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易風教授致函本報稱  我國經濟理論界的分歧有不少是原則性的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本報訊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吳易風近日至函本報負責人說,“《經濟學消息報》刊載了《經濟日報》1996年4月15 日《中國經濟改革不容逆轉》一文。拙文是對《逆轉》一文所作出的反應。希望也能在貴報以某種形式與讀者見面。”
  吳易風教授說,一位學者在《經濟日報》上發表的那篇文章沒有引用被批評者的任何一句話,也就是沒有拿出任何證據,便劈頭蓋臉地批,扣上一大堆反對改革的帽子,諸如“極力給正在進行的改革潑冷水,散布懷疑和不滿情緒”,“認為該國的今天就是中國的明天”,“斷定中國的改革已經走上了歧途,資本主義復辟已是現實的危險”,“是不是要中國的改革逆轉”,“對改革開倒車”,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難怪讀過那篇文章的人議論紛紛,有的說:“這不象一個學者寫的學術文章,倒象是一份大字報”。
  吳易風認為我國經濟理論界在市場經濟問題上存在一系列意見分歧,其中有不少是原則分歧。
  首先,關于市場經濟和基本社會制度的關系。一種意見認為,市場經濟是同一定的基本社會制度結合在一起的,因此,必須嚴格區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市場經濟就是市場經濟,不應區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其次,關于所有制。一種意見認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必須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國有經濟必須起主導作用。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市場經濟只能以“非國有經濟”作為基礎和主戰場,國有企業應當實行“非國有化”,實即私有化。
  第三,關于分配制度。一種意見認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個人收入分配要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市場經濟的個人收入分配只能“按貢獻分配”,即按生產要素分配,不應按勞分配。
  第四,關于市場機制和宏觀調控的關系。一種意見認為,市場機制的作用存在自發性、盲目性和滯后性,因此,社會主義國家必須對市場經濟進行宏觀調控。另一種意見認為,市場經濟能自行調節,無須進行政府干預。進行宏觀調控就是向計劃經濟的復歸。
  這些分歧,都是重大的原則性分歧。請設想一下,如果不區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如果不堅持以公有制為主體、國有經濟為主導,如果不堅持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如果不堅持社會主義國家對市場經濟進行宏觀調控,那就談不上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由此可見,在市場經濟問題上的兩種改革觀,實質上關系到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還是建立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根本問題。     (張倫忠)*
  
  
  
經濟學消息報成都⑴F13社會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張倫忠19961996 作者:經濟學消息報成都⑴F13社會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張倫忠19961996

網載 2013-09-10 21:34:29

[新一篇] 吳文藻與西方社會學的中國化

[舊一篇] 后現代科學哲學導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