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我的聲明和態度
我的聲明和態度
章詒和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07年1月11日,在全國圖書定貨會開幕當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召集了一個“通風會”。會上,副署長鄔書林先生以宣讀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 出版違規書選”,被點名的書里,《伶人往事》列于三。鄔先生對出版此書的湖南文藝出版社說(大意):“這個人已經反復打過招呼,她的書不能出,……你們還真敢出……對這本書是因人廢書。”接著,自然是對該社的嚴厲懲處。

  鄔先生說的“這個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誰?我是從事戲曲研究的老研究人員,是中國民主同盟的老盟員,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婦。六十歲的時候,我拿起了筆,寫起了往事。先說的是父輩故事,后講的是伶人傳奇。第一本書被禁(即“賣完了,就別再版了”)。雖說這是應中央統戰部的要求,但權力機關已經對我的權益有所侵害。這次,鄔先生沒有對《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評價,卻對我本人的個人權利進行了直接的侵害。我們的憲法有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廢書”,直指我本人,直接剝奪我的出版權,而這是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

  我知道——在鄔先生的眼里,章詒和是右派。好,就算我是右派。那么,我要問:右派是不是公民?在當代中國,一個右派就既不能說,也不能寫了嗎?誰都知道,只要是個社會,就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遠是少數。我們這個國家是不是只許左派講話、出書?廣大的中間派和右派只有閉嘴。果真如此的話,我們的憲法應當立即修改,寫明容許哪些人出書,享有公民的基本權利;不容許哪些人出書,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權利(其實,現在某些左派和左派官員出書之難,并不在我之下)。鄔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誰?在就前不久,溫家寶總理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國的作家和藝術家能講真話。言猶在耳哪!通風會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宣布了這樣的措施。新聞總署是國家行政機構,是國務院的下級。這不是和國務院對著干嗎?鄔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借此機會,我想說明這樣一個態度:從提筆的那一刻起,我就沒想當什么社會精英,更沒想去寫什么“大”歷史。我只是敘述了與個人經驗、家族生活相關的瑣事,內里有苦難,有溫馨,還有換代之際的世態人情。我的寫作沖動也很十分明確:一個從地獄中出來的人對天堂的追求和向往。因為第一本書里的
張伯駒羅隆基,第二本書里的馬連良,第三本書里的葉盛蘭葉盛長連同我的父母,都在那里呢——“他們在天國遠遠望著我,目光憐憫又慈祥”。

  再鄭重地重復一遍:我不會放棄對公民基本權利的維護,因為它維系著一個人的尊嚴和良知。鄔先生的行為是違反憲法的!從精神到程序,他都沒有遵守。官場可以盛行“一致通過”,面對領導人可以做到“聆聽教誨”;與此同時,是否也可以給草民騰出一點兒空間:給他們留下一張嘴,叫他們說說;給他們留下一只筆,讓他們寫寫。和諧社會的搭建不是靠勒緊,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動。

  前兩本書的被封殺,我均以“不在乎”應之。但事不過三。這次,我在乎,很在乎!鄔先生,告訴您:我將以生命面對你的嚴重違法行為。祝英臺能以生命維護她的愛情,我就能以生命維護我的文字。

  遵守憲法的首先該是政府。您是高官,這點應當比我清楚。



  章詒和 2007,1,19

 

2011-04-11 19: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