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民初精神探源
字體    

我永遠的,中華民國
我永遠的,中華民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篇文章是一個剛滿16歲的大陸小女生寫的——
我們頭頂上是青天白日,腳下是烈士鮮血染紅的國土,那就是我們的國旗。

——我永遠的,中華民國

我的中華,我的民國,青天白日坦坦蕩蕩的中華民國。

我夢見過的啊,在深夜里,醒來后忍不住一個人輕聲的哭。那樣的晚上,好靜,好寒冷。

那該是最悲哀也是最無助的時候,在淪陷的國土上懷念故國,每次輕聲念起那四個字都痛得摧心摧肝。天涯海角悲涼地,記得當年全盛時。

可是你在哪里,我的中華,我的民國……

盡力堅持著心底那點信仰,帶著孩子氣的天真和少年心性的執著……我本來就只是個剛由孩子長成的少年啊。

記得那些名字,那些同樣年輕一直年輕并且永遠年輕下去的名字,那些寫下便光芒萬丈提起便動人心魄的名字,那些我們的國家也永遠不會忘記的名字。陸皓東,陳天華,林覺民……

還有秋瑾,那位首倡同盟會的鑒湖女俠,我同姓的先輩,記得父親曾帶著惋惜之意說她,太傻了,不值得的。

或許吧,可是無論如何,總有些東西是該不顧一切去守護去追尋的啊。

我的中華,我的民國,我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九十七年,寫下這幾個字的時候竟有種想哭的沖動,年少如我般即使撫今追昔也難以想象的漫長時光,然而清楚知道,當年的碧血如花從未褪色過。

而我們,又將何日告成黃土?

我不知道,他們地下若是有靈,看見山河歲月已成如今情景,會不會嘆息失望。只相信,直至今日,我們之中,從來不少的就是愿意為主義死的年輕人。我生國亡我死國存,區區一身又豈敢惜?

南天若有遙想問,應憐冰心在玉壺。

低了頭,桌子上貼的國旗刺痛眼睛。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盡管生長在大陸的十六年來,從未見過我們的國旗在天宇之上飄揚的驕傲和美麗。直到有一天,看淞滬會戰相關的,謝晉元團長說的一句話讓我忍不住想哭:我們頭頂上是青天白日,腳下是烈士鮮血染紅的國土,那就是我們的國旗。

是的,頭上的青天白日和腳下的血染熱土,那是我們永遠的國旗。

國父說過的,青天象征自由,白日代表平等,而滿地紅的含義,是博愛。

那么,這個國家,為什么不是這樣的……憑什么不是這樣子的?

再忍不住,淚水滴下打得字跡一片模糊。

我的中華,我的民國,我永遠的,中華民國。

三月二十三日,那個春天的早上,看到選舉結果時的欣喜,恨不得把那份激動昭告天下、該是改變的時候了,小馬哥,馬總統這樣說。馬上就會好。

是的,我們的國家,馬上就會好。旗幟不落,國魂永生。不管多難,天會再藍。

其實一直都是太敏感也太理想化的孩子,看不得我至愛的國家一點不好。

因為從前迷茫過,找不到自己,對國家的概念更是無知,而現在,終于知道,什么才是最值得珍貴的東西。

曾嘆息過生不逢時,前不得見先烈英風后不得見復我河山。然而終于知道,這何嘗不是一種幸運,讓我有機會,可以去做些什么。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那么,如果有機會,請允許我以少年的熱血去成為那樣的前鋒吧,請讓我為這個理想一路堅持下去不言放棄吧,請讓我終有一日可以見到國土重光,讓我們的國家好起來,如我們一直所希望的那樣,山河壯麗,光風霽月。

97/10/1

后記

天涯海角悲涼地,記得當年全盛時。讀了許多詩詞,偏生是對這句感慨極深。

當年,誓師北伐的那年抗戰的那年還都的那年,再往前,蹈海的那年秋風秋雨的那年碧血黃花的那年,哪個時候,比此時此地更悲涼?

雙十的晚上在校上自習,入夜了,想著海峽那邊,該是燈火通明的吧?到國慶晚會的時間了,主持人是哪位俊男靚女?馬總統是肯定在座的。國歌是否已經奏響,“中華民國萬歲”的呼聲是否已是響徹云霄,青天白日滿地紅,那面永恒的國旗是否在高天之上飄揚不落?

中華民國,這漫長的道路我陪你走過的才有多短,請讓我們繼續走下去吧。

這節是歷史,中國近現代政治史的內容剛復習完,于是又想起辛亥雙十那次,也是在夜里起義的,然后便是武昌三鎮全部光復,再不久,革命浪潮席卷了整個中國……

還會不會有這樣的一天……我們還能不能看到這樣的一天?

那個晚上,夢見了在南京的百年國慶,醒來后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個時刻,獨自一人哭得止不住。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幸運的是認識的有那么多同志,可是仍然不知會有誰全部理解這個心思太重的孩子。嘆息,想起那句“司馬青衫,吾不能學太上之忘情”,其實被許多的朋友說我理想化也太敏感,道德潔癖到受不了看見這個國家一點的不好。

其實想起這些是自責的啊。從前,先烈們為此而死,現在,仍然有許多人為這個國家付出著許多。可是我能做些什么,為我們的國家做些什么?太年輕了,面對現實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說不出來更難形之于筆墨,只是心痛。
這是她寫的懷念張靈甫將軍的詩

古風祭張靈甫將軍

表里山河關中路,三秦古是英豪處。

俊稱長安張鐘麟,玉樹矯然姿不群。

少年就學在京師,文采風流眾莫比。

地覆天翻弱冠余,革命怒潮起黃埔。

愿將青衿換鐵衣,投筆報國未曾惜。

烽煙亂起誓北伐,武昌城外直飲馬。

幾剿赤匪匪喪膽,深池險關一日下。

東瀛倭寇存心異,事變又生犯淞滬。

將軍寧作戰死鬼,袍澤恥為亡國奴。

馳援千里不辭遠,浩氣忠魂留羅店。

長江轉戰在南潯,至今秋荻憶將軍。

大捷德安始揚名,壯士血染張古峰。

霜晨凜冽山川震,白日慘淡天地驚。

憑陵殺氣滿東南,掠敵破陣如雷霆。

雪峰一戰堪雪恥,殘寇哀號骨葬此。

百戰功成稱名將,千轉策勛意氣時。

英年接掌御林軍,七十四師盡精銳。

新識佳人字玉齡,韶華生長瀟湘水。

匪軍流竄患蘇中,拔劍起座自請纓。

豈容匪甲鳴吾君,淮陰淮安次第平。

聲東擊西破漣水,一時匪中皆震動。

華中山東合密謀,久思苦慮無計籌。

奈何將軍竟驕敵,群山糾紛陷難行。

三萬孤忠圍一處,匪勢強盛料難攖。

蒙山寂寥沂水咽,良弓斷絕寶刀折。

以身許國何辭死,靖平內亂待來者。

丹心碧血鑒滄冥,精誠染盡草青青。

蒼天墮淚孟良崮,灑遍凄風并苦雨。

匪兵相慶匪首喜,皆稱此役可垂史。

唯余舊部哭滿道,空令后人相憶遙。

遺書一紙到金陵,文武聞之盡驚慟。

蔣公嘆息復扼腕,黨國今失一干城。

朝暮流轉六十載,桑田應已作滄海。

遺事如今少人知,風景不殊世事改。

已矣哉,

西風衰草,折戟未銷。

寒煙杳杳,故壘蕭蕭。

遙望天際,河岳悲凄。

招魂不至,英靈何依?

山峨峨兮水潺潺,思紛紛兮淚湲湲。

臨水登山木葉飛,長歌當哭為君悲。

何時風起碧落明,塵埃一掃浮云清。

余將素衣重登臨,釃酒國殤祭英魂。

96/5/23

 

2011-02-22 20: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歷史的先聲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