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樂的精彩夢想
字體    

收拾舊山河
收拾舊山河
綜合     阅读简体中文版

1)余英時《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余英時《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1990年《二十一世紀》

 

在1000年的前一兩年,歐洲正處于基督教思想深入人心的時期,那時歐洲人心惶惶,都以為世界末日將至,因為當時盛傳1000年是“最后審判”的日子。現在2000年離我們只有10年了,許多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卻都對二十一世紀的降臨抱著無限的憧憬和期待。這一對照是十分有趣的。

 

最近幾年我們常常在報章雜志上看到“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樣自我恭維之辭。這句話的來源大概是60年代湯因比和日本思想家的對話。那時西方的危機重重,湯因比因此對于亞洲文化有所向往,自是人之常情。但時至今日,亞洲只有一個日本在經濟上贏得了“世界第一”的稱號。中國則由于真相畢現而使湯因比的語言徹底破產。

 

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不大可能有光輝的前景,因為中國自己在二十世紀造下的罪孽太深重了。從一部中國史來看,二十世紀是最混亂、最黑暗的時代。無論是“五胡亂華”、“五代十國”或“蒙古入主”較之二十世紀的中國都微不足道的。上述幾個中國史上的“黑暗”或者“混亂”時期不過是一時外患造成的,并沒有傷及中國文化和社會的根本。所以接著還有唐、宋、明的文化新生。二十世紀中國則是一連串而且步步升級的革命。這是中國人自己為了“破舊立新”而所作的努力。二十世紀的中國“革命”不但在觀念上是由知識分子提供,得,而且最初的發動者也往往是知識分子。但“革命”的結果則是中國社會的邊緣人物(如地痞、流氓、光棍、無賴、不第秀才之流)占據了中心的位置。支配著中國的命運。而原來在社會上舉足輕重的知識分子則反而邊緣化了(邊緣化用大陸上的流星的話語便是靠邊站)。知識分子的相對邊緣化本是現代多元社會的普遍現象,不僅中國為然。但中國的情況則十分特殊:邊緣人物形成了一個變相世襲的“新階級”(吉拉斯說);邊緣人“新階級”不但不代表任何社會階層(士農工商)的利益,而且和所有階級的利益都是處于完全相反的地位。知識分子所持徹底革命的理論使邊緣分子得以輕而易舉的摧毀一切傳統的社會組織,從中央一直貫穿到每一個家庭,甚至個人。在所有現代化的社會中,傳統的組織和關系都經過了不同的變化,但是這種辯護必須通過一個自然發展和歷程,而不能采用揠苗助長的方式。中國邊緣人的“新階級”出于奪權和保權的動機則是更有甚于“揠苗助長”者,他們竟用暴力把中國舊有的民間組織一掃而光。這就斷絕了整個民族的生機,使現代“民間社會”的成長成為永遠不可能的事了。

 

今天,邊緣人的“新統治階級”雖已隨著絕對權力的絕對腐蝕而呈現土崩瓦解之象,但已被徹底摧毀的傳統罪之和關系卻已無法恢復舊觀。二十一世紀中國所面臨的最大課題是怎樣在二十世紀的廢墟上重建民間社會。使一個比較合理的新秩序得以逐漸實現。這是人類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最嚴重的挑戰,我們簡直不能想象這一重建工作將從何處著手。現在東歐已開始嘗到這一劑苦藥,但較之中國仍不可同日而語,因為東歐的“新階級”主要是由外力強加而來的,民間社會的傳統(如宗教)并沒有完全消失。

 

二十一世紀將是中國知識分子贖罪的世紀,盡管他們已經處在邊遠的地位,他們在思想上的徹底反省仍然是收拾中國破碎山河的一個始點。如果他們繼續堅持中國的問題是由于“封建傳統”還沒有破壞干凈,那么二十世紀的中國人便只好準備接受“最后的審判”了。

 

2)打開百年歷史糾葛

 

若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度,我愿大聲呼喊心中的好惡,因為有寬容的生活空間,幾千年的束縛,就此煙消云散!

 

“逼蔣抗日”?leming 2008-05-17 00:09:19

 

應該是說的不做,做的不說!說真的,政府騙人的歷史有夠悠久。

 

臺灣人對中國的情緒里,因為每個族群歷史處境的不同而混雜著從淺到深的多色調的情感,從強烈的愛戀認同到強烈的排斥敵視;再加上,民主的開放體制使得「尊重不同政見」已經被大多數臺灣人接受為最高的道德價值,因此臺灣人的「統」和「獨」的立場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綜合體,不是任何一個斬釘截鐵的簡單陳述可以概括的。堅決「獨」的人很可能深愛中國文化;主張「統」的人很可能強烈反共;支持陳水扁的人很可能非常具有國際觀;投票給國民黨的人很可能極為鄉土。愛馬英九的人很可能痛恨國民黨,痛恨陳水扁的人很可能支持民進黨。「藍」和「綠」里頭摻了「黑」與「白」的認知以及對「紅」的濃度。北京是否了解這個復雜的光譜,又是否嚴肅地估算過,拒發馬英九簽證,給臺灣人送去什么樣的訊息?它使臺灣人更認識到北京的文明程度嗎?

 

向你致敬,你是勇士! 空中云2008-05-16 19:33:44

 

文革是樹枝,允許梳理樹枝就會斷了這棵大樹的根!

 

民族氣節leming 2008-05-16 23:23:28

 

陳行之是個有血性的人,中國的建國史就是一個整人迫害斗爭賺錢發財史。

沒有人文,一切都是極端主義,古中國的氣韻就這樣被人間蒸發了!

 

極少數人民公仆在一起協商如何掩蓋文革歷史鐵證之一:毛的秘書田家英不是自殺而是在中南海里被槍殺。這段歷史被精心掩蓋了42年。文革黑幕太多了。

 

關于 中共參加韓戰,由于前蘇聯檔案一部分已經公開,我們知道其內情是極其復雜的。 但這不是本文要討論的問題。我只想指出,毛澤東認清了:只有與美國正式打仗,才能徹底達到全國“反美”的目的。也唯有如此,他的政權才能最大限度地建立在民族意識的基礎之上。五十年代末期,由于“大躍進”之類的冒進政策招致了重大的危機,他更進一步公開“反蘇修”,再度乞靈于民族主義以解除困境。所以在上 述三個政權之中,只有中共對民族主義的運用才達到了最為淋漓盡致的境地。

 

一九四九年毛澤東“中國人 民站立起來了”一句話更使得許多一向信奉民主的知識人心甘情愿地服從“黨的領導”。“犧牲小我,成全大我”變成了中國人的天經地義。

 

首先是中共的意識形態的危機。馬列主義早已破產,一黨專政的合法性必須另找基礎。民族主義加社會主義似乎是最方便的出路。這雖是從前納粹主義的老路,但可以繼續壓制人民對民主和人權的要求,因為“民主”和“人權”都已被中共官方解釋為“西方的概念”,不合中國的“國情”。

 

就我在海外所接觸到的大陸中國人而言,有些人似乎接受了中共民族主義的洗禮,但更多人則否認今天大陸上有如此聲勢浩大的民族主義激情。所以我不敢斷定事實究竟怎樣。我可以確定判斷的是絕大多數的中國人今天都要求有一個公平合理的生活秩序,這是中共到現在為止還不能提供的。如果這個要求繼續發展下去,民主的比重必將遠超過民族主義。這似乎是一個無可避免的結論。

 

3)傳統文化與西方民主

 

儒家知識人欣賞民主或民權。

 

余英時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價值觀,即保持對傳統文化的敬意又吸收西方民主自由的精神,這才使他的人格高大飽滿起來。

 

對其中兩個地方感觸最深:

  

1談到目前香港的言論自由狀況時,余先生非常憂心:"香港有這個危險性,開始一個自我洗腦的過程,如果我這句話對香港人有意義,這句話我是要說的";

  

2談到他78年后第一次(不知道是否唯一的一次?)被邀請回大陸考察時的感受,他絕望地說:"不能想象那樣的社會,那根本就不是人住的社會,人和人之間只有厲害關系,只有計算,到處都是政治掛帥,所以我覺得中國比任何一個外國對我來說更要外國一點,所以我不感覺那是我回到中國".正因為如此,許多年后當我們的統戰組織遠赴美國再次邀請余先生回國考察時,他說:"我沒有鄉愁"

 

看過,余先生無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這樣的靈魂叫人動容。

  

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文革回中國后說,“我的故國已經不在了”。如此悲涼的話語!

 

(4)致中國憤青公開書

 

送交者: 大楚興于2008年3月30日, 12:01:46:

 

時下流行的「憤青」一詞已廣為人知。在中國大陸以「憤青」自居者或認同憤青意識者更不計其數。此群體已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新興勢力,開始流入社會,影響著整個國人的思想體系。對其深入了解與省視是我們當下不得回避的義務,否則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釀制讓人難以預料的嚴重後果。

 

無庸置疑的一點前提乃是憤青之產生與中國近代史及中共教育宣傳體制有著密不可分的因果聯系。前者造就了憤青對近代史的恥辱耿耿于懷以及對列強的所謂「世仇」,後者則使用其一貫的權術和奇技淫巧,加以教唆和鼓動,使憤青趨之若騖時與當年紅衛兵不相上下。故自「後六·四」以降已前後醞釀了反美與反日的兩次大型的民眾示威集會。(亦是唯一兩次官方默許下的大型抗議示威。) 其間憤青者可謂大快人心,過足了癮,仿佛多年之淤憤得以有所釋放排解。

 

有鑒於此,我們可以觀察出其精神面貌和思維特徵而總結出如下四點概論:

 

1·憤青者乃當下中國大陸體制內的特定產物,多因受認知限制和信息過濾獲得的片面結論而將敵對意識的矛頭直指官方的對手,即日本與美國。但不可否認的一點則是其天生的愛國情懷及熱忱的民族情感卻多為真誠無邪的。故他們歸根結蒂仍是善良且負有強烈的良知和真義感的。

 

2·其民粹主義思潮深置其間。故幾乎所有憤青者都堅定不移地自詡乃是站在人民群眾的一方,視貪官污吏為人中敗類,更有激進者揚言疾呼對其趕盡殺絕!故如應了「水能載舟,亦能負舟」此句諺語,其勢力如在中共挾持之內則可威攝列強或至少成為其外交籌碼,倘若引火燒身之時則不啻養虎遺患而終害其身。嗚呼哀哉!

 

3·此股勢力自九十年代伊始由中國經濟強勁崛起而來勢洶涌,自此并無絲毫平息之態,如遇任何政治斗爭,外交風波,社會動蕩,則皆可成為導火線而引爆一場難以想象的局面。故而中共政權對其亦是既愛又怕,終不敢使其滋長到超過自己所能控制的范疇。所以我們不難看到不久前的反美反日示威均以來勢洶洶肇始而又都以不了了之而告終。所幸今日憤青一族還未像義和團或紅衛兵那樣如火如荼,但就其歷史角色與當權者的關系而言卻如出一轍,對此我必須提醒廣大憤青千萬不能重蹈覆轍,前車之鑒早已讓我們認識到當權者的卑鄙無恥;前者先被慈僖利用而後被全殲圍剿,當了老佛爺的擋箭牌;後者則被卷入了一場空前絕后的政治斗爭和文化毀滅運動,被強奸了其童貞後則落入了被流放的命運。

 

4·大多數憤青皆為初級思辯者,相當數量仍為在校大學生或時政論壇發燒友的中青年網民。他們是所有政治家所夢想依附的一兵一卒。他們的精神創造力要遠遠高於普通老百姓和工農群眾,但由於知識的局限及思辯的幼稚往往使他們誤入歧途,成為野心家手中的棋子或甚至為無意的犧牲品。

 

對此,我認為在當今大陸開始萌芽的此種現象總體而言仍是一項具有正面和建設性意義的事情,雖然在他們的初級成長階段犯下了一些不必要的錯誤,如:過激的暴力行為(打砸美領館) 和不理智的抵制日貨(到頭來還是傷了本國勞工業) ,或是與其他陣營的人士(如臺獨,漢奸,自由派等等) 吵得不亦樂乎,這就好比一個雄激素和腎上腺素過盛的青少年不斷在外惹禍滋事一樣,僅僅是一過程,只要加以正確引導,不受惡人蠱惑,教以理性思辯,宏觀判別事物,就能化險為夷,使其成為棟梁之材。

 

因為其思想體系尚且還處於雛形期而不夠嚴謹完善且矛盾百出,也未形成一大體頭尾貫徹的系統,但我仍堅信,其間有諸多觀點立場大有發揮余地,或去其枝杈,或理其荊葉,或大幅修整,即可打造成碩大牢固的主干使其茁壯成長。綜其雜論紊理,再加略點補充,尚可歸納為如下十點概論, 與憤青們商榷,亦可同名為「21世紀中國新思維」:

 

1·其為激進的民族主義立場并呼吁強化愛國主義教育的信條應當予以支持和肯定,因其初衷并無任何過錯。眾所周知,任何一個民族國家nation-state都是建立在此點基礎上而得以建國的。日本美國更無例外。只要不把它異化為極端大漢沙文主義fanatic Han-chauvinism或漢本位的種族中心主義Han-ethnocentrism即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之第一條,曰「民族主義」者亦如是也,而其所宣揚的宗旨實為包含中國境內各民族在內的「公民民族主義」civic-nationalism,或亦可名為「國族主義」是也。

 

2·對於近代史中的屈辱一頁銘記在心而動輒發難叫囂某帝國主義丶軍國主義之行徑是憤青們的一大特點。此動機緣由自身亦未嘗是無中生有,而是事出有因。對歷史的深刻反醒就國人意識上更起著積極和建設性的意義,所謂「國恥家難」本應當牢記,難道我們希望看到一群患健忘癥的人民嗎?但是,我們也必須明白「時過境遷」丶「今非昔比」這一個道理,在徹底全球化的廿一世紀的今天,怎能再把資本主義萌芽初期的帝國主義與時下來相提并論或擬想其復出呢?對此憤青們缺乏的乃是理性的判斷和客觀的思辯。再者,如果動輒就把矛頭指向日本(對此憤青們應知道日本乃民主憲政體制,自有其在野反對黨以及國際輿論的撻伐和譴責) ,抨擊其刻意淡化或篡改其教科書的話,是否也應反省中共在黨文化的高壓灌輸教育法中的同等行徑?其專制體制的教條主義對其建國史作了怎樣不遺余力的篡改,歪曲,淡化,或根本刪除?如:舉世震驚的1989年天安門六·四事件或毛時代所發動的一次次慘絕人寰的運動國人知之多少?憤青們為何對1949年以來的歷次比起帝國主義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災難集體失語,視若無睹?此實乃中共狡詐之極,大奸若忠之至!使之國民在半個多世紀來在宣傳洗腦之中已完全成為其體制內的幫兇矣!哀哉吾民!為此憤青們不僅不能忘卻列強在近代史中所引發的「國恥家難」,更不應忘卻49年之後的更為罪孽深遠的歷次浩劫,一定要擦亮眼睛,辯清是非曲直,禍首根源。

 

3·在國土疆域問題上憤青們多持統一和「收復失地論」irredentism的立場。此點在本質上亦無過錯,因任何人翻開49年之前的中華民國地圖都不難看出與今日之中國地圖的迥異。在臺灣問題上更是沒有任何讓步的余地。但是,我們也不能把統一先于民主,把主權先于人權,而盲目附和中共出臺的「反分裂法」,否則就會落入強權政治machtpolitik和帝國主義的同等地位而令國際輿論共聲討伐。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應該明白,由專制去統戰民主,本是合理之舉也會受到反擊(如昔日的朝鮮戰爭和今日的臺灣問題) ;相反,由民主去統戰專制,本無理由者亦會得到支持(如昔日美國的南北戰爭和今日的阿富汗和伊拉克)。

 

故憤青們應明白關於收復失地之前提實乃自身有否資格而不是頑固遵循歷史依據,如自身作到了真正的大國姿態,即民主憲政,法制保障,人權至尊,屆時疆域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不僅臺灣自然會回歸祖國,直至許多中國屬地,如內外蒙的統一問題,西藏的領地問題自然也會得到妥善解決。所有這些的首要前提則是中國是否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大國。如果沒有,不要說原來應屬於中國的疆土回歸無望,就連現有的省市特區都有宣布脫離中共轄屬的權力!參見美國《獨立宣言》。

 

4·說到民主,對民主的訴求憤青們乃至廣大國人對民主的概念實乃單薄蕭條之至。一方面其根源系外來事務和全新的思維模式,國人知之甚微,只能退之求其次,邯鄲學步地選擇另一個同樣系外來事務但卻是全盤奴性化的馬列主義來搪塞口舌,假以現代版之綱常名教。但是我們畢竟要認識到,紙包不住火,如仍舊以此下去,不僅人民的權益得不到基本保障,官場劣習則會愈演愈烈,直至再一次舉國哀鳴,揭竿而起,再來一次農民起義式的王朝!此等宿命在華夏文明史中還要再上演幾回?為此憤青們如真個個懷有報國宿愿,肝膽相照,青夜醒來,捫心自問,吾國吾民在時下是將要重蹈千年覆轍,還是應該開辟另一條全新的大道呢?

 

5·全新的大道就是我們不可回避,也不可敷衍了事的當下迫在眉睫的問題,即,中國何去何從?一黨專制還要持續多久?如果一黨專制仍為憤青們所擁護,象征共產極權的五星紅旗仍然是憤青們的精神支柱,那我可以不客氣的說,結局只有是悲劇性的。然而,如果憤青們真是愛國人士,理想青年,那就應該辨識出「中共」與「中國」的本末區別,孰本孰末?舍本求末還是舍末求本我相信明眼人自回悟到。如果我們不想再重復千年走過的老路,一條嶄新的康莊大道就擺在我們面前,那就是,再造共和,曰:中華聯邦共和國!

 

6·說到聯邦共和就講到了廣大國人質的變化,曰:升華。對此憤青們亦未有深思探究,只是空有一腔熱血和愛國情懷。在這一點上,我們應該認識到,吾國吾民何去何從的迫切性,即,如何塑造一個符合廿一世紀的現代民主共和?眾人皆應徹悟最可實行於我國(故曰「中華」) ,也最為貼切於我國國情(故曰「聯邦」) ,而又同時不失民主真諦(故曰「共和」)的非聯邦丶民主丶憲政丶法制莫屬。對此,憤青們及廣大國人應首先徹底認清中共的非法性(故導致官僚集團的集體腐敗)丶專制性(一黨專政乾綱獨斷的事實)丶及其頑固性(堅決反其道而行之,如:藐視人權丶武斷臺灣問題丶和支持像北朝鮮丶伊朗丶蘇丹丶古巴丶委內瑞拉等流氓政權)。我們應該認識到五星紅旗所代表的僅僅是丑陋和暴政,它絕不能代表中國!

 

7·在傳統價值觀及道德傳承方面我們亦應認識到保留和發揚的必要性。部份憤青或激進份子由於受到了「後五·四」及建政初期中共宣傳的錯誤影響,立場站到了排華勢力的一方,肆無忌憚地叫囂對傳統文化的罷黜,仿佛視其為阻礙國家發展的絆腳石。此種反文化敵意與文革浩劫中的紅衛兵實乃一坵之貉!我們應該看到在當今全球化的同時,各國民族都在積極保護其固有文化和傳統。在這方面,日本,韓國,臺灣,香港,澳門,等地都作得非常出色,唯獨吾東方文明發跡之搖籃,皇皇華夏九洲卻顯得通體蒼白,一遍狼藉!所以我們可以斷言,固有文明傳統與價值觀并未有防礙國家發展,反而成為了伴隨其兀立國際舞臺中軟實力的扎根基礎。在這一點上就連中共今日也早就意識到,而重新抬出曾被它打入十八層地獄的儒家思想,開始在全球興建孔子學院。有鑒於此,憤青們更應認識到中國在走向現代化和渴望發展的過程中所走的某些歧路,從而應對其發出來自內心的懺悔。當然在強烈呼吁繼承傳統的同時也完全沒有意味著愚昧的固守陳規和頑固不化。而是應該努力去作到怎樣才能使中國固有的文化瑰寶和道德價值觀與現代乃至未來有效的結合,使我們的下一代在成為現代社會的棟梁之材的同時,亦不失體現出東方君子的謙謙英姿。那才是中國真正的崛起,真正的「漢唐氣象」!憤青們似乎在對擬想的敵對國忿忿怨聲載道之時,也應深刻反省一下自身的不足,為什麼人家作到就比我們優秀的多呢?

 

8·對西方文明價值觀的排斥和抵抗也是憤青以及一部份國人的普遍現象。他們似乎以管中窺豹和盲人摸象的心態來看待西方,更有甚者竟擬想中國的落後,愚蠢,和貧窮全都是西方列強所致。仿佛如果西方列強從未來敲開我們的門戶就萬事無憂,一遍天府之國了!更有荒謬者竟夜郎自大地無以倫比,作井底之蛙狀癡癡鐘情於那黑暗的毛時代和其發動的一系列直接,間接,或局部性戰爭,仿佛那就是中國人揚眉吐氣之象,仿佛那就代表了中國人的骨氣和強大!此乃大謬之極也!對此我有必要提醒一句穿著NIKE,拿著CANON,而參與反美,反日的同胞們,難道你們沒有察覺出幾乎自身周圍的一切都是西方文明的產物嗎?從現代教學機制到市場經濟規范格局,從衣著到食品,從自行車到火車輪船,甚至從理性思維辨證法到普世的人權丶自由丶民主價值觀,那一點不是西方為其原始動力來源?對此憤青們應該認識到西方乃現代化和世界前進的一盞明燈,排斥他才是真正的「反動」!故有些許偏執激進者終日以「中美必有一戰」的思維方式而形成其扭曲的世界觀,偏偏鐘情於所謂的「磨損戰」丶「超限戰」就能戰勝美國的無稽之談;又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此幼稚的主導理論而站在伊斯蘭恐怖分子一邊,對九·一一事件和戰死伊拉克和阿富汗沙場的英勇將士拍手稱快!此類憤青一定要懸崖勒馬,徹底拋棄此等謬論(假設西方在這場全球反恐戰爭中敗北,全球貿易失衡,伊斯蘭圣戰份子得逞的話,中國將會陷入於更加嚴峻而危機的處境) ,否則此種思潮一旦得到滋長後果將不堪設想。

 

總而言之,西方之所以成為今日世界的驕驕者是由於其在近五百年的現代歷史中集眾智慧和努力結晶的成果。日本在一百五十年前恍然大悟後就奮力趕上而擠身列強之中。為什麼我們就沒有看到這一點呢?憤青們實是應該將自己的滿腔憤怒和熱血導引到學習西方,發憤勵志圖強的那股勁兒上去!那才是真正的愛國!

 

9·中國雄居遠東,很長時間以來,集天時丶地利丶人和之大成虎踞龍盤於九洲大地,傲視東亞。這樣的殊榮在古代歷史上只有亞歷山大的希臘帝國,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可以比擬。日本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想替代中國的位子成為新的東亞霸主,而作到這一步則必須先攻占中國。但此舉并未得逞反而遭致被投兩顆原子彈的厄運。僅僅就地緣政治geopolitics這一點,中國的確是可以另我們自豪的。但卻不能使其異化為盲目的民族主義和自大的漢本位中心論。這一點認知孫中山先生亦有精辟的闡述來區別中國的「王道」和列強的「霸道」。真正的王道,是以立德為根本,故《左傳》即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而在儒家正統則更有: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論語》·《為政篇》)。如果把此精神嫁接到今日,那即是樹立起結合東方美德和西方民主理念的價值觀,遂而周邊小邦自然皆會傾服而向往之。如果僅僅局限於今日中共所施行的外交奇技淫巧,以利相誘的小恩小惠;再興建起幾所孔子學院的連鎖店在全世界打打廣告,締結外交友誼以期流芳百世,此種掩耳盜鈴之舉可謂表里不分,本末倒置,實屬無益!如今政商勾結,官僚集團朋比為奸,舉國腐敗;大聲疾呼「清廉」二字來靠幾個官吏講究操守,此乃天大的笑話!

 

總之,憤青們在痛惡巧取豪奪的貪官污吏的同時,也應該清楚地認識到中國,要想名副其實地重新在東亞建立起中心地位,就必須在根本上開刀。所謂立德者,就是要奠定至高無上的國體本質,而他則是由憲法來詮釋。其次,就必須建立起均權制衡的行政機關,而又保障民意的有效傳達。如今的中國,民權丶宗教丶結黨丶言論丶集會丶法制這些基本的建國方略都還未完善,那我們就絲毫沒有任何為當今中國驕傲的資本!要知道,坐吃山空和賣弄老祖宗幾千年前留下來的壓箱底是最沒出息的!如今的中國無論是在思想界丶學術界丶文學界丶美學界丶還是科技界等諸項領域都還是非常蒼白貧羸的,如果沒有再一次的有如百家爭鳴丶文藝復興丶啟蒙運動式的知識爆炸,而還是現如今的和稀泥與暴政專權來禁錮民智,那我可以不客氣的說:中國的前景會是非常灰色的。

 

10·最後就讓我來試圖勾勒出一幅中國崛起的真正藍圖以示眾人吧。其中有不少原本和憤青們的初衷是一致的。中國的崛起應是首先建立在生產力高度發達,輕重工業均有足夠的發揮,人民富裕安康,民智俱開的基礎上的。而國體應是屬於聯邦federalism和邦聯confederacy混合的共和制度,以一部中華聯邦憲法所奠定的法制機制所維系的。中共應如前蘇共式的引咎遜位,在向公眾懺悔其犯下的種種罪行後進行一次全面改制和淘汰而重組為社會民主黨Social-democrats丶工黨Labor Party丶人民黨People's Party或相類似之左傾派系。而聯邦擁護者Federalists將與國民黨暨泛藍陣營的人士合并重組為右傾派系及其支系,如共和黨Republicans丶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丶或曾由梁啟超所組的進步黨Progressive Party。政體則由政黨輪替和民選代議制所運作實施,設總統制,雙院制bicameral議會與最高法院,三權分立;合并中華民國所設的監察和考試兩院於國務院部級單位。遷都南京,奠定中華民國之祖旗,「五色旗」為國旗,再創第三共和(第一者「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是也;第二者「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是也),曰:中華聯邦共和國Federal Republic of China。

 

五色旗

 

屆時聯邦政府將作為全國最高行政機關,但區別與前中共中央政府於其聯邦和邦聯性質。各省更名為州,均設資議廳,州議員代表由民選產生,以此機制類推於各市丶鄉丶鎮丶村。特區如港澳臺則保留其固有特徵,不作任何更改。另廣大少數民族自治區如蒙丶回丶藏則完全以邦聯制confederacy定性其與聯邦政府的關系。拉薩作為其為藏傳佛教之圣地,布達拉升級為與梵蒂岡的同等地位,奉達賴喇嘛為教宗。國內將完全解除黨禁丶報禁丶充份鼓勵推動民眾的參政意識。軍隊將國家化,而非屬黨有,總統為其最高統帥。軍事仍將持續開發,改制解放軍,正名為中國海navy丶陸army丶空air force丶暨兩析作戰marine軍。旨在維系地區和平穩定及有效打擊恐怖集團。文化上將推廣各民族多元化發展模式,統一簡繁漢字於一體,曰:「正體」。在全球反專制丶反恐等國際事務上將起到積極主動的力量,秉尊和平共榮的世界視野,邁向一個新世紀!

 

親愛的同胞們,我僅以一介布衣書生之力,道出如上一席誅心之論,句句肺腑衷腸,字字可謂杜鵑泣血。吾雖不才,手無如椽巨筆,囊乏寸金之資,但卻欲述出吾素日之懷,晝夜之愿,精忠肝膽,可鑒日月。身為浪跡天涯的游子,雖長於西方,視西方之強大更刺激了吾憂國憂民的情懷。報國忠義之心憤青們有之,而於我則更甚愈烈。吾區區一弱冠狂生,雖尚未及而立之年,卻時時刻刻未忘國情民生,社稷洪福。寥寥贅言,只期星星之火,炳出火花一二,足矣。茲以表吾志,勵之勉之,共圖大業!諸君明鑒!

 

 

(5)古人對今天的預言......

 

古人對今天的預言......

張果對當今“亂世”的預言:

唐朝末年,張果與張天師及王、黃二靈官有一段對話,預言了當今社會的現狀。張果說一千年以后,世上會出現:“在官則不顧公家,只知賄賂。賄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搶奪羹飯的情況也。在普通人民,則孝道可以廢除,淫風可以倡導。只求有利于己,不問廉恥禮義。”這些事情全都出現了,現在每天在媒體中都可以看到貪腐、色情等末世敗象。張果對亂字的論述,真是非常精辟。他說:“從實質講來,先是一刀一槍,你生我死,四面八方地混戰一常名為大亂,實在還不算真亂。因為這等亂事,所亂者只是一個事字。事盡管亂,人還是人,必致人心皆死,人化為鬼的時代,那才算得真正大亂。俗語所謂人心欺倒,天道反變。這八個字,正好作亂字的注腳。這等真正大亂,方可與混沌時代渾人之治,成個相對的地位,即渾人為全陽時代,而鬼界為全陰時代。”原來過去兵荒馬亂并不是真的亂,那只不過是一場戰事,只有現在人心皆死,人化為鬼,人心欺倒,天道反變才是真正的亂世。

 

(6)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

 

(先生的學術處女作)

 

1978年,易中天考取了武漢大學中文系的碩士研究生,導師為吳林伯教授,研究方向為魏晉南北朝文學,他的學術生涯從此開始。

 

這一年,易中天31歲。在此之前,易中天已經度過了漫長的自學生涯,讀了在當時條件下所能讀到的一切書,如《馬克思選集》、《毛澤東選集》、《魯迅選集》、《紅樓夢》、唐詩宋詞等。但是直到進入武漢大學,他才算是受到真正的學術訓練。例如,易中天的碩士論文做的是《文心雕龍》研究,吳先生規定,在做研究和正式寫論文之前,必須對《文心雕龍》滾瓜爛熟,還讓易中天買來毛筆宣紙,懸臂懸腕,一絲不茍,將《文心雕龍》不折不扣地抄錄一遍。笨功夫往往最見效果,直到二三十年之后,易中天還能大段大段地背誦《文心雕龍》。

 

此后易中天一直非常重視“抄書”的學習方法。抄書不但能夠加深記憶,而且還有促進理解之功效。當時沒有條件復印,易中天便做讀書筆記;所謂“做讀書筆記”,其實也就是“抄書”。有時是摘要記錄,有時則將自己十分喜愛的論文從頭到尾抄錄下來,幾年下來,積累了厚厚的一大疊筆記本。后來易中天常常對自己的研究生說,做學問一方面要有“靈氣”,另一方面還要有“呆氣”。“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學問不是光憑一點小聰明就可以成就的。

 

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富藝術精神的一個時代。易中天對《世說新語》所描繪的既具哲學智慧又有藝術魅力的“魏晉風度”心向往之,并且認為這是中國古代貴族精神的一個回光返照。直到現在,他所列出的最喜歡的10本書中還有《世說新語》,他更欣賞魏晉南北朝之前的中國歷史。

 

易中天的興趣顯然更為形而上一些。他研究的不是文學史,而是文論史,他借助于美學,悄悄地訓練自己的哲學思維,并且逐漸形成了偏于思辨的研究方法。易中天的學術處女作《〈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是在碩士論文的基礎上擴充而成的。通過對《文心雕龍》的深入研究,易中天順藤摸瓜,小中見大,把握了整個中國美學史的內在脈絡。

 

(7)余英時:我們今天怎樣讀中國書

 

來自:國學網

 

中國傳統的讀書法,講得最親切有昧的無過于朱熹。《朱子語類》中有《總論為學之方》一卷和《讀書法》兩卷,我希望讀者肯花點時間去讀一讀,對于怎樣進入中國舊學間的世界一定有很大的幫助。朱子不但現身說法,而且也總結了荀子以來的讀書經驗,最能為我們指點門逕。

 

我們不要以為這是中國的舊方法,和今天西方的新方法相比早已落伍了。我曾經比較過朱子讀書法和今天西方所謂“詮釋學”的異同,發現彼此相通之處甚多。“詮釋學”所分析的各種層次,大致都可以在朱子的《語類》和《文集》中找得到。

 

古今中外論讀書,大致都不外專精和博覽兩途。

 

“專精”是指對古代經典之作必須下基礎工夫。古代經典很多,今天已不能人人盡讀。像清代戴震,不但十三經本文全能背誦,而且“注”也能背涌,只有“疏”不盡記得,這種工夫今天已不可能。因為我們的知識范圍擴大了無數倍,無法集中在幾部經、史上面。但是我們若有志治中國學問,還是要選幾部經典,反覆閱讀,雖不必記誦,至少要熟。近人余嘉錫在他的《四庫提要辯證》的序錄中說:“董遏謂讀書百遍,而義自見,固是不易之論。百遍縱或未能,三復必不可少。”至少我們必須在自己想進行專門研究的范圍之內,作這樣的努力。經典作品大致都已經過古人和今人的一再整理,我們早已比古人占許多便宜了。不但中國傳統如此,西方現代的人文研究也還是如此。從前芝加哥大學有“偉大的典籍”(GreatBooks)的課程,也是要學生精熟若干經典。近來雖稍松弛,但仍有人提倡精讀柏拉圖的《理想國》之類的作品。

 

精讀的書給我們建立了作學問的基地;有了基地,我們才能擴展,這就是博覽了。博覽也須要有重點,不是漫無目的的亂翻。現代是知識爆炸的時代,古人所謂“一物不知,儒者之恥”,已不合時宜了。所以我們必須配合著自己專業去逐步擴大知識的范圍。這里需要訓練自己的判斷能力:哪些學科和自己的專業相關?在相關各科之中,我們又怎樣建立一個循序發展的計劃?各相關學科之中又有哪些書是屬于“必讀”的一類?這些問題我們可請教師友,也可以從現代人的著作中找到線索。這是現代大學制度給我們的特殊便利。博覽之書雖不必“三復”,但也還是要擇其精者作有系統的閱讀,至少要一字不遺細讀一遍。稍稍熟悉之后,才能“快讀“、“跳讀”。朱子曾說過:讀書先要花十分氣力才能畢一書,第二本書只用花七八分功夫便可完成了,以后越來越省力,也越來越快。這是從“十目一行”到“一目十行”的過程,無論專精和博覽都無例外。

 

讀書要“虛心”,這是中國自古相傳的不二法門。

 

朱子說得好:“讀書別無法,只管看,便是法。正如呆人相似,崖來崖去,自己卻未先要立意見,且虛心,只管看。看來看去,自然曉得。”這似乎是最笨的方法,但其實是最聰明的方法。我勸青年朋友們暫且不要信今天從西方搬來的許多意見,說甚么我們的腦子已不是一張白紙,我們必然帶著許多“先入之見”來讀古人的書,“客觀”是不可能的等等昏話。正因為我們有主觀,我們讀書時才必須盡最大的可能來求“客觀的了解”。事實證明:不同主觀的人,只要“虛心”讀書,則也未嘗不能彼此印證而相悅以解。如果“虛心”是不可能的,讀書的結果只不過各人加強已有的“主觀”,那又何必讀書呢?

 

“虛”和“謙”是分不開的。我們讀經典之作,甚至一般有學術價值的今人之作,總要先存一點謙遜的心理,不能一開始便狂妄自大。這是今天許多中國讀書人常犯的一種通病,尤以治中國學問的人為甚。他們往往“尊西人若帝天,視西籍如神圣”(這是鄧實在1904年說的話),憑著平時所得的一點西方觀念,對中國古籍橫加“批判”,他們不是讀書,而是像高高在上的法宮,把中國書籍當作囚犯一樣來審問、逼供。如果有人認為這是“創造”的表現,我想他大可不必浪費時間去讀中國書。倒不如像魯迅所說的“中國書一本也不必讀,要讀便讀外國書”,反而更干脆。不過讀外國書也還是要謙遜,也還是不能狂妄自大。

 

古人當然是可以“批判”的,古書也不是沒有漏洞。朱子說:“看文字,且信本句,不添字,那里原有缺縫,如合子相似,自家去抉開,不是渾淪底物,硬去鑿。亦不可先立說,拿古人意來湊。”讀書得見書中的“缺縫”,已是有相當程度以后的事,不是初學便能達得到的境界。“硬去鑿”、“先立說,拿古人意來湊”卻恰恰是今天中國知識界最常見的病狀。有志治中國學問的人應該好好記取朱子這幾句話。

 

今天讀中國古書確有一層新的困難,是古人沒有的:我們從小受教育,已浸潤在現代(主要是西方)的概念之中。例如原有的經、史、子、集的舊分類(可以《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為標準)早已為新的(也就是西方的)學科分類所取代。人類的文化和思想在大端上本多相通的地方(否則文化之間的互相了解便不可能了),因此有些西方概念可以很自然地引入中國學術傳統之中,化舊成新。但有些則是西方文化傳統中特有的概念,在中國找不到相當的東西;更有許多中國文化中的特殊的觀念,在西方也完全不見蹤跡。我們今天讀中國書最怕的是把西方的觀念來穿鑿附會,其結果是非驢非馬,制造笑柄。

 

我希望青年朋友有志于讀古書的,最好是盡量先從中國舊傳統中去求了解,不要急于用西方觀念作新解。中西會通是成學之后,有了把握,才能嘗試的事。即使你同時讀《論語》和柏拉圖的對話,也只能分別去了解其在原有文化系統中的相傳舊義,不能馬上想、“合二為一”。

 

我可以負責地說一句:20世紀以來,中國學人有關中國學術的著作,其最有價值的都是最少以西方觀念作比附的。如果治中國史者先有外國框框,則勢必不能細心體會中國史籍的“本意”,而是把它當報紙一樣的翻檢,從字面上找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你們千萬不要誤信有些淺人的話,以為“本意”是找不到的,理由在此無法詳說)。

 

“好學深思,心知其意”是每一個真正讀書人所必須力求達到的最高階段。讀書的第一義是盡量求得客觀的認識,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創造力”,能“發前人所未發”。其實今天中文世界里的有些“新見解”,戳穿了不過是撿來一兩個外國新名詞在那里亂翻花樣,不但在中國書中缺乏根據,而且也不合西方原文的脈絡。

 

中國自唐代韓愈以來,便主張“讀書必先識字”。中國文字表面上古今不異,但兩三千年演變下來,同一名詞已有各時代的不同涵義,所以沒有訓話的基礎知識,是看不懂古書的。西方書也是一樣。不精通德文、法文而從第二手的英文著作中得來的有關歐洲大陸的思想觀念,是完全不可靠的。

 

中國知識界似乎還沒有完全擺脫殖民地的心態,一切以西方的觀念為最后依據。甚至“反西方”的思想也還是來自西方,如“依賴理論”、如“批判學說”、如“解構”之類。所以特別是這十幾年來,只要西方思想界稍有風吹草動(主要還是從美國轉販的),便有一批中國知識份子興風作浪一番,而且立即用之于中國書的解讀上面,這不是中西會通,而是隨著外國調子起舞,像被人牽著線的傀儡一樣,青年朋友們如果不幸而入此魔道,則從此便斷送了自己的學問前途。

 

美國是一個市場取向的社會,不變點新花樣、新產品,便沒有銷路。學術界受此影響,因此也往往在舊東西上動點手腳,當作新創造品來推銷,尤以人文社會科學為然。不過大體而言,美國學術界還能維持一種實學的傳統,不為新推銷術所動。今年5月底,我到哈佛大學參加了一次審查中國現代史長期聘任的專案會議。其中有一位候選者首先被歷史系除名,不加考慮。因為據昕過演講的教授報告,這位候選者在一小時之內用了一百二十次以上“discourse”這個流行名詞。哈佛歷史系的人斷定這位學人太過淺薄,是不能指導研究生作切實的文獻研究的。我昕了這番話,感觸很深,覺得西方史學界畢竟還有嚴格的水準。他們還是要求研究生平平實實地去讀書的。

 

這其實也是中國自古相傳的讀書傳統,一直到30年代都保持未變。據我所知,日本漢學界大致也還維持著這一樸實的作風。我在美國三十多年中,曾看見了無數次所謂“新思潮”的興起和衰滅,真是“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我希望中國知識界至少有少數“讀書種子”,能維持著認真讀中國書的傳統,徹底克服殖民地的心理。至于大多數人將為時代風氣席卷而去,大概已是無可奈何的事。

 

但是我決不是要提倡任何狹隘的“中國本土”的觀點,盲目排外和盲目崇外都是不正常的心態。只有溫故才能知新,只有推陳才能出新,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這是顛撲不破的關于讀書的道理。

 

我希望青年朋友有志于讀古書的,最好是盡量先從中國舊傳統中去求了解,不要急于用西方觀念作新解。讀書的第一義是盡量求得客觀的認識,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創造力”,能“發前人所未發”。

 

我希望中國知識界至少有少數“讀書種子”,能維持著認真讀中國書的傳統,徹底克服殖民地的心理。

 

至于大多數人將為時代風氣席卷而去,大概已是無可奈何的事。

 

2008-3-14 18:47

這篇文章很早了呀!

或許是因為余先生前不久獲得了美國國會圖書館的獎項,他的話才被人們重新反省吧.

 

(8)存江東以保華夏

 

昔人視南方六朝為存江東以保華夏,今日當為存臺灣之自由憲政以救中國

 

臺灣一個省保存了中國的南朝。臺灣是中國惟一存留,惟一不被西北風冰川上馬劣斜教吞沒的地域。

 

我更喜歡游街批斗,一直夢想掛上“牛鬼蛇神”的牌子。

 

蘇聯被美國搞垮恐怕只是外因,是冷戰思維,根子還是在于國內民生不濟,專制出現裂痕。

 

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提法是不恰當的,一切意識形態都是政治斗爭的借口,是階級斗爭!只有有利于國計民生,政治清明,文化繁榮的,才是符合歷史發展的。

 

我們之所以稱老毛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獨夫民賊,是因為從民族立場,他毀掉了幾千年的優秀人文傳統,導致現在稱起中國人來就是所謂劣根性。

 

一個真正的中國人,不會是好戰的、好斗的啊,歷史上都是提倡用“文德”來同化人的。

 

借用別人的一句話:若批評不自由,則贊美無意義!

 

那些貪官注意啦下次地震就在你們家拿出點臟錢做做善事好嗎?

 

世事如棋,紛繁復雜!唉!我們反對一樣東西,最好先了解一樣東西吧.

我們為何要追求思想的高度統一?革命真的是一個褒義詞嗎?

 

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劣子孫,猶其是要反思廢棄掉那個“武裝保衛Russia”的可恥口號和可悲年代!

 

事情過后,一切照舊;小孩都懂,大人裝傻。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中國現時代女性普遍的缺乏道德素養與溫婉品性,老毛幾十年如一日革命的“慫恿”是罪首。

他當皇帝了,可以隨心所欲了,誅殺忠良功臣,屠殺熟讀儒家詩書的開明地主幾百萬。

 

在中國現今這樣的輿論壓力下敢于呼喊民主的,不會有人是為了所謂"為別國張目",你們這是不了解歷史!這么多的教訓在,你們卻淡忘了.臺灣民眾的道德素養比我們高的太多太多!

 

此時此刻,淚水讓我領悟,正是這樣的一種人性,卻意外破解了籠罩在中華大地上幾近六十年的一個神話,而且還是一個光怪陸離、蔑視人性的神話。

 

老袁,你回來給我們帶頭吧!沒有組織,沒有資金,沒有人力。唉,怎么反呀。

 

生在紅旗下,喝狼奶長大,全體國人大部分都已深中"斯德歌爾摩"綜合癥?

或許吧,慌言講了千遍或許或了真理,有用也有效,終究不會長久的!

 

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提法是不恰當的,一切意識形態都是政治斗爭的借口,是階級斗爭!只有有利于國計民生,政治清明,文化繁榮的,才是符合歷史發展的。

 

約翰遜博士:愛國主義是惡棍的最后避難所,換言之,假愛國主義之旗號,惡棍們就可以肆無忌憚了。

 

重在民心啊,軍隊雖多,卻屬國家,并不一定會再聽一黨的鬼話。。。

只要國內民意沸騰到一定程度,中原必將有變,屆時風云際會!

 

重建共和。

2011-02-22 20: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