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收支透明化”已刻不容緩
“收支透明化”已刻不容緩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F124.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5656(2002)04-0023-06
   我國“居民儲蓄”來源撲朔迷離
  本文說的“收支透明化”,是指兩個領域里的事情。(一)居民的收入和儲蓄。(二)國家的稅收和財政支出。
  眼下,學者們很喜歡談居民儲蓄問題,但真正說到了問題的根上,則幾乎未見。去年年底的居民儲蓄總額已達7.2萬億元,而今年開頭的第一個月,居民儲蓄又增長了1200多億元。這樣的儲蓄增長速度超過了經濟增長速度。而這樣快速“生長”下去,比起1996年的3.8萬億元儲蓄規模,5年后的2002年的年儲蓄總額將會多上1倍多。因此,一方面,經濟學家們對其繼續猛增的勢頭感到不悅,認為這會影響他們鐘情的“投資”和“經濟增長率”,他們希望“居民們”自己將這筆“金融資產”拿去投資,例如買股票,或者辦個企業什么的。實際上,困難的是,現在即使銀行想把這筆“居民儲蓄”拿出去貸款,都貸不出去。這是因為多年以來“內需”嚴重不足,國內已經沒有“供不應求”的產業,86%的商品供過于求,庫存積壓商品已達數萬億元,每年生產的汽車和彩電能賣出一半就不錯,因此,任何方向上“新的投資”無疑都有很大的風險,包括如電腦、半導體等組裝型為主的所謂“高技術產業”。而對于銀行,此種情況下,縱使沒有“腐敗”方面的問題,大量貸款后也難免會出現更多的壞賬,造成更為長遠的損害。何況中國的“腐敗”現在仍是一條巨大的活著的社會蠕蟲。據分析,我國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已經高達30%,今年2月央行行長表示,2005年底一定要將我國的不良貸款率降到15%。而據悉西方國家的銀行不良貸款率通常僅有1%。這就是說,中國從各種產業到金融投資業,都出現了經濟困難的征兆。不過,另一方面,對于儲蓄超增長,還有一種令人振奮的說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看吧,這么多的居民存款,就是明證。
  可惜,這兩種說法都沒能擊中要害。
  我認為,我國居民儲蓄的猛增,已經越出了常軌。因為過高的儲蓄增長額顯示出,我國居民儲蓄中的主要部分,看來并非真正是“廣大人民”的儲蓄。據我計算,90年代中期以來,平均起來,我國每年八九千億元“工資總額”只比該年新增的“儲蓄總額”高1300余億元。顯而易見,這么1千把億元不可能養活工薪族與其家屬總共近4億人1年,人們不可能不吃不喝、而把工資的大部分都長期存銀行,因此說明“居民儲蓄”中絕大部分不是來源于“工資總額”。事實上,絕大多數居民根據自身經驗也能明白。1995年全國職工平均月工資不到460元;直到2001年,也就只有780元左右。甚至在生活費用頗高的北京,平均月收入大約也就1000元。在城市生活的人們不難想象,這樣低的工資水平,“廣大群眾”還能到銀行去存幾個錢!既然不能,不奇怪,正是這個嚴峻的事實,使得我國的“居民儲蓄”既不能夠沖到消費品市場上去“擴大內需”,又難以担當“金融資產”的投資角色。為什么?因為在任何國家,對日用品消費的主力,都是普通的廣大人群的工資收入。在中國也不例外,但中國的工資水平如此之低,“內需”的消費力又從哪里來呢?
  為什么居民儲蓄也不能成為“金融資產”呢?原因也不復雜。如上所述,“居民儲蓄”中來自“工資總額”的部分很少,依我估算,每年不會超過1000億元。如果每年新增的“居民儲蓄額”主要不是從人們的工資中來,那么,工資總額以外的部分,即近年來年均增加的近6500億元的儲蓄額又是從哪里來的呢?我看,有幾個方面:1.官員們貪污腐敗的贓款。2.私企業主的紅利。3.老百姓的灰色收入。4.某些高收入者的“合法”收入。5.個體戶的部分錢財。6.某些自由職業者的收入。7.某些犯罪分子和墮落分子的部分不法收入。8.公款私存。照理說,私營企業主們的錢,還有個體經營者的錢,其主要部分,應該經常成為各種“投資”,用于“擴大再生產”甚么的,所以進入“居民儲蓄”的不應很多。那么,另外的幾種就構成了居民儲蓄的主體。顯然,除了第4項和第6項,其余大都不可能被用來投資。而中國的歌星、影星、電視播音員們盡管會有高檔消費,也多半不會把自己的高額財產拿去投資。所以,想把“居民儲蓄”變成金融投資的經濟學夢想,也多半會落空的。
  問題是,儲蓄中這幾個部分各是多少?應當查清楚。經濟學家們應當會同有關部門,將它們的數量算出來。我認為,經濟學家不能在文章中只是籠而統之地“定性”而不去“定量”。例如不能只講老百姓“持幣待購”,而應當算出各階層、各類別的消費者都“持多少幣”,各生產銷售行業又將能“待多少購”。這樣才能知道,在我國“什么錢”可能將是“什么走向”,做到心里有數。胸中無數,不可能把事情做好。
   個人收入應當“透明化”
  我這樣說,也就是使個人收入“透明化”。這個透明化建議,一會使很多有錢人憤怒。他們認為:“我搞來多少錢,我擁有多少錢,那是我個人的隱私,別人管不著。”的確,當前中國人的觀念,比起“古中”和“今外”,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例如,過去人們挺怕“露富”,以免招來麻煩;但現在的中國富人就是愿意大露特露,展示自己的錢財。不過,他們絕不會暴露巨款的來源就是了,還有人把這說成是“商業秘密”。中國在這一點上并沒有和世界“接軌”。
  在國外,例如美國,個人收入對他周圍的人們來說是個人隱私,打聽別人的收入也是不禮貌的。但是,任何人的收入對于“聯邦調查局”(FBl)和政府稅收部門來說,卻并不是隱私,而是被嚴格地予以管理。在美國,會有人收入很高,但都必須是“合法收入”。起碼在社會管理的原則上有這樣一種訴求。每個在美國生活的人都會有一個“安全號碼”(Security Number),他的一切“合法收入”都會記錄在這個號碼上。在美國,任何人的任何“合法收入”,不僅是各種工資和勞務收入,包括股息債券收入,都總有一個“來處”,除了極小量的現金(cash)往來外,人們總得有銀行賬戶(儲蓄實名制)來表明他的收入,因此總應當有案可查。當然,那里的銀行表現的非常尊重個人的賬戶,甚至他的家庭成員都無權檢查和支配他的錢。但是,政府有關部門卻必須掌握每個人的收入及其應當繳納的稅款,因此美國的個人收入和稅單對于國家有關部門是“透明”的。在美國,工資是人民最大、最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任何較大的其他勞務收入,也都必須依法繳納高額累進稅。如果稅收部門不能通過安全號碼掌握每人的主要收入,就會有大量稅款流失。在理論上,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最大限度地限制“非法收入”,并防止“腐敗”現象的大量發生。當然,盡管如此,在社會中仍然會有各種黑色收入和黃色收入躲避了“稅單”,也仍然發生了ENRON破產案中震驚美國的腐敗。世上任何措施都不是萬能的。但若是沒有這些措施,卻萬萬不能。美國人的憤怒也正在于:為什么ENRON公司出現這么駭人聽聞的、不透明的“暗箱操作”?人們越來越要求“弄清楚”那些公司的經營、利潤和其股票的價值。事實上,也的確有機關和人在從事這種檢查。這樣,美國的“灰色收入”(再加上黑色和黃色的收入)的總數量就會很小,不足以影響稅款的主流。有人問道:美國人不也完全可以用“現金”(cash)去消費嗎?這不就避開了“賬號”中的稅務檢查?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在歐美人的日常生活中,不使用信用卡和支票的正常的成年人幾乎沒有。不消說,購買“汽車”這樣的大件商品要用貸款和支票,依我感覺,就是買臺電腦、電視機,也很少有老美使用現款。在美國,如果顧客買汽車時不使用支票,而是給汽車商店“點票子”付現金,那可能會立刻引起周遭的懷疑。美國人很愛管閑事,大概立刻就會有人去舉報,通常幾小時后“有關官員”就會登門,檢查你的稅單,那麻煩就跟著來了。而只要使用支票、信用卡,就難以逃漏稅款。當然,也有些“合理避稅”的辦法,例如買房子或生小孩后稅負低。但通常意義上,孩子是“愛情的結晶”,而不是避稅的手段。就是所謂的“合理避稅”,也主要是建筑在“個人收入透明化”的基礎之上。
  與美國這種“收入透明化”相反,中國的個人收入正變得越來越晦暗,越來越迷迷糊糊。由于中國“正規工資”的水平非常低,所以,只好以不正規的其他“收入”補充之。在中國的普通家庭中,若完全沒有一點所謂“灰色收入”,就會陷入很大的生活困窘之中。由于我國有這樣一種世界特有的“居民收入”架式,使得國家的稅收也只好陷入困窘。美國的主要稅種是個人所得稅,所有有收入的人都是“納稅人”,共同養活國家機器。個人所得稅的征收是“高額累進”的,收入越多,納稅越多,不少“高收入”者甚至要向國家繳掉一半之多。同時,收入少的窮人不僅繳納較少的稅,而且若是收入太低,符合某種條件,到年度底還會“退稅”,甚至還會獎勵依法納稅的低收入公民,使他們比繳稅前的收入還略高些。在我國,情況常常倒過來,可能為了使少數人先富起來,據3年前的報道,“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有關人員透露”,有關方面當時甚至提出了一種“分收入階層引導消費”的政策建設,即:“對高收入階層的某些消費,免征個人所得稅”;對中等收入階層的消費提供某些方便和刺激,例如購買汽車等物;對舍不得花錢的低收入階層,則以“開征銀行存款利息所得稅”的辦法使之花錢。這種劫貧濟富的“政策建議”的一股子狠勁直使人目瞪口呆。
   稅收、豪富與收入的“合法性”
  在我國,主要的稅收是工商稅,另有關稅與農業稅,歲入規模相差不多。至于個人所得稅,則是很小一塊,在國家《統計年鑒》中未予列入,使人弄不清楚。令人吃驚的是,盡管中國的工資這么低,但據報道2000年的個人所得稅中有43%竟是由低收入的工薪族所繳納。難道我國的個人所得稅不是“高額累進”的嗎?令人惶惑莫解。
  至于中國富豪的高收入,其數量已經完全可與國際“試比高”。例如明星的一則十幾秒鐘廣告,收入即達百萬至數百萬元。有人會以此自豪,但這并不能使民族也自豪。這時就會有人來解說了:美國明星的廣告收入有多么多么高。但是他們忘記了兩點:美國的個人所得稅的“累進額”非常之高,同時,重要的是,美國普通人的“工資收入”也比中國普通人的高上二、三十倍。美國的星們收入固然高,但其官員、教授、技術人員還有各種技工的“合法收入”也很不錯,一個有職業的人其月收入合人民幣總在1-6萬元之間。據報道,日本的工資也不低,東京的工程師月收入約為5000美元,在日本裝配工人的收入也有3000美元,一個日本職業單身女子日常生活每月開銷約為1200美元。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對于明星的“高收入”是有心理承受能力的。
  這個時候,有人往往忘記了中美兩國“國情”還是有點不同。中國多數人的工資收入,對于其家庭,往往真正是“吃飯財政”。經濟學家測算的“恩格爾系數”,也常常不可靠。與美國人的普遍收入水平相比,中國工薪族沒有與國際接軌;在許多中國人糊口尚難時,中國星們的廣告收入卻與國際接了軌。在中國目前職工人均月工資還不到800元錢的情況下,一個工作者一輩子辛勤的工資收入,不到明星們僅十幾秒鐘廣告收入的1%,發布高酬廣告的國企老總們有這個“花錢”的權利嗎?這背后有什么交易嗎?因此,該種收入的合法性可以受到質疑。人們又發現,解決此類問題,關鍵在于“透明化”。廠家和星們聯合起來,將廣告費“保密”,自以為“誰也管不著”,是不行的。在美國,任何“收入”都不能對聯邦調查局和稅務部門保密,也就是說,從理論上講,任何“非法收入”都不能在FBI的眼睛之外隨意逃匿。
  另一方面,任何國有的、股份制的和集體的企業,都沒有權利將“廣告費”提得過高,以至于國家的(也就是全民的)和股東的利益在“企業所有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受到損害。上市企業如此,非上市企業,只要有公有部分,經理人員就沒有隨意大規模處置資金的權利。這樣,才能真正完善企業的現代化管理。但是在某些人眼中,管理的現代化,就是老總可以隨意大把花錢,然后自己從中漁利。這完全是一種“中國特色”的理解。這里可以順便講一下“廣告”問題。若一個國家的“商業廣告”日益具有欺騙性,是市場日益“腐”化的表現,這樣的“市場經濟”是走不長的。在西方國家,人們的理念是:廣告是一種承諾,是對消費者的承諾,也是對產品質量的承諾。廣告費絕不是各種“不義之財”的來源。現在中國許多廣告大肆吹牛,完全離譜,不僅是“誤導”,而且是欺騙消費者。而不真實的廣告,在美國卻是非法的,且要受到懲罚。其實,市場經濟最需要的正是“誠信”二字,否則廠商的嘴里勢必充斥謊言。“誠信”才能表現市場的價值,也才能表明一個人的價值。一個充滿欺詐、無視“誠信”的市場經濟,還不如沒有的好。就這一點來說,孔二先生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與當今西方世界重視市場“信譽”也并無過節。孔孟之道的確有重大缺點,但有中國經濟學者鞭撻孔孟,卻是打歪了。他們指孔孟是“平均主義”元兇,甚至是“人民公社大鍋飯”的始作俑者,因而是“市場經濟”的死敵,就有點硬來了。世上的事情從來不會如此簡單。如孟子就曾經明確反對“為富不仁”的說法,他認為,除知識分子外,“若民,則無恒產,因無恒心;茍無恒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己”(見《孟子·梁惠王》)。所以,孟子提出的也是“富民”政策。我認為,讓人民“富有”這本身并沒有錯,但是應當通過合法收入、主要是要通過工資變得富有。這與“收入透明化”并不矛盾。所以,對有些企業行為仍是應當“限制”的,必須使其管理“透明化”。
   窮人收入太低,對富人并非福音
  有人說,現在中國的個人收入的問題太復雜了,無法弄清楚。但正是因為中國的“居民收入”過于五花八門,所以,才格外需要在“居民收入透明化”的問題上大下苦功,建立起正常而有效的社會秩序。其實,中國個人收入的復雜性,主要體現在少數富人中,而大多數人民在不透明的分配格局中,收入很低,不少人甚至入不敷出,陷入生活困窘之中。試舉幾例,如:(一)據新華社報道,2001年我國離退休職工養老金發放取得了“近年來”的最好成績,實發金額2055億元(應發2075億元)。但發放了多少人數呢?總計3122萬人。這樣一算,每人月均收入數目僅為549.06元。他們總體上的生活困難可想而知。
  (二)據2001年11月國家統計局資料,我國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為2434元,月均202.80元;但是在困難的地區,如貴州省月均只有94.67元。
  (三)全國最富有的廣東省決定每年從財政中拿出3億元解決70萬農村困難家庭子女讀書的“義務教育”,聽起來數目不小,但人均每學期約215元。國家計劃今后每年拿出2億元資助約6萬貧困生,算下來月人均277元。現在中國花在教育方面的錢占全世界教育預算的1%,可是我們的學生數量占世界的20%以上。所以,每當有人對學生說“國家花了那么多錢來培養你”時,我總覺得這話很拗口。
  (四)在城市,有崗位的人工資尚且很低,下崗失業的人們就更加生活在困苦之中。據新聞報道,不少地方的下崗職工每月只能領到100多元、甚至60多元;有的家庭每天連2元錢菜金都達不到。中國需要政府實行“最低生活保障”的城市人口已在1500萬左右。今年,政府提出“最低生活保障”要覆蓋全部貧困城市人口,這是一個很好的、但也是異常艱巨的工作,因為時至去年三季度,全國被保障的實際人數僅達604萬,覆蓋面將增加148%!為什么現在要保障人們的最低生活都有困難?主要是國家必須保證有大量財政收入,才可能有財力進行救濟。建立社會保障體系是保證“社會穩定”的最后屏障,這個體系需要大量的錢來建立。美國克林頓曾告誡布什政府不要大規模減稅,就是因為“減稅”肥了少數富人,而使政府在保障社會安定時沒有足夠的金錢。社會保障,通常是美國政府第一大財政支出,高于軍費和教育經費,因此,這是一件萬萬馬虎不得的治國頭等大事。
  相比西方各國,中國目前還遠不是一個富國。所以,貧窮對人民的威脅更大得多。2000年中國人均GDP已達809美元,好像已進入了“小康”。但當年全球人均GDP是5331美元;日本竟高達3.756萬美元,超過美國;韓國也超過了1萬美元;就是馬來西亞的3472美元和泰國的1960美元也遠比中國高得多。所以,中國的經濟發展還“任重道遠”呢。
  依我看,大多數人收入太低,從根本上和長遠上講,對于富人也并不是福音。人民收入低,一時間,是可以騰出更多的錢讓那些富人占有,使少數人先富起來。對于那些貪婪的腐敗分子,也有了更多的可貪的錢了。難怪一查到貪污案件,動輒就是數百上千萬元,巨大的甚至數百億元。在美國、澳洲的賭場上都出現了中國的“豪賭客”,輸幾十、上百萬元毫不在乎。這就是因為人民的收入在GDP中占比例太小,錢都“省”給貪官污吏了。其實,這不僅可能帶給貪官以個人毀滅的前景,還會帶來由于“民窮”而引發的動亂。若真的發生了大規模的騷亂,那么,誰也過不好!同時我們也可以說,目前世界經濟的困難,也正在于“富人”占有的太多。據估計,目前全世界收入百萬美元乃至億萬美元以上的、約占世界人口數1‰的700多萬名富翁們所占有的社會財富,就占了全球財富的1/3。在這樣一種“少數人先富起來”的分配格局中,不僅會發生各式政治動亂和局部戰爭,例如數年以來直至本月份都難以制止的反“經濟全球化”示威規模正越來越大,令西方世界政府大為頭痛;而且,富人太富,還必然會發生生產過剩、環境資源惡化、內外需均為不足的經濟衰退或危機。這是歷史,也是現實。阿根廷經濟的例子,正殷鑒不遠。
   政府收支、公共投資的“透明化”已不容回避
  關于“透明化”,除了上面說的“個人收入透明化”以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的論點是:國家的稅收和財政支出、各機關的財政收入和支出、各上市企業的投入產出和債權債務等都應當一起“透明化”。這樣,全社會的經濟才能真正走向健康。
  要求人們“依法納稅”,為此街頭還豎著巨大的牌子。這要求沒有錯,在中國,逃稅的現象不僅嚴重,而且成了人們心理上的“自然沖動”。這里還應當提到,在中國經濟“腐敗”的鏈條中,據報道估計,中國私營經濟的漏稅率一般也在應納稅款的一半以上。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兩個面。納稅是一個方面,應當透明化;另一方面是稅收的去向,也應當透明化。在德國1/3的政府支出用于社會保障,在美國政府最大一項財政支出也是社會保障。這些支出應當是公開的。許多“具體項目”的開支,也應當是透明的,對于光明磊落的人,“事無不可對人言”;對于一個政府,除了國防和國家安全方面應當保密外,一般各種社會事業支出,完全應當向民眾公開。納稅的透明化應和政府支出的透明化相配套。例如在美國,對克林頓問題的調查用掉納稅人7000萬美元,這是必須向納稅人公開的。
  除稅收和財政支出外,中國的不少流行社會現象也說明了“透明化”的必要性。在別的國家“刺激內需”,不外乎兩個方面:一是增加公共投資,二是提高人們的工資。在中國,不少人對“公共投資”的積極性甚高,當然除了對“社會整體的利益”有益,例如公路、鐵路、上下水道等城市基礎設施對全民有益外,同時,各種工程和建設,肯定對承發包的官員和企業也會帶來巨額“利潤”,所以才有這樣高的積極性。例如連北京西客站建設費、三峽的移民安置款都有人大量侵吞,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廣泛的“透明操作”的急迫性。不管怎么說,“公共投資”這一塊還是受到人們青睞的,它對“內需”的貢獻也是不小的,在中國,甚至可以說是主要的。至于“提高工資”這一塊,包括提高農民收入,國家忙乎了好幾年,始終是“風聲大、雨點小”。特別是農民收入,即使是“計劃”,2002年也只提高4%,遠低于國家制定的“經濟增長率”;城市居民收入,在非常低的基數上增長,增長速度也算非常不快了。我想,這種情況與對“直接操作”“漲工資”的那些各層各級有權者缺乏吸引力不無關系。如果只有在不透明的渾水中“收入”才能對官員們有吸引力,那就更說明了只有“收支透明化”才是國家和民族的出路。
  (收稿日期:2002-04-15)
經濟學家成都23~28F10國民經濟管理李志寧20022002不少人以為,在國外“個人收入”屬于隱私,這是一個誤解。個人收入的透明化,是科學的社會管理的重要一環,對于凈化社會和保障稅收具有重要意義。目前情況下,只有個人收入和政府收支的透明化,才能使中國具有“經濟健康”。個人收入/政府收支/透明化李志寧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北京 100836 作者:經濟學家成都23~28F10國民經濟管理李志寧20022002不少人以為,在國外“個人收入”屬于隱私,這是一個誤解。個人收入的透明化,是科學的社會管理的重要一環,對于凈化社會和保障稅收具有重要意義。目前情況下,只有個人收入和政府收支的透明化,才能使中國具有“經濟健康”。個人收入/政府收支/透明化
2013-09-10 21: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