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字體    

中國該怎樣對待國際秩序
中國該怎樣對待國際秩序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國對國際秩序沒過多要求
  中國在當今的國際秩序中究竟處于什么樣的位置?筆者在過去的文章中曾經說過兩點:第一,中國在外國人眼中已經是一個大國,而且具有成為超級大國的潛力;第二,中國在全球經濟競爭中已呈勝勢。
  這在總體上說明了一個意思:至少從短期看,依靠自己的辛勤勞動,中國人在當今的國際秩序中過得還不錯,只要這個現狀維持下去,今后還會過得越來越好——當然筆者在這里說的是最籠統的大局,在這個最籠統的大局下面,各種各樣的問題和困難還有的是。一個過得還不錯的人一般不會去挑戰現存的秩序,而是希望現在的局面更長久地維持下去,甚至有動力去參與維持這個秩序。筆者認為,中國目前的外交政策體現的就是中國人這樣一種總的感覺、總的心態。
  其實,這個道理很有必要多對外國人講一講。我們過去總是對外國人講我們的文化、傳統是多么的和平,我們在歷史上從不侵略別人等,來說明中國的發展對其他國家不是威脅。這樣的講法外國人往往覺得很虛,而且還會很不服氣地舉出一些歷史事實來反駁。而講講因為我們在當前的國際秩序中過得還不錯,所以沒有威脅別人的動機;講講因為我們過得已經不錯,所以對于現存的國際秩序別無所求,只要現在這么多就夠了,這樣的道理比較實在,外國人容易聽懂,容易接受。
  外國人確實對中國的潛能感到不舒服
  然而,即使外國人聽懂了前面所說的道理,相信我們確實沒有太多的要求(筆者相信那些優秀的外國戰略家一定懂得這個道理,明白我們確實沒有太多的要求,但他們出于種種考慮不一定肯公開承認這一點),他們對于中國的發展仍舊有可能感覺不太舒服。
  金燦榮教授曾有這么一段話,很說明問題:“2005年初,有位經濟學家找到筆者,說2004年9月有一個日本右翼大佬,到北京、西安、重慶、上海轉了一圈,回去后在日本右翼的一個高層會議上下了一個結論:從中日現代化進程看,日本已經失敗了,原因是日本就是靠拼命學習取得了技術優勢,用技術優勢享了100年的福;這個技術優勢本質上是可以通過學習來彌補的,現在中國開始學習了;過去日本取得技術優勢的一大原因就是中國拒絕學習,后來又亂學;看了這一圈的結論是中國不會再犯‘文革’的大錯誤了,即使還有小錯誤,但是已經走上了正道,在技術層面上趕上日本只是個時間問題了,已經不是什么可能性的問題;一旦中日技術水平拉近,中國的天然優勢、地緣政治優勢就顯現出來了,中國就是亞洲之王,中國就是2米2的大個子,日本就是1米4的小個子。原來中國這個大個子因為五臟六腑全爛了,站都站不起來,1米4的小個子也可以痛打你;現在不一樣了,中國這個大個子站起來了,日本也就完了。他的內部談話折射出兩層意思:第一,日本還要折騰一下,想辦法讓中國犯錯誤;第二,日本在準備,中國趕上來怎么辦,內部已經開始討論轉向了。”筆者認為,這個日本右翼大佬的觀點就算不完全,也多多少少反映了日本乃至世界上其他大國的關心國際戰略的人們的心態。
  從擺在臺面上的道理講,類似于這個日本右翼大佬的心態在道義上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目前的發展完全是在和平的國際貿易中實現的。然而,在國際秩序中,“全人類”也好,“地球村”也好,畢竟還只是理想而不是現實。一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國家今天可以在對國際秩序沒有更多要求的情況下發展,等它發展到相當的程度,就有可能提出更多的要求,甚至自己著手制定國際秩序,這至少是西方和日本等發達國家的普遍歷史實踐。所以他們這么想問題很自然,也不能說沒有道理。更重要的是,我們沒法說服他們,使他們相信我們現在所宣稱的道理:中國和其他國家不一樣——我們在本質上就是和平的,即使我們發展起來了,也一定是國際秩序中的一個品行優良的成員。
  要有向躲雨棚扔石頭的能力
  一方面中國在目前的國際秩序中還算舒服,另一方面中國在其中又處于一個尷尬的地位:中國沒有強到別人不敢惹你,只能跟你合作,參與到你的秩序中來的地步;卻又強到了別人高度防范你、警惕你發展成為另外一個別人惹不起的國家的地步。處于這樣一個位置的中國,應當怎么辦呢?
  當然,首先的一個思路就是我們與這個目前仍由別人主導的國際秩序高度合作,讓別人在我們的發展中也得到好處,把別人的利益與我們發展的利益捆綁到一起。這無疑是中國目前在國際上主要應該做的事情,也是中國正在做的事情。但問題是,如果別人就是堅持認為他的利益至多只能在近期和你捆綁在一起,從長遠看,就是和你背道而馳,而你又說服不了他,又怎么辦呢?
  筆者在這里想談一談另一個輔助性的思路。這就是躲雨棚子理論。我們可以把國際秩序看成一個大家可以擋雨的棚子。既然是躲雨的棚子,從擺在臺面上的道理講,我們不僅不應破壞它,而且要維護它。然而,這里還有一條,那就是要看棚子里主事的人允不允許我們也進棚子躲雨。如果我們可以進棚子躲雨,我們就維護它,如果不可以,我們就不僅不會維護它,還有可能要向它丟石頭。即使我們現在可以進棚子躲雨,我們也要保持向它丟石頭的能力。否則,棚子里主事的人需要我們時,就讓我們進去躲雨,不需要我們時就會把我們一腳踢出去。目前我們雖然還不大可能有在這個棚子里主事的能力,但只要我們有拆毀這個棚子,使大家都躲不成雨的能力,就沒人敢把我們從棚子里踢出去。
  這個躲雨棚子的思路是輔助性的,既然我們今天還可以在棚子里躲雨,我們就不會向它丟石頭,所以這不是我們今天應該干的事情。然而,這個可能性卻要告訴外國人,讓他們明白我們會有意愿保持這個能力,會有意志使用這個能力。這樣的話不應該由政府來講,而應該由民間學者來告訴外國人。

環球時報京(11)D6中國外交王小東20062006
一方面中國在目前的國際秩序中還算舒服,另一方面中國在其中又處于一個尷尬的地位:中國沒有強到別人不敢惹你的地步;卻又強到了別人高度防范你成為另一個別人惹不起的國家的地步。處于這樣一個位置的中國,應當怎么辦呢?
作者:環球時報京(11)D6中國外交王小東20062006
2013-09-10 21: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