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充滿生機的“上海五國”
充滿生機的“上海五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年6月14至15日將在上海舉行的中俄哈吉塔第6次元首會晤將對“上海五國”的未來發展作出重大戰略規劃和決策。五國的合作可望實現歷史性的飛躍,并對五國在21世紀的合作關系以及本地區乃至世界形勢都將產生重大的積極影響。
  從會晤機制向全面合作機制轉變
  “上海五國”開創于1996年4月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在上海的會晤,而這一進程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4年2月開始的中蘇邊界談判。可惜此后的20多年間,中蘇之間由于種種原因,談判一直裹足不前,到1989年11月中蘇雙方又開始談判。這是以邊境裁軍和加強軍事信任為初期議題的“上海五國”進程的正式起點。在此后的12個年頭里,“上海五國”進程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1989年11月至1991年12月蘇聯解體,中蘇一對一談判階段。
  第二階段——1991年12月至1997年4月,以中國為一方,以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國為另一方的五國兩方談判階段。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后,俄哈吉塔四國組成聯合代表團同中國繼續進行邊界談判和關于邊境地區裁軍與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問題的談判。1996年4月26日中俄哈吉塔五國元首在上海首次會晤,簽署了《關于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根據協定,雙方部署在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互不進攻;雙方不進行針對對方的軍事演習;限制軍事演習的規模、范圍和次數;相互通報邊境100公里縱深地區的重要軍事活動情況;彼此邀請觀察實兵演習;預防危險軍事活動;加強雙方邊境地區軍事力量和邊防部隊之間的友好交往等。這次上海會晤不僅簽署了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協定,而且還決定五國元首每年舉行一次會晤,使五國元首會晤機制得以正式建立并開始啟動。這一機制被稱作“上海五國”。
  1997年4月24至25日在莫斯科舉行“上海五國”元首第二次會晤。以中國為一方,以俄哈吉塔為另一方,簽署了《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協定》。根據協定,雙方將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裁減到與睦鄰友好相適應的水平,使其只有防御性。這兩個協定的簽署是五國睦鄰友好、相互信任、互利合作關系不斷發展與鞏固的結果,已經并將對五國關系、地區安全和國際關系產生積極影響。
  第三階段——1997年4月以后,中俄哈吉塔五國五方談判階段。以中國為一方,以俄哈吉塔四國為另一方關于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和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談判勝利結束后,五國兩方雙邊談判改為五國五方多邊談判。談判的內容擴大,不僅涉及五國邊境地區的軍事問題,而且還就五國、地區和世界的政治、外交、軍事、安全、經濟等問題廣泛交換意見,協調立場,相互支持,開展合作。1998年7月、1999年8月和2000年7月分別在阿拉木圖、比什凱克和杜尚別舉行了第三、四、五次“上海五國”元首會晤,簽署了《阿拉木圖聲明》、《比什凱克聲明》和《杜尚別聲明》。這三次會晤和三個聲明,表達了五國對當前重大國際問題的看法和加強地區安全與推進五國經濟合作的決心,實現了“上海五國”兩大轉變:完成了將五國元首會晤由五國兩方轉變為五國五方;完成了會晤由單純討論邊境地區軍事信任與裁軍問題,轉變為討論五國在政治、外交、軍事、安全、經濟等方面的全面合作問題,使“上海五國”開始了由會晤機制到合作機制的重大轉變。
  “上海五國”經過5年的發展,不斷完善,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通過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信任和裁減軍事力量,消除了中國與俄哈吉塔四國之間的敵對和緊張,中國與四國之間建立了睦鄰友好、相互信任、互利合作的關系。
  ——在“上海五國”框架內,五國在聯合打擊三種勢力方面開始進行有成效的合作。
  ——五國開始在國際問題上協調立場,相互支持,密切合作。
  ——五國決定在“上海五國”框架內發展經貿合作,特別是發展在能源和交通領域的合作,準備將多邊經貿合作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推動“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的動因
  “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主要得益于以下因素:
  中國與俄哈吉塔四國邊界問題的逐步解決為“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奠定了基礎。
  到目前為止,中國同俄哈吉塔的邊界問題,除了中國同塔吉克斯坦之間有一段邊界走向未定,以及中國同俄羅斯在極個別地段的邊界尚待解決之外,其他已全部得到解決。中國同俄哈吉塔邊界問題解決的進程說明,邊界問題的逐步解決,帶動了中國同四國關于在邊境地區相互裁減軍事力量和加強軍事領域信任的談判,推動了“上海五國”元首會晤機制的建立和“上海五國”進程的發展。事實說明,“上海五國”進程與中國同俄哈吉塔四國邊界問題的不斷解決同步。
  中國與俄哈吉塔四國關系的逐漸加深為“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創造了前提。
  自中國與俄哈吉塔建交以來,中國同四國高層領導人互訪頻繁,在不結盟、不對抗、平等互利、互不干涉內政的基礎上,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各個方面的合作不斷加深,相互已結成好鄰居、好朋友、好伙伴。這里特別應指出的是,中俄關系不斷提升對“上海五國”機制的建立和“上海五國”進程的發展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營造和平環境、振興國家經濟的共同愿望是“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的經濟動因。
  隨著冷戰的結束、蘇聯解體,俄哈吉塔紛紛走向獨立以及中國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國策,五國都面臨著振興經濟、追趕世界科技發展浪潮、應對經濟全球化挑戰的艱巨任務。因此,五國都需要一個和平、穩定的周邊環境,都需要發展同周邊國家多方面的經濟合作,以便盡快實現國家的振興。“上海五國”機制為五國開展多邊經濟合作提供了組織保證。
  相互支持,共同對付活動猖獗的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三種勢力是“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的安全動因。
  近幾年來,在本地區,尤其是在中亞、外高加索及其鄰近地區,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以及毒品販賣、武器走私等跨國犯罪活動猖獗。這三種勢力和各類跨國犯罪活動對本地區安全構成嚴重威脅。五國不得不團結在一起,相互支持,共同對付這些威脅。
  相互支持,共同對付當前復雜而嚴峻的國際形勢是“上海五國”進程不斷發展的國際動因。
  當前,世界面臨深刻而復雜的變化。一方面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兩大趨勢推動國際局勢總體上繼續沿著緩和的方向發展。另一方面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有新的發展。在這種復雜的形勢下,五國需要加強合作,共同面對國際形勢的新變化。
  “上海五國”機制的特點
  “上海五國”機制經過五年的發展形成了有別于許多其他地區機制的特點,這些特點是:
  “上海五國”機制創造了當代新型的國家關系、新型的安全觀和新型的區域合作模式,體現了時代精神。“上海五國”機制創造的新型國家關系可以概括為四句話:睦鄰互信,平等互利,團結協作,共同發展。這種關系的特點是:遵循相互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干涉內政的原則,發展相互信任的睦鄰友好關系;堅持以和平方式,通過友好協商,公平合理地解決國家間的爭端和分歧;團結協作,求得共同發展。“上海五國”機制創造的新型安全觀,就是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通過對話與協商,最大限度地減少邊境地區的軍事力量和軍事活動,增加透明度,加強友好往來,建立睦鄰友好的邊界,從而維護國家和地區的安全。“上海五國”創造的新型區域合作模式就是平等和互利的區域合作模式。大小國家一律平等是區域合作的原則和基礎,實現各國互利是區域合作的目的。
  “上海五國”機制不針對任何第三方。“上海五國”不是軍事集團,五國之間的政治、安全、軍事等方面的合作不針對任何第三方,同時在邊境地區裁減的軍事力量不會轉移到任何其他地方,不會使其他國家感到不安全和壓力。因此,“上海五國”機制的建立和發展有利于本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上海五國”機制是開放性的。“上海五國”不是封閉性的集團,而是開放性的。它歡迎本地區其他國家參加。
  “上海五國”機制的任務和前景
  “上海五國”進程自啟動以來不斷完善與發展,已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成為地區安全和世界穩定的重要因素。但是新的形勢向這一進程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上海五國”機制當前面臨的任務主要是:
  充實和完善“上海五國”機制。鑒于“上海五國”在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促進五國經濟發展中起著日益重要的作用,五國決定將“上海五國”由會晤機制變成地區合作機制,以便促進五國在各國領域的多邊合作。為了加強“上海五國”機制,決定舉行外長年度會晤,審議發展五國在各個領域的相互協作問題,討論國際和地區形勢并協調共同立場。為了加強五國之間的協調,決定在現有的各方任命的國家協調員的基礎上建立國家協調理事會。為了提高“上海五國”機制的效率,決定通過“上海五國”章程文件。充實和完善“上海五國”機制,以及在“上海五國”框架內開展多層次、多領域的合作,是五國面臨的一項重大的任務。
  深化安全領域的合作。五國決定反對任何可能導致本地區形勢復雜化的沖突、威脅和外來干涉;聯合打擊對地區安全、穩定和發展構成主要威脅的民族分裂主義、國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以及各種跨國犯罪活動。為此,五國決定盡早制定相應的多邊綱要,簽署必要的多邊合作條約和協定,定期召開五國執法、邊防、海關和安全部門負責人會議,視情況在五國框架內舉行反恐怖和暴力活動演習,研究和落實吉爾吉斯斯坦關于在比什凱克市建立地區反恐怖機構的倡議。五國在反對沖突、威脅和外部干涉,以及打擊三股勢力方面的合作是當前最緊迫、最重要的任務。
  推進雙邊和多邊經貿合作,特別要發展在能源、交通領域的合作,將多邊協作提高到新的水平。為此,五國決定全面鼓勵在五國框架內理順和發展經貿關系,包括改善本國投資和貿易環境,為五國中的其他國家的公民和企業進行正常商業活動、解決在合作過程中出現的糾紛提供有利條件。中國歡迎四國積極參加中國西部大開發的各項建設,中國也鼓勵本國企業到中亞國家和俄羅斯投資辦廠,開展深加工、貿易,或者合作開發資源。發展五國雙邊和多邊經貿合作對五國和本地區的繁榮與穩定,將起重大的推動作用。
  加強在國際舞臺上的合作。五國決定反對以“人道主義”和“保護人權”為借口干涉別國內政;反對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批準在國際關系中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反對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出于私利壟斷全球和地區事務;決心維護1972年簽署的禁止建立國家導彈防御系統的反導條約;支持中國維護國家統一的愿望和努力,支持中國關于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形式將臺灣納入戰區導彈防御系統計劃的立場;支持俄羅斯解決車臣問題的立場。通過以上決定的實施,將五國在國際問題上的合作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為元首會晤作準備,今年4月28日五國外長在莫斯科舉行了會晤。他們在《新聞公報》中強調落實《杜尚別聲明》各項條款的重要性,并表達了如下觀點和看法:
  ——肯定“上海五國”在雙邊基礎上和通過多邊協作積極全力打擊威脅中亞安全與穩定的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的方針是正確和及時的;對“上海五國”在軍事領域日益加深的相互協作表示滿意,并高度評價“上海五國”軍事聯合監督小組為落實1996年和1997年分別在上海和莫斯科簽署的關于在邊境地區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和相互裁減軍事力量的協定所做的大量工作。
  ——強調開展多方面、多層次的經濟合作,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認為這種合作能為“上海五國”框架內的相互協作奠定物質基礎;認為2001年秋季將在哈薩克斯坦舉行的“上海五國”政府首腦首次會晤將對解決這一戰略任務起直接的作用。
  ——同意在“上海五國”框架內建立人文領域的經常接觸,認為這對鞏固五國人民之間傳統的深厚的精神聯系、相互理解、信任和友誼意義重大;各國外長支持中國關于在2001年舉行文化部領導人會議的建議,認為這次會議將為文化領域的多邊合作開辟道路。
  ——研究了當前國際和地區形勢中的一些迫切問題,并在聯合公報中確認五國立場一致,表示將共同致力于繼續鞏固和不斷提高“上海五國”在國際事務中的相互協作。
  即將在上海舉行的五國元首第六次會晤是“上海五國”進程中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一次會晤。在這次會晤中元首們將討論和確定“上海五國”的名稱,性質,吸收新成員原則,機構設置,合作領域、內容和方式,發展方向等重大問題,使“上海五國”實現從會晤機制到全面合作機制的歷史性的轉變。在這次元首會晤后,“上海五國”機制將更加完善,威望將更加提高,并將在促進世界多極化進程和建立公正、合理、民主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上海五國”充滿了生機與活力,展現出廣闊的發展前景。
  字庫未存字注釋:
   @①原字為目加僚右
《liào@①望》京7~9D6中國外交夏義善20012001 作者:《liào@①望》京7~9D6中國外交夏義善20012001
2013-09-10 21:4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