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東坡黃州生活創作系年
東坡黃州生活創作系年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宋神宗元豐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蘇東坡貶為黃州團練副使。他自京城開封出發,經陳州、蔡州,過新息,渡淮水,往光山,于元豐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到麻城,二月一日抵黃州。
   宋元豐三年(公元1080年) 45歲
  一月 二十日,東坡度關山。其時梅花盛開,作《梅花二首》。過萬松亭,見麻城縣令張毅植萬松于道周,多凋謝,作《萬松亭》和《戲作種松》詩。遇“狂人”張憨子,作《張先生》和《記張憨子》詩文。二十五日至岐亭,老友陳季常以隆重禮儀迎接。住靜庵,被陳宴請五日,作《岐亭》(之一)、《陳季常所蓄〈朱陳村嫁娶圖〉二首》和《臨江仙·細馬遠馱雙侍女》以贈之。二十七日,宿黃岡庶安鄉,作《題丫頭山》詩。
  二月 一日,東坡到達黃州貶所,進《到黃州謝表》,抒發初到時的感受,作《初到黃州》和《黃州春日雜書四絕》。與太守徐君猷相識,徐“相待如骨肉”。東坡寓居定惠院,閉戶卻掃,或隨僧蔬食,或往村寺沐浴,尋溪傍谷釣魚、采藥,或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作《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二首、《卜算子·缺月掛疏桐》,以“孤鴻”自況。游安國寺,結識僧首繼連;作《安國寺浴》《安國寺尋春》。輒散步逍遙于海棠樹下,作《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訴衷情·海棠珠綴一重重》和黃州監酒稅樂京野步等詩詞。東坡以“梅”、“海棠”和“孤鴻”自喻,表明他初到黃州的孤寂而高潔的心態。并致信難友王定國、門生秦太虛和朋友徐司封。同鄉人王齊愈三兄弟寓居武昌,東坡橫江訪問,作《王齊萬秀才寓居武昌縣劉郎fú@①》詩。二十六日,雨中熟睡,強起出門,還作詩,第二天冒雨登四望亭,下至種魚塘,遂自乾明寺前東岡上歸,作詩二首。
  三月 寒食日渡江至武昌(今鄂州市)車湖,住數日還。陳季常來信請東坡寄居武昌并置田畝,東坡回信謝絕之。黃州天慶觀牡丹盛開,東坡冒雨觀賞并作詩。樂京送酒、天慶觀醮,東坡作詩以謝之。宣州通判、蜀人杜君懿之子杜沂游武昌,以酴mí@②花、菩薩泉為餉,東坡作詩以志之。進士潘丙來訪,與之渡江去樊口,飲酒店中。東坡見武昌“農夫皆騎秧馬”扯秧以減輕勞動負担,甚是高興。后貶惠州,路過廬陵,便將此技術推廣,后復推廣到廣東、海南島。淮南西路提刑李公擇以詩來慰,東坡作報書,即寫有著名的“吾儕雖老且窮,而道理貫心肝,忠義填骨髓,直須談笑于死生之際”名言的信。可見東坡浩然之氣,不減當年。寓居武昌的殿直王天麟來訪東坡,東坡得知黃鄂間溺嬰嚴重,遂致信鄂州太守朱壽昌,作《黃鄂之風》以志之。
  四月 上文潞公彥博書,言其子邁徒步相隨到達黃州。無所用心,輒復覃思于《易》《論語》。深春濃罩定惠院,茂林修竹,百鳥交鳴,東坡用詩人梅堯臣禽言體作《五禽言五首》和《黃州》詩。陳君式來訂交,日必造門。朱壽昌時致饋遺,東坡答書。與杜沂等游武昌西山并題名。為杜沂記其父杜君懿所蓄諸葛筆。武昌酌菩薩泉送侄婿王子立,以《歸來引》送王歸筠州。杜門不出,答好友李琮書和王定國書。
  五月 表兄文與可喪過黃州,東坡作《再祭文與可文》,并致信李公擇。與可子文逸民辭別東坡回歸成都故鄉。十一日,夢食石芝,作詩。與杜沂同游武昌寒溪西山寺,覽觀吳王峴、九曲亭、菩薩泉、盧州、樊口諸勝,作《游武昌寒溪西山寺》和《鳊魚》詩,并致信陳季常與杜沂。江岸裂出古銅劍,武昌供奉官鄭文得之轉贈東坡,東坡作《武昌銅劍歌》。正月十四日,東坡兄弟別于陳州,二月中,子由奉嫂同安君及侄兒迨、過自宋登舟,繚繞江淮,五月將至黃州,東坡以詩迎之。二十七日,遇大風,舟滯磁湖,東坡曉至巴河口迎之并作詩。二十九日,東坡全家遷居臨皋亭,作遷居詩文和《南鄉子·晚景落瓊杯》詞以賀之。并致信同僚和朋友范子豐、司馬溫公、吳子野、王慶源、章子厚、朱壽昌、陳季常,以抒發他寓居臨皋、享受大自然之樂趣。作《凈因院畫記》,闡述了他的哲學美學觀。
  六月 與子由同游武昌寒溪西山,作詩;至九曲廢亭,游樊山,作《記樊山》。朱壽昌送酒,東坡作報書:“珍惠雙壺,遂與子由屢醉,公之德也。”九日,子由將赴筠州鹽酒稅任,和“磁湖阻風”韻以送之。送子由至劉郎fú@①,飲別王齊愈家,是時子由夫人史氏泊舟九江以待之。岐亭監酒稅胡定之來黃看望東坡。致信陳季常,告知臨皋風物,借《易》家文字。陳季常第一次來訪,郡中舊州諸豪爭欲邀致之,東坡戲作陳孟公詩。進士潘原(昌宗)買撲被禁,東坡致信朱壽昌。
  七月 東坡與夫人王閏之在黃州度過第一個七夕,愿永不分離,作《菩薩蠻·七夕,黃州朝天門上作,二首》。為柳絮飛時暮春之閏怨,東坡作《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致信朱壽昌,言建安章子厚之兄章質夫家善琵琶者乞作歌詞,東坡將韓愈《聽潁師琴詩》隱括成《水調歌頭·昵昵兒女語》詞以贈之。定惠院yóng@③師于竹下開嘯軒,東坡作詩。為了告知臨皋“雪齋清境”生活,東坡致信法師言上人。
  八月 六日,夜潦方漲,月出房、心間,風露浩然,東坡與長子邁游赤壁;會辯才、參寥兩禪師使者,致書并作《秦太虛題名記》贈參寥。十五日,懷念子由,作《西江月·黃州中秋》。賓州知州馬處厚將赴賓州,順訪東坡于臨皋,東坡致信王定國。為了抒發樂居臨皋之心情,作《和何長官六言次韻五首》。乳母任采蓮病逝。東坡納王朝云為妾。
  九月 九日,與徐君猷飲于涵暉樓,東坡作《南鄉子·重九,涵暉樓呈徐君猷》,并致信王定國。十二日,自跋勝相院經藏記。十五日,讀《戰國策》,作《商君功罪》,提出學習商君“務本力農”的主張。陳季常妹夫蹇序辰提舉江西常平,將過黃州,東坡答書,東坡獨自游赤壁,自徐公洞還,作《記赤壁》。
  閏九月 致信好友畢仲舉,言及臨皋風物,生活清然。二十五日,讀國史補書杜羔事,并致信朱壽昌。內弟王元直自蜀使人來問狀,東坡致答書。游赤壁,作《赤壁洞穴》。
  十月 九日,作《菩薩蠻·回文,四時閏怨》四首贈君猷。李公擇自舒州來訪,共論秦觀,并致書。致信李公擇,告知企請光州知州曹九章之子曹煥為子由之婿事和自己杜門謝客之近況。東坡還與李游武昌寒溪西山寺,發思古之幽情,李請記,東坡作《菩薩泉銘》。聞堂兄子正中舍于九月逝世,東坡作祭文。侍奉蘇家三代人的乳母任采蓮八月仙逝,十月二十四日,葬之黃岡東坡丘地,東坡滿含淚水,作墓志銘。廬州通判柳真齡以鐵拄杖贈東坡,相傳此為錢liú@④故物,東坡作詩以謝之。觀好友張師正所蓄辰砂,作詩;又作《次韻子由病酒肺疾發》詩以慰子由。
  十一月 冬至日,謝客入天慶觀,燕坐其中,給門生秦太虛、好友蔡景繁、劉器之、王定國、滕達道等人寫信,告知在觀內修煉近況和心情,并作《陰丹陽煉》《陽丹陰煉》專文。在給秦太虛寫的一封長信中,詳盡敘述自己貶黃初年家庭變化、養煉修身、余悸心理、貧苦生活、交朋結友等的真實情況。
  十二月 十五日,淮南轉運司取勘徐州任,不覺察事,初答同僚李端叔書,具體闡述了老莊歸真返樸思想,即“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漁樵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罵。輒自喜漸不為人識,平生親友無一字見及,有書與之亦不答,自幸庶幾免矣。”十八日,東坡憶及曾得到蜀人蒲永升山水畫24軸,作《書蒲永升畫后》(又名《畫水記》);二十日,總結繪畫理論,又作《石氏畫苑記》,并致信畫家石幼安。撰《易傳》,作《鳳zhòu@⑤硯銘》,并致信滕達道、李端叔、王定國,告知他專治經書,一二年間,了得《論語》《易》,又可作《書傳》,開始寫《書義》等文章。他在《上文潞公書》中說:“到黃州無所思,覃思《易》《論語》若有所得。”東坡以書史為樂,比從仕廢學,少免荒唐。除夕,與川僧清悟游車湖,書贈王齊愈。題文甫家桃符,戲書王文甫家。游歐陽院,觀古編鐘,并寫文以記之。夢神考召入小殿賜宴,作宮人裙靴銘。探討書法藝術之源流,推出一種重要的書論,題歐陽修、蔡襄書跋和書清悟墨。代李琮論京東盜賊狀,作《王仲儀真贊》。
   元豐四年(公元1081年) 46歲
  一月 同僚滕達道自池州徙安州,來訪東坡。神降郭興宗家,東坡與潘丙等往觀之,作《子姑神記》《仙姑問答》《少年游·玉肌鉛粉傲秋霜》。二十日,東坡二往岐亭,潘丙、古耕道、郭興宗送至女王城東禪莊院,東坡作懷念關山詩。二十一日宿團風鎮,二十二日岐亭道上見梅花,作詩贈季常,至靜庵,勸陳不要殺生,作《岐亭》(之二)詩。遇救鹿人王翊,作戒殺文以志之。與陳季常行于山中,得應夢羅漢,遂載以歸,作《應夢羅漢》;返黃過團鳳鎮,訪新生洲作詩。從岐亭回黃州,獲白陽鏡,作《書所獲鏡銘》并詩,還致信蘇門六君子之一的李方叔。
  二月 東坡生活困匱,摯友馬正卿為他請故營地數十畝,東坡躬耕其中,作《東坡八首》并致信子安兄、楊元素、王定國、李公擇、孔毅甫、章子厚、李通叔等好友,津津樂道躬耕之情趣。自號“東坡居士”。為潘推官母李氏作挽詞。
  三月 東坡野游,聞黃人群聚謳歌,土人謂之山歌,作《書雞鳴歌》。東坡侄婿王適自筠來謁,同游武昌西山,酌菩薩泉以送之并作詩。得王元龍治大風方,東坡作《錢子飛施藥》。
  四月 八日,飯僧于安國寺,作《應夢羅漢記》。黃州通判任師中逝世消息傳來,東坡哀傷不已,作祭文和挽詞。陳季常第二次來訪東坡,適時王齊愈、王齊萬過江,潘丙、古耕道亦至,同祭于師中庵,東坡代為祭文。
  五月 五日,去徐君猷家同飲,頌徐守之功德,作《少年游·端午贈黃守徐君猷》。十一日,為書家唐林夫作六家書跋。
  六月 二十三日,陳季常第三次來訪東坡,會客中有善琴者,出所藏寶琴以彈之,東坡為陳季常作《雜書琴事十首》《雜書琴曲十二首》《偶書贈陳處士》。
  七月 二日,東坡作《謝徐州失覺察妖賊放罪表》。海印禪師將赴峨眉,東坡作《送海印禪師偈》送行。“三蘇”的發現者、推薦者——參知政事張方平生日,東坡以鐵拄杖作壽禮并寄詩二首。東坡生活極端困難,但痛自節儉以度之,并致信王定國。
  八月 十五日,與客飲江亭,醉甚,書鄭元輿絹紙。
  九月 九日,重陽懷舊,作《定風波·重陽,括杜牧之詩》。二十二日,書《歸去來》集字詩。與潘原失解后飲酒作詩。
  十月 九日,黃州繼任通判孟震置酒秋香亭,與東坡、君猷共飲,敬獻尊詞,頌徐守之功德,東坡亦作《定風波·兩兩輕紅半暈腮》。二十日,書昔游吳江垂虹亭記。因官方禁酒甚嚴,徐君猷、孟震皆不飲酒,戲作詩。二十一日,致信武昌主簿吳亮,披露官方捕私酒的罪行;作《飲酒說》。二十二日,訪王齊愈于車湖,座上得陳季常書,報是月四日,宋將種諤領兵打敗西夏,東坡作《聞捷》《聞洮西捷報》。與滕達道書,公開東坡此時的愛國情懷,“雖廢棄,未忘為國家慮也。”與馬正卿飲于東禪莊院,書孟東野詩,再書馬夢得窮。
  十一月 二日,雨后微雪,東坡應徐守君猷之邀,飲于臨皋,見麥青未蘇,作《浣溪沙》詞三首,第二天酒醒,企望來年豐收,又作二首。大雪又在紛下,東坡送牛尾貍給徐君猷。侄安節赴試后前來看望東坡,夜坐傾談,東坡作詩,并作堂兄子明詩跋。十五日,成都寶月大師惟簡派遣悟清來求勝相院經藏碑。東坡將所得的趙棠舍利授之,作舍利記。雪后宿乾明寺,作詩,為安節書摩利支經并作跋。冬至日,與安節飲酒樂甚,使作《黃鐘梁州》,令小童快舞一曲,醉后作《記安節飲》,并贈安節詩。臨行前,東坡為誦二伯父中都公送宮師下第歸蜀詩十四首以贈之。又作《四時詞四首》。
  十二月 聞李公擇出按行,抵光州,相約會于岐亭。一日,東坡自東門出陸,夜宿團風鎮;二日晚,東坡第三次去岐亭,住靜庵。李公擇至,留住數日,東坡作《岐亭》(之三)以志之。和陳季常雪中賞梅并作詩;書大雪事,對“舍外無薪米者”,無限同情,難過得徹夜未眠。雪中懷念朱壽昌,作《江神子·大雪,有懷朱康叔使君》《滿江紅·寄鄂州朱使君壽昌》。二十五日,大雪始晴,作夢回文詩二首。許安世書來,言房州三朵花,作詩。
  是年 又作子由棲賢寺記跋。致信文潞公(文彥博),言已完成《易傳》九卷、《論語說》五卷的撰寫任務。為陳季常作《方山子傳》,為陳父作《陳公弼傳》。為寶月大師惟簡作成都勝相院經藏記。應純道人將適廬山,求東坡羹頌以行。陳師仲主簿在杭州為東坡編述《超然》《黃樓》二集,東坡答謝書,作陳吏部詩跋。
   元豐五年(公元1082年) 47歲
  一月 二日,宜都令朱嗣先來訪,東坡為此書歐陽修黃牛廟詩。勝相院經藏碑成,悟清辭歸,東坡致信寶月大師。表現貶居第三年的曠達心情,東坡作《滿庭芳·蝸角虛名》;再現貶居長江邊的生活,又作《水龍吟·小溝東接長江》。十七日,夢扁舟渡江中流,回望棲霞樓中歌樂雜作,舟人言:閭邱公顯方會客,覺而異之,作《水龍吟·小舟橫截春江》《水龍吟·楚山修竹如云》。二十日,與潘丙、郭興宗出郭尋春,和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詩。過汪若谷家,作詩并《天篆記》。王天麟再次渡江來訪,言及岳鄂間溺兒俗,東坡致信朱壽昌,使立賞罚,以變此風。同時,與古耕道、繼連組織育兒會,繼連書其出入,古耕道掌其米絹。為堂兄子正逝世作祭文。
  是春旱,東坡參與打井,作《浚井》詩。梅花盛開,作《紅梅三首》,后改作《定風波·詠紅梅》詞。又作《二蟲》《柏石圖》《謝人惠云巾方@①③二首》。
  二月 筠州太守毛國鎮將《歸來》求贈言,東坡為之書《歸去來詞》作跋。和子由寄題孔平仲江州官草庵。陳季常第四次來訪東坡,東坡作見過三首和《阮郎歸·梅花》詞。弘揚發現和培養四學士之風,答好友李昭qǐ@⑥書。東坡得廢圃于東坡之脅,筑室五間,因成于大雪中,又繪雪于四壁,榜曰“東坡雪堂”,作《雪堂記》。這是他人生轉折的里程碑。鄰近四五郡皆送酒,東坡合置一器中,謂之“雪堂義樽”。以雪堂酒為義樽,身耕妻蠶,聊以卒歲。雪堂南挹四望亭之后邱,西控北山之微泉,如同陶淵明斜川之風光,作《江神子·夢中了了醉中醒》以贊美之。久旱逢甘雨,東坡次韻好友孔毅父三首。毛滂自筠州來訪,游于東坡,飲酒唱和,東坡和毛滂法曹詩。好友李元直送雪堂篆字榜,東坡作謝書。游武昌,題名西山。
  三月 三日,作陶淵明飲酒詩跋,提出著名的“饑寒常在身前,聲名常在身后,二者不相待,此士之所以窮也”的士大夫人生周期率。寒食日雨中,徐守君猷分新火,東坡作《寒食雨二首》《徐使君分新火》詩。七日,東坡相田沙湖,道中遇雨,作《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并致信陳季常。過黃氏家得呂道人沈泥硯。蘄水多腴田,往求不遂。東坡得臂疾,縣尉潘原在縣界迎接,送至麻橋名醫龐安常家,住數日,臂疾愈,與龐醫游清泉寺,作《浣溪沙·山下蘭芽短浸溪》。夜過酒家,飲酒醉,策馬至溪橋,臥于上,作《西江月·照野@⑦@⑦淺浪》貼于橋柱上。將領徐禧拜見東坡。十一日還,書《單龐二醫》《龐安常善醫》《記安常針術》《口目相語》,并致信胡道師;還去車湖王齊愈家達軒評書,作《四花相似說》,并書贈王齊愈之子王禹錫秀才。畫家米芾來訪,住于東坡雪堂,與東坡觀畫師吳道子畫釋迦佛。因問畫竹法,東坡使貼觀音紙于壁上,即起作兩枝竹,補以枯樹怪石贈之。好友董yuè@⑧來黃,游雪堂,有卜鄰意。東坡依《歸去來辭》,作《哨遍·為米折腰》,使家僮扣牛角而歌之;又和董yuè@⑧《滿江紅·憂喜相尋》,并將詞連信寄朱壽昌,因董系朱壽昌介紹與東坡認識的。送建溪雙井茶、谷簾泉與徐守侍女勝之,作《西江月·龍焙今年絕品》。
  春上 東坡患眼疾和瘡癤。
  四月 同僚楊繪來訪,談及東坡舊日贈詞:天涯同是傷流落;且感六客同集湖州,作和詩答元素。同君猷去民家飲酒食肉,作《煮豬頭頌》和《二紅飯》。
  五月 以怪石供佛印,作《怪石供》并書。綿竹道士楊世昌來訪,善作蜜酒,東坡作《蜜酒歌》。陳季常第五次來訪東坡,以一掊巾為贈,東坡作詩謝之。問大冶長老乞桃花茶栽東坡,作詩以志之。與子由游武昌西山,得與寺僧共建九曲亭,囑子由為記,東坡作跋《題九曲亭記》,其中有“元鴻橫號黃jiě@⑨峴”名句。西山戲題武昌王居士。
  六月 元結陂湖荷花盛開,東坡又題:“皓鶴下浴紅荷湖”,贈王齊愈、王齊萬、孔平仲。久旱得雨,東坡作雪堂種植詩,并書贈古耕道。東坡與諸友往來雪堂與臨皋之間,經黃泥坂,大醉,作《黃泥坂詞》。王適、曹煥來訪,東坡作《歸來引》以贈之,又作《漁家傲·些小白須何用染》,使曹煥寄曹九章;王適辭東坡赴筠州任。暑毒來臨,東坡致信好友朱壽昌、張天覺、李方叔,作《寒熱偈》。作錢公輔遺教經跋寄好友錢世雄。好友張舜民貶郴州,繞道來訪,東坡與之同游武昌樊山、寒溪、菩薩泉等。舜民自述從征靈武兵敗,東坡記事作詩。東坡取舜民《漁父》詩意,同情貧苦漁民而作《魚蠻子》。
  七月 追求清涼高潔的生活幻境,東坡作《洞仙歌·冰肌玉骨》。與長子邁夜坐作聯句詩。十三日,作中都公舉進士謝啟跋以歸子明。王定國自賓州寄詩,東坡作和詩六首。十六日,“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道士楊世昌泛舟赤壁湖,作《赤壁賦》。
  八月 十五日,即景思家,作《念奴嬌·中秋》;游赤壁磯,高吟“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之絕唱,作《念奴嬌·赤壁懷古》,此詞為東坡文藝創作高峰標志的代表作,譽傳千古。
  九月 九日,徐守君猷攜酒于棲霞樓,東坡作《醉蓬萊·重九上君猷》。
  十月 十五日,與客攜酒與魚,出雪堂,過黃泥坂,到臨皋,再游赤壁,感“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云云,作《后赤壁賦》,并帖贈楊世昌。上述赤壁兩賦一詞,均是標志著東坡文藝創作高峰在黃州的力作之一。聞麻城主簿李臺卿在廬州逝世,東坡作吊詞。徐禧永樂兵敗,城陷身亡,東坡作吊唁詩和《永洛事》。淮南轉運使蔡承禧與東坡會于臨皋,并幫助營造南堂。書《怪石供》以供刻石之用。
  十一月 書雪堂四戒。
  十二月 十三日,作李康年篆心經跋。書贈陳季常詩。十九日,郭興宗、古耕道置酒赤壁磯,為東坡祝壽。正在酒酣時,進士李委作新曲《鶴南飛》以賀之,東坡作《李委吹笛》《失題》詩答謝之,并書贈范子豐。東坡第四次去岐亭,住靜庵,繼續對季常勸戒殺,書戒殺事,作《岐亭》(之四)詩。監鄂州酒稅張商英過黃州,東坡與其會于徐君猷家,作詩和《減字木蘭花》五首贈四侍女;又作《菩薩蠻·贈徐君猷笙妓》。
  是年 還為同僚陳君式罷任,書李少卿詩;為廬山道人崔閑作《醉翁操》;書李巖老棋;書龐安常贈李廷guī@⑩墨。陸維忠道士來訪,言及陳太初得道事。將王齊愈贈送之芾硯遺嫂弟蒲宗孟并作銘敘。作《服胡麻賦》。聞歐陽發(伯和)逝世,東坡作祭文。為章質夫畫木石叢條作書。弟子王子中自彭城來訪,東坡致信好友李昭qǐ@⑥。書買田事;書杜甫屏跡詩。杜輿自臨淮來游為題字說后,東坡促杜輿歸作書。
   元豐六年(公元1083年) 48歲
  一月 三日,東坡在臨皋亭點燈會客作詩。二十日,復出東門,仍用前韻作詩。致信蔡景繁、陳季常,言及生活近況。同鄉巢元修自四川來訪,受命承當東坡二子適、過塾師之重任。大寒至東坡,請巢元修飲酒并作詩。有慨于蒲傳正,為解嘲作《東坡》《元修菜》詩。東坡同蘇壽明、巢元修一道,送應托僧往游廬山,作《送僧應托偈》。作《日日出東門》詩。牢城失火,潘丙舉家奔雪堂。東坡去信巢元修,巢自車湖歸。崔閑館于雪堂,致同僚陳章書。致信蔡景繁,告知董毅父仙逝。
  二月 東坡又逍遙于定惠院海棠樹下,仍以海棠自奮,作《海棠》詩。
  三月 寒食日,與郭興宗渡寒溪,吳亮提壺野飲。郭為挽歌,四座凄然,東坡改白樂天詩以《瑞鷓鴣》詞牌歌之。張夢得謫齊安,出觀所藏郭忠恕畫山水屋木一幅,東坡作畫贊。參寥自杭州來訪,東坡與之同游武昌西山,記夢參寥飲茶詩。以怪石供參寥,作《后怪石供》。與王殿直書,言君猷四月末離開黃州,楊君素接替太守任。二十五日,與子由書,言及修養之道。又作《記黃州婦》。雪堂夜飲,醉歸臨皋,作《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詞,鬧出了戲弄徐太守之小鬧劇。
  四月 一春臥病,逾月方安,又害目疾。作寄周安孺茶詩。徐君猷受罷黃州太守。與往歲一樣,東坡同徐守君猷游安國寺,飲酒竹間亭,繼連請名,東坡命名曰“遺愛亭”,并代巢元修作記,以頌徐守之功德。
  五月 八日,為楊道士書,贊揚楊系一多才多藝的道人。南堂落成,東坡作詩賀之,并錄寄蔡承禧。與楊元素書,楊派其弟楊慶基來黃,同東坡議買莊田事,東坡致信楊繪;陳季常報荊南莊田事,第六次來黃,事未議成。東坡作《滿庭芳·三十三年》詞。徐君猷離黃去湘,東坡作《好事近·紅粉莫悲啼》以送之。
  六月 再現六月景事,東坡作《鷓鴣天·林斷山明竹隱墻》。還書贈古氏,贊美古耕道的“嘉觀”。風毒攻右目,幾失明,東坡致信同僚和好友陳朝請、蔡景繁、范景仁、上官彝、楊元素等,言及臥病半年,終未清快,只好杜門僧齋。二十日,為黃檗答子由問疾頌。文學家曾鞏卒于臨川,有人傳謠東坡亦同時仙逝,與唐詩人李賀一般。神宗詢問左丞蒲宗孟,嘆息,連飯都吃不下;范景仁在許昌聞之掩面大哭,欲化金帛之類,派李成伯查詢,始得東坡害瘡癤訊,并未仙逝。湖州六客之一吳子野過黃州,東坡病甚,難盡款意。陳季常妻亡故,妹夫蹇序辰悼亡,東坡作慰疏。
  閏六月 聞同僚陳襄逝世,東坡致信陳章。二十四日,書士琴贈主簿吳亮,又題沈君琴。彥正判官送古琴,適海印禪師自三衢至,令侍者快弄數曲,作論琴詩,并致信彥正判官。與李公擇書,言自己春夏患瘡癤、赤目之事。聞英宗時任宰相的富弼逝世,朝廷以太常少卿召回李公擇,東坡致信嘆之。張夢得營新居筑亭,東坡命名為“快哉亭”,并作《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wò@①①quán@①②》以賀之。十一月一日,子由作《快哉亭記》。
  七月 作《初秋寄子由》《和王鞏南遷初歸》詩。好友孔毅父以詩戒飲酒,問買田,且乞墨竹,東坡作和詩。為孔毅父妻逝世作挽詞。與孟亨之書,和門生黃魯直食筍詩,傳達自己食筍生活情趣。六日,渡江至劉郎fú@①,飲于王齊愈達軒,醉后畫墨竹,集古句,作《定風波·雨洗娟娟嫩葉光》。十日,作吳道子地獄變相跋。十五日,畫家孫叔靜來訪東坡,出觀其先君蘇洵手書——宮師手跡,東坡作跋,叔靜歸去。書劉庭式事寄趙杲卿。
  八月 二十三日,作《漱茶說》;二十七日,作《節飲食說》,提出著名的養生之道:“一曰安分以養福,二曰寬胃以養氣,三曰省費以養財。”與范子豐書,言及黃州稍西山麓傳為周郎赤壁。
  九月 重陽登棲霞樓,作《西江月·點點樓頭細雨》,發出“俯仰人間今古”的感嘆;又作《十拍子·暮秋》,產生一種“人生如夢”的虛幻感。二十七日,第四子干兒出生,東坡作自嘲詩《洗兒》,并致信蔡景繁,萬般傷嘆。
  十月 貧子趙吉攜子由書來見喜,東坡樂易遂留之,記趙吉與子由論神全,即《記趙貧子語》。十二日月夜,東坡過承天寺,訪張夢得,散步庭中,心曠神怡,作《記承天寺夜游》。書張夢得所贈墨。十五日,記唐林夫惠諸葛筆。冬至日,書名僧令休硯。和蔡承禧海州石室詩,作《喜王定國北歸第五橋》詩。為了煉丹有道,東坡虔心向光州朱元經道人學習,作《朱元經爐藥》一文以頌道人高明之丹術。
  十一月 九日,東坡為孟震跋子由所作君子泉銘。并作《孟仰之》。十二日,為張夢得書昆陽城賦。滕達道自安州赴闕,相約會于岐亭,東坡第五次前往岐亭。致信滕達道,逮往迎于黃陂。會雨雪間作,止于蕭寺,晴日回到黃州。與楊君素、張公規游安國寺,東坡作《養生難在去欲》。徐君猷逝世于道,喪過黃州,東坡拊棺大哭,作祭文和挽詞;為經紀其喪事,致信其弟徐大正。
  十二月 八日,暢飲張夢得小閣,作《南柯子·衛霍元勛后》。書贈好友何圣可。又作《臨江仙·冬夜夜寒冰合井》《臨江仙·詩句端來磨我鈍》。十九日,王適以詩來慶賀東坡生日,東坡寄茶二十一片并詩謝之。巢元修辭歸眉山。二十七日,夢作祭句芒文。
  是年 東坡與好友錢世雄書,問及遺教經跋收到與否,書范鎮約居許下(今河南許昌)事。贈參寥卵硯銘。餉李巖老法魚。作王鞏詩集敘。滕達道至闕,為飛語所中,將自明作書。曹煥來訪,辭赴筠州,東坡作東軒長老詩以戲子由。得曇秀(芝上人)記夢彌勒殿事。和秦太虛梅花詩,再和潛師詩。與好友欽之書,言及去歲后赤壁賦書寫事。作《瑤池燕·飛花成陣》(閨怨,寄陳季常)。
   元豐七年(公元1084年) 49歲
  一月 與圓通禪師、徐得之、蹇授之、蘇子容、王慶源、滕達道、王定國書,言及蒙恩量移汝州信息。和秦觀、參寥梅花詩,以贊其高潔的人格。夜過雪堂,聞崔閑彈曉角,記孟郊詩;第二天,饋崔閑酒并作詩帖。
  二月 二日,與參寥、徐大正等人一道,從雪堂出發,尋訪黃州諸勝,作上已日詩。謁乳母任氏墳。又為師中庵題蜜。訴說貶居生活,東坡致信司馬光。滕達道責筠州安置,以辯謗引疾疏草來質,東坡改為辯謗乞郡狀并致信。
  三月 三日,東坡與參寥、徐大正、崔閑攜酒出游諸州諸勝,作詩。黃州主簿劉唐年饋油煎餅,東坡命名為“為甚酥”并作詩。四日,徐大正將赴閩中,后會難期,東坡作《記游定惠院》并詩以志之。筠州圣壽院有聰禪師來訪,東坡作偈送之。西蜀好友楊耆來訪,東坡以舊作扶風驛遇貧者詩贈之并送耆醵錢貼。聞同僚陳君式仙逝,東坡為文祭之。巢元修贈送家傳秘方“圣散子”于東坡,東坡又贈與龐安常,作《圣散子敘》。神宗下詔:特授東坡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郎,汝州團練副使。東坡萬般感謝,上《謝量移汝州表》。九日,為記與王齊愈往來識別事,作《贈別王文甫》,并致信。為送東坡,陳季常第七次來黃。作《浣溪沙·傾蓋相逢勝白頭》詞。
  四月 一日,東坡自黃移汝,留別雪堂,鄰里二三君子飲酒言歡,東坡作《滿庭芳·歸去來兮》以謝之。又作《蝶戀花·送潘大臨》。受楊元素之托,李仲覽自江東來別,東坡致信以慰之。六日,應繼連之請,作《黃州安國寺記》。七日,記張君宜醫。作《別黃州》詩和參寥留別雪堂詩。王齊愈、王齊萬、參寥、趙吉等人集于雪堂,送東坡東行,渡江過武昌,夜行吳王峴,聞黃州鼓角,東坡回望,凄然淚下作詩。因風浪滯留磁湖,至車湖,王齊愈留二日,東坡作《再贈王文甫》以志之。十四日,順游西塞山,作《鷓鴣天·西塞山邊白鷺飛》《浣溪沙·西塞山邊白鷺飛》《漁父》四首、《調笑令》兩首、《減字木蘭花·江南游女》。至磁湖訪吳子上,獲觀宮師送其父中復罷犍為令赴闕引作跋。過程氏山居,觀瀑布水,記參寥、陳季常答問事。順訪五祖寺,作《五祖寺》詩。王齊愈、王齊萬、王齊雄之子王天常、王齊愈之子王禹錫、潘革、潘鯁、潘丙、潘原、潘大臨、潘大觀、古耕道、郭興宗、何勝可及孫子何頡、韓毅甫、宗公頤,送東坡至磁湖;陳季常、參寥、喬仝等送至九江。陳還獨自在九江守候至六月,等東坡從高安返回九江后才依依分手,東坡作《岐亭》(之五)以贈之。
   責任編輯 高冷*
  字庫未存字注釋:
   @①原字氵加伏
   @②原字酉加縻
   @③原字偶右部加頁
   @④原字钅加戮左部
   @⑤原字口加朱
   @⑥原字王加己
   @⑦原字氵加彌
   @⑧原字钅加越去走部
   @⑨原字木加解
   @⑩原字王加圭
   @①①原字亻加屋
   @①②原字亻加全
   @①③原字血下加句(口改為灬)
  
  
  
黃岡師專學報黃州42-47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饒學剛19971997 作者:黃岡師專學報黃州42-47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饒學剛19971997
2013-09-10 21: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