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從中西文化比較角度看中國足球的發展
從中西文化比較角度看中國足球的發展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G80—0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1—9154(2000)04—0016—03
  CLC number:G80—05  Docurment code:A  Article ID:1001 —9154(2000)04—0016—03
      1 文化土壤是足球發展的母體
  足球熱風靡全球,這無疑是當今一件引人注目而又耐人尋味的社會現象和文化現象。但20年過去了,中國足球仍然在國際賽場的門前徘徊,長久陷入屢戰屢敗的怪圈之中。中國足球缺失什么?中國足球路在何方?人們的總結議論已經由最初的片段議論轉變為整體思考,由就事論事轉變為多層面、多視角分析。筆者認為把中國足球溶入體育文化背景淵源進行探索,也許能給中國足球的發展,以有益的啟示。
  足球運動自誕生之日起,就以其非凡的魅力征服了全世界。由于足球運動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土壤之中,便形成了帶有其民族文化烙印的各種風格流派。從民族文化心理、知行方式到地理和人文環境都對本民族足球的表現和發展有深遠的影響。[1]
  從西方近代體育的發展我們看到,世界上真正的近代競技體育是在西方新興資產階級的歷史腳步聲中,在文藝復興、宗教改革與啟蒙運動所代表的人類理性精神向封建和教會勢力一次次猛攻中產生和發展的,是競技體育沖過黑暗時期的質的飛躍。從古希臘時期,角力、摔跤、跑、跳、擲標槍、擲鐵餅到近代的拳擊、足球、健美運動等,無不折射出其文化的光芒。這些運動使身體直接與大自然的各種變化相交,在人與自然的對抗中,顯示出人不畏天,而能戰勝、征服自然的信念和能力。眾多的體育項目都帶有強烈的對抗競爭性。
  中華民族在幾千年繁衍生息的發展過程中,以自己的聰明才智創造出極其豐富燦爛的中國傳統文化。但在這種文化中無疑也包容制約中國傳統文化發展的儒家思想消極層面的巨大影響,這在體育思想、體育制度、體育運動的內容、方式等方面都有著深刻的反映:重倫理、倡中庸、輕競爭。體育運動的生命力在于競爭。但儒家的倫理道德和處世哲學與此相反,倡中庸、和為貴。要求人們舍功利取仁義,安于現狀,不為人先;重群體、輕個體,要求人們遵從“三綱”、“五常”,行為要和諧、統一、禮讓;重文輕武,主“靜”不主“動”,“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讀書作官是知識分子終身奮斗的目標。鄙視體力勞動和體育運動形成社會風氣。自漢代大興儒學之后,尚武之風大衰,而重文輕武之風則益盛。“秀才挾弓矢出,世人以不才目之”。體育運動被儒家視為“玩物喪志”的末舉,劇烈的體育文化為世人所不齒,結果使一些傳統的體育運動項目淪為宮廷宴會上的表演娛樂節目,失去了體育運動的本意。歷代的重文輕武之風導致了中國體育文化每況愈下。[2]
  伴隨著鴉片戰爭的隆隆炮聲,西方近代文化也涌入中國,保衛中國傳統文化的大堤如清王朝的封閉國門一樣,很快潰決。中國傳統體育文化在西方近代體育文化的滔滔巨浪沖擊下,失去了平衡,也丟掉了自己的地盤,出現了除武術等少數運動項目外,幾乎全部讓位于西方體育競技運動的局面。中國傳統體育與西方體育是中西方兩種傳統文化的產物,在長期的生活過程中,中西方民族逐漸形成了各自的文化形態和民族心理,它包括個性、情感、價值觀念、審美情趣、思維定勢等,這些民族心理特征,影響著民族文化的選擇趨向,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民族體育的存在方式和發展方向。[3] 所以盡管中國在戰國時期就已有足球運動(蹴鞠),但中國現代足球卻舉步維艱,在沖擊世界杯的征程中步履蹣跚。
  90年代以來,中國足球從西方引進了職業化、聯賽制,外聘了洋教練,引進了外援,輸出了健力寶隊等等,我們追求到手的只是西方足球的外型,然而這些并非是什么靈丹妙藥,并未給中國足球帶來什么實質性的變化。我們缺失的是適合中國足球發展的模式,探根求源,中國足球危機產生于文化根源,放眼世界,文化與足球有著不解之緣,什么樣的文化孕育出什么樣的足球風格。
  每一個民族所喜歡的體育運動都或多或少地體現了這個民族的精神與性格。足球運動需要的是一種接近于人的自然本能的沖動,個性的充分發揮,進取心和一種強烈的自我表現的欲望,以及對足球韻律的理解,而這種對足球韻律的理解,實際上就是球員在節奏和韻律方面的天賦,進而形成了球隊的整體和諧。審視一個國家的足球風格,不可避免地要牽涉到該國的文化。
  拉美文化不乏歐洲文化的古典與浪漫,以及印地安文化的激情與沖動,人們一直以“藝術足球”、“浪漫足球”和“桑巴足球”的稱呼來定格拉美足球的風格,這是對拉美足球的靈魂——文化對足球影響與制約的最恰當的表達。100多年來,巴西人、阿根廷人、墨西哥人, 還有烏拉圭人和巴拉圭人等,以其擁有的滿腔浪漫情懷,在足球場上的美妙創意,展現了勇氣、想象、沖動和灑脫,球員充分發揮個性,生動活潑,熱情洋溢,全身心投入比賽的揮灑自如,隨心所欲的即興發揮,精湛的個人球技和令人眼花繚亂的戰術跑位,創作了一種神奇的足球文化。
  英國文化是英式足球的源泉,英格蘭文化塑造了強大的英格蘭民族,現代足球運動源于英國是偶然,也是必然。它從誕生之日起,就與征服相連,與戰爭相伴,擴張與征服形成英格蘭民族文化的傳統內涵,也造就了長傳吊沖的英式足球的基本風格。正是這種足球風格,使英國曾“打遍天下無敵手”,直到1953年,本土作戰不敗的記錄才被匈牙利人打破。從此,亦是由于英式足球的呆板與單調,英國足球一直走下坡路。保守主義與變革精神是英國民族精神的兩大支柱,保守使英格蘭民族穩重守成,變革使英格蘭民族充滿生機。近年來英式足球重振雄風,風韻猶在,但又夾雜許多新的特點,尤其是大打技術足球,開辟出一種新的境界。
  “大和”精神維系著日本足球的未來,日本“大和”文化源于中國,到近代又不斷吸收西方先進文化,是一種動態的文明混合物。日本民族文化核心是集團主義,大和民族的力量之源在于團結與合作精神。日本足球可謂大起大落,多年來一直徘徊在亞洲二流水平上,但1993年,日本足球率先走上了職業化道路,短短一年時間,接連摘得戴拿斯杯、亞洲杯、亞洲冠軍等桂冠,1998年又打進了世界杯決賽圈,令世人刮目相看,其成功的經驗在于兼容性。融入西方先進足球文化的日本足球踢出全攻全守的現代化足球風格。
  從世界各國的文化與足球的關系中,可以看出:文化對足球的發展至關重要。文化土壤是足球的母體,盡管足球還受到種族、體能、語言等影響,但無疑文化是一個重要因素。在西方這塊特殊的文化“土壤”中,才使現代足球發展成為動斗酣暢、風格淋漓的體育比賽項目,充分體現出人類“返樸歸真”的“野性”,而中國恰恰缺少培養這種“野性”的文化氛圍。[4]因此,要提高中國足球的整體水平, 僅靠改革賽制是不夠的,還必須提供適合足球運動生長的“土壤”(文化氛圍)和氣候條件(足球選材、教練水平、訓練、培養足球明星、足球意識培養、球員心理素質等問題)。
      2 秉承與兼容,培育適于中國足球生長的文化土壤
  “體育文化是一種不拒絕任何人的文化,一種直觀、動態、顯性的以身體來表現、保存、傳承的人體文化”,體育文化的這種文化學特征,使它成為超越國界民族和地域性的世界文化現象。現代足球的發展,打破了地域環境與人為壁壘造成的世界體育文化交匯屏障,促使世界體育文化呈現出一種新的發展態勢,各地域、各民族的足球文化以豐富的個性,逐步融匯到世界體育文化之中,形成從體育文化的區域性選擇到體育文化的多元融匯,互為補充的世界足球文化模式。各國的足球文化在堅持獨特個性的基礎上尋求新的發展,呈現出互補與交匯的歷史趨勢。
  90年代以來,中國社會正經歷巨大的轉型期,國家奉行的改革開放、強國富民政策,極大地推動了中西方體育文化的交融與契合。中國足球積極學習先進的西方足球文化體制和改革,正在走向開放,走向與世界的接軌,但是中國足球文化的發展絕不能成為西方足球文化的中轉站和儲存庫,而應該秉承民族文化的基源,取其精華,在堅持民族體育文化個性的基礎上,以海納百川的氣度,兼容并蓄地接納各國足球文化的補養,培育適宜中國足球生長的文化土壤,要堅決屏棄那種有技術無道德、金錢至上的體育異化現象。
      3 中國足球需要智慧、也需要鐵腕
  近年來,中國足球改革了舊體制,但城墻推倒后并沒有人去修建新城墻,愛國主義被冷落之后也同樣沒有一種非常力量去召喚某些隊員的中華意志,一些球員成了金錢的奴隸。連一些外聘教練員到了中國,對中國球員的超前解放也大感困惑不解。
  一個好的球員必須具有強壯的體魄,較高的理解反映能力和熟練的技術技巧,這三點中國足球隊員都嚴重不足。因此,中國足球隊員在比賽中每每過分依賴場邊的教練,缺乏能在場上臨場指揮的隊長和球員,也少有善于應變的球員,因此表現出來的是,中國隊在比賽中起伏跌宕,極不老練,最不能令人信任,不知哪一刻是“黑色的”。足球競技,表面上看是身體素質和身體技能的展示,實則是智慧競爭。在需要身體素質和技巧的同時,離不開智力的支持,可以說,智力是體育競技的統攝因素和力量。中國男子足球隊多次沖擊世界杯未果,誰能說與教練指揮能力不足,足球謀略欠缺,運動員心理素質差,很少用腦子踢球沒關系呢?
  現實的問題是,要大力加強足球隊員的愛國主義教育,提高敬業精神,需要有鐵腕教練統領、嚴格管理、嚴格訓練,努力提高球員的文化素質和心理素質,大力地開發球員自身的智力潛能,以智慧彌補體力、經驗等方面的不足,開拓提升運動水平的方式和途徑,全方位、多視角地尋找超越對手的方法。
  足球與文化密不可分,發展足球不可忽視文化的作用。中國足球發展之路應將中國文化精髓與西方足球文明融合,秉承與兼容結合,營造一種求強的獵獵雄風,鍛磨國人鋼筋鐵骨的健壯體格,樹立起舍我其誰的主體性意識,培養適合自身發展的現代足球文化,塑造現代中國足球模式。只有扎根于民族文化土壤里的足球,才會走出困境越踢越旺,才能盡早走向世界。
成都體育學院學報16~18G8體育劉黎明20002000從中西文化比較研究中可以看出,民族文化、心理、知行方式和人文環境都對本民族足球的表現和發展有深遠的影響,文化土壤是足球的母體。要提高中國足球的整體水平,必須培育適合足球運動生長的文化氛圍和“氣候條件”,秉承民族文化的基源,兼容并蓄地接納各國足球文化的補養,開拓提升運動水平的方式和途徑,全方位、多視角地尋找超越對手的方法。中西文化/比較/中國足球/思考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comparison/ China's footballponderationDevelopment of China's Football by the Comparison  of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LIU Li-min  Three Gorge University Wanzhou Chongqin China 4040000The research of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indicates thatthe national culture, psychology, behavior and  humanisticenviornment influence the perform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country's football profoundly——cultural enviornment is thewomb of football. The author, accodingly,  discusses how todevelop China's football by combining different cultures.劉黎明,(1954—),男,重慶萬州市人,副教授,從事體育教學與理論研究。  劉黎明,三峽學院體育系,重慶 萬州 404000 作者:成都體育學院學報16~18G8體育劉黎明20002000從中西文化比較研究中可以看出,民族文化、心理、知行方式和人文環境都對本民族足球的表現和發展有深遠的影響,文化土壤是足球的母體。要提高中國足球的整體水平,必須培育適合足球運動生長的文化氛圍和“氣候條件”,秉承民族文化的基源,兼容并蓄地接納各國足球文化的補養,開拓提升運動水平的方式和途徑,全方位、多視角地尋找超越對手的方法。中西文化/比較/中國足球/思考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comparison/ China's footballponderation
2013-09-10 21:3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