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被梁書遺忘的陳朝世敵,南梁將領
被梁書遺忘的陳朝世敵,南梁將領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蕭梁皇朝的大廈頃倒之際,一個出身低微的軍人企圖力挽狂瀾,苦苦征戰,與陳氏朝廷作對到底。陳朝遺少編的梁書里面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不給他寫傳記。在那個混亂時代的大江南北,他的魅力傾倒眾生,不折不扣偶像一個。這人就是王琳。
  
  王琳本名王珩,字子珩,公元526年出生在會稽山陰一個兵戶家中。南朝向來重文輕武,到了晚期,兵戶人家更是貧賤潦倒,為人輕視,如賤民一般。后來同樣出身的絕代美女張麗華的父兄破落到賣女為婢的地步,兵戶的境況可想而知。所以王珩哇哇落地之時,睜開眼睛,面對的就一個當炮灰的黯淡前途。天幸,這沒有前途的人生因為姐妹的容貌而改變了方向。王家子女眾多,從史書里的記錄看,王珩至少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兩個妹妹。雞窩里飛出金鳳凰,二姐二妹雙雙被梁湘東王蕭繹看中,收入宮中。王家得以雞犬升天。二姐姐生了蕭方諸,蕭方略,母子深得蕭繹寵幸。這對姊妹花的老爹王顯嗣當了大半輩子大頭兵,終于從女婿那里得了個湘東王國常待的官職。(這個職位一般是封給剛出仕的貴族子弟的,由此估計王顯嗣從前沒什么官職。)
  
  作為美女們的兄弟,王珩也生得賞心悅目。體貌嫻雅,立發委地,人見人愛。十幾歲便在蕭繹左右聽差。蕭繹自命才子,幕府里濃濃書卷香,因為視力有問題,蕭繹喜歡叫從人給他念書。這種差事肯定是論不到王珩的。文化氛圍再好,聰明伶俐的小王珩表面上學了些斯文樣,卻揪著耳朵也讀不進書,只喜歡舞槍弄棒,弓馬騎射。在人心向佛,吃素成風的蕭梁晚期,官員在京城里騎小矮馬都會被人彈劾有暴力傾向,(小矮馬,果下馬也,顧名思義,迷你得可以在果樹下行走),更有四肢纖弱頭腦敏感的貴公子,居然被馬嘶震暈倒,魂飛膽顫模樣如同聽到了老虎叫。江南的柔風細雨間,王珩這號兵家小子只有被氏族們鄙視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份兒。不過蕭繹講的是文武之道,太精英的人物他未必會喜歡。姐夫小舅一唱一和搞了場惡作劇:蕭繹嫉妒自己姑媽義興長公主和氏族瑯e王琳生的9個兒子個個瀟灑,文采茂然,便給王珩改名王琳。南朝風俗極度講究避諱,人一聽到亡父母名字必定得作哭喪孝子狀。蕭繹一邊叫著駙馬爺的名諱把兵戶小子使喚來使喚去,一邊品味著瑯e王氏的貴公子們哀號伴奏的鼻涕眼淚,報復心理強烈地得到了滿足。不過后來這九兄弟里的一位,居然和王琳打得火熱,可見王琳的情商之高。
  
  侯景之亂時候,侯景圍攻建康,蕭繹把王琳提拔為全威將軍,讓果勁絕人的小舅子發揮長處。王琳在史書里第一次露臉是在梁武帝太清三年(公元549年)3 月,他奉命順流而下,運送二十萬石大米,來饋贈救援臺城的軍隊,船到姑孰時,他聽說臺城已經被侯景陷落,就將大米沉到江中而返。而后湘東王蕭繹忙著內斗,把兄弟侄子們打得死的死逃的逃,確保暫時無人能跟他爭儲君地位了,才把鋒頭指向在建康困死老爹老哥的侯景。期間,王琳立下了不少的功勞。官職從岳陽內史升到宜州刺史。侯景之亂,江淮一帶又遇大災荒,青壯年紛紛上山下江當強盜,王琳便招募這種流民組成萬余人親屬軍隊,強兵悍將所向披靡。
  公元551年4月,15歲的郢州刺史蕭方諸在江夏(武昌)被侯景手下的宋子仙擒拿。當時王琳的哥哥王正在郢州領軍,見江夏淪陷,因為家小在城內,便投降了侯景。
  
  湘東王蕭繹得知愛子被俘,急了,正式向侯景開戰,任命其干將王僧辯為大都督,帶領王琳,杜龕(王僧辯自家女婿,將門虎子)等四個刺史,向東進發攻打侯景。在巴陵(湖南岳陽)和侯景產生了正面沖突。侯景令人把王綁到陣前,說降城墻上的王琳。眾目睽睽之下,王琳很鎮靜,厲聲道:“哥哥受命討賊,不能以身殉難,竟然不知內疚,反而要來誘我投降!”彎弓便射,當然射歪了。
  
  在王僧辯神武的指揮下,侯景向東退卻。狗急跳墻之際,處死了在江夏抓到的俘虜蕭方諸等人,我估計王如果不是跟著一塊殉難,就是在這之前掛掉了。因為此后史書里再找不到這個人。公元551年2月,王僧辯和在平亂中名聲鶴起的陳霸先在尋陽(九江)會師,一并東上討伐侯景。兩軍將士筑壇歃血,一起宣讀盟文,人人慷慨激昂,涕下沾衣。大軍勢如破竹,于552年3月打到建康城下。在王僧辯的后續支援下,陳霸先,王琳,杜龕等以鐵騎野與侯景展開會戰。侯景拼死力戰不敵,乘船逃竄,終于被從人殺死。
  
  進軍建康前,湘東王蕭繹曾告訴屬下,進城后要“六門之內,自極兵威。”意思說,你們給我把侯景一黨,對我有威脅的家伙統統清算掉。頂著姐夫哥的金口玉言,王琳帶領江淮群盜威風凜凜開進建康城。放任士卒鹵掠搶劫,剝剔士庶。他們綁了無數侯景余孽,美滋滋就等著家屬來繳納贖金換活人。實在軋不出油水了,干脆把人衣服剝得精光,丟到路邊,春寒猶烈,從石頭到東城,全部是衣不遮體的老百姓,哀號之聲響徹天地。王琳得意洋洋之際,當夜就闖了大禍,手下失火燒掉太極殿及東西堂等宮殿。王琳忙到頂頭上司王僧辯那里和漿糊。王僧辯氣得吹胡子瞪眼,卻不敢拿他嚴辦。一來怕他手下強盜悍匪作亂,二來自己的乘龍快婿杜龕也屬一丘之貉。王琳有持無恐包庇屬下敢當強盜頭子,既仗著自己未來國舅爺的身份,也拿杜龕當擋箭牌。杜龕在襄陽的老家,因為支持蕭繹而被昭明太子的兒子滅了門。所以杜氏叔侄一上京師便把從前的蕭梁杰出青年,美男子昭明太子從墳里挖出來鞭尸。嗚呼哀哉!杜龕手下蠻橫搶奪,軍紀不比王琳的好,你爭我奪,雙雙名震京師,難分仲伯。一邊是湘東王的小舅子,一邊是王大都督的毛腳女婿,可苦了老百姓。此時的愣頭青王琳,實在很難和北齊書,南史,資治通鑒里那個沉默內斂的翩翩君子劃上等號。我懷疑,對他的系統記錄最早出現在北齊,到北齊時候王琳已經人到中年,跳脫不羈的少年鋒芒早被滄桑歲月給磨平了。
  荊州軍猛于虎豹。搶劫的搶劫,掘墓的掘墓,湘東王親信朱買臣還忙著殺威脅自己主子帝位的蕭家親王。官軍之暴烈甚于侯景。
  
  王僧辯拿軍紀沒治,拿王琳更沒治。便偷偷給湘東王蕭繹上書,把荊州軍的種種過失一股腦爾推到王琳身上,下筆毫不留情,“ 請誅王琳。” 蕭繹要倚仗王僧辯,自然不方便處分他女婿。為挽回民心,決定拿自家小舅子開刀。秋天,王琳接到了湘州刺史的任命。他多少聽到了些不妙的風聲,讓長史陸納帥部曲趕赴湘州。自己則輕舟上荊州州治江陵去向蕭繹陳辯。分別前,王琳對陸納等人說:“我如果回不去了,你們怎么辦?”大家說:“請死之。” 男兒淚相對流。
  
  果然,公元552年10月14日,王琳到江陵上殿面君,被蕭繹下了大獄。其副將殷晏被殺。11月,蕭繹登基為皇帝。新皇登基的萬眾喜慶中,國舅爺在冷冰冰的囚房里面過了個大年夜。蕭繹一發怒,很愛把股肱親信關監獄。包括王僧辯這樣的左膀右臂都吃過牢飯。梁書把這作為蕭繹刻薄的一條證據,罵得狗血噴頭。但有些人卻覺得,這是他玩得很有效的一條霸王權術。從結果看,那些被關過的放出來后多數對他服服帖帖。想來,關大牢一來不像殺頭那樣浪費人才,二來不像打屁股那樣皮開肉綻容易使人記恨。當然,前提條件是獄中溫飽,不施酷刑。蕭繹的牢里整死過好些人,不過對有利用潛力的囚徒,很可能待遇就變了。
  
  此時同時,蕭繹任命兒子方略為新的湘州刺史,以廷尉黃羅漢為長史,加上太舟卿張載一起到巴陵(岳陽)接管王琳的軍隊。陸納一伙得知王郎被囚,痛哭之余,野性大發,逮住黃羅漢和張載。蕭方略因為是王琳的小外甥,保得自由,得以回江陵報信。張載平時對屬下苛刻,荊州人人疾他如仇。這伙暴兵將張載綁在柱子上,抽出腸子,系在馬蹄上,趕著馬亂走,腸子越拉越長,直到張載斷氣,又把肉一塊一塊割下來,挖了心,拎起來在頭頂飛旋,最后干脆把尸體骨頭燒得干凈。焚尸化骨,向蕭繹示威。
  
  而后陸納一伙占據長沙和朝廷作對,宣稱王郎無罪,朝廷不放王郎,絕不罷休,若放王郎,他們甘愿終身為奴。蕭繹沒想到心窩里生個了瘤子,忙派王僧辯來平叛。叛軍都是些亡命之徒,連一代名將王僧辯都覺得吃緊。幾場仗打下來,長沙一帶還在拉鋸,長江上游(四川境內)蕭繹的弟弟武陵王蕭紀也打起皇位的主意,東進峽口攻打荊州。公元553年6月,蕭繹人手吃緊,只好叫人把王琳押送到長沙勸降叛軍。初四,王僧辯看這壞小子來到,正好城里叛軍開門出戰,便將他放在樓車上給眾人看,表明你們的王郎還有氣有息地活著。叛軍一片嘩然,紛紛拜倒。痛哭流涕。這勁頭,像極了梁山好漢對宋公明。看水滸時候我很難理解怎么那么多人為宋公明拋頭顱撒熱血,等讀到王琳事跡才知道世間還真有這碼子事情。我們來看看王琳馭人的幾刷子:低微的出身,使得他對部下知暖知冷,傾身下士,所得賞賜都分給部下。講義氣守信用。脾氣溫和,從不施濫罚,這點在那個動不動就把人下油鍋的年代尤為可貴。據記載王琳的殺手锏就是善于記人,軍府上千人名字全部銘記在心,使得人人感覺王郎重視自己。長發飄飄的王郎又夠帥。在唯美的兩晉南北朝,偶像效應首先得有外貌作基礎的。兩軍對陣,陸納表示:“如果放王郎進城里來,我們就投降。”見著王琳舉臂一揮萬眾響應的場面,王僧辯滿肚子翻胃酸,哪里忍得自己在長沙賽區給pk掉,斷然拒絕叛軍的要求。將王琳押回江陵。
  這一來二去,除了讓王琳作了場偶像秀,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峽口那邊求救聲不止,蕭繹只好下決心釋放王琳,由他進入長沙城,果然叛軍立刻投戈于地。隨王琳為蕭繹賣命,西援峽口。此后陸納也在史書里不知所蹤。
  
  這樣蕭繹能集中兵力對付武陵王蕭紀,形勢大轉。王琳鏖戰之余,充分發揮個人魅力,招降了殺掉峽口城守將公孫晃的巴東平民苻升等人,輕松獲得峽口城。蕭紀很快覆滅。
  
  除了被西魏乘亂打下的川中,蕭繹基本上恢復了蕭梁的江山。便開始為自己的安全考慮了。下詔讓各路兵馬回到各自的鎮所去。對王琳自然是一百個不放心,把他從湘州刺史調到衡州刺史一直調到廣州刺史,越趕越遠。王琳與蕭繹的主書李膺關系很好,私下對李膺說:“我王琳不過一介草民,蒙官家提拔到這個份上。現在天下未定,就把我遠遠遷到萬里之遙的嶺南去,如果形勢突變,江陵有危險,我想出力也是鞭長莫及!揣度官家的意思不就是疑心我嗎?我這種人志向有限,難道還能和官家爭帝位不成?你能不能建議官家,任命我為雍州刺史,鎮守武寧。我可以帶兵屯墾,為國御敵。如果有警報,立刻可以反應。” 王琳這番話說得直來直去,他對朋友總是無所保留地信任。李膺知道他有道理,可哪里敢對苛嚴的蕭繹開口。
  
  王琳的担心不幸成為現實。554年11月,宇文泰控制的西魏在昭明太子的兒子蕭的協助下進攻蕭繹。蕭繹這才派人到廣州宣王琳入援。日夜兼程,遠水也解不了近渴,月底,江陵陷落。蕭繹于12月19日被侄子蕭殺害。西魏軍扶持起了蕭的江陵市政府級傀儡政權后,驅趕著百姓男女數萬口冒著寒雪凱旋北上。走不動的弱小者都被殺掉。走得動的也有很多凍死在途中。富庶的荊州成了尸山血海。
  
  行進中的援師得到哀耗,三軍縞素。凄風間,王琳面對血雪交融的長江水,眼見一具具尸體涌到岸邊。這驚濤激起刺骨寒,如人生的洗禮,逼著他和混沌青春徹底告別。
  
  555年初王琳屯兵長沙,傳檄州郡,長江上游忠于蕭梁的將領們推舉王琳為盟主。攻打西魏,不成功。又派別將候平攻打蕭,領兵的侯平打得順利,便開始有自立山頭的打算了。
  
  江南兩大牛人王僧辯陳霸先在建康將蕭繹十三歲的兒子蕭方智捧上皇帝位置。王琳把死里逃生的蕭繹孫子,7歲的蕭莊送到建康來。五月,在北齊的軍事干涉下,王僧辯轉而立在北齊長期當俘虜的蕭淵明為皇帝。把蕭方智降為皇太子。這正好給了野心勃勃的陳霸先口實,說什么:“孝元帝蕭繹能平定景之亂,光復社稷,王僧辯憑什么要勾結戎狄廢掉他兒子的皇帝之位?”便突發奇兵,殺害了王僧辯及其一個兒子。這個兒子都是陳霸先的未婚女婿。因為他奶奶的喪事,推遲了婚禮。野史里說,王僧辯家推卻婚禮的真實原因是聽聞陳家千金和她堂哥陳茜的孌童韓子高勾搭成奸。陳霸先堅信掌上明珠是清純玉女,認定王家刻意和他作對。惡從膽邊生,刀戈相見。陳家千金沒多久被嫁給另外一個人,生了個兒子(韓子高的種?),郁郁中,母子具亡。
  
  陳霸先把蕭方智又捧為皇帝,后來當然殺掉了。又將自己另一個侄子,和蕭莊一起送到北齊去當人質。一邊穩住高氏,一邊攻殺王僧辯余孽。奮劍與夕火爭光,揮戈與秋月競色。江南的煙雨也被糙老爺們糟蹋成了霉雨。在浙江境內一系列閥除異己的軍事行動中,陳茜的才華日益顯露,深受陳霸先大將候安都等人的擁護。杜龕就是這時候掛掉的。死得很窩囊,喝酒喝得不省人事,被內奸背了送給陳茜,一刀砍了。算是沒有感覺痛苦。
  
  王琳對陳家叔侄的野心更看得一清二楚。可這時候他自己都忙不過來,無力東顧。得了他大隊精銳的侯平自信心爆棚,和他公開翻臉。王琳師老兵疲,沒有辦法,只好繼承王僧辯的政策,和北齊通好。獻上馴象以表歸順。王琳還干了件被后世所垢弊的事。當初江陵陷落的時候,他妻子蔡氏、世子王毅都被西魏人抓了去,他向西魏付錢想贖回妻子。不久他派人和西魏交涉,要求送回蕭繹父子的靈柩,和眾將家屬。宇文泰都同意了。還封他為大將軍、長沙郡公。湘州一帶得以休養生息,秣馬厲兵。此時的王琳,從齊梁魏三方得了一大堆官職。被后世的儒生罵作狡兔三窟。不過那個亂世里政治人物的作為,不是后世用幾條忠義道德的禮法就可以簡單分辨清楚的。那個時代的王朝更替,從氏族們瀟灑的嘴里說出來,就是以一家物與一家。王琳比他們還是強多了。
  
  蕭梁的權臣陳霸先任命王琳為侍中司空,招他入朝。明擺的請君入翁,王琳可不上當呢。大營樓艦,準備東進。王琳有個將領的坐艦,每次戰勝之前,就會出現野豬似的聲音,王琳就把新造的千余艘大艦都稱為“野豬”,以鼓舞士氣。他把自己比作晉朝的溫嶠。希望像溫嶠一樣光復朝堂。王琳軍一路東進,557年10月和陳霸先的軍隊在沌口(武漢附近)展開大會戰。這只由陳氏大將侯安都,周文育帶領的二萬舟師開拔時候打著蕭梁的旗號,以王琳不受皇命為借口討逆。等到要開打了,忽然得到消息,建康的陳霸先急不可耐扒掉小皇帝取而代之。這下可師出無名了。加上兩個帶兵的都是能人,手下勾心斗角好些摩擦。士氣低落。琳據東岸,安都據西岸,相持數日后,兩軍開戰。王琳坐平肩輿,執鉞指揮大軍,(鉞,大斧也,吼吼,幾斤?)打得陳軍丟盔卸甲,侯安都,周文育及其手下干將徐敬成、周鐵虎、程靈洗一股腦兒被擒獲。這些人都曾在建康城下和王琳并肩戰斗過。王琳就殺了一個周鐵虎。其余的用一根長鎖系在自己的艦底。讓好朋友,宦官王子晉看守。周鐵虎原來是蕭繹的死對頭,昭明太子的兒子蕭譽的人,叔侄相爭中,他為蕭譽立有赫赫功勛,打得蕭繹的大兒子蕭方等陣亡。后來蕭譽被攻殺,周鐵虎為王僧辯招降。王僧辯死后他又投靠了陳霸先。估計王琳很討厭這種三姓家奴,便一殺了之。但其余幾位留著,怪王琳太自信自己的感召力,愛惜人才,以為終能降服。
  
  到558年初,王琳進軍湓城(九江),領有十萬甲士。北齊皇帝高歡給他派來一個小皇帝:蕭莊。王琳擁著蕭莊登上了皇帝寶座,改年號為天啟。追謚從前王僧辯立的蕭淵明為閔皇帝。組織了一個小小政權。
  
  陳霸先見形勢危急,繼續派兵遣將之余,又于7月13日派吏部尚書謝哲去宣諭王琳。印象中,他是陳郡謝氏最后一個政治能人了。在他之后,烏衣巷的風流就真隨堂上燕消失在了尋常巷陌。謝哲見到王琳,究竟干了些什么,今人不得而知。只曉得隨后發生的事對陳霸先非常有利。史書里說,此時周文育、侯安都等人買通了看押他們的王子晉,許以重賂,王子晉就在大船邊放了艘小船,假裝釣魚,夜深人靜后,把囚徒們用小船載上岸,藏入深草叢中,一道步行投奔陳軍。其間,謝哲究竟扮演了個什么角色,是個迷。他回建康向陳霸先復命之時,王琳撤回了湘州。
  
  而后長江中游還有一堆地方武裝坐在王陳兩派之間騎墻,江州廬山一帶大混戰,嚴重毀壞自然風光。
  
  公元559年6月,梟雄陳霸先病死。王琳趁機發起總攻。開始很順利,把陳將吳明徹打得只身逃還。560年二月,王琳帥舟師順江東下到了蕪湖附近。北齊派出劉伯球,慕容子會領兵在西岸支援王琳。這時候宇文氏趁著王琳東走的空虛,派出數萬人襲擊郢州,王琳怕軍心不穩,壓下消息。2月14號,西南風大作,王琳領舟師順風直逼建康。屯在蕪湖的陳軍在侯的指揮下開進長江跟在他后來。占了梁軍的上風口,反而使王琳處于劣勢。王琳的軍隊此時犯了一個絕對錯誤,居然向陳軍丟火炬,可逆風,反而燒了自己船。實在讓人懷疑王琳是否緊張過度而思維混亂,當然也可能某一時間段風向有變。或者是軍士私自的決定。從王琳為人來看,他的屬下自由散漫。侯趁勢發起猛攻。梁軍潰不成軍。溺死了十之二,三,逃到岸上的被陳軍追殺殆盡,西岸接應的齊軍陷于蘆荻爛泥中自相蹂踐,劉伯球,慕容子會全被俘虜。至此,梁軍全軍覆沒。王琳乘坐舴艋舟逃到湓城,還想收集離散軍士,但此刻大家都保命要緊,再也沒有人愿意跟他搞光復大業了,王琳只好帶著妻妾、左右親信十幾個人逃奔北齊。同時抵達的還有小皇帝蕭莊。蕭莊后來病死在這異鄉。
  
  北齊的皇帝讓王琳在合肥一帶召募武人,軍事威脅陳朝。王琳的侄女婿陳朝合州刺史裴景徽愿意作內應,再攻陳朝。王琳見新敗,手下又都是新召的,猶豫不絕,裴景徽心急如焚等著度日如年,担心事情泄漏,干脆跑到齊國來了。
  
  北齊皇帝就任命王琳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鎮守壽陽。等到王琳兵強馬壯,蓄意待發了,同在齊國對陳前線的尚書盧潛又來拖他后腿。陳茜通信到壽陽,愿意和北齊和親。盧潛很配合地把這封信上報上去,同時要求息兵。北齊皇帝同意,決定改變對陳方針。王琳一肚子氣,和盧潛爭執不斷。562年初,北齊皇帝把王琳調到鄴城去,任命盧潛為揚州刺史。
  
  寓公王琳在鄴城一晃就是十年多。南邊陳茜病死了。他弟弟陳瑣當了皇帝。北齊的皇帝是一個不如一個。落到無愁天子高緯手里,把國家玩得日益糜爛。宇文氏挑撥陳朝進攻北齊。好漁翁得利。公元五七三年,陳將吳明徹大舉北攻。著名的美男子蘭陵王就是這時候死的,他知道自己讓皇帝高緯討嫌,在家里稱病,高緯想,敵軍來了你還裝歪!就把他殺死了。重担自然落到了熟悉南人的王琳身上。高緯另派了尉破胡與之配合。尉破胡開局不利,就被吳明徹擊潰。吳明徹把王琳圍在壽陽。在淝水筑堰灌城, 城里人都得了水腫腹瀉,死了十之六七。而齊將皮景和等帶著十萬大軍屯在壽陽三十里外,居然不采取任何救援行動。王琳從七月守到十月,城陷,被從前得手下敗將吳明徹俘虜。盧潛也一道當了囚徒。“援軍”皮景和見勢不利,溜得飛快。駝馬輜重一股腦兒留給了陳軍。
  
  得知消息,無愁天子高緯終于面露愁色。他的寵臣卻是伶俐:“就算我們齊國盡失黃河南岸,也還可作一龜茲國呢!”高緯轉愁為喜。如此沒心沒肝的朝廷,真替王琳不值!
  
  王琳被押到陳軍軍營,一路很多當地百姓哭著跟著。吳明徹軍中不少是王琳當年的老部下,個個流著淚為他請命,爭相送來生活日用品。吳明徹本來想把王琳檻送到建康,可一看這架勢,嚇壞了。萬一有不要命的在半路上劫了囚車怎么辦?心一橫,派人追上囚車將王琳斬殺在壽陽東二十里。消息傳開,哭聲震天。田夫野老,知與不知,莫不為之流泣。有個老頭兒拿著酒肉來到王琳身死之處,祭奠之后,將浸著王琳熱血的,還戴著余溫的土收集而去。塵封中,該有怎么樣的一段往事啊!王僧辯流亡北齊的長子得知噩耗,登上高冢,對著南方痛哭而絕。
  
  王琳被傳首建康。他的頭顱高懸市中,直視陳家三代朝廷。王琳故吏朱`上書陳朝廷要求埋葬王琳的首級。吳明徹居然好幾次夢見王琳向他求取首級,也開口幫著說話。陳朝皇帝同意了。于是王琳的尸首合一,被埋在壽陽附近的八公山側。在這陳朝的領土上,上千人參加了這個陳朝世敵的葬禮。不久揚州茅知勝等五人悄悄挖出王琳的靈柩,秘密送到鄴城。再次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一代絕世偶像帶著忠武王的謚號歸于黃土。
  
  王琳其人,在歷史上爭議很大,有人說他虛偽,不值得那么多人崇拜。我認為,他肯定是有政治野心的。從王琳的人際關系看,他總是和下級非常鐵,而和上司搞不好,感覺不是個甘居人下之輩。但是他對梁朝的忠貞決不假。雖然人很有些政治家的滑頭,在三方勢力間騎墻,打陳氏不打宇文氏,也是形勢所逼。當時他可能做到的極限頂多是光復蕭梁政權。如果他真要發展自己勢力的話,不如扎根郢,湘,高筑城廣積糧,而不是急沖沖地東進。王琳為人可能有點像蕭衍。對周圍人極好,也信佛地說,對朋友對女人絕對重情重義,非常在乎眼前人對自己的評價,留著勁敵陳霸先的股閎大將不殺,真是爛好人。被朋友出賣也不回改。從后世的角度來看,王琳才華并不出眾,簡直覺得當時人們對他崇拜好像玉米愛春春。我懷疑這種感情,除了折服于其個人魅力外,很大程度上寄托著對蕭梁盛世的懷戀。現在網上好多把蕭梁時代罵得很不堪,可放眼南北朝大亂世,這四十余年短暫的和平,簡直算是天堂時代了。
  
  八卦八卦,王琳光兒子就生了17個,好人種!一生流離,虛歲48過世,竟然如此高產,風流程度可想而知。獻款宇文氏求妻子,背負多少罵名,但從一個女人的角度看,到感覺到王郎的俠骨柔腸。
2013-09-10 21: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