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探索(注:本文曾在現代漢語配價語法討論會(1995.12,北京)上宣讀,會后作了刪略、修改。)
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探索(注:本文曾在現代漢語配價語法討論會(1995.12,北京)上宣讀,會后作了刪略、修改。)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1 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
    1.1 漢語動詞的分類
  動詞在句法結構中起著極重要的作用,動詞的次分類對句子的結構類型有很強的制約。漢語語法學界歷來都非常重視探討動詞的分類對語法體系的影響。
  馬建忠(1898)的動詞分類是以意義標準為主進行的,為動詞的分類研究提供了一個基礎。在后來的語法研究當中,立意于傳統語法的動詞分類主要是根據意義,有分三類的,七類的,九類的,十五類的。(范曉等1987)立意于描寫語法的動詞分類則主要是根據句法分布,如分為帶賓動詞和不帶賓動詞,帶賓動詞的下位類別再分出體賓動詞、謂賓動詞、帶小句動詞。八十年代以后,漢語學界嘗試運用語義特征的方法給動詞分類,得出±述人動詞,±可控動詞,±自主動詞等。(馬慶株1988,袁毓林1992)在各種動詞分類方法中,有一種方法引人注目,這就是朱德熙(1978)首先在漢語研究中使用的“向”分類法,也叫配價分類法。以上方法可分別概括為意義法、分布法、特征法、配價法。
    1.2 配價和動詞中心說
  “配價”(valency)的概念是法國語言學家特思尼耶爾(Tesniere)提出來的。按照配價語法的觀點,語法研究的基本單位是句子,語法研究的主要內容是句子成分之間的關聯(connexion)。 從結構關聯的立場出發,在詞與詞之間建立起從屬關系。從屬關系由位居上項的支配詞與位居下項的從屬詞組成,其規則是“支配詞控制或支配從屬詞”,由此形成的配價語法是一個以關聯為核心概念的結構層次體系。(馮志偉1983,楊寧1990,沈陽等1995)
  在這樣一種語法體系中,動詞結占據著中心地位,而動詞又是動詞結的中心,是動詞句的支配成分,人物語和情景語是動詞的直接從屬成分。如果將動詞比作一個帶鉤的原子,那么,動詞所能鉤住(支配)的人物語的數目就是該動詞的配價。可見,配價語法是主張動詞中心說的,因為動詞是最高的支配成分,它支配其他的人物語和情景語,本身并不受其他成分支配。
  按照Miller(1985)的分析,主張動詞中心說有幾方面的理由。第一,在大多數語言里, 動詞是構成句子的特征性成分(characteristic constituent),沒有動詞往往不能構成句子(少量名詞句例外)。第二,在大多數語言里,動詞本身即可成為一個合標準的句子(a respectable sentence)。第三,可以從動詞推斷(predict)出句子中其他成分和成分的形態表現。第四,從語義平面上說,動詞表示的是動作或者狀態, 名詞表示的是與動作或者狀態相伴隨的參與者(participant)、動作或者狀態預設(presuppose)參與者的存在。
  雖然動詞中心說的理據還不能說是很充分,但以動詞為中心來解釋語法結構有較大的優越性,已為許多語法學者在實際研究中所采用。在漢語語法學界,近些年來,對動詞的研究最為集中,“大家越來越認識到,句子的核心是動詞,句法研究的關鍵也往往在動詞上。”(陸儉明1993)“動詞研究是漢語語法研究中的第一號重要課題,也是語法研究中最復雜的問題。動詞研究得好不好,透不透,對整個語法體系的建立,有極其重大的意義。”(胡裕樹等1995)
    1.3 動詞的情狀分類
  動詞的情狀類型可以作為動詞分類的一種角度。情狀指的是事物存在的狀態和方式,如是靜止狀態還是活動狀態,是持續方式還是瞬間方式,是含有結果的意義還是不包含結果的意義,等等。動詞的情狀類型是著眼于動詞語義作出的分類。現代漢語的動詞首先可分出表示靜態意義的和表示動態意義的兩類。在表示動態意義的動詞中,又可以分出表示動作意義和表示結果意義的兩類。接下來還可以分出表示瞬間動作意義和表示持續動作意義的動詞等下位類別。(戴耀晶1995)
  從語義平面來說,一個完整的動態事件由動作和動作的參與者組成,動作是中心,支配參與者;參與者環繞動作,受動作支配。從句法平面來說,動作的概念往往由動作動詞來體現,而參與者的概念往往由名詞來體現。于是,語義平面上一個動態事件中動作支配參與者的觀念對應到句法平面上,就體現為一個動態句子中動作動詞支配參與者名詞。這樣就可以根據動作類動詞所支配的名詞數目來給動詞分類。
    1.4 動作類動詞
  動作類動詞是一個情狀意義概念,動作指的是該類動詞具有動態性質,表現為含移動或變化之類的非均質特征。典型的動作動詞是指人的動作動詞,帶有[可控]的語義特征,例如“坐、吃、給”等。動作類一價動詞的含義是指該類動詞在句子結構中可以支配一個名詞成分,例如“小王坐”(坐:小王)。動作類二價動詞的含義是指該類動詞在句子結構中可以支配兩個名詞成分,例如“小王吃飯”(吃:小王、飯)。動作類三價動詞是指該類動詞在句子結構中可以支配三個名詞成分,例如“小王給弟弟一本書”(給:小王、弟弟、一本書)。動作類動詞是動詞的主體,占動詞總數一半以上。為了從句法上確定動作類動詞,需要采用一定的鑒定方法,例如設定一組句法結構框架進行測試,能進入框架的就是動作類動詞。
    1.5 可選擇的分類思路
  研究動作類動詞,應該先確立標準把動作類動詞與其他類別的動詞區別開來。可以有三種方法。
  一是運用“內省測試法”。根據說漢語的本族人語感來判斷哪些動詞表示的是“動作”,哪些不是。這樣可以得到最典型的動作動詞,如“拔、插、吃、打、丟、裹、摟、挪、爬、跑、塞、抬、挑、洗、寫、追、抓”等。但是,對有些動詞用內省法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語感,如“相信、希望、恨”和“忘記、遺失、病”等。
  二是運用“框架測試法”。即設定一個或一組句法框架,能進入該框架的就是動作動詞,否則就不是。例如可以設定下列框架:
  (1)a.去V(去寫吧)  b.別V(別寫)  c.VV(寫寫)
     d.在V(在寫)   e.用NV(用筆寫) f.V了N(寫了信)用這些框架測試得出的動作類動詞有較強的說服力。不過這種方法用于建立動作動詞的類可能會與用內省測試法得出的結果有所不同。例如動詞“曬”語感上似乎沒有動作義,但可以進入上述六個框架,應看作動作動詞;動詞“忘記”可以進入至少兩個框架,是否也要看作動作動詞?如:
  (2)去曬吧  別曬  曬曬  在曬  用竹竿曬  曬了衣服
  (3)*去忘記吧 別忘記 *忘記忘記 ?在忘記 *用心忘記  忘記了東西
  三是運用“典型類推法”。即選擇一個典型的動作動詞例如“吃”,詳細調查描寫該動詞的各種用法,得出這個典型動詞的分布環境和相應的語義特征,然后進行類比推演。凡是與該動詞的分布和語義特征類同的都是動作動詞,否則是另一類動詞。這種方法建立起來的類較為可靠,但是,從理論上說,語言中不存在兩個句法語義特征完全等同的詞,如“吃飯”和“煮飯”帶的是同樣的賓語,前一個“飯”在語義上是動作“吃”的受事,后一個“飯”在語義上則是動作“煮”的結果。需要在哪一個層級上進行抽象的類的概括,要根據研究的目的來決定,例如,為教學語法設計的分類,層級可以簡單一些,因為語言使用者具有一定的語法補充能力;為計算機理解自然語言而設計的分類,則相對復雜一些,每個層次上都要有硬性標準;為語法理論研究而建立的類,則致力于追求認知的完整無缺和科學表達的盡善盡美。
    1.6 本文的做法
  本文的研究對象是現代漢語的動作類二價動詞。理論上遵照配價語法的基本原則進行,從動詞中心說的角度展開,分類的著眼點是情狀類型,研究思路上綜合運用內省法、框架測試法和典型類推法,以框架測試法為主。
      2 動作類二價動詞的得出
    2.1 動作類二價動詞的測試框架
  把動作類二價動詞作為研究對象,第一步工作是通過相對可驗證的句法形式從所有動詞中將動作類二價動詞確認出來。具體的思考和操作過程是:
  首先,從“動作”這一特征出發,選擇祈使句式作為判斷動作動詞的第一項參數,因為祈使句式的語義條件正是要求或勸阻對方實施某動作。由第一項參數形成一個句法框架:“V(祈使句式)”。例如:
  (4)吃(飯) 背(書) 抄(課文) 念(信) 修(車) 追(他)
  其次,再增加語義表示顯性“移動”特征的趨向動詞“去”作為第二項參數,在句法位置上將它置于被測試的動詞前面以凸顯[動作]這一語義特征。由這兩項參數,形成一個句法框架:“去V (祈使句式)”。例如:
  (5)去辦 去唱 去打 去登記 去分析 去觀察 去進攻  去匯報 去聯系
  由于“祈使”和“移動”這兩項參數的限制,能進入這一測試框架的動作動詞往往是具有[可控]語義特征的自主動詞。不過,“去V (祈使句式)”這個框架只可用來確定動作類動詞,要確定動作類的“二價”動詞,還必須增加新的參數。
  再次,從“二價”這一特征考慮,在上述框架的基礎上增加“N[,1]”和“N[,2]”兩個名詞作為新的參數。 得到測試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句法框架句型一。即:
  (6)句型一:N[,1]+去V+N[,2](你去吃這碗飯)。例如:
  (7)a.你去拔幾個蘿卜。      f.你去熬一碗湯。
     b.你去采購器材。       g.你去布置教室。
     c.你去翻譯這篇剛發表的文章。 h.你去登記阿芳的號碼。
     d.你去匯報會議的情況。    i.你去管理菜場。
     e.你去考驗李剛的耐心。    j. 你去計算這道復雜的數學題。
  在句型一的基礎上加否定詞“別”,可以得到對應的表示否定祈使的句法框架句型二。即:
  (8)句型二:N[,1]+別去V+N[,2](你別去吃這碗飯)。例如:
  (9)a.你別去利用小張。     g.你別去罵人家的祖宗。
     b.你別去擰那把鎖。     h.你別去破壞會場的秩序。
     c.你別去敲詐公司的錢財。  i.你別去染頭發。
     d.你別去搜集李主任的材料。j.你別去挑選新的守門員。
     e.你別去維持那個家。    k.你別去陷害汪家父子。
     f.你別去搖這根柱子。    l.你別去照顧姐姐的面子。
    2.2 對測試框架的說明
  以句型一和/或句型二為句法測試框架,可以初步得出現代漢語中的動作類二價動詞。不過,對這項測試的具體操作還需要作幾點補充說明。
  (一)多數動作類二價動詞能同時進入兩種句型。如“安[,1]、搬、參加、代理、反對、關、核對、監督、看、冒充、拿、拍、欺負、惹、射、提醒、喂、修理、應付、指揮”等。少數動作類二價動詞由于詞義的限制,通常只能進入其中一種句型。試比較:
  (10)  句型一            句型二
  a1.[?]你去損害他的名譽。    a2.你別去損害他的名譽。
  b1.[?]你去抬舉小王。      b2.你別去抬舉小王。
  c1.[?]你去迷信鬼神。      c2.你別去迷信鬼神。
  d1.[?]你去奉承上司。      d2.你別去奉承上司。
  e1.[?]你去捏造事實。      e2.你別去捏造事實。
  上述句子中的動詞一般情況下用否定格式的句型二,詞義色彩上都含貶義。只有在較為特殊的場合,為了造成某種修辭效果,才會使用肯定格式的句型一。
  (二)在用句型一或句型二對動詞進行測試中,我們觀察到下面一類句子:
  (11)a.你去給小陳。     g.你別去請教劉師傅。
     b.你去告訴媽媽。    h.你別去贊助他們。
     c.你去賠三萬塊錢。   i.你別去提示這道題的答案。
     d.你去盤問這條線索。  j.你別去還那筆舊賬。
     e.你去送一朵玫瑰花。  k.你別去答應那些生意。
     f.你去通知這件事。   l.你別去分派具體任務。
  對上述句子分別進行延伸擴充,增加N[,3], 可建立如下句法框架,即句型三和句型四:
  (12)句型三:N[,1]+去V+N[,2]+N[,3]  句型四:N[,1] +別去V+N[,2]+N[,3]
  (13)a.你去給小陳兩個梨。  g.你別去請教劉師傅這種問題。
     b.你去告訴媽媽這件事。 h.你別去贊助他們那么多錢。
     c.你去賠公司三萬塊錢。 i.你別去提示同學這道題的答案。
     d.你去盤問犯人這條線索。j.你別去還老五哥那筆舊賬。
     e.你去送小娟一朵玫瑰花。k.你別去答應伯母那些生意。
     f.你去通知王奶奶這件事。l.你別去分派歐陽倩具體任務。
  現代漢語中能進入句型三或句型四的是動作類三價動詞,這類動詞往往也能進入句型一或句型二(當然需要一定的條件),形成隱略了一個配價成分的表層結構。隱略的配價成分有時是“N[,2]”, 有時是“N[,3]”。但是反過來則不成立,據測試觀察, 能進入句型一或句型二的動詞多數不能進入句型三或句型四,例如前面舉到的“熬、拔、布置、采購、登記、翻譯、管理、匯報、計算、考驗、利用、罵、擰、破壞、敲詐、染、搜集、挑選、維持、陷害、搖、照顧”等動詞都不能進入句型三或句型四。因此,在用句型一或句型二的句法框架界定二價動詞時,可用句型三或句型四作為補充方法,將動作類三價動詞確定出來,另行討論。如果設句型一或句型二為P,設句型三或句型四為Q,則
  (14)動作類二價動詞的界定公式是:P而且非Q
     動作類三價動詞的界定公式是:P而且Q
  需要說明的是,有的動詞含有多個義項,其中某些義項符合二價動詞的句法框架,有些義項符合三價動詞的句法框架,這類動詞從配價語法的角度來分析,應該將不同的義項看作不同的動詞,是“同形異價”現象。例如“送”只有一個形式,但有多個義項,形成如下的配價分布:
  (15)送:1.送給:小王送母校一批教學儀器。(送1 :三價動詞)
       2.送別:小王送客人。   (送2:二價動詞)
  (三)在用句型一或句型二對動詞進行測試時,我們還觀察到下面一類句子:
  (16)a.你去爬那座山峰。    e.你別去走這座獨木橋。
     b.你去跑下邊的自由市場。 f.你別去坐旁邊這張椅子。
     c.你去游北京的昆明湖。  g.你別去睡木板床。
     d.你去住那家高級賓館。  h.你別去站服裝柜臺。
  上述句子中的N[,2]在語義上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即它們都表示動作的方向或位置。一般認為,充當價語的典型語義成分主要是施事、受事、與事,而方向、位置和時間、目標、源點等不是典型的語義成分,雖然它們在句子中也起重要作用,但基本上不用于回答“誰”或“什么”一類構成事件主體的事物性概念,只回答“哪里”或“何時”之類表示事件出現環境的時間、空間概念。因此,通常不把這類成分分析為確定動詞配價數目的價語,而看作自由說明語。上述句子中的“爬、跑、游、住、走、坐、睡、站”仍然看作單價動詞。
  將單價動詞構成的“陳述句”同二價動詞構成的相應的句子進行比較,可以看出其間存在的差異。試比較:
  (17)句型五:N[,1]+V+N[,2](小王吃了那碗飯。即“SVO”結構)
  (18)    A               B
  a1.他們昨天住那家高級賓館。 a2.他們昨天檢查那家高級賓館。
  b1.上次開會阿婆坐了這張椅子。b2.上次開會阿婆砸了這張椅子。
  c1.小時候我經常走這座獨木橋。c2.小時候我經常修這座獨木橋。
  d1.李阿姨整天站服裝柜臺。  d2.李阿姨整天打掃服裝柜臺。
  A組的句子通常可以變換為“在”字句, 但不可以變換為“把”字句和“被”字句;B組的句子通常不可以變換為“在”字句, 但可以變換為“把”字句和“被”字句。試比較:
  甲.變換為“在”字句(句型六:N[,1]+V+在N[,2]+方位詞):
  (19)      A
  a1.他們昨天住在那家高級賓館里。
  b1.上次開會阿婆坐在這張椅子上。
  c1.小時候我經常走在這座獨木橋上。
  d1.李阿姨整天站在服裝柜臺旁。
          B
  a2.*他們昨天檢查在那家高級賓館里。
  b2.*上次開會阿婆砸在這張椅子上。
  c2.*小時候我經常修在這座獨木橋上。
  d2.*李阿姨整天打掃在服裝柜臺旁。
  乙.變換為“把”字句(句型七:N[,1]+把N[,2]+V+C):
  (20)      A
  a1.*他們把那家高級賓館住了三夜。
  b1.*上次開會阿婆把這張椅子坐了半天。
  c1.*小時候我把這座獨木橋走了很多次。
  d1.*李阿姨把服裝柜臺站了三遍。
           B
  a2.他們把那家高級賓館檢查了一遍。
  b2.上次開會阿婆把這張椅子砸了半天。
  c2.小時候我把這座獨木橋修了很多次。
  d2.李阿姨把服裝柜臺打掃了三遍。
  丙.變換為“被”字句(句型八:N[,2]+被N[,1]+V+C):
  (21)     A
  a1.*那家高級賓館被他們住了三夜。
  b1.*上次開會這張椅子被阿婆坐了半天。
  c1.*小時候這座獨木橋被我走了很多次。
  d1.*服裝柜臺被李阿姨站了三遍。
          B
  a2.那家高級賓館被他們檢查了一遍。
  b2.上次開會這張椅子被阿婆砸了半天。
  c2.小時候這座獨木橋被我修了很多次。
  d2.服裝柜臺被李阿姨打掃了三遍。
  概括以上的分析,可以用下表反映動作類二價動詞與部分可帶“賓語”的動作類單價動詞的區別:
動詞 祈使句 N[,1]VN[,2] 在字句 把字句 被字句 N[,2]的語義一價動詞  +    +     +   -   -   方位二價動詞  +    +     -   +   +   事物
  需要說明的是,動作類單價動詞同表示結果意義的補語組合為一個動補結構以后,有時候會出現“配價增值”,即成為二價動詞性結構。例如單價動詞“住”與補語成分“遍”組合為動補結構“住遍”以后,可以帶兩個表示事物語義的名詞,并且可以出現在把字句和被字句當中。
  (22)a.李大海住遍了那里的高級賓館。
     b.李大海把那里的高級賓館住遍了。
     c.那里的高級賓館被李大海住遍了。
    2.3 動作類二價動詞詞表
  通過句型一和句型二的句法框架測試,再加上具體操作時的幾點補充,我們對《動詞用法詞典》所收的1328個常用動詞進行了測試,得到動作類二價動詞754個。動作類二價動詞約占動詞總數的57%。 (見附錄“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詞表”)
      3 動作類二價動詞句中的成分移位分析
    3.1 基本句型
  上面用句型一、句型二以及其他一些補充句型得出現代漢語的動作類二價動詞,下面我們對動作類二價動詞構成的基本句型作移位分析。設定以二價動詞前后各出現一個名詞的語序作為基本句型,得到2.2 節里曾出現過的表示陳述意義的句型五:N[,1]+V+N[,2] (句例:小王吃了那碗飯)。在動作類二價動詞構成的基本語序結構中,N[,1] 為施事(動作的發出者),N[,2]為受事(動作的接受者)。以動詞V為中心,保持句型中各成分的語義關系基本不變,將N[,1]和N[,2]分別進行移位,可得到如下幾種語序排列:
  (23)a.N[,2]+N[,1]+V了  那碗飯小王吃了。
     b.N[,2]+被N[,1]+V了 那碗飯被小王吃了。
     c.N[,1]+N[,2]+V了  小王那碗飯吃了。
     d.N[,1]+把N[,2]+V了 小王把那碗飯吃了。
     e.*V了+N[,1]+N[,2]  *吃了小王那碗飯。
     f.*V了+N[,2]+N[,1]  *吃了那碗飯小王。
    3.2 移位分析
  作移位變換a(那碗飯小王吃了):將N[,2]從動詞后移到N[,1] 之前。移位后句子可成立,無標示移位的顯性標記成分,現代漢語研究文獻里通常稱這種句型為主謂謂語句。在句法上,N[,2]遠離動詞, 一般是有指信息,但在語義上仍應分析為受動詞支配。變換句式a 在實際言語中的使用對語境有一定程度的依賴,常常要有后續句的支持。如:那碗飯小王吃了,小李沒動。
  作移位變換b(那碗飯被小王吃了):將N[,2]從動詞后移到N[,1]之前,且有標示移位的顯性標記成分“被”,研究文獻里通常稱之為被字句,特點是受事成分是說話的起點,而且必須是有指信息,施事成分在句子的表層句法結構中受到一個施事成分標記“被”的支配,而不是直接受動詞支配。語義結構和句法結構出現層次分離現象。 變換句式b在實際使用中對語境的依賴較少,可以獨立成句。
  在連動句里(小王吃了那碗飯就走了),變換a和變換b似乎都不能成立,變換b受到的限制更明顯。如:
  (24)a.?那碗飯小王吃了就走了。b.*那碗飯被小王吃了就走了。
  作移位變換c(小王那碗飯吃了):將N[,2]從動詞后移到動詞V 之前。移位后句子可成立,無標示移位的顯性標記成分,研究文獻里有的學者稱這種句型為主謂謂語句,有的學者則稱之為賓語提前句。這種句型對語境有較強的依賴性,通常也要有后續句的支持。如:小王那碗飯吃了,這碗飯沒動。
  作移位變換d(小王把那碗飯吃了):將N[,2] 從動詞后移到動詞V之前,同時有標示移位的顯性標記成分“把”,構成所謂把字句。特點是突出句尾焦點成分“吃了”。在句法層次上N[,2] 受到一個受事成分標記“把”的支配,句法結構和語義結構出現層次分離。變換句式d 對語境的依賴性不強,可以獨立成句。
  在連動句里,變換c要受到更多的限制,變換d能夠成立。試比較:
  (25)c.?小王那碗飯吃了就走了。 d.小王把那碗飯吃了就走了。
  作移位變換e(*吃了小王那碗飯):將施事成分N[,1]移到動詞V之后,句子不能成立。(如果把動詞后的結構理解為“小王的那碗飯”,句子成立,不過意思發生了明顯變化:“小王”成了“這碗飯”的領屬成分,不再受動詞支配了。)這一點二價動詞與一價動詞有明顯的不同。例如單價動詞句型施事名詞可在動詞之前,也可在動詞之后。如:來了兩個人。/兩個人來了。
  作移位變換f(*吃了那碗飯小王):將施事成分N[,1] 移到動詞后的受事成分N[,2]的后面,句子也不能成立。
    3.3 移位規則
  從上面對動作類二價動詞構成的基本語序句型及其六種移位變換句型的分析可以得到如下兩條規則:
  (26)規則一:受事成分“N[,2]”可以置于動詞后面, 也可移位到動詞前面。
     規則二:施事成分“N[,1]”只能置于動詞前面, 不能移位到動詞后面。
  這兩條規則說明,在漢語句子中,二價動詞前面的成分有多種配價可能,而動詞后面的成分只有一種可能的配價。從配價的觀點看,漢語是左分支句型復雜的語言。
  這兩條規則可用于解釋某些配價成分隱略所造成的結構歧義現象。例如二價動詞的句子中如果只出現一個名詞性成分,可以形成兩種句式:“甲.N+V”,“乙.V+N”。根據上述規則推斷,甲式中居于動詞左邊的“N”有施事、受事兩種可能,是一個歧義格式。 而乙式中居于動詞右邊的N只有受事一種可能,沒有歧義。如“雞不吃了”有歧義,“不吃雞了”只有一種解釋。
  現代漢語中動作類單價動詞句型和三價動詞句型中價語的位置規則與二價動詞有不同的表現,大致情況是:
  單價動詞:(一)N[,1]可以在動詞之前;(二)N[,1]可以在動詞之后。(A.小王在這兒坐著。B.這兒坐著一個小王。)
  三價動詞:(一)N[,1]施事可以在動詞之前, 不可以在動詞之后;(二)N[,2]受事可以在動詞之后,也可以在動詞之前;(三)N[,3]與事可以在動詞之后,也可以在動詞之前;(四)N[,1]、N[,2]、N[,3]均在動詞之前時,受事N[,2]居于首位。(這件事情小王我告訴了。)
      4 受事和結果的區分
  語義配價類型的區分及其在句法上的具體表現(驗證),是配價語法研究的重要內容,也是配價語法對語言現象是否有強解釋力的關鍵所在。從上一節的分析可以看出,動作類二價動詞后面的價語不會是施事成分N[,1],而只有受事成分N[,2]一種可能。但出現在這一句法位置上的名詞“N[,2]”的語義性質還有一些復雜的情況。試比較:
  (27)   A                B
  a1.小王吃了這碗面。      a2.小王煮了這碗面。
  b1.小王撕了一幅畫。      b2.小王畫了一幅畫。
  c1.小王洗了兩床被子。     c2.小王縫了兩床被子。
  d1.小王看了三部愛情片。    d2.小王演了三部愛情片。
  e1.小王買了幾套西裝。     e2.小王做了幾套西裝。
  f1.小王拆了那個牛棚。     f2.小王搭了那個牛棚。
  運用“內省測試法”,從漢族說話人的語感上,可以分析出A 類句子中的N[,2](如“這碗面”)在動作(如“吃”)之前就存在,N[,2]接受動作的支配,在語義角色上可分析為受事。B 類句子的情況有所不同,句子中的N[,2] (如“這碗面”)在動作(如“煮”)之前并不存在,而是在動作之后出現,是動作產生的結果。在語義角色上分析為受事不很準確。可以通過對句子中位于二價動詞后面的受事和結果進行一系列的平行結構變換來尋找二者在句法表現上的差異。例如:
  (28)   A                B
  a1.小王吃了這碗面。       a2.小王煮了這碗面。
  b1.這碗面小王吃了。       b2.?這碗面小王煮了。
  c1.這碗面被小王吃了。      c2.?這碗面被小王煮了。
  d1.小王這碗面吃了。       d2.?小王這碗面煮了。
  e1.小王把這碗面吃了。      e2.?小王把這碗面煮了。
  f1.小王把這碗面吃完了。     f2.?小王把這碗面煮完了。
  從上述各個對應句式的情況來看,二價動詞句中的受事和結果有一定的差別,A組的句子說起來較為自然,B組的句子較為不自然,雖然也有相當的可懂度。不過,這種差別是怎么形成的,是動詞V 小類的不同(但是“揉”:揉面粉—揉饅頭),還是名詞N[,2] 的性質差異(但是“信”:撕信—寫信),或者是由于V與N[,2]的意義選擇關系造成,還需要認真分析研究。
  1998年第1期。
  附 錄: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詞表(按音序排列)
  安 安排 安慰 按 熬 拔 掰 擺 搬 辦 辦理 幫 幫助 綁 包 包圍 保護 保衛 報復 報告 抱 抱怨 背 背(誦) 逼 比 閉 避 編 變 表達 表示 表演 表揚 撥 撥弄 剝削 駁斥 補 補充 布置 擦 猜 裁 采 采購 采取 踩 參觀 參加 參考 藏 操心 操縱 測量 測驗 插 查 拆 嘗 纏唱 抄 抄寫 炒 吵 扯 撤 稱 稱贊 成立 盛 乘 承担 承認 吃 沖 重復 抽 籌備 出 出版 除 鋤 處罚 處理 穿傳 串 闖 吹 湊 催 存 搓 搭 答應 答復 打 打擊 打聽 逮捕 戴 代表 代理 代替 耽誤 担 担任 担心 當 擋 搗 搗亂 倒 登 登記 等 抵抗 遞 點 惦記 調 調查 調動掉 釣 疊 盯 釘 頂 定 訂 釘 丟 動 動員 凍 斗 斗爭 逗 督促 讀 堵 端 鍛煉 堆 對 奪 躲 剁 發 發表 發動 發揚 發展 翻 翻譯 反對 反抗 反映 犯 防守 訪問 放 費 分 分裂 分配 分析 粉碎 縫 諷刺 奉承 否認 扶 負担 負責 改 改造 改正 蓋 趕 感謝 干 搞 割 擱 跟 跟隨 耕 攻擊 鼓動 鼓勵 雇 刮 掛 怪 關 關心 觀察 管管理 貫徹廣播 逛 規定 滾 裹 過 喊 號召 喝 核對 恨哄 呼吸 糊 花 劃 畫 劃 化 懷疑 歡迎 換 恢復 回 回答 回憶 匯報 會 集合 擠 計較 計算 寄 記 記錄 紀念繼承 夾 加 駕駛 煎 監督 剪 檢查 撿 見 建議 建筑 講 澆 交 交換 交流 交涉 嚼 攪 繳 校對 教育 叫 接 接待 接洽 揭 揭發 揭露 節約 解 解放 解決 解散 解釋 介紹 進 進攻 警告 敬 糾正 救 舉 舉行 拒絕 鋸 卷 決定 掘 開 開除 開動 開辟 開展 看 砍 看 扛 考 考慮 考驗 烤 靠近 磕 克服 啃 恐嚇 控訴 控制 摳 扣 扣留 夸大 夸獎 擴充 捆 拉 攔 撈 理 利用 聯合 聯絡 聯系 煉 練 練習 量 晾 了解 領導 留 留心 摟 摟 抹 罵 埋賣 埋怨 冒 冒充 蒙蔽 迷信 描 描寫 滅 命令 摸 磨 抹 磨 抹 拿 鬧 攆 捻 碾 念 捏 捏造 擰 扭 弄 虐待挪 爬 拍 排 排除 排列 派 攀 判斷 耪 拋 跑 泡 培養 配 捧 碰 批 批發 批判 批評 批準 披 劈 騙 拼 聘請 評論 潑 破 破壞 撲 鋪 普及 沏 期望 欺負 欺騙 騎起 氣 砌 掐 簽 遷就 敲 敲詐 切 親 強調 搶 強迫 請 清理 請求 慶祝 驅逐 取 勸 勸解 確定 染 讓 繞 惹熱 認 認識 扔 揉 撒 灑 塞 賽 散 散布 掃 殺 篩 曬 扇 刪 商量 上 燒 捎 賒 設計 射 申請 審 審查 審問 生 生產 升 省 實踐 實現 實行 拾 拾掇 使 使喚 使用 試試驗 適應 收 收集 收拾 守 梳 輸 熟悉 數 刷 摔率領 拴 涮 順從 說 說服 說明 撕 松 搜查 搜集 算 算計 損害 鎖 踏 抬 抬舉 貪 貪污 攤 談 談論 彈 坦白探 探望 燙 掏 淘 討 討論 套 騰 剔 踢 提 提拔 體會 體諒 剃 替 替換 添 填 舔 挑 挑選 調 調劑 調解 挑 挑撥 跳 貼 聽 停 通 捅 統一 偷 投 投降 透 透露突出 突擊 涂 吐吐 團結 推 推動 推翻 推廣 推薦 退 退還 褪 吞 脫 拖 拖延 托 馱 挖 挖苦 彎 完成 玩 挽救 威脅 違背 違反 維持 維護 委托 穩定 慰問 喂 聞 握侮辱 吸 吸引 洗 下 嚇 嚇唬 掀 羨慕 獻 陷害 限制 相信 想 想念 響應 消除 消滅 笑 協商 協助 寫 泄露 謝謝謝 欣賞 信 信任 修 修改 修理 繡 敘述 宣布 宣傳 選 選舉 選擇 削弱 學 學習 尋找 訓練 壓 壓迫 壓制 軋腌 研究 演 掩蓋 掩護 掩飾 咽 養 養活 邀請 搖 搖晃咬 要 依靠 依賴 移動 議論 引誘 隱藏 隱瞞 印 印刷 迎 接 影 響 應付 應用 擁抱 擁護 用 游 郵 預備 原諒怨 閱讀 運 運輸 運用 醞釀 扎 砸 栽 宰 贊美 糟蹋 鑿 造 責備 增長 扎 鍘 炸 炸 摘 沾 展開 蘸 占領 長招 招待 招呼 找 召集 召開 照 照顧 照料 折騰 折磨 鎮壓 征求 爭奪 爭論 爭取 蒸 整頓 整理 證明 支持 支配支援 織 執行 指導 指點 指定 指揮 指望 治 治療 制定制造 制止 種 主持 煮 注意 住 祝賀 抓 轉 轉移 轉 賺 裝 撞 追 追求 準備 捉 綜合 總結 阻擋 阻止 組織 鉆 琢磨 做 作
中國語文京3~12H1語言文字學戴耀晶19981998本文從配價的角度對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進行了初步探索。文章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說明探索的思路是動詞中心說的理論,具體的研究過程是將內省測試法與框架測試法結合分出動詞的類;第二部分用兩個凸現[動作性]語義特征的句型框架得出動作類二價動詞,同時用其他幾個補充句型區分開動作類一價動詞和三價動詞;第三部分用成分移位方法探索動作類二價動詞句型中價語的排列規則,認為漢語是左分支句型復雜的語言;第四部分簡要分析作為價語的受事和結果在句法格式上的異同。戴耀晶,上海復旦大學中文系 200433 作者:中國語文京3~12H1語言文字學戴耀晶19981998本文從配價的角度對現代漢語動作類二價動詞進行了初步探索。文章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說明探索的思路是動詞中心說的理論,具體的研究過程是將內省測試法與框架測試法結合分出動詞的類;第二部分用兩個凸現[動作性]語義特征的句型框架得出動作類二價動詞,同時用其他幾個補充句型區分開動作類一價動詞和三價動詞;第三部分用成分移位方法探索動作類二價動詞句型中價語的排列規則,認為漢語是左分支句型復雜的語言;第四部分簡要分析作為價語的受事和結果在句法格式上的異同。
2013-09-10 21: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