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如何才能少睡不困——妙祥法師
如何才能少睡不困——妙祥法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因為咱們大悲寺規定,睡眠為四個小時。這個規定不是咱們僧團創造出來,佛在世的時候就規定了僧人四個小時的睡眠,我們能得到這個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這種修行方式是很殊勝的。這種睡眠四個小時是來源于《阿含經》。《阿含經》講述佛當時領導的僧團是怎樣修行的,其中睡眠就是四個小時。到十點鍾,晚上都在講法,晚上都是講法的時間。

 

  睡眠對我們來講是五蓋之一,財、色、名、食、睡,最后就是個睡。我們有時候很容易墮落睡眠里去,因為我們認為這個睡眠必須保證,醫生也是這么講:你身體需要,要保證睡眠,不要得官能癥,最起碼的不能睡八個小時,你得睡七個小時。甚至告訴你睡十個小時、十二個小時,就讓你使勁睡。睡覺,我們在世間上不知道它的壞處,但知道睡過多了,你不起來去干活,沒人干,你不去掙錢沒有吃的,所以他就起來去做,但是睡眠也是多。

 

  為什么睡眠不能過多?因為這個睡眠,當我們需要睡眠的時候,也就是休息狀態,也就是你從睡到醒這一段時間是你的需要量,這是個需要量。當我們醒來的時候,你這個需要量已經滿足了,它已經休息過了。再睡,那就是做夢,胡思亂想,天南海北,又飛又跑的,再醒了的時間,它就特別地疲勞,因為這個腦子的運動已經開始活躍了,不再休息,甚至有時候比白天還累。所以說,在修禪人,特別體清老和尚就告訴大家:你睡一覺就起來,睡醒就起來。他每天都是半夜起來,有時候就誦咒,就這么精進。他睡一覺就起來了,就不再睡了。

 

  實際上我們睡四個小時就足夠用了,為什么還困?是我們的習性在困,并不是我們身體需要。多睡,一個是多夢、疲勞,更主要的,欲漏都在醒了以后再睡覺的這一過程,因為有了夢境,它就産生各種的色相,它就會導致欲漏了。我們修行知道:欲要不除,三界不可出。所以我們想除欲,必須從睡眠這塊要下手,要少睡。睡眠能毀掉我們的清凈心,也會破壞我們的禪定力,也會使我們沒有智慧。睡眠多了,這害處很大。

 

  過去佛在世不是講過嘛,有一個尊者,因為一講法他就困,一講法就困,佛就呵斥他:一睡一千年,是蛤蚌類。就是說,這一睡就會睡到一千年去,這樣的果報。這樣的果報是什么樣呢?也就是蛤蚌類。蛤蚌我們知道,生在海底的那些動物,一種一開一合的,中間有肉的就是蛤蚌。一睡一千年,這一千年都在昏沈之中。所以多睡會墮落畜生道,不是沒有因果。說我睡覺無所謂的,還有人說我是睡仙,還有“睡禪定”,睡覺做禪定等等的,這都是自己在給自己講一個很吸引人的童話來欺騙自己、來欺騙別人,這是不合適的。

 

  我們知道睡眠的害處,睡眠會墮落;另外睡眠多了,可以耽誤我們的修行,使我們正念提不起來。我們如果稍稍一貪睡的時候,那幾個小時一會就過去了。睡四個小時也不大得勁,兩點起來睡到六點,他也能睡。這四個小時,你知道要做多少事情?我們可以兩點鍾起來,跑香、坐禪、上殿、誦咒,四個小時完成很多的事情。要是這四個小時的時間你抓住了,這個成佛的機會就越來越大;如果你失去了,反而失去了成佛的機會。

 

  那少睡,我們困不困呢?

 

  從習慣來講是困的,但是你真正少睡,它反而不困。你看今天兩點鍾起來,它很精神;你要三點鐘起來,它就不精神;六點鐘起來,它也不精神。說六點鐘我挺精神。眼睛是瞪得挺大,但腦袋就象漿似的,它沒法運轉,糊涂,什么事也想不起來,另外分析問題,它也軟弱。所以睡眠過多了沒有智慧。睡眠多一個破壞了我們的修行,另外沒有智慧,這也是一個大原因。我們早起來,四個小時一覺起來以后,反而不困,主要是個習慣性。現在大家可能基本上也好多了,因為大家到時候起來,兩點鐘起來打坐,很好的去做,也很清凈、很清涼。但是,大家還有一個后備軍,等到下了殿回到屋里,還可以躺下來一覺,發現有這樣的人。這個不好。因為要多打坐、多誦咒,兩點鐘起來,起來以后就不要再貪睡了。有時候困怎么辦?你打坐,慢慢地就把它調過來了。所以少睡并不困,多睡困。多睡沒有智慧,腦袋昏沈。

 

  到中午的時候,我們有時候吃完飯,這困勁就來了,特別年齡大的,這個困勁就特別強。這一段有的甚至你不瞇上個三分五分、十分八分、或半個小時,它緩不過這個勁。因為食物進入胃腸以后,有時候腦袋缺血,會造成這個狀態,一缺血它就要昏沈。我們怎么辦來克服?就是我們中午要找事情做,吃完飯不要進屋,不要找床,在外面。

 

  剛來大悲寺的時候,一到中午的時候,我就拿個小鐵絲做條鈎子,去撿東西。那時候有溝,上溝里撿塑料布、撿個破東西,拿個口袋往里裝,天天中午就干這些事。這里還有一個笑話。就是有一回我正在撿,來了幾個拜佛的,就問我:“你們那個住持師父在哪呢?我們找師父,上哪去找?”我說那你上客堂。告訴他上客堂,他挺謝謝我。上客堂,客堂又給領回來了,告訴他在那頭呢,說那個撿破爛的就是師父。這他還挺驚訝,驚訝以后,我在溝底下,他在溝上面就磕頭了,挺感動,也沒想到這個師父是個撿破爛的。

 

  所以我們為了減少睡眠、不困,中午你可以去做戶外活動,一個吸收空氣,另外克服這個睡魔,另外呢,受人尊重。你看多受人尊重,你看你要去做了,沒準他也能給你頂禮,這個是很好的事情。

 

  少睡對我們的修行是一個抓緊時間、了脫生死的好因緣,別人修八個小時,你要修十個小時,那你就超越別人不止一倍兩倍的問題了,因為你這里有一個努力的問題。因為這個努力可不是那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所以這個努力太珍貴了,了脫生死往往就在后面你是否再進一步努力的時候。你看你四個小時都克服了,但是你到中午又給它睡一覺,或是我找時間我再睡一覺,那就不行了。如果我們少睡,就給我們了脫生死創造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和因素,給我們創造了這么大一個因緣,那是我們修行所想達到的。有時候我們根本費了很大勁都找不著,但是由于我們少睡,這個因緣它就來了,這么殊勝。

 

  有的人可能担心:我睡少了,腦子糊涂,有時候記不住東西。是,這面記不住東西,但你少睡和努力以后,它有智慧,智慧慢慢從心里就生出來了。本來你想把一個事情做好,你睡得挺多,你不見得把事情做得很好;如果你能夠減少睡眠,有時候你想達到的目標,沒有費勁,你也沒有去做過多的努力,它就會因緣成熟。因為精勤也就叫勇猛。文殊菩薩講,勇猛就是智慧。我們減少睡眠就是勇猛,就是智慧。有時候我們從文字上、從經書上,甚至參學去,做了種種的努力,你不知道睡眠少了就是智慧。我們有時候撿到了西瓜,反而給扔了,認為它不是西瓜,我們再去找西瓜,再去找。所以我們有時候很可惜的。現在我們要是把這個寶貝抓住了,我們何必再去找呢,是不是?你想抓住這個西瓜,少睡就能抓住,多睡就抓不住了。

 

  有的人認為:行,早晨兩點鐘起來,我也能起,晚睡我也能睡,只要你看不著,我就多睡一點。為什么?認為這些修行,是給師父修的,他不是給他自己修。他認為睡覺是自己應該得的,少睡是給師父少睡,所以叫師父知道:你知道我少睡就行了,剩下就是我的事,我就可以滿足我的需要去多睡。完全是這么的想法。所以有時候找不到人了,一看哪去了?呆屋里睡覺呢。一招,不好意思,為什么不好意思?還說不出來,他心里可能埋怨:你看師父今天把我發現了,沒躲好,應該躲好好才行,找個師父發現不了的地方就對了。通過這個我知道,他是給我修的,不是給他自己修的。我們應該有個主動性,要對睡眠生起厭煩心,因為它耽誤事。雖然都是你的東西,也是你的自由,咱們雖然看不著你,你在看不著下你打開一個自由,這種自由也是害人。我們平時本來就不清醒,再多睡那就更糊涂了,我們減少睡眠是為了培養善根福德因緣,也同樣為了早開悟。因為一個睡魔你都控制不了,你的定力就沒法産生;你把睡魔要控制住了,我們定力必然要上一層樓。

 

  比如上殿,有時候我也注意觀察,有時候咱們看咱自己的人,上殿也老迷糊,晃蕩晃蕩,有時候也瞅著愁:你怎么上殿還困呢?但是和外來的一比,一看他這個勁頭,他就不一樣,他有個內在的定力在那塊,那臉就透著那種定力。有一種什么呢?就是風暴來了,我能頂得住,有一股定力,一看這就不一樣。你等到那睡眠挺多的,一天兩天跟你倆靠靠,三天四天就靠不過你了,有時候靠不過就走了,就不行了。這是平時沒有鍛煉的關系,如果有了鍛煉,我們面對困難就能頂得過去。想少睡不困,就是早起。比如說,書勇,有時候晚上十二點鐘就起來、一點鍾起來,他說他這一天不困,這就是早起的好處。你要晚起,他就不會這樣的,你越晚起他困覺越大,你看他睡到那八點十點的,他照樣的困,浪費時間。你看剛才講的書勇,他早起反而不困,很精神。而且越是少睡,他心情越好。為什么心情好?他有定力,他有什么問題,他一下靠定力就把問題解決了,他沒那么大煩惱。你看越多睡的人,胡思亂想,起來想來想去,他就煩惱了,煩惱多了,道修不下去了,道修不下去怎么辦?就得往回轉了,會退道的。多睡會退道。

 

  所以這個睡覺也不是小事,是五蓋之一,財、色、名、食、睡,你看看,它是地獄根。你想不下地獄,你就少睡;你要想下地獄,那你就多睡。睡得越多你下地獄越深,這根據是這么量的。我們平時看看自己是否能下地獄,你先量量你睡幾個小時覺。有的人老睡,擱屋里老睡,有的借理由:我有病。所以有時候看大門這活我就不愿意叫誰干,就愿意叫女居士她們看,出家的不愿讓他們去,去了睡多了以后就是麻煩事,以后剃度了到僧團里,他很難改過來。

 

  大家以后要少睡,最好是不要在屋里,不要上床,在戒律來講有那么一條。特別是高大廣床那更不允許,實際上,床上都不允許你隨便坐著。平時你想修行就遠離床,這個不是不能克服,很好克服的,只要是有長期心,不怕累、困,慢慢就好了,這定力就增加出來了。佛在世講一個羅漢,因為他老困老困的、老睡覺,佛呵斥他以后,最后他一精進一努力,眼睛瞎了,但是換來了天眼,是不是?這也是因為他不斷地克服睡眠,少睡有定力,少睡有智慧。我們知道這個,我們就應該少睡。

少睡的好處基本說出來了,具體辦法,我們說吃完飯做事情,得要活動一下,把它躲開,躲開了就不困了。另外多睡還有個害處,對身體不好,壓迫腎臟,對五臟六腑都有個壓迫現象,會導致身體各方面松弛和僵化,肌肉松弛,關節僵化,這都是害處。你要不信,你就試一下,你要躺個五個月、六個月的不怎么動彈,最后,原先你沒躺之前,你走個十里二十里、幾十里地都沒問題,等你躺半年以后,你連三里五里都走不了。因為什么呢?就是肌肉松弛,沒有力量,關節僵化,不能運動,邁不開了,另外呼氣也軟弱,心情更不好。種種的害處,都不能多睡。

如何調伏?我們應該向這個尊者學習,要勇猛。但是這勇猛也不好勇猛,現在有的人就不勇猛了,剛才已經聽出不勇猛的信息,這就不好。我在這講了,他還不勇猛,看來就是平時多睡的原因,平時要是少睡,這時候他就不能發出這樣的信息了。你這個多理解,慢慢克服。

2011-02-22 20:3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