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論馬爾庫塞對科學技術的批判
論馬爾庫塞對科學技術的批判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B50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905X(2001)02-0044-04
  馬爾庫塞是法蘭克福學派社會批判理論的創始人之一,對科學技術的批判是其社會批判理論的重要內容。馬爾庫塞對科學技術的批判是建立在他對人的理解、服務于人的解放目的基礎上的。他認為,人的本質是愛欲,而愛欲的實現又必須以理性和自由為保證,個人只有借助于理性批判的力量,才能清楚地認識到什么是自己的真正本質和需要,進而在自由的活動中實現它。在發達工業社會里,科學技術從兩個方面阻礙著人的本質的實現:一方面,科學技術決定了社會的生產和消費方式,進而決定了人的生活方式,直接壓抑了人的愛欲滿足;同時,科學技術的發展又導致了生產的機械化、自動化,使得異化勞動日益加劇。另一方面,科學技術作為發達工業社會的意識形態,消除了人的批判理性,使人變成了單向度的人。所以,他對科學技術的批判是雙重的:一方面,批判科學技術對人的愛欲的壓抑;另一方面,批判科學技術對人的批判理性的壓抑。
  一
  馬爾庫塞認為,科學技術自產生之日起,就包含了愛欲壓抑的成分。科學技術產生于人對其本能中攻擊本能的壓抑,“主要的破壞性從自我向外部世界的轉移,導致了技術上的進步”[1]。一方面,科學技術增強了人改變、控制和開發自然的能力,為人類謀福利提供了能量,使人對包括人在內的整個世界的統治逐步增強,使人類走向更加富裕的文明階段。另一方面,科學技術并沒有因此擺脫對人的攻擊本能的支配。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人對生命的破壞,對人的殘忍、仇恨和科學的滅絕也得到了發展和增加。科學技術的這一“致命”弱點,使它又有著壓抑人的愛欲甚至滅絕人的存在的可能性。
  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科學技術對人的本質的壓抑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科學技術成為當代發達工業社會愛欲壓抑的根源。馬爾庫塞認為,由于科學技術的發展,愛欲壓抑形式發生了新的變化。科學技術已經成了當代發達工業社會人性壓抑的根源。在《愛欲與文明》中,他提出“額外壓抑”的概念。后來,他在《當代工業社會的攻擊性》中又提出“補充壓抑”的概念。所謂“補充壓抑”,“不是有利于維護和發展文明,而是有利于使現在的社會繼續存在下去的合法興趣的本能壓抑”[2]。補充壓抑和額外壓抑不同。在他看來,額外壓抑是在科學技術不怎么發達情況下的資本主義社會對人的愛欲的壓抑,目的是為了維護統治者的特權地位,它根源于統治階級的利益。而補充壓抑是科學技術高度發達的當今發達工業社會對人的愛欲的壓抑,它根源于科學技術的發展,補充壓抑的目的不是為了簡單的政治目標和利益,而是為了與個人、社會強加于他的生活方式相妥協,以此來維持社會本身的存在和發展。額外壓抑主要是通過對異化勞動的控制而實現的,其中輔助以異化勞動的內在化;而補充壓抑則表現為對個體的控制,主要是對個體心理的控制,同時也加重了異化勞動的程度。
  “技術進步=社會財富的增長(社會生產總值的增長)=奴役的加強”[3]。科學技術之所以成為發達工業社會人性壓抑的根源,是因為科學技術(主要是技術)在現代社會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加強,已經成為發達工業社會存在的基礎,決定了人的生活方式。科學技術的發展使生產力迅速提高,生產了大量的商品,這些商品必須被消費掉。為了維護社會的存在和延續,就必須把社會對消費的需要“標準化、協調化和普及化”。于是,社會通過種種手段使個人屈從于強加給他的生活方式,把社會的需求變成個人并非出于自主的需求。馬爾庫塞把這種社會強加給人的需求稱為“虛假的需求”。在社會的灌輸下,人們按照廣告來娛樂,愛別人之所愛,恨別人之所恨。個人已經被操縱而不能自主,“獲得或放棄、享受或破壞、擁有或拒絕某種東西的能力,是否被當做一種需求,取決于占統治地位的社會制度和利益是否認為它是值得向往的和必要的”[4]。“虛假的需求”帶來的是“虛假的滿足”,因為這種需求的滿足不是個人“真正的需求”的滿足。什么是個體“真正的需求”?馬爾庫塞認為,“真正的需求”是那些個人在自由和對自己的本性有清醒認識的狀況下提出的、能夠促進愛欲實現的需求。在這個問題上,只有需求者的個人在自由狀態下才能回答,任何法庭都無正當的權力決定個人應發展和滿足什么樣的需求。然而,生活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的人已經為“虛假的需求”所控制而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他認為,社會的作用就在于為個人的生存和發展提供必不可少的需求,更高的或其他的需求則不能由社會來決定。然而,在以技術為基礎的發達工業社會中,社會通過對個人的心理控制,硬性地把個人不需要的需求即虛假的需求強加于個人,使之成為看起來好像是個人的真實需求,這是不人道的。如果說在技術不發達的社會中,社會對人們愛欲的壓抑是通過對個人本能滿足的壓抑實現的話,那么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社會通過對個人需求的控制,直接消滅了個人對愛欲滿足的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講,技術對愛欲的壓抑是最徹底的。
  第二,技術的發展加重了異化勞動的程度。勞動被馬爾庫塞看做是愛欲實現的手段。然而,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由于機械化、自動化的生產使勞動者完全依附于機器設備,降低了勞動者在生產過程中的作用。對于勞動者和社會二者來說,勞動都不同于以往,發生了“質的飛躍”。“自動化的幽靈”使勞動生產率大大提高,把勞動者為了生活的必需而進行的勞動壓縮到最低限度,甚至使工人的勞動成為不必要的。但是,勞動力的消費對維護社會的再生產又是不可缺少的,因為現代社會是消費的社會,沒有大量的消費,社會生產就無法維持下去。所以,社會為了維持自身的存在,就必須使勞動者有事可做,以換取他們對社會生產和再生產的消費支持。在這種情況下,大量的勞動被投入到生產奢侈的消費品和服務行業中去。馬爾庫塞說,技術的進步和高檔商品的大量涌入除了生產和再生產異化了的勞動世界外,還生產和再生產了一個不費力的、快樂的、滿足和舒適的世界圖像。正是在這個世界中,勞動不是出自于社會生產的需要,也不是出自于勞動者愛欲滿足的需要,而是出自于對社會來說的消費需要。因此,勞動從根本上說,不僅是單調的、無聊的、被動的,而是多余的、無意義的、不必要的。這種勞動能夠使勞動者取得豐厚的報酬,勞動者在勞動中體現不出任何自身的價值,然而這種勞動對勞動者來說又是維持生計必不可少的。“這時,挫折、失敗成了這個社會的實際生產力的一個組成部分”[5]。“技術使勞動者成了多余的,可有可無的存在物”。
  二
  馬爾庫塞認為,理性是人類特有的能力,是人性的固有內容。理性分為兩大類:批判理性和工具理性。他通常所說的理性是指批判理性。他認為,理性關注的是人的自由、幸福和人的權力,是判斷人類歷史合理性的惟一標準,它在本質上是批判的和否定的。為了區別于批判理性,他把工具理性稱為技術合理性。
  馬爾庫塞認為,科學技術對人本質的壓抑表現為人們為異己的生活方式所束縛。社會為個人提供“虛假的需求”,個人以社會的需求為自己的真實需求,服從于社會特定的生活方式。那么,為什么個人會把社會強加于他的虛假需求當做自己真實需求呢?他認為這是科學技術的發展消除了人的理性的批判和否定精神的結果。也就是說,由于科學技術的發展,社會一方面為人們提供虛假的需求,強迫人們服從社會強加于他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通過消除人的批判和否定精神,使個人在虛假的需求面前,喪失自我,看不到自己的本性和真實的需求,從而自愿地服從社會的安排。科學技術造就了“單向度的人”。因此,要解放人的真正本質,就必須首先恢復人的理性,恢復人對社會的批判和否定能力。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有人用批判的否定的理性觀念來揭示科學技術對人的理性的壓抑,使盲從的人們在壓抑中看到人所固有的另一向度——理性的否定力量。馬爾庫塞正是從這一角度來批判科學技術對人的理性的壓抑的。
  第一,科學技術的發展造就了單向度的社會。馬爾庫塞認為,技術的發展帶來了一個封閉的政治領域,消除了一切政治對立面。高度發達的生產力使社會的整體利益凌駕于任何特殊的個人和集團的利益之上。技術為統治者所利用,通過對機器生產過程與國家機構的技術組織的控制,維護著自己的存在。技術越進步,統治者們能提供的消費品越多,居民就越是容易被束縛在形形色色的官僚制度上。在當代發達工業社會里,“傳統的污點正被清除或縮減,各種導致分裂的因素正被控制”[6]。
  第二,科學技術的發展造成了單向度的思想和行為。馬爾庫塞認為,由于科學技術的發展,使得社會對消費的需求變成了壓倒一切的需要。隨著商品和服務的強行“推銷”,各種商品和娛樂、新聞事業、廣告宣傳有著不可遏制的影響。政治制造者和大眾信息供應商的言論充斥著“自行生效的假設”,他們的宣傳一再壟斷性地重復,使之“成了催眠性的定義或命令”。它們對人們進行說教和操縱,規定了人的觀點與習慣,建立了“單向度的思想和行為”。在這種思想和行為中,那些在內容上超出既定言論和行為領域的觀念、渴望和目標,或者被排斥,或者被歸結為這一領域的幾項內容。結果,“思想的運動停留在作為理性之界限的柵欄之內”[7]。他認為,單向度的思想使人的精神全面衰落,但這種衰落不是因為人的道德和精神能力低下,而恰恰是技術統治的結果。
  第三,科學技術使高級文化與現實一體化。馬爾庫塞說:“今天的新特點是,通過消除高級文化中敵對的、異己的和越軌的因素(高級文化借此構成現實的另一向度)來克服文化同社會現實之間的對抗。這種對雙向度文化的清洗……是通過把它們全盤并入既定秩序,在大眾規模上再生和展現它們的結果。”[8]藝術被異化了,文學中的主人公形象,不再是對現實的否定而是肯定。甚至語言也失去了它矛盾表達的內容。總之,現實駁倒了高級文化,它們失去了原有的本質而“屈從于技術合理性的進程”。
  第四,由于以上原因,生活在技術社會中的人成了“單向度的人”。人的心靈的“內在”向度被削弱了,人失去了自己的個性,失去了對社會控制與操縱的內在反抗性。個人欣然接受了社會強加于他的虛假需求,并生活在“虛假的幸福”之中。個人在他的汽車、高保真度音響設備、錯層式房屋、廚房設備中找到了自己的靈魂。人們已經想像不出另一個性質不同的言論和行為的世界,舒舒服服地成為“工業文明的奴隸”,成為屈從于社會政治而麻木地自感幸福的“單向度的人”。但是,他認為,不管這些需求看起來可以多么完全地成為個人的需求,也不管他同這些需求多么一致并在這些需求中找到自我,畢竟這些需求是一個社會壓抑政策的產物。
  第五,自由成為統治的工具。馬爾庫塞認為,“內在的自由”是人的固有品質和權力,是個人保持自己存在的“私人地盤”。如今,這一私人地盤被技術所侵犯和削弱。社會通過宣傳使個人“模仿”社會所規定的行為,結果是個人同整個社會直接統一起來了,個人失去了真正自由的權利。從表面上看,發達工業社會充分“肯定”了人的自由,個人可以自由地選擇商品和服務,自由地發表言論。但是,他說,自由選舉主人并沒有廢除主人或奴隸的地位,如果廣泛多樣的商品和服務維持著異化,那么在這些商品和服務之間進行自由選擇,并不意味著自由。技術社會中的經濟自由意味著個人被經濟力量和關系所控制,政治自由意味著個人對政治無法控制,思想自由意味著個人被大眾傳播和灌輸手段所同化。“在一個壓抑性總體的統治下,自由可以成為強有力的統治工具”[9]。在社會限定范圍內的自由選擇恰恰符合了社會控制個人的需要,自由因此成為社會壓抑和統治的工具。
  三
  馬爾庫塞對科學技術對人的本質的實現所造成的負面作用進行了猛烈的批判,但他不是一個反技術主義者,他所批判的對象是幾個世紀以來在資本主義社會里成長起來的現存的科學技術,雖然他在論述科學技術的社會作用時,并沒有和資本主義制度聯系起來。在他看來,現存科學技術之所以成為壓抑人性的工具,甚至是根源,是因為現存科學技術被設計的目的偏離了理性的指導。科學技術不是“中立”的,技術是一種歷史——社會的設計,其中包含了設計者應用技術的目的,包含著社會企圖通過技術對人和事物所做的一切目的。現存的科學技術是按照人對自然的統治模式設計的,它所關心的是“怎樣去做”,而不是“是否應該去做”。在這種技術中,真與善、科學與倫理是分割開來的,價值被排斥在科學之外。由于離開了理性的指導,以統治為特征的技術由對自然的統治延伸到對人的統治。要克服現存科學技術壓抑人性的性質,就必須使科學技術建立在理性的指導之下,服務于新的目的,“這些新的目的,作為技術的目的,將在設計中,在機械的構造中,而不是在機械的使用中發揮作用”[10]。這種新技術擺脫了一切妨礙人類需求的滿足和人類才能進化的特殊利益,有利于個人在自由的活動中實現其本質。
  科學技術的社會功能是雙重的:“一方面,機器成了資本家用來實行專制和進行勒索的最有力的工具;另一方面,機器生產的發展又為真正社會的生產制度代替雇傭勞動制度創造了必要的物質條件。”[11]馬爾庫塞看到了科學技術社會功能的負面作用,他對科學技術的批判對我們是一個警示。特別是在科學技術已經成為第一生產力的今天,科學技術的發展,不僅創造了豐富的物質財富,極大地改變了人類的生活環境,但也使人類有意或無意制造著毀滅自己的力量。如何發揮科學技術的積極作用,避免或消除其消除作用,是人類不得不思考的一個問題。
  收稿日期:2000-10-21
《河南社會科學》鄭州44~47B2科學技術哲學夏鑫20012001馬爾庫塞認為,科學技術既有促進人的本質實現的性質,也有壓抑人性的性質。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科學技術成為人性壓抑的根源。科學技術決定了社會的生產和消費方式,進而決定了人的生活方式,直接壓抑了人的愛欲滿足,加劇了人的異化勞動的程度。科學技術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作為發達工業社會的意識形態,科學技術消除了人的批判理性,使人變成了單向度的人。因此,要克服科學技術對人性的壓抑,就必須以理性的批判力量喚醒人的理性的否定精神,把科學技術置于理性的指導之下,建立能夠實現人的本質的“新技術”。馬爾庫塞/科學技術/批判/愛欲/理性Marcuse/science and technology/criticism/Eros/reasonOn Marcuse's criticism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XIA Xin(Department of Social Sciences,Zhoukou Normal College,Zhoukou 466000,China)Marcuse thought tha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ad both the na-tures of promoting and depressing human being's essence.In de-veloped society,science and technology was the origin of depr-ession,which determined the form of conduction and consumption,and then determined the form of living,and depressed Eros's satisfaction of human beings at the same time,made alienation labor more heavy.The reason to determinative effec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as that,as the ideology of developed industr-ial society,science and technology extinguished human being's critical reason and changed people into "one-dimension".So,to overwhelm the depressive natur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we must provoke the negative spirit of reason with the critical strength of reason at the same time,pu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to the control of reason,create a "new technology" which could realize human being's essence.夏鑫(1967-),男,河南項城人,周口師范高等專科學校社科部講師,法學碩士。 周口師范高等專科學校社科部,河南 周口 466000 作者:《河南社會科學》鄭州44~47B2科學技術哲學夏鑫20012001馬爾庫塞認為,科學技術既有促進人的本質實現的性質,也有壓抑人性的性質。在發達工業社會中,科學技術成為人性壓抑的根源。科學技術決定了社會的生產和消費方式,進而決定了人的生活方式,直接壓抑了人的愛欲滿足,加劇了人的異化勞動的程度。科學技術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作為發達工業社會的意識形態,科學技術消除了人的批判理性,使人變成了單向度的人。因此,要克服科學技術對人性的壓抑,就必須以理性的批判力量喚醒人的理性的否定精神,把科學技術置于理性的指導之下,建立能夠實現人的本質的“新技術”。馬爾庫塞/科學技術/批判/愛欲/理性Marcuse/science and technology/criticism/Eros/reason
2013-09-10 21: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