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詒和:我會繼續寫下去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幾天前,正在香港中文大學作訪問學者的章詒和在該大學的圖書館中接受了記者的電話采訪,雖然她說得并不多,但是此舉卻十分出人意料,該書責任編輯王培元連聲驚呼:“你肯定是出書后采訪到章詒和的惟一一人。”

  電話中章詒和的聲音柔和親切,但卻掩蓋不了她言語的力度與豐富的涵義。章詒和說,從1979年開始,也就是她剛剛出獄后,就開始寫作這本書中的文章。書中記述的歷史人物曾經鮮活地出現在她的生命之中,拿起筆來寫他們,把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想所感寫下來,是一件太自然的事情。

近幾年來,國內學人對20世紀中國歷史的變遷、中國現當代歷史人物,特別是一些文化人的命運與人格,已經有了進一步深入的了解和反思。但是還沒有人像章詒和這樣,曾經真實地面對過當事人,并了解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內情。帶著自己的直觀感受,觀察著父親母親與這些人的恩恩怨怨,她筆下呈現出的是常人難以想像的時代生態現象。

(本文著作權屬趙晨鈺先生,Yu jinsong先生編輯校對,三秦記僅修改網頁并發布)

往事并不如煙》是一本被我盯了兩個多月的書,從上個月圖書正式露面之后,我就一直惦著聯系作者做專訪。但聽說,自從這本書出版后,作者章詒和就不再接受任何采訪。她認為作者寫完書后就做完了該做的事,剩下的由讀者自己去讀、去品味就足夠了。到目前,被她推掉的媒體邀約就有十多家,被出版社擋駕的則更有幾十家之多,就連做人物訪談頗有名氣的鳳凰衛視都被謝絕了兩三次。

由于經歷《往事并不如煙》中所記述的人物往事時作者尚年幼,事隔多年后卻呈現出這樣見字如面的描刻,也難怪有人會懷疑書中內容的真實性——書中的細節和對話,是作者全憑記憶還是參考了資料,抑或還有文學加工的成分?對于這種質疑,章詒和說,在寫作時她確實參考了一些資料,既有書面的也有錄音。但這些資料并不是現在市面上公開的東西,而是一些私人珍藏的、不方便說明來處的東西,不過她寫作更多依靠的還是自己的記憶。“不要忽略當時我生活的環境,在那樣一種極端孤立的環境下,記憶是比日記或書信更加穩妥地保存社會真實的辦法。”章詒和說。

現在,章詒和繼續潛心于寫作,但她拒絕透露她還將寫哪些人哪些事。她說:“我拿起筆,是在為自己尋找繼續生存的理由和力量,拯救我即將枯萎的心。很多事我都不想說,也不會說,我已經60歲了,時間有限,我惟一可以說的,就是我會繼續寫下去。”



本文轉載于《新京報

 


趙晨鈺 2011-04-11 17:54:13

[新一篇] 為周穎辨正——讀章詒和文后

[舊一篇] 近看章詒和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