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國內外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發展現狀
國內外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發展現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1 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基本概念
  現代圖書館一般可分為:國家圖書館、大學圖書館、專業圖書館、公共圖書館等。現代意義上的公共圖書館體系已有100多年的歷史,其典型的特征就是主要依靠公共資金(稅收)來維持運行,向全體人民提供平等、免費的基本服務。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94年修訂的《公共圖書館宣言》中所載的信念,公共圖書館是開展教育、傳播文化和提供信息的有力工具,也是在人們的思想中樹立和平觀念和豐富精神生活的重要資源。傳統的研究圖書館主要指各種專業圖書館、大學圖書館等[1],絕大多數公共圖書館并不承担研究功能。而目前所謂的“研究圖書館”強調的是“為研究和研究者服務”,并非主要指圖書館自身承担專業研究。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一些發達國家和地區的部分較具規模的公共圖書館逐漸開始承担起有關研究工作,并能夠向公眾、專業人士和有關機構與組織提供咨詢服務。因此,“研究型公共圖書館”這樣一種創新的圖書館概念正逐漸在人們的腦海中清晰起來,但目前為止,國際上也只有極小一部分圖書館能夠真正以“研究”為主業,可以坦率地說目前還無法找到一個公認的、較為嚴格的概念定義。
  筆者認為現階段中國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可以這樣定義:
  所謂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就是能夠面向公眾、專業人士和各類市場和社會組織機構以及政府提供知識導航、信息增值和決策咨詢服務的公共圖書館。
  這個定義中體現了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三個服務層面和三種服務產品。三個服務層面是指:廣大的公眾讀者、企業及有關專業機構和政府。服務公眾讀者,這是公共圖書館的天職;服務企業及有關組織機構,這是圖書館提升研究服務水平和層次的重要方面,也是尋求新的投入主體的方式;服務政府,如果能在完成政府交給的服務大眾的任務同時,再能直接滿足政府自身服務需求,那么圖書館的作用就更加明顯和強大,這種效益是不言而喻的,因為政府仍然是公共圖書館的主要資金投入方。圖書館需要提供的服務也相應地有所區別,特別是由于知識經濟的到來,圖書館員提供的不應再是被動的服務和簡單的文獻保存與傳遞,而應當成為信息的管理者、信息的研究者和知識的推動者,有學者把網絡時代的圖書館員稱之為“知識導航員”。因此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基本服務將是“知識導航”,能夠為所有的讀者尋求知識提供幫助服務乃至直接提供知識。“研究型”的體現就是提供信息增值和決策咨詢服務,這是以圖書館員進行研究活動為基礎的,圖書館通過自己的研究人員開展信息分析和研究,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提供給社會,這是信息增值的過程:企業可以依靠這種服務提高經濟效益,政府依靠這種服務可以提高科學決策的水平。
   2 國外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基本運行模式
  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和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是兩個各有鮮明特點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
  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
  美國國會圖書館是一個國家圖書館,也是一個議會圖書館,它的使命是:“向美國國會和人民提供可用的、有益的信息資源,為后代保存和保持全世界的人類知識和創造力。”可見,作為一個國家圖書館,它不僅担負著向美國的立法機構: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以及聯邦機構提供全面服務的使命,還担負著向全體美國公民提供服務。這雙重使命使得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圖書館也是全世界實力最雄厚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表1列出了該館提供的服務情況,基本覆蓋了從公共服務到專業研究服務,服務的深度和廣度無愧于國家圖書館、國會圖書館、研究圖書館這多重身份。由于其經費來源主要依靠國家撥款,幾乎所有的服務都是免費的,即使收費項目也只是收取所提供服務的直接成本(非營利)。由于服務覆蓋面廣,其組織結構和管理模式也比較復雜多樣,比如承担國會服務的國會研究服務部(CRS)人員眾多,且基本都是各個領域和學科的專家學者,并非傳統的圖書館員,因此相對獨立性強,其預算獨立,資料采購也獨立,甚至機構標志、名片也是不同的。這種專業的決策(立法)咨詢研究服務,無論是機構規模還是研究廣度和深度以及服務的效率效益,目前世界上幾乎沒有第二個圖書館可以與之相提并論。
  表1 美國國會圖書館的服務
  附圖g92g27.JPG
  資料來源:《為民服務——美國國會圖書館簡介》(中文版,1991印制),http://1cweb.olc,gov/
  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
  紐約公共圖書館(NYPL)作為一個大都市的公共圖書館,從誕生之初開始就走了一條與眾不同的發展道路。在其使命的表述中有這樣兩段話[2]:
  “它(紐約公共圖書館)向所有人提供自由、開放的機會接觸全世界的人類智慧,無論收入、宗教、國籍或其他條件的差別。它是每一個人的大學,是學者和作家的天堂,是政治家、科學家和企業家必不可少的資源,也是國家民族的記憶。它保證信息自由和思想獨立。”
  “紐約公共圖書館的職責是成為一個處于全球信息中心心臟位置的巨大知識庫,發揮一個信息和學習組織的集成功能并覆蓋全國和全球。”
  為了完成這樣的使命,紐約公共圖書館的組織架構就是典型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它是世界上擁有最大的流通體系的研究圖書館,既有85個分館共同組成的龐大公共服務網絡,還有4個專門的研究型分館:人文和社會科學館(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Library)、表演藝術館(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for the Performing Arts)、黑人文化研究中心(Schomburg Center for Research in Black Culture)、科學、產業和商務館(the Science,Industry and Business Library)。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的公共圖書館,NYPL通過其龐大的分館系統提供完善的公共服務,其讀者卡的發放量高達178萬多張,每年到館的讀者人次超過1200萬,每年還組織20000多個免費公益活動(稱為:Free Program,主要是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各類講座、展覽、培訓課、文藝活動,以兒童和青少年為主),參與的人次超過50萬。另外,作為一個研究圖書館,NYPL通過其4個研究分館提供有特色的專業服務,每年吸引近200萬人次的讀者來館,提供大量的參考咨詢服務。NYPL的研究咨詢服務與前文提及的美國國會圖書館CRS的研究不是同一層次和性質的,NYPL的研究服務更接近于傳統圖書館的參考咨詢服務(Reference Service),服務對象主要是普通的學術研究人員、中小企業。
  表2 紐約公共圖書館研究分館系統的服務狀況(2000)
  附圖g92g28.JPG
  資料來源:紐約公共圖書館年報(2000)
  NYPL不僅具有獨特的組織架構,還有比較特殊的資金支持和管理模式。NYPL是由一個基金會——Astor,Lenox and Tilden Foundations管理的,這是因為19世紀末其成立時就是在原來的兩個私人創辦的圖書館(Astor Library和Lenox Library)基礎上,再加上第三個人Samuel J.Tilden(1814-1886)的捐贈創立的。創立后不久,紐約市政府與這個基金會又有一個合作約定:鋼鐵大王卡內基(Andrew Carnegie)出資520萬幫助NYPL建立一個龐大的分館系統,紐約市政府提供這個分館系統的維持運行的費用。所以,NYPL其實是一個私人創立的、政府和社會共同支持的公共圖書館。至今,這種模式仍在順利運行中。比較特殊的是,政府對于公共服務系統和研究服務系統的支持力度是不同的。2000年度,三級政府(市、州和聯邦)給予分館系統的資金占了該系統的所有資金(共137,440,000美元)的76%,而三級政府給研究分館系統的資金只占其資金(共119,867,000美元)的31%左右。
  進一步分析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如果整體地看NYPL的收入結構,各級政府投入約占一半多一點,其余的一半主要來自私人和機構贊助、捐贈及其投資收益,圖書館自身服務的收益不會超過10%,這也意味著幾乎所有的服務都是免費的。但是,自身服務收入部分的增長非常明顯,雖然占總體的比例只上升了兩個百分點,從1999年4%提高到2000年的6%,但從絕對數字看的話,增長率達到了65.7%(1999年為9,444,000美元,2000年為15,655,000美元)[3]。
  美國國會圖書館和紐約公共圖書館把“研究”和“公共服務”統一在各自的圖書館中,雖然有其社會和經濟制度的原因,但仍然可以從中看出一些規律性的東西:
  ①“研究”與“公共服務”并重,但又有各自明顯的獨立性。
  無論是在人力投入,還是資金、資源配置上,這兩個館都幾乎是一視同仁,比較均衡地向兩個業務方面投入,以確保滿足服務需求。但由于兩者性質的差異性,服務方式和對象的較大區別,這兩大業務在館內又有相對的獨立性,無論是組織架構、管理方式,還是人員配置、工作場所,都有很大的區別,各自獨立性較強。
  ②“研究”已經成為所有服務的基礎和前提。
  從提供“書”到提供“知識”的轉變要求圖書館越來越重視“研究”,越來越需要復合型、專家型圖書館員。
  ③多元化的資金來源促進了多元化的服務。
  雖然仍是政府投入主導,但這些圖書館的資金來源已經多元化,來自社會和企業界的捐贈、贊助等已占相當比例。由于這種資金來源的非市場化方式,因此多元化服務得到的創新激勵作用非常明顯。
  ④“讀者為中心”的服務理念已經滲透管理的全過程。
  圖書館的管理真正體現了“讀者第一,服務至上”的現代營銷理念和思想。針對不同的讀者群體設計了不同的服務產品和方式,管理和服務的全過程都能以讀者為中心,并且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機制和文化已經形成。
   3 國內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發展現狀
  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必然首先出現在經濟最繁榮、社會最發達的地區,而且必須有相當的規模和投入、一定的技術和人才為前提條件。國際上是這樣,中國也不例外。雖然前文所述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在國內并不多,嚴格意義上看甚至還沒有,但已經有一些地區和城市的圖書館把“研究型公共圖書館”作為自己發展的目標來追求,有的已經在探索實踐,有的已取得初步的發展,特別是經濟發達的大型和特大型中心城市。如:北京市的首都圖書館面向新世紀已經提出了全新的服務理念和功能[4],在發揮城市公共圖書館的六大功能基礎上,將實施“三個層次并舉,五種服務結合”的運作模式。這種模式中就明確提出了要開展“咨詢研究型服務”,使首圖成為“信息社會、知識經濟的智囊團”。
  面向新世紀,新首圖將樹立起“大開放、大服務”的全新理念,全年365天開館,向社會提供全面、優質、快捷的服務,把首都圖書館辦成首都人民的第二起居室。首都圖書館作為北京市屬最大的公共圖書館,在社會生活中將發揮六大功能。
  ——面向社會的都市文化教育中心功能。
  ——北京市文獻收藏中心功能。
  ——都市公共信息導航中心功能。
  ——信息加工、生產、增值中心功能。
  ——都市圖書館研究與事業發展中心功能。
  ——北京市對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功能。
  以上述六大功能為基礎,首都圖書館將以“三個層次并舉,五種服務結合”為模式。三個層次即:
  一是以普通讀者為對象的常規服務,這是首都圖書館的核心任務。只有做好這一層次的服務,才能充分發揮公共圖書館的社會服務功能;
  二是為政府及各級職能部門的決策服務;
  三是為科研、生產等企事業單位及各種機構提供面向特定對象的服務,即針對讀者的特定需求,提供信息資源保障,成為信息社會、知識經濟的智囊團。
  五種服務結合即:
  ——內外服務相結合,著力于開拓館外服務。在做好館內服務的同時,要走出館門,深入社區,為基層街道、軍營、居民區服務;
  ——常規服務與網絡服務并舉,著力開拓網絡信息服務。
  ——群體服務與個體服務兼顧,重視對個體人群的服務。
  ——普通服務與研究服務相結合,努力開拓咨詢研究型服務。
  ——一般服務與開發性服務相結合,努力培育市場信息服務能力。
  總之,首都圖書館的建設目標是:建設出一座“全國領先,國際知名”的大都市圖書館,把首圖建成全國一級公共圖書館及首都精神文明建設標兵單位,用實際行動來回報社會、服務社會。
  北京有此豪言壯語,其實上海早已悄悄探索實踐5年了。國內最大的省市級公共圖書館:上海圖書館,由于在1995年年底與上海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進行了合并(這是迄今為止國內唯一的“圖情合并”案例),更由于90年代以來上海經濟社會全面高速發展,使得新的上海圖書館有機會較早地探索實踐中國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發展模式。過去的5年中上海圖書館通過“以人為本”的辦館理念,利用新館的嶄新形象和設施,“對外樹形象,對內抓管理”,不斷提升公共服務的水平,創造了“人氣旺盛”圖書館形象,基本確立了在全國公共圖書館行列的領先地位。同時充分發揮圖情合一的優勢,在原上海科技情報研究所的科技經濟領域的信息咨詢與研究服務的基礎上,進一步向社會科學領域延伸,向政府決策層延伸,正在逐步形成綜合性情報研究和決策咨詢服務的特色,初步確立了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雛形。世紀交替的時候,上海圖書館和上海科技情報研究所進一步明確了其中長期的發展遠景:“基本建成以知識導航為核心的上海的重要信息樞紐。”
   4 結論
  比較上述國外幾家研究型公共圖書館,雖然從歷史、規模和實力上看,我們國內最強的公共圖書館也與之存在一定的差距,有些不具備可比性,但是在我們探索建設自己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過程中,這樣兩個問題的思考借鑒是必不可少的:
  ①如何協調“研究”和“公共”的關系?
  這是建設“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核心問題。從美國國會圖書館和紐約公共圖書館的發展和現狀來看,基本的觀點是“并重”和“相對獨立”,前者是指資金投入、資源建設和人才建設齊頭并進,后者指管理模式、組織架構、服務對象、服務內容和方式等各自相對獨立。這是由于兩者都是圖書館生存和發展的根本,但是兩者的性質又有較大差異。從知識經濟的大趨勢看,“研究”會越來越重要,或者說兩者逐漸向“研究”趨同,差異性將只是服務對象的區別。
  ②如何獲得多元化的資源投入?
  這是“研究型公共圖書館”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公共圖書館由國家投入從根本上不會改變,但隨著社會的民主化和經濟的市場化發展,公共圖書館完全可以和應該爭取到更多的資源投入,作為現代社會的非營利公益機構獲得的資源越多,其對社會的公益作用也就發揮得越大。而最多的投入應該不僅來自國家,還可以來自市場和社會。這種多元化的投入結構的形成必須以圖書館自身能夠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為前提的,這又強調了“研究”和“公共”的共同作用下的多元化服務的重要性。美國的圖書館已經基本建立了多元化的投入結構,而我們還幾乎沒有開始。
  解決這兩個問題需要外部和內部的許多條件和資源,但最重要的還是圖書館自身管理理念和水平的問題。
-----------------------------------
  1 國際上研究圖書館常稱為“Academic Library”,主要指大學圖書館,美國就有一個由許多大學圖書館、專業性圖書館和個別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組成的行業性組織RLG(Research Library GrouP)。
  2 http://www.nypl.org/admin/pro/mission.html(2001-10-8)
  3 有關數據來源:紐約公共圖書館年報(2000)
  4 本段及以下各段關于首都圖書館的文字資料來源:http://211.99.40.81/guest/news/6022/fuwulinian.htm(2001-10-8)
-----------------------------------

圖書館雜志滬48~53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陳超20022002本文提出了現階段中國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定義和定位,比較研究了國內外具有典型意義的研究與公共服務并重的圖書館的運行狀況。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現狀/圖書館管理  Research public library/Library management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definition and orientcction of Chinese research public libraries. And a comparative study is conducted between domestic and foreign research public libraries.陳超,上海圖書館上海科技情報研究所 上海 200031  陳超,上海圖書館上海科技情報所戰略信息中心主任,副研究員。 作者:圖書館雜志滬48~53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陳超20022002本文提出了現階段中國的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的定義和定位,比較研究了國內外具有典型意義的研究與公共服務并重的圖書館的運行狀況。研究型公共圖書館/現狀/圖書館管理  Research public library/Library management
2013-09-10 21:3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