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淺析民族地區旅游可持續發展的某些限制性因素
淺析民族地區旅游可持續發展的某些限制性因素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F59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5006(2000)04—0042—05
  我國是個多民族國家,除漢族外,還有50多個少數民族。由于歷史、經濟、社會等綜合因素制約,與發達地區比較,多數少數民族地區社會相對閉塞,交通不發達,國民經濟的發展也明顯滯后。然而,也正是由于這一原因,他們那豐富奇秀的自然景觀和古樸的傳統文化被保存了下來。
  Wood曾指出民族旅游主要是注重“那些決定一個特定民族的文化活動”,或者是“關注古雅的土著民族及其習俗”[1]。因此, 少數民族地區獨特的山山水水、歷史文物、名勝古跡及他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社會結構、風俗習慣等構成了既風姿多彩,又具有獨特的民族特色的旅游業資源,是發展民族旅游業的有利條件。
  然而,很多現實同時也告訴我們,旅游在民族地區經過幾十年的迅速發展,現在雖已進入空前繁榮階段,但伴隨著這種繁榮,各種消極效應也開始出現并顯示出其潛在的威脅。這種狀況在邊遠貧困民族地區的民族旅游開發活動中表現尤為突出。旅游發展給目的地民族社區的自然環境帶來的負效應已經是有目共睹了,它給目的地社區的人文環境帶來的消極影響也已經明朗。旅游業的發展不僅一定程度上污染了目的地民族社區的自然環境,還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目的地社區傳統文化,使得當地社會道德風尚退化,淳樸的民風商品化[2]。 但因為民族旅游發展帶來的這些社會文化消極影響是無形的、深層的,因而常常容易被人們忽略。
  自80年代末以來我國就一直推行可持續發展戰略,可持續發展早已是我國基本國策之一。為了保證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我國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有關政策和法規。這些有關可持續發展的政策和法規幾乎覆蓋了各個產業的發展,包括旅游業。為什么在現實中,民族旅游業會出現上述不持續的性質?主要是因為民族旅游可持續發展策略的實施受到了一些因素的制約。這種限制性因素是多方面的,本文這里僅就以下幾個主要方面的因素進行分析:
      1.理論上對旅游產業性質的簡單理解
  首先,本文認為,簡單的“萬歲產業”和“無煙產業”觀是旅游持續發展戰略實施的理論障礙。自從旅游業在我國發展以來,我國無論是在理論界還是在政府有關決策單位及部分有關決策人中,都有為數不少的人把旅游業簡單地看成是永續產業和無污染產業,故而很多理論文章或工作報告中,旅游業被冠以“萬歲產業”和“無煙產業”的美稱。這一觀念的流行在一定程度上主導著旅游開發區領導階層及群眾的意識。
  首先,讓我們來討論旅游業的“無煙”性。所謂無煙,即指的是無污染,表面看來,旅游產品的生產過程中沒有高高的煙囪,與傳統工業相比,它也似乎不排放太多的廢物和廢水。雖然旅游過程中旅游者也給外部環境帶來一些廢棄物,但相對于其他工業產品生產,它的廢棄物從量上講是有限的,從質上講它主要是一些生活垃圾,所以,理論上它似乎也可以講是“無煙工業”。
  然而,人類的任何活動客觀上都會給周圍環境帶來一定的損害,只是周圍的環境具有一定的承受力,人類對環境的沖擊只要不超過它的這種承受力,環境可以自己恢復。所以當旅游活動中排出和扔棄的廢物在當地自然環境的耐力范圍內時,我們可以講旅游活動是無污染工業,而一旦旅游活動過于頻繁,人流量過多而導致廢物大量堆積從而超越了當地自然環境的接納消化能力時,旅游活動的污染性質就會明顯地表現出來了。這已由世界許多旅游發展較早的國家,特別是非洲一些國家利用自然保護區,大草原,熱帶雨林,野生動植物作為吸引物發展旅游的歷史所證明。我國近幾年也不時有報道:黃山山道兩側谷地已成游人的大垃圾桶,長江三峽和西湖的水被垃圾覆蓋。九寨溝的湖水在變色,西雙版納的孔雀在減少。
  實質上,如果從廣義上理解環境概念的話,旅游對周圍環境的污染,含義上也有與傳統工業污染不一樣的地方。它除了破壞當地自然資源給當地的自然環境帶來惡性變化外,它還破壞當地的文化資源從而給當地社會環境帶來消極影響,正如有些文章所揭示的,“旅游一旦開發到哪里,哪里的傳統面貌便會發生急劇的改變,從衣著、建筑到生活方式都迅速地與外來者趨同”。甚至,數千年淳樸的山野中,在旅游業被引進這些地區后,“坑蒙欺騙,強買強賣,甚至偷盜搶劫,賣淫賭博等等現象時有發生”,不僅損害了游客的利益,也損害了當地的聲譽,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更重要的是,它給當地社區帶來的社會破壞力是隱形的,然而卻是更深刻的,更不容易醫治的。因此,實踐證明,沒有完善的政策法規的干預和保障,旅游業不是“無煙工業”,而是一種“無形的有煙工業”。
  讓我們再來討論旅游業的“萬歲”性質。“萬歲”這里顯然指的是旅游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性。一般來說,在一定條件下,可再生資源確實具有可持續利用的可能性,因為,這類資源的特點是,它們在被人類合理開發利用后,可以依靠生態系統自身的運行力量,使自己得到恢復和再生,從而使人類能夠永續利用。如動植物、土地、水等都屬于這類資源。
  然而,任何可再生資源的再生性都有一個限度,也即平時講的資源承載力的問題。在一定范圍內,對可再生資源的開發利用可以是永續的,但一旦這種開發利用越過了一定的限度,該資源就可能會出現枯竭而最終失去其再生的能力。這一理論也適用于旅游業所依賴的自然和人文資源[3]。因此,旅游業的“萬歲”性質只是一種潛在的可能性, 要把這種可能性變成現實性,也需要必要的政策和法規作保障。
  可見,“無煙”和“萬歲”都只是以再生資源為基礎的產業發展的潛在的可能性。它未必就可自動成為現實。旅游業發展具有的潛在持續性能的實現取決于旅游發展模式或旅游開發的策略。如果缺乏正確的政策和策略指導,旅游業可能會成為目的地環境的惡劣的污染者和破壞者:既破壞自然環境又污染文化環境。而當自然和文化環境都遭到破壞,旅游業也就不可能成為“萬歲產業”了。
  由于相對閉塞,當地社區的領導和群眾對旅游業的發展可能給本社區帶來的負效應缺乏了解,盲目地接受“無煙工業”和“萬歲產業”觀,使得部分領導和群眾缺乏對旅游發展可能帶來的副作用的必要的認識和警惕,特別在貧困的民族地區,缺乏資金,缺乏發展機會,一旦有了開發旅游的機會,社區從領導到群眾極容易過于熱情地行動,很少會去考慮制定相關的政策防止旅游可能帶來的副作用。所以,我們說,對旅游業性質的簡單理解將會限制民族旅游的可持續發展。
      2.旅游業收益在各有關群體中的分配不公
  公平是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之一。 Inskeep , Vassilion[ 4] 以及Butler[5]在補充可持續發展旅游的概念時, 都特別強調旅游利益在社區內的公平分配。Inskeep 認為:“可持續旅游發展的本質是:繼續維持環境系統和文化的完整性,以及對旅游業帶來的各種社會經濟效益在目的地社區的公平分配”[6]。而在我國, 從民族旅游發展所產生的收益在參與利益獲得的群體中的分配目前在很多地區看來是不公平的。這種不公平主要對目的地而言。
  首先,旅游業產生的利潤,大都流向了外地人:(1)一般來講,參加民族旅游的游客在目的地呆的時間短,因此大量的日常花費不可能留在目的地,特別是對一些少數民族目的地村寨來講;(2 )即使游客留在目的地,絕大多數的賓館和旅館屬于外地人,這部分花費當然也不歸當地少數民族;(3)當地人無權經營旅游業, 因此游客的管理費當然也不屬于當地少數民族。
  當然,民族旅游業給扶貧項目注入了巨額資金,因此看起來旅游收入以另一種形式部分地返回到了少數民族地區。然而,用旅游利潤扶貧與旅游利潤在資源所有者之間進行分配有本質的不同。同時,這也不等于就可以把“股東”(資源的所有者)該得的利潤抵消掉。雖然民族旅游業也刺激了當地的許多經濟活動和行業,但一般來講,當地社區的基本群眾,即資源的真正所有者,卻多是當地的“挑夫”,“腳夫”,“轎夫”,“伙夫”等等,或出售紀念品和收費公廁。也就是說,資源的所有者干的多是旅游業中較累較臟但工資低的行業。但是如果他們能公平地得到他們應得的那份利潤,他們也許可以有更大的能力去提高自己,從而在擇業方面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從事自己喜歡的行業。總之,他們自己擁有的資源被開發的結果,卻是絕大多數利潤都流到了外面的已經很富裕的世界。
  其次,大多數旅游開發項目都缺乏與當地少數民族的討論和協議,從某種意義上講,少數民族應當是民族旅游業的股東之一。因為民族旅游所依賴的主要資源是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是少數民族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因此少數民族應當是自己文化的主人。然而,現實中常常是,開發商幾乎就是把這些少數民族的文化當作自己的東西出賣,無論是開發計劃的制定還是后來利潤的分配,都沒有考慮到要征求傳統文化的“主人”的意見。例如,1995年,筆者和外地學者帶一位外國專家到貴陽市花溪區高坡鄉考察畜牧草場。當地政府領導熱情地介紹我們去看當地苗族的洞葬。到達目的地時,坐在洞口下面不遠的一位苗族同胞攔住我們,要我們交參觀費,說“這洞是我們家族的,交錢才準看”。鄉領導走上去用苗語和他談起來,而且可以看出他們后來幾乎在爭吵,但可能終究他不敢和領導頂著干而走開了。后來在1996、1998年我有機會又去了兩次,再沒有發現任何人在那兒要門票。
  但到底這些要過路費、要門票費的現象是對還是錯?筆者認為不應當一概而論。像那個守在洞葬洞口的苗族同胞,如果那個洞確實是他們家族數百年傳統的墓葬地,那么,當它被作為旅游吸引物時,它的主人是否有權提出一定的要求?當它被開發作為旅游吸引物時,開發商是否應當征求該社區群眾的意見?開發商是否尊重了這個民族的權利?開發后所得的利潤分配可考慮到該洞的所有者?在城市征地時,要對搬遷戶做足夠的補貼,要充分作好搬遷戶的工作,一塊地常常被炒成天文數。為什么這些少數民族的東西就可以隨心所欲地由開發商拿去發財?
  又如,雖然當地少數民族給旅游者進行文化表演可以從旅游局得到一點收入。但給多少,當地人是沒有發言權的。貴州省的某民族旅游目的地村領導曾要求給他們增加一點接待費,但對方卻威脅他們:如果再要求增加接待費,他們將把旅客帶到另外的村寨去[7]。
  民族旅游與自然風光旅游的區別是:民族旅游的主要吸引物是少數民族傳統文化,自然風光旅游的主要吸引物是山水。首先,在臨近地區一般不會有十分相似特點的山水,但可以有很多同樣的少數民族村寨;其次,民族旅游業包裝給旅游者的產品常常是少數民族的歌舞、服裝、食品,相對于山水來講,把這些東西拷貝到另一個地方較容易。因此,對旅游開發商講,轉移目的地是十分容易的事。為了保持自己村的目的地村地位,當地的少數民族群眾就只好忍氣吞聲接受外地人給他們定的分配比例。
  從目前的旅游收益分配形式上可以看出,旅游帶來的各種社會成本并不是由那些受益者所承受的。因為既然對民族旅游開發商來講轉移目的地不是很難,當保護資源所需的支出大于從中所得收益時,通過轉移目的地,旅游開發商就可以很容易地把資源損害的社會成本轉嫁給了當地的社區。為了節省開支,開發商可以以粗放式經營方式經營其活動,“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在旅游業由于甲地的資源損害而轉移到乙地后,留下給甲地少數民族群眾的將可能是較過去的更深的貧窮。對旅游資源的掠奪式開發和粗放式管理,會損害旅游業賴以存在和發展的資源質量,從而威脅旅游業本身的可持續發展。
      3.過度強調經濟效益的開發政策
  我們現階段的目標是實現現代化。然而現代化到底是什么?很多民族地區的領導和群眾并不是十分清楚。從一些宣傳媒體,報章雜志中,人們似乎覺得電視、音響、汽車等等西方或國內部分已經富起來的人們的消費方式就是現代化的象征。而目前大多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現狀與這一現代化消費模式的差距還很大,達到這個目標對個人來講需要大筆現金,對社區來講需要大量資金。這就迫使很多領導及群眾的思路都圍繞資金轉。結果,很多地區的經濟開發政策強調不惜代價引進資金,例如:“用資源換資金,用產權換資金,用土地換資金”……這一套政策似乎準備把他們的整個地區給賣掉[8]。這種政策的結果是:(1)長遠看,當當地這許多產權被賣掉后,開發所得的收益當然就流向外地; (2)人們的意識中無形中就樹立了對金錢的盲目崇拜。
  在這種政策環境中,旅游業在我國目前也過多地強調經濟效益,忽略了它可能給目的地社會、文化、物質環境等方面帶來的嚴重后果。部分地區的領導一味地強調加強當地少數民族的商品意識,把當地經濟不發達的原因主要甚至完全歸咎于少數民族群眾缺乏商品意識。因此鼓勵當地少數民族群眾盡可能地把自己的傳統文化包裝成為旅游商品。以至于某些地區的民族旅游業不分時間地點地把本民族最嚴肅的婚俗,最莊嚴的宗教祭祀儀式等都進行商品化包裝呈現給了旅游者。結果“人們的經濟意識增強了,同時淳樸之風也削弱了”[9]。 這不僅可能誤導當地的傳統文化的發展,而且可能傷害一些少數民族群眾的感情。例如,筆者在參觀貴州省某處旅游目的地的“苗族婚俗”項目時,走出那個苗寨公園,就聽見兩個苗族老人議論:“為什么不讓那些女旅游者和我們苗族男孩(去一起經歷咱們苗族婚禮)呢?”
  民族旅游業的特點確實主要是包裝少數民族及其文化。但把傳統文化進行商品化包裝與包裝山水風景有本質的區別。出售文化不僅僅是個經濟學范疇。由于一個民族的價值觀和道德觀深深地包含在該民族的一些文化形式里,如果把這些文化形式賣掉了,內在的價值就可能受到威脅。因此,在民族旅游開發過程中,如何做到出售文化形式但保存文化內在的精神,對民族旅游業來講是個重要的課題。可是,在目前許多民族地區的民族旅游開發中,似乎沒有考慮到這些長遠的社會文化效應。因為民族旅游帶來的利益真實可見,短期內就可以享受到;而民族旅游帶來的成本是長期成本,要以后才兌現的。
  對于多數少數民族地區來說,民族旅游給他們帶來了新的發展機會。民族旅游業帶來的利益都是可以解決當地少數民族眼前的許多急迫的問題的。因此每年都有些村寨的領導到有關部門申請開發自己的村寨為民族旅游目的地。對于當地社區和旅游業來說,目前的問題不是要不要發展民族旅游業,而是在積極發展民族旅游業時怎樣作到保持當地自然和文化的持續性。傳統的旅游發展模式常常是以犧牲當地社區的環境資源和寶貴的傳統文化價值來獲取短期局部經濟效益的,因此不僅它本身的發展是不持續的,它所依賴的社區的發展也可能會是不持續的。真正的旅游可持續發展模式可以通過約束旅游者和開發商的行為,使之共同分担維護自然資源和環境價值的成本,共同維護和發展社區傳統文化,從而使當地居民不僅成為旅游開發的直接受益者,而且使社區文明得以持續發展下去。反過來可以促進旅游業持續發展下去。而要使我國民族旅游業朝著可持續發展的方向前進,吸取國外發展中國家的經驗教訓,檢討我們的有關認識和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收稿日期]2000—02—12;[修訂日期]2000—06—09
旅游學刊京42~46F9旅游管理吳曉萍20002000近20年來,民族旅游業極大地推動了民族地區社會和經濟的發展。然而,在民族旅游業迅速發展的過程中,一些民族地區的自然和人文資源也受到了威脅和破壞。可持續發展是我國旅游業發展的基本戰略。無論何種性質的旅游業,只有把可持續發展作為其發展的基本模式,才可能有效地利用和保護旅游資源。本文在實地考察的基礎上,并借鑒一些他人的調查資料,對限制民族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中的一些因素進行了初步的分析,指出目前我國的一些相關的理論和政策都存在一些誤區。要使我國民族旅游業持續發展下去,理論上對旅游業的性質需要進一步明確,政策上需要進一步朝著有利于當地人的利益方面進行調整。民族旅游/可持續發展/限制因素  ethnic tourism/sustainable development/restrictive factorsAn Analysis of Some Restrictive Factors for SustainableTourism Development in Minority Areas  WU Xiao-ping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Guizhou  University  forNationalities, Guiyang Guizhou 550025, China)In the past two decades, ethnic tourism has been one of thedriving forces for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minority regions. However, with the rapid growth of thisindustry, some social and natural resources in many minorityregions have been endangered and destroyed.  Sustainabledevelopment has been one the basic stratagies in our country.No matter what types tourism, only when it develops towardsustainable mode, can its resources be sustained.  Based onthe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some data collected throughsecondary source, this paper makes an initial analysis ofsome reasons for the unsustainability of ethnic tourismdevelopment in minority communities. It points out that,  tosustain th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in minority area,  it isvery necessary to identify the implication of tourism industry, and to modify the current public policy conducive to thebenefit of the local people.吳曉萍,貴州民族學院社會學系,貴州 貴陽 550025  吳曉萍(1953—),女,苗族,湖南人,貴州民族學院社會學系副教授,碩士,從事可持續發展理論、社會學研究。 作者:旅游學刊京42~46F9旅游管理吳曉萍20002000近20年來,民族旅游業極大地推動了民族地區社會和經濟的發展。然而,在民族旅游業迅速發展的過程中,一些民族地區的自然和人文資源也受到了威脅和破壞。可持續發展是我國旅游業發展的基本戰略。無論何種性質的旅游業,只有把可持續發展作為其發展的基本模式,才可能有效地利用和保護旅游資源。本文在實地考察的基礎上,并借鑒一些他人的調查資料,對限制民族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中的一些因素進行了初步的分析,指出目前我國的一些相關的理論和政策都存在一些誤區。要使我國民族旅游業持續發展下去,理論上對旅游業的性質需要進一步明確,政策上需要進一步朝著有利于當地人的利益方面進行調整。民族旅游/可持續發展/限制因素  ethnic tourism/sustainable development/restrictive factors
2013-09-10 21: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