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雎 著名政治家、軍事謀略家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范雎(?―前255),也叫范且(這是漢代石刻中的錯誤)(《史記》中是“雎ju”字,有書為“睢 sui”字,評書家多讀此音),字叔。戰國時魏人,著名政治家、軍事謀略家。他同商鞅、張儀、李斯先后任秦國丞相,對秦的強大和統一天下起了重大作用。早年家境貧寒,后出使齊國為魏中大夫須賈所誣,歷經磨難后輾轉入秦。公元前266年出任秦相,輔佐秦昭王。他上承孝公、商鞅變法圖強之志,下開秦皇、李斯統一帝業,是秦國歷史上繼往開來的一代名相,也是我國古代在政治、外交等方面極有建樹的謀略家。李斯在《諫逐客書》中曾高度評價范雎對秦國的建樹和貢獻:“昭王得范雎,強公室, 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


  范雎當初想為魏國建立功業,因家貧無法得見魏王,投在中大夫須賈門下當門客。魏昭王使讓賈出使齊國,范雎隨往,憑雄辯之才深得齊王敬重。齊王欲留他任客卿,并贈黃金十斤,牛、酒等物,均謝絕。須賈回國,不僅不贊揚他的高風亮節,反向相國魏齊誣告他私受賄賂,出賣情報。魏齊將他拷打得肋折齒落,體無完膚,又用席裹棄于茅廁,讓賓客往上撒尿。范雎裝死,被拋于郊外。返家后即托好友鄭平安將自己藏匿,化名張祿,并讓家人舉喪,使魏齊深信自己已死不疑。


  半年后,秦昭王派使臣王稽訪魏。鄭平安設法讓范雎暗同王稽會面。經交談,王稽發現范雎是難得之才,將他和鄭平安帶回秦國。時值秦昭王三十六年(前271年),秦國勢強盛,但朝政被昭王生母宜太后和舅舅穰侯、華陽君和兩個弟弟涇陽君、高陵君所把持,排斥異己,對來自各國的賓客和辯士不太歡迎。王稽雖多方努力,范雎仍得不到昭王的召見。只好強捺焦躁,等待時機。


  過了一年,穰侯魏冉為擴大自己封地,欲率兵經韓、魏去攻打齊國。范雎抓住這一良機上書昭王,請求面談。昭王用車把他接入宮中。在這次見面談話中,他首先用“秦國人只知有太后、穰侯,不知有秦王”觸及了昭王有苦難言的心病。然后指出秦國內政弊端,即昭王上畏于太后之威嚴,下惑于*臣的諂詐,身居深宮,陷于包圍之中,終身迷惑,無法辨明是非善惡。長此下去,大則國家覆滅,小則自身難保。范雎慷慨直言,得到了昭王信任,當即表示,今后無論大小事,上及太后,下至群臣,該怎么辦,要范雎盡管賜教,不要有任何顧慮。范雎接著告訴昭王,穰侯跨越韓、魏攻齊非正確決策。出兵少不足以敗齊,出兵多使秦國受害。打敗了,為秦之大辱;打勝了,所占地無法管理,只會讓韓、魏從中漁利。伐齊于秦有百害而無一利。


  第二天上朝,昭王即拜范雎為客卿,下令撤回伐齊之兵。從此,范雎躋身于秦廷,開始施展他的全部謀略。


  對外,為達到兼并六國,范雎提出了“遠交近攻”的戰略思想。對齊、楚等距秦較遠的國家先行交好,穩住他們不干預秦攻打鄰近諸國之事。魏、韓兩國地處中原,有如天下之樞紐,離秦又近,應首先攻打,以除心腹之患。魏、韓臣服,則北可懾趙、南能伐楚,最后再攻齊。這樣由近及遠,得一城是一城,逐步向外擴張,好比蠶食桑葉一樣,必能統一天下。昭王三十九年(前268年),昭王用范雎謀,派兵伐魏,攻占懷(今河南武陟西南)。兩年后又攻占邢丘(今河南溫縣東)。昭王四十二年(前265年),范雎又為昭王謀劃攻打韓國,首先攻占地處韓國咽喉的滎陽,將韓斷為三截,致使韓處于危亡之中,不得不聽命于秦。經過一系列征戰,秦國勢越來越強,各國無不震動。


  對內,昭王又按范雎的謀劃,實行“固干削枝”的政策,堅決剝奪親貴手中之大權,于四十一年(前266年)收回穰侯的相印,令其回封地養老。拜范雎為丞相,封為應侯。接著又把華陽君、涇陽君、高陵君驅逐到關外,將宣太后安置于深宮,不準再干預朝政。通過這些變革,消除了內部隱患,使權力集中于以秦昭王為首的中央手中,政權更加鞏固。


  秦國在懾服魏、韓和整頓內政后,開始把攻擊矛頭指向趙國。秦昭王四十七年(前260年),昭王派大將王率兵伐趙。趙大將廉頗經驗豐富,在長平(今山西高平縣西北)深溝高壘,拒不出戰(參見長平之戰)。王圍攻4個多月不下,糧草不濟,派人向昭王告急。范雎用反間之計,派人潛入趙都邯鄲用重金收買了一些大臣,散布廉頗年老怯戰、秦國最怕趙奢之子趙括出戰的流言。趙王中計,起用毫無作戰經驗、只會紙上談兵的趙括替換廉頗任主帥。秦昭王又按范雎之計,派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連夜秘密趕往長平。不久,白起大敗趙括,消滅趙軍45萬,趙括死于亂軍之中。經長平之戰,趙國一蹶不起,秦國則更加強大。


  長平之戰后,遂圍邯鄲(參見邯鄲之戰)。白起本擬乘勝滅趙。昭王四十八年十月,秦再次平定了上黨,后軍分二路:一路由王齙率領,進攻皮牢(今河北武安);一路由司馬梗攻占太原。而白起自將圍攻邯鄲。韓國和趙國驚恐萬分,派蘇代用重金賄賂秦相應侯范雎說:“白起擒殺趙括,圍攻邯鄲,趙國一亡,秦就可以稱帝,白起也將封為三公,他為秦攻拔七十多城,南定鄢、郢、漢中,北擒趙括之軍,雖周公、召公、呂望之功也不能超過他。現在如果趙國滅亡,秦王稱王,那白起必為三公,您能在白起之下嗎?即使您不愿處在他的下位,那也辦不到。秦曾經攻韓、圍邢丘,困上黨,上黨百姓皆奔趙國,天下人不樂為秦民已很久。今滅掉趙國,秦的疆土北到燕國,東到齊國,南到韓魏,但秦所得的百姓,卻沒多少。還不如讓韓、趙割地求和,不讓白起再得滅趙之功。”于是范雎以秦兵疲憊,急待休養為由,請求允許韓、趙割地求和。昭王應允。韓割垣雍,趙割六城以求和,正月皆休兵。白起聞知此事,從此與范雎結下仇怨。后白起被迫自殺。


  范雎推薦鄭安平為將,攻打趙國,結果被趙軍所圍,率二萬人降趙。范雎請罪,秦國的法令,“任人而所任不善者,各以其罪罪之。”(《史記•范雎蔡澤列傳》)秦昭王恐因此事傷害到范雎,于是下令國中:“有敢言鄭安平事者,以其罪罪之。”(《史記•范雎蔡澤列傳》)而且還大大賞賜了范雎。


網載 2013-09-10 21:24:57

[新一篇] 范宣子 春秋時期晉國人

[舊一篇] 荀卿 人之命在天,國之命在禮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