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敬畏生命  ——《斑羚飛渡》創作體會
敬畏生命  ——《斑羚飛渡》創作體會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我的印象中,語文教材一般都選擇正面歌頌英雄或描繪大好河山的文章,《斑羚飛渡》肯定不屬于這類作品,《斑羚飛渡》最大的看點就是殘忍的獵手將一大群斑羚逼到插翅難逃的懸崖上,企圖集體屠殺一網打盡,面臨種族滅絕的危急時刻,老斑羚們用“飛渡”的辦法,將年輕斑羚安全運送到對岸山梁,而自己卻無一例外地墜崖身亡。毫無疑問,這篇作品寫得血腥而暴力,與遴選教材的傳統視點格格不入,且隨著環保意識不斷深入人心,打獵幾乎成了落后與野蠻的近義詞,普遍被禁止。《斑羚飛渡》描寫的是地地道道的打獵生活,似乎也有不合時宜之嫌。
  因此,當通知我說《斑羚飛渡》被選進全國初中語文教材,我確實感到有點意外。
  時代在進步,選擇教材也有了海納百川的氣度。
  今天來看,打獵確實不合時宜了。許多野生動物瀕臨滅絕,為保護物種的多樣性,必須禁絕打獵;隨著科技的進步,人類能生產出足夠滿足需求的動物脂肪和蛋白質,打獵也失去了維系生活這一最基本的動因;無論從哪個層面講,打獵都應當退出人類的生活舞臺。但狩獵文化卻不會隨同打獵活動一起從人類生活舞臺上消失。眾所周知,人類是由50萬年前的古猿進化而來的,考古發現,人類的畜牧業和農業最早可追溯到1萬年前。完全可以想象,在未進入農耕社會的漫長的蠻荒時代,打獵是必須學會的基本生存技能,一個男子若不會打獵便無法在社會上立足,只有成為一個優秀的獵手,才能贏得生存自由和發展空間,不然的話就會被汰劣留良的自然法則無情淘汰。整整49萬年,人類就是在狩獵文化的強烈照耀和篩選下走過來的。區區1萬年的農牧生活,更為短暫的工業社會所帶來的現代都市生活,不可能將漫長狩獵生活所積淀下來的生活習慣和思想情感完全消除干凈。事實上,現代人的社會生活里,仍能清晰看到遠古時代狩獵生活留傳下來的痕跡,例如我們將搜尋奇異的事情稱為“獵奇”,將追逐女性稱為“獵艷”,將奪取某樣東西稱為“獵取”,天上有個星座也叫“獵戶座”等等,從中不難感受到漫長狩獵文化帶給我們的深遠影響。英國著名生物學家D.莫利斯在《裸猿》這本書里甚至提出這樣一個驚世駭俗的觀點:現代人的都市生活,從本質上講,無非是先民狩獵生活的翻版,不過是換了一種說法而已,如把“獵場”叫做“職場”,把“尋找獵物”叫做“求職”,把“打獵”叫做“工作”,把“獵物”叫做“薪水”等等。仔細揣摩兩者間的異同,很難說莫利斯講得沒一點道理。
  可以這么說,每個男子內心深處都有一種難以割舍的狩獵情結。
  當然,今天寫狩獵作品,如果沿襲過去的寫法,描寫獵人為保護集體財產,機智勇敢地消滅害獸之類老掉牙的故事,那就一點意思也沒有了。必須賦予古老的狩獵故事以嶄新的時代精神,才能贏得青少年讀者的青睞。
  《斑羚飛渡》能給中學生有益啟示的地方,就是以一個特殊的視角,提出了尊重另類生靈這樣一個具有鮮明時代特征的命題。
  長期以來,人類犯有自高自大的毛病。人類以萬物之主自居,把人類以外的所有會行走的生命統稱為動物,并把動物理解為沒有思想、沒有感情、不會使用工具、缺乏創造力的低級生命。出于這樣一種妄自尊大,人類漠視人類以外的另類生靈,恣意掠奪它們賴以生存的土地,為謀取它們身上的皮毛、羽翎、牙齒、骨頭和肉而大肆屠殺,為豐富業余生活而粗暴地剝奪它們的自由,將它們長期囚禁在動物園的鐵籠子里。更有甚者,我國西南地區某些地方捕捉到黑熊后,在熊肚皮上鉆一個洞,將一根金屬管插進熊膽,索取可以入藥的膽汁,以牟取暴利;我國北方某山狐飼養場,為保證狐皮質量,將整張狐皮活活從山狐身上剝下來,被剝了皮的山狐在地上蹦跶翻滾嚎叫半個小時才逐漸死去。用魑魅魍魎、喪心病狂來形容這些人,我覺得一點也不過分。人類這種無視動物福利、無視生命尊嚴的殘忍行為,直接造成的惡果是大片森林被毀壞,許多野生動物瀕臨滅絕,環境持續惡化,人類的生存受到威脅。更為嚴峻的是,對另類生靈的蹂躪和踐踏,釋放了人心中的惡,繼而漠視、藐視和蔑視同類的生命,制造種種慘絕人寰的悲劇。
  野外科學考察表明,野生動物并非人類想象的那么低能蠢笨。非洲大猩猩就會嫻熟地用石塊砸開堅果取出里面的果仁;有一種白鸛,能向水里扔魚兒愛吃的草葉,當魚兒游到水面來啄食誘餌時,它就伸出長長的嘴殼將魚捉住;生活在城郊的烏鴉,能準確無誤地辨別交通紅綠燈,當十字路口亮起紅燈時,就從電線桿上飛下來啄食從卡車上撒落下來的谷粒,一旦紅燈翻成綠燈,立刻就拍扇翅膀由地面飛回電線桿,以避免被飛速行駛的車撞死。動物的感情世界也并不比人類遜色,生活在熱帶雨林的雙角犀鳥,雌雄一旦結成配偶,便永相廝守,只有死亡才能將它們拆散;母狼在天敵逼近時,會喬裝受傷的樣子將危險引往相反的方向,以保護躲在巢穴里的幼狼免遭殺害……
  《斑羚飛渡》其實就是一曲生命贊歌,老斑羚用自己的死換取年輕斑羚的生,生命就像接力棒,由上一代傳給了下一代,斑羚們在人類黑洞洞的槍口下,所表現出來的凜然大義和壯烈情懷,不能不令人肅然起敬,只要是稍有點人性的人,無不感到心靈的震撼。
  動物身上確實有許多東西值得我們人類去學習。
  面對另類生靈,請放下血淋淋的屠刀。學會敬畏生命,學會尊重另類生靈,我們才能有健全的人格和高尚的人品。
  我相信,總有一天,全世界會喊出這樣一句口號:各種生命體和諧共處萬歲!各類生靈大團結萬歲!
  至于說到作品寫得血腥和暴力的問題,我只能這么為自己辯解:沒有血腥和暴力,哪有生命的燦爛和輝煌!

語文學習滬51~52G311中學語文教與學(初中讀本)沈石溪20072007
作者:語文學習滬51~52G311中學語文教與學(初中讀本)沈石溪20072007
2013-09-10 21: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