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拉波夫和社會語言學
拉波夫和社會語言學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自從索緒爾開創的以研究語言系統本體結構規律為核心的現代結構主義語言學興起的近一個世紀,語言科學得到了快速發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令世人矚目的巨大成就。
  由于明確了語言學的研究對象,集中精力對語言系統內在的結構規律進行深入的研究,語言學在方法論領域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從此,語言學不再是哲學家和語言大師的專利,也不再是高深莫測的象牙塔內的絕學,它走向了社會,走近了普通人。只要愿意從事這方面的工作,遵循一定的方法,經過努力,就可以取得一定成果。一門科學有了自己的方法論體系,這門科學就到了成熟的階段。但是,即使是真理也不能絕對化,不能強調過分了。結構主義太強調語言系統的自主性,那樣就越來越脫離社會和人,而語言本身是一種社會現象,實際上是須臾不能脫離社會和組成社會的人的。把語言看成一種近乎自然現象的自在物,把語言系統的系統性絕對化,必然解釋不了很多由社會因素和人的因素造成的復雜現象。因此結構主義語言學的路子越走越窄,局限性也越來越明顯。這樣就有一部分語言學家重新強調語言的社會性,強調語言和社會的密切關系,強調各種社會因素和人的因素對語言的影響。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誕生了語言學和社會學相結合的社會語言學。
  傳統語言學并不是不考慮語言和社會的密切關系,他們或多或少注意到了社會因素和人的因素對語言的影響,并且得出了語言不是一種自然現象,而是一種社會現象的正確結論。但是傳統語言學只是在研究和分析語言現象時順便談到社會對語言的影響,并沒有系統地把語言和社會的關系作為一個重點來研究。如果說19世紀的語言學的主流是以研究語言的歷史發展為重點的歷史比較語言學,那么20世紀語言學的主流就是以研究語言的結構系統為重點的結構語言學。到了40年代,美國結構主義語言學發展到了鼎盛階段,并由于美國當時的國際地位和經濟實力,在世界范圍內產生了巨大影響。美國的結構主義語言學家在一段時間內力求割斷和傳統語言學的聯系,并且一再宣稱語言科學只是從他們才開始建立起來的,在他們以前根本沒有科學的語言學。他們還只承認研究語言結構的語言學是語言學,根本不承認研究語言跟社會的關系及其相互影響的語言學是語言學。這當然是一種偏見,可是卻在一個時期在世界范圍內影響了很多人對研究社會跟語言的關系及其相互影響的語言學的看法。結果,在不少人的心目中,語言學就和結構主義語言學劃了等號,語言就不再是一種社會現象,語言的社會理論就不再是語言學理論。因此到了20世紀60年代美國不少語言學家和社會學家再次把語言作為一種社會現象來研究的時候,就不得不用一個新的術語來稱呼這方面的研究,這就是sociolinguistics(社會語言學)。但是不少人認為“社會語言學”不是正統的語言學,也不是語言學的一門分支科學,而最多只是一門跟社會學和語言學都有點關系的邊緣科學。“社會語言學”在美國得到正式認可是在1964 年。 這一年美國社會科學研究理事會(Social Science Research Council )的社會語言學委員會(Committee on Sociolinguistics)召開了一次為期8周的語言學家和社會學家的聯合討論會,從此社會語言學在美國獲得了合法地位并走上了快速發展的道路。在初期,這樣一門新興的學科,由于各人的出發點和著眼點各不相同,有人稱之為語言社會學,有人則稱之為社會語言學,還有人稱之為語言人類學、人類語言學等等。
  眾所周知,二次大戰結束以后,大部分殖民地獲得了獨立,在亞洲和非洲建立了一大批新興的國家。一開始這些國家由于內部民族成分并不單純,而且長期使用宗主國的語言,獨立以后就有一個確立本民族的民族語言和全國通用的官方語言的迫切問題。在一個短時期內沿用過去宗主國的語言是不得已的事情,民族解放了,國家獨立了,就應該使用自己的民族語言和自己的官方語言,因為這實際上也牽涉到一個民族尊嚴和國家尊嚴的問題。由于這種社會需要,語言學家就要研究確立國家的官方語言和民族的共同語的問題。這一類研究后來也稱為“語言規劃”,因為重點是研究選擇和確立民族共同語的基礎方言和語言規范,選擇和確立官方語言的問題。這樣的社會規劃實際上是社會主動對語言的干預,是對社會語言生活的規劃。這類研究后來也稱為宏觀社會語言學,因為語言規劃是從宏觀方面來調節社會的語言生活,而不是研究語言系統本身的細節問題。中國擺脫了半殖民地地位,獲得解放和新生以后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實行的三大語言政策,也就是推廣普通話、現代漢語規范化和文字改革就反映了這一社會潮流,而有關的研究都可以稱之為宏觀社會語言學或語言規劃。語言規劃主要研究社會對語言生活的干預。但是,語言學家并沒有忽視社會對語言的影響。在這方面,美國的拉波夫作出了他獨特的貢獻。他系統地運用社會學的調查統計方法來研究語言系統方面的社會差異跟社會因素之間的相關關系,從而揭示了一系列平時似乎難以解釋的差異是如何產生的又意味著什么;不僅僅如此,運用社會語言學的方法還可以揭示語言演變的歷史進程。19世紀的歷史比較語言學已經發現語言的不同地區的差異可以反映不同時期的語言狀況,因此比較不同地區的差異可以重建語言演變的歷史。現在拉波夫發現,比較不同社會背景的人的語言差異同樣可以重建或揭示語言演變的進程,特別是發生在當前的演變進程。他在1963年發表的《一種語音演變的社會動機》,通過對美國馬薩諸塞州瑪塞葡萄園島不同地區、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種族的居民對英語/ay/和/aw/這兩個復合元音中第一個元音的不同發音的頻率和分布情況的調查,以及通過對這種語音上的差異和社會因素之間的相關分析來確定是哪些社會因素影響了這種語音上的差異,從而揭示了社會因素對語音差異和語音歷史演變的影響。1966年拉波夫又發表《紐約市英語的社會分化》(1966.Washington. D.C.:Center for Applied Linguistics )其中關于“紐約市百貨公司(r)音的社會分化”的研究成了社會語言學調查統計的經典作品。 由于拉波夫在社會語言學領域的重大貢獻,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拉波夫的名字就和社會語言學聯系在一起而幾乎分不開了。
  “社會語言學”這個名稱本身是并沒有什么可以非議的。語言可以從各個不同角度來研究,從語言系統的結構來研究語言的是語言的結構理論,這一類可以稱之為結構語言學;從語言跟社會的關系和相互影響來研究語言的是語言的社會理論,這一類可以稱之為社會語言學;從實用目的來研究語言的是語言的實用理論,不妨稱之為實用語言學。任何科學發展到一定階段,分科越來越完備和合理,這是一門科學日趨成熟的表現。社會語言學作為語言科學的一個分支,原本是語言學的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加“社會”二字是表示研究的重點,同時也可以跟“結構語言學”、“實用語言學”、“心理語言學”、“神經語言學”等等有所區別。如果要說成加“社會”二字就說明“社會語言學”不是“語言學”,最多只是一門跟語言學沾點邊的邊緣科學,那恐怕只是一種偏見了。即使在美國,一些沒有偏見的學者也認為語言學既包含結構語言學,也包括社會語言學,沒有理由把社會語言學擯斥于語言學的大門之外。拉波夫就說過:“如果沒有必要和完全脫離社會環境的語言研究相對比,我寧愿說這就是語言學。”連主張建立語言社會學的費什曼(Joshua A.Fishman)也認為:一旦語言學家認識到研究語言必須結合社會時,“社會語言學”這個名稱就不需要了,因為這樣的研究就是語言學研究的主要內容。
  中國語言學界歷來重視語言和社會的密切關系,認為語言是一種社會現象;但是由于受到美國結構主義語言學的強烈影響,從20世紀50年代起就有一種力圖擺脫社會因素而孤立研究語言結構的傾向,但是應該說還不像美國那樣極端,也沒有人把研究重點放在社會跟語言的關系和相互影響方面。1988年時任中國國家語委主任的陳原率先發表《社會語言學專題四講》,可以說是中國社會語言學的開山之作。陳原的《社會語言學》顯然受到美國社會語言學的影響,所以四項專題中包括了“變異”“定量”兩講。但是,陳原研究的重點還是在語言規劃和語言規范化等等跟他從事的工作密切有關的方面,這是十分正常的,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方面的研究大致可以歸到宏觀社會語言學的范圍。這方面的研究后來發展比較快,成為國內社會語言學的主流,并且擴展到“理發語言”、“叫賣語言”、“廣告語言”等等特殊領域。改革開放以后胡明揚從拉波夫的著作中得到啟發,并采用拉波夫的調查統計方法,開始從事北京話和普通話的社會調查,在1988年發表《北京話社會調查(1981)》。胡明揚走的是微觀社會語言學的路子,重點放在社會調查方面,他的興趣是在通過社會語言學的調查統計方法來解決語言本體研究領域的疑難問題。當時呂叔湘先生大力支持這種研究,但是也有人反對。有的人不很了解社會調查和統計分析的科學性,因此提出強烈的質疑,認為社會調查數據缺乏可信度,甚至認為連“語言社會調查”這樣的提法就是“不通的”,不符合漢語“規范”的。這當然是因為提出這樣的問題的人完全不了解社會調查的隨機性保證了代表性以及嚴格的統計分析程序已經考慮了可能的誤差等等統計學的原理引起的。直到現在,很多人對社會語言學調查還是很不了解,因為純文科出身的語言學家不了解社會學和統計學。另外一些人則由于正規的社會調查研究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財力而望而卻步,所以總的說來,以廣泛的社會調查統計為主要研究方法的微觀社會語言學在國內發展比較慢,從事這方面研究的人也比較少,發展的空間還很大。
  
  
  
世界漢語教學京24~26H1語言文字學胡明揚20012001The author concisely relates the history ofsociolinguistics and Labov's contributions to it. Heemphatically points out that it is the tradition of Chineselinguistics to hold that language and society are closelyrelated to each other, and so sociolinguistics took its rootdeeply immediately after it was introduced in the 80's of thelast century. Since then, macrosociolinguistics has beendeveloping rapidly, whereas in microsociolinguistics there ismuch room for development. 作者:世界漢語教學京24~26H1語言文字學胡明揚20012001
2013-09-10 21: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