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字體    

美洲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及前景
美洲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及前景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K7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1-4799(2001)02-0073-05
  冷戰結束后,“經濟全球化”、“經濟區域集團化”開始成為世界各地的共同語言。伴隨著社會的發展,以互聯網為特征的信息技術革命沖破傳統的國界障礙,將各地區乃至全世界都聯成一個整體。在當今這一經濟衡量各國實力的時代,區域經濟一體化是擺在各國面前的一種新的挑戰和機遇。縱觀世界,歐洲聯盟、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及產生的積極效應,吸引了更多國家和地區加入經濟區域一體化建設的大潮中。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1994年12月,在美國邁阿密召開的34個拉美國家首腦會議上,克林頓提出在2005年前建立美洲自由貿易的建議。這一舉措將世人的注意力轉移到西半球這一狹長的地帶。
  一、美洲一體化的淵源及進程
  美洲各國有著共同的文化淵源和歷史遭遇,這使得整個美洲一直保持著統一和一體化的愿望,尤其在拉丁美洲地區。這種愿望最集中體現在解放者西蒙·玻利瓦爾的思想和實際行動中。在拉美人民及其領導人心中一直都存在著玻利瓦爾的烏托邦:組成一個民主的、進步的拉丁美洲國家大聯邦。早在1826年美洲巴拿馬會議上,玻利瓦爾就提出建立“美洲聯邦”的思想,但由于當時特殊的歷史形勢,這種烏托邦式的愿望沒有得到成功的貫徹和實施。
  20世紀30年代開始,拉美國家相繼實施進口替代工業化的經濟改革,可以肯定這段時期拉美各國經濟得到了較大的發展。隨著經濟的增長,拉美各國對于地區一體化有了新的要求。1948年成立了聯合國拉美經濟委員會,隨后它適時地提出了建立共同市場、自由貿易區的主張。在這一思想的指導下,拉美開始加強一體化的趨勢。60年代和70年代是美洲經濟一體化的起步階段。在這一階段,拉美地區先后建立了中美洲共同市場、拉普拉塔流域組織、安第斯集團、加勒比共同體和共同市場、拉美經濟體系和亞馬遜合作條約組織等[1](P99)。組織建立起來后,相互之間的貿易和合作關系得到加強,但由于拉美各國內向型經濟結構以及該時期拉美地區的政治沖突,這種貿易和合作只停留在表面,甚至有些組織名存實亡,一體化規模受到很大的限制。應該說60年代和70年代是美洲一體化的嘗試階段,況且這種一體化只局限于拉美國家內部之間,沒有形成真正意義上的一體化規模。
  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債務危機席卷了整個拉美地區,為了緩解和度過危機,拉美各國開始加快地區經濟一體化的步伐。1986年4月,拉美一體化協會通過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憲章》,憲章確定了加強地區合作的“政治準則”和談判基礎。80年代,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墨西哥參加了中美洲和平斡旋的孔塔多拉集團,1989年3月,三國決定加強更高程度的經濟合作和政治協商,以促進同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進一步合作。1987年,安第斯集團也達成旨在發展集團內合作和交流的《基多議定書》。同期,巴西、阿根廷也擴大了合作的范圍。其實在這一時期,像這種類型的雙邊、多邊協定在整個拉美都得到普遍性的加強。特別是這十年正值拉美開展民主化改革,它為拉美國家經濟合作提供了有利的政治環境。正因為如此,拉美地區建立起了多層次、多類型的經濟合作組織和集團。至于美國,80年代正是美蘇對抗處于白熱化的時期,拉美自然是兩強爭奪的陣地之一,通過兩強的爭奪戰,美國和拉美之間的聯系得到加強。雖然當時美國的泛美政策受到部分拉美國家的抵制,但由于拉美對美國的經濟依賴性,所以美拉之間仍保持著相當的聯系,特別在危機爆發后,這種依賴關系更為明顯。如果說80年代的拉美經濟動蕩使該地區經濟發生了大滑坡,那么它同時也為拉美和整個美洲的一體化進程提供了催化劑,給美洲經濟一體化進程的重振提供了契機,預示著美洲地區將出現更大規模的一體化。
  進入90年代,拉美各國告別了“失去的十年”,經濟走上了快速恢復和發展軌道。1991年蘇聯解體后,美國的全球戰略開始調整,對拉美的政策自然也處在它的調整范圍之內。面對歐盟、亞太地區的迅猛發展,美國開始著手建立自己的經濟實體,而最迫切的任務當屬鞏固拉美這塊“后院”之地。1990年6月27日,布什提出“美洲倡議”,建議與拉美實行“新的經濟伙伴關系”,并提議將西半球自由貿易區提上議程。當美國拋出這樣的信號后,拉美各國開始籌劃更大規模的一體化。在拉美經委會的“開放的地區主義”的號召下,地區經濟一體化組織相繼建立起來:
  北美部分:1992年12月17日,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1994年1月,北美自由貿易區正式建立并投入運轉,它是位居歐盟之上的世界第一大經濟實體。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建立是美國推行美洲自由貿易區過程中最關鍵的一步。
  中美洲地區:1997年7月12日,中美洲6國總統簽署了《第二個巴拿馬宣言》,決定就中美洲自由貿易區舉行談判,形成真正意義上的中美洲共同市場。
  加勒比地區:1994年7月,加勒比各國首腦簽署協議,組建了該地區的聯盟;1997年加勒比國家達成建立共同市場的決議。
  南美洲地區:1991年初,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四國組成南方共同市場;1995年1月1日正式投入運行,它是當今世界上第四大經濟實體。安第斯集團的停滯狀態在90年代得到很大的改觀,1995年9月,該集團被改為安第斯一體化體系。1994年6月,由墨西哥、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組成的“三國集團”決定將在10年內建立三國的自由貿易區。除這些地區組織外,一些國家間的雙邊貿易關系得到新的發展。例如,智利與墨西哥、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等國分別簽署雙邊貿易協定。目前,拉美地區幾乎每個國家都以某種形式加入了一個或多個區域性集團組織之中,形成了相互交叉、多層次、多形式的經濟一體化局面。總體來看,美洲形成了以北美自由貿易區和南方共同市場牽頭的兩大經濟實體,美洲自由貿易區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取決于美國和以南方共同市場為主的拉美國家之間利益調整和平衡。
  二、美國和拉美各自的戰略動機
  在世界激烈的經濟競爭中建立美洲自由貿易區,應該說符合歷史的潮流,但具體到協定的可行性,則首先要分析一下美國和拉美國家的各自動機及意圖。
  美國首先倡議建立美洲自由貿易區,主要是基于以下幾個方面的考慮:
  首先,自80年代以來,國際經濟集團化、區域化趨勢日漸加強。地區性經貿組織如雨后春筍般建立起來,各集團對內實施自由貿易,對外實行貿易保護主義政策。被排除在各組織外的美國全球利益受到很大的削弱。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也開始籌劃建立起自己的經濟區域,增強國際競爭力,更大程度地參與國際競爭。特別是在歐共體建立并壯大、亞太經合組織成立后,這種組建西半球自由貿易區的愿望就更加迫切。據一些西方學者預測,未來世界經濟格局將是三強鼎立的局面,以英、法、德三國為主的歐洲大市場、以日本為首的亞太經濟圈都已建立起來,而剩下的一極就是正在形成中的美洲自由貿易區。當美國的歐亞競爭對手不斷拓寬與拉美國家聯系時,特別是在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商議建立跨洲自由貿易區時,美國開始意識到形勢的緊迫。為了確保其“后院”不落入對方之手,克林頓重新啟動美洲一體化的進程,并提議在2005年就建立西半球自由貿易區。
  其次,現在拉丁美洲擁有總面積為2000多萬平方公里、人口約6億的廣闊市場。這樣一個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區域自然對各經濟列強有極大的誘惑力,尤其是對位居本大陸的美國。其實,拉美地區一直在美國的全球戰略中占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在經濟領域中。克林頓在總結80年代的經濟時說:如果拉美國家的經濟在80年代的增長未中斷,那么美國的貿易赤字會低于20%。90年代拉美經濟開始進入調整和恢復階段,拉美成為經濟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同時是全球貿易增長率最高的地區。不僅如此,拉美還是美國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地區。從90年代開始,美國對拉美地區的出口呈直線上升趨勢,1990年出口額為490億美元,到1994年上升到880億美元,增長79%,1995年為937億美元,1996年達1090億美元。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90年代美國外貿逆差的頹勢。加緊對拉美的開發是當今美國對外政策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再次,南方共同市場的確立及其壯大,給美國帶來較大的沖擊。南方共同市場自1995年1月1日正式投入運行以來,取得了很好的業績,南方四國經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巴西和阿根廷確立了在南美洲的優勢地位。南方共同市場擁有2億多人口,12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國民生產總值達到800億美元。1991年四國簽署協定之初,四國貿易額僅46億美元,1994年達到100億美元,1995年增至135億美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巴西、阿根廷之間的貿易更加活躍:巴西取代美國成為阿根廷最大的貿易伙伴,同時阿根廷也成為巴西第二大貿易國。不僅如此,南方共同市場有著較大的擴展前景,它與安第斯集團、三國集團、中美洲共同市場以及加勒比地區加強了經濟聯系,相互之間高層領導互訪,整個拉美正在籌建南美洲共同市場,實現拉美經濟一體化。擁有著強大的實力,以南方共同市場為主的拉美國家開始對美國的經濟霸權說“不”。1997年巴西總統卡多佐提出:“本半球的一體化不應存在霸權,也不應在壓力下匆匆進行。”面對迅速崛起的拉美一體化,特別是南方共同市場的壯大和充實,美國降低姿態與拉美協調經濟聯系成了當務之急。
  拉美歷來有著“美洲聯邦”的想法,身處第三世界陣營中的拉美各國在全球化大潮中愈發覺得西半球一體化的必要性。
  首先,長期以來拉美的經濟改革和漸進的開放政策,有力地促進了拉美國家的經濟發展,60年代至70年代的“巴西奇跡”是當時拉美經濟的縮影。80年代,在債務危機的沖擊下,拉美國家大多數出現了經濟倒退的現象。這種海綿經濟的萎縮使拉美地區的國際地位下降。面對歐盟和亞太經合組織的蓬勃生機,拉美產生一種“地球邊緣化”的憂慮。90年代,經濟恢復后的拉美積極參與經濟一體化的建設,在加強與歐亞之間的經濟聯系的同時,也加強了與美國的合作,積極響應美洲自由貿易的提議,力求在與美聯合中重振國際威望。
  其次,拉美想利用美洲經濟一體化的好機遇,吸引美國的資金和技術,促進經濟的全面發展。自從90年代拉美的內部和外部聯系加強后,它成為外國投資者關注的地區之一。1990年至1996年外國直接投資增長了近3倍,由80.61億美元增加到310億美元。1990年到1994年注入南方共同市場、“三國集團”、安第斯共同體和中美洲共同市場分別為41億、36.3億、13億和1.05億美元,投資額呈逐年上升的勢頭。伴隨著外國投資的增加,大批跨國公司也在拉美成立,這些跨國公司為先進技術登陸拉美提供了便利的條件。技術的更新提高了產品質量,同時也增強了它們的國際競爭實力。由于地緣關系,美國一直是拉美的資金和技術的最大輸出國之一。1983年至1993年,在拉美的直接投資由240億美元增到1020億美元,增長了4倍之多,并且在拉美的跨國公司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美國。正由于這種緊密聯系,拉美地區都希望與北美先進國家展開更大規模的合作。
  再次,拉美國家準備利用西半球一體化的契機,深化經濟改革,優化產業結構以及制度的創新。由于長期的殖民地歷史原因,拉美地區長期以來實施的是單一型的經濟體制。這種以初級農產品和非耐用工業品為主要出口產品的經濟格局對國際市場依賴性很大,只要國際市場價格不合理或者發生動蕩,拉美國家的經濟就會發生動搖,甚至崩潰。這種不合理的產業結構只有融入到現代世界經濟大潮中,與國際經濟體系全面接軌,通過實現專業化生產和規模生產才能得到較好的改觀。在世界經濟激烈競爭中,拉美國家要想擁有一席之地,最迫切的任務當屬調整產業結構,對經濟進行調整與變革。拉美與美國經濟之間有著一定的互補性,實現美洲經濟一體化可以幫助拉美實現經濟結構的優化組合。
  由此可見,在建立美洲自由貿易問題上,美國和拉美國家有著共同的愿望,這些共同點為實現一體化提供了有利的條件。但雙方存在著一些分歧是不爭的事實。談到一體化的前景,我們應較為全面地把握它們之間的利益關系,只有正確地分析它們之間的復雜關系,才能對一體化的前景作出較為客觀的預測。
  三、美洲經濟一體化的前景
  從一體化設想的提出到現在已有幾年的時間了,在這段時期,美洲已經形成雙邊與多邊相互交叉,多層次、多形式的一體化局面。單就墨西哥來說,它既是北美自由貿易區的成員國,也是“三國集團”的成員國,并且它還分別與阿根廷、玻利維亞、智利等國簽署了雙邊協議。像這樣“一點多交”式的國家還有智利等國。通過這些“中間橋梁”國家,各組織之間形成了一個“網”狀結構,這其中也包括北美自由貿易區和南方共同市場的聯系,美國和拉美國家之間可以通過這些“特殊”的橋梁作用走向聯合。
  自80年代拉美與歐盟和亞太地區聯系加強后,美國在拉美的影響逐漸減弱。1994年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協議建立跨洲共同市場,隨后,歐盟成員國首腦紛紛造訪拉美國家,雙方開始走上經濟合作之路。同時,拉美與亞太國家加強了聯系,墨西哥和智利先后于1993年、1994年加入亞太經合組織。“21世紀是太平洋地區的世紀”是大多數拉美國家所達成的共識,太平洋意識在該地區得到強化。就連不屬于太平洋地區的阿根廷也在積極打通進入亞太經合組織的關節。面對來自本大陸外的競爭以及迅速升溫的拉美太平洋意識,美國無疑會加快西半球一體化的步伐。美國能否以積極、主動的態度協調與拉美國家的關系成為一體化進程的關鍵因素。1997年巴西總統卡多佐宣稱:“本半球的一體化更多地取決于北方各國開放市場的能力,而不是南方各國參予這一進程的能力。”
  但我們同時也應看到一體化進程中仍存在著諸多不利的因素,對這些問題的正確處理會推進一體化進程的實施。
  其一,在組建美洲自由貿易區的進程和方式上,美國與拉美國家存在著較大的分歧。這種分歧主要反映在美國和巴西兩個大國之間。美國的意圖是盡快達成一體化協議,并要求拉美國家在1998年就相互取消關稅,無條件開放市場。事實證明,美國這一企圖落空。而拉美方面,它們幾乎都贊成巴西的“有步驟、循序漸進地實現一體化”的主張,這主要是由拉美經濟結構和發展水平決定的。1997年巴西外交部長表示:“我們的經濟諸因素需要充足的時間適應市場規則和形勢”,“南方共同市場提出分階段實現建立美洲自由貿易區的目標在于保證南錐體國家的經濟改革同美洲自由貿易區的進展相協調。”可以預測,要實現美國和拉美之間的經濟磨合仍需要較長的時間。美拉的分歧還反映在組建一體化的方式上。美國主張通過“單邊外交”逐一將拉美各國納入北美自由貿易區,從而實現西半球最終一體化的目標。1992年12月17日,布什宣稱:“我希望并且相信北美自由貿易區將擴大到智利和南美、中美以及加勒比的其他伙伴國。”1994年,克林頓也表示,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擴大到本大陸其他國家是美國所追求的目標之一。但是以南方共同市場為主的拉美國家認為加入一體化的方式應體現公平的準則。巴西總統卡多佐以及其他國家首腦反復強調,西半球一體化不能存在霸權,不能使一個國家繁榮而損害他國的利益。而要實現這一目標,最根本的是要在美拉之間達成平等的協議。為了爭取在談判中擁有更大的主動性和發言權,拉美國家意識到團結的重要性,只有通過拉美國家的團結一致才可以減少由“單邊外交”帶來的損失。就目前情況來看,拉美一體化進程較整個西半球大聯合要快得多。應該說,由南、北兩方從小組合走向大統一是拉美國家最佳的選擇。
  其二,美拉之間以及拉美內部還存在著諸如關稅、非關稅壁壘、移民、反毒、人權等一系列分歧。在以往的美拉貿易中,這些都是美國用來限制拉美出口美國市場的產品的手段。例如,美國曾長期對巴西的鋼鐵制品和橙汁等多種商品實行關稅壁壘政策。它運用自定的勞工和環保系數指責巴西鋼制品及橙汁等商品未達到出口標準,對鋼鐵制品征收90%的關稅,對橙汁征收86%的關稅。同樣,巴西也采取限制美貨的措施,將汽車及部分耐用消費品關稅由35%提高到70%,在拉美國家內部也同樣存在著這種制裁和反制裁的情況。除了這些,美國對拉美地區內部事務的干涉引起拉美國家的反感。其中最突出的是美國對古巴的封鎖和制裁。1996年3月,美國通過《赫爾姆斯——伯頓法》,對古巴經濟實行全面封鎖,并宣稱也要對與古巴發生經貿關系的外國公司進行制裁。這不僅損害了拉美其他國家的利益,而且大大傷害了拉美人民的民族感情。在接下來的5月份的26屆美洲國家組織大會上,拉美代表們強烈譴責美國的制裁法案。諸如這些沖突也發生在美國和墨西哥、中美洲、海地、秘魯、哥倫比亞和玻利維亞之間。美國推行的反毒、人權等雙重標準越來越遭到拉美國家的非議。像這些不和諧的社會環境無疑將給一體化進程帶來消極的影響。
  其三,美國的右翼保守勢力的抬頭,將延緩一體化的速度。這主要體現在國會遲遲不批準總統克林頓的快速審批權。在經歷過北美自由貿易給美國經濟帶來的沖擊后,保守主義者對將來的美洲經濟一體化的前景產生疑惑。快速審批權的擱淺,使美國一體化措施處于“延誤”和“等待”狀態。
  其四,拉美的地方保護主義政策不利于一體化的發展。由于拉美國家長期實行的進口替代工業化道路,國內市場一直處于封閉和半封閉狀態。雖然它們后來相繼實現了向出口導向型發展的轉型,并提出“開放的地區主義”。但長期形成的地方保守思想對一體化充滿顧慮,害怕一體化會給本國的民族工業帶來毀滅性沖擊。由于拉美國家之間經濟發展水平不一致,受惠不均引起了局部的矛盾和沖突。例如早期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之間的“百時戰爭”造成中美洲共同市場內部貿易額的下降,進而影響到中美洲共同市場的全面危機。特別是在90年代早期墨西哥金融危機后,這種担心表現得尤為突出。拉美企業家委員會巴西部主任特謝拉·達科斯塔曾表示:“過急會造成巨大危險,巴西和南方共同市場其他成員國一樣,希望進行自我保護。”
  總體來說,建立美洲自由貿易區對美國和整個拉美地區都是一個再發展的機遇,它是符合全球化、區域一體化的趨勢的。世界著名經濟學家約翰·H·鄧寧宣稱:“除非有天災人禍,經濟活動的全球化不可逆轉。這是技術進步的結果,而技術進步的趨勢不可逆轉。”[3]世貿組織總干事魯杰羅地表示:“阻止全球化無異于想阻止地球自轉。”不僅這樣,西半球一體化也是符合美國和拉美各國共同利益的,這種利益的趨同性自然給一體化的發展提供了有利的環境。但是,雙方就一些細節問題仍存在著一定程度上的分歧和沖突,并且經濟發展水平的不平衡性,將使美、拉之間,或者拉美國家之間的政策協調出現復雜現象。要實現西半球經濟一體化的總體目標,首先要在這些分歧上與美國達成一致。身處第三世界中的拉美國家應該針對一體化形勢,適時地調整本國的經濟結構,采取適合本國國情的戰略,從而以更有利的姿態迎接這一挑戰。而美國也應放棄自己的“家長”作風,運用平等原則,真誠地與拉美國家談判協商。只有這樣,美洲經濟一體化才有可能得到實現。但可以預知,要實現這一目標不是短時期內能成功的。
  [收稿日期]2000-04-17
《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武漢73~77F8世界經濟學周志偉20012001冷戰后,世界經濟區域化、全球化進程加快。面對一體化給歐、亞帶來的經濟飛速發展,美國和拉美國家適時地提出并實施一體化計劃。本文首先闡述美洲一體化的歷史淵源及發展過程,然后具體分析美國和拉美國家各自的動機,最后就美洲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前景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西半球經濟一體化/美洲自由貿易區/拉美國家economic integration of the Western Hemisphere/American free trade zone/the United States/Latin American countries.American Economic Integration:Development and ProspectZHOU Zhi-wei(School of Humanities,Hubei University,Wuhan,Hubei 430062,China)After the Cold War,the regionalization and globalization of world economy has been sped up,and the economic integration has brought rapid economic growth in Europe and Asia.This has prompted the United States and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to advance and carry out their integration program.This article begins with an exposition of the historical origins and the evolution of American integration and then analyzes the respective trend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Latin American countries.Finally,it states the author's views about the prospects of American economic integration.周志偉(1975- ),男,湖南湘潭人,湖北大學人文學院1999級研究生。湖北大學 人文學院,湖北 武漢 430062 作者:《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武漢73~77F8世界經濟學周志偉20012001冷戰后,世界經濟區域化、全球化進程加快。面對一體化給歐、亞帶來的經濟飛速發展,美國和拉美國家適時地提出并實施一體化計劃。本文首先闡述美洲一體化的歷史淵源及發展過程,然后具體分析美國和拉美國家各自的動機,最后就美洲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前景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西半球經濟一體化/美洲自由貿易區/拉美國家economic integration of the Western Hemisphere/American free trade zone/the United States/Latin American countries.
2013-09-10 21: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