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單機游戲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這其實是一種情結,我的電腦第一次上插上modem的時候,已經是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了。我也在前面的某篇BLOG中描述過當時的興奮了。雖然我現在知道,那個時候張朝陽已經在飛機上有了奇遇,那個時候馬騰云已經開始用DELPHI抄襲ICQ了,那個時候Nasdaq上已經有了三支中國網站的股票了……那是一個騰飛的年代,那是一個泡沫的年代,我知道,當時剛開始讀高中的我不會屬于那個年代。

  網吧,我第一次在合肥這個中部城市看到的時候,是一九九八年。他有別于當時的“地下電腦房”他的電腦里面沒有Red Alert,沒有FIFA98,沒有Need For Speed II,在里面的人都是衣冠楚楚的人。雖然那家網吧只有四臺電腦。時間過了不到三年,“地下電腦房”有了自己的標牌“XX網吧”我去過幾次,滿目的除了熟悉的OICQ之外,有很多我不熟知的東西,滿屏幕Q版的小人跑來跑去,有的身后還跟著幾個更可愛的小動物,他們進行著一種叫做PK的游戲——現在我知道,那是“網絡游戲”。而進入大學之后,一個一個網絡游戲如走馬燈一樣在寢室同學的電腦上換著。忽然我茫然了,他們如此的進行著他們時髦游戲……

  現在冷靜的回憶一下游戲。

  可能比我年齡要大一些的玩家,對下面這些名字都會勾起一大段對往事的回憶:
    《大航海時代II》——從伊斯坦布爾到雅典是黃金路線
    《三國英杰傳》——狂點左上角的小園點,世界就不同了
    《仙劍奇俠傳》——聽說真的有第二結局,趙MM真的沒有死
    《金庸群俠傳》——我又死在金花婆婆的手里了
    《福爾摩斯II玫瑰紋身》——誰能給我攻略………

  這些游戲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單機。甚至沒有一點點網絡的特性,和他們屬于同一年代的Red Alert,Warcraft II,Quake I雖然有一定的網絡對戰功能之外,還是有豐富的單機劇情的。誰都能清晰的記得Red Alert為什么會在中國大陸被禁止公開銷售,我還能深刻的記得the Elder Shamam Ner'zhul在看到Khadgar摧毀了Dark Portal時的發出的哀嚎……

  這就是單機游戲的魅力:他帶給我們對一種未知文化的了解,他給我們一種從未知體驗的感受,他給我們一種未知世界的神秘……

  我沒有深入的了解過一款網絡游戲,我沒有權利對網絡游戲發表什么評論。但我依然相信當你面對的不是NPC而是人的時候,游戲被社會話。你可能扮演的不是現實中的你,但你一定在經歷的是現實中另外一種你渴望不可及的生活。

  每天起床,屙屎,上班,下班,買菜,做飯,吃飯,睡覺……周而復始中我們會面對各種性格的由一對原生質組成的人,當在游戲的時候,還要讓我去面對一對由象素組成的人,而當這些象素有著原生質的爾虞我詐,有的原生質的仇恨傳遞,有著原生質的丑惡嘴臉時:

  是我們在游戲著游戲,還是游戲在游戲著我們?
 


網載 2011-02-22 20:23:45

[新一篇] 帝國時代隨想之繼續砍樹

[舊一篇] 游戲后遺癥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