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易中天與他的“公雞下蛋”(轉載自武漢大學珞珈山水)
易中天與他的“公雞下蛋”(轉載自武漢大學珞珈山水)
熏風與雞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面這一段錄音暫缺,歡迎大家給補全)考入武漢大學中文系讀古代文學專業的研究生

,當時還沒有學位制度,還不能叫碩士生但是我們畢業的時候已經有了學位制度,所以我

們就成了第一屆的文學碩士。(整理者注:應該是文革之后的第一屆)那個時候碩士還是

滿值錢的(笑),因為不太多。來了以后,我們系里面就安排了一個導師組,也是這么個

道理,物以稀為貴。第一屆研究生人數又少,系里很當回事。我們導師組的成員有李健章

教授、蘇者聰教授、吳志達教授、胡國瑞教授等,實際上是我們這個專業最棒的老師,而

且招完第一屆之后,第二年不再招收第二屆,而是在第一屆畢業后再招收第二屆。來了以

后,我去拜望胡國瑞先生。在入學之前學生是不能拜訪老師的,這個傳統一直保留到我帶

最后一屆學生,現在我不帶學生了,不帶碩士生也不帶博士生。我以前帶學生的時候一直

保持這個傳統。我去拜訪胡先生的時候,他就問我你到底讀過什么書?我就匯報我讀了什

么書,但基本上就是教科書。先生說這不行,你讀本科讀這些教材是可以的,你讀研究生

再讀這些書是不行了的,要讀原注。嚴格必須讀古人的原注,必須是古人的注,還不能讀

今人的注。

碩士入學以后,我們的先生就來教我們。我們《文心雕龍》的課是吳林伯先生教的。吳林

伯的教法除了上課以外,布置一個任務,《文學雕龍》50篇你用宣紙、用毛筆抄寫一遍。

抄完之后不能加標點,把五十篇抄完以后拿到他家里,然后他拿來一支紅色的毛筆,你給

我當場句讀,這個事情對我來說終生受益。我在武漢大學受到這樣的訓練之后,古籍就基

本沒有問題。另外一個收獲就是毛筆字,我現在成了名人之后,題詞不太困難。(笑)這

是嚴格的訓練。有人問我武漢大學的學風是什么?兩個字“嚴謹”。如果再加兩個字“樸

實”。不要有花言巧語,不要學花拳繡腿,到武大來就是學真功夫的。而且這一條也是在

我今后帶學生中繼承下來。我們的大師兄唐藝明教授,他現在是臺灣政治大學的教授,也

是作家唐浩明的哥哥。有一次,他到廈門大學來,我請他做一個座談。我就問他在武漢大

學得到了什么教誨,他說“通”、“益”、“精”。精通一部著作,作為看家本領。我們

知道我們在讀大學以后,并不能就一定能從事本專業,有可能轉行。而且畢業以后就參加

工作,轉行的現象很普遍。你比如說,我是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現在我在中央電視臺

講三國,就轉行了,“公雞下蛋”嘛。(哄笑)其實這里公雞下蛋的多了。我曾經跟一個

副省級城市的市委書記聊天,他歪著頭問我,你怎么是學中文的呢?你講的都是歷史有關,在中央電視臺品三國,最近又出了一本書講成都方式,將成都市的城鄉體制改革。你怎么能是中文專業畢業的呢?我的回答很簡單,你怎么是書記專業畢業的呢?(哄笑,鼓掌)因此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那么我們就問一個問題我們到學校是什么的呢?我們一定要有一項看家本領。對于本科生來說,比較精通的東西。咱們畢業之后,還可以干什么干什么。比如說,會計系畢業的,實在不行我還可以做帳呢。我當不了書記,我當會計還不行嗎?作為碩士生、博士生,你一定要有看家本領。我的看家本領就是《文心雕龍》。然后你才能類旁通,讓后你才能自由發展。這樣的學風、這樣的學校就是在這里得到的。

第二一點呢,學校是一個非常開明、開放的學校。今天上午有家媒體問我,你今天晚上在

梅園小操場做報告,如果學生逃課來聽講座怎么辦?你不認為這種現象不正常嗎?我說,

我坦率地告訴你,我讀書的時候是經常逃課去聽報告的。(大笑,鼓掌)但是我不是在這

里主張大家都不上課,都逃課,而是說聽講座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大學里面到底要學

什么?我覺得大學就是一個氛圍,我在一個學校里面,一個學生問我,你認為一個城市的

文化怎么培育?我說城市文化不是培養出來的,正如學生不是培養出來的。可能有人會反

問,學生不是培養出來的那是怎么出來的?我說,是熏出來的。是熏陶出來的。我們為什

么要上重點大學?我們為什么要上名牌大學?我們為什么不去別的學校而來武大學習?難

道是這些重點、名牌大學的教授就一定比非重點、名牌的大學教授好嗎?一定嗎?當然名

牌重點大學的好教授比其他的大學的教授要多,但是不能保證每個人都很有水平。北京大

學也有很草包的嘛!(笑,鼓掌)正如不能說北京大學的學生就比武漢大學的學生好。(

叫好)在我看來學生都是一樣的,如果使用全國統一教材知識也是一樣的,如果統一時間

課程也是一樣的。那么,我們為什么要選學校?氛圍不一樣。一個百年的老校,和一個剛

建十年的新校就是不一樣。這不是不服氣的問題,這是沒有辦法的問題。(笑)像我們這種老校,多少學人養出來的。她是一點一點養成的,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數人”。所以我們到里就是接受熏陶的,我有一個觀點,如果一個人今天在北大,明天到北師大、中國人大處去聽課,他可能拿不到學位,但是他的學問并不少,他是被熏出來的。何況我們武漢大學,珞珈山上,東湖之濱,鐘靈毓秀,地靈人杰。(鼓掌)風景好,風水好,風氣也好有這么好的風,熏也要熏出個人才來。實在熏不出來,只能怪他太差。所以我提倡一種由的寬松的氛圍,當然我們在武大讀書,77級、78級、79級的,我覺得有幾個特點。一個是非常熱愛學習,那是一種饑渴的,渴壞了的、餓壞了的感覺。中央電視臺有記者采訪我,你當時考上研究生的感覺是什么?是不是覺得自己特牛逼?(大笑)我說那個時候我牛不起來,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研究生是怎么回事。當時我們的教室在桂園中文樓,最破的那個地方。中文系往往是在最差的地方。我透過閱覽室的窗戶看,怎么有那么多的書可以看。這是我們77級的學生,特別愛學習。第二個特點就是愛交往,是吧?我們77級研究生和78級研究生交往比較多(於可訓教授:親如兄弟!)我們跟王家新等人來往挺多的。不

光本系的,和外系的,哲學系的、歷史系的、藝術系的來往很多,至少我們人文這一學科是這樣子

的,跟經濟系少一些。至少文史哲是打通了的,現在武大的名教授鄧曉芒教授,就是那個

時候的朋友嘛。那個時候人也少,住在一棟樓里面,就三層。很活躍,但是很有氣氛。這

樣的樸素、扎實的學風,加上自由的氛圍,我感覺這三年的研究生非常的充實。

我前面說過,我的本專業是學中國古代文學的,我們中國古代文學按照規矩要分段。先秦

兩漢是一段,魏晉南北朝隋唐算一段,宋元明清算一段。我們是魏晉南北朝隋唐這一段,

這段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部著作就是《文心雕龍》,我的碩士論文題目就是選擇《文心雕龍

》。那么這樣一來,我就從文學轉向了文藝理論。我的論文題目是《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

稿》,這樣我便從文論轉向了美學,于是我畢業之后留校教授的就是美學。我們可訓兄呢

,畢業以后就跟我分在一個教研室——文藝理論教研室。后來他也下蛋去了,跑到了現當

代文學教研室。所以啊,我們這種人啊,都有一種流寇主義思想,不安分。我當時的碩士

論文《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就有人担心,說你這能通過嗎?你要知道院里面的老先生

都是學文學的,你的美學都跑到哲學里面了。老先生能夠接受你這樣的新潮嗎?但是結果

是老先生都是非常支持的。所以說,我們學校的風氣是“開放、開明、開通”。而且畢業

之后,我們系里沒有研究美學的,系里面魏晉南北朝的老師比較多,就讓我教美學。但是

美學教研室就我一個人,于是我進入了文藝理論教研室。跟於可訓教授分到了一個教研室

,他還比我先報道。我報道時,你還歡迎我來著(向於可訓教授),你那是比我來得早,

老革命。那個時候,我們居住在湖濱。(於可訓教授:他的故居是在湖濱三舍)(同學歡呼)那時條件很苦,沒有煤氣,只有蜂窩煤。他們家(於可訓)有一個窖子,我經常去借。(於可訓:是砂鍋)熬湯的鍋啦,我熬湯還要向他借鍋。

后來,我做美學的時候,我發現要問清楚美是什么,就要問清楚審美是什么。因為美學有

一個問題就是美是主觀的,是客觀的,還是主客觀統一的。你說美是主觀的吧,那怎么都

說蛤蟆長得丑呢?你說美是客觀的吧,為什么一個東西今天我覺得它美,明天就覺得他是

丑的;你說美是客觀的,但是為什么會“窮人眼里出西施”呢?吵個沒完。后來明白,要

問清楚美是什么,就要問審美是什么。那么,問清楚審美是什么,就要理解審美心理問題

。比如說夜幕中散落的星光是美的,我們來到曠野,夜幕低垂,地平線有幾顆星星在閃爍

。你說美啊,今夜星光燦爛。結果有人告訴你,那不是星星,那是狼的眼睛,美頓時消失

。這說明什么問題?美就是心理問題,于是我開始了心理學的研究。我在教三樓的教室開

過一堂課《文藝審美心理學》。但過了一段時間后,我又發現研究美和審美,就必須要了

解美、藝術的起源,這就要了解人類學。于是,我開始學習文化人類學,1992年出版了學

術著作《藝術人類學》。這個事情做完后,我覺得要把美搞清楚了,就必須把歷史上的美

學家關于美的思想搞清楚,他們怎么談這些問題,這就要了解美學史。于是開始研究美學

史,中國美學史、西方美學史,然后和鄧曉芒教授一起合作進行東西方美學的比較,出版

了一本書叫《黃與藍的交響》。我負責中國美學史部分,我又發現要弄清楚中國美學史,就要了解中國文化史、中國歷史。于是開始研究中國文化史和中國歷史,于是有了品讀中國文化系列,有了《帝國的惆悵》,有了《美國憲法的誕生》。(於可訓教授:開始下公雞蛋了)沒有好意思下到雞窩里,下到了狗窩去了。這個消息比較重大,后來全部的雞啊、鵝啊

知道了。(笑,鼓掌)就是這樣的一個轉變。這樣的轉變跟我的教育、熏陶、準備有關。

今天非常高興有機會來到母校來,向母校回報工作。現在結束碩士論文答辯(笑,鼓掌)

為了幸福•放在心上的觀眾

於可訓教授:下面大家就轉變身份了,不再是聽眾,而是碩士論文答辯委員會的成員,各

位成員提問。我把各位同學遞上的條子做一個分類。

 

於:你出了名之后,生活狀態怎么樣?也就是說,你滿意不滿意你現在的生活狀態?類似

的有三張條子。你出名之后,如何看待繁雜的社會活動和做學問之間的關系?你如何看待

大學生的學習和社團活動之間的關系?讓你現身說法。

易:生活狀態就是基本找不到地方下蛋了。(笑)

其實這個問題,我已經考慮了很長時間了,大約從1995年開始,我就思考自己的轉型。為

什么要轉型呢?我的一個朋友、同事,出版了一部學術著作。這部著作印得很粗糙,一看

就是自己出錢印的。看了一下只印了500冊,翻了一下前言、后記,突然看不下去了。我當

時想一個問題。一個學者辛辛苦苦用了一輩子寫了一本書,同行都不看誰看?下一個問題

就是沒人看,還寫它做什么?我當時是非常悲涼的。因為的作品印數也不多,《文心雕龍

美學思想論稿》3000多冊,《藝術人類學》2000多冊。我就接著問下去,為什么要做學問

?這個問題是安身立命之本啊。你不能循環論證。說問一個放羊娃,你在做啥呢?放羊。

放羊做啥呢?掙錢。掙錢做啥呢?生娃。生娃做啥呢?放羊。

這不行。我們為什么要做學問?為什么需要人文學科?我們為什么要有自然科學?因為他

們能夠研究自然的規律。我們為什么需要社會科學?我們要認識社會。我們為什么要有人

文學科?我們為什么要有中文系?我們為什么要有漢語言文學專業?我們要做什么?他到

底是有什么用?有人嘲笑我們,你們學中文的有什么用?你們連一部《紅樓夢》的主題也

說不清楚。《紅樓夢》主題是什么?誰能給我一個標準的答案?沒有啊。魯迅不是說嘛“

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

,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我還特意補充一句,毛澤東見階級斗爭。(

笑)《紅樓夢》到底是寫什么的?臺灣的學者說《紅樓夢》的主題是反清復明。(笑)為

什么說是反清復明的?因為有許多名稱都是諧音的。你看賈雨村假雨村言嘛,元、迎、惜

、探四春是原應嘆息嘛,一聲嘆息啊。有甄寶玉、賈寶玉,什么是寶玉呢,就是玉璽啊,

皇帝的傳國之寶啊,真的傳國玉璽在名明朝,清朝是假政權(賈政)、偽政權,所以是反清

復明。(哄笑)你覺得它笑,但是你能證明他不對嗎?你能證明他不是嗎?你能證明你是

對的嗎?你能把曹雪芹拉出來問問嗎?《紅樓夢》的作者怎么是曹雪芹呢?曹雪芹也是諧

音,“抄寫勤”嘛,抄抄寫寫很勤快啦。(哄笑)所以曹雪芹是《紅樓夢》的編輯。你不能把曹雪芹

從地下拉出來問問,再說,就算見到他了,他會說真話嗎?現在媒體采訪名人、作家都說真話嗎?沒有說假話嗎?靠得住嗎?何況作者說“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癡,誰解其中味?”

人文學科有多少領域不能成為公論,成為定論。我的結論是為了人類的幸福,為了人活得

像個人樣。人的自由的問題,人的自我確證問題都是自然學科和社會學科解決不了的。科

學性可以讓每個人都活得便捷、舒適,但是不能保證每個人都是幸福的。

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主觀的。我講一個笑話,說三個人在一起討論幸福。第一個人是英國

人,他說幸福就是在下雨天,忘了帶傘,你渾身濕透,你的鞋里灌滿了水,當你回家的時

候,你發現自己的壁爐里面生活,一雙烤的熱烘烘的拖鞋,茶幾上放著剛做的三明治和一

杯熱咖啡,這個時候我是最幸福的。法國人理解的幸福是,節假日出差,你垂頭喪氣登上

列車,你卻發現自己座位旁邊有一位妙齡少女。他會伴隨你一生,這個時候你可以說,自

己是最幸福的人。第三個是蘇聯人,他的幸福是在凌晨四點有人敲門,你迷迷糊糊、跌跌

撞撞爬到房門,打開門你發現門外有兩個警察,帶著一雙手拷,對你說:對不起,伊凡伊

凡諾維奇你被捕了。而這個時候你可以很禮貌地鞠躬說:對不起,伊萬伊萬諾維奇他住在

隔壁。(哄笑,鼓掌)這個時候你是最幸福的。這個笑話是說幸福是主觀的。到底什么是

幸福?自然和社會問題都解決不了。現在從武漢到北京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我去年上半年

,到新疆庫車見最后一個王爺,他跟我說,哎嘛,我當年嘛從新疆到北京,六個月。(模

仿新疆口味的普通話)因為當時他被封為王爺要到北京謝恩。現在從北京飛烏魯木齊再飛

庫車,方便得很。現在生活方便了,方便面嘛、火腿腸嘛、微波爐嘛、電飯煲嘛、洗衣機

嘛,咱們大家拿著手機叭叭發短信,要不然今天怎么這么多人啊?(笑)方便吧?快捷嗎?坐飛機是一個被郵遞的特快專遞。沒有當年“細雨騎驢出劍門”的那份雅致了。這只有人文學才可以解答,自然學科和人文學科是無能為力的。人文學科就是要回答什么是幸福,不地追問幸福,不斷探索、不斷努力、不斷接近目標。

那好,那么我們的人文學科應不應該轉換方式?我們能不能把我們人文學科的研究成果交

給大眾?至少有一部分人堅持做學術,一部分人從事傳播。但是我們知道,我們做傳播被

稱為學術“倒爺”,跟那些到鋼鐵、倒木材的一樣。(笑)既然需要人來倒,那我不下地

獄,誰下地獄?(鼓掌)有人說做學術,但我要問什么是學術?比如說做傳播是不是學術

?我最近為馬瑞芳教授的新書寫序,寫了一萬多字的序言,實際上是對《百家講壇》做了

一個總結,實際上是對文化傳播做了一個總結。如果說做不好傳播,就沒有資格做傳播。

所以說,有些人的質疑啊,太小看讀者的作用了。我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我時時刻刻把

讀者、觀眾、學生放到心上。(鼓掌)我認為我們這些做傳播的、做學術的,誰不把觀眾

、讀者放到心上,觀眾和讀者就不把誰放在眼里。(叫好,鼓掌)觀眾不把你放在眼里面

的方法很簡單,拿起遙控器調臺。學生不把你放到眼里的方法很簡單,逃課。所以我覺得

我就是這種思維。但是我要強調的是,在學術界必須有分工,我沒有意思說,所有的教授

都應該上“百家講壇”,都應該上電視,都應該講通俗易懂的課,都應該懂書法,沒有這

個意思,我主張分工。一部分做研究,一部分做傳播,甚至大部分做研究,小部分做傳播

,也可以時而做研究,時而做傳播,但是不要把傳播與研究對立起來,不要把做傳播的說成不是學,傳播同樣是學者,應該有相等的社會責任和社會地位。謝謝!

 

                                關于私密的私密

 

於:易老師剛才講了很多道理,想大家放松一下,有一個非常私密的問題,可不可以問?

有一個私密的問題我可以回答……(找不到了)

易:私密的問題的問題一般是找不著的。

於:哦,拿在手上……請問易老師大學時代遇到過情感問題嗎?(眾人笑)

易:我沒有讀過大學因此我不可能在大學期間遇到情感問題……(眾人笑)人懷春的時候

(眾人笑),一般地說是在18歲的階段,我18歲的時候主要是在建設。那個時候,我18歲

到新疆建設兵團,67年我18歲參加新疆生產建設,到了19歲爆發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那個時候非常簡單,一定要追隨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匈奴不滅,何以家為”,談什么戀愛?(眾人笑,鼓掌)現在回想起來,耽誤了啊!(

眾人笑)補不回來了。所以我是比較贊成大學生談戀愛的(眾人笑,鼓掌)。如果違反可

學校的政策,回頭他們書記再來批評我,話都說出來了,不好意思。(眾人笑)

於:你現在一年能掙多少錢?

易:這個問題崔永元問了我很多次,我說你要是我的財務總監我就告訴你,我自己也沒搞

清楚,我需要一個財務總監,可惜你崔永元又不是會計系必畢業的,不然我就找你。到底

多少,我不知道……(大概)也不知道(眾人笑)。我沒有能力弄那么清楚,這個叫“耬

草打兔子”,耬草是主要的,打兔子次要的,大家都關心后者,不關心那個草,沒辦法。

 

於:還有同學講,易老師講原來武漢大學有“嚴謹樸素”的學風,很多同學講,現在學風

發生了變化,講地很具體,所以你要我們熏出一個優秀人才來,但是我們宿舍里十個人就

有九個人在上網,我怎么熏?(眾人笑)易老師怎么看待學風的變化?

易:哎呀,這個說老實話,我也無可奈何。因為說老實話,現在都是這個樣子,武大都是

這個樣子,其他的學校就更不用說了。上網也好嘛,看看《百家講壇》(眾人笑),如果

有這個機會,請担任人大委員的學術界的同行們,向周濟部長建議,教育部投資把《百家

講壇》辦得更好,我們就上網看《百家講壇》得了。

於:還有一個問題你得回答,屬于比較私密的比較敏感的問題。請問易教授為什么離開武

大?(眾人笑,鼓掌)

易:實話實說嗎?誰問的這個問題……85年的時候,我應廈門大學的邀請,去給他們講一

個月的課,就是上這個《文藝審美心理學》,他們沒有這個課,學校來了一個函,希望我

去講一個月的課,去的時候是12月份,去的那一天,日子記不清楚了,前一天我太太煤氣

中毒,那時侯武漢是什么狀況呢?冰天雪地,我們武大門口的路都結了冰,我們要取暖,

在家里按了一個小煤爐,燒蜂窩煤,一個煙囪伸出去的那種。那天晚上我太太覺得很頭疼

,我不是的怎么回事,我的后面住著一位我們中文系的老師叫李惠芳,她的先生是我們的

副校長。我就跑到她們家,因為他們家條件好,有電話,我想打個電話給醫院。李老師答

應了,還想到我家去看看,去了后第一件事就是摸那個爐子,一摸煙囪,煙囪是涼的,因

為爐子已經被堵了,把爐子打開一看,果然煤是黑的,煤氣中毒。然后把門窗都打開,把

人抬到陽臺上,這才緩過來,那么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就是因為武漢的環境太惡

劣了(眾人笑),第二天我就坐飛機去了福州,然后坐汽車去了廈門,一下車藍天白云陽

光燦爛,穿兩條單褲一件毛衣可以了,天氣太好了,擋不住的誘惑。就這么簡單,說出去

誰都不相信,我今天還把證人講出來了,而且還有人罵,說你沒有良心,說你對不起武漢

人民(眾人笑),需要說武漢氣候惡劣嗎?我們武漢正在申報最宜人居城市……我上一次到武漢武路新華書店簽售,就有這么一位武漢市民沖過來說:“易中天,你給我講清楚,武漢么不好咧?”現在我們條件好了,原來條件差啊。我們住在湖濱的時候,我花36塊錢買了一

臺紅山花牌的電風扇,結果全樓的人都來參觀,所以的人熱得沒有辦法,全部都在東湖里

泡著。我讀研究生的時候,熱得沒有辦法,搬到四樓樓頂去睡,難道不是事實嗎?我們現

在條件好了,武漢少了一道風景線,原來武漢滿大街都是睡覺的人,這是第一點。第二點

,沒有對不起武漢人民的地方是,相反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武漢人民還能繁衍生息,這

還不了不起嗎?(眾人笑)。你條件比別人差,你干得這么好。第三點我就說得很不客氣

了,我說如果這樣一點缺點都不能承受,還指望它崛起和騰飛嗎?一個不敢正視自己弱點

的人,不敢正視自己缺點的人,是不會有出息的,一個不敢正視自己弱點和缺點的民族,

也是不會有長進的。

 

                            做一個有意思的人

 

於:發現一個重大問題,有很多同學非常關心易老師怎么看待人生價值問題,怎么看待學

術價值問題,怎么看待學習困難,怎么克服?

易:怎么看待自我價值的問題,我在“鳳凰衛視”的《鳳凰大講堂》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觀

點,整個過程再重復一遍沒那個時間了,我就是說一個人怎么才叫成功?一個人怎么樣才

叫活得有價值?我認為很簡單,那就是他能夠用自己的一生證明自己無愧于“人”這樣一

個稱號,這就叫人的自我確證,那么自我確證靠什么來證明呢?靠確證感,就是你是否感

到你被確證了,那么確證感是不是很難呢?不難,隨時隨地都可以得到,比方說,有一道

難題,你做了很久做不出來,突然得到靈感,你就會覺得;比方說今天晚上的講座,你提

了一個問題提的非常好,大家鼓掌了,你也就得到確證了。但是一般地說,創造性勞動比

簡單重復勞動,更容易獲得確證感,比方說,會做家務的都寧愿做飯,而不愿洗碗,因為

做飯多少有點創造性,你把生菜拿來切絲兒,土豆絲兒會切嗎?能切到頭發絲那么細嗎?

如果你能把土豆絲切到頭發絲那么細就有確認感了。如果你能把菜色香味具全做出來了,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們來了,品嘗后說:哇,好好吃啊,你很有成就感了。那么你吃完了

以后,一堆碗堆在那個地方,你洗了一堆,別人來看:你洗得好好干凈啊,不容易有確證

感,所以最理想的是從事一種創造性的勞動,并從創作性的勞動中獲得人類的確認,獲得

人類的成就感,但是更重要的是什么?曾經有以一位青年教師來找我,說,我不愿意在學校當老師

了,我說為什么?他說我上的那門課太沒有意思了,這個學科這個專業。我講了這樣一句

話,世界上沒有沒意思的事,只有沒意思的人(眾人笑,鼓掌),人有意思做什么都有意

思,人沒意思做什么都沒意思。讓我們做一個有意思的人。我們的教育就是缺乏這種教育

。2000年的元旦有媒體采訪我,當時大家把2000年當作世紀之交,后來說2001才是。說我

們很多人,20世紀和21世紀的世紀之交,千年難遇,我們這個元旦無論如何都得過得有意

思些。各路媒體都紛紛去采訪,結果采訪回來的結果是,什么也沒有,無非是到海邊看日

出,到廣場看升國旗,跟其他的元旦沒有區別,一點有意思的都沒有,他們來問我為什么

。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的孩子從幼兒園、小學、到中學、大學,從來沒有過有

意思的教育,我們只要有意義的教育(鼓掌)。我記得我讀小學的時候,不知道老師布置

了多少[篇“記有意義的一天”,我們老師要去找那個意義。前天我在飛機上看到,武漢議

價媒體報道,武漢黃金周,忙得不得了的家長好不容易帶著小孩出去玩,孩子不愉快,原

因是什么呢?一個媽媽領著孩子去玩,玩了一天游戲后就說,嗯,這回該可以寫一篇好作

文了吧(眾人笑)。說了三次后,孩子說,我不玩了,我要玩了餓,也不要你的屁作文。你作文就

那么重要嗎?難道一篇作文比你孩子的童年幸福還重要嗎?我就不能做一些純粹好玩的事

嗎?我什么意義都沒有,就是純粹有意思不行嗎?你不要害怕喲意義,真正有意思的東西

,它背后潛在的都有意義,只不過它這個意義不彰顯出來(眾人鼓掌),為什么有些人去

玩他聽說很好玩的東西,回來后還是說不好玩呢,還是無聊,還是郁悶?因為它沒意義。

好象表面上很好玩,其實不然,真正好的東西,一定是又有意義又有價值,又有趣味又有

意義,而它的意義價值隱藏在里面。我們以前的一個同事,他的女兒看《米老鼠和唐老鴨

》,動畫片,看到一半的時候,他非常憤怒地沖過去把電視機關掉了,為什么?因為米老

鼠從高空掉下來的時候,到了一半的時候它不往下掉,走到一半的時候它在那里動,他非

常憤怒地說:自由落體。太沒意思了。我真希望以后能少一點這樣沒意思的家長(眾人笑

,鼓掌)。

 

                            公雞下蛋的最大好處

 

於:下面的問題是易老師的強項,就是易老師為什么對三國這么感興趣,你對三國人物怎

么看,你又如何對美國憲法發生了興趣,為什么寫《美國憲法的誕生》那本書?能不呢感

三國英雄排給座次,請問關羽和呂布單挑誰會贏?(眾人笑,鼓掌)

易:《三國演義》看多了吧,《三國》的游戲玩多了,他們兩個不可能單挑,而且戰爭不

只主要靠個人的力量。只能說那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我的觀點,在三國時代,能夠成

就一番事業的基本上都是英雄,都都各有過人之處,排行榜是沒有太多意義的,當然我原

來承諾過要做一個排行榜,后來想一想不做了,有興趣的朋友自個兒做吧。為什么做三國

?這個最好回答,因為“百家講壇”讓我做,我稀里糊涂接了過來,好歹我把它見完了,

任憑品說。為什么寫美國憲法?因為前面講到學術轉型的時候,遇到了很多問題,我發現

要弄清楚中國美學,必須弄清楚中國文化,要弄清楚中國文化;要弄清楚中國文化,必須

弄清楚中國古代政治制度,因為中國文化與中國政治制度關系,我就在琢磨,中國古代政

治制度與西方的不同,也我的著作《帝國的惆悵》,《帝國的終結》也將在年底之前出版

大陸版。我在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發現,必須有參照系,“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必

須把人家是什么東西弄清楚,才能更好得弄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碰巧這個時候發生了伊

拉克戰爭,有兩個事情對我的震動很大,一個是伊拉克戰爭的時候,我們的某些軍事預言

家曾經預言,美國人將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結果是美國人自己還沒開進去,伊拉克

人自己把薩達姆的象給弄下來了,美國當年伊拉克和當年蘇聯當年打阿富汗,不可同日而語,蘇聯

這個超級大國基本上被阿富汗這個國家給拖住了,而美國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拿下了伊拉克

。還有一件事情是,美國總統大選的時候,歐洲一些每媒體說,美國應該來歐洲來投票,

于是我發現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那就是,美國這個國家你可以不喜歡它,你可以厭惡

它,你可以批判它,你可以咒罵它,但無法小看它,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敢小看美國呢?而

美國建國只不過二百多年的歷史,一個二百多年歷史的國家,居然成了全是世界不敢小看

的國家,而那些泱泱大國,那些千年歷史的國家又怎么樣呢?我就喲弄清楚一個問題,美

國它為什么,它憑什么變成了這樣一個國家,對于我們中國的和平崛起,對于我們民族的

偉大復興,我認為是參考價值的。經過這個琢磨,我就發現根本原因是,美國是個真正的

法制國家,它是先立法后建國,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例,我覺得應該把建國的過程寫下來

,這樣以先立法后建國的過程,用最通俗易懂的語言把它寫出來,讓更多的關心我們自己

祖國命運的人有個參考,不是照搬。我寫這本書的時候,實際上我很清楚我沒有資格寫這

本書,我可以說我是最沒資格寫這本書的,因為第一我不是學歷史的,第二我不是學法律

的,第三我不懂英語,第四我沒去過美國,但是我同時發現我是最有資格寫這本書的人,因為我最

外行,所以我最清楚外行們在看這類書的時候,什么地方看不懂,什么地方想弄明白,如

果我這么一個徹底的外行都能把這個問題弄明白了,那也一定能把這個問題說明白了。這

就是公雞下蛋的最大好處。

 

                                      中了他的十面埋伏

 

於:下面這些問題請易教授不要回避,面對生命中和學術事業中很多選擇,你似乎都做出

了完美的選擇,那么當現實有理想相撞時,我該怎樣做出完美選擇呢?介紹一下你是怎么

成名的,做名人的感覺。

易:先說說那位同學對我的過獎。不能說我都做了完美的選擇,我們這一代人好象是每一

個關鍵時候都倒霉了。比如說,我們都是47年生的,我們長身體的時候,遇到了三年自然

災害,吃不飽,所以個子一般都不高,讀書的時候,遇上“文化大革命”,你我都又趕上

了,所以我們這一代人,真的有天生的缺陷,就是我們的學術功底無法和老先生比,實在

比不了。我們系的老先生是連注都會背的,打死我也背不了。吳先生讓我背《文心雕龍》

50篇,我沒背下來,最多背了三分之一不到,好在老先生放我馬,算了,要按老先生的標

準,我根本及不了格,以后參加工作了,拖家帶口的,於老師一個老婆兩個孩子,我一個

老婆一個孩子,都擠在一個小房子里面,等到好不容易分房子了,又要交錢,評職稱要考

外語了,生孩子有指標了,什么都沒趕上,怎么能說每一個階段都作出了完美的選擇呢?

冤哉枉也。對于上《百家講壇》,我真是瞎貓撞上死耗子,當時他們找到我時候,我壓根

不知道還有個《百家講壇》,我就問你們是干嗎的?他們說我們就是講座,要不然你明天

中午12點吃了午飯后看一集,我就第二天看了一集,因為在次之前我是有準備的,我從19

95年開始的《閑話中國人》,《中國的男人和女人》,寫《讀城記》、《品人錄》,我已

經著轉型做傳播,準備著讓學術與大眾對接,我已經開始做這個工作了,我從1995年到2005年做了十

年準備,就在寫作上我已經做了十年的準備,然后從2000年開始,我與鳳凰衛視合作,我

已經有了為期五年的媒體從業經驗,這個時候《百家講壇》來找我,我還沒弄明白,然后

看了一下,也沒覺得了不起,就是換個地方上課唄,上課誰不會,教書匠嘛。他們說你得

寫稿子,寫提綱啊,我說我講課從來不用講稿的,后來我就寫了,他們也通過了,然后去

講,講漢代的風云人物,將曹操,你們看到的曹操的內容其實有很多內容已經被剪掉了,

因為沒有經驗嘛,因為我講課一般都是一個小時,而他們的節目是40多分鐘,實際上很多

走上《百家講壇》的教授都和我一樣是這樣一種心理,就是:不就是換個地方上課嗎?沒

有什么了不起,走上去后,沒有一個不碰釘子的,因為在電視上做節目和在課堂上講課,

做講座,完全不一樣,甚至可以說上兩個是完全妨著的,如果說我有什么和別人不同的,

就在于我能迅速地轉換角色,我轉得快而已,因為我已經有五年的電視從業經驗,我在鳳

凰衛視工作的時候,工作人員就告訴我一個簡單的道理,說易老師,電視節目千萬不要做

成普通的談話或者講座,因為我們這寫教書匠有個毛病,講他的時都要從頭說起,上次我

們教育部的一位司長說,你們這些學校里的學者、教授都是沒有辦法的,我們教育不想搞一個學位

制度的改革,需要一個背景材料,找了一位學校的老師,他一講日本的學位制度和我們的

學位制度有何不同,說把材料給我,半年過去了沒消息,打電話過去問他這個課題在做沒

,他說正在做,那為什么寫了半年還沒消息,他說快了,我寫到明治維新了……從頭開始

,前三皇后五帝,女媧補天,這件事粉腸簡單,你絕對不能這樣搞。一共40分鐘的節目,

去掉片頭、片尾、中間穿插的廣告,也就是36分鐘的節目,然后六個嘉賓每人穿插多少時

間,還有主持人。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講話,你第一句就應該把結論掏出來,有一期《新周

刊》刊登了《保衛張藝謀》的專欄,記者問我你贊成這個說法嗎?沒有上過電視沒經驗的

一定會說,這個問題是這樣的……,從頭介紹,,觀眾調臺了,我贊成保衛張藝謀,但是

得加上他的“觀眾”,因為他的觀眾已經中了他十面埋伏,然后再講道理,我很快適應了

,以前錄要一個小時,后來錄只有34分鐘,剩下一分鐘六給我咳嗽,這個是磨練出來,悟

出來的,做一行愛一行,既然從學術人變成電視人了,就要琢磨這個行當的訣竅,按這個

行當的訣竅來做,你就成功了。謝謝大家!

那個做名人的感覺與做和尚的感覺一樣。

 

                                續緣、感恩、助學

 

於:據某報紙報道,你三年沒見你父親,見面只送一頂帽子,這能叫孝順嗎?

易:我上個月還見了。從我母親去世后,我就已經把他接到了廈門。我父親是中南財經政

法大學的教授(易庭源教授,今年88歲高齡,育有三子),他現在還在從事研究工作,在

寫他的《資金會計理論》的第四版,他也酸會計學界的老人了,他與廈門大學的葛家數教

授等都非常的熟,當時廈門大學會計系的主任王光遠教授,也是他的學生,他到了廈大后

,都對他很好,學校圖書館也對他開放,但是還是滿足不了他的學術研究,昨天下午我還

和他談到廈門大學的事,他說知道廈大對我很好,但是我就是找不到東西了嘛。我覺得對

老人的孝順,最大的孝順還是,尊重老人自己的真實的愿望。如果我為了避免這樣的指責

和質疑,為了自己的面子,強行把老人接到廈門,那反而是做秀。

於:這個問題反復提,暑假在《名人面對面》節目,主持人王志向你提了一個問題,你非

常詭異地說,私下告訴你,現在當這大家的面,把這個私下的話講出來。

易:他的問題是我退休了后,還繼續在其他學校兼課嗎?我說我不回答,王志說為什么不

呢?我說為什么要呢?說實話我是被他問煩了。不過我知道他也是不是和我有什么意見,

因為王志不但是這個節目的主持人也是這個節目的制片人,現在央視被一個鞭子抽著,那

個鞭子就是收視率,中學是升學率。他說,有人說我把三國庸俗化,說諸葛亮是帥哥,我

說《三國志》上對諸葛亮的描繪是,“身長八尺,容貌甚偉”。我不想談下去了,所以說

私下告訴你。我覺得退休后你干什么很無聊。在河南參加節目時,有人問我對釋永信怎么

看,我說很簡單,釋永信就是文化界的易中天,易中天就是宗教界的釋永信。釋永信打不

打座由佛主管著,易中天上不課由校長管著,管你屁事。

於:易老師此次來是為贈送“胡國瑞獎學金”而來,請把獎學金的初衷和想法講一下。

易:“胡國瑞獎學金””共計44.92萬元,由三部分組成。這筆獎金中的29.2萬元是我在上

海拍賣四套線裝本、編號本《易中天讀史》所得,2.92萬元由上海國際商品拍賣有限公司

捐助,易中天本人追加了12.8萬元。獎勵份額是博士生一名,碩士生兩名,在校本科生三

名,新生四名,每人每年獎勵5000元人民幣。因為我了解到,文學院本科生每人每年的學

費的四4500元,資助貧困生5000元就等于還給了他們500元的生活費,貧困生考取了武漢大

學文學院,就不用担心他上不起學。這也是本次報告的主題:此情溫暖人間。

“好人一生平安”的歌聲在珞珈山腳回蕩,在東湖水面上飄揚:

有過多少往事 仿佛就在昨天

有過多少朋友 仿佛還在身邊

也曾心意沉沉 相逢是苦是甜? 

如今舉杯祝愿 好人一生平安

誰能與我同醉 相知年年歲歲

咫尺天涯皆有緣 此情溫暖人間

    (這是武漢大學文學院校友易中天教授在梅園小操場為武漢大學學生做的專題報告,上面內容為整理稿)

前來聽講者人數達到20000余人。

2011-02-23 05:2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