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西廂記》:古典浪漫愛情的終結
《西廂記》:古典浪漫愛情的終結
轉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 《西廂記》:古典浪漫愛情的終結

 

 

 

一個起點

 

    張生(名珙,字君瑞,西洛人氏),第一代流氓才子的集大成者,《西廂記》的橫空出世,遂成豎子之名。西廂花下,朗月當頭,浪子張生揭竿而起,吹起了向古典愛情總攻的號角。有關愛情的虛無主義理想在張生明確的功利思想的凌厲攻勢之下,頓如美國雙子世貿大樓一樣土崩瓦解。立在唐宋傳奇和元雜劇深處的張生繡口輕吐,一下就淹沒了盛唐。因此,與其說《西廂記》是浪漫愛情的禮贊,毋寧說它是浪漫愛情的挽歌。

 

又一個起點

 

    我必須充滿慚愧地承認,少不更事的我曾經長久地為《西廂記》的誨淫誨盜深深陶醉,及至弱冠,《西廂記》中的“有情人皆成眷屬”的虛偽光輝亦令我生出仰慕的感覺。而今年近四十,始知誨淫誨盜和皆成眷屬是《西廂記》的兩極,而兩極的連接處卻是我們的盲點。《西廂記》高度符號化的人物的所指是其一面,而作為另一面的能指被我們忘卻了。

 

一群蒼蠅在鶯鶯身邊飛

 

張生

    張生的作派在《西廂記》里嫵媚而陰柔。剛出場的張生像歷代的書生一樣,無疑是病弱的,他無比自憐地這樣自我評價:“學成滿腹文章,尚在湖海飄零。”文章與飄零的張力在張生身上難堪地對峙著,并要最終尋找到自己的出口。在沒有找到出口之前,可憐而可愛的張生只能是“萬金寶劍藏秋水,滿馬春愁壓繡鞍”。

    飄零的價值最終會找到歸宿;而在此之前,對張生飄零的第一個獎勵在普救寺里露出了端倪—如同上蒼注定,張君瑞命帶桃花,普救寺中五百年前風流業冤向張生展示了意外的美麗和妖艷。也就是在此時,張生的滿腹文章悄悄派上了用場。流氓需要才氣,才氣成就著流氓。張生的文化流氓底色得以徹底顯影并最后定影,等待他的就是如何沖洗和復制放大并上光了。

普救寺的驚艷直接催生了一首好詩:

 

月色溶溶夜

花木寂寂春

如何臨浩魄

不見月中人

 

    該詩可謂孤篇壓全唐,足見張生的“學成滿腹文章”絕非空穴來風。張生以月亮—這人世間陰柔的代表起興,最后直抒胸臆,向著近在咫尺的月中人發出召魂令,瞬間建立起了多情的形象。你聽,張生像一個流浪歌手一樣唱道:寺廟的夜色多沉靜,那花兒寂寞地開在春風中,我靜立月下多饑渴啊,為何沒有美眉來調情?張生大膽而浮夸地將煽情進行到底,其實踐精神當是空前絕后。若干年前,張生的老師也詠過月亮,他說:明月照到我床前,我當是霜花和食鹽,抬頭我把月亮看,才知它沒故鄉的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相比張生,老師就顯得不著邊際。若干年后,張生的學生就不再詠月亮了,他們只說星星,發誓要給情人“一扇朝北的窗,讓他看到星斗”,有張生的詩意,但顯得過于吝嗇。至于郁達夫之流的“曾因酒醉鞭名馬,怕為情多累美人”則顯得自憐而變態,及至發展到“輕輕地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里的那種欲擒故縱,那種小家子氣,那種小妾般的懦弱,足見流氓才子已呈現難以挽回的退化。

    張生的“月色溶溶夜”是明著勾引。他沒有想到的是西廂的另一側馬上會有美女作家即席高歌:很久以來我就性饑渴,春來了我更感到沒著落,你在那里大聲唱,我知你是個會疼人的好哥哥(蘭閨久寂寞,無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應憐長嘆人)。句句如同天籟,道出了美人敢上也甘上賊船的不凡氣魄。

文化流氓初戰告捷,雖然有點意外。

 

孫飛虎

    流氓無產者的形象肇始于漢高祖劉邦。遙想當年,漢高祖還是劉三的時候,因艷羨于始皇帝的兵馬威儀,遂產生了“大丈夫當如此”的罪惡念頭,由此可以看出,劉三們不是反抗現行的體制而只是宣泄自己骯臟內心的邪惡欲望。對比項羽的“彼可取而代也”的豪氣,二人的精神境界判若云泥。但劉三的吶喊卻是流氓無產者的黨章,千年以下,衣缽相沿,薪盡火傳。在這樣的行為準則之下,流氓無產者從來只能破壞舊秩序,而無緣創造新秩序。流氓無產者嘯聚山林,打家劫舍,在古中國廣袤的大地上書寫下叛逆而無意義的詩歌。

    譬如洪秀全,科舉的失利,使他看清了科舉的吃人本質,也萌發了他邪惡的愿望。在對舊秩序不存絲毫幻想的情況下,洪秀全假借宗教的名義開始了抗爭并取得了看似輝煌的勝利。之后就是欲望的毫無節制的發作,一直把遠東變成了最大的妓院(朱大可語)。“皇帝輪流坐,明年到我家”的信念制造了一批批流氓無產者,也斷送了一批批流氓無產者。他們循著邪惡的道路,最后毀于邪惡。所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也好,“吾恨貧富不均,今為汝均之”也好,無非是流氓無產者用來駭人的虎皮大旗。

    在功能完備的社會體系中,真正的無產者是沒有出路的,為秩序所允許的改變身份和處境的大門在沒有打開之前就已經對他們關閉了。在看不到未來的封建社會的漫漫長夜里,無產者要么心如死灰,自生自滅,托體同山阿;要么懷著刻骨的仇恨活著,他們抱著對秩序的強烈質疑和對命運悄然反抗的信念并最終為這樣的信念所異化。他們的典型就是孫飛虎和紅娘。

    劉邦是被太史公高度符號化了的,更多的人不可能成為劉邦、洪秀全、李自成,便出落為孫飛虎之類的雞鳴狗盜之徒,在“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賺一個”的底色渲染之下,以虛無的浪漫主義激情,短視的理想主義準則,攻城拔寨,所向披靡,無堅不摧。

    從階級屬性上看,孫飛虎是典型的流氓無產者,他具備了流氓無產者的一切屬性。他們最典型的性格就是對現存秩序的強烈不滿并由此帶來的強烈的破壞欲望,因此他們的形象經常和暴力及恐怖主義相聯。流氓無產者的暴力有時候劍鋒直指國家,但更多的時候,其暴力的霜刃往往指向國家利益的個體代表。在《水滸傳》里,更多的暴力甚至指向了蟻螻般的無辜者。這時,我們看到的是流氓無產者被暴力所異化的猙獰的嘴臉,暴力與恐怖本身成了目的,一代代流氓無產者前仆后繼奔向暴力與恐怖,放縱著邪惡的欲望,并為邪惡的欲望所左右,在二十四史中留下歪歪斜斜的腳印,他們高傲地揚起頭來,不知道個個臉上有著血污。

    孫飛虎手中有半萬人馬,號令“人盡銜枚,馬皆勒口,鳴鑼擊鼓,吶喊搖旗”的惟一動機就是:“近知先相國之女鶯鶯,眉黛青顰,蓮臉生春,擄鶯鶯為妻,是我平生愿足矣。”一言既出,半萬人馬即圍困普救寺,崔鶯鶯頓成囊中之物。這是用暴力改變分配(當然包括美色分配)的一種典型形式。

 

 

紅娘

    但是,更多的人連成為孫飛虎的機會也沒有,譬如紅娘。

    紅娘的工作職責是明確的,她是崔鶯鶯的生活秘書,除此之外,關于她的姓氏、籍貫和身世,以及她如何走進相國之家對我們都是一個永遠的謎團。所有這些讓我們可以對她的身份進行明確的界定:失去了人身自由的無產者(還不是奴隸)。青春的紅娘腦海里面必定一遍遍劃過有關人生的最基本的疑問:同為女孩,同為青春年少,為什么會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軌道?為什么一個人必須依附于另外一個人?難道真如他們所說:“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狗熊兒混蛋”?為什么他們錦衣玉食,鐘鳴鼎食,而我卻只能端茶送飯,倒屎倒尿?對于紅娘這樣的姑娘來說,命運的本質的確顯得過于殘酷了。最為可怕的是紅娘還自視過高,因為她曾經不止一次地自夸說:“我雖是個婆娘有志氣!”很明顯,紅娘這句話不在于強調性別,而在于突出自己的志氣,只是《西廂記》中對她的志氣為何物卻語焉不詳。荷爾德林說過類似的話:在那樣的年代,女仆要志氣何為?因此,在紅娘身上同樣有著一種張力,那就是女仆的身份和有志氣的稟賦之間的沖突。心高命薄的張力需要尋找出口。

    張生給了紅娘一個出口。

    張生邂逅鶯鶯的那一剎那,紅娘完成了自己身份的轉化—由女仆向女巫的轉化。魔笛即將吹響,風魔了的張解員和發了情的崔氏女該隨著紅娘的節奏起舞了。紅娘不但成功地向虛擬的敵人發起了進攻,并且時刻左右了敵人的腳步。紅娘十幾年的灰暗人生終于迎來了第一縷緋紅。是的,作為主人,你掌握我的肉身,作為仆人的我,今日卻要控制你的精神。至此,紅娘的人生揭開了嶄新的一頁—在這場運動中,無產者失去的只是鎖鏈,得到的卻是整個世界(西哲卡爾·馬克思語大意)。

 

    因此,張生與紅娘的關系是復雜而單純的。張生與紅娘是狼和狽的關系,張生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在利用紅娘,螳螂捕蟬,豈知黃雀在后?沒有張生,紅娘只可能永遠是女仆,是張生給紅娘帶來了命運的捩轉,張生在成功占有崔鶯鶯之時,紅娘終于找到了做人的尊嚴,一種心理上戰勝敵人、戰勝自我的尊嚴。紅娘何嘗不是利用張生完成了和平演變的大業。因此張生不是西門大官人,紅娘也不是為了區區十兩銀子就亂說風情的王婆。難道張生一句流氓戲言—“怎舍得讓你疊被鋪床”,就會給聰明的紅娘—這一位女中豪杰如此的行動力量?多么可笑啊!張生還自以為得計地說:“若共你多情小姐同羅帳,怎舍得讓你疊被鋪床?”啊—呸!豎子真乃不足與謀!女中豪杰如紅娘者焉受用你這嗟來之食?(因此,我們也可以推知賈寶玉用這樣一句話對紫鵑姑娘說時,為什么林黛玉會勃然大怒)紅娘等待的是對富人階層的心理優勢和對崔家的話語權啊。紅娘,這潛伏在體制中的孫飛虎,她等待的是伺機對鶯鶯進行和平演變,這就是紅娘大肆誨淫誨盜的精神依據。

    當崔張的云雨勾當東窗事發,崔失身之后,紅娘對暴跳如雷的老婦人的態度馬上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折,她不但否認了自己在崔張性事中的豐功偉績,而且拒絕承担鶯鶯失身的任何道義上的責任。不僅如此,紅娘還對老夫人發起了重炮轟擊: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夫人悔卻前言,豈得不為失信乎?既然不肯成就其事,只合酬之以金帛,令張郎舍此而去。卻不當留請張生于書院,使怨女曠夫,各相早晚窺視,所以夫人有此一端。目下老夫人若不息其事,一來辱沒相國家譜,二來張生日后名重天下,施恩于人,忍令反受其辱哉?使至官司,老夫人亦得治家不嚴之罪。官司若推其詳,亦知老夫人背義而忘恩,豈得為賢哉?紅娘不敢自專,乞忘夫人臺鑒:莫若恕其小過,成就大事,潤之以去其污,豈不為兩便乎?

 

    這一段話,義正辭嚴,邏輯嚴密,滴水不漏,無懈可擊。它巧妙地掩去了紅娘心懷叵測的丑惡嘴臉,掩去了其干柴烈火燃媒的本質,掩去了紅娘知情不報、延誤戰機的職務犯罪行為,掩去了紅娘未發揮紀檢監察職能的工作失誤,掩去了紅娘對主子缺乏忠心的道德瑕疵。

    治家不嚴,言而無信儼然是老夫人的七寸,相國家譜更是老夫人堅守的陣地,而紅娘借助張生,成功地擊中了老夫人的七寸,并早已把桃色的大旗插到了相國家譜的高地。被打中七寸,又陣地失守的老夫人自然沒有一點還手之力,面對紅娘的要挾,只好屈尊與張生訂立城下之盟。張生對崔鶯鶯先奸后娶的家丑成了懸在老夫人頭上的達莫克利斯之劍—看,紅娘對崔家的和平演變大業就這樣完成,紅娘的夙愿終于實現。

    為了等待這一天的到來,紅娘忍受了多少委屈,承受了多少心理折磨啊!那是三百六十五里長路,一路風霜雨雪。紅娘在風起露重之時,聽到西廂之中崔張如貓叫春的呻吟,其滋味應該不亞于看到一張三級片所受到的刺激,其怨恨向誰訴說?

有心人,天不負,三千越甲可吞吳。前省部級領導人的夫人就這樣被身為下賤的紅娘玩弄于股掌,紅娘難道不比孫飛虎更為高明,更為NB?

 

    張生與孫飛虎的關系其實非常明了,都是視崔鶯鶯為唐僧肉,必欲食之而后快。張是想“共多情小姐同羅帳”,孫是想“擄鶯鶯為妻,以使平生愿足”,雖然二人一為強悍匪徒,一為文弱書生,二者難道有高下之分么?所不同的只是一為文功,一為武衛,如此而已。甚至可以說是武衛成就了文功。對于女色的貪婪,二人堪稱一丘之貉。這關系難道張生心里不清楚嗎?如果老夫人這樣想,孫是張請來的幫兇,張生有充足的理由可以反駁嗎?不過這有點像現代版英雄救美的愛情詐騙,本文不采此說。因此,我想指出問題的實質:《西廂記》里張孫是互為敵友的關系,或者說是表面上的敵人,骨子里的朋友。

    如果加上鄭恒—崔鶯鶯的表哥,我們更可以看到崔鶯鶯身處怎樣的困境之中。當張生高中魁首,對美眉色相的垂涎令鄭恒編出了張生二婚的謊言,可就是這樣拙劣的騙術差一點讓鄭恒親炙鶯鶯的芳澤。

 

    我想說,我看到了一群蒼蠅在飛。崔鶯鶯的生存悲劇的大網已經張開,剛離虎口,又入狼窩,加上崔鶯鶯個人作風不嚴,思想意識不堅定,她置后生武松的“籬牢犬不入”的格言于度外,悲劇的發生當屬在所難免。

 

面向古寺,春暖花開—崔鶯鶯失身的環境必然性

    在《西廂記》里,王實甫以天縱之才,為崔、張二人搭建了性愛舞臺,西廂地點的選擇是經典的,在此,王實甫展示了他非凡的大師功力。我們不能不留意構成這一經典性的幾個元素:暮春時節,寺廟,花園(或許有小徑交叉),月亮,或許也應該加上環境的軟件—文化。

 

春天

    春天是中國人尤其是讀書人心中一個繽紛的季節,春天可以讓他們感受到生命和身世,可以喚起他們潛意識中莫名的惆悵: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春風知別苦,不遣柳條青。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寂寂春將晚,欣欣物自私。諸如此類,俯拾皆是。到了崔鶯鶯即是每日價情思睡昏昏。春光的短暫,春花的易逝,在某種程度上對應了人生,觸動了更為脆弱的古人心弦。

    從古到今,有兩種東西讓人感到深深的無奈,那就是時間和流水。從本質上說這兩種東西多么相似啊!和時間和流水相近的東西應該說還有青春,所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孔子的喟嘆當有對時間和青春的哀挽,這句最逼近事物本質的短語以其徹悟般的質感令后人難以平心靜氣。流水是使人意識到時間可怕的一個顯性理由,流水讓人觀照時間,這種觀照是外在的,這種觀照來自于外界,是時間本質的一個寫照和象征。相對說來,春天更容易使人直接看到時間的可怕,春的絢爛,春的易逝,春的無可挽回,它顯然就是時間殘酷本質的一個縮影。

    人類無從把握時間和青春,一如無從把握流水,有誰能和時間相對抗呢?在“厚德載物”的時間的陰影下人類悄悄地生活,然后,悄悄地流逝。而時間一如既往。故古人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而很多情況下,時間是一只看不見的手,它操縱人類,人類卻無從知曉。因此,人類只有在面對流水,直面春天時才會突然領悟到時間的殘酷本質,看到時間的可怕真相,難以言說的恐懼會緊緊地攥住人類的心。羅大佑一首歌中就這樣唱道:“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

    時間對于人類來說是宿命的,這種宿命帶給人類的除了恐懼還有深深的壓迫。在逝者如斯的時間面前,人類選擇了抵抗。抵抗的方式多種多樣,例如崔鶯鶯就選擇了所謂的愛情。其實,愛情是人類對時間恐懼的一個表征,是時間饋贈給人類的一個恥辱的印記,人類可以抓住愛情—時間汪洋中的一根稻草,但時間不顧地老天荒的謊言,還是把抓住稻草的人卷入漩渦,同時攫去那人的青春。

    這時,人類選擇了創造,創造后代,生兒育女,幻想時間無窮,子孫亦無窮,雖然個體會消亡。也許最好的方式是在空間里留下作品—文學,音樂,建筑……譬如王實甫選擇寫《西廂記》,無非想以此證明,雖然失敗,但人們曾選擇抵抗,人類會與時間永遠對抗,雖然失敗是命中注定的。

    對時間的發現是人類最大的悲劇也是最大的幸事,否則,人類真的是“天地的芻狗”了。

    對于扶柩回鄉的鶯鶯來說,春天好像在一沉吟之間就到了柳樹梢頭,青春期的哀愁與喪父的傷痛也就這樣潛滋暗長。故事的開頭注滿了不祥,春風和月色暗藏了明媚和妖艷,樂曲的過門因遍布偶然而顯出刻意的機巧。春天真是一個錯誤的季節。

    按霓裳舞六幺啊,半步節拍莫錯。

    按霓裳舞六幺,青春的鶯鶯和著時間的節奏舞成一個白色的精靈,舞成一個飄渺的符號;西廂的月夜,春露如水,月華似刀。獨舞的美妙與寒涼,霓裳的哀戚與徊徨,鶯鶯一人飲盡;追憶的落寞與悲傷,六幺的艷麗和惆悵,鶯鶯一人品嘗。

對春天的理解,對生命的感懷,對時間的把握,使大家閨秀、漂亮美眉崔鶯鶯小姐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寺廟

    在傳統的理解中,寺廟的形而上指向是“四大皆空”,形而下指向卻是性與欲的壓抑。作為佛教在俗界的象征,寺廟給人的感覺是復雜的。當把寺廟的形而上作用和形而下效果結合起來考察時,其合成能量會更加匪夷所思。

    鶯鶯之父的“京師祿名終”的原因,帶來了崔家“子母孤孀途路窮”的結果,崔老夫人總結道:“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從者數百;今日至親只這三、四口人,好生傷感人也!”(可見唐宋時期官僚的保障體系是如何欠缺,五十九歲現象豈不令人沉思)。久經人生的老嫗尚且欲說還休,如春花般綻放的鶯鶯情何以堪?魯迅說,有誰從小康之家墮入困頓的么,在這條路上大概可以如何如何云云;鶯鶯一人承担了家道的中落,生父生命的終結的壓力,她稚嫩的肩膀怎能担得起這么多生命本身的憂愁?

    鶯鶯之父的死亡是她人生的第二次斷奶,拔苗助長般地使崔鶯鶯走向了成熟,正如魯迅父親的去世,讓魯迅看透了人生一樣,鶯鶯之父的死亡,讓她不得不直面生命。普救寺的孤寂又給崔鶯鶯提供了一個審視生命的機會,因此,鶯鶯之所以為愛瘋狂,其父的死亡應該是一個重要的心理基礎。鶯鶯在用這樣的方式向父親盡孝。

 

花園

    一個俄羅斯作家寫過一篇《美、孤寂和女人》,以傷感的筆調追述自己少年時代一段傷心往事,年少的他目睹了自己暗戀的女人夜晚在花園里和男友無比親密的細節。故事總是大同小異,我記住的是花園這一特定的場景。

    在古中國也一樣,花園(尤其是后花園)是古代少女可以涉足的惟一戶外之地。“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這是宋朝的一個詩人對后花園內外場景的一個動人的描述,發乎于情,止乎于禮的古訓限制了墻里的佳人和墻外的行人。但這只是后花園生活記事的一種。如果墻外的行人是浪蝶狂蜂,如果墻里的佳人是半推半就,這可能就是另一出《墻頭馬上》。這種方式,雖然另類,但卻真實。

    所以,在古代,花園總是是非之地,不像現在,總統的辦公桌也可成為風月臺。這樣的心理期待是可怕的,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不怕花園里曾經有人做過愛,就怕見到花園就想到做愛。偶然的原因,崔鶯鶯來到了這危險的花園旁邊,“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可以用來形容此時鶯鶯的處境。

 

月亮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蘇東坡說,唉,“此事古難全”啊!蘇東坡對月亮的描述太過于輕淺,過于直觀的描寫大失蘇東坡作為一流詞人的水準。好在蘇東坡在該詞結尾處說了一句稍著邊際的話:“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可能誰都知道,這里貌似女人名字的“嬋娟”其實是月亮的代名詞,月亮的這個代稱顯示了月亮在文人心中的真實形象和地位。

     月亮在傳統文化中屬太陰,陰陽當然是文化上的界定,這樣的界定使月亮往往和女人聯系到一起,成為古代男人意淫的對象。意淫的飲鴆止渴的作用,不但強化了月亮的陰柔屬性,更激發了月亮對古文人的性激素分泌的功能。流風所致,女人也在這樣一種文化定位里完成了對月亮的感性認識。

    從文化生成的角度上說,有月亮的地方,不會“路有凍死骨”;有月亮的時候,“茅屋”不會“為秋風所破”(然而老舍的《月牙兒》將月亮寫成一個女人悲苦生活的寫照是一個例外)。《西廂記》中張生撒野的激情就來自于月亮,如上文所分析,張生調情的第一句話就是“月色溶溶夜”,月光見證了張生的流氓行徑,也見證了崔鶯鶯的不能自已。月光為張生提供了無限的可能。

都是月亮惹的禍啊,都怪那晚的夜色太美太“溶溶”,才會讓張生剎那之間想到了白頭。

    月亮,月亮,多少罪惡假你之名以行!

 

文化與口紅

     張生“刮垢磨光,螢窗雪案,滿腹文章,胸藏大志”(王實甫語),是典型的知識分子形象。作為一個古代的知識分子,張生是幸福的:口占一絕先贏美人心,月光之下小試琴指,再贏美人身。張生可能也沒有想到,一曲《鳳求凰》未終,凰居然就叉開雙腿飛來。精于琴棋書畫的張生只拿出才藝的四分之一就達到了骯臟的目的,令人始信“書中自有顏如玉”之言不虛,令人始信素質教育的必要。

文化為張生拉了皮條,文化點綴了鶯鶯窗外的風景,鶯鶯點綴了張生夜夜孤單的夢,文化為張生換來了鶯鶯唇上的口紅,并最終成了張生臉上動人的脂粉。多么壯觀的文化盛宴啊!

     因此,春天“每日價情思睡昏昏”的鶯鶯,以古廟為背景,在“溶溶”的月色之中,玉體橫陳西廂的花下,一不留神,成了張生和文化的雙重俘虜。張生的形象,讓千古文人公開實現了溫柔的自慰。

    “待月西廂”是中國古典偽浪漫主義的濫觴,西廂中的勾當成了中國文人有關文化作用的最基本的記憶之一。時至今日,KTV包房幽暗的燈光亦可看作是對西廂中讓崔鶯鶯走向墮落的諸元素的遙遠追憶。

 

肉身放縱的快樂使人身不由己

   

都成了眷屬又如何

    《西廂記》的尾是這樣收的:

 

[末唱]

[錦上花]四海無虞,皆稱臣庶;諸國來朝,萬歲山呼;行邁羲軒,德過舜禹;圣策神機,仁文義武。

[幺篇]朝中宰相賢,天下庶民富;萬里河清,五谷成熟;戶戶安居,處處樂土;鳳凰來儀,麒麟屢出。

[清江引]謝當今盛明唐主,敕賜為夫婦。永老無別離,萬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屬。

 

     這一大段借張生的玉口大拍唐皇馬屁,結合白居易的《長恨歌》稱唐皇為漢皇來考慮,這里的唐皇應指元皇。這哪里是寫戲,簡直是上給帝王歌功頌德的奏折,描摹了一幅幅烏托邦式的動人場景,讓人反胃,反映了作為知識分子的王實甫一點血性全無的基本品質。可是就是裹在這樣通篇諛詞中的一句“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屬”,卻成了后代有關《西廂記》造神運動的基點,文學史家和多情男女聯合獻演了一場誤讀名著,綿延八百年的肥皂劇。

    無疑,張崔最后完成了從一朝擁有到天長地久的跨越,但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尾都充滿了血和骯臟的東西,張生的待月西廂其實就是羊吃人的圈地運動。在歌聲與琴聲中,張生完成了性愛資本的原始積累,最終的“成了眷屬”只是張生和老夫人攜手的一場洗錢進行曲。因此,無論什么樣的結局,都無法洗去籠罩張生全身的關于愛情的原罪。成了眷屬又如何?

聽聽張生初見鶯鶯時的腔調吧:“他那里盡人調戲軃著香肩……誰想著寺里遇神仙……雖不能竊玉偷香,且將這盼云眼睛兒打當……”張生直奔主題,哪有一絲絲愛情在,完全是猴急浪子的無賴嘴臉。

 

甜蜜西廂里的性愛狂歡

    從文學的血緣關系上看,關漢卿應該是張生的伯父,作為和張生同一家族譜系的關漢卿有一首江湖上名聲赫赫的曲子—《一枝花·不服老》,其中他直言不諱地聲稱:“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我還要向煙花路上走。”這其中當然有關漢卿先生對自身性功能的夸大和炫耀,又有值得我們探求的東西。在沒有偉哥和三鞭寶的時代,在理學第一個黃金時期剛剛退潮的年代,作為戲曲界頂尖高手的關漢卿,竟敢于公開承認自己金槍不倒且沒有一點羞羞答答,充分顯示了關漢卿文學之外風月場中的驚人實力。關漢卿雙料冠軍的形象給莘莘書生以巨大的精神壓力,并讓他們初步樹立起了超越的信念。

     關漢卿一舉揭開、摒棄了愛情的假面,引性愛登堂入室。關漢卿大聲宣布:我告訴你們,上帝死了,肉體狂歡的大時代已經來臨!性和性愛終于以正面的形象登上了歷史舞臺。

    關漢卿的供詞為我們理解那個年代提供了一把鑰匙。

    顯然,張生的形象可能更接近于當時知識分子的本來面目。老和尚的窺淫欲望,小和尚的愛出風頭,孫飛虎的恐怖主義,紅娘的陰暗心理,集結成強大的東風,催開了張生的命里桃花,成就了張生美色當前,決不放過,一切以上床為目的的心理訴求。

    大紅桃花像燈籠一樣把張生引向了性愛的天堂,終于使張生從對竊玉偷香的想也不敢想,發展到后來的實現了“把軟玉溫香抱滿懷”的壯志,使我們得以目睹古典版性解放的實物標本。

    西廂的花園里,海棠慵懶濃睡,牡丹紛紛開落,率直的張生在享受著鶯鶯美妙的身體。

    且盡樽前酒一杯,哪怕歡情短暫,夜夜相思,相忘于江湖,何如今夜的相濡以沫;且點燃香爐上未盡的檀香,且留下唇間沒褪去的殘紅,今朝有愛今朝做吧,任那微風悄悄漫卷沉醉的輕紗,任那滿月無語穿過西廂的簾櫳。揆諸當時二人的情況,他們連婚前性行為也難以稱得上,最多算是今日甚囂塵上的一夜情,所以我們可以理解為什么在張生得到充分滿足之后,居然連一句承諾都沒有。他們進行著真摯的肉體交流,他們沉湎在肉身的放縱之中,肉身的放縱讓崔張不能自拔。

他們回歸的是身體,他們疏離的是情感;他們追求的是快感,他們拒絕的是崇高;他們的手段是放縱,他們的結果是刺激;他們擁有的是現世,他們放棄的是未來。

因而,張生結束了崔鶯鶯的處女時代,同時也結束了愛情的浪漫主義時代。

    《西廂記》造就著一代代淺薄男人,讓他們沉湎于肉身的歡樂;《西廂記》造就著一代代低級女人,讓女人們盼望并接受著打上西廂商標的所謂愛情。

 

讓偽浪漫打烊與老夫人的時間觀(代結語)

 

    作為后崔相國時代崔家領導核心的老夫人,在全劇中一直是低調而灰暗的。崔相國駕鶴西游帶來的家族地位的淪落,崔鶯鶯的尋歡作樂給相國家譜帶來的恥辱,紅娘翻身農奴把歌唱的猖狂給她帶來的心理打擊,被迫與張生簽訂城下之盟導致的屈辱與無奈……但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面對得志小人張生的虛偽浪漫主義和城下之盟的無奈與屈辱,老夫人揚起高傲的頭,確立了媾和條約的具體補充條款:“我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只是俺三輩不招白衣女婿,你明日便上朝取應去。我與你養著媳婦,得官呵,來見我;駁落呵,休來見我。”這恩威并施的條款深含玄機,老夫人作為資深政治家的風采得以充分展示。這個女人不尋常啊!

    相國夫人的特殊身份,幾十年跟隨丈夫宦海沉浮的崢嶸歲月,使老夫人具備了坐看云起的心理素質,因此,必須承認老夫人曾歷盡滄桑。

看她怎樣對付張生的吧—

    “我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其實早在將近一月之前鶯鶯已做了張生的新娘,你不放手又如何?

    “只是我家三輩不招白衣女婿”—哼,張生想通過資格認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機遇與挑戰并存,成否全在你的造化。

    “明日你便上朝取應”—你張生雖有了一個月的尤云殢雨生涯,但其本質是偷情;偷情無疑會有難以言說的快感,但偷情的敗露往往會對男女雙方的性功能產生強大的殺傷力。而偷情的被招安更能解構與偷情快感所對應的心理結構。張生的性功能既被損傷,偷情的心理結構又被解構,等待崔鶯鶯的是什么就可想而知。為防備張生對鶯鶯產生性厭倦,老夫人快刀斬亂麻,今晚送你入閨房,明日送你天涯孤旅赴他鄉,三日之中讓你張生備嘗由驚到喜再到悲的滋味。一個月的性放縱,換來僅有一夜的夫妻情,在老夫人的推測中,這溫暖而甜蜜的一夜一定會如刀刻一樣留在張生的記憶中。許多年后,張生一定會記住老夫人接納他為門婿的那個晚上。果然,不久之后,就出現了張生“草橋店夢鶯鶯”的動人情景。老夫人料事真如神。

“得得”的馬蹄不是錯誤,張生是浪子,也一定會是歸客。

    但是,是否能成為歸客不在于張生的一廂情愿,老夫人為張生是否需要訂購返程機票的批復是—“得官呵,來見我;駁落呵,休來見我。”老夫人為自己和鶯鶯買了雙份的重大風險保險。

· 涉世不深的張生,為性愛所點燃的張生,一頭撞在了老夫人設計的橡皮高墻上。偽浪漫主義宣告打烊,未來的歲月中,張生中與不中,已與性愛無關。

    ( 選自《古典下的秘寫》山東畫報出版社)

海上升明月  

2007-09-17 11:29:52

★純真年代★ 圈特別加精。希望能看到您更多美文供朋友們欣賞!

這個社會需要更多的是那份純,那份真!希望這里成為您溫馨的港灣.QQ群:16967277 歡迎您加入!

鎖定教育、文學、藝術、社會話題,支持原創!
無論是原創文學還是原創藝術,都凝聚著作者的心血,飽含著作者的熱情,無論好壞,都能真實反映作者思想。讓我們一同走進作者的心靈,傾聽他們的心聲吧!尊重作者,尊重原創,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和鼓勵!
關注社會,關注民生,走進老百姓生活,傾聽他們的心聲,共創美麗和諧社會!

·   

海上升明月 

2007-09-17 11:30:13

祝你新的一周快樂!

中秋節快樂!

·   

飄雨桐  

2007-09-17 11:33:42

健康、活力就在“健身吧”!

圈子誠意推薦!

閑時請回圈子溜達散步!

·   

許暉 

2007-09-18 09:15:55

出了?

·   

曠野道人  

2007-09-18 12:11:43

絕世四美女

張含韻,我可愛的鄰家小妹
曠野道人

張開天使潔白的翅膀,鄰家有女初長成的害羞小美眉
含情脈脈地
韻如唐詩,律如宋詞
我想對你說
可人兒
愛人吧,愛你的朋友,愛你的粉絲,愛天下所有的人
的確
鄰居的鄰居,列國的列國
家家有美女,國國有佳人
小小的愛,濃濃的情
妹妹博愛,我愛小妹


唐 笑,你 一 笑 我 就 醉 了
曠野道人


唐時明月映著你的明眸
笑靨如花悄能綻放
你呵,我的湖南老鄉,我的漂亮寶貝
一旦開花,就開放出你全部的青春,全部的美麗
笑我吧,笑我吧
我閉關修煉三十年,卻被你驚人的美麗擊中
就在去年秋天
醉也就醉了,大醉后的我呵
了無半點功力

林志玲,大器晚成終成美女國度的絕對王者
曠野道人

林下有王摩詰的清泉自白石上緩緩流過
志在天國的禪境
玲瓏浮凸從竹林中歸來的浣紗女呵
大家閨秀必是大器晚成
器成于玉, 鳳蘗磐于火
晚唐的風云,天寶年間開放的絢爛煙花
成吉思汗鐵馬一生奪盡天下的紅顏
終歸于一千年后你如水的明眸
成為你如花的笑靨
美人的美有太多種
女人之花永遠開放在飄渺白云的山中
國際花展上盛開的嬌艷牡丹,每天有多少人在電視機前,在網上
度量你的青春,品賞你的芳華
的確
絕代風華的你呵
對東方還是西方,對男人還是女人,盡情展示
王后的愛,只因你是美女帝國之尊
者呵 
2007年2月23寫
后記:現代隱題詩,系吾師洛夫先生晚年所創,既每行的第一個字合為標題,前些年我介紹給宗林兄,他大有興趣,一星期寫了一百首,我曾寫過一首,可惜找不到了。三美女在新浪都開有博客。希望她們美貌和品行都與我寫的一樣。
 

·   

淡淡一枝春

2007-09-18 13:19:55

寫的還真是不錯,博主文筆是很好的

·   

澤琳   

2007-09-18 19:24:55

怎么也不覺得《西廂記》是個愛情故事

從頭到尾沒看到愛情 只看到情欲

·   

津門泊客

2007-09-19 12:47:03

祝賀郭老師又一大作出版!!!

·   

梅影薇薇

2007-09-21 16:28:24

《西廂記》造就著一代代淺薄男人,讓他們沉湎于肉身的歡樂;《西廂記》造就著一代代低級女人,讓女人們盼望并接受著打上西廂商標的所謂愛情。
看來,無論在哪朝哪代,愛情都是自以為是的稱斤論兩的討價還價。
真是悲哀啊!

·   

梅影薇薇

2007-09-21 16:45:33

杜拉斯說:世界上沒有一次戀愛能代替愛情。
李碧華也說,所謂的愛情,到后來,只有梁祝化作了蝶,其余的,大多化成了蛾或者蟲子。
再悲哀一次!

·   

天涯倦客

2007-09-24 16:50:50

頭發和極致的聰明成反比,和分外的尖刻成正比.

·   

阿忠來了

2007-09-24 19:49:20

張生要是在現代,指不定純潔到哪去呢?

·   

了公

2007-09-29 17:08:29

有點另類的學問。
請教郭老師,學中文的考方向的碩士好啊?

·   

手機用戶 

2007-10-04 23:17:48

拜讀先生大作,佩服。

·   

新浪網友   

2007-10-29 00:35:37

無良文人的無聊文字

·   

風中之旗  

2007-11-02 17:12:25

這才叫“滿紙荒唐言”

·   

新浪網友 

2007-11-12 19:43:48·   

東京舊主 

2007-11-21 22:53:15

郭老師功力深厚阿。這篇《河大周刊》轉載了。特此通知。

·   

新浪網友  

2007-12-21 09:06:05

耳目一新

·   

西風吹夢無蹤 

2007-12-21 10:24:51

一典型的文學老青年口吻、或者說是一新式文藝男青年,冒似文人

·   

新浪網友 

2007-12-21 10:41:18

孤篇壓全唐? 一句什么月色溶溶夜...不見月中人,就讓你如此驚艷了?那你的文章其實寫到這里可以打個句號了,也.

·   

 蜀山淳子 

2007-12-21 11:40:27

此文可謂是一浩大工程。很是細膩地分析了欲望中男女的食色本性,這正是人之局限,人之悲哀---原來,人自始至終是受到財與色的欲望支配的可憐動物。
總有人超越了人類的局限,擺脫了各種欲望的束縛與驅遣的,成人萬世楷模與人類精神領袖的,那就是本可以“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的悉達多.喬達摩。

·   

持俗見者   

2007-12-21 13:04:24

呵呵~ 這位博主,建議回去再仔細看看這本子吧。
這就是所謂的“獨持偏見一意孤行”?看來的確只是偏見,而非灼見。還得說一點,持這種偏見的兄臺很多,也算不得獨持了。
洋洋灑灑的大手筆,卻是個外強中干的軀殼,根基并不牢固而使人“真正”信服。
另,建議在理清各專業術語的確切意思之后再“堆砌”到文章中。

·   

新浪網友  

2007-12-21 16:21:04

寫的好!

·   

窮開心  

2007-12-21 16:35:43

不愧是大家

·   

雪山神尼 

2007-12-21 16:53:47

自古以來,文學這東西就是見仁見義。博主的視角與以往其它評論者不同罷了。沒什么可奇怪的。百花齊放始是春。百家爭鳴才是文學的春天來到了。

·   

新浪網友 

2007-12-21 16:54:47

這樣的事就象剛剛發生在我身邊一樣,我感到很無助,因為我扮演的是紅娘的角色

·   

牛牛  

2007-12-21 20:00:14

拜讀
贊!

·   

大學士   

2007-12-23 22:08:21

闡述的很好,有深度。

·   

慕慕青絲  

2008-01-22 15:41:16

今天才仔細看了一回,這是誰寫的姑且不論,寫得離譜倒是真的,《鶯鶯傳》原名《會真記》,是唐朝元稹寫的自己的初戀,這個你不知道嗎?總之元稹不是個太好的東西,他就是張生的原型。后來的王某改編了一下而已。而且西廂也是分南北的啊,不過大體上差不太多,不多說了,補課去吧。唉。 

 

 

2011-02-22 18: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