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論經濟哲學與相關學科的關系
論經濟哲學與相關學科的關系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B01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1763(2006)06—0127—05
  作為一門新興哲學學科,經濟哲學已成為我國哲學研究的熱門話題和新的學術生長點。但是,關于經濟哲學的研究對象、研究論域和學科性質等一系列基本問題,學術界仍是各持己見,異議紛呈。因此,對經濟哲學與其最為相關或者說相近的學科如經濟學、元經濟學、經濟學方法論等學科的關系作一些必要的考察分析,對于經濟哲學研究的深入開展,無疑是很有意義的。
  一 經濟哲學與經濟學
  西方經濟思想發展史表明,任何一種經濟理論都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完全擺脫與某種哲學思想的聯系,它們都是建立在特定哲學思想的前提下,具有某種特定的哲學背景。從亞當·斯密至今,西方經濟學兩百年來的發展,始終與哲學保持著一種深度的聯系,并且這種聯系具有愈來愈密切的趨勢。也正因為此,有研究者將經濟哲學歸于經濟學。但是,我們認為,經濟學理論發展本身所具有的這種哲學傳統,既不表明經濟學與哲學的同一,更不表明在經濟學中內含了經濟哲學這一學科。
  不可否認,經濟哲學的產生,與西方經濟思想發展史上三次頗有影響的重要論戰有著直接的必然的聯系。正是在這三次重要論戰過程中,提出了對有關經濟學學科性質、研究方法等同題的質疑與反思。也正是在這種對經濟學的批判反思過程中,出現了“經濟哲學”這一概念,并產生了一批有關經濟哲學的論著,如尤格《20世紀的經濟哲學》、羅賓遜《經濟哲學》、米塞斯《經濟學的認識論問題》、庫普曼《資源配置經濟哲學》等。但是,很顯然,這種質疑與反思已經超出了經濟學本身的研究范圍。實際上,對于經濟學和人類經濟活動的哲學反思,可以說幾乎是與經濟學同步產生的。因為任何一個經濟學家都無法回避對這樣一些問題的思考和回答:經濟學究竟是什么?經濟問題與非經濟問題的劃分標準是什么?經濟活動與非經濟活動的區別何在?怎樣看待經濟理論與經濟活動的關系?等等,這些問題并不是單純的經濟學問題,而是關于經濟和經濟學的哲學問題。因此,對于它們的不同回答就體現了經濟學家在經濟哲學觀上的不同立場和態度。但是,這并不等于說經濟哲學早已有之,也不意味著任何一個經濟學家都是自覺的經濟哲學家,更不意味著經濟哲學屬于經濟學。嚴格意義上的經濟哲學是一門新興的哲學學科,它與經濟學是有明顯區別的,具體表現在:
  第一,研究對象不同。雖然經濟學界對于經濟學的研究對象并沒有完全一致的認識,但不論作何種意義上的理解,經濟學的著眼點都不能游離于人類經濟領域之外,都不能避開人類經濟活動及其規律這一視點,否則,經濟學就將因失去獨立研究對象而喪失作為一門獨立學科的存在基礎和根本依據。經濟哲學作為一種部門哲學,它是根據哲學思維的根本特性反思人類經濟世界而形成的哲學理論。作為“對思想的思想”,經濟哲學首先要批判反思的是人類歷史上的經濟思想或者說經濟理論本身,這是由哲學的根本特性所決定的,也是經濟哲學的主要任務。經濟哲學雖也以人類經濟行為作為反思的對象,但與經濟學對人類經濟活動的研究也明顯有別。經濟學考察的是人類具體的經濟活動,并在此基礎上,探索和總結人類經濟活動的基本規律。經濟哲學并不考察人類具體的經濟活動如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而是借助反思的哲學思維方式,從更一般、也更抽象和思辨的層面,去追問人類經濟行為的存在性質和存在方式,以及使之與其他非經濟行為相區別的根據。如果我們把經濟學看作是對人類現實經濟活動及其規律的認知和總結,是關于人類經濟活動的思想理論,那么,經濟哲學則是對經濟認識的再認識,對經濟思想的再思想,對經濟思維的再思維。
  第二,研究方法不同。經濟學的研究方法有多種,如抽象演繹法、歷史歸納法、實證分析法、規范分析法等,并且通常因為研究方法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經濟理論和經濟學流派,如古典經濟學派和新古典經濟學派的抽象演繹法、德國歷史學派的歷史歸納法等,都因研究方法的不同而成為不同的經濟學流派。經濟哲學的研究方法則是唯一的,這就是哲學所固有和特有的批判反思的思維方式,并且經濟學研究方法本身即是經濟哲學批判反思的對象。
  第三,研究目的不同。經濟學研究的目的在于揭示社會經濟運動的過程及其發展的一般規律。經濟哲學的研究目的則是雙重的:一方面,它通過對人類經濟世界(包括經濟理論世界和現實經濟世界兩個相互認知的層面)的批判反思,為經濟學研究和規范人類經濟行為提供一種哲學方法論支撐;另一方面,它在對人類經濟世界進行批判反思的基礎上,形成自己關于經濟世界的哲學觀,達到對于人類經濟世界的一種整體性把握,不僅可以增加人類哲學寶庫的“知識含量”,而且可以為哲學一般理論或者說“第一哲學”從總體上把握整個世界提供最直接的理論依據。
  二 經濟哲學與元經濟學
  哲學界有一種觀點認為,經濟哲學是從哲學的特殊視角出發研究經濟活動和經濟關系,其著眼點是哲學,落腳點則是經濟學。因此,經濟哲學是經濟學的一個分支,屬于經濟學的元學科。我們認為,這種看法是難以成立的。經濟哲學不是元經濟學,二者有著很大差異。
  現代科學的發展要求把科學自身作為新的認識對象,來研究科學理論發展的機制、結構和方法,建立科學中的元科學,如元數學、元語言學、元邏輯學等。到目前為止,在學術界雖未明確界定“元經濟學”這一概念,但從理論上說,作為經濟學的一門獨立分支學科,元經濟學應該是可以存在的,而且,從當前國內外經濟學理論研究的現狀來看,也確實需要加強元經濟學研究。不過,必須看到,這種意義上的元科學研究與上述研究者對經濟哲學的認識是有很大差異的,甚至可以說是根本不同的兩回事。按照人們對“元科學”一詞通常的理解,作為經濟學的元科學,應當是關于經濟學本身發展的學問,是對經濟學理論體系的一種再認識,它要具體涉及對經濟理論的邏輯出發點,經濟理論體系的結構、要素及其建構原則,經濟理論的性質、功能和特征,經濟理論發展的規律、內在機制及基本途徑,不同經濟理論之間的聯系與區別,經濟理論的評價,經濟學研究方法的特點等一系列問題的反省與探究,其目的是總結經濟學發展的規律,整合和規范經濟學的理論研究。因此,作為經濟學的分支學科,元經濟學的研究對象不應是經濟活動和經濟關系,否則,就難以將經濟學與以經濟學本身為研究對象的元經濟學嚴格區別開來。這是其一。
  其二,元科學研究與一般意義上的科學理論研究的區別,并不是以“哲學視角”為斷的。各門具體科學都存在元科學研究問題,由于元科學只是提供一般的研究指導思想和基本原則,而各種具體科學的元科學研究又是以各門具體科學本身為著眼點的,因而元科學研究并不是一個獨立的學科門類,而只是為各門具體科學的元科學研究提供一種基本的研究范式或者說研究方式。也正因為此,人們通常并不將各種具體科學的元科學研究歸于元科學門下,而仍將其視為各門具體科學研究的一個組成部分或者說分支學科。元科學研究或許帶有某種哲學的意味,但它與真正的哲學研究并不是等同的。如果以為從哲學批判反思的視角來審視經濟學就是關于經濟學的元科學研究,那就等于抹殺了元科學研究與哲學研究的根本區別。元數學屬于數學,元語言學屬于語言學,元邏輯屬于邏輯學,似已為學術界所公認,它們都不屬于哲學研究的范圍。實際上,任何一種具體思想理論的背后都深藏著某種特定的哲學世界觀,任何一種特定的經濟理論也總是以某種特定的哲學視角為其思想理論前提而演繹出各種具體的經濟觀點和結論的。因此,如果上述觀點成立,那就會從根本上取消哲學的獨立學科地位。
  其三,將經濟哲學等視于元經濟學,必然造成學科劃分上的混亂。目前,哲學學科屬下的分支學科有科技哲學、法哲學、政治哲學、歷史哲學、藝術哲學、教育哲學、社會哲學等多達數十種,如果將處于同一平臺的經濟哲學歸于元經濟學,那么,據此類推之,哲學就將被抽空而只有關于整個世界普遍性的思考意義上的形而上學了,這不僅與哲學史上業已存在的哲學思考維度不相吻合,否認了哲學研究的多維度探究,而且與當代哲學研究的發展潮流和發展趨勢亦相背離。經濟哲學是哲學而不是元經濟學,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三 經濟哲學與經濟學方法論
  對經濟學研究方法的哲學反思,無疑也是經濟哲學的一個重要論題。但是,經濟哲學與經濟學方法論是有嚴格區別的。具體表現在:
  第一,研究對象不同。自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問世二百多年來,許多經濟學家在建立其經濟理論體系的同時,也相應地形成了其研究和建構思想體系的方法。可以說,經濟學研究方法與經濟理論是同步發展的。一般認為,最早對經濟學方法論作出較系統探討的論著是西尼爾于1827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學導論》,其后,約翰·穆勒的《政治經濟學定義,兼論其研究方法》和《政治經濟學原理》、凱爾恩斯的《政治經濟學的特點和邏輯方法》、J. N. 凱恩斯的《政治經濟學的范圍和方法》等也有對經濟學方法論的討論。但是,在很長時期內,經濟學方法論一直與實踐經濟學家保持著一定距離,未能得到經濟學家的特別關注與重視,正如瓊斯所說,“方法論就像是藥品,我們之所以能容忍它是因為假定它對我們是有益的,但是卻要悄悄地藐視它。我們寧愿為別人開出處方而并不樂意讓自己服用。對方法論的學習發生在虛幻的另一世界,涉足其中的極少參與者被作為怪癖的人而接受。我們的哲學信念與日常實踐只是偶爾才迎頭相撞。在很大程度上我們因為忙于成批地生產前沿理論而無暇顧及質疑這些前沿理論是否具有任何意義”。也正因為如此,在20世紀70年代以前,有關經濟學方法論的文獻極其有限。到20世紀70年代,情況開始有所變化,經濟學方法論的文章增多,但直到1980年前后,對經濟學方法論的研究才發生顯著變化。因此,人們對經濟學方法論研究的關注和重視,主要是最近20多年的事情。而有關經濟學方法論的研究對象,至今也沒有一致的說法,有人認為經濟學方法論是對經濟理論中研究方法和論述體系的理論概括,有人則認為經濟學方法論就是經濟學的哲學基礎。英國著名經濟學方法論家馬克·布勞格在其《經濟學方法論》的“前言”中指出:“人們使用‘……的方法論’這個措詞往往是極為含糊的。方法論這個術語有時是用來指一門學科的技術步驟,這就完全成為方法的同義詞。然而,這個術語更經常地是用來指對論證一門學科的概念、理論和基本原理的研究……為了避免誤解,我給本書加了‘經濟學家的解釋’這個副標題,提醒人們干脆把‘經濟學的方法論’理解為經濟學所運用的科學哲學。”不論人們對“經濟學方法論”作何理解,從現已出版的有關論著來看,其探討的主題無疑是經濟學的研究方法。僅從這一點來說,經濟哲學與經濟學方法論在研究對象上有其相重合之處。但是,經濟學研究方法僅僅是經濟哲學反思的對象之一,遠非經濟哲學研究的全部內容,經濟哲學的論域要比經濟學方法論寬廣得多。
  第二,學科屬性不同。經濟哲學屬于哲學分支學科,它是一種哲學理論。按照經濟學方法論研究者通常的觀點,經濟學方法論是屬于經濟學的一個分支學科,因此,也可以說它是一種經濟學理論。而根據我們對于經濟學方法論的理解以及現有經濟學方法論的研究情況,它實際上屬于元經濟學的研究范疇,是元經濟學的一個重要研究內容,其目的在于探討、總結和規范經濟學的理論研究框架及其技術路線。到目前為止,經濟學方法論研究的開展,主要是在經濟學界內部進行,從事經濟學方法論研究者也主要是經濟學理論工作者,而非哲學工作者,這與經濟哲學研究群體主要以哲學工作者組成也明顯不同。
  第三,研究視角不同。經濟哲學和經濟學方法論雖然都以經濟學研究方法為研究對象,但兩者的研究視角和要求是有根本區別的。首先,經濟學方法論注重實用性和可操作性,并且這種研究趨勢日益明顯。由于經濟理論要直接訴諸經濟實踐,應用于現實經濟生活,是建立經濟制度、制訂經濟政策、作出經濟決策的直接理論依據,因而,經濟理論的有用性也就決定了經濟學方法論必然要關注實用性。而經濟學方法論的實用性,也就決定了它的可操作性,因為,可操作性不過是實用性的一種現實作用或表現。經濟學方法論對實用性和可操作性的關注和強調,是其他所有社會科學學科都難以比擬的。作為哲學分支學科的經濟哲學,哲學所固有和特有的超驗的特征,決定它不可能具有實用性和可操作性,也不可能去關注是否具有實用性和可操作性問題。其次,經濟學方法論具有明顯的辯護性。不同的經濟學流派、特別是所有重要的具有較大影響的經濟學流派,都有自己獨特的經濟學方法論,即使沒有經過系統的論證,方法論也無不貫穿于其經濟理論體系之中。因此,經濟學方法論在實際上是充當著特定經濟理論的論證手段、辯護工具。經濟哲學對經濟學研究方法進行批判反思,則重在對經濟學研究方法的總體性把握和辯證性思考,因此,它對經濟學研究方法的批判,既不會限于經濟學內部,更不會限于某種具體經濟理論。如果我們把經濟學方法論的研究視角概括為經濟學研究方法是怎樣,那么,經濟哲學的研究視角則是經濟學研究方法應該怎樣,這也正是二者對于經濟學研究方法這一相同研究對象的兩種不同研究態度和視角差異。
  四 經濟哲學與科學哲學
  一般說來,作為哲學門類下兩個并列于同一平臺的哲學分支學科,其差別是明顯的,不應作為兩個相關學科而給予特別的“關照”。因為,我們討論一學科與其相關學科的關系,目的在于明確該學科的論域界限,而選定一學科的相關學科也并非主觀的任意,而是有其一定的根據和原則。只有當一學科與某一學科在研究對象或研究內容、研究方法等方面具有某種特定的關系并容易造成學科劃分困惑時,才能將其稱為相關學科,也才有對它們作專門的具體考察的必要。因此,從表層上看,人們通常不會把科學哲學看作經濟哲學的相關學科。但是,由于經濟哲學研究、特別是經濟學方法論研究的興起,與科學哲學有著某種特殊的背景和聯系,因而,科學哲學也便在“無意”中成了經濟哲學的相關學科。
  我們在前面已講到,在20世紀70年代以后,人們對經濟學方法論的興趣才開始增加,而這種改變實際上是與科學哲學的發展密切相關的。早期經濟學方法論因受實證主義經濟學之限,其主題也集中在對經濟理論命題的地位問題,即對理論的證實、檢驗和邏輯結構的關注上。但是,到20世紀70年代,庫恩《科學革命的結構》的深遠影響開始波及經濟學界,一些經濟學家如戈登、科茨、布朗芬布倫納、庫寧、韋弗等,開始尋找庫恩科學哲學與經濟理論之間的聯系,爾后,又探討拉卡托斯科學哲學與經濟學之間的聯系。正因為科學哲學與經濟學方法論之間存在這種密切的關系,因此,布勞格特意提醒人們可把經濟學方法論直接理解為經濟學所運用的科學哲學,并在其《經濟學方法論》的第一篇即討論科學哲學。而在我國哲學界也有研究者認為,經濟哲學并不是一門獨立學科,而是屬于科學哲學論域范圍內的一個論題。我們認為,把經濟學方法論等同于經濟學所運用的科學哲學,是有失偏頗的,而把經濟哲學歸屬于科學哲學也是站不住腳的。由于經濟學方法論與科學哲學的關系已超出本文討論的范圍,不屬于本文探討的問題,這里,我們僅就經濟哲學與科學哲學的關系作些分析。
  作為哲學的兩個分支學科,經濟哲學和科學哲學雖然都是對特定領域進行批判反思而形成的部門哲學理論,但二者卻是涇渭分明的,有著完全不同的研究對象和研究范圍。在哲學界,人們對科學哲學的研究對象也同樣存在著各種不同的理解,如“科學認識”說、“科學知識”說、“科學活動”說、“科學事業”說等等。不過,對于科學哲學以科學為研究對象這一點,則是幾乎所有科學哲學家一致認可的。而從科學哲學的現有研究成果來看,科學哲學所研究的“科學”,主要是指自然科學,還不包括社會科學。這一點,也正是經濟學內部一些經濟學家反對用科學哲學如波普的證偽理論來規范和衡量經濟理論研究的主要理由。
  退一步講,即使認為科學哲學反思的對象包括社會科學,也不意味著科學哲學就可以取代經濟哲學。因為,科學哲學只是對科學的一種總體性把握,它所反思的是科學的整體,而非某一具體的科學門類,此其一。第二,社會是由人組成的,它離不開人的活動;人的全部活動因其活動的領域、層次和特性不同,而可區分為政治活動、經濟活動、文化活動、藝術活動等等,并由此形成了政治學、經濟學、法學、教育學、社會學、歷史學等各種不同的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學科門類。如果說科學哲學可以取代經濟哲學,那么,它就同樣可以取代政治哲學、法哲學、歷史哲學、文化哲學、藝術哲學等,自然,更可以取代數學哲學、生物哲學、物理哲學等哲學分支學科。而這顯然是不可能的、荒謬的,也是根本違背科學哲學的研究宗旨的。第三,誠然,一些經濟學流派的經濟理論研究深受科學哲學的影響,因而,在經濟學方法論中也難以回避對某些涉及科學哲學問題的討論,但這并不能成為科學哲學可以取代經濟哲學的依據。因為,經濟哲學的反思對象,并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學研究方法問題,它的許多論題都是經濟學方法論所不涉及的,更是科學哲學所不問津的。再者,經濟學因廣泛應用了數學分析方法,經濟學方法論也同樣給予了討論,我們能因此認為數學哲學可以取代經濟哲學嗎?顯然不能。經濟哲學之能作為一門獨立的哲學分支學科存在,就是緣于它的研究論域的獨特性,因而,它是其他任何一門學科所無法替而代之的。
湖南大學學報:社科版長沙127~131B1哲學原理曾祥云/王文靜20072007
經濟哲學/經濟學/元經濟學/經濟學方法論/科學哲學
經濟哲學與經濟學、元經濟學、經濟學方法論等相關學科有著密切的聯系,并由此造成了對于經濟哲學的不同理解和認識。因此,分析考察經濟哲學與這些相關學科的關系,對于準確把握經濟哲學的研究對象和學科性質,推動經濟哲學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作者:湖南大學學報:社科版長沙127~131B1哲學原理曾祥云/王文靜20072007
經濟哲學/經濟學/元經濟學/經濟學方法論/科學哲學
2013-09-10 21:3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