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探索博大精妙的傳統文明
字體    

游方和尚上網揭示UFO真相之謎(一)
游方和尚上網揭示UFO真相之謎(一)
游方和尚(緬甸猛臘某寺廟)     阅读简体中文版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今年46歲,出家為僧已二十多年。我的家鄉在云南某地,但我是在緬甸猛臘某寺廟出的家。我們家鄉佛法盛行,幾乎村村寨寨家家戶戶都信佛,如果某人出家為僧,這個人的整個家族都會感到榮耀。據我母親講,我剛滿月的時候,就受了戒,成為了佛弟子。我是1990年出家的,當時我25歲,我大兒子8歲。剃度的那一天,我們全村的人都來給我祝賀,我老婆也很高興。我們那兒就這風俗,有家室的人剃度出家,他的妻兒會得到很好的照顧。

我出家的寺廟很小,加上我也不到十個人。我師父是個很老的和尚,平時不怎么說話,但是附近的村民卻很尊敬他。在師父的教導下,我開始了修行生活。我們的寺廟屬于小乘佛教,只供奉釋迦牟尼佛為祖尊,其他的佛啊菩薩啊什么的,我們一概不予承認的。
  
修行的生活基本就是這樣:種地、吃飯、打坐誦經,此外再也沒有其他內容。但是這些對我來說卻很困難,因為我不認識字,看不懂佛經,所以誦經這塊我就做不好。不過師父沒有強求我去認字,他說不認字反而是好事,看不懂佛經也許不是壞事,他只要求我嚴守戒律、打坐參禪即可,誦經就免了。當然,后來我又認字了,但那是有另外的機緣所致。
  
我們小乘佛教是通過持戒攝心,由攝心而入定,由入定而開慧。也不知為什么,我的師兄弟甚至包括師父在內,入定都很困難,一年下來,難得真正入定幾次,但我卻不同,修行了三個月之后,我就經常能在打坐中入定。我知道,很多在家的居士自己也打坐過,但卻未必體驗過入定的感受。其實入定就是這樣,你往那里盤腿一坐,當雜念漸漸滅盡時,你會進入一種一念全無的寂靜,在這種寂靜中,人體感官的功能全部喪失,你感覺剛剛過去幾分鐘,甚至是幾秒鐘,但是出定時一看時間,卻是過去了幾個小時。師父說我之所以能這么快入定,其實就是不認字帶來的好處。

1991 年夏天的時候,我出家已經一年多了。某晚,在師父的帶領下,我們全寺的和尚在釋迦法像前圍成一圈打坐,不知不覺我又入定了。但這次入定不同以往,當時我自己感覺應該是定了一個小時左右吧,但出定時,師兄們卻告訴我,我已在佛前整整入定七天,而且這七天之中,我的頭頂上方一直有七彩光影流轉,日夜不息,即使普通人用肉眼也能看得見,但這光影來自何方,卻是誰也說不清楚。
  
出定之后又過了幾天,我偶然發現,自己閉著眼睛竟然也能看到東西,而且比用眼睛看更清晰。我去請教師父是怎么回事兒,他說我這是開了天眼神通,是好事。從此,我更加努力的用心修行。到了1992年年初,有一天早上拜佛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釋迦法像大放光明,同時感到有股火一樣的熱流從我頭頂涌入體內,漸漸在周身彌漫開來,我整個人也進入了一種懵懂狀態,仿佛時間都停止了一般。那感覺非常的美妙,就像在睡夢中洗熱水澡一樣。等到這整個過程結束時,我突然感覺自己不一樣了,我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同時我的天眼神通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佛像上釋迦牟尼佛的法身。光這還沒完,我還記憶起了前生前世的許多事情。
  
原來,在過去兩世之中,我都是出家修行的和尚,但因生生世世積攢的罪業深重,障礙重重,都沒修成正果。不過,每次圓寂之前,我都發了誓愿下一生還要接著修,故此生又走入了佛門再續前緣。因前兩世的修行,我的罪業已消,又積累了功德,所以這一次修行起來格外的容易,是普通人無法比擬的。
  
依照我如此的根基,三生的洪愿,只要意志堅定,今生修成正果是一定的。但可悲的是,我剛剛記憶起前生往事,釋迦法身馬上就開示予我,佛祖說他傳的法已經不行了,不能渡人了,不能再讓人修成正果了,而且佛祖即將撒手世間,再也不管人間之事了。聞此噩耗,我無比悲痛,當時就流下了眼淚,我說佛祖撒手人間,誰來看護度化我們這些信奉您的弟子呢?釋迦法身說,有人走,自然就有人來,八萬四千法門中,自然有能度化你們去往涅盤彼岸的路。說完,釋迦法身就消失不見了。我把佛祖告訴我的情況轉告了師父和其他人,師父問我準備怎么辦,我考慮了很久,對師父說我要去云游,去尋法,去尋找那通往涅盤彼岸之路。
  
1992年3月,我告別了師父和師兄,離開了寺廟,只身一人,分文未帶,只帶了一個缽盂,就踏上了云游之路。后面的篇幅中,我將說一些我在修行中的感悟,以及這些年云游的見聞。關于外星人事情,就是我在云游中碰到的,后面自然就會寫到,還請大家耐心等待。

上面說到我有天眼神通,我知道很多人對這個感興趣,這里呢,不妨就說一說。所謂的天眼,其實就是人的松果體,也就是道家說的泥丸宮。每個人都有松果體,只要經過修煉,經過能量的加持,都能開天眼,這沒有什么好神秘的。
  
用天眼看世界,跟肉眼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不是你能夠想像的。咱們用肉眼看東西,你只能看一個方向,一個層面對吧,用天眼看呢,是全方位的、立體的、全息的。就是說一眼看去,四面八方、左右上下、從內到外,全部信息一覽無遺。比如看一個人,你用肉眼只能看到他的一個側面,而且只能看到表面上,而用天眼看呢,這個人的每一個細胞我都看的清清楚楚,連他心里在想什么,我都能看的明明白白。開了天眼之后,特別是記憶起我前世的事情之后,我就又能夠認字了,但都是繁體字。不過現在的簡體字也難不倒我,拿過一本字典來,或者別的什么書,連翻都不用翻開,我掃一眼全明白了。現在所謂的高科技,在我眼里,都是兒戲,一眼全部看穿。
  
佛家的天眼分為五個層次,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我剛開天眼的時候,是肉眼層次,等開始云游的時候,就是法眼層次了。到了法眼這一步,我不光能夠全息的去看人看物,還能看到一個生命過往三世的經歷,能看到過往的三世姻緣。可惜的是,我看不到一個生命的未來走向,看不到他的終結,那得證得漏盡通才能做到。
  
其實天眼這個東西,一點都不迷信,完全可以用科學道理解釋。你比如,人的肉眼只能看見可見光,那些x射線、伽馬射線什么的,人就看不見了。而比伽馬射線穿透力還強大的光線多了去了,可以說是無限多,而且是無處不在。松果體就能看到、感知到這些光線,所以能夠透視人體,能夠看到肉眼所不能見。普通人的松果體是被封閉的,通過修行呢,可以慢慢的打開這種封閉,使它能夠看東西。
  
那我又是怎么知道別人心中所想?又是怎么知道別人三世姻緣的呢?這更簡單了。很多人都知道,人的大腦,有百分之九十左右是被封閉的,根本利用不起來。笨人呢,被封閉的多一點,可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五,聰明人呢,被封閉的少一點,可能他的大腦只被封閉了百分之八十五。還有的人,腦子切除了半邊,智商什么的一點不受影響,可以正常生活。
  
那么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多出來的那些大腦干什么用呢?我告訴你,那是儲存記憶用的,你生生世世的所有記憶都在里面儲存著,甚至整個宇宙的信息里面都有,只是被封閉著,你用不上而已。這些信息,用天眼看去,都是完整清晰的畫面,而且有色彩,就像小電影那樣,連聲音都有。你心里想什么,也會在大腦里形成圖像,所以你想什么,你以往的經歷,我都一目了然。
  
開了天眼,除了能看到人所不能見,我還能夠看到一些神仙、鬼怪等靈體,并能與它們溝通上。但是一般情況我不理它們的,因為我是聽過佛法的人,不宜理會這些層次較低的神靈。你肯定好奇,神仙鬼怪是怎樣的一種存在方式呢?那形式太多了,各種各樣的存在方式都有,五花八門的。但這些東西比起佛祖來差太遠了,連比都不能比,所以我基本不理它們。

有的人也許知道,動物是不準聽佛法的,也不允許它修煉的。為什么呢?因為動物不具備修煉佛法所需的必需因素,也就是人體。那人和動物的本質區別究竟在哪里呢?有兩點,一個是丹田,另一個就是泥丸宮,也就是松果體。丹田中存儲著宇宙中的先天之氣,這種氣是超越陰陽二氣的,又叫元氣,非常的珍貴。松果體呢,它是大千世界的縮影,你的靈魂就印封在這里,里面有你投生人世之前,佛給你留下的印記,為什么人人都有佛性,就是靠這點印記,這也就是你善良的本性所在。有了這兩樣東西,人才能夠修煉,才能配聽佛法。人身之所以珍貴,就珍貴在這兒。說人是萬物之靈,就是因為人身上有佛留下的印記啊。
  
動物它沒有松果體,也沒有丹田,也就是它不具備善良的本性,所以不讓它聽佛法。不信你去解剖一下動物看看,無論什么動物,保證沒有松果體,這個東西只有人才有。說到這兒,我想起了達爾文的進化論,說人是猴子慢慢變來的,這完全是胡扯了。現代醫學、現代科學家,對松果體的解釋是人類退化了的第三只眼。那么好吧,為什么猴子、猩猩、猿、狒狒所有這些靈長類動物,都是兩只眼呢?它們怎么不是三只眼呢?而且你去解剖這些動物,它們都沒有松果體,這怎么解釋呢?
  
告訴你我用天眼看到的真實情況吧,達爾文其實是魔王轉生人世,為的就是禍亂人間,他拋出進化論,目的就是打擊人們對神佛的信仰,讓人們相信自己是猴子變的,而人們居然就真的相信了達爾文的歪理,這真是可恥又可笑啊。為什么釋迦牟尼佛撒手人間啊,原因之一就是大部份人都不相信神佛真實存在了,佛傳下的法也就度化不了這種人了,所以佛祖也只能不管了。
  
神佛大智大慧,大慈大悲,具備無上神通,但是也有神佛解決不了的問題,那就是人心。人心不動,神佛也無能為力。現代人不相信神佛,也不想修佛法,可動物不是啊。動物它沒松果體,那么他的靈魂和大腦也就沒有印封,智慧完全是敞開的。你自己感覺比動物聰明,其實你比它差遠了,動物它什么都明白,所以動物就千方百計要得人體,用來修煉。這就是今天的真實情況,這個世界上很多人,你別看他有人形,也說人話,看上去就是個人,但他早不是人了,他其實是動物的靈魂附在了人體上。
  
現在中國這兒那種妓女特別的多,有些妓女是被生活所迫,也可以說是前世作惡,所以今生淪為了娼妓。但是,還有很多人主動去當了妓女,主動的去做這種最下□賤的營生,這些主動去當妓女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狐貍附體,它們用這種方式盜取人的精血。前一段時間,北京不是查了個叫天上人間的妓院嗎,在那里賣淫的女人,全都是狐妖附體,沒有一個是純正的人類。用天眼去看那個天上人間,真的是妖氣沖天啊。為什么說嫖娼這種事情折壽折福呢,就是因為妓女里面混有太多的妖怪,它們就是靠這種方式盜取人的精氣啊。
  
大家知道植物人吧,那個肉體完好無缺,機能正常,為什么就是沒有思想意識呢?因為他的靈魂早就進入輪回了,早不在了。有的植物人多少年后又蘇醒了,不過記憶丟失了很多,智力也低了很多。凡是這種情況,基本都是動物附體的。有些修煉時間短,道行淺的動物也很無知,它不知道附到人體上,它就下不來了,而且它的智慧也要被封閉,所以它一上人體,那個植物人就醒了,但是智力卻大大降低。當然,有的動物修煉了千八百年的,具備了很大的神通,這時它再上人體就不會出現這種問題,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一般人根本察覺不到。
  
在東北,還有南方一些山區,有的人家里喜歡供奉一些動物的牌位,說什么保家仙,還有人求著動物來附體,覺得有個附體好像挺牛的。讓我看,這種人愚蠢到了極點,動物上了你的身后,可能不會主宰你的身體,也不干擾你的思想意識,但是,它卻會偷走你丹田那口元氣。如果你沒有這口元氣,立馬就死掉的,連植物人都不是。一般情況,這種附體能暫時給人帶來一些好運氣,或者財富什么的,但是,它用這些做誘餌,拿走的卻是你最珍貴的東西。總之,為了蠅頭小利,人去崇拜這些動物,那真是天理不容啊,但這是人自己求的,誰也沒辦法干涉。人心不動,神佛也無奈啊!

剛剛開始云游的時候,我想既然釋迦牟尼佛說他的法已經不靈了,那么大乘佛教應該也好不到哪兒去,也就是說佛教的法應該都已不靈了,那么道教的法是不是還能渡人呢?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進入了中國境內,我想去武當山或者龍虎山等著名道教圣地看看,或許還能找到真法真機。只要能成正果,管他佛還是道呢,孫悟空不就是由道入的佛嗎。
  
經過幾個月的跋涉,我于1992年秋天來到了武當山,準備考察一下情況。當時剛到丹江口市區,還沒上山,就在大街上遇到了一個道士。我用天眼一看,這個道士滿腦子都是鈔票和美女什么的。當然,一個普通人腦子里想這些事情無可厚非,但是這個道士的丹田中,有一個陰陽魚的圖案,這說明他是得了真傳的入室弟子。一個得了真傳的玄門清修之士,竟然滿腦子鈔票和美女,不用問,他們道教的法也不靈了,不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可是,當時我還有點拿不準,于是我就對著武當山的方向跪倒在地,默默禱告,希望道家的三清祖師給點開示。禱告了有一個小時,三清的法身沒有出現,但是我聽到了聲音,也不知道是三清中的哪一位,大體意思這這么說,道教的法確實也不靈,道教的神早就撒手不管了,更無法讓人修成正果。我請他給點指示,到哪里去尋找真法真師。這個聲音說,只要我找下去,自然能碰到度化我的人。我沒辦法了,只好繼續云游,以期能早點遇到真法真師。
  
就在我準備離開丹江口的那天,在公路上我碰到了一男一女,他們都是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長的都很漂亮,穿戴也很時髦。但是我一看就知道他們不是人類,而且也不是普通的動物附在人體上。也就是說,這兩個“人”具備著人的外形,其實卻不是人,但也不是動物附體。我很奇怪,不禁對他們多看了兩眼,想要探察一個究竟。看了這兩個人大腦中存儲的信息,我才知道,他們原來是外星人,并不是地球上的人類。
  
這兩個外星人很快發現了我在用天眼探察他們,一下子變的很恐懼。他們跑到我跟前跪下磕頭,求我不要拆穿他們的秘密,放他們一馬。我說隨便,你們愛干啥干啥,我才不管你們的閑事呢。他們很高興,說了許多感激的話。既然知道了究竟,我也就不再好奇,也不再理會這倆外星人,準備即刻走人去別的地方看看。誰知,這倆外星人卻由此黏上了我,他們跟在我身后,說死說話求我收他們當徒弟。
  
嚴格來說,外星人就是動物,他們也沒有松果體和丹田,沒有善良的本性,不配聽聞佛法,也修不了佛法。但我一個人云游很寂寞很孤獨,有兩個伴也不是壞事,所以我雖沒收他們做徒弟,卻允許他們跟著我一起云游。就是從這兩個外星人嘴里,我知道了更多關于他們的內幕。

2011-03-22 22: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