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一論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
一論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古代人相信世界是神秘的,故其世界觀總包含著神秘主義成份。文藝復興之后,西方人世界觀的演變是個不斷祛除神秘主義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自然主義世界觀逐漸居于主導地位。自然主義似乎就是從自然科學中抽象概括出來的世界觀,從而是最受自然科學支持的世界觀。然而在由具體科學結論向世界觀跳躍時,會產生一些貌似有理的謬誤。在多數現代人的心目中,神秘主義只是古代人的蒙昧信念和現代少數具有怪癖的人的迷信,然而神秘主義包含一些值得現代人認真思考的觀念。本文將分別闡釋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的基本觀點,并指出二者之間的根本對立,以為對二者的批判性反思作準備。
      一 神秘主義
  形形色色的宗教皆與神秘主義有不解之緣,宗教世界觀必然是神秘主義的世界觀,但神秘主義并不僅僅存在于宗教思想之中,有些非宗教性的思想體系也包含神秘主義成份。
  我們很難給神秘主義下一個精確的定義。神秘主義與神秘主義者的神秘體驗密切相關,而神秘主義者常常根據一些預設的教條來描述自己的神秘體驗,但并沒有與神秘主義必然相聯的信念體系。(1) 有人把神秘主義定義為“對自我與神的合一的直接感通”;(2) 也有人說“神秘主義就是這樣一種心態(attitude of mind ), 在其中一切關系(relations)皆統攝于靈魂與神的關系之中。”(3)這樣的定義對于有神論的神秘主義較為合適,對于無神論的神秘主義則不然。例如佛教神秘主義者并不相信人格神的存在,從而不談什么與神的直接感通。(4) 中國哲學中所說的天人合一境界也帶有神秘主義成份,但中國哲學家也不相信人格神的存在。
  我們只能通過對神秘主義者之神秘體驗的典型描述去大致地界定神秘主義。神秘體驗可以說是最寬泛意義上的宗教體驗。(5) 在這種體驗中事物的全體性得到了展現,或人在一切時空中的巨大重要性得到了體驗,或與某種能帶來最高福祉和最終救贖的實體相感通。但神秘體驗不是獲取宗教和神學知識的行動而是與世界存在之神圣源泉的相遇,是人的最終獲救。神秘體驗必須是這樣一種圓融視象(a unifying vision),在其中萬物皆歸于一,萬物皆分有一個神圣的生命,或者一個人的個體存在已融入一個“普遍自我”(Universal Self)之中,或者已與神抑或某種神秘的一(the mystical One)完全合一。所以神秘體驗被典型地描述為某種超驗的、包羅萬象的神圣的一(divine One)的交感或合一,神秘主義者在這種交感或合一中能感受到某種巨大的歡欣或神圣的平靜。(6)
  可把神秘體驗區分兩種類型:外向的(the extrovertive)和內向的(the introvertive)。在外向的神秘體驗中,主體把世界上事物的多樣性看作是某種活的、神秘的統一性(a living numinous unity )的外觀,能領悟到這種統一性,事物彼此間的區別也便消失了。自然神秘主義是外向神秘體驗的一種形式,在這種形式中,自然中的事物并非已不被意識所感知,但自然中的萬物被以非同尋常的生動性看作“同一智慧的作品,或同一面孔的不同部分,或同一棵樹上的不同花朵。”(Wordsworth,The Prelude,Book 6)。在內向的神秘體驗中, 神秘主義者則越來越淡忘自己所處的環境以及作為分立個體的自我。他會說自己已與大一(The One)融通合一,主客體的分別已完全消失。 神秘主義者可兼有這兩種體驗。(7)
  根據以上描述,我們可把神秘主義概括為如下三個信念:
  (1)存在某種整體或大一(The One),這種整體或大一決不僅是一切可感知的現象的總和,它總內蘊某種超驗的奧秘或力量。這可稱作神秘主義的本體論預設。
  (2)與大一感通的途徑是超語言、超邏輯的, 更是超越于感性知覺的。正因為如此,神秘主義者大多強調物我兩忘、主客不分的精神體驗。這可勉強稱作神秘主義的認識論原則。
  (3 )人生最重要的事莫過于通過神秘體驗而與上帝一類的大一相感通,故人生幸福不是向外搜求所能獲至的。這一信念可稱作神秘主義的價值論信念。
  至于把大一具體理解為什么,在不同神秘主義者那兒有不同的說法。一神論者把它理解為上帝或真主等,而無神論或泛神論(抑或自然神論)則通常把它理解為具有無限性或包含無窮奧秘且具有統一性的整體。
  由于古代人的世界觀總或多或少地包含神秘主義成份,這便決定了古代人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與現代有很大的不同。例如:由于古代人相信世界上存在高于人類的神,或相信存在人類所絕對駕御不了的力量,所以他們或心存對神的深深敬畏,或心存對自然的深深敬畏,所以他們在生產活動和生活中不會暴殄天物,這與現代人相信人就是宇宙間的最高存在,人類憑借科技力量可征服一切,從而肆意地盤剝和榨取自然形成鮮明的對照。又如西方中世紀人相信有罪的人若能與上帝感通,便可徹底獲救,并能體驗到無與倫比的幸福,從而十分重視精神超越,這與現代人只相信感性經驗(或感性事實)、只注重物欲滿足的生活迥然不同。
      二 自然主義
  自然主義(naturalism )是這樣一種哲學一元論(philosophicalmonism),它認為宇宙間存在或發生的一切都是自然的,所謂自然的即可用自然方法(natural method)加以說明的。所謂自然方法則是在自然科學探究中得以典型運用的方法。所以,自然主義認為不存在或不可能存在任何超越于科學說明(scientific explanation)范圍之外的實體或事件。(8)即,一切都是可以得到科學說明的。
  丹圖(Arthur C.Danto)在《哲學百科全書》中將自然主義信念概括如下:
  (1 )完全可知的(entire knowable )宇宙是由自然對象(natural objects)組成的, 所謂自然對象即其生滅表現為“自然原因”(natural causes)之運作結果的對象。巖石、云、霧、人類都是自然對象的例子,不管它們彼此如何不同,以及彼此間的不同如何重要。每一個自然對象都存在于時空與因果秩序之中。宇宙間也許還存在某種非自然(nonnatural)對象,但如果它們不能引起自然對象的可觀察行為,我們就沒有理由承認它們存在,因為只有自然對象可為我們直接所知,也只有參照自然對象的擾動(perturbations )我們才可能獲得關于非自然對象的間接知識,如果有非自然對象的話。
  (2 )自然原因就是引起其它自然對象變化的自然對象或某自然對象演變歷程中的事件(an episde)。 每一自然對象都有在其自然原因不斷作用下的存在、持續性和結果,只有訴諸自然原因,我們才能說明自然對象行為的變化。這也許要求訴諸我們所不能直接經驗的對象,但這些對象仍然是自然對象,我們絕對用不著到自然對象體系之外去尋求對發生于這個體系之內的事件的說明。訴諸非自然對象的說明決不是真正的說明。
  (3 )自然過程就是由自然原因或自然原因系統引起的自然對象或自然對象系統的變化。沒有什么非自然過程。
  (4)自然秩序—或者自然—并不僅是所有自然對象的集合, 而是所有自然過程的系統。從原則上講自然的所有部分都是可理解的,但它作為一個整體卻不可能得到說明。因為說明自然整體須訴諸某個自然原因,而在作為整體的自然之外我們再也找不到自然原因。要不就得訴諸非自然對象,但這樣一來我們的說明就不成其為說明了。自然是自我包含的系統,它自身能提供自然說明,這并不意味著必須給每一事物以自然說明,只意味著不存在對自然過程進行自然說明的內在界限。也就是說,自然中的一切自然過程在原則上都可以得到自然說明。
  (5)自然方法就是這樣的方法:(a)通過識別引起自然過程的自然原因而說明自然過程,而且(b )以這樣的方式檢驗任何一個給定的說明,即考察如果說明為真就必定會出現的結果。真理不過就是一種結果,自然的每一部分皆可用自然方法加以說明。自然方法的運作就是一部分自然對象—人—對自然之其它對象的操作。
  (6 )自然是可理解的這一命題就等價于自然過程是有規律的(regular)。自然方法就是努力確立自然規律(natural laws )的方法。作為一種自然對象的人類須像自然之其它部分一樣服從自然規律,構成人類精神和社會生活的自然過程也和自然之其它過程一樣服從于自然方法的運用,即受運用自然方法所確立的自然規律的制約。
  (7)哲學家也必須運用自然方法。 無論是在人文語境還是在非人文語境,人總是自然地尋求自然說明。訴諸非自然說明只是絕望的表現。而非自然說明只表現了這樣的事實:在特定時期某種事物還得不到說明,從而不可理解,非自然說明并未能提供真正的說明或理解。通過使用非自然方法而得到的一切非自然說明,原則上皆可被自然說明所取代。
  (8)理性就是自然方法的一致運用, 而自然科學是理性最純粹的典范。科學精于運用自然方法,而自然方法在日常生活和實踐中就一直被樸素地運用著。就此而言,與其說科學是一套學說,不如說它是一種行動方式(a way of acting)。 其理論只就它說明了自然過程而言是成立的,這與自然方法的如下申述完全一致:理論永遠必須接受進一步的檢驗,檢驗過后,它或須加以修正,或須予以摒棄。但放棄任何一種理解辦法都不意味著放棄自然是可以完全理解的這樣一條原則。科學實質上是自校正的(self-corrective),科學就代表著一種它自身所永遠遵循的方法。
  (9)特定時代的世界知識(knowledge of the world )就是該時代科學所述說的關于世界的一切,因為科學的學說被認為是通過自然方法之最嚴格、最一貫的運用而獲得的。如果科學與常識之間有沖突,那么,該摒棄的是常識而不是科學。因為科學比常識更嚴謹地運用了自然方法。科學內部的沖突則可通過檢驗相互競爭的理論之邏輯后承而加以裁決。但由于任何理論都是無限可檢驗的,故在任何給定時期,科學都達不到終極的確實性(ultimate certiude)。所以, 知識中沒有什么是終極性的或萬古不變的,而且按照自然主義準則,“P 可能為假”與“我們知道P”是相容的,因為知識就是科學所述說的東西, 但科學所述說的東西總可能由于自然方法的進一步運用而被摒棄。
  (10)不管(所謂的)形式科學(formal sciences )和經驗科學之間的區別有多大,我們也沒有必要接受柏拉圖主義的本體論,也沒有必要承認存在非自然對象的數字實體(numerical entities)。如果形式科學是關于什么東西的學說的話,那么這種東西至少不會是一個無時間性的數字本質的王國(a realm of timeless numerical essences),不管怎么樣,邏輯和數學雖不可被理解為主觀的東西,但可把它們適切地理解為功能(function),理解為對付這個世界的工具,而不是理解為對另一種世界的描述。邏輯理論是一種關于探究的理論,而這種關于探究的理論就是人的行動的理性。
  (11)說在科學之外無知識并不等于說人只有通過科學才與自然發生關系,因為存在許多體驗世界的方式。然而,只有科學的經驗模式是認知性的(cognitive), 任何以其他經驗模式為基礎的認知性斷言都是不可接受的。
  (12)自然主義并不認為一切自然對象皆可還原為某一種自然對象,也不認為只有自然科學所認識或描述的對象才是實在的(real)。一切自然對象都是同等實在的,科學的描述性語匯并未窮盡自然的實在性。
  (13)茫茫宇宙要不是有人類這樣的具有價值且追求價值的自然對象,就沒有什么道德特征。人雖然是自然之獨特成份,但與自然不可分割,人雖是自然秩序之組成部分,但不能以任何方式還原為自然之其余部分,人只是像自然之其余部分一樣可被自然科學方法所說明。人文制度和人類實踐,人的經驗模式,個人或群體的價值目標,都和銀河系之旋轉以及物種之進化一樣是自然的。只有自然方法能提供消解道德爭論的鑰匙,道德理論也可以像科學理論一樣根據其后果而加以檢驗。自然方法可以很公正地用于道德抉擇和政治決策。
  (14)自然主義哲學不同于其他哲學,它不宣稱擁有特別的主題,也不宣稱擁有特別的方法。它的方法就是自然方法,而它的問題就是人的問題。正面說來,自然主義者樂于澄清產生于人類生活中的問題,而對所謂的哲學問題不感興趣。反面說來,自然主義者是富有論戰性的,他們捍衛自然主義和自然方法而反對形形色色的反自然主義—( antinaturalism)。(9)
  顯而易見,自然主義的本體論信念與其認識論、方法論信念密不可分,其本體論信念依賴于認識論和方法論信念。我們可以把自然主義更為簡捷地概括如下:
  本體論信念:宇宙是由自然對象構成的,宇宙是有秩序的。不存在什么非自然或超自然的東西。
  認識論信念:雖然宇宙整體是不可說明的,但宇宙之任何一個部分在原則上講都是可以說明的。
  方法論信念:認知世界的唯一合適的方法是自然方法,所謂自然方法就是在自然科學中得到了典型運用的方法(實質上就指自然科學方法)。自然方法也是研究社會科學、人文科學和哲學的唯一合適的方法。只有運用自然方法的學科才能算是科學,只有科學知識才能算是知識,在科學之外已無知識。
  價值觀信念:人是宇宙間唯有的價值主體,只有人才有價值,也只有人才追求價值。
  本世紀三、四十年代, 自然主義哲學在美國很興盛。 桑塔亞那(George Santayana)、伍德貝里奇(F. J. E. Woodbridg )、 柯恩(Morris R.Cohen)以及后來的杜威、悉尼·胡克、內格爾、蒯因都是自然主義者。邏輯實證主義者和波普學派的成員也都是自然主義者,從事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研究且無宗教情懷的人們往往無例外地是自然主義者。
  顯而易見,自然主義者崇尚科學,他們要把一切有益于人類的知識皆納入科學之中,并否認一切非科學學說的知識地位和價值。在科學昌明的時代,自然主義的流行有其進步意義,因為它對于破除迷信、培養平實的生活態度十分有益。一個自然主義者在任何情境中都不會心懷對鬼怪幽靈的恐懼,也不會訴諸巫術、祭祀等活動去治病、求雨。自然主義強調用自然方法去研究一切問題,而自然方法實即自然科學方法,自然科學方法簡言之即假說—演繹法。其要在于通過理論思維提出解決特定問題的假說,然后由假說演繹出具體的可通過觀察或實驗檢驗的結論,若觀察和實驗的結果與由假說演繹出的結論相吻合,則認為該假說可以接受,反之認為它不可接受。所以自然科學方法的實質,是尊重觀察和實驗事實,認為只有受到事實支持的學說才是可以接受的。所以自然方法或自然科學方法要求人們重視兩個東西:事實和邏輯。審視一個信念和學說是否可接受,就看它能否與來自觀察或實驗的事實取得較為確定的邏輯聯系。就此而言,自然主義不僅要求人們尊重事實,而且要求人們仔細地研究問題(審視假說所給的答案與觀察事實之間的邏輯關系)。愚昧和迷信的人不是完全不尊重事實,他們的缺陷在于沒有仔細地研究事實與他們所持的信念之間的邏輯聯系。自然科學就憑借自然方法而取得了令人炫目的成就,十九世紀末以來,許多社會科學也效法自然科學(即努力采用自然方法),從而也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當代自然主義者不喜歡科學主義這一稱號,但自然主義的方法論信念很難與科學主義(scientism)劃清界限。
  “科學主義就是這樣一種信念,即,科學,特別是自然科學,是人類學問(human learning)中最最有價值的部分—之所以是最最有價值的部分,因為它是最最具有權威性的,或最最嚴肅的(serious), 或最最有用的(benficial)”。(10) 如此表述的科學主義與自然主義的方法論信念是完全一致的,其根本信念就是:唯科學是有價值的知識,一切非科學的學說皆不可與科學知識同日而語。
      三 自然主義與反自然主義
  自然主義與神秘主義是根本對立的,前者認為世界毫無神秘性可言,而后者認為世界在本質上是神秘的,前者認為認識世界只要有自然方法就夠了,也只有自然方法才是認識世界的正確方法,而后者認為自然方法根本認識不了世界的本質,把握世界本質必須通過神秘體驗。然而,當代自然主義似乎已不屑于與神秘主義對陣。例如在認識論和方法論領域,自然主義只把先驗論以及與德國近代哲學傳統一脈相承的解釋學當作自己的對手。
  蒯因可算是認識論中自然主義的典型代表。在蒯因看來,邏輯實證主義尚未把認識論徹底自然化,因為它仍堅持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的截然區分,而且認為分析命題的真假是不依賴于經驗事實的,這便仍帶有先驗論的色彩。蒯因在其《經驗主義的兩個教條》中著力論證,不存在什么先天真的分析命題,沒有什么陳述(或命題)是可以免受修正的(在蒯因看來也可以通過知識體系的充分調整以挽救任何一個命題)。(11)蒯因把自己的認識論稱為自然化的認識論(     naturalizedepistemology),并宣稱自然主義是經驗主義的又一個里程碑,因為自然主義放棄了先于自然科學的第一哲學(a first philosophy)目標。在蒯因看來,自然主義就是這樣一種體認,即在科學自身內部,實在(reality)即可得以辨識和描述,無需什么先驗的哲學。(12) 實際上自然主義是經驗主義與理性主義的調合,它強調尊重事實,以觀察和實驗證據為判決理論假說之可接受性的最可信賴的證據;它亦重視演繹邏輯在建構理論和檢驗理論假說過程中的重要性,但它竭力排除古典理性主義的先驗論成份。徹底排除了先驗論,便有了蒯因的“自然化的認識論”。
  方法論自然主義的基本信念就是這樣一種方法論一元論:自然方法或自然科學方法是唯一的知識探究方法,它不僅適用于自然科學,也適用于社會科學,甚至還適用于人文科學(humanities)。也就是說不存在什么根本不同于自然科學方法的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方法。在自然主義者看來,自然科學方法規定了什么可稱之為科學的標準,只有運用自然科學方法進行研究的學科才能算是科學。(13)自然主義者認為社會科學,甚至人文科學的目標與自然科學是一樣的,即努力建立闡明因果聯系的理論,以發現支配人類行動的模式、規則甚至規律,進而使我們可以預測人類行動。(14)淵源于近代德國哲學的解釋學是抵制方法論自然主義最力的學派。其反對自然主義的主要理由是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的目標與自然科學所追求的目標是根本不同的,自然科學的目標是獲得對自然對象以及過程的說明(explanation), 進而根據這種說明對自然過程進行預測和控制;而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追求對社會現象、人文現象以及人類行動的理解(understanding), 目標的不同決定了它們必須采用不同于自然科學的方法,即它們不是采用說明的方法,而是采用解釋(interpretation)的方法。(15)
  無論堅持先驗論與解釋學立場的哲學家與自然主義哲學家之間的分歧多么深刻,他們彼此之間還是可以保持一種共識,即人類中心主義。人類中心主義在反對宗教神學的思想統治和封建專制政治的過程中曾起過極其重要的解放作用,它也一直是促進工業文明蓬勃發展的精神動力。但面對二十世紀中期凸顯的種種全球性問題,我們若對制約人類行動的精神原則進行深刻反思,即可發現人類中心主義是一種誤導人類文明之發展的信念。要對人類中心主義深入反思,就必須對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之間的對立進行分析研究,因為人類中心主義的理論基礎就是除了人而外,這世界毫無神秘性可言,自然主義正好提供了有關于此的論證,而神秘主義恰在這一點上持堅決的反對立場。
  本文受篇幅限制已不便深入探討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各自的優劣,但筆者另有專文再論神秘主義與自然主義。
科學技術與辯證法太原1~5B2科學技術哲學盧風19981998神秘主義認為存在某種人類理性所把握不了的整體或大一(The One),而自然主義則認為世界的一切皆是自然的,即可用自然方法加以說明的。神秘主義認為世界是神秘的,而自然主義則認為世界毫無神秘性可言,二者是根本對立的。神秘主義/神秘性/自然主義/自然方法盧風,1956年11月生,哲學博士,現為湖南師范大學倫理學研究所教授。 作者:科學技術與辯證法太原1~5B2科學技術哲學盧風19981998神秘主義認為存在某種人類理性所把握不了的整體或大一(The One),而自然主義則認為世界的一切皆是自然的,即可用自然方法加以說明的。神秘主義認為世界是神秘的,而自然主義則認為世界毫無神秘性可言,二者是根本對立的。神秘主義/神秘性/自然主義/自然方法
2013-09-10 21:4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