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文化傳統與傳統文化
文化傳統與傳統文化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經過一個多世紀代價巨大的社會實踐,中國人終于懂得了一個道理:未來的陷阱原來 不是過去,倒是對過去的不屑一顧。就是說,為了走向未來,需要的不是同過去的一切 徹底決裂,甚至將過去徹底砸爛,而應該妥善地利用過去,在過去這塊既定的地基上構 筑未來大廈。如果眼高于頂,只愿在白紙上描繪未來,那么,所走向的絕不會是真正的 未來,而只能是過去的某些最糟糕的角落。這里所要討論的“過去”,當然不是純時間 的范疇。在社會、文化的意義上,過去主要指的是傳統,即那個在歷史中形成的、鑄造 了過去、誕生了現在、孕育著未來的民族精神及其表現。
  一個民族的傳統無疑與其文化密不可分。離開了文化,便無從尋覓傳統;沒有了傳統 ,也就不成其為民族的文化。于是在許多著作、文章、報告乃至政策性的文件中,常常 看到“文化傳統”、“傳統文化”的字樣。麻煩的是,這些概念,往往交叉使用,內容 含糊。從字面上看來,文化傳統與傳統文化并不一樣,如果進而追究內容,則差別之大 ,幾乎可以跟蜜蜂和蜂蜜的差別媲美。
  傳統文化的全稱大概是傳統的文化(Traditional culture),落腳在文化,對應于當代 文化和外來文化而謂。其內容當為歷代存在過的種種物質的、制度的和精神的文化實體 和文化意識。例如說民族服飾、生活習俗、古典詩文、忠孝觀念之類,也就是通常所謂 的文化遺產。
  傳統文化產生于過去,帶有過去時代的烙印;傳統文化創成于本民族祖先,帶有自己 民族的色彩。文化的時代性和民族性,在傳統文化身上表現得最為鮮明。各傳統文化在 其各自發生的當時,本系應運而生的,因而都起過積極作用。等到事過境遷,它們或者 與時俱進,演化出新的內容與形式;或者抱殘守缺,固化為明日黃花;也有的播遷他邦 ,重振雄風,禮失于野;也有的生不逢時,曇花一現,未老而先夭。但是,不管他們內 容的深淺、作用的大小、時間的久暫、空間的廣狹,只要存在過,他們便都是傳統文化 。凡是存在過的,都曾經是合理的,分別在于理之正逆;凡是存在過的,都有其影響, 問題在于影響的大小。因此,對后人來說,就有一個對傳統文化進行分析批判的任務, 以明辨其時代風貌,以確認其歷史地位,以受拒其余風遺響。在我國,所謂的發掘搶救 、批判繼承、古為今用等等那一套辦法和方針,都是針對傳統文化而言的;所有的吃人 的禮教、東方的智慧等等一大摞貶褒不一的議論,也多是圍繞著傳統文化而發。對此大 家耳熟能詳,無待贅述。現在需要仔細討論的是文化傳統。
      文化傳統
  文化傳統的全稱大概是文化的傳統(Cultural tradition),落腳在傳統。
  文化傳統與傳統文化不同,它不具有形的實體,不可撫摸,仿佛無所在,卻無所不在 ,既在一切傳統文化之中,也在一切現實文化之中,而且還在你我的靈魂之中。如愿套 用一下古老的說法,可以說,文化傳統是形而上的道,傳統文化是形而下的器;道在器 中,器不離道。
  文化傳統是不死的民族魂。它產生于民族的歷代生活,成長于民族的重復實踐,形成 為民族的集體意識和集體無意識。簡單說來,文化傳統就是民族精神。
  一個民族有一個民族的共同生活、共同語言,從而也就有共同的意識和無意識,或者 叫共同心理狀態。民族的每個成員,正是在這種共同生活中誕生、成長,通過這種語言 來認識世界、體驗生活、形成意識、表達愿望的。因而,生活對于他們就是一片園地, 語言對于他們便是一種工具,大凡在這種生活里不存在的現象和愿望,由這種生活導不 出的方式和方法,為這種語言未曾表達過的意念,用這種語言無法道出來的思想,自不 會形成為這一民族的共同心理;縱或民族的某個或某些成員有時會形成某些獨特的心理 ,也往往由于禁忌、孤立等社會力量的威懾,不是迅速銷聲匿跡,便是陷于孤芳自賞, 而很難擠進民族的共同圈子里去,除非有了變化著的共同生活作后盾。只有那些為這一 民族生活所孕育、所熟悉、所崇尚的心理,始能時刻得到鼓勵和提倡,包括社會的推崇 和個人的向往,而互相激蕩,其道大行,成為巨大的精神財富和物質力量。這樣,日積 月累,寒來暑往,文化傳統于是乎形成了。
  不同的民族擁有不同的文化傳統,其不同程度視生活的差異程度和發展階段而定。不 同文化傳統之間可以進行比較,但很難進行絕對的價值判斷。因為每個傳統對于自己民 族來說,都是自如的,因而也是合適的。不同民族之間,并無一個絕對標準,所謂的人 類標準。形形色色的民族主義者將自己的傳統吹噓為人類的,強迫或誘使別人接受,是 沒有根據的,也難以奏效,除去證明他自己的無知或狂妄。民族內部某些成員鼓動大家 效法外族傳統,民族領袖規定人民遵循外族傳統,都只能停留在宣傳上或法令上,而難 以深入人心;除非生活已經變化得有了接受的土壤。
  就一個民族自己的文化傳統來說,當然可以自我評價,一分為三,剖分出哪些成份為 優,哪些成份為劣,哪些不優不劣。但這種剖分只有相對的意義,而且要借助于時代推 出的新生活和新認識以作為標準,否則,將是不可能的。因為對于自己的時代來說,既 然形成而為傳統,就有它的必要性。“一切現實的,都是合理的。”(黑格爾)
  歷史上有所謂文化危機、精神危機、信仰危機時代,那是說文化傳統發生了問題。究 其原因,或由于強烈的政治震撼,或由于深刻的社會變革,或由于風靡的文化干擾。其 來源,主要來自共同體的內部,外部的刺激有時也起很大作用。危機的消除,有待于傳 統的重振和重組,任何武力的、政治的、經濟的、宗教的強制措施最終都是無效的。而 所謂重振和重組,絕不是全面復舊,無視政治、社會、文化上的新局面;也不是作繭自 縛,排拒一切馳入舶來的新東西。這時需要的是冷靜分析,分析傳統中哪些成份變得無 理了,現實中哪些因素是合理的。拋棄不合理的,傳統才不會一足落網而全身受縛;接 受合理的,傳統始得與現實相安于無事。這叫做“一切合理的,都應該成為現實的。” (恩格斯)
  是否有不受時代生活的局限、不被民族性格所約束的成份存在于某個或某些文化傳統 之中呢?就是說,在文化傳統中,有無超越歷史、超越民族的成份,非時代性非民族性 的成份,或人類性的成份呢?應該承認,這種成份是有的。因為作為動物的人類,彼此 是相同的;作為人性的人類,存在和發展的樣式也大體相似。因而,不同的人群在各自 圈子里形成的傳統,必然要有相同和相似的成份。這些成份,或適用于全人類,或適用 于全歷史,而成為民族傳統中的超民族超歷史者。這是不難理解的。值得注意的是,這 些超越的成份,正以其超越,而失去了個性,不能成為民族性格的標志、時代精神的象 征。真正代表各民族文化傳統的,恰恰是那些專屬于該民族、使其得以同其它民族區別 開來的那些基本成份;真正代表時代面貌的,恰恰是那些為該時代所專有、使其得以同 其它時代區別開來的那些特殊成份。超越成份的存在,是不同民族能相互理解的根據, 不同時代得以前后傳承的基因。但民族之間要想真正理解,必須去理解那些不易理解、 為各民族精神所獨具的基本成份。所謂民族文化交流,所謂民族互相學習,都是就這些 成份而言。時代之間如需加以比較,如需相互區別,也是要抓住各自的特殊成份方有可 能。
      兩個傳統?
  民眾有上層人士與下層平民之別,社會有剝削階級與勞動群眾之分,國家有統治集團 與人民大眾之殊,于是,研究者們不免要琢磨:文化是否也有兩套傳統?
  列寧有過兩種民族文化的說法,說每個民族都有一些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文化成份 ,而占統治地位的則總是資產階級文化。這是就文化而言的。就傳統而言的,則有所謂 大傳統與小傳統,或精英傳統與民間傳統的說法。
  如果依此類推,還可以舉出雅文化和俗文化、政治和道統、上帝的事和凱撒的事等等 提法。
  所有這些分別確然是存在的。不注意它們將無從分析一個民族紛繁復雜的文化面貌, 無法理清民族文化綿延演進的歷史過程,也無力規劃未來文化的燦爛前景。這大概應無 爭議。但所有這些分別都還不是我們這里所討論的文化傳統。
  文化傳統是全民族的,是民族之所以為該民族的氣質、品格、精神、靈魂。它的成份 可能很復雜,有土生土長的,有外部潛入的;有塵封蛛網的,有嶄新锃亮的,但它并不 因此而支離破碎,七拼八湊。因為它能整合,各種成份經過整合而彼此相安,形成一個 完整而和諧的統一體,一個獨具特色的個性。其土生土長的成份,就其顯現而為文化看 ,在文明社會即存在著勞心勞力;在統治被統治的社會里,常呈現出雅俗之分;并進而 在衍化上各自承續,出現所謂的大小傳統之別。但必須指出,這里所說的只是文化,只 是傳統文化,而不是傳統,不是文化傳統。就是說,這些分別只是民族精神在不同階層 的不同表現,還不是其所以表現的那個民族精神。在民族精神方面,二者是共同的,一 源的。這一點,從雅俗文化之間、大小傳統之間川流不息的交換、滲透,乃至有意識進 行的采風觀俗、化民成俗之類的行動之所以必須和能以成功的事實,足可以得到證明。
  其外部潛入的成份,本是經過篩選了的,否則將潛而不能入,入而不能居。用以選擇 的大篩,便是本民族固有的文化傳統,包括它的價值取向和時代感、開放性。合則留, 不合則拒,是這里的鐵則,像一切有機體對待外物的原則一樣。既已選入或接納以后, 這些成份雖不免仍帶有“客家”的風采,但已然是大家庭的新的一員,便不可能獨立寒 秋,自成一系,形成獨自的傳統;而只會是入鄉隨俗,舍己從人,化為受體的有機部分 。就是說,從這個角度來考察,兩個傳統的事,也是不會發生的。
  有人喜歡說五四運動以后的中國形成了一種新傳統:反傳統的傳統。此說在此至少有 這樣兩點需從理論上討論的內容:五四后的中國文化有兩個傳統,以及這個新傳統是從 外部傳入的。
  大家知道,五四時期有許許多多西洋新說蜂擁而至,其中不少說法和做法曾被廣泛宣 傳,乃至付諸試驗;宣傳者、試驗者無疑是愛國的、赤誠的,很多還是具有獻身精神的 。但是真正被中國文化接受的,為人民大眾信服的,卻為數寥寥。原因可以舉出許多, 而文化傳統的篩選,或許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中外好多學者分析過馬克思主義能在中 國安家的根據,也有人探討過五四所以采取全面反傳統手法的原因,結論都認為,其根 據和原因,仍在中國的文化傳統身上,是中國傳統的思維方法、行為規范、價值觀念和 馬克思列寧主義有相通相容之處,是中國有把政和道、真和善捆在一起的傳統,因而才 有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才有五四的全面反傳統。這也就是說,五四引入的新說,都還 不過是一些“用”,它們只因和中國文化傳統能相容,被中國文化傳統所承認、所接納 ,從而附著到中國文化的“體”上,才得以掀起波瀾、發生作用,否則,將只是一些動 聽好看而無所作用的天方夜譚而已。
  因此,這也就是說,五四并未在中國造出新傳統,五四以后也未形成新傳統。五四以 來所發生的,不過是老傳統適應新世紀、翻出新花樣而已。兩個傳統的事,本質上是不 可能的。
      財富和包袱
  設想一下,如果某個民族沒有自己的傳統文化和文化傳統,每一天都在從頭開始去練 習生存本領……其情景當然是不堪設想也不忍設想的。因此稱傳統文化為祖宗的豐富遺 產,說文化傳統是我們的寶貴財富,應該是不為過分的。
  但是如果忘記傳統是一種惰性的力量,保守的因素,它具有扼制人們思想、規范人們 行動的本性,利于造成原地踏步的局面,也將出現某種不堪設想和不忍設想的后果。因 此,說傳統是民族沉重的負荷,社會前進的包袱,也是不為過分的。既是財富,又是包 袱。辯證地了解和掌握傳統的這兩重屬性,運用它而不被其吞沒,防止它而不拒之千里 ,是一大學問,是一種藝術,是人類發揮其主觀能動作用的重要表現和廣闊場所。
  能理解這一點和做到這一點,看來并非易事。我們容易看到的,常常是與之相左的情 況。比如說,一種人以為傳統像服裝,并認為服裝以人時為美,而去追求時髦,曰曰新 ,又曰新。這時,具有惰性的傳統,只會被斥為阻礙趨時的包袱;另一種人以為傳統像 文物,應該保護其斑駁陸離,切忌刮垢磨光。這時,傳統所不幸具有的惰性,倒又成了 他們心目中的財富。
  傳統的確是財富,但財富不在它的惰性;傳統也的確是包袱,但包袱也不因它非時裝 。傳統不是可以逐氣溫而穿脫的外衣,甚至都不是可以因發育而定期蛻除的角質表皮。 傳統是內在物,是人體和蟲體本身。精確點說,是人群共同體的品格和精神,它無法隨 手扔掉,難以徹底絕裂,除非誰打算自戕或自焚。
  但是傳統也不是神賜的、天生的,它原是人們共同生活的產物,必定也會隨共同生活 的變化而更新。抽刀斷水水更流,誰要想拉住傳統前進的腳步,阻擋傳統變化的趨勢, 縱或得逞于一時,終將不止于徒勞無功而已,更往往要激起逆反心理,促成精神危機。 這是有史可稽的。
  那么人們是否只能坐享其成,靜觀其變呢?倒也不是。
  這里似乎用得上“創化論”。創化和進化的不同,主要在進化論認為變化是受動的、 機械的,而創化論則認為進化是生命沖動的綿延,是創造性的。創化論能否解釋生物和 生命現象,還可以爭下去;若借以解說與人密切相關的文化傳統,也許倒合適。傳統隨 生活的進化而進化,但無論生活的進化還是傳統的進化,都離不開人的意志,或者叫人 的主觀能動作用。在傳統的進化上,被傳統籠罩著的人們并非總是無能為力的。問題在 于人們在多高多大的程度上認清了未來和過去,從而拿出什么樣的對策,以及在多廣多 深的程度上動員了群眾,一起來實行創造性的進化。
  一味喊徹底絕裂,已經公認為無濟于事了;單純提發揚弘揚,是否便能促進進步呢?至 于那個熟悉的二分模式;批判其……繼承其……,果否能保證批糟粕時不殃及精華、繼 精華時不夾帶糟粕么?難道精華、糟粕是分裝在兩個匣子里、而不往往是一物的兩面么? 更勿論那二分法的犧牲品即既非精華又非糟粕者的處境和下場了。
  正是:剪不斷(徹底絕裂無濟于事),理還亂(精華糟粕糾纏不清),是離愁(傳統現代離 合悲歡);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科學中國人京9~11G0文化研究龐樸20032003 作者:科學中國人京9~11G0文化研究龐樸20032003
2013-09-10 21: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文化分析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