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論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
論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G65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5905(2007)03-0001-05
  教師專業發展問題,不僅引起學者們廣泛的關注和討論,而且對我國教育教學實踐的影響與日俱增。然而教師專業發展是在當代社會職業分工更加細密、學院體制更加制度化、技術工具理性無所不至的歷史背景下推進的,必然受到時代背景和教育發展趨勢的影響,存在著諸多人們尚未充分考慮和研究的問題。鑒于教師和知識分子之間廣泛而復雜的互涉關系,聚焦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在當代知識分子理論的語境中深入探討這一問題有助于人們對更多教育問題的思考,將成為一個有研究意義的話題。
  一、知識分子與知識分子意識
  由于諸多復雜的原因,“知識分子”是一個人們熟知但未必真知的概念范疇。雷蒙·阿隆認為,“知識分子”一詞具有恒常變化性和非完全封閉性特征。[1] 劉易斯·科塞也提出,“知識分子”是現代用語中極少數的最不精確的稱呼之一,知識分子作為理念人,是為理念而生的人,而不是靠理念吃飯的人。[2] 齊格蒙·鮑曼則指出,知識分子這一術語并非對一個業已存在的種類的描述,而是一種廣泛開放式的邀請。[3] 弗蘭克·富里迪認為,定義知識分子的不是他們做什么工作,而是他們的行為方式、他們看待自己的方式、他們所維護的價值。成為一個知識分子與謀生的方式無關。[4] 可見,“知識分子”是一個具體內涵在歷史中不斷變化的、具有一定開放性的詞語,在語用學意義上幾乎最容易引起歧義,并且不是指一種現成的、特定的職業,而是指一種生成中的有特定生存方式和特定價值追求的人群。其實任何關于知識分子的定義都是規定語詞含義的唯名定義,而非揭示概念內涵的實質性定義,當然這種唯名定義應該盡量與人們的語言實踐符合。[5] 在當代歷史背景下,可以認為,“知識分子就是指那些智力水平較高、對自然或社會問題懷有一貫而濃厚的探索興趣并有所創新的人。”[6] 由此出發,可以肯定地說,知識分子與人類社會共在,不存在知識分子的“死亡”問題,即使在當代社會,知識分子沒有消失也不會消失。現當代社會異質性知識分子的大量出現并不意味著知識分子同質性的消失,只是表明任何知識分子都應該具有特定專業的教育背景和特定職業。[7] 這只是知識分子社會角色和社會地位的變化調整。
  知識分子意識是知識分子對自己角色、使命、價值追求和生存方式的自我意識。主要有理性批判意識、社會參與意識、非專業化意識、自由意識、獨立意識等。理性批判意識作為一種態度,是知識分子的顯著特征之一。阿隆將知識分子的批判方式分為三種,即技術批判、道德批判、意識形態批判或歷史批判;[8] 福柯認為特殊知識分子也具有批判職能和使命;[9] 古德納提出擁有文化資本的知識分子新階級誕生后會產生“批判性的話語文化”。[10] 當然需要注意到,知識分子的理性批判有時表現為維護體制和現狀,[11] 這是對批判現狀的一種更高層次的批判,也是批判之所以具有理性的根基之所在。教師的角色和工作使命決定了教師更多意義上是這種維護式的批判,因而也就擁有特定的符合教師職業特點的理性批判意識。社會參與意識是知識分子另一種重要的自我意識。“成為一個知識分子意味著社會參與”。[12] 薩特倡導知識分子應該積極參與、深入介入社會現實生活;葛蘭西提出有機知識分子也是以改造世界為志向的人。在知識分子日益異質化的今天,不同身份、職業的知識分子,其社會參與的具體方式和深度、廣度是有顯著差別的,不可一概而論,社會參與意識也表現出復雜性的一面。非專業化意識不是拒斥、反對專業和專業化,而是對過度專業化保持一種應有的警覺。薩義德把知識分子視為封閉性的專業之外的業余者和局外人,明確提出反對過于注重專業化的所謂“專業態度”,[13] 他提倡的“對權勢說真話”不僅僅指知識分子對政治權勢敢于發表獨立見解,也應該指對專業權勢敢于說出自己的看法,不管他實際身處專業之中還是之外。莫蘭對超級專業化這種極端的、抽象的、分割的、封閉的專業化進行了激烈批評,指出這導致了責任感和團結精神的削弱,使人們看不到總體和根本的東西。[14] 如果說傳統知識分子的角色、意識和功能是一種神話,那么過度的專業意識、功能則是另一種神話,在這二者之間不妨遵循中庸之道,在公共意識和專業意識之間保持一種必要的張力,形成合理的互動,立足具體專業,放眼公共領域,心懷公共事務,追求富有專業見識的公共批判,這對處于專業發展之中的教師來說尤為重要。
  自由意識和獨立意識也是知識分子的兩種重要的自我意識,然而,按照布迪厄的說法,知識分子作為“統治者中的被統治者”,是一種悖論的存在,既是純文化的自主的又是入世的。[15] 可見,知識分子的任何自由和獨立、自由意識和獨立意識都是有限度的,過猶不及。正如阿隆所說的,過于強調自由和獨立,極端的鼓勵人民反抗,已經成為一種意識形態,成為知識分子提供給人民大眾的鴉片。[16] 退一步說,教師的社會地位、職業角色和教書育人的使命決定了自由意識和獨立意識在教師身上表現得很不明顯,故這不是本文探討的重點。
  二、知識分子意識在教師專業發展中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教師專業發展一般理解為教師在教育教學活動中,由非專業人員成長為專業人員的過程,是教師個體的、內在的專業化的主動提高的歷程。在當代學校教育中,教師專業發展對提升教育教學質量、促進學生和學校的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
  由于教師并不必然成為本文所理解的意義上的知識分子,所以有必要討論知識分子意識在教師專業發展中存在的可能性。在英語、法語、俄語等西語中,從詞義上考察,知識分子有肯定性和否定性雙重含義:受過良好教育、智力水平較高者是肯定性含義,對現狀不滿捍衛正義者是否定性含義。[17] 現代社會中的教師在肯定性意義上是知識分子一般而言是毋庸置疑的,但教師在否定性意義上是否是知識分子,是應該具體討論的,因為教師對社會的批判是有限的。教師不是現成的知識分子,教師成為知識分子是一個自為的過程,是反思型教師、研究型教師的真義和很高的境界,也是教師專業發展的應有之義和不懈追求的較高目標,當然只有極少數教師才能達到本文所理解的意義上的知識分子的層次和境界,絕大多數教師只是扮演“半支配階層代言人半公共知識分子”的角色(吳康寧教授語)。即便如此,也不能簡單的判定大多數教師和知識分子無緣,相反可以認為他們擁有成為知識分子的無限可能性,二者之間不存在天然的鴻溝,所以在教師專業發展中不能排除他們具有知識分子意識的可能性。加之知識分子意識在一定程度上未必是他們特有的,由于教師和知識分子之間存在廣泛而復雜的互涉關系,教師在一定程度和特定意義上可以具備知識分子的某些意識。此外關于教師專業發展的大量研究也表明了知識分子意識在教師專業發展中存在的可能性。
  教師專業發展過程中容易出現角色單面化、過度專業化、崇尚技術化和過度校本化的問題,不約而同地強化了教師所扮演的特定社會角色,有將教師專業發展凝固為一種背離其初衷的意識形態的危險,所以有必要強調和突出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當然這不是對教師社會角色的簡單界定,不是要求教師必須成為知識分子,只是明晰教師在教育教學和專業發展中應該具備的一種意識和心態,倡導教師的知識分子價值追求,成為教師專業發展的促進方式。這可以形成一種合理的開放性的半島式的教師專業發展,以防止文化和教育中平庸的出現,充分發揮教師專業發展對學生和學校發展的積極作用。具體而言,首先,有助于保持教師角色的多樣性。教師在教育教學中實際扮演教員、領導者、心理保健者、紀律執行者、青少年的知己和朋友、為人的榜樣等多種角色。[18] 一個具備知識分子意識的教師會積極回應社會和家長、學生對自己的角色期待,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諸多角色,以免成為教育教學中單面度的人。其次,有助于避免過度專業化。佐藤學從教師的實然方式和存在方式的角度提出,教師事實上是兒童與成人、外行與專家、學習者與教育者、實踐家與理論家、從屬者與掌權者的“中間人”角色。[19] 教師實際上處于外行和專家之間,而絕不是專家。教師具備這種意識,就有可能始終保持一種謙遜的專業態度,避免自身陷于過度專業化的泥沼,同時使學生在學習中不被過度專業化所侵擾,能夠掌握總體性的知識、形成對世界的整體性的理解并且形成應有的社會責任感。由于作為教師工作根基的公共使命的喪失,將會瓦解教師工作的專業性,[20] 因而在強調教師內在的、主動的、自覺的專業發展的同時,也應該關注教師與同事、家長、社區乃至整個社會的關系,進而明確教師在教育教學中應該承担的社會責任。所以教師作為“反思實踐者”不應該僅僅是專業方面的反思,還有超出專業之外的更大范圍的反思內容和對象,這也是“生態取向”的教師專業發展的要求。再者,有助于使教師免于成為單純的“技術熟練者”,從而有效抵制教育教學中普遍存在的技術取向、行為取向、工具取向。教師專業發展應從哈貝馬斯所說的技術興趣上升到他所說的實踐興趣和解放興趣,在這個過程中,教師的知識分子意識是必不可少的。另外,校本培訓、校本教研、校本管理確有針砭時弊之效用,但“校本化運動”是否會過度發展,反過來限制教師的眼界、發展資源和發展空間,也是需要進一步深究的問題,相信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有助于“校本化運動”的良性開展。
  三、教師專業發展中的知識分子意識在教育教學中的體現
  教師專業發展的終極目的是通過不斷提高教育教學質量促進學生的全面可持續發展。教師需要在教育教學的實際工作中不斷形成和提高理性批判意識、社會參與意識、非專業化意識并同時落實于教育教學中。教師的這些意識不是知識分子意識在教師身上的簡單演繹,而是需要適應教育教學的要求和教師的自身文化特點,在其專業發展中做出有助于教育教學的相應的重整和轉化。教師的知識分子意識在教育教學中主要有兩個方面的體現。
  一方面,教師在教育教學中需要自覺努力維護、構建課堂的公共性。課堂作為公共空間,既不是教師私人的,也不是局限于特定專業之內的;教育教學一定意義上是構筑文化的公共空間的實踐活動。教師的知識分子意識有助于維護和重建面臨挑戰的課堂的公共性,從而在微觀的角度維護和重建面臨挑戰的現代教育、學校的公共性。現代教育學意義的課堂自夸美紐斯提出班級授課制以來,已經有近四百年的歷史,雖然形式上早已成為一個公共空間,但由于種種因素的影響,其實質的公共性始終沒有真正建立起來,這就必然影響學生得到真正公平、全面和諧的教育。尤其是當代社會,愈演愈烈的教育商品化、專業化的趨勢更是加劇了課堂中公共性的喪失,課堂甚至在形式上都很難說是一個公共空間。教師在教學中自覺推動包括不同任課教師和學生在內的學習共同體的建立,促進師生共同學習和學科間的充分交流,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師生間的平等對話、雙向交流的師生關系,使課堂真正成為“文化享受與探究的對話共同體”(佐藤學語),使學生真正享有公平、全面受教育的權利已經成為課堂教學的當務之急和教師肩負的時代使命。教師對課堂公共性的構建,是教師社會參與的重要方式,可以使課堂在公共性和專業性、公共性和私人性之間保持一種合理的張力,形成良性互動,抵制過度專業化對學生全面成長的侵蝕,維護學生特別是弱勢學生的主體地位和合理合法的權益。教師這種社會參與的方式立足于課堂之中,能夠充分發揮教師的專業優勢,營造有利于學生發展的良好課堂教學氛圍,更具有根本性的教育意義。當然,教師這種能力的形成和不斷改善、提高離不開教師的專業發展。
  另一方面,教師在教育教學中應該致力于將自己和學生培養成具有批判、探索、創新精神的民主型主體。公共領域的式微意味著主動參與、干預該領域的民主型主體的喪失。[21] 教育、學校和課堂中公共性的逐漸喪失的過程也是教育教學中教師和學生作為民主型主體喪失的過程。依據杜威的觀點,學校和課堂是民主社會的雛形,學校教育的核心任務就是將學生培養成民主社會的建設者和積極參與者,即社會的民主型主體,在這種教育過程中教師的作用和影響至關重要。當然教師不僅僅將學生培養成民主型主體,更應該將自己培養成民主型主體。教師將自己和學生培養成民主型主體的教育教學原則和在師生主體間關系中建構學生主體性的原則是一致的,即“平等交往原則、自我確認原則、指導學習原則、研究性教學原則、人文關懷原則、獨特共在原則、全面發展原則”。[22] 師生民主型主體的養成離不開民主型的學校文化,按照布迪厄知識分子是象征產品的主要生產者理論,教師在其專業發展中可以在一定限度內發揮知識分子的功能,創造和生產作為象征產品的學校文化,這種具有批判、探索、創新特質的學校文化更應該引領并積極改造日常生活。最后需要強調的是,在師生民主型主體的意識結構中,批判意識相對于探索精神和創新精神是具有前提性、根基性的要素。因為批判意識是知識分子社會責任感和公共關懷情結的集中體現,通過教育教學中的價值引導有望消除單純技術化傾向對教學的影響。教師在教學中的批判一定意義上屬于阿隆所說的“技術批判”,教師主要作為教育教學總體現狀的反思者和改良者的面目出現,從事對“批判現狀”的維護式的批判,需要更多的智慧;同時教師的教育活動以教育權威為前提,其中存在著布迪厄所說的強加和掩飾雙重專斷,教師只有具備了良好的批判意識,才能理性的認識、反思和警惕自己工作的專斷性,合理的運用教育權威,在這個意義上則屬于阿隆所說的“道德批判”、“意識形態批判”或“歷史批判”。
教師教育研究京1~5G1教育學郭祥超20072007
教師專業發展/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意識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intellectual/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On the 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in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GUO Xiang-chao  ( Colleg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Shanxi Normal University, Xi' an, Shanxi, 710062, China)The meaning of " intellectual" is changing in different times. The intellectuals exist in the society forever. The 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which include critical consciousness, participatory consciousness and unspecialized consciousness is self-consciousness about the role, the mission, the valuable pursuit and the way of living. To a certain extent, teachers are intellectuals and have some 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The 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is conducive to resolving problems about the single role, the excessive profession and the technical worship in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Teachers should not only safeguard and structure the publicity of class consciously, but also foster individuals who possess the spirit of critique, exploration and innovation.
“知識分子”是一個內涵不斷變化的歷史性、開放性的詞語,知識分子與人類社會同在。知識分子意識是知識分子對自己角色、使命、價值追求和生存方式的自我意識,主要有理性批判意識、社會參與意識、非專業化意識。教師有可能成為知識分子,在專業發展中,教師在一定程度和特定意義上可以具備知識分子的某些意識,這有助于解決教師專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角色單面化、過度專業化和崇尚技術化的問題。教師在教育教學中需要自覺努力維護、構建課堂的公共性,并致力于將自己和學生培養成具有批判、探索、創新精神的民主型主體。
作者:教師教育研究京1~5G1教育學郭祥超20072007
教師專業發展/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意識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intellectual/intellectual' s consciousness
2013-09-10 21: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