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關于管理科學的幾點思考
關于管理科學的幾點思考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100080 中國科學院系統科學研究所 劉源張)
  編者按:本文系作者在6月7日'95管理科學與工程國際會議上的講話,對管理科學的發展有獨到見解。現加以整理,以饗讀者。
  *           *           *
      一、管理和管理現象
  管理是一個人們不太思索的常用詞,好象是自明的、不需解釋的。但是,古今中外許多專家學者都在管理的定義上下過功夫,而又每一個都受到過異議或補充。這就是為什么管理有那么多說法的原因。特別在中國還有個經營管理的詞,這就更加說不清楚了。是經營和管理,還是經營的管理呢?英語management譯成漢語有經營和管理的兩種譯法。有什么區別,我的回答是:如果你考慮的主要是與市場有關的事情,這就是經營;如果你考慮的主要是與現場有關的事情,這就是管理。如果我們把一個企業看作是一個有投入和產出并且還有把投入變成產出的轉變機構的系統,那么投入的來向和產出的去向便是市場,中間的轉變機構便是現場。當然,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前提下,市場和現場是不能完全彼此無關的;同樣,經營和管理也不是無關的,經營必須考慮到管理,管理必須考慮到經營,兩者是互相補充而成二位一體的。為了簡單,我用管理一詞包括這兩者。
  那么,管理究竟是什么呢?管理是與生活、生產相聯系而發生的,可以說,凡有動作的地方都會有管理。在一個企業里,從個人到組織都會有管理的問題。對個人說,使他能“各得其所、各盡其能、各取所獲”的就是管理;對組織說,使它能“有效并且有益”地運行的就是管理。至于管理工作,古今中外許多專家學者都在他們各自對管理的定義中羅列幾個,不管怎樣分類,總會難免掛萬漏一,而且隨時代的進展也會有新的內容出現,例如公關。如要集中到一項,更會各見仁智難以一致。比如,為什么不可以說,管理就是政治思想工作呢?因此,我寧愿把這個討論暫且擱置起來,而請各位就我在上面對管理所作的定性描述去理解管理工作的內容。不過,我想進一步指出,在一個由人、財、物構成的系統中,人、財、物的各個元素的活動都表現有特殊的性格。個人從自然人經社會人的階段進入企業變為企業人,財和物從市場來到現場改變了它們的市場屬性而發揮現場作用。而且,它們的活動都是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在一定的環境中受一定的管理而進行的,因此它們的活動不是各自獨立而是相互關聯的。這種管理下的統一活動的現象,我稱之為管理現象。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概念,至少對我在下面要說的話是如此。
      二、管理科學和管理工程
  人們常把科學分為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大類。最普通的定義是:自然科學是研究自然現象的,社會科學是研究社會現象的。雖然這種定義可能被指摘有同義反復的嫌疑,但是它們是最簡單易懂,并且好處是不受時間的約束。仿效于此,我給管理科學下的定義就是,研究管理現象的是管理科學。當然,這個定義能否成立在于管理現象這個概念能否得到承認,在中國,經常看見這種說法,管理科學是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交叉,換句話說,管理科學可以是自然科學,也可以是社會科學。這種見解不僅是在學科性質的認識上有欠正確,而且給人們在對待管理科學上造成危害,這一點將在下面再加說明。
  既然管理科學是研究管理現象的科學,它就必須遵循科學研究的一般原則。它要從現象中抽象出概念來,再去查清概念之間的關系,最后去發現現象中存在的規律。這一整套的工作稱之為理論工作。如果回顧一下管理學史,會看出管理科學的確是沿著這條道路走過來的,只不過開始時它是由象機械、物理、數學等其它專業的科學工作者,更其實是在很大程度上由象企業家、經理這樣的實際工作者從事這項工作的。管理科學的專業研究工作者是其后才出現的。他們在研究中采用的方法全是自然科學研究的觀察、實驗、分析。這從“科學的管理”的創始人,F.W.泰羅的工作中看得很清楚。19世紀后半的“自然科學萬能”的思潮和20世紀中期的“從分析到綜合”的轉變,自然科學對管理科學研究工作者的影響遠比社會科學要大的多。當然,研究方法本身并不是決定科學性質的唯一標準,我之所以提到管理科學的研究方法只是想強調管理科學的科學性。
  科學能否成為科學,一方面要看它能否解釋現象,另一方面要看它能否影響或支配現象。管理科學的另一個特征便是它的實踐性。“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條公理對管理科學是完全適用的。如果說科學是發現規律的,那么技術或者工程就是運用規律的。因此,在管理的研究和應用上便有了管理科學和管理工程的區別。自然,這種區別可能不過是一種方便,或者說是一種偏好,在科學和技術的邊界愈來愈模糊的現在,兩者的區別也同樣變得不那么重要了。舉例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GB/T13745—92 《科學分類與代碼》把管理學歸到工程與技術科學這一門類,并在“編制原則”中特別聲明“管理學屬綜合學科,列在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之間”。顯然,本標準的起草者賦與管理科學一種獨特的地位。至于在它之下的12個二級學科的分法,只能說是一種權變或妥協,它與國內現有其它分類方法的不同說明中國國內對這一學科的理解不一致。不管怎樣,我想強調,管理工程不能看作只是管理科學的應用。它也有它的創造性,管理工程在運用規律去影響或支配管理現象時,要考慮的甚至比管理科學的要復雜的多。管理工程在實踐中所需的藝術性是只能意會而難以言傳的,怕不能成為管理科學研究的對象,卻是管理工程不可缺少的組件。
      三、管理科學和管理工程在中國的地位
  管理在中國是受到非常重視的。黨中央和國務院有過多次的《決定》都指出管理的重要性,國家領導人也說過這樣的話,改革和開放政策的成敗有賴于管理的有效實施,困擾中國國民經濟的兩大難題,勞動生產率低和產品質量差的主要原因也在于管理不善。人民群眾對社會的不滿,歸根到底,也是對管理的要求。
  然而,國家和國人又怎樣看待管理科學和管理工程呢?的確,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下設的學科評議組當中有一個是管理科學與管理工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設有專門負責管理科學的部門,全國上千所高等院校中有近四分之一設有管理類專業,學生數約占全部學生的十二分之一。中國有大約900個管理科學的研究機構,研究人員約3萬人,各約占全國總數的六分之一和十六分之一。這些情況應該說是相當美好,可是實際上并非如此。舉中國科學和工程界的最高機構的例子說,中國科學院不承認管理科學,中國工程院不設立管理工程學部,因此中國也就沒有管理科學或管理工程的院士。很遺憾,這不能不說是中國科學、工程界的偏見。1991年10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中國管理科學發展戰略研究》課題組向全國200名管理科學家發出問卷, 得到的普遍回答是:“管理科學應該起到較大或極大的作用,但現在起到的作用卻非常之小”。這個評價不一定很公允和正確,不過,倒想從它引出一個問題,“作用非常之小”,是由于管理科學無能而不起作用?顯然不是,因為這200名管理學家一致認為“應該起到較大或極大的作用”,這就等于承認管理科學的能力。它之所以“作用非常之小”,我猜想,有中國管理學家自己的學術水平、工作缺點的問題,不過更重要更嚴峻的原因在于中國科學界對管理科學的輕視和拒絕、和中國的政界、企業界對它的敬遠態度。后面這一點在中國的科技規劃中反映出政、學界的認識。
  中國在1956年編制的“12年科學規劃(1956~1967)”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國家規模的發展科學技術的長期規劃,對中國的科技發展起到了奠基作用。以后又陸續有過4次大型的規劃編制,最近的一次是1991年編制的“1991~2000年科學技術發展十年規劃綱要”。在所有這些規劃中都不曾明確提出過管理科學或管理工程。1991年編制的“科技發展十年規劃”提出的中國90年代科學技術的主要任務的第1 條寫道, “運用科學技術,特別是電子信息、自動化技術改造傳統產業,使傳統產業生產技術和裝備現代化、經營管理科學化。”注意,這里說的是經營管理科學化靠的是電子信息和自動化技術。總之,在中國的科技規劃中提到的“科技”概是指“硬”的科技,既不提及管理科學,更不涉及社會科學。不過,為了公平我要指出,最近的“科技發展十年規劃”確定的14個方面有“軟科學”一項。但是,這個詞的含義在中國的科技規劃中僅僅意味“發展戰略”之類的研究。
  5月6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速科學技術進步的決定》中論述“依靠科技進步提高工業增長的質量和效益”的一段中提到一句,要“激勵企業廣泛吸納國外先進技術及新思想、新知識,面向市場需求,不斷開發新產品、新技術和新工藝,采用先進的管理方法、組織形式,科學化組織生產、銷售和服務。”此外再無一字說到自己的管理科學和管理工程。在全國科技大會上,從報紙發表的領導講話中看,也沒有人對管理科學或管理工程作過專門的或附帶的發言。中國工程院院長朱光亞在大會所作的報告中把工程技術定義為“綜合應用技術科學、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知識,使自然資源最佳地為人類服務而發展起來的一類專門技術”,并且指出工程技術的五大發展趨勢,但卻連管理兩個字都沒有說。凡此種種都給我一種感覺,他們都把管理看成是一種社會現象,把管理科學看成是社會科學,而且他們對社會科學的這樣那樣的顧忌使得他們采取不過問的態度。我這樣說,是不是我自己的偏見呢?請各位指正。
  順便說,美國國家關鍵技術委員會,1991年提出的6大類22 項關鍵技術中有系統管理技術。英國政府1995年公布的重大科技項目中也有系統管理技術。舉此兩例足以說明發達國家對管理工程的重視了。
      四、建立中國的管理科學學派
  要建立中國自己的管理學派的呼聲很早就有了。60年代提出的《鞍鋼憲法》中的“兩參一政三結合”指出了這種必要。同時的“多、快、好、省;好字當頭”的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是對工業企業管理的明確要求。大災難的“文革”的10年把一切管理污蔑為“管、卡、壓”,斷送了五、六十年代露頭的中國自己的企業管理。經過“撥亂反正”之后,1978年開始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國家派出許多代表團到外國去考察、學習企業管理。1982年已故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蔣一葦撰文鼓吹建立中國的管理科學,引起注意。1983年中國企業管理協會會長袁寶華發表了“以我為主、博采眾長、融合提煉、自成一家”的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企業管理的方針,被企業管理學界和實際工作者普遍接受。進入90年代隨著MBA系統的創設, 一些學者提出關于中國式MBA教育的建議。 這實際上也是一種關于中國管理科學的討論。1978年我們在全國提倡推行全面質量管理,從那時開始,中國進入了認真研究企業管理現代化的新時期。我始終參與了這件工作,對企業管理乃至管理科學的認識和思考是與我這段經歷分不開的。為什么要建立中國自己的管理科學,有沒有必要和可能,這是首先必須講清楚的問題。
  中國是獨特的,是要從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平穩過渡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國家。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我們大家都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就不那么懂了。不管怎么說,它是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這就要我們管理科學工作者去研究如何在企業管理中去體現這個理想。泰羅( F. W.Taylor )的“科學的管理”是在急劇升起的美國資本主義所特有的殘酷剝削下美國工會提出的口號“正正當當的一天活,正正當當的一天錢”的確切含義而研究和發展起來的。100年之后,杜拉克(P. Drucker)看到當時極盛的美國資本主義中潛伏的危機,即藍領與白領的斷裂和勞資的敵對,提出了“目標管理”的對策。中國要從“二個人的飯三個人吃、二個人的活三個人干”的管理轉成“二個人的飯一個人吃,二個人的活一個人干(指效益與效率的改善)”的管理,這將會有多么困難。這件事情當然要從經濟體制改革的大方面去解決,但是與此相應的企業管理也需要作出自己的貢獻。“質量否決權”已是一個開端,“黨政工團、齊抓共管”也是一個模式,這些都需要深入地從理論和方法上加以發展。
  中國是獨特的,是要從一個封建文化社會轉為一個現代文明社會的國家。封建文化與現代文明是不是就那么格格不入;封建文化的糟粕固然應該舍棄,它的精華能不能彌補現代文明的缺陷。這個問題是值得思考的,因為它與企業管理和管理科學有很廣很深的關系。不能設想,一個有封建意識并在小農經濟中成長的農民進入工廠就立刻變為現代產業的一員。然而,又有許多專家、學者認為孔子思想的儒教是亞洲新興工業國家和地區經濟騰飛的根本原因。聽說日本的企業家、經營者和管理者,都熟讀中國的古典和名著如論語、孫子兵法、三國演義中的思想和策略,于是中國出現了一股研究中國古代管理思想的熱潮,這是好事。中國人畢竟是中國人,是在傳統的與外來文化的沖突中生活過來的。美國被人稱為移民的熔爐,我希望中國能成為文化的熔爐。觀之過去,中國在這一點上是成功的,今后大概也有成功的可能。我們只有把我們中國人的好哲學、好文化、好傳統融合提煉進我們的管理科學,才能稱得上建立中國學派。
  中國是獨特的,是從幾乎沒有近代科學的土壤上走向要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國家。沒有科學精神、沒有科學鍛煉、沒有科學常識、沒有科學文風而要想建立中國管理學派應是困難重重。何況,在中國還有一種潛意識的普遍認識,以為管理用不著科學,稍有工作經驗的人便是管理專家,剛參加工作的人只要聽上級的話就是一個好的管理工作者。在這樣的氣氛中,提倡建立中國的管理學派有可能被譏為癡人說夢。當年出現的對行為科學、對系統論的批評,雖然過去了,還是應該記取教訓。另一方面,中國管理學界多是由工程技術界人士轉行而來并形成主流,這可以看作是給中國的管理學界注入一些近代科學精神的努力。但恰恰因為如是,這里缺少一點哲理或科學哲學的成分。人們常說,管理科學是學際研究。其實,不是把各種相關學科的不同方法混合使用來處理某一管理問題就成了學際研究,更重要的是要把哲學、數學、社會人文科學和物理科學中所有的思想認識和研究方法融會貫通,形成渾然一體的管理科學的思想認識和研究方法。再如,當今的中國人也許因為急于“趕超”或“跟蹤”的緣故而好趕時髦,外國的管理方法不問青紅皂白一律照收不誤。日本人則不大一樣,他們從自己的實際出發,創造了JIT、零庫存和看板管理,打破了西方管理的庫存理論中許多精致的數學理論。他們的理論和方法,至少從這件事上看,是符合他們的實際需要和風土背景。舉另一個例子,時下全世界正在大力推行的ISO—9000 的系列國際標準“質量管理和質量保證”中包含的科學精神和法治思想才是中國企業在采用之前必須考慮培養的。
  綜合以上所述,研究自己的問題、總結自己的經驗、提出自己的理論和方法,中國的管理學派才能建立。當然,這不是說不要向一切先進的外國管理的理論和方法學習,只是說那句老話“洋為中用”,“古為今用”。□
  收稿日期 1995—06—07*
  
  
  
決策借鑒哈爾濱2-5C3管理科學劉源張19961996 作者:決策借鑒哈爾濱2-5C3管理科學劉源張19961996
2013-09-10 21:3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