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全球化與人的全面發展
全球化與人的全面發展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C96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7168(2004)04-0010-05
    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這是社會主義社會的本質要求,也是我國建設小康社會的奮斗目 標和主要任務。如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既是一項重大的時代課題,也是一項需要高度 關注和研究的重要理論課題。對于這一課題,學術界已經從不同學科、不同角度作了有 益探索,并取得了一些重要研究成果,但要把這一研究進一步引向深入,除了要加強基 本理論研究之外,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擴大視野,把人的發展放到全球化的背景下來考 察,據此調整我們的思路,采取相應的對策。因為今天談論人的全面發展,不能不考慮 我們所處的時代,即全球化時代。全球化的出現,對于整個社會生活以及人們的日常生 活影響都是巨大的,而要研究人的全面發展,不能不具有全球化的眼光。
    一、人的發展依賴于交往的普遍發展
    對于全球化與人的全面發展的關系問題,早在一個半世紀之前,馬克思就已經注意到 并作了初步的研究。馬克思關于人的全面發展的思想非常豐富,而其明顯特點之一,就 是用“世界歷史”的觀點來觀察人的問題。在其許多著述中,特別是在《德意志意識形 態》、《共產黨宣言》、《資本論》及其手稿等著作、文章中,馬克思考察人的發展時 ,總是和“世界歷史”緊緊聯系在一起的。可以說,離開了他的“世界歷史”理論,就 很難深刻理解其關于人的發展的理論。注意把握馬克思這一方法論,對于我們今天研究 人的全面發展無疑是重要的。
    按照馬克思的觀點,世界歷史不外是由人并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伴隨世界歷 史的發展,人也必然得到相應的發展。環境的改變與人的改變是一致的。正是從這樣的 基本觀點出發,馬克思對世界歷史與人的發展之間的關系問題給予了認真審視,從而深 刻闡明了人的發展的前提條件和社會歷史基礎。
    在馬克思看來,人的發展有賴于交往的普遍發展,二者在總的方向上是一致的。這里 所說的交往,固然包括人們的一般日常交往以及國家、民族內部的交往,但更主要的是 指世界歷史性的交往,即“普遍交往”。為什么人的發展有賴于普遍交往?主要原因在 于:
    其一,只有普遍交往,才能擴大人的自由度和發展程度。人的自由、發展并不是想象 中的自由、發展,而是現實的自由、發展。在現實生活中,人的自由度和發展程度不僅 僅受社會關系的制約,同時也受人與自然關系的制約,即受生產力發展水平的制約。從 歷史上來看,孤立的民族性、地域性存在往往是和生產力的落后聯系在一起的,生產力 發展水平低下的國家、民族,一般是封閉的、孤立的國家、民族。當然,封閉、孤立并 不是完全由主觀造成的,同時也是由特定的歷史條件、歷史環境決定的,由生產力的一 定發展狀況以及相應的交通條件制約的。伴隨生產力的發展和環境、條件的改變,封閉 、孤立的狀況也會逐步改變。但是,從總的歷史發展趨向來看,如果一個國家、民族長 期游離于世界歷史之外,長期缺乏普遍交往,那么,就無從實現“生產力的巨大增長和 高度發展”。[1]而“如果沒有這種發展,那就只會有貧窮、極端貧困的普遍化;而在 極端貧困的情況下,必須重新開始爭取必需品的斗爭,全部陳腐污濁的東西又要死灰復 燃”。[2]可以想象,在普遍貧困的條件下,在各種陳腐的東西死灰復燃的情況下,還 談什么人的自由發展,談什么新的因素的滋生和萌發,人的一切活動都只能圍繞生存而 進行。正因如此,馬克思指出:“人們每次都不是在他們關于人的理想所決定和所容許 的范圍之內,而是在現有的生產力所決定和所容許的范圍之內取得自由的。”[3]
    其二,只有普遍交往,才能克服“狹隘地域性”個人的局限。狹隘地域性的生活方式 必然造成狹隘地域性的個人。這種狹隘地域性個人由于失去廣泛的交往和聯系,因而視 野受到限制,觀念受到傳統的束縛,其發展不是與現代文明相融,而是與愚昧、保守共 存。所以,這樣的發展“會依然處于地方的、籠罩著迷信氣氛的‘狀態’”。[4]要克 服這樣的局限,必須沖破地域性的限制,擴大交往,使“地域性的個人為世界歷史性的 、經驗上普遍的個人所代替”。[5]只有成為“世界歷史性的”個人,才有可能成為全 面發展的人。從此意義上說,“各個人的世界歷史性的存在,也就是與世界歷史直接相 聯系的各個人的存在”。[6]
    其三,只有普遍交往,才能充分利用人類文明成果來發展自己。人的發展往往是通過 文化的生產和消費來實現的。一方面,特定的文化成果是人的勞動創造的產物,這些產 物凝結著前人的智慧和力量,因而對后人來說具有客觀的存在形式,并成為文化發展和 人的發展的前提與起點;另一方面,文化產品(包括物質產品與精神產品)也會在主體的 活動中被消費,其結果是轉化為主體的新的本質力量,進而在主體的對象性活動中被加 以新的創造,獲得新的存在形式,形成新的文化成果。人的發展就是在這種文化生產和 消費的不斷作用過程中進行的。在以往狹隘的地域性的存在中,人們對全球文化生產和 消費的利用是非常有限的,因而所獲取的智慧和力量也必然是有限的,其發展的程度肯 定是低下的。只有擴大普遍交往,才能廣泛參與全球性的文化生產和消費,實現“文明 共享”,從而使自己得到豐富和發展。誠如馬克思所說:“只有這樣,單個人才能擺脫 種種民族局限和地域局限而同整個世界的生產(也同精神的生產)發生實際聯系,才能獲 得利用全球的這種全面的生產(人們的創造)的能力。”[7]
    其四,只有普遍交往,才能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全面依存關系,從而達到相互補充、相 互促進。人的本質在其現實性上是社會關系的總和。人要全面發展,當然離不了對社會 關系的利用和調整。歷史上人與人之間的全面依存關系主要出現過這樣兩大類型:一是 建立在古代社會血緣關系、宗法關系基礎上的人對人的全面依存關系即依賴關系;二是 建立在近代社會以來商品經濟充分發展基礎上的各個國家、民族以及各個人之間的全面 依存關系。盡管這兩種關系都是依存性的,但給人所帶來的后果是不一樣的:前者將人 完全束縛在血緣關系和宗法關系上面,因而人的各種能力只能在狹窄的范圍內和孤立的 地點上來發展;后者雖然也是依存關系,但這種依存不是一種自然依存,而是以物為媒 介的人的活動之間的依存。這樣的依存,不僅使各個主體通過自己的產品滿足了對方的 需要,而且通過自己的產品豐富了對方的本質。正是近代以來由商品交換建立起來的世 界性普遍交往,使人的社會關系得到了豐富和發展,同時也使人的素質、能力、才能獲 得了全面提高。因此,就像馬克思后來所講的那樣:“這種物的聯系比單個人之間沒有 聯系要好,或者比只是以自然血緣關系和統治服從關系為基礎的地方性聯系要好。”[8 ]
    馬克思對世界歷史所形成的普遍交往對人的發展的作用既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時也 對其負面影響進行了深刻的揭示。在馬克思看來,在特定歷史條件下,人的社會聯系越 廣、越復雜,人所受到的制約和支配也就越大。“單個人隨著自己的活動擴大為世界歷 史性的活動,越來越受到對他們來說是異己的力量的支配……受到日益擴大的、歸根結 底表現為世界市場的力量的支配,這種情況在迄今為止的歷史中當然也是經驗事實。” [9]如在世界歷史條件下所出現的世界市場、國際分工等,使人的發展越來越片面化、 固定化;而且,由于受普遍分工制約的個人之間的共同活動是自發形成的,因而由此產 生的社會力量對于個人來說就不是他們自身的聯合力量,而是某種異己的力量。這一切 ,都對人的全面發展是不利的。那么,如何才能克服這種異化狀態呢?馬克思認為,只 能訴諸于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在下述兩個方面同人的正常發展直接相關:
    一方面,只有共產主義,才能控制世界歷史所產生的各種復雜的社會關系,以有利于 人的健康發展。隨著歷史向世界歷史的轉變,人們之間的社會關系日趨復雜。這種復雜 的社會關系既有可能成為人的全面發展的財富,也有可能成為支配人、役使人的外在力 量,最后究竟起什么作用,關鍵在于人如何駕馭、利用。要駕馭和利用這種復雜的關系 ,單獨的個人是無能為力的,必須依靠共產主義革命。“各個人的全面的依存關系、他 們的這種自然形成的世界歷史性的共同活動的最初形式,由于這種共產主義革命而轉化 為對下述力量的控制和自覺的駕馭,這些力量本來是由人們的相互作用產生的,但是迄 今為止對他們來說都作為完全異己的力量威懾和駕馭著他們。”[10]馬克思認為:“共 產主義和所有過去的運動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推翻一切舊的生產關系和交往關系的基礎 ,并且第一次自覺地把一切自發形成的前提看作是前人的創造,消除這些前提的自發性 ,使它們受聯合起來的個人的支配。”[11]
    另一方面,人的個性只有在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得到充分的發展。個人與個性在歷史上 是發展變化的。如果說,在近代社會以前,個人基本上是狹隘的地域性的個人,那么, 進入近代社會以來,這種個人逐漸轉變為世界歷史性個人。但是,世界歷史性的個人也 是在發展變化的。按照馬克思的看法,世界歷史性的個人可分為兩種:一種是資本主義 社會中的世界歷史性個人,另一種是共產主義社會中的世界歷史性個人,二者分別表現 為“偶然性的個人”與“有個性的個人”。所謂“偶然性的個人”,主要是指形式上自 由、實質上并不自由的個人。在資本主義社會,由于勞動者與勞動條件相分離,由于資 本主義大工業所引起的普遍的激烈競爭,勞動者個人根本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完全聽 任外部力量的擺布,其存在基本上處于偶然性的狀態,“因為他們的生活條件對他們來 說是偶然的”。[12]雖然個人在資本主義條件下要比以前顯得自由,實際上他們更不自 由,因為他們要屈從于物的力量、外在的力量。這樣的個人固然也會有自己的個性,但 “他們的個性是由非常明確的階級關系決定和規定的”,[13]個性不過是階級性的表現 。有個性的個人與偶然性的個人正好相反,他是具有自主性的個人、能夠掌握自己命運 的個人。這樣的個人只能出現在共產主義社會,因為在共產主義社會里,每個人均生活 在真實的而非虛假的聯合體內,“這種聯合把個人的自由發展和運動的條件置于他們的 控制之下”,[14]可以免受外在力量的支配與擺布。“在真正的共同體的條件下,各個 人在自己的聯合中并通過這種聯合獲得自己的自由。”[15]在獲得自由的基礎上,每個 人當然可以不是被迫地,而是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愛好來發展自己,從而使自己作為 有個性的個人來進行生活和工作。
    二、全球化對人的發展的影響
    馬克思關于世界歷史與人的發展關系的分析,對于我們今天認識和把握人的發展也是 非常有益的。全球化的出現,對于人的發展的影響是重大而深遠的。他為人的發展提供 了更廣闊的平臺、更難得的機遇:全球性的經濟、科技、文化的發展,對人的發展提出 了新的要求,這就是要求人們在各方面必須自我革命、自我超越,以適應現代化潮流; 全球化過程中所形成的競爭機制,迫使人們不得不開拓創新以求生存發展,這有利于新 人的塑造;全球化的發展使人們的需要得到廣泛拓展,而在生產、創造、發現以滿足需 要的過程中,使得人們的能力得到充分運用,潛能得到深度開發;全球化進一步消除了 勞動部門的固定化,加快了勞動變換,有利于人的能力的全面發展,如全球性經濟、技 術的發展拓展了勞動就業的范圍,資源的全球化配置方式為勞動力的國際性流動提供了 可能性,這就必然帶來知識的豐富性、技能的多樣性、能力的全面性,從而有助于形成 人的全面的能力體系;全球化對人們的交往活動產生了重大影響,使人們的交往空間、 交往時間、交往方式、交往對象都發生了深刻變化,使得交往更為便捷、快速,從而有 利于促進人的社會關系的全面發展,以致“全球人”的出現;全球化打破了民族文化的 局限,促進了各民族文化的普遍交流,因而不僅有助于人們可以通過本民族文化來充實 和塑造自己,而且可以借用其他民族文化的優秀成果來豐富和完善自己,從而提高全面 素質;全球化時代也是一個崇尚個性、鼓勵個性充分發展的時代,在激烈競爭的全球化 浪潮中,鮮明的個性特征成為人的生存的一大特點,生產的個性化、消費的個性化、生 活方式的個性化等,成了一種時尚。正因如此,有些國外學者認為,隨著全球化和信息 技術革命的發展,“真正的個人化時代已經來臨”。
    當然,全球化又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復雜發展過程。他在積極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的同時 ,也對人的發展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從經濟領域來看,資本、技術、金融等的全球快速流動,可能傾刻間使一些企業、商 業破產,奪去眾多工人的飯碗;新的國際分工可能使人的職業加以新的片面化、固定化 ;全球性的激烈競爭和巨大的變革浪潮,使勞動者很難主宰自己的命運,程度不同地聽 任外部力量的擺布,其存在很難擺脫“偶然性”的狀態;全球性不合理的國際經濟政治 秩序使不少發展中國家的民眾會置于更為艱難的境地,重新淪為“新殖民主義”的對象 ;全球化同時會造成人的新的物性化和抽象化。所謂物性化,就是指全球化在造成普遍 的經濟聯系的同時,也造成了具有異己性的物化社會關系的全球擴散,這種異己的物化 關系又進一步制造和強化了人對物的依賴;所謂人的抽象化,主要指經濟、技術的發展 變得越來越數字化、形式化,并成為社會生活的絕對統治力量,因而使人的發展也越來 越抽象化、片面化,人的豐富生活受到侵蝕和瓦解。
    從政治領域來看,全球性不合理的國際經濟政治秩序使得發展中國家民眾的生存權都 面臨威脅,發展權、人權更無從保證。沒有了發展權、人權,何談人的全面發展?此外 ,全球經濟政治組織,特別是跨國公司在發展中國家的操縱、控制,使得這些國家的主 權也受到一定威脅,民眾參與政治生活的權力、民眾的政治訴求、意愿實際受到很大限 制,因而人們難以自由地發展。
    從文化領域來看,全球化傳播的西方文化產品和價值觀念,潛移默化地動搖著人們既 有的生活方式、行為準則,從而造成人們價值標準的混亂和精神上的困惑。面對西方文 化的沖擊和滲透,所有發展中國家都面臨著兩難境地:一是不能被“格式化”;二是又 不能完全“封閉化”。這種挑戰直接影響到發展中國家人的發展方向。與此同時,人的 文化歸屬也遇到嚴重問題。西方文化在發展中國家的長驅直入,使發展中國家不少民眾 對自己的民族文化逐漸失去了自尊與認同,以致失去了文化歸屬,“我是誰”竟然成了 問題。這不僅對于一個國家、民族的發展來說是相當危險的,而且對于人的正常發展也 是相當可怕的。另外,西方文化向心理層次的滲透,使得人們的潛在欲望、需要和心理 受到西方文化的左右,從而使得這些國家的社會發展失去了正常的社會心理基礎。所以 ,文化沖突在更大程度上變成了一種社會心理沖突。
    從日常生活領域來看,全球化中的社會同時是一個網絡社會。網絡一方面為人的全面 發展提供了新舞臺,給人的發展提供了自由空間;另一方面又對人的發展帶來新的問題 :網絡交往取消了人們直接交往的機會,拉大了人們之間的心靈距離,造成了人與人關 系的疏離、隔膜;網絡交往也造成了一些人格上的分離或分裂,現實中的身份與網上扮 演的角色可能出現較大的背離;網絡社會中,電腦在變得越來越“人性化”的同時,卻 又隱含著“非人性化”的趨向,界面所帶來的危險,有可能使人們與內心世界失去聯系 。
    總的來看,全球化對人的發展既有利又有弊。從長遠看,全球化是人的全面發展的必 然途徑,人的全面發展也是全球化的客觀要求。離開全球化講人的全面發展,無異于取 消、限制人的全面發展。所以,必須順應這一潮流。但是,這又不是簡單的順應,而是 應該趨利避害,有所作為。
    三、尋求人的發展的正確途徑
    要在全球化條件下尋找人的發展的正確途徑,這是一個大課題,需要多方面的深入研 究,這里只提出人的發展需要注意的幾個重要問題:
    第一,注意人的自主發展。現在我們常講經濟上應注意克服依附性發展,堅持自主發 展,這在人的發展問題上也同樣適用。在全球化條件下,如果一個國家、民族在人的發 展上失去了自主性,完全讓別人牽著鼻子走,那么,無從談及人的全面發展。所以,研 究人的“自主發展”是全球化下一個新課題。要實現人的自主發展,關鍵是要實現一個 國家政治、經濟上的自主發展。失去了這一條,人的自主發展只能是一句空話。從目前 的發展現象上來看,全球化確實在經濟上使得國家的邊界越來越模糊,任何一個國家經 濟發展都有賴于世界經濟的整體發展。但是,這一現象的出現并不意味著民族國家的時 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對于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人們來說,維護民族國家的界限 以及與之相聯系的利益,比之超越這一界限更為重要,因為他們的發展水平還遠沒有達 到發達國家那樣的水平。與之相應,民族國家的觀念也不能拋棄。在利益差別明顯存在 的情況下,要急于取消民族國家的界限和觀念,事實上是不可能、不現實的;否則,弱 勢的發展中國家只能在經濟、政治上處于被動以至依附的地位。一旦國家的經濟、政治 失去了自主性,人的自主發展也就無從談及。
    第二,加快經濟發展。全球化的競爭,主要是綜合國力的競爭。生產力是社會發展的 最終決定力量,也是人的全面發展的最終決定力量。生產力本身就是人們實踐能力的反 映。生產力的不斷發展,物質文明水平的不斷提高,會使人民的物質生活日益得到改善 ,從而為人的全面發展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事實表明,在人們基本的吃穿住行需要還 不能滿足時,根本不可能獲得全面發展,甚至連這種全面發展的要求也很難提出來。今 天我們之所以要提出人的全面發展的目標,正是由于解決了溫飽問題、開始全面建設小 康社會的需要,是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所在。因此,要在全球化條件下促進人的全 面發展,必須大力發展生產力,使人的發展有更雄厚的基礎和更高的平臺。
    第三,提高文化自覺。有沒有文化自覺,對于回應全球化,實現人的健康發展至關重 要。因為在人的發展問題上,失敗和挫折往往落于那些無思想準備的民族手里。強調文 化自覺,事實上就要求突出文化的“民族意識”或“主體意識”。為什么一些發展中國 家的民族文化逐漸成為西方文化的附庸?為什么這些國家日益蛻變為西方文化的“游樂 園”?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精神上喪失了“自我”。一旦失去這種“自我”,其結果必 然是不知不覺地跟著西方文化隨波逐流,最后一步步走向文化殖民。亨廷頓在其《文明 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一書中就曾用“文化上的分裂癥”來形容那些文化上無所依 歸的民族的精神狀態,不管其用意如何,這種狀況確實是存在的。要走出這種困境,必 須喚起民族憂患意識、自我意識。因為真正可怕的不是西方文化的威脅,而是我們自身 的麻木不仁。因此,提高文化自覺,對于引導人的發展非常重要。
    第四,正確制定人的發展戰略。隨著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各個國家都在考慮發展戰略 ,包括人的發展戰略,因為國際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競爭。西方發達國家不僅注重經濟、 政治、文化戰略的研究,而且非常注重人才發展戰略的研究,其目標是非常明確的,這 就是要牢牢控制全球人才流向、使用的主導權。發展中國家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尋求人才 的培養和發展,也必須有一種強烈的戰略意識,有一套切實可行的應對戰略,包括人才 的培養、使用、交流、發展等戰略。要不然,人才資源問題上遇到的沖擊將是非常巨大 的,整個國家、民族的發展所受到的影響也是非常嚴重的。
    收稿日期:200天津行政學院學報京10~14B1哲學原理豐子義20042004研究人的全面發展,必須考慮我們所處的全球化時代。全球化的出現,對于人的發展 的影響是巨大的。為此,必須注意理解和把握考察馬克思關于“世界歷史”與人的全面 發展關系思想的方法論意義,以此來觀察全球化與人的發展的現實。從現實的發展情況 來看,全球化確實為人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新的機遇,但也為人的發展帶來許多 負面效應。要在全球化條件下尋求人的合理發展,必須注意人的自主發展、加快經濟發 展、提高文化自覺、正確制定人的發展戰略。全球化/人的全面發展/“世界歷史”思想/Globalization/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Thought of“world history”基金項目:本文為作者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的重大項目“經濟全 球化與當代中國社會主義的發展”(項目批準號:02JAZJD710002)的階段性成果。文華,男,1940年生,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文獻信息中心譯審,1007Globalization and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
   FENG Zi-yiThe study on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 must consider the globalization times that we are in.The emergence of globalization has enormous influ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people.Therefore,we must pay attention to understanding and reviewing the methodology meanings of Marxism concerning about the thoughts of“world history”and of 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and taking globalization and reality of people's development into consideration.According to the realistic development,not only has globalization really offered wide space and new opportunity to the development of people,but also brought a lot of negative effects.As a result,seeking rational development of people under the globalization condition must give attention to people's independent development,expedite the development of economy,improve the culture conscientiousness,and establish human's development strategy rightly.北京大學哲學系,北京 100871
    豐子義(1955—),男,山西陽谷人,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作者:天津行政學院學報京10~14B1哲學原理豐子義20042004研究人的全面發展,必須考慮我們所處的全球化時代。全球化的出現,對于人的發展 的影響是巨大的。為此,必須注意理解和把握考察馬克思關于“世界歷史”與人的全面 發展關系思想的方法論意義,以此來觀察全球化與人的發展的現實。從現實的發展情況 來看,全球化確實為人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新的機遇,但也為人的發展帶來許多 負面效應。要在全球化條件下尋求人的合理發展,必須注意人的自主發展、加快經濟發 展、提高文化自覺、正確制定人的發展戰略。全球化/人的全面發展/“世界歷史”思想/Globalization/People's development in an all-round way/Thought of“world history”基金項目:本文為作者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的重大項目“經濟全 球化與當代中國社會主義的發展”(項目批準號:02JAZJD710002)的階段性成果。
2013-09-10 21:3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