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辨析
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辨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G40-0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0-4203(2002)01-0064-04
  學科性質是對學科本質屬性及功能分類的界定,它通過深刻影響學科的研究對象來決定學科體系的結構、層次和構建學科體系的方法。高等教育學在我國雖是一門獨立的學科。但是,對于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的界定,至今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這對高等教育學學科建設和學科水平的提高造成了消極影響。因此,有必要對其進行辨析和匡正。
   一
  迄今為止,關于學科性質的討論,主要基于學科的功能分類來展開。在自然科學領域,人們根據學科的主要功能,將學科劃分為基礎學科、技術學科與應用學科三大類。教育科學的功能分類,以自然科學的功能分類為依據,并結合自身的學科特點,一般劃分為基礎理論學科和應用學科。基礎理論學科是學科推進的“思想發動機”,其主要目的在于揭示、描述、解釋事物的現象和過程,探索和揭示事物運動帶本質性、普遍性的規律。它回答“是什么”和“為什么”的問題。而應用學科的主要目的是運用基礎理論學科探明的理論原理,解決具體領域或特殊情境中的各種問題,并形成有較強操作性的策略、建議、方案等,其重點是回答“怎么辦”的問題。關于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的討論,正是在上述學科功能分類及內涵的基礎上展開的。目前,關于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的認識,主要有以下幾種:
  第一是“應用學科說”。這種觀點認為,高等教育學是一門實踐性、綜合性很強的應用學科。其理由是普通教育學在客觀上已經為高等教育學奠定了較為厚實的理論基礎。目前,高等教育學學科發展的根本目的在于解決實際問題。若高等教育學也同普通教育學一樣作為平行學科,都以探討基礎理論為主旨,就難免出現重復。[1]這一觀點把高等教育學置于教育科學的整體學科結構中來認識,從而得出了高等教育學是應用性學科的結論。的確,在教育科學的學科結構中,基礎理論學科只能是普通教育學,其他學科只能應用普通教育學的理論來解決本學科研究對象存在的各種問題,包括高等教育學在內的其他教育學科自然就成了應用學科。這一認識從整個教育學科結構中不同學科的分工和功能來看是十分合理的,但其缺陷是沒有認識到普通教育學的學科現實。從教育科學學科結構整體來看,普通教育學理應研究一切教育現象,它是對一切教育現象內在規定性及其本質和運動規律的總結,它是關于教育的普遍規律的學問。但事實上,普通教育學“關于教育的基本概念界定或基本原理詮釋,多半囿于基礎教育的認識視野”[2],其研究對象是中小學教育。如果拿以中小學教育為研究對象的普通教育學來認識和解決高等教育中的各種問題,并以此為基礎構建高等教育學的應用學科體系,不僅是一種“畫餅充饑”的自慰,而且還會將高等教育實踐和高等教育學學科建設引入歧途。更何況目前的普通教育學因“迷惘”和“貧困”而處于遭人詬病之中。
  第二是“主要是應用學科說”。這種觀點以高等教育在教育科學學科結構中的位置為依據,認為高等教育學基本上屬于應用性學科。它的任務在于應用教育學的基礎理論和教育科學中的技術理論以及相應的方法和技術,來認識和解決高等教育中的各種問題。這一看法與“應用學科說”基本相同。但持這一觀點的學者又認為,在當前,由于作為高等教育學基礎的各門教育學科的不成熟性和不完善性,它還要同時進行一部分基礎理論研究[3]。“主要是應用學科說”要求高等教育學主要運用普通教育學理論來認識和解決高等教育的各種問題,犯了與“應用學科說”一樣的錯誤;同時又要求高等教育學進行一部分基礎理論研究,這種學科建設思路在學科高度分化的今天顯得有些狹隘。讓高等教育學同時承担這兩大任務,最終會使其變成面面俱到的“大雜燴”,既不能提高理論水平,又難以適應實踐需要。實際上,高等教育學已分化出了諸如高等教育經濟學、高等學校教學論、課程論、德育論、美育論、科研論等學科,而且分化的速度在加快。這些從高等教育學分化出來的分支學科應承担應用研究的任務,高等教育學則應承担理論建設的任務。
  第三是“應用理論學科說”。這一觀點與“應用學科說”和“主要是應用學科說”的相同之處是:它們都把高等教育學放在教育科學體系這個大框架中來認識,在教育科學體系這個大框架中,“高等教育學作為教育的一門分支學科,是在縱向上將教育的一般原理應用于高等教育研究領域之中而產生的對高等教育的特殊認識結果”,因而是一門應用學科。但這一觀點又認為:“盡管高等教育學是教育基本理論的一門應用學科,但它卻是從理論到實踐、從抽象到具體之間的認識長鏈中的一個環節,并且仍然屬于其中的理論環節,而不是實際操作環節”。“高等教育學的邏輯起點是教育基本理論,其邏輯終點是高等教育的基本理論,也即是關于高等教育的概念、原理體系,是在高等教育認識領域中對教育基本理論的揚棄和動態發展。”[4]可見,“應用理論學科說”既承認高等教育學應用性質的一面,更強調其理論發展的一面。這一觀點實際上主張高等教育學應從事具有實踐目的性的中介理論研究。但由于它堅持以普通教育理論為邏輯起點,以這種觀點構建具有中介性質的高等教育理論體系,最終仍逃不脫“緣木求魚”的命運。
  第四是“相對說”。這一觀點認為,“高等教育學相對于教育學來說,是一門理論性較強的應用學科,是研究高等教育特殊規律和培養高級專門人才規律的學科。相對于它的分支學科來說,是一門應用性較強的基礎學科,它有比較系統的現代高等教育理論,對其他學科有較強的指導作用。”[5]這一觀點模棱兩可,互相矛盾,使人無法判斷其對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所持的立場。
   二
  綜上分析,“應用學科說”等四種觀點對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的定位均有失偏頗。筆者認為,高等教育學是一門基礎理論學科。主要理由有三:
   1.高等教育學的上位學科——普通教育學的學科特點決定了高等教育學必須承担起理論建設的任務,成為一門基礎理論學科。
  任何學科體系,其自身都存在一個相對獨立的邏輯結構,在教育科學的邏輯結構中,普通教育學理應確立基礎理論學科的性質,以人類的一切教育現象為研究對象,探討人類所有教育活動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規律。但是,我國的普通教育學卻以學校教育中的中小學教育為研究對象,對包括高等教育在內的人類其他教育現象視而不見。因此,在邏輯上作為普通教育學下位學科的高等教育學從普通教育學中找不到理論根基。在這樣的情況下,高等教育學及其分支學科如果要健康發展,就必須構建自身相對獨立的邏輯結構。在這個邏輯結構中,由高等教育學承担理論建設的任務,以人類一切高等教育現象為研究對象,在實踐的基礎上,運用理性思維的方法,探索和揭示高等教育活動帶來質性和普遍性的規律,反映高等教育的內在規定性和本質屬性,對人類高等教育活動進行高度抽象,并對現存的高等教育概念和原理進行制度化梳理,為人們提供一系列由概念、原理、原則、范疇、規律等構成的具有邏輯自洽性的知識體系。這一知識體系應該有較高的智力厚度和理論硬度,且較少游離態知識,較多系統和穩定的知識。只有這樣,高等教育學才能為其他分支學科的發展奠定堅實的理論基礎,高等教育學整體學科的推進就有了自己的“思想發動機”。
   2.過去近20年我國高等教育學研究的價值偏向及其后果,迫切需要高等教育學確立基礎理論學科的性質,努力提高自身的學科水平
  在過去近20年的時間里,有兩種比較流行的價值取向主導著高等教育學研究:一種是應用研究觀;一種是問題研究觀。應用研究觀把原本貧困的以中小學教育為研究對象的普通教育學作為高等教育學的理論基礎。問題研究觀強調高等教育學要以高等教育問題為研究對象,因為任何研究都是圍繞著問題展開的,波普爾也說,科學僅僅從問題開始。但是,問題有多種多樣,有一般性和普遍性問題;有特殊性、局部性問題;有緊扣時代的熱點現實問題,也有遠離現實的基礎理論問題;有宏觀和中觀層次問題,也有微觀具體問題。但問題研究觀對高等教育的基礎理論問題、一般性和普遍性問題持放一放的態度,常常喜歡追逐熱點現實問題,滿足于對高等教育各種特定形式、特殊形態、具體領域問題的研究和狹隘經驗的提煉。可以肯定地說,這種研究是工作問題研究,談不上是高等教育學研究,高等教育學研究只能是對高等教育規律的理論研究。以局部的、特殊的工作問題研究取代高等教育學研究,不可能構建起一個由一系列比較穩定的概念、原理、原則等要素組成的具有邏輯自洽性的知識體系。這樣一來,高等教育學還有沒有資格冠之以“學”字,高等教育學作為一門獨立學科的資格,就值得懷疑了。
  事實證明,高等教育學研究中的應用研究和問題研究的價值導向是不成功的。這主要表現在:時至今日,高等教育學缺乏一系列自身特有的涵義清楚明確的、穩定的概念體系,一些中心范疇、核心概念、重要命題沒有得到澄清和確定;高等教育學沒有能很好地揭示高等教育領域的基本矛盾和基本規律,也沒有形成比較完整和嚴密的理論體系和學科結構體系。總而言之,高等教育學的理論水平不高,因而不能很好地解釋、預測、指導高等教育實踐,且以應用為目的的高等教育學,其應用范圍反而極其狹小,在新的問題面前往往束手無策。不僅如此,高等教育學學術共同體內部成員,在學術交流中,常常因高等教育學概念歧義太多、私有化語言太多、制度化規范化概念太少而讀不懂對方,交流常常不太成功。諸如此類的問題,與高等教育學不重視基礎理論建設關系很大。因此,高等教育學只能按照學科邏輯結構和學科成長的規律,確立“基礎理論學科”的性質,揭示高等教育的一般規律,對人類的高等教育活動進行高度抽象,盡而構建嚴密的學科理論體系,才能提高學科水平,才能找到高等教育學的安家之本。
  應當看到,高等教育實踐確實需要應用研究或問題研究為其指點迷津,但是,如果缺少一門極具解釋力量和預言能力的基礎理論學科作指導,所謂的應用性研究或問題研究及其應用性學科的構建就喪失了本質意義和深層價值,高等教育學科的前進就失去了“思想發動機”,高等教育學就難以構建起獨立的學科大廈而永遠處于“奧康納判定”(1957年,英國學者奧康納斷言:“‘理論’一詞在教育方面的使用一般是一個尊稱。”該斷言被人們稱為“奧康納判定”。)之中。所謂的高等教育應用研究或問題研究就難以擺脫流于表面的就事論事,高等教育理論工作者就很難稱得上是專業工作者。
   3.我國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的實踐亟需一門有較高理論水平的高等教育學來解釋、預測和指導
  改革開放20多年來,我國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取得了顯著的成就。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高等教育存在的深層次問題開始制約高等教育的進一步發展,高等教育實踐亟需反映高等教育規律的理論指導。高等教育實踐的這一需求,是由實踐的普遍性品格所決定的。所謂實踐的普遍性品格是指實踐必須以規律性的認識為指導,必須符合客觀規律。由于規律性認識往往是高度抽象的理性認識成果,它不能直接應用于實踐。但人們在規律性認識的基礎上制定的改造客觀對象的構思、規劃、方案、模型等都屬于對實踐有直接指導作用的實踐觀念,實踐觀念必須以規律性認識為基礎。因此,沒有規律性認識,就沒有科學的實踐觀念,沒有科學的實踐觀念,就沒有成功的實踐。由于高等教育學長期以來忽視基礎理論研究,所謂的高等教育理論較少高度抽象的規律性認識,因而如果要形成科學的高等教育實踐觀念就十分困難,高等教育實踐就不免有諸多曲折乃至失敗。由此看來,確立高等教育學成為一門基礎理論學科,是高等教育實踐的呼喚。
   三
  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的基礎理論性,決定了高等教育理論界要樹立體系意識,努力構筑起有機的、邏輯的高等教育學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對此,本文只談兩點看法。
  1.樹立正確的理論觀念。目前要破除兩種錯誤的理論觀念,一種是脫離高等教育實踐的理論觀,另一種是以經驗或對現實熱點問題的研究替代理論研究的理論觀。理論體系是表現為命題系統的理性認識成果。但這一理論認識成果的來源是實踐。高等教育理論的花朵只能在高等教育實踐的土壤中才能生長出來。因此,如果要構筑科學的高等教育學理論體系,就要善于從高等教育現實的、歷史的實踐中去吸取營養,善于以科學的方式把實踐問題轉化為理論思維的課題,從人類的高等教育實踐和經驗中抽象出一般的、普遍的高等教育規律,這樣的理論才有生命力,才能對高等教育實踐起到解釋、預測、指導、規范的作用。反之,如果忽視實踐,閉門造車,“想象”學問,不走出象牙塔半步,像赫爾岑諷刺過的“行會學術”一樣“想用煩瑣哲學的森林,用粗野不文的術語;用使人感到不快和厭煩的詞句,把科學包圍起來。像園丁一樣把他帶刺的植物栽在苗圃的四周,為的是使那些大膽的,想攀越進來的人首先就得有十次刺傷,并撕破衣服和褲子。”[6]這理理論的悲哀。而另一方面,如果理論研究只滿足于經驗現象的描述,不上升到理性認識層次,這種所謂的“理論”也就失去了任何科學價值。著名的“李約瑟難題”提出:為什么作為一個整體的近代科學沒有發生在中國而發生在西方?對這一難題的一個一致性答案是:中國在古代的一些發現,純粹是實用的,并總是停留在經驗階段,沒有形成由概念、定律、定理、公式等要素組成的具有邏輯自治性的知識體系。高等教育理論界應當吸取這一教訓。“越是重視實踐就越要重視理論。實踐越是具有探索的性質,越是觸及社會的深層和人們文化心理結構的深層,就越要強調理論對實踐的指導作用。”[7]
  2.用制度性語言構筑高等教育學的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一門獨立的學科必須具有該學科學術成員共同承認的、用制度性語言構筑的標準理論體系,也就是當代西方哲學歷史學派的代表人物——庫恩所說的共同范式。眾多志同道合、同頻共振的學術工作者正是在這個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的大旗下團結前進,形成了學術共同體。高等教育學亟需用制度性語言構筑高等教育學的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只有這樣,高等教育學科學共同體的成員才有理論上和方法上的信念;共同體成員在學術交流時才有共同的語言。由于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給共同體的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的起點,接受高等教育學科規范訓練的學術成員的研究,就不再需要從起碼的原則開始,他們可以高度集中到學術界所關心的最微妙、最深奧的理論前沿中去,從而進一步提高學科水平。更為重要的是,高等教育學的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為共同體培養下一代學術成員提供了教育內容。同時,高等教育學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的存在,才有可能使高等教育理論研究人員成為專業工作者。
  目前,我國的高等教育學還處于前范式時期,還沒有形成標準理論體系或共同范式。在高等教育理論中,既有臆見和庸論,也有杰出思想。臆見和庸論是一門學科生長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現象,對這一現象關鍵是要通過學術爭鳴和實踐探索,逐漸修正,最終發現真理。而對杰出思想,則應運用制度性語言進行學術處理,使之轉換為標準理論或共同范式。
高等教育研究武漢64~67G4高等教育李碩豪20022002高等教育學的上位學科——普通教育學的學科特點,決定了高等教育學必須承担起理論建設的任務,成為一門基礎理論學科。高等教育學只有確立其基礎理論學科地位,才能提高自身的學科水平,并對高等教育實踐起有效的指導作用。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基礎理論學科  higher education study/property of the study/basic theoretic-al studyOn the nature about the study construc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LI Shuo-hao  (Department of Education,Hexi University,Zhangye 734000,China)Higher education must undertake the task of theory building to be a basic theoretical study,which is determined by the ch-aracteristics of general education study.Only does higher edu-cation build up its position as basic theoretical study can its academic levels be improved and its effective role be tak-en to guide the practice.李碩豪(1964-),男,甘肅秦安人,河西學院教育系副教授,教務處副處長,從事高等教育理論研究。河西學院 教育系,甘肅 張掖 734000 作者:高等教育研究武漢64~67G4高等教育李碩豪20022002高等教育學的上位學科——普通教育學的學科特點,決定了高等教育學必須承担起理論建設的任務,成為一門基礎理論學科。高等教育學只有確立其基礎理論學科地位,才能提高自身的學科水平,并對高等教育實踐起有效的指導作用。高等教育學/學科性質/基礎理論學科  higher education study/property of the study/basic theoretic-al study
2013-09-10 21: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