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用文學為未來鋪設新綠 論繁榮和發展兒童文學創作
用文學為未來鋪設新綠 論繁榮和發展兒童文學創作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兒童文學,是文學百花園中一朵生機蔥俊、春意欣榮并具有特殊藝術魅力的花,同時也是一朵滿含希望、締造未來的花。它担負著為4億小主人提供精神食糧的任務,它所編織的是21世紀的太陽與花環。
  正因為如此,我們對兒童文學創作就必須予以充分的重視,悉力促其蓬勃發展。但就當前的創作情況看,確實與實際需要還有較大距離。所以,我們的一項迫在眉睫的任務,就是盡快培養、動員和組織一支有才思、有作為的兒童文學創作隊伍,滿懷熱情和激情地躬耕于兒童文學園地,努力繁榮和發展兒童文學創作,使這叢文學園地中的嬌艷之花真正開得熱烈而爛漫。
  要振興兒童文學創作,首先要解決認識問題。只有認識升華了,創作隊伍和創作實踐才能跟上去。
  有一些人把兒童文學看作是文學的“小兒科”,把兒童文學創作,看作是文學創作的附帶性勞作,認為沒有多大價值和意義,不會出現史詩性的作品,不會引起強烈的轟動效應,難以搞出什么大名堂,并因此而疏離兒童文學創作,即使偶有涉筆,也基本上是用“下腳料”敷衍一番,哄哄孩子唄!
  誠然,我們確有不少熱衷于兒童文學創作并對之抱有責任心和敬業精神的作家,但同時也有相當一部分作家對兒童文學創作是認識不足和重視不夠的,這是一個時期以來兒童文學創作不景氣的主要原因。沒有認識到兒童文學創作的重要性,就不會全身心地投入此項創作活動,其潛在的文學才思和藝術才華,也就不會在兒童文學創作上綻放出絢麗的花朵。
  其實,這實在是一個認識上的誤區。作為以反映生活、抒寫人生為己任的文學創作,其最重要的作用和終極目的,就是塑造人、提高人、教育人和鼓舞人,就是要通過藝術醪汁的灌注和思想力量的浸滲而給人以智慧和德操,并洗滌人的心靈和升華人的思想,冶煉人的意志和純凈人的情愫,構建人的精神和理想。
  所有這一切,對于兒童來說,對于少年來說,無疑是尤為迫切、尤為重要的。因為兒童和少年既是國家、民族和整個人類的未來和希望,同時又正處于長知識,長智慧,接受新事物,形成世界觀的初始階段。一張白紙,就看給它染上的是什么顏色,畫上的是什么圖畫?這開蒙教育和初始濡染,對于兒童和少年來說,對整個社會來說,都至關重要,千萬不可小覷。而在這種教育和濡染中,最適合和最有力的形式之一,就是文學。因為文學具有形象性、故事性和感染力,具有幻想性和韻律美。文學的這些特點不僅適合兒童接受和消化,而且也極有利于誘發兒童和少年們的想象和智力,形成兒童和少年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從而使其在愉悅中接受知識,在求知中認識人生,在認識人生中崇尚真、善、美。魯迅曾經說過:“童年的情形,便是將來的命運。”又說,“孩子是可以敬服的,他常想到星月以上的境界,想到地面下的情形,想到花卉的用處,想到昆蟲的言語;他想飛上天空,他想潛入蟻穴……所以給兒童看的圖書就必須十分慎重,做起來也十分煩難。”
  魯迅的話,至少說明這樣兩個問題:其一,兒童文學創作是十分重要的,其作用也是十分巨大的;其二,兒童文學的創作并不是輕而易舉的,真要做好,那是既要有很深的功力,又要付出很大的辛苦的。
  這兩點,在許多有成就的作家的創作歷程中,都留下了鮮明的印痕。像普希金、列夫·托爾斯泰、巴爾扎克、莫泊桑,像高爾基、魯迅、葉圣陶、老舍等作家,就都是這樣的。特別是像狄更斯、凡爾納、恰達耶夫、冰心、嚴文井、張天翼等有才華、有成就的作家,幾乎把他們一生的心血都傾注在兒童文學的創作上了,他們的作品贏得了整個一個兒童世界,為人類的未來鋪設了一層無盡的新綠。
  新中國的兒童文學創作,是曾經有過一個輝煌的年代并取得了輝煌的成就的,其中許多作品都業已成為當代文學史上光華灼灼的碑碣。諸如冰心的《寄小讀者》、管樺的《小英雄雨來》、張天翼的《寶葫蘆的秘密》、嚴文井的《唐小西在下一次開船港》、楊朔的《雪花飄飄》、馬烽的《韓梅梅》、金近的《小鯉魚跳龍門》、柯巖的《“小迷糊”阿姨》、杜鵬程的《夜走靈官峽》、徐光耀的《小兵張嘎》以及高士其的兒童科學詩和鄭文光的兒童科幻小說等,就都是產生了廣泛積極影響的兒童文學佳構。特別是上海出版的《少年文藝》雜志,更是源源不斷地為小讀者輸送著文學的營養,滋潤和哺育著小讀者的理想之光。
  改革開放的年代是最富于開拓精神,無論在生活資源和藝術資源上,都具有最豐富的積儲和最慷慨的賜予。毫無疑問,我們所置身的,正是一片兒童文學創作的良辰與沃土。機遇就在我們眼前。兒童文學的又一個新的從未有過的春天,正在向我們呼喚。快快撒下種子吧!只要我們抓住時機,灑下汗水,我們就一定能夠獲取豐碩的果實。
  繁榮兒童文學創作,也確實還有藝術思維和藝術技巧上的一些問題,這同樣不可忽視。兒童文學作為文學的一個品種、一個分支,它固然是具有文學的共性特點的,但它同時也具有自己的個性和特殊性,有著自己非一般化的內容、技巧、語言和創作規律。所以,我們在兒童文學創作實踐中就必須真正了解并駕馭這特點和規律,以求給小讀者提供既能引起其興趣,又能適合其胃口的文化精神產品。
  兒童有兒童的心理,有兒童的思維,有兒童的語言、趣味、視角和追求。兒童文學作品必須適應這些要求,真正以兒童的方式和語言描畫出一顆顆純真的童心,勾勒出一片片淳美、諧趣而又健康向上的新天地。車爾尼雪夫斯基在評論列夫·托爾斯泰的《童年》和《少年》兩部兒童文學作品時,曾說過這樣發人深省的話:“值得注意的是,侈談藝術性的人們卻最不了解什么是它的條件。我們在某處讀到過一段莫名其妙的話,說在《童年》和《少年》里為什么首先沒有熱烈鐘情于美貌青年的某個美麗姑娘?……多么奇怪的藝術概念啊!要知道作者要描寫的是童年和少年,而不是火熱的激情的畫面,難道您不會覺得,要是他在自己的故事里寫進這些人物和這種動人的氣氛,那么,他想讓您注意的孩子們,就將被掩蔽住,而當故事里出現強烈的愛情時,孩子們的可愛的感情也將不再令您發生興趣了,——總之,您難道不會感到,故事的一致性將遭到破壞,作者的思想將陷于破碎,而藝術性的條件也將受到玷污嗎?正是由于遵循這些條件,作者才不能在自己寫兒童的作品里,描繪某種東西,使我們忘掉孩子、撇開孩子。”
  這種在兒童文學創作中“忘掉孩子、撇開孩子”的事情,是許多尚未洞悉兒童文學創作之特點與規律的作家,在創作實踐中所常常容易跌入的藝術陷阱。這些年來,我們的兒童文學創作雖然數量偏少,但就是在這偏少的數量中仍有相當一部分作品是犯了車爾尼雪夫斯基所指出的那種兒童文學創作之忌的。以開發、展示兒童和少年性意識為題材與主旨的作品時有所見,而真正描寫童趣,確實能夠給兒童、少年以德操、智慧與力量的作品,確實能夠把兒童、少年帶入理想王國自由翱翔的作品,確實具有思想感召力、啟迪性和藝術感染力的作品,卻遠不能滿足小讀者們的需要。
  這就是我們的不足,這也就是我們的任務!要彌補這不足,要完成這任務,我們就必須在兒童文學創作上花大力氣,下大功夫,認認真真從熟悉和掌握兒童文學創作的特點與規律入手。
  兒童文學的創作有自己的特點和規律。從內容到形式、從技巧到語言、從構思到意境、從情節到形象、從主題到意蘊、從引喻到比襯等,都是一個特殊的藝術構體。認識和掌握這些特點和規律,是繁榮和發展兒童文學創作的基礎性和前提性條件。而要真正認識和掌握這些特點和規律,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深入到孩子們中間去,與孩子們一起生活,與孩子們交朋友,與孩子們以心易心、以情易情。只有既熟悉了時代和生活,又熟悉了孩子們的童心和稚趣;既具有深厚的藝術功力和思想蘊涵,又具有為未來世界的主人輸送知識和塑造靈魂的獻身精神,才能把繁榮和發展兒童文學的使命承担起來,并有效地付諸實施,落到實處,收到實效。
  魯迅說過:“泥土與天才比,當然是不足齒數的”。但沒有泥土,又何來天才呢?我們的作家,應當爭做這樣的泥土,應當慷慨地用自己的豐厚和肥沃,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用自己的才思和德操,去創造文學的嘉卉,去培育未來的天才,去編織理想的花環,去點燃21世紀的韶光與烈焰!
  
  
  
人民日報京010J3中國現代、當代文學研究艾斐19951995 作者:人民日報京010J3中國現代、當代文學研究艾斐19951995
2013-09-10 21: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