦無權,就等于是神龍離開了水,必為螻蟻所制,大人還是考慮其他辦法吧。”
  這時,有一個屬下獻計道:“現在您功高蓋世,雖然有小人陷害,也不能離間您和陛下的關系。為今之計,應該力辭官職,陛下肯定不許,這樣便會堵住小人之口,不會再說您貪圖權勢。然后,再趁現在皇后未立之機,上奏立劉氏為后,迎合陛下之心,到時不但陛下高興,劉氏也會感激你的,內宮有劉氏撐腰,外有陛下為您做主,誰會對您怎么樣呢?”
  郭崇韜聽了,非常贊同,便照計行事。他三次上奏折堅決要求辭去樞密使的職務,李存勖每次都安慰他,沒有同意。郭崇韜又進行第二步,密奏李存勖,請立劉氏為皇后,然后又上奏章列舉當今應當做的二十五項大事,都是很切合實際的,有的是一些便民得人心的措施。然后,又堅決辭去他所兼任的節度使的職務,李存勖準許了。郭崇韜這些措施確實起到了一些作用,劉氏被立為皇后,李存勖和劉氏都很高興,二十五條大事也說明郭崇韜在治國方面確實很有才干,而且以后李存勖確實很多都照辦了,對治理國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郭崇韜還是常被宦官和伶人們誹謗誣陷,郭崇韜一直在尋找更好的脫身避禍之計。河南有一個縣令叫羅貫,人很正直,由于秉公執法而得罪了宦官和河南尹張全義,張全義又在他的義女劉皇后面前誣陷他,宦官也在李存勖的耳邊說他的壞話,郭崇韜明知羅貫冤枉,極力為他排解,而李存勖竟然聽信讒言,將羅貫斬首示眾,為不讓郭崇韜勸止,李存勖竟自己將宮殿門關上,不讓他進去。
蜀中錯走進絕路
  機會終于來了,到蜀中出使的人回來報告說那里的政治非常腐敗,可以趁勢攻取,李存勖就動了心,和郭崇韜商議進討之事,在大將的人選上,本來應該是當時任諸道兵馬總管李嗣源,但郭崇韜認為這是個很好的立大功的機會,有了大的戰功,便可以制約那些排擠他的宦官了。于是他對李存勖說:“契丹經常侵犯我國邊界,全仗總管李嗣源來抵擋保護邊疆。臣以為您的兒子德望很高,但應該再立戰功以服眾人。而且按照舊例,由親王為元帥掌握討伐兵權,一可以助士氣二可以威懾敵人,這樣取勝也就不難了。”李存勖對自己的兒子李繼岌很是寵愛,但還是推讓一番:“小兒年幼,怎么能獨自領兵呢?愛卿選擇一個副將輔佐他吧。”郭崇韜一直沒有提供人選,他的目的是讓李存勖選自己,那他便可以去征討蜀中,立功自保了。李存勖明白后便對郭崇韜說:“副將還是愛卿當最好。”君臣之間在這件事上配合得很默契。最后由李繼岌任都統,郭崇韜任招討使,出兵攻打蜀國。
  臨出兵時郭崇韜還對李存勖推薦了以后蜀中統帥的人選,以表忠心:“臣本無才,勉強當此重任,憑陛下在四海的威望和眾將士的舍死苦戰,這次肯定會得勝還師。如果以后選人治理蜀中,就用孟知祥吧,他忠信而且有謀略,朝中如果缺人輔佐,張憲、李琪和崔居儉都可以重用。”李存勖點頭答應,還專門設酒宴為眾將送行。
  郭崇韜的軍事謀略確實非同一般,為慎重行事,確保成功,他充分利用了《孫子兵法》中“取用于國,因糧于敵”的戰略原則,派兵先去攻占鳳州(今陜西鳳縣),鳳州守兵不戰而降,郭崇韜得到大批糧食和兵員八千。而且這樣也確保了萬一退兵時的歸路暢通,以免被敵人截斷后路,腹背受敵。接著,郭崇韜又出兵迫使三泉(今四川廣元東北)等地歸降,充分補充了以后所需的軍事物資。此后,軍事攻城略地異常順利,前蜀政權在短短70天的時間里便被滅亡,前蜀后主王衍也投降了。歷史竟如此相似,三國時期蜀國也是被北方的魏國滅亡,而且阿斗也是投降了。歷史上有這樣一種說法,就是蜀地先亂而后治,這個地方很富庶但軍事力量不行,一旦有北方的軍隊大舉進攻,就很難防御了,諸葛亮經常出兵北進,其實也是一種以攻為守的策略,但時間一長,君臣安于享樂,這個地方就很難再守住了。
立戰功卻少智謀
  前蜀滅掉之后,郭崇韜的命運并沒有好轉,反而朝著更壞的方向發展了。由于滅蜀基本上是他一個人在謀劃指揮,軍事戰略就不用說了,就是平定之后所有的政事也是郭崇韜來管理,舊將的招撫,官吏的設置,軍隊與朝廷的奏報往來都是經他之手,而李存勖的兒子魏王李繼岌卻被冷落了。李繼岌并沒有什么野心,再加上年輕,所以和郭崇韜也沒什么沖突。但李繼岌身邊的宦官們卻是一幫貪財的小人,見郭崇韜的門前車水馬龍,送禮巴結的人絡繹不絕,自己卻沒有機會撈到一點油水,就千方百計地在李繼岌面前挑撥是非,陷害郭崇韜。
  郭崇韜本人的做法也有些不太注意,他毫不避諱地住進了降將王宗弼的家里,王宗弼也是個鉆營的小人,前蜀后主王衍投降后,王宗弼便將宮中的珍寶財物全部弄到自己的家里,等郭崇韜到了后,他便挑選王衍的姬妾和珍寶供奉郭崇韜,然后請求郭崇韜任命他為蜀地鎮守長官,郭崇韜答應保舉他,其實這也是為了安撫他這樣的降將,因為郭崇韜出兵之前已經向李存勖推薦了孟知祥。在前蜀投降之初,魏王李繼岌派人向王衍要犒賞軍隊的錢,王衍卻推托不交,使李繼岌非常生氣。和后來其他的事比較一下,不難發現這其實也是宦官們想撈錢的一個借口。等魏王進城之后,治他的不忠之罪,將他和兒子一同斬首,這件事使郭崇韜和李繼岌開始產生了矛盾。而且,王衍在向郭崇韜請求蜀地長官的同時,又聯合其他人寫請愿書,要求郭崇韜為蜀地長官,李繼岌看后,對郭崇韜說:“皇上最器重您了,怎么會讓元老功臣留在邊遠之地呢?況且我也沒有權力做主。”宦官李從襲卻拿這件事大做文章:“郭公在收蜀地舊將的人心,圖謀不軌,大王要時刻防備才是。”在宦官的挑撥下,李繼岌和郭崇韜的矛盾逐漸加深。
  李從襲這時派宦官向延嗣帶詔書到達蜀地,命郭崇韜班師回朝,但郭崇韜在向延嗣到的時候沒有按照禮節去郊外迎接,可能是因為他平時就對宦官有矛盾吧,但這正好給宦官們誣陷他制造了借口,如果郭崇韜考慮周全一些,即使做些表面文章,裝裝討好的樣子,也不會最后落個父子幾個被殺的悲劇性的結局。向延嗣對郭崇韜沒有迎接他氣憤不已,李從襲也趁機對他說:“魏王貴為太子,但郭公卻獨掌大權,不把魏王放在眼里。昨天剛令人向魏王請求自己做蜀地的長官,他的兒子郭廷誨更是擁眾來往,狂妄至極,穿戴做派像王爺一樣。和蜀中的豪富奸人們整天狎妓作樂,不分晝夜。軍中的將領也全是郭崇韜一黨的,魏王一人沒什么力量制約自保,萬一命郭崇韜班師,恐怕會生禍亂,那我們就不知陳尸暴骨于何處了。”說完,兩人相對流淚。向延嗣回去之后,更是添油加醋地挑撥一番,嚇得劉皇后哭著請求李從襲想辦法保全兒子李繼岌。李存勖又看了看蜀地的報告書,不滿地說:“人們都說蜀地金銀珠寶不計其數,怎么蜀地進奉的這么少呢?”向延嗣趁機說道:“臣問過很多蜀人,都說蜀地的珍寶都進了郭崇韜的府內,還說郭崇韜撈到黃金上萬兩,白銀四十萬兩,名馬有一千匹,還有王衍的美姬六十,樂工一百犀玉寶帶一百條。他的兒子郭廷誨也有金銀十萬兩之多,絕色的藝妓七十,其他的財物也是應有盡有。而魏王府卻只得到幾匹馬而已。”李存勖最初聽說郭崇韜想要留在蜀地時便有點不快,現在又聽說他把蜀地所有的珍寶藝妓和樂工都弄進自己的府里,不由得怒容滿面。馬上命宦官馬彥圭火速趕往蜀地去調查郭崇韜是否班師,如班師則已,假如有意推遲逗留,就和李繼岌除掉他。馬彥圭估計也和其他宦官一樣對郭崇韜素有矛盾,便陰險地到劉皇后那里說:“禍亂如果發生,就在瞬間,怎么會有時間在數千里之外再請求圣上降旨呢?”劉皇后一聽就慌了,又去找李存勖說,李存勖這時還沒有昏庸到透頂的地步,他說:“還沒有了解事情的真相,怎么能下明確的命令呢.”這個誤國的劉皇后見李存勖不肯下令殺郭崇韜,便自己寫了一道教令(皇后的命令叫教令),讓馬彥圭交給李繼岌,讓他先動手殺掉郭崇韜。
  郭崇韜班師稍微遲了一些,這并不是因為他有異心,而是蜀地剛剛平定,山林之中盜賊很多,而孟知祥又沒有到任,郭崇韜便派將分路去招撫各地,他怕一旦班師之后,地方會再發生混亂,沒想到這給馬彥圭當成了借口。
死于宦官之手
  馬彥圭到達后,郭崇韜已經定下了出發班師的日期,而且安排了留守等待孟知祥到任的將領。部署完了的時候,災難也就來臨了。馬彥圭交給李繼岌劉皇后的教令,李繼岌說:“軍隊將發,郭公又沒有其他過錯,我怎么能做這種負心之事?你不要再說了!”李從襲等人痛哭流涕地說:“圣上既然有口諭,大王如果不當機立斷,萬一中途機密泄露,我們就沒命了。”李繼岌說:“圣上沒有正式詔書,單憑皇后的教令怎么能殺朝廷大臣!”李從襲見李繼岌不肯聽從,又故意制造事端使郭崇韜得罪李繼岌,然后再進行挑撥,李繼岌畢竟年輕沒有經驗,不由得就站在了他們一邊。第二天早晨,李從襲以李繼岌的名義召郭崇韜議事,李繼岌則上樓躲開,等郭崇韜進來后,左右的伏兵出來用錘打死了郭崇韜。他的五個兒子也被殺,其中兩個死在蜀地,另外三個被殺于其他地方,家產被全部沒收。等到后唐明宗繼位后,才下詔讓郭崇韜歸葬故鄉,賜還太原的舊有家產。
  綜觀郭崇韜的一生,可以說他是個悲劇式的人物。對于李克用和李從襲父子他忠貞無二,而且屢建奇功,其他人難有比過他的,西平蜀地,他更是功高蓋世。但他非但沒有因此而制約住和他做對的宦官,反而死于宦官之手。分析一下原因,在郭崇韜方面也有很多教訓。郭崇韜本人有不少缺點,一是沒有遠大而周全的謀略,雖然臨機能果斷行事,但這只能在軍事方面有用,用在政治和為人處世,特別是和那些受閹割性情和一般人不同而且又喜歡聽些好話的宦官們相處,郭崇韜的軍人性格就顯得有些不足了,再加上他說話直來直去,絲毫沒有顧忌,更是得罪了許多人,尤其是宦官。例如,他在進軍蜀地的時候,就對李繼岌說:“蜀地平定之后,大王就是太子了,等到將來登基后,最好全部除去宦官,優遇士族,不單單是罷黜宦官,就連騸過的馬也不要騎。”宦官們因此對他恨得咬牙切齒,就算張承業這樣忠貞的人還活著,也不會原諒郭崇韜說的這種不負責任有些侮辱性的話。
  郭崇韜的第二個缺點就是氣量狹窄,容不下人,在他功高權重的時候,任意排擠他人,不知道盡量團結一些人,共同對付那些小人或者弄權的宦官,結果使自己孤立無援。在郭崇韜權傾朝野的時候,有些鉆營的小人就千方百計地巴結他,郭崇韜不辨優劣,竟不由地與之同流合污。他的同事豆盧革向他獻媚說:“汾陽王郭子儀是代北人,后來遷移到華陰,侍中大人您世代在雁門,和汾陽王大概有些關系吧。”郭崇韜就順水推舟地說:“亂世之中家譜不幸丟失,先人們常汾陽王是我們四世之祖。”豆盧革接著說:“難怪大人如此英武多謀,原來是汾陽王的后代。”從此,郭崇韜就以郭子儀的子孫自居。郭子儀是唐朝著名的大將,也是功高蓋世,為唐朝平定安史之亂立下了汗馬功勞。郭崇韜這樣妄自攀比祖宗,說明他的虛榮心也很大。他這樣也就算了,郭崇韜卻要求別人也要有高的門第才能做高官。他派人審查官員們的門第,一旦發現門第不高,輕的革職,重的還要治罪。從而得罪了一大批出身低下的官員。有舊功臣要求升職,他便溜酸溜溜地說:“我非常了解你,知道你很有才干,但可惜門第有點低,我不敢提拔你,否則就要讓名流恥笑了。”由于以門第看人,郭崇韜喪失了一些舊臣的支持,再加上他的排擠,更是沒有人站在他這一邊。
  郭崇韜的第三個缺點是粗魯而剛愎自用。他遇事沉不住氣,既不知道前人的成敗經驗與教訓,不能拿來借鑒,又不知道權衡研究當時的實際情況,只知憑義氣用事,像對李繼岌所說的輕蔑宦官的話就是很典型的例子。這樣看來,郭崇韜已經是很孤立了,在宦官對他發動致命攻擊的時候,沒有人出來為他這個“名流”說情以化解災難。所以史書上說,雖然李存勖晚年被小人們包圍而昏庸起來,致使功臣不能善終,但郭崇韜也是自己給自己招來了禍端。郭崇韜的一生總的來說,立功有才干,但保身無良策,還有他的那些缺點,也使明白人不愿給他指點迷津,致使他只有聽從屬下的下策,奏請立劉氏這樣尖刻而不知報恩的婦人當皇后,最后竟以怨報德,聽信小人讒言,親手害死朝廷重臣。郭崇韜死后,李存勖夫婦也沒有得到善終,這也許又是上天對這對天子夫婦的懲罚吧。在冤殺郭崇韜后,李存勖也沒有追究劉皇后,兩人還是一起貪財誤國,李存勖又冤殺了功臣朱從謙,使得大臣和將領們人人自危,等到魏州兵發動兵變后,李嗣源最后得到皇位,而李存勖卻死于亂軍之中,劉皇后也沒有逃脫制裁,想當尼姑也不行,李嗣源還是派人將她處死了。最后,魏王李繼岌也受到連累,在事實上承担了冤殺郭崇韜的責任:他在回來的路上聽說洛陽發生兵變就領兵西撤,卻被陰險的宦官李從襲殺害了。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