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魚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我是一只魚,一只生活在岸上的魚。一只用鰭行走,用鰓呼吸的魚。
      背井離鄉
    我叛逆,要違背上帝的意愿。
    我懺逆,要離開祖輩生存的地方。
    放眼,水鄉無水,綠洲不綠。
    我從不撒謊,可沒人相信。或許,魚在岸上行走,連貓都不信。
    誰想過山青水秀的地方會流出黑色的水流?我絞盡腦汁,只想到一個成語:虎尾春冰。
    我沒有腳,卻正踩著老虎的尾巴。
    “曾經滄海難為水。”元稹早就為魚類寫下挽歌。
    夜,憔悴。
    上帝在打盹,我輕輕一躍,偷偷上了岸。
      我與痞子蔡
    痞子蔡說:“即使把太平洋的水倒出來,也澆不熄我對你愛的火焰。”
    我想,他錯了。太平洋的水被污染了,連魚都浮了起來,何況他痞子蔡?
    但,我與痞子蔡畢竟不同。
    他上網掉不進去,而我“上網”,卻只能掉入微波爐。
    他不必到水里生活,而我必須在岸上行走。
    我很想痞,可我痞不起來。
    彌漫著煙塵的空氣,我不得不用鰓小心地呼吸。
    人,確實可愛,將空氣污染,然后戴上口罩生活。
    幸好,我是只魚,可我的鱗正片片脫落。
      遠行荒漠
    我即將遠行荒漠,聽說荒漠中還有幾株真實的駱駝刺,荒漠下還有一點水。
    我走不進楊萬里的接天蓮葉,只好躲進王昌齡的大漠孤煙。蒼涼之外,是不是更多了點英雄本色?
    或許,這是一個圈套,一個陰謀。
    不過,朋友,你不必為我悲傷,因為我僅是一只魚,一只判逆的魚。
    實在不忍心,再看著同胞或浮尸水面,或暴尸河床。
    如果這樣,這寧愿做一個逃亡者。
    螳臂當車也罷,蚍蜉撼樹也罷。
    遠處的燈光下,人要讓日月換新天。
      我的遺言
    我死后,不要為我哭泣,因為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將是魚的眼淚。
    請把我的骨架化做一座路標,指引第二只在岸上行走的魚;將我的靈魂化為一聲吶喊,告訴人類,留一點清澈,留一些綠色,留一方和諧。
    下輩子,我還做魚小作家選刊京16~31D421青少年導刊卞海浪20042004勞動權利是龐雜而多變的社會現象,現行立法與學術對其范圍、種類、功能固然有一定的認識方法,但往往是平面化的、窄視野的。本文在對勞動權利的法律依據和社會基礎進行分析的基礎上,提出并討淪了規范(應然)和事實(實然)兩種意義的勞動權利體系。探討了勞動權利的范圍、種類、屬性、功能、治道等重要問題,以比較新穎的分類標準為基礎,對勞動權利作出了新的分類,并把勞動權利置入這些對應關系結構,討論了 在各種對應關系的分析框架中,對勞動權利新的關注點。這些分類(——對應性關系)在 整合以后,可以成為對勞動權利問題的新的研究范式。本文是浙江省2003年度重大招標課題《社會多元利益代表機制、協調機制和整合機制研究》的階段性成果之一,參加本文調查與研究的還有浙江大學比較政治與公共管理研 究所研究生馬斌、張明和勞潔等。郭懋安
    郭懋安:中華全國總工會研THE UGLY DUCKLING安房直子 [日本] 作者:小作家選刊京16~31D421青少年導刊卞海浪20042004勞動權利是龐雜而多變的社會現象,現行立法與學術對其范圍、種類、功能固然有一定的認識方法,但往往是平面化的、窄視野的。本文在對勞動權利的法律依據和社會基礎進行分析的基礎上,提出并討淪了規范(應然)和事實(實然)兩種意義的勞動權利體系。探討了勞動權利的范圍、種類、屬性、功能、治道等重要問題,以比較新穎的分類標準為基礎,對勞動權利作出了新的分類,并把勞動權利置入這些對應關系結構,討論了 在各種對應關系的分析框架中,對勞動權利新的關注點。這些分類(——對應性關系)在 整合以后,可以成為對勞動權利問題的新的研究范式。本文是浙江省2003年度重大招標課題《社會多元利益代表機制、協調機制和整合機制研究》的階段性成果之一,參加本文調查與研究的還有浙江大學比較政治與公共管理研 究所研究生馬斌、張明和勞潔等。

網載 2013-09-10 21:44:20

[新一篇] 我是一只“不死鳥”

[舊一篇] 我是一條魚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