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字體    

略論命相論與西漢政治
略論命相論與西漢政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所謂命相,先秦時期稱為“相形”(注:《荀子·非相篇》。),西漢則稱之為“形法”(注:《漢書·藝文志》。)、“骨法”(注:《論衡·骨相篇》。),而專門從事觀察人的面相、形相以判斷吉兇、貴賤、貧富、壽夭、榮枯者則稱之為“相人”、“相工”及“形法家”。《左傳·文公元年》云:“王使內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其能相人也,見其二子焉。”知命相術及相人至遲起于春秋中期。《漢書,藝文志》論命相術的基本內容與主旨云:“形法者,大舉九州之勢,以立城郭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器物之形容,以求其聲氣貴賤吉兇……非有鬼神,數自然也。然形與氣相首尾,亦有有其形而無其氣,有其氣而無其形,此精微之獨異也。”則漢之形法家,實兼相地、相人、相物。中國古代的學問,無不與政治相關,所謂“夫陰陽、儒、墨、名、法、道德,此務為治者也”(注:《史記·太史公自序》引《論六家要指》。)。因此,命相術自不例外。命相術在先秦時期,雖然與政治的關系不如西漢那樣密切,但已與現實政治發生了關系。春秋末期越國上將軍范蠡就以“越王(勾踐)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勸說文種去職(注:《史記·越王勾踐世家》。),范去而得福,文留而遭禍。戰國末期尉繚亦說:“秦王為人,蜂準長目,鷙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注:《史記·秦始皇本紀》。),決定離開秦國。可證早在春秋戰國時期,部分士人已用命相術作為從事現實政治活動的手段。戰國末期的荀子寫《非相篇》,系統地辨析命相術的荒謬無據,指斥其為學者所不道,可證春秋戰國時期命相術已流行于主流社會及士人階層,然并不為儒家所信奉。
  降及西漢,命相術已普及于世俗及上流社會,相人、相工者流活躍于社會各個階層而每每干預現實政治,以今文經學家為骨干的新儒家則將命相術概括為命相論并與政治融為一體,在神化圣化新興地主階級的政治權威及意識形態權威,維護新興地主階級剛剛建立起來的西漢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諸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發揮了歷史性的作用。
    一、命相論將皇帝和皇后神圣化為封建專制主義政治權威
  司馬遷生當西漢今文經及緯書讖語符命盛行時期,仍能保持史家清醒頭腦,審慎地處理史料。他在《史記·五帝本紀·贊》中說:“學者多稱五帝,尚矣。然《尚書》獨載堯以來;而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訓,薦紳先生難言之。”因此,他在《五帝本紀》中,并未采納緯書等所記上古及三代帝王感生說、命相論等材料。這是應予肯定的。但是,他畢竟生于武帝尊崇今文經及緯書讖語符命盛行時期,出于對現實政治的考慮,又不得不用緯書作者的手法,對當朝最高統治者進行神化圣化。如俞樾所言:“《五帝紀》云,尤擇雅者。故唐、虞二紀,悉本《尚書》;高辛以上,無稽則略;《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不以入史。至《高帝紀》,及有劉媼夢神,白帝化蛇之事。蓋當時方以為受命之符,不可得而削也。世以史公為好奇,過矣。”(注:《史記·高祖本紀·考證》引。)
  漢高祖劉邦是第一位被神圣化的封建皇帝,《史記·高祖本紀》作了較為詳細的描述。
  其一,赤龍感生:
  父曰太公,母曰劉媼。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于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索隱》引《詩含神霧》:“赤龍感女媼,劉季興。”
  其二,大貴之相:
  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索隱》引文穎曰:“高祖感龍而生,故其貌似龍,長頸而高鼻。”
  美須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正義》引《河圖》曰:“帝劉季,口角戴勝、斗胸、龜背、龍股,長七尺八寸”;引《合誠圖》曰:“赤帝體為朱鳥,其表龍顏,多黑子。”按:“左,陽也;七十二黑子者,赤帝七十二日之數也。”
  呂公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座。……高祖竟酒,后。呂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愿季自愛。臣有息女,愿為季箕帚妾。”……
  呂后與兩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過請飲,呂后因@①之。老父相呂后曰:“夫人天下貴人。”令相兩子,見孝惠,曰:“夫人所以貴者,乃此男也。”相魯元,亦皆貴。老父已去,高祖適從旁舍來,呂后具言客有過,相我子母皆大貴。高祖問,曰:“未遠。”乃追及,問老父。老父曰:“鄉者夫人嬰兒皆似君,君相貴不可言。”高祖乃謝曰:“誠如父言,不敢忘德。”
  其三,受命之符:
  高祖被酒,夜徑澤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還報曰:“前有大蛇當徑,愿還。”高祖醉,曰:“壯士行,何畏!”乃前,拔劍擊斬蛇,蛇遂分為兩,徑開。行數里,醉,因臥。后人來至蛇所,有一老嫗夜哭。人問何哭?嫗曰:“人殺吾子,故哭之。”人曰:“嫗子何為見殺?”嫗曰:“吾子,白帝子也,化為蛇,當道,今為亦帝子斬之,故哭。”……后人告高祖,高祖乃心獨喜,自負。諸從者日益畏之。《集解》引應劭曰:“赤帝堯后,謂漢也。殺之者,明漢當滅秦也。”
  秦始皇帝嘗曰“東南有天子氣”,于是因東游以厭之。高祖即自疑,亡匿,隱于芒、碭山澤巖石之間。呂后與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問之。呂后曰:“季所居上常有云氣,故從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沛中子弟或聞之,多欲附者矣。……于是少年豪吏如蕭、曹、樊噲等皆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
  其四,天授之圣性:
  (韓)信曰:“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張)良數以《太公兵法》說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良為他人言,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注:《史記》之《淮陰侯列傳》、《留侯世家》。)
  既為赤龍感生,即是赤龍的傳人,故生有龍顏隆準,長脖頸高鼻子,左股有七十二粒胎痣。在相人呂公、老父心目中,劉邦的這副骨相就是貴不可言的皇帝之命相;“推此以說,一室之人,皆有富貴之相矣”(注:《論衡·骨相篇》。),即呂雉因其子劉盈而貴,劉盈則因其父劉邦而貴。既是亦帝之子,有天生皇帝的命相,自當代秦而王天下,故有赤帝子擊斬白帝子之符命,火德劉漢將代金德嬴秦。按望氣者的說法,“東南有天子之氣”,芒、碭山上亦有“云氣”,皆應于劉邦身上。總之,感龍而生的神示,相人的指點,赤帝子斬白帝子的符命,為始皇與呂雉所信服的云氣之說,每每使劉邦心喜自負,萌發并堅定了奪取天下的雄心壯志;而其追隨者如蕭何、曹參、樊噲者流亦對劉邦漸生敬畏之意而歸服效命,即如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著名軍事統帥韓信,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高級謀士張良,亦屢屢嘆服劉邦的雄才大略是所謂“天授,非人力也。”太史公運用命相論等史料完成了對劉邦奉天承運主宰天下無可置疑的神圣性的論證。這位秦王朝治下的不事生計的無賴之徒便成了庶圣與赤龍傳人,圣而神,一步登上了令人敬畏的神壇。看來,帝王將相的確是“有種”的,而陳涉的懷疑則從反面確認了為秦漢時期人們所普遍信奉的這一重要的政治理念。
  西漢后期,社會上流傳著“再受命”之說。后來的歷史發展進程證明,這“再受命”之說恰好應在劉邦的九世孫劉秀身上,因此,相人也說劉秀生有“隆準,日角”的皇帝之相(注:《后漢書·光武帝紀》。),是當之無愧的赤龍的傳人。
  西漢自成帝起,劉氏的大權逐漸旁落于以元后王政君為核心的王氏外戚輔政集團手中,之后由王政君之手把劉氏天下交給了她的侄兒王莽。為此相人說,王政君生有不可言的大貴之命、“天下母”之相。《漢書·元后傳》云:
  元城建公曰:“昔春秋沙麓崩,晉史卜之,曰:‘陰為陽雄,土火相乘,故有沙麓崩。后六百五十年,宜有圣女興。其齊田乎!’今王翁孺徙,正值其地,日月當之。元城郭東有五鹿之虛,即沙鹿地也。后八十年,當有貴女興天下云。”注引李奇曰:“此龜繇文也。陰,元后也;陽,漢也。王氏,舜后,土也;漢,火也。故曰土火相乘,陰盛而沙麓崩。”又注引張晏曰;“陰數八,八八六十四。土數五,故六百四十五歲也。《春秋》僖十四年,沙麓崩,歲在乙亥,至哀帝元壽二年,哀帝崩,元后始攝政,歲在庚申,沙麓崩后六百四十五歲。”
  此段話是術數家以后言前的“預言”。云后八十年,當有貴女興天下,即哀帝元壽二年(公元前1年);則元城建公的這番預言應為昭帝始元七年(公元前80年)之事。為此,晉國史官卜之,認為是“陰為陽雄,土火相乘”的結果。李奇的解釋是:陰指元后王政君,陽為漢朝,元后于哀帝死后臨朝攝政,即所謂陰為陽雄。王氏出自齊國王族田氏,田氏為舜后,舜為土德,所以王氏當運土德之位,即王莽所立之新朝。漢為火德,火生土,土火相乘的結果是王氏盛,劉氏衰,漢朝亡,新室興。沙麓崩則是陰盛陽衰之兆。齊國的末代國王為田建,其孫田安于項羽時為濟北王,漢初失國,齊人謂之“王家”,田氏后人因以為氏。田安孫王遂居東平陵(今山東章丘西),生子王賀,即元后王政君的祖父王翁孺。王翁孺為武帝繡衣御史,因奉使不稱免,乃于昭帝元始七年徙居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故云:“正值其地,日月當之。”
  《漢書·元后傳》言王政君的命相云:
  (母)李親妊政君在身,夢月入其懷。及壯大,婉順得婦人道。嘗許嫁未行,所許者死。后東平王聘政君為姬,未入,王薨。禁獨怪之,使卜數者相政君,“當大貴,不可言。”禁心以為然,乃教書,學鼓琴。五鳳中,獻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為家人子。
  生母李氏夢月入懷而生貴女政君。月為陰為后。長大許人數次,許誰誰死,又許東平王,未嫁王亦死。其父王禁怪之,請專言祿命的卜數者相之,結論是:“當大貴,不可言。”王政君年八十四死,由元后歷漢四世為天下母,享國六十余載,群弟世權,更持國柄,五將十侯,卒成新室。元后死后,其侄王莽詔大夫揚雄為之作誄,曰:“太陰之精,沙麓之靈,作合于漢,配元生成。”(注:《漢書·元后傳》。)所云太陰之精,謂母李氏受月之精氣也。元后乃其母受月之精氣而生,故稟受天下母即皇后的祿命,應由“有天下父之相”者即皇帝娶之,前諸許聘之人因無“帝王大命”,故死,蓋“富貴之男娶得富貴之妻,女亦得富貴之男。夫二相不鈞而相遇,則有立死;若未相適,則有豫亡之禍也”(注:《論衡·骨相篇》。)。揚雄之誄隱約地表達了侄兒王莽對姑母王政君結束漢朝衍生新室的感激之意。
    二、命相論將孔子神圣化為封建社會意識形態權威
  維系封建社會的政治秩序,不僅需要一個擁有無上權柄的政治權威,也需要一個同天并老、與國咸休的萬能圣人和整備純粹、兆民景仰的萬世師表。按照儒家的托古改制思維方式,欲確立一個當代主流社會意識形態權威與道德楷模,首先要捏造一位古已有之的意識形態權威與道德楷模。這是西漢今文經學家的歷史使命。經過漢初幾位思想家不斷地對秦二世而亡教訓的探討,漢王朝的最高統治者們逐漸認識到儒學的價值、孔子的重要,遂斷然摒除法家學說的“一尊”地位,改用由董仲舒等今文經學家所闡釋的新儒學“一統”天下(注:《史記·董仲舒列傳》。)。但是,生于春秋后期的孔子,本是一個政治上已徹底敗落的殷貴族苗裔,一個仕途不得意、一生多坎坷的布衣士人及教書匠,既無大富大貴之命相,亦非擁有超凡懿德異能的圣人,為此,欲將由孔子所創立的儒家學說由民間私學升格為漢王朝獨尊的官學,就需要對孔子的命相來一番包裝,將其神圣化為意識形態權威與道德楷模。在這方面,緯書及部分漢代史籍提供了不少材料,茲分類條列如次。
  其一,關于孔子的誕生:
  孔子母徵在游于大澤之陂,睡,夢黑帝使請己。已往,夢交。語曰:“女乳必于空桑之中。”覺則若感,生丘于空桑之中,故曰玄圣(注: 《春秋緯演孔圖》,《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一及《路史·黃帝紀》注引。)。
  叔梁紇與徵在禱尼丘山,感黑龍之精,以生仲尼(注:《論語撰考讖》,《禮記·檀弓》正義引。)。
  《史記·孔子世家》說是由其父叔梁紇與其母顏徵在“野合”而生,而緯書讖語則將之神化為由丘母顏氏夢交黑帝或曰感黑龍之精氣而生。這樣,孔丘由凡夫俗子變為黑龍的傳人。黑為五行中水德之色,黑有玄義,這樣一來,孔丘由水德的亡殷之裔升格為玄圣。從而賦予孔丘以神圣性。
  其二,關于孔子的得姓:
  孔子曰:“丘援律而吹,命陰,得羽之宮。”(注: 《春秋緯演孔圖》,《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一及《路史·黃帝紀》注引。)
  據《史記·孔子世家》載,“丘生而叔梁紇死”,《索隱》引《家語》說“(丘)生三歲而叔梁紇死”。孔子由年輕的寡母顏徵養育長大,所以他不知自己姓什么。按照古代圣人(如黃帝)“吹律而定姓”的慣例,他得到陰聲羽調;按照五行與音調匹配的規則,羽調配水德,而商朝即是水德,從而推知自己是殷裔宋國貴族孔父嘉之后,應該姓孔了。
  其三,關于孔子的骨相:
  首類尼丘山,故以為名(注:《春秋緯·文耀鉤》,蔡復賞《孔圣全書》引。)。孔子反宇,是謂尼丘,德澤所興,藏元通流(注:《禮緯·含文嘉》,《路史·高辛紀》引。)。孔子長十尺,大九圍;坐如蹲龍,立如牽牛;就之如昴,望之如斗(注:《春秋緯·演孔圖》,《太平御覽》卷三百七十七。)。孔子海口,言若含澤(注:《孝經緯·援神契》,《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七。)。仲尼牛唇(注:《孝經鉤命決》,《白孔六貼》卷三十一、《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八引。);夫子駢齒輔喉(注:《孝經鉤命決》,《白孔六貼》卷三十一、《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七引。)。仲尼舌理七重,吐教,陳機,授度。仲尼虎掌,是謂威射(注:《孝經鉤命決》,《白孔六貼》卷三十一、《太平御覽》卷三百七十引。)。仲尼龜背(注:《孝經鉤命決》,《白孔六貼》卷三十一、《太平御覽》卷八百七十二引。);孔子胸矩,是謂儀古(注:《孝經鉤命決》,《白孔六貼》卷三十一、《太平御覽》卷三百六十八引。)。孔子之胸有文,曰:“制作定世符運”(注:《春秋緯·演孔圖》,《白孔六貼》卷三十引。)。
  頭如尼丘山,中央低,四周高,為“德澤所興,藏元通流”之處,據說是思想家、道德家的腦瓜;身高十尺、大九圍,坐如蹲龍,立似牽牛,通體放光,近看如昴星,遠看似斗星,其身軀之高大偉岸只有周文王堪與論伯仲,是真正的文王事業的光大者與“素王”。故孔子在匡聲稱:“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注:《論語·子罕篇》。)海口、牛唇、駢齒、輔喉、舌理七重,畫出了一幅游說者、說教者的標準相。而老虎的手掌、靈龜的脊梁、方形合矩的胸部,則是“制作定世符運”的帝王師表的形體特征。
  其四,關于孔子的使命:
  夏,白帝之子;殷,黑帝之子;周,蒼帝之子(注:《春秋緯·元命苞》,《禮記大傳》正義引。)。
  圣人不空生,必有所制,以顯天心(注:《春秋緯·演孔圖》、《禮記·中庸》正義引。)。
  黑龍生,為赤,必告示象,使知命(注:《春秋緯》,《公羊傳》隱公元年《疏》引。)。
  丘為制法主,黑綠不代蒼黃(注:《孝經援神契》,《禮記·中庸》正義引。)。
  按照五行相生序列,夏為金德,尚白;殷為水德,尚黑;周為木德,尚青(即蒼);繼周而興的當是火德,尚赤。孔子為黑龍生,水精,殷裔,雖有帝王之德才,然處于五行之閏位,所以不可能繼木德周而王,雖內圣而不得外王。為此,孔子只能作一個無色的“素王”,充當火德王的“制法主”。
  其五,關于孔子作赤劉的制法主:
  玄丘制命,帝卯行也(注:《春秋緯·感精符》、《文選》班孟堅《典引》注引。)。
  麟向孔子,蒙其耳,吐書三卷。孔子精而讀之。圖廣三寸、長八寸,每卷二十四字。其言:“赤劉當起日周亡。赤氣起,火曜興,玄丘制命,帝卯金”(注:《孝經右契》,《搜神記》引。)。
  夫子素案圖錄,知庶圣劉季當代周,見薪采者獲麟,知為其出。何者?麟者,木精;薪采者,庶人燃火之意。此赤帝將代周(注:《尚書中候》,《公羊傳》哀公十四年《解詁》引。)。
  得麟之后,天下血書魯端門,曰:“趨作法,孔圣沒,周姬亡,彗東出,秦政起,胡破術,書記散,孔不絕。”子夏明日往視之,血書飛為赤鳥,化為白書,署曰《演孔圖》。中有作圖制法之狀(注:《春秋緯·演孔圖》,《公羊傳》哀公十四年《解詁》引。)。
  昔孔子受端門之命,制《春秋》之義,使子夏等四人求周史記,得百二十國寶書。九月,經立(注:《春秋緯》,《公羊傳》隱公元年《疏》引。)。
  丘于《春秋》,始于元,終于麟,王道成也(注:《春秋緯·元命苞》,《文選》班孟堅《答賓戲注》引。)。
  傳我書者,公羊高也(注:《春秋緯·說題辭》,《公羊傳注序疏》引。)。
  子曰:“吾作《孝經》,以素王無爵祿之賞、斧鉞之誅,故稱明王之道”(注:《孝經鉤命決》,《太平御覽》卷六百一十引。)。
  孔子作《春秋》制《孝經》。既成,使七十二弟子向北辰磬折而立,使曾子抱《河》、《洛》事北向。孔子齋戒,簪縹筆,衣絳單衣,向北辰而拜,告備于天,曰:“《孝經》四卷,《春秋》、《河》、《洛》凡八十一卷,謹已備。”天乃洪郁起,白霧摩地,赤虹自上而下,化為黃玉,長三尺,上有刻文。孔子跪受而讀之,曰:“寶文出,劉季握,卯金刀,在軫北,字禾子,天下服”(注:《孝經右契》、《北堂書鈔》卷八十五引。)。
  孔子作法五經,運之天地,稽之圖象,質于三王,施于四海(注:《春秋緯·演孔圖》、《太平御覽》卷六百零八引。)。
  上引材料比較詳細地描述了孔子為赤劉作圖制法的經過:第一,既然圣人不能白白地降生,應以其制作顯示天心,以為治天下的大法,并身體力行,作天下之木鐸,則玄圣孔丘自當順天心而行之。第二,由天降圖錄、薪采者獲麟吐書三卷,孔子知道赤帝子、庶圣劉季當以火德繼周而興,自己則應以黑帝之后為赤劉(卯金刀)制法;天降于魯端門之血書,告訴孔子,儒術雖歷秦火,書記散亂,而終不廢,應謹依《演孔圖》的神示為赤劉“作圖制法”。總之,劉氏天下,孔家法典,這一切都由上天安排好了,孔子的使命就是替天行道。第三,《春秋》是孔子為赤劉制定的大法之一,其史料來源、起訖時間、撰述主旨、傳書人公羊高,亦皆由天定。據《漢書·儒林傳》,武帝于諸經中尤尊崇《公羊春秋》,親詔太子受此經,可知《公羊春秋》為諸經之首;而治《公羊春秋》的當代孔子董仲舒之流,也與孔子接上了道統,所謂“文王之文在孔子,孔子之文在仲舒”,“董仲舒亂我書”(注:《論衡》之《超奇篇》、《實知篇》;又《論衡·案書篇》云:“亂者,終孔子言也”,知“亂”有總結之義。),透出了今文經學家及緯書作者們神圣化孔丘的功利主義的苦心孤詣。第四,《孝經》是孔子為赤劉制定的另一大法。孔子是一位有帝王之德才而無帝王爵賞刑罚大權及五行位次的素王,只能闡述古圣王的道理以教化天下。因為孔子說過:“事親孝,故忠可移于君,是以求忠臣必在于孝子之門。”(注:《孝經緯》、《后漢書·韋彪傳》引。)所以,赤劉以“以孝治天下”相標榜,高祖劉邦以后的每位皇帝的謚號均綴一孝字,并且將“孝悌”作為選拔官吏的一個重要科目。第五,諸法典已備,孔子親率群弟子向上天報告成功。這些法典包括《孝經》四卷、《春秋》,以及《河圖》、《洛書》凡八十一卷。上天乃賜孔丘以黃玉刻文,宣示:寶書已造出來,由劉季把握實踐,首先應在他的老家軫星北之分野,即楚北豐、沛起事,天下歸服后,則將《五經》施于四海,以經治天下。這樣一來,孔丘就被徹里徹外地神圣化為溝通天人、洞察古今的大主教與世俗社會的制法主,他講的話、寫的書就成了漢王朝的官方倫理政治哲學及治國大法,而神圣化孔子的今文經學家們則是當然的權威釋經者、受益者,一石三鳥,天經地義。從此以降,孔子及儒學就與中國封建專制政治結下了不解之緣,孔子及儒學成為中國封建專制政治的核心與靈魂。因此,談論孔子及儒學(主要是尊孔與反孔),在中國歷來被視為談論政治問題。流風所及,仍是當今論壇的一個重要話題。
    三、命相論論證了西漢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的天然合理性與神圣性
  戰國末期的偉大的唯物主義思想家荀子曾著《非相篇》,集中批駁了命相論的種種謬誤,云:“相人之形狀顏色而知其吉兇妖祥,世俗稱之。古之人無有也,學者不道也。故相形不如論心,論心不如擇術。形不勝心,心不勝術。術正而心順之,則形相雖惡而心術善,無害為君子也;形相雖善而心術惡,無害為小人。君子之謂吉,小人之謂兇。故長短、小大、善惡形相,非吉兇也。”在荀子看來,人之吉兇妖祥在于“術正而心順之”,術正心順則吉,術不正心不順則兇,與人的長短、大小及形相善惡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例如,“帝堯長,帝舜短,文王長,周公短,仲尼長,子弓短”。雖身材有長短,然或為圣君,或為賢相,或為人師,皆為君子,其命皆吉。又如,“衛靈公有臣曰公孫呂,身長七尺,面長三尺、焉廣三寸,鼻目耳具,而名動天下。”身長七尺,而臉長竟有三尺;臉長三尺,其寬則僅三寸;鼻目耳雖全,然其相去疏遠。其身材長短、面部寬窄及器官布局極不勻稱,然而天下人皆知其賢,是謂惡相吉命。再如,“桀、紂長巨姣美,天下之桀也,筋力越勁,百人之敵也。然而身死國亡,為天下謬,后世言惡則必稽焉。”桀、紂高大貌美,兩方人中才能挑出一個,筋力越勁,可敵百人,是標準的健美男子形相;然而身死國滅祀遷,后世言惡者必歸諸其人,罵名千古,是謂善相兇命。總之,命之吉兇,與相之善惡無涉,完全取決于心術之善惡。因此,荀子所云“相形不如論心,論心不如擇術”,是一個反對以貌取人、擯棄宿命論,教人向善、催人進取、注重社會實踐的唯物主義命題。
  晚于荀子三百余年,生當中國古代物質文明巔峰期之一的號稱唯物主義思想家的王充(公元27年至97年),本應對荀子提出的上述唯物主義命題加以闡揚,卻拾起了被荀子所正確批判過的陳言舊說,確立了以所謂察表知命說、稟氣說為基本內容的以維系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為指歸的命相論,促成了唯物主義哲學的大倒退。王充的《論衡》稱得上是集秦漢以降命相論的大成。這一史實證明,物質文明的大幅度增殖,未必帶動精神文明水準的同步提高。漢代唯物主義哲學的大倒退,證明新興地主階級在政治上已經轉入了保守期。
  對所謂察表知命說,王充作了以下說明
  人曰命難知。命甚易知。知之何用?用之骨體。人命稟于天,則有表候于體。察表候以知命,猶察斗斛以知容矣。表候者,骨法之謂也……案骨節之法,察皮膚之理,以審人之性命,無不應者(注:《論衡·骨相篇》。)。
  人命稟受于天,而表候于人體,因此,人只要考察人體的骨法及皮膚的紋理,就可以斷定人所稟天而有的命與性。何為命?王充說:
  傳曰:“說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隨命,三曰遭命。”正命,謂本稟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行以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隨命者,戮力操行百吉福至,縱情施欲而兇禍到,故曰隨命。遭命者,行善得惡,非所冀望,逢遭于外,而得兇禍,故曰遭命(注:《論衡·命義篇》。)。
  自孔子起,儒家有一個傳統說法,人分上中下三品,則有正、隨、遭三命。有正命的上等人,上天給他一個好命,作為好命的表候就是與生俱來的一具好骨相,這種人到世上來就是為了安享富貴榮華,因而不須行善而吉福自至。有隨命的中等人,上天賜給一個隨機性的命,作為命之表候的相也一般,故戮力端正操行則吉福至,放縱情欲則兇禍來,命吉命兇全賴個人操行之善惡。有遭命的下等人,所稟命相皆惡,不僅行惡得惡,即使行善也只能招致兇禍,這種人到世上來就是為了忍受貧賤屈辱。總之,三命皆由天定。
  人命為什么有如此大的差異?為什么行善得禍,行惡得福?王充認為是人稟氣不同所致。他說:
  凡人受命,在父母施氣之時,已得吉兇矣。夫性與命異,或性善而命兇,或性惡而命吉。操行善惡者,性也;禍福吉兇者,命也。或行善而禍,是性善而命兇;或行惡而得福,是性惡命吉也。性自有善惡,命自有吉兇。……則富貴貧賤皆在初稟之時,不在長大之后隨操行而至也(注:《論衡·命義篇》。)。
  所云施氣,即交合。王充認為,人命之吉兇在父母交合施氣之時就確定了,與人出生以后所形成的操行即性之善惡無涉,此即所云“性自有善惡,命自有吉兇”。因此,王充認為,儒家所云之隨命說不能成立。應該說,王充的批評有合理的因素,因為“行善得福,行惡得禍”并非事實。
  那么,父母交合所施之氣自哪里來?氣何以決定人命?王充解釋說:
  至于富貴所稟,猶性所稟之氣,得眾星之精。眾星在天,天有其象。得富貴象則富貴,得貧賤象則貧賤,故曰:“在天”。在天如何?天有百官,有眾星。天施氣而眾星布精,天所施氣,眾星之氣在其中矣。人稟氣而生,含氣而長,得貴則貴,得賤則賤。貴或秩有高下,富或資有多少,皆星位尊卑小大之所授也。故天有百官,天有眾星,地有萬民、五帝、三王之精(注:《論衡·命義篇》。)。
  人命的吉兇直接受之于父母交合施氣之時。而父母所施之氣,由天所施,由眾星所布。天上之星分為官星與眾星,官星布富貴之精氣,眾星布貧賤之精氣。得富貴之精氣者得吉命,得貧賤之精氣者得兇命。同得富貴之吉命者又有社會等級的高下及財富數量的多寡不同,這是由天上官星位次的尊卑大小決定的。所以說,天上有官星與眾星,地上就會有稟受眾星精氣的萬民和稟受各級官雖精氣的五帝、三王及各級官爵。總之,“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天是不能怪罪的,因為“獲罪于天無所禱也”。王充完全吸收了緯書中的感星而生說、天人合一說,形成了自己的稟氣說,最終完成了對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的天然合理性與神圣性的論證;當然這種論證僅僅是一種粗俗拙劣的附會。稟氣說奠定了流毒迄今的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的“唯成分論”、“宿命論”,仍是今日中國社會應予肅清的封建迷信思想的一項重要內容。
  命相論還將上古及三代帝王徹頭徹尾、徹里徹外地神圣化了,并且與西漢王朝的選官制度、后妃制度等重大典制關系密切,限于篇幅,容后專文闡述。
  字庫未存字注釋:
    @①原字飽去包加甫
學術月刊滬84~91K21先秦、秦漢史韓玉德20032003西漢王朝需要確立封建專制主義政治權威、意識形態權威與等級秩序。司馬遷生當武帝尊崇今文經及緯書讖語符命盛行時期,出于對現實政治的考慮,不得不用緯書作者的手法,把西漢王朝的蹄造者劉邦圣化為“庶圣”,神化為“赤帝子”;班固則將元后王政君圣化為“圣女”,神化為“太陰之精”。緯書作者們則將孔丘神圣化為“黑帝子”、“玄圣”、“素王”與劉漢王朝的“制法主”。王充提出察表知命說、稟氣說,詳細論證了西漢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的天然合理性與神圣性。命相論/赤帝子/圣女/制法主/察表知命  physiognomy/son of the Red Emperor/saintess/the authoritative code maker/telling one's fortune by reading his appearancesOn Physiognomy and the Politics of Western Han Dynasty  Han YudeThe Western Han Dynasty needed to establish its political authority,ideological authority and hierarchy of the feudal monarchism.Sima Qian lived in the time when Emperor Wu worshiped jinwenjing,the official script,and augury books,superstitious prophecy combined with magic drawings for fate were in vogue.Out of the concerns for social reality,Sima Qian had to sacralize Liu Bang,the founder of the Western Han Dynasty,as "the same as sage" and deify him as "son of the Red Emperor" with a style that the authors of augury books had used while Ban Gu sacralized Wang Zhengjun,the queen,as "the saintess" and deified her as "the spirit of the moon".Those who had written augury books deified and sacralized Confucius as "son of the Black Emperor", "the black sage","the civil king" and "the authoritative code maker" of the Han Dynasty.Wang Chong proposed the doctrine of telling one's fortune by reading his appearances and that of different natural essence of human beings,and he proved in detail the inherent reasonableness and sacredness of the feudal hierarchy in great unification of the Western Hah Dynasty.韓玉德,青島大學師范學院歷史系教授、《青島大學師范學院學報》主編。 作者:學術月刊滬84~91K21先秦、秦漢史韓玉德20032003西漢王朝需要確立封建專制主義政治權威、意識形態權威與等級秩序。司馬遷生當武帝尊崇今文經及緯書讖語符命盛行時期,出于對現實政治的考慮,不得不用緯書作者的手法,把西漢王朝的蹄造者劉邦圣化為“庶圣”,神化為“赤帝子”;班固則將元后王政君圣化為“圣女”,神化為“太陰之精”。緯書作者們則將孔丘神圣化為“黑帝子”、“玄圣”、“素王”與劉漢王朝的“制法主”。王充提出察表知命說、稟氣說,詳細論證了西漢大一統封建等級秩序的天然合理性與神圣性。命相論/赤帝子/圣女/制法主/察表知命  physiognomy/son of the Red Emperor/saintess/the authoritative code maker/telling one's fortune by reading his appearances
2013-09-10 21:3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