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闖王--李自成  明末農民起義領袖
闖王--李自成 明末農民起義領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李自成(1606-1645),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原名鴻基。稱帝時以李繼遷為太祖。世居陜西米脂李繼遷寨。 童年時給地主牧羊(一說家中非常富裕),曾為銀川驛卒。崇禎二年(1629年)起義,后為闖王高迎祥部下的闖將,勇猛有識略。八年滎陽大會時,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戰的方案,受到各部首領的贊同,聲望日高。次年高迎祥犧牲后,他繼稱闖王。十一年在潼關戰敗,僅率劉宗敏等十余人,隱伏商雒叢山中(在豫陜邊區)。次年出山再起。 十三年又在巴西魚腹山(腹一作復)被困,以五十騎突圍,進入河南。其時中原災荒嚴重,階級矛盾極度尖銳。李巖提出“均田免賦”等口號,獲得廣大人民的歡迎,散布“迎闖王,不納糧”的歌謠。部隊發展到百萬之眾,成為農民戰爭中的主力軍。崇禎十六年(1643年)在襄陽稱新順王。同年,在 河南汝州(今臨汝)殲滅明陜西總督孫傳庭的主力,旋乘勝進占西安。次年正月,建立大順政權,年號永昌。不久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由于起義軍領袖犯了勝利時驕傲的錯誤,迫害吳三桂的家屬。逼反吳三桂,滿清貴族入關,聯合進攻農民軍。他迎戰失利,退出北京,率軍在河南,陜西抗擊。永昌二年(1645年)在湖北通山九宮山考察地形,李自成神秘消失,李自成余部降清后,又反叛滿清,繼續抗清斗爭。

生平

  李自成,萬歷三十四年(1606)八月出生。 自成出生在米脂河西200里的李繼遷寨,距他的老家長峁鄢60多里(兩地現均為橫山地)。李自成的祖籍是米脂縣李家站,在米脂縣殿市鎮有個村落,名叫李繼遷村,當地人也叫做李家站,村里的人代代口口相傳,是李繼遷的后人。 

  李自成先祖由甘肅太安遷入陜西省米脂縣李家站(西夏李繼遷兵站)居住.其祖父李海因生活所逼,遷至原米脂地長峁村(現屬橫山縣).人們所說李自成“生在李繼遷寨,長在長峁村”,即指的是這段事。《米脂縣・ 李自成族裔考》中記載到:"自成籍本縣太安里二甲,世居北鄉,距城七十里海會寺溝之李家站。"

  《米脂縣志》記載:“米脂李姓,分太安里二甲李氏和永和石樓李氏。一支是太安里二甲,李自成家庭屬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肅太安里遷徙來。而另一支李氏是由山西永和石樓縣遷移到米脂的,二支李氏不屬于同宗同室。太安里二甲的李氏,是一大族,遍及米脂城鄉各處。” 

  李自成家庭屬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肅太安里遷徙來到李家站。而這個李家站正是當年黨項拓拔平夏部從甘肅東遷后居住的地方。

兵變

  李自成少年喜好槍馬棍棒。父親死后他去了明朝負責傳遞朝廷公文的驛站當驛卒。明朝末年的驛站制度有很多弊端,明思宗在崇禎元年(1628年)驛站進行了改革,精簡驛站。李自成因丟失公文被裁撤,失業回家,并欠了債。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繳不起舉人艾詔的欠債,被艾舉人告到米脂縣衙。縣令晏子賓將他“械而游于市,將置至死”,后由親友救出后,年底,殺死債主艾詔,接著,因妻子韓金兒和村上名叫蓋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殺了妻子。兩條人命在身,官府不能不問,吃官司不能不死,于是就同侄兒李過于崇禎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肅甘州(今張掖市甘州區)投軍。當時,楊肇基任甘州總兵,王國任參將。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國提升為軍中的把總。同年在榆中(今甘肅蘭州榆中縣)因欠餉問題殺死參將王國和當地縣令,發動兵變。

征戰

  崇禎三年(1630),李自成率眾投農民軍首領不沾泥,繼投高迎祥,號八隊闖將。

  六年,在農民軍首領王自用病卒后,收其遺部2萬余人。后與農民軍首領張獻忠等合兵,在河南林縣(今林州)擊敗明總兵鄧^,殺其部將楊遇春,隨后轉戰山西,陜西各地。

  七年,連克陜西澄城,甘肅乾州(今乾縣)等地,后于高陵,富平間為明總兵左光先擊敗。 

  八年,與各路農民軍首領聚會河南滎陽(一說無此會),共商分兵定向之策。遂轉戰江北,河南,又入陜西,在寧州(今甘肅寧縣)擊殺明副總兵艾萬年等。旋在真寧(今正寧西南)再敗明軍,迫總兵曹文詔自殺。

  九年,在高迎祥被俘殺后,被推為闖王。領眾“以走致敵”,采取聲東擊西,避實擊虛的戰法,連下階州(今甘肅武都),隴州(今陜西隴縣),寧羌(今寧強)。旋兵分三路入川,于昭化(今廣元西南),劍州(今劍閣),綿州(今綿陽)屢敗明軍,擊殺明總兵侯良柱。

  十年冬,圍攻成都多日未克,后折師梓潼迎戰明總兵左光先,曹變蛟失利。遂分道返陜,移師潼關,遭明軍伏擊,將卒傷亡散失甚眾,率部將劉宗敏,田見秀等18騎隱伏于陜西商,洛山中。不久,親赴谷城(今屬湖北),獲取為明廷招撫的張獻忠資助。

  十二年,與復起的張獻忠合兵破竹溪,移師截斷明軍糧道。后協助羅汝才于香油坪擊敗明總兵楊世恩部。

  十三年,為明總兵左良玉敗于房縣,重入河南,破永寧(今洛寧),斬萬安王朱采。與當地農民軍首領一斗谷合兵,眾至數十萬,攻克宜陽。進至盧氏,得牛金星,寧獻策,用為謀士。納李巖均田免賦建策,深得民眾擁護,有歌謠“迎闖王,不納糧”(《明史?李自成傳》)。

  十四年春,移師圍洛陽,得守軍策應破城,執殺福王朱常洵。旋揮師圍開封,數攻不克,南走鄧州,與脫離張獻忠的羅汝才合兵,眾號百萬。后乘明軍四路向河南新蔡,項城調集,遣精兵于途中伏擊,致明軍陣亂敗逃,執殺明總督傅宗龍于項城

  1634年后金軍第二次入塞。1635年高迎祥、張獻忠、老回回、羅汝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橫天王、混十萬、過天星、九條龍、順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營起義軍在河南召開“滎陽大會”,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戰”方略。會后高迎祥、張獻忠率部攻下南直隸鳳陽,掘明皇室的祖墳,焚毀朱元璋曾經出家的“皇覺寺”,殺宦官六十多人,斬中都守將朱國相。張獻忠與李自成不合,乃分軍東走。 

  1636年后金改清。清軍第三次入塞。高迎祥進攻西安時兵敗被陜西巡撫孫傳庭殺。李自成便被推為“闖王”,繼續征戰四川、甘肅、陜西一帶。

  崇禎十年(1637年),楊嗣昌會兵10萬,增餉280萬,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張網”策略,限制起義軍的流動性,各個擊破,最后殲滅。此舉在二年內頗見成效。張獻忠兵敗降明,李自成在渭南潼關南原遭遇洪承疇、孫傳庭的埋伏被擊潰,帶著劉宗敏等殘部17人躲到陜西東南的商洛山中。崇禎十一年(1638年)八月,清兵從青口山(今河北迂安東北)、墻子嶺(今北京密云東北)兩路毀墻入關,發動了第四次入關作戰。楊嗣昌為貫徹其“安內方可攘外”的戰略,力主與清議和,但遭到宣大總督、勤王兵總指揮盧象升的激烈反對。崇禎和戰不定,急調洪承疇等人東去勤王,李自成竟大難不死。

稱王

  1639年張獻忠在谷城(位于湖北襄樊)重新起義,李自成從商洛山中率數千人馬殺出。1640年李自成趁明軍主力在四川追剿張獻忠之際入河南,收留饑民,鄭廉在《豫變紀略》載李自成大賑饑民的盛況:“向之朽貫紅粟,賊乃藉之,以出示開倉而賑饑民。遠近饑民荷鋤而往,應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絕,一呼百萬,而其勢燎原不可撲”。自此李自成軍隊發展到數萬,提出“均田免賦”口號,即民歌之“迎闖王,不納糧。”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1月)攻克洛陽,殺萬歷皇帝的兒子福王朱常洵,從后園弄出幾頭鹿,與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為“福祿宴”[1],與將士們共享。稱“奉天倡義文武大元帥”。之后在一年半之內三圍省城開封未果,最后一次1642年黃河決堤沖毀開封。先后殺死陜西總督傅宗龍、汪喬年。10月在河南郟縣敗明陜西巡撫孫傳庭。與此同時明朝對清朝戰事不利,3月,洪承疇降清。11月,清軍第五次入塞,深入山東,掠走36萬人。 

  1643年1月李自成在襄陽稱“新順王”。3月,殺與之合軍的農民領袖羅汝才。4月殺叛將袁時中。5月張獻忠克武昌建立“大西”政權。10月,李自成攻破潼關,殺死督師孫傳庭,占領陜西全省。1644年1月李自成在西安稱帝,以李繼遷為太祖,建國號“大順”。

入京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東征北京,突破寧武關,殺守關總兵周遇吉,攻克太原、大同、宣府等地,明朝官吏姜瑞、王承胤紛紛來降,又連下居庸關、昌平,三月十七日半夜,守城太監曹化淳率先打開外城西側的廣甯門,農民軍由此進入今復興門南郊一帶。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監杜勛入城與崇禎秘密談判。據《小腆紀年附考》卷4載,李自成提出的條件為:“闖人馬強眾,議割西北一帶分國王并犒賞軍百萬,退守河南……闖既受封,愿為朝廷內遏群寇,尤能以勁兵助剿遼藩。但不奉詔與覲耳。”雙方談判破裂。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書張縉彥主動打開正陽門,迎劉宗敏率軍,崇禎皇帝在景山自縊,李自成下令予以“禮葬”,在東華門外設廠公祭,后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于田貴妃墓中。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宮女竇美儀為妃。大順軍進城之初京城秩序尚好,店鋪營業如常。但從二十七日起,大順軍開始拷掠明官,四處抄家,規定助餉額為“中堂十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道科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二萬一萬,部屬而下則各以千計”[2],劉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夾棍,“木皆生棱,用釘相連,以夾人無不骨碎。”[3]城中恐怖氣氛逐漸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夾百官,大抵家資萬金者,過逼二三萬,數稍不滿,再行嚴比,夾打炮烙,備極慘毒,不死不休”[4],談遷《棗林雜俎》稱死者有1600余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搶掠,臣將驕奢,“殺人無虛日,大抵兵丁掠搶民財者也”[5]。四月十四日,西長安街出現告示:“明朝天數未盡,人思效忠,定于本月二十日立東宮為皇帝,改元義興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親率十萬大軍奔赴山海關征討吳三桂。 

  據說李自成進北京后,從宮中搜出內帑“銀三千七百萬錠,金一千萬錠”,“舊有鎮庫金積年不用者三千七百萬錠,錠皆五百(十?)兩,鐫有永樂字”(《明季北略》卷二十)。時人許重熙在《明季甲乙兩年匯略》借談遷之口謂曰:“損其奇零,即可代兩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內騷然,而扃鑰如故,豈先帝未睹遺籍耶?不勝追慨矣。”但可信度并不高。計六奇認為:“予謂果有如此多金,須騾馬一千八百五十萬方可載之,即循環交負,亦非計月可畢,則知斯言未可信。”據梁方仲估計,1390年至1486年,中國國內白銀總產量只有三千萬兩上下。明亡前,雖有大量白銀流入,但也只有四千五百萬兩。

覆滅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與駐守山海關將領吳三桂進行一片石戰役。戰至四月二十二日,吳軍漸漸不支。吳三桂乃降于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兩軍聯手擊潰李自成,主將劉宗敏受傷,急令撤退。二十六日李自成逃到京城,僅三萬余人,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稱帝,怒殺吳三桂家大小34口,次日逃往西安,由山西、河南兩路徹退。臨行前火燒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筑,七月渡黃河敗歸西安,不久,棄西安,經藍田,商州,走武關。由于南明弘光帝朝廷的建立和大順軍的節節敗退,很多投降大順的原明朝將領復投南明或清朝,李自成于是疑心日盛,終于妄殺李巖等人,致使人心離散。

  順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軍出擊潼關,大順軍列陣迎戰,清軍因主力及大炮尚未到達,堅守不戰。順治二年(1645年)清軍以紅衣大炮攻破潼關,李自成采避戰的方式流竄,經襄陽入湖北,試圖與武昌的明朝總兵左良玉聯合抗清,左良玉東進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側”征討馬士英病死途中。4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軍一擊即潰。5月在江西再敗,于1645年神秘消失。 

李自成的民族相關

  《明史》卷三○九《李自成傳》:"李自成,米脂人,世居懷遠堡李繼遷寨。" 

  《明史》卷三○九《李自成傳》“自成為人高顴深,鴟目曷鼻"

  李自成兩次稱帝都以李繼遷為太祖

  第一次稱王于西安

  《明史》--列傳第一百九十七 : "十七年正月庚寅朔,自成稱王于西安,僭國號曰大順,改元永昌 ,改名自晟。追尊其曾祖以下,加謚號,以李繼遷為太祖。設天佑殿大學士。”

  第二次稱王于北京武英殿

  《鹿樵紀聞》:李自成以李繼遷為太祖

  甲午申刻,傳示次日郊天即位,亦多束馱金帛,紛紛而去。乙酉,僭即帝位于武英殿,以李繼遷為太祖,追尊七代考妣皆為帝后,立妻高氏為皇后,使牛金星代行郊天禮。

  大順永昌元年,李自成在西安建立了大順農民政權后,曾創立了一些禮儀制,主要是結合歷代朝廷和自身黨項民族的生活禮節,使其禮儀大氣而莊重大方. 

  李自成修改明朝禮儀制度 

  《明季北略》:李自成改制度 “明朝制度,任意紛更 又四月初一日,改大明門為大順門,頒發冠服,大僚則加雉尾于冠服,方領,又收各牙牌,自務明光安令成字”《甲申紀事》:“衣服尚藍,故軍中俱穿藍,官帽亦用藍。《定思小紀》“然明代官制大半更革,……服色尚深藍,俱刊定成。

  李自成以李繼遷為太祖,結合西夏國制,制定一系列制度。

  《爝火錄》:追尊其曾祖以下加謚號,以李繼遷為太祖。設天佑殿大學士,牛金星為之。更六部為六政府,設尚書、侍郎等官。改文選司為文諭院,主事曰從政。改翰林院曰弘文館,裁革詹事府。改中書曰書寫房。國子監設三堂,革去祭酒,以司業為學正,學錄博士為左右。改御史曰直指、給事中曰給諫、通政司曰知政司、尚寶司曰尚契司。大常、鴻臚,俱屬禮政府。太仆寺曰驗馬寺,布政司曰統會可。巡撫曰節度使,按察曰防御使。府曰尹,州曰牧,縣曰令。守備曰守領,把總曰守旅。改印曰契,一云大篆曰符、小篆曰契)。公服領尚方,以云為級,一品云一、九品云九。大僚冠加雉羽,帶用犀銀黑角三等

  李自成第十五代孫,中國明史研究會會員李志強:"李自成是西夏王李元昊之后,是黨項民族拓拔氏,至今,闖王后裔仍保持原有民族特性、相貌和習俗,這對研究西夏及黨項民族有著極其重要的考證作用"。太平村李自成后裔至今仍保持原民族的特性、相貌和"禿發"習俗,尤其一些老人仍在保持著和當初建立西夏王朝主體民族黨項人的"禿發"習俗,村里的人大多體格強壯,力氣大,男丁習武之風較為普遍。

  西夏專家唐榮堯先生苦心研究西夏黨項民族已有近十年的歷史,他跑遍了大西北黨項民族、羌族人的發源地和隱居地。從高原到盆地,從沙漠到草地,行程數萬公里。爬過雪山,走過草地;上過青藏高原,去過尼泊爾山區;在唐榮堯先生的研究中,確認李自成是西夏黨項民族,在西夏研究中已是不可否認的歷史事實。

  《李自成》的作者教授歷史學家姚雪垠到李繼遷寨考察過,在他的歷史名著《李自成》一書中(第四卷第十六章),這樣寫道:"李自成騎馬走進皇城以后,幾年來要取代明朝的夢想今日實現,一時志得意滿,心花怒放,此時此刻,在馬上他甚至想到他日后的勛業應該同唐太宗媲美。相隔七百年,他又建立了四海統一的李氏皇朝,比他祖先所建的西夏國要強大得多,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如今他已經破了北京,不久將平定 江南,統一宇內,李繼遷傳到李元昊,又傳到他身上,才真正使李氏發揚光大。"

  歷史教研員紀連海:"因為我們都知道李自成不是漢人,李自成是黨項羌族人。"“可以肯定的是,出生于陜西米脂雙泉里李繼遷寨(今屬橫山)的李自成的祖先應該是黨項羌族人――也就是說,李自成應該是黨項羌族人的后代 。"

  陜西歷史研究所專家李登弟和米脂縣李自成紀念館原館長申長明:"在陜西省延安市富縣太平村發現整理的《李自成家譜》表明,李自成是西夏國王李元昊的后代,系黨項族。"

  著名作家丁玲:找到了祖先黨項人的感覺才有了寫作上的突破

  丁玲家珍藏的龍鳳雙耳玉扁壺、童子馭魚玉雕及玉琮、玉耳杯等數件宮廷器物。丁玲的幾位叔伯兄弟講:“他們是李自成的后人”。丁玲生前也曾說過:事實就是如此嘛。1939年,身置陜北的丁玲對斯諾夫人說:“來這兒以前,我總是睡不著,可是現在睡得很香甜,也變胖了,莎菲的浪漫氣息已成枯死在書頁間的明日黃花,在這里找到了祖先黨項人的感覺,有了寫作上的突破。

  李健侯在《永昌演義》說:自成定都西安后,首先“追王其先代,以李繼遷為不祧之祖”。

  米脂李自成研究會成員,政協委員高埃飛在<《李自成――黨項羌人后裔》:李自成拿下西安,建立大順王朝后,把西夏太祖李繼遷立為不祧之祖,這也是個不爭的事實。李繼遷寨現稱李繼先。我以為是李繼遷的后人們出于對祖先的尊重、愛戴和紀念,不愿直呼其名而取其諧音,或者直接承認其為自己的先祖才這樣命名的。總之,此地的李氏族人可以肯定是黨項羌人的后裔。也就是說,李自成的祖上無疑是黨項羌人。

  歷史教授作家姚雪垠著的《李自成》第四卷 第十六章:①西夏國DD我國古代一支少數民族名叫黨項,屬于羌族。黨項人以姓氏分為許多部落,拓拔一支勢力較強,唐末居住于今寧夏、陜、甘邊區及與內蒙古接壤一帶。其部落首領拓拔思恭,因幫助唐朝鎮壓黃巢起義軍有功,受封為定難軍節度使,夏國公,賜姓李氏。傳了七代到李繼遷,自稱夏國王。李繼遷的孫子李元昊,于 1038年稱帝,建立西夏國。西夏傳國將近二百年,于1227年為蒙古所滅,西北地區的黨項人士也與漢族同化。李自成是米脂縣的李繼遷寨人,稱李繼遷為始祖,聽以他雖系漢族,卻是西夏國的羌族后裔。 

李自成殉難雜說

  李自成遇難湖北通山縣九宮山,在前幾年召開的全國李自成學術討論會上就已被專家們所確認。但是,李自成究竟是怎樣死的,卻一直有爭論。《明史・李自成傳》也無法搞清其殉難經過。近年來,李自成殉難經過有以下幾種說法:

  自縊說:自縊者自盡也,自己上吊而死。其根據是清軍統帥阿濟格向朝廷的奏報,奏報中說:“……自成竄走時,攜隨身步卒僅二十人,為村民所困,不得脫,遂自縊死。”但是后人認為,李自成久經沙場,果敢堅強,絕無自殺之可能。而且阿濟格的說法,并非親眼所見,故真實性甚低。

  戰死說:《通山縣志》中的記載為:“九伯聚眾殺賊首于小源口”;而《程氏宗譜》卻是這樣記載的:“剿闖賊李延于牛跡嶺下”;沒有一個地方明確指出,程九伯的確殺死了李自成,而只是說殺死了李延。那么李延又究竟是誰?李延和李自成又可能是什么關系?他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呢?然而,在查閱了《米脂縣志》《延安府志》等李自成家鄉的史料后,發現記載李自成乳名和名字說法很多,卻唯獨沒有延字。

  誤死說:誤死即誤傷致死。清初吳偉業《綏寇紀略》中說:李自成率二十騎到九宮山,他讓將士留在山下,自己上山拜謁元帝廟。當地村民“疑以為劫盜”,在李自成跪拜元帝像時,被村民在身后用荷鍤擊傷頭部,李自成當即昏倒“不能起”。這時村民一擁而上,“碎其首”而亡。村民搜其錢物時,發現“金印”,方知道殺錯了人,“大駭,從山后逃去”。

  搏斗死說:康熙年間費密撰寫的《荒書》中說:“李自成率十八騎,由通山過九宮山嶺”時,山民“聞有賊至,群登山擊石,將十八騎打敗。”李自成一人和山民程九伯赤手搏斗,程九伯不是對手,被李自成摔倒在地,并騎在程九伯身上,“抽刀欲殺之”。但刀被血漬又滲人泥漿;一時沒拔出。正在這時,程九伯外甥金某,從背后以鏟猛擊李自成頭部,即刻而亡。

  夾山寺禪隱說:觀點:1981年,湖南石門夾山寺發現一座古墓,考古人員發現墓主人奉天玉和尚違背僧規,按俗禮下葬,而葬俗又與本地葬俗不同,最后通過種種物證認為奉天玉和尚很可能便是李自成。但疑點十分明顯:在奉天玉夾山出家的歷史中,奉天玉和尚與當地官員交往密切,而李自成“陜北口音,四十歲多一點,一只眼睛瞎了”的相貌特征相當明顯,很容易暴露身份,這顯然與他的身份有些不符。

  青城歸隱說:李自成親族提出的觀點。

  在青城鎮葦茨灣村李文生家發現了一本抄修于康熙三年(1664年)的《李氏家譜》。經過考察研究,得出全新結論,李自成兵敗后,化裝為和尚投靠其在榆中青城的叔父李斌,晚年的李自成就生活在附近的深山大溝里,并葬于龍頭堡子山下。
 
同名小說

  一. 姚雪垠著長篇歷史小說《李自成》共五卷,其中第二卷于1982年獲第一屆茅盾文學獎。

  本書共分五卷,以寫明末的農民戰爭為主,兼寫中國內部明、清之間和清、順之間的民族戰爭,刻畫了不同階級的代表人物和生活畫面,以及各階級、各集團之間的錯綜復雜的矛盾關系,展開了色彩繽紛的歷史畫卷。 作者創作這部小說的目的很明確,他試圖全面展現明清之際的社會畫面,通過藝術形象來使讀者得到較為廣泛的歷史知識。作者以“深入歷史與跳出歷史”的原則,描寫了距今300多年的錯綜復雜的歷史進程和波瀾壯闊的農民起義。小說以明末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由弱小變強大,轉敗為勝推翻明王朝統治、抗擊清軍南下為主要線索,多角度、多側面、多層次地再現了明末清初風云變幻的歷史風貌和農民起義軍從勝而敗的悲劇結局,揭示了農民戰爭和歷史運動發展的規律。這部小說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首先,它成功地刻畫了李自成、崇楨帝等一系列人物形象。李自成思想性格上的變化,崇楨皇帝維護風雨飄搖之中的政權時的宵衣旰食,都是具有深度和廣度之筆。其次,小說在明末清初的社會生活場景上頗費筆墨與心思,從宮廷到戰場,從都城到鄉野,都不乏生動描寫之處;從政壇角逐到沙場交鋒,從典章禮儀到人情風俗,描摹大多翔實逼真。
2013-09-10 21: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