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略論賈島對后世的影響及原因
略論賈島對后世的影響及原因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賈島詩歌具有重苦吟、表現自我的特點,景物描寫瑣細衰敗、境界幽僻孤寂;體裁偏重近體詩,尤其是五律。其詩歌對后世,特別是歷代末世產生久遠的影響。
  關鍵詞 賈島詩歌 賈島時代 晚唐體、四靈 江湖派 競陵派
  唐代詩壇名家輩出,賈島顯然不能與李杜、王孟并列,也不能與劉柳、元白比肩。在元和、長慶元白、韓孟兩大詩派中,賈島被附于韓愈名下,或列于孟郊之后。在詩論家的筆下,賈島至多是一位二流的作家。然而,他死后卻有眾多的詩人和流派受其影響,而這種影響超過李杜、王孟等大名家。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對此,古代詩論家只有極簡略的評論,今人研究者亦罕有全面深入地探討。本文擬就賈島對后世的影響和原因做粗略的剖析,以期拋磚引玉。
   一
  賈島的影響始于中晚唐,延續至清末。元和、長慶后期在賈島的周圍聚集一批詩人,晚唐五代,聞一多先生稱之為“賈島時代”;宋初“九僧”、“晚唐體”;南宋四靈、江湖派;明末竟陵派、晚清同光體學賈島形成流派。
  元和、長慶后期,匯集在賈島周圍的一批詩人,有姚合、喻鳧、周賀、雍陶、劉得仁、顧非熊等人。他們志趣相投,詩風相近。賈島對晚唐詩壇有著巨大的影響。晚唐學賈島的詩人眾多,詩體盛行。李嘉言先生在《長江集新校》之附錄五《賈島詩之淵源及其影響》一文中根據幾種詩話資料統計,晚唐學賈島者22人。晚唐五代還有一些學賈島的詩人沒有算入這個數字。如五代南唐陳貺學賈頗有詩名,學者多事之。劉洞、江為師其學詩,自言深得賈島遺法。晚唐五代學賈島的詩人中,有的崇拜賈島事之如神。《唐才子傳》卷九載李洞鑄賈島銅像“置之巾中。常持數珠念賈島佛,一日千遍。人有喜賈島詩者,必手錄島詩贈之,叮嚀再四曰:‘此無異佛經,歸焚香拜之’。”《郡齋讀書志》載,孫晟曾畫賈島像,置之屋壁,晨夕事之。
  宋初賈島影響廣泛,學賈島的詩人很多。據方回《桐江續集》卷三十二《送羅壽可序》中說:“凡數十家,深涵茂育,氣勢極盛。”有九僧、晚唐體等僧俗詩人與流派。九僧是宋初九位詩僧:希晝、保暹、文兆、行肇、簡長、惟風、宇昭、懷古、惠崇的并稱。九僧中以惠崇的影響較大。晚唐體主要代表作家有林逋、魏野、寇準等。林逋、魏野在祥符、天禧間,詩名流傳廣遠。
  南宋詩壇,詩宗賈島、姚合有四靈詩派、江湖詩派中的大部分詩人。四靈是南宋中期永嘉詩人趙師秀、翁卷、徐照、徐璣的合稱。四靈詩派是以四靈為代表的繼江西詩派之后,盛行于南宋中后期詩壇上獨樹一幟的一個詩歌流派。當時在四靈的家鄉出現了一大批追隨者。王綽《薛瓜廬墓志銘》載:“永嘉之作唐詩者,首推四靈,繼靈之后則有劉詠道、戴文子、張直翁、潘幼明、趙幾道、劉成道、盧次夔、趙叔魯、趙端行、陳叔作,繼諸家之后,又有徐太古、陳居端、胡象德、高竹友之徒,風流相沿,用意益篤,永嘉視若之江西幾似矣,豈不盛哉!”除永嘉之外,寧海薛泳、黃巖葛紹體,河陽張弋、閩人陳半復等都詩宗賈姚。四靈影響所及,下開江湖一派。上引王綽所列詩人中,大多是江湖派作家。南宋中期著名的詩人,江湖詩派兩巨子劉克莊、戴復古早期受四靈影響。
  竟陵派是明代萬歷、天啟年間以竟陵人鐘惺、譚元春為首的師承賈島、姚合的一個在文學史上產生過巨大影響的流派。竟陵派影響之廣,連極力詆毀竟陵的朱彝尊、錢謙益也不得不承認。錢謙益《列朝詩集·丁集·鐘惺小傳》載:鐘譚“所撰《古今詩歸》,盛行于世。承學之士,家置一編,奉之如尼丘之刪定。”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說:“詩歸既出,紙貴一時。”竟陵派盛行于天啟、崇禎兩朝,其風流余韻直至清初猶有影響。
  同光體是清朝同治、光緒年間一個重要的詩歌流派。其中有部分詩人師法賈島、姚合。錢仲聯先生以地域為經緯,將同光體分為閩派、江西派、浙派。[①]王鎮遠先生以淵源為標準,析同光體為清峻深峭派、生澀奧衍派、清新園潤派。[②]由于錢、王劃分的標準不一,所分各派詩人交叉。同光體中師承賈島、姚合是清峻深峭一派,以鄭孝胥、陳寶琛為代表。鄭、陳屬閩派。任訪秋先生在《中國近代文學史》中指出:同光體“從19世紀80年代興起,延續近半個世紀,直到五四時期白話新詩盛行以后,它在一些舊式文人中還有余響”。
  以上簡略敘述后世受賈島影響的詩人和流派。這些詩人、流派大多學賈島,也學姚合。賈、姚是同時代的詩友,互相推重對方的詩歌。他們的詩歌有鮮明的共同特色:重苦吟、重自我、善五律、詩歌內容大多描寫瑣細的日常生活。詩論家常將兩人并稱。因此本文雖是論述賈島對后世的影響,也常賈、姚并提。
  評論者大多對賈島詩歌題材狹窄,內容遠離現實持否定態度,甚至對其苦吟認真的創作精神,也持批評態度,認為其影響是消極的。賈島的詩歌的確存在缺乏深廣的內容和時代氣息不濃的缺陷,但他并非沒有反映社會現實的作品,只是這類作品數量很少,不如同時代的白居易突出。應該看到賈島及受其影響的詩人、流派積極的一面,即創新的精神。許印芳《詩法萃編》說賈島:“生李杜之后,避千門萬戶之廣衢,走羊腸鳥道之仄徑,志在獨開生面,遂成僻澀一體。”說的是他在名家多種風格中另辟蹊徑的獨創精神。后世受賈島影響的流派,除晚唐大多數后繼者與同光體保守之外,其余多有創新精神。
   二
  賈島是一位著名的苦吟詩人,詩歌創作極為認真。“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③],是他創作態度的自我寫照。他自稱“苦吟客”、“苦吟身”,苦吟二字多次出現在其詩中。“當其苦吟,雖逢值公卿貴人,皆不之覺也。”[④]可謂全神貫注,目中無人。金圣嘆《貫華堂選批唐才子詩》,《寄韓潮州愈》詩下批注:“先生作詩,不過仍是平常心思,平常格律,而讀之每每見其別出尖新者,只為其煉字煉句,真如五伐毛,三洗髓,不肯一筆猶乎前人也。”金圣嘆這段話,指出賈島極為嚴肅認真的創作精神和創新特點。
  賈島重苦吟,煉字煉句的創作態度給予后世深遠的影響。晚唐五代學賈島的詩人,傾心于苦吟。《唐詩紀事》載周樸“性喜吟詩,尤尚苦澀,每遇一景物,搜奇抉思,日旰忘返。”許多詩人在詩中自敘苦吟的情形。如劉得仁《云門寺》:“吟苦曉燈暗,露寒秋草疏。”盧延讓《苦吟》:“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須。險覓天應悶,狂搜海亦枯。”裴說詩多處提到自己苦吟。如《冬日作》:“糲食擁敗絮,苦吟吟過冬。”《寄曹松》一詩是他與曹松討論詩歌創作苦吟之道。曹松與裴說學賈島志同道合。他在《崇義里言懷》詩中云:“生平五字句,一夕滿頭絲。”
  宋初九僧、晚唐體詩人詩歌創作重推敲苦吟。九僧詩多精思錘煉。《直齋書錄解題》卷15《總集類》說九僧詩“凡一百七首,景德元年,直昭文館陳克序,目之曰‘琢玉工’,以對姚合‘射雕手’。”如惠崇《送遠上人雨游》:“地形吞蜀盡,江勢拘蠻回”、簡長《晚次金陵》:“落日懸秋樹,寒蕪上廢城。”都是經過苦心推敲的佳句。晚唐體詩人“林和靖一生苦吟”[⑤]。《宋史》本傳載:“野(魏野)為詩精苦,有唐人風格,多警策句。”潘閬《敘吟》:“高吟見太平,不恥老無成。發任莖莖白,詩須字字清。搜疑滄海竭,得恐鬼神驚。此外非關念,人間萬事輕。”搜詩以至“發莖白”,“滄海竭”,晚唐詩人的創作態度可見一斑。
  四靈繼承賈島衣缽,自稱“苦吟人”,強調苦吟,甚至“為言苦吟,過于郊島”[⑥]。據葉適《徐文淵墓志銘》載,四靈論詩,反對“連篇累牘,汗漫而無禁”的創作方式,而以“浮聲切響,單字只句計巧拙”為“風騷之精”。可見他們注重鍛字煉句。趙師秀云:“一篇幸止有四十字,更增一字,吾末知如之何矣。”[⑦]翁卷《寄葛天民》詩:“常日已清癯,那兼疾未除,傳來五字好,吟了半年余。”表現苦吟精神。他們的作品大都精工細琢而成,尤其著力于律詩的中間兩聯。如趙師秀《冷泉夜坐》:“樓鐘晴聽響,池水夜觀深”、翁卷《隱者所居》:“石老苔為貌,松寒薜作衣”、徐照《永州寄翁靈舒》:“風順眠聽角,樓高望見船”、徐璣《夏日懷友》:“月生林欲曉,雨過夜如秋”。都是苦心錘煉的佳句。江湖派中一些詩人也推重苦吟。楊慎《升庵詩話》指出:“近世有江湖詩者,曲心苦思,既與造化迥隔,朝推暮敲,……”
  竟陵派繼承賈島嚴謹的創作精神。陸元龍《十六家小品·鐘伯敬小品序》評竟陵派領袖鐘惺的創作“苦于鍛局”、“苦于運筆”、“苦于修辭”。鐘惺注重詩歌構思和錘煉。他在《天文瑞詩義序》中說:“詩之為數,和平沖淡,使人有一唱三嘆詠之不盡之趣。”同光體中有些詩人講究錘煉字句。如陳衍評鄭孝胥的詩“清煉”。
  重主觀,重抒情是賈島詩歌的一個特點。賈島的詩歌內容多為表現自我。如對社會的憤慨,自傷身世,忘機與志向的矛盾等。無論是寫自我,還是寫送別、寄贈、悼亡等題材,賈島都寫得情真意切。
  賈島詩重主觀、重抒情的特點,也表現在后世一些詩人的創作中。晚唐詩壇在藝術追求上輕元白,崇杜韓和賈島,詩歌創作重表現自我,重抒發情感。五代文學思想的主要傾向是緣情說。“緣情說從兩個方面發展,一是走向娛樂消遣,因此追求輕艷;一是雖亦用于消遣,而著重于追求真情抒發,追求內心感情的細膩表達和意境的細美深廣。”[⑧]學賈島的詩人屬后一種。如晚唐五代社會動亂,不少詩人流浪他鄉。他們的作品中有一部分抒寫飄泊失意之境況,羈旅思鄉之情感,感情細膩而真率。
  晚唐體的代表人物寇準詩歌創作重情的傾向十分明顯。《苕溪漁隱叢話》云:“忠愍公詩含思凄惋,蓋富于情也。”四靈強調“自抒胸臆,自立面目”,即重主觀,有獨創。四靈以詩作為陶寫性情的工具,作品主要抒發個人的感受。如流連光景,吟詠田園生活,抒寫羈旅情思等。
  竟陵派提倡“獨抒性靈”,重視詩歌表現真情。鐘惺《寄吳唐虞》詩云:“意于林壑近,詩取性情真。”他在《陪郎草序》中指出:“夫詩,道性情者也。”譚元春在《詩歸序》中說:“夫真有性靈之言,常浮出紙上,決不與眾言伍;而自出眼光之人,專其力,壹其思,以達于古人,覺古人亦有炯炯雙眸從紙上還矚人,想亦非茍然而已。”鐘譚的創作實踐了詩文抒寫性靈的主張。鐘惺寫過許多序跋,大多是至情之作。其詩有不少表現自我,感情真摯。譚元春的詩歌不論是寫人,還是詠物,情真語樸。
  賈島善于描寫瑣細衰敗的景物,孤獨貧寒的生活,境界幽僻孤寂。賈島詩中常出現蟬、蟲、蛩、螢、苔、葉等自然界細小的物體,有時一聯中出現幾個細微的形象。賈島常抒寫孤、寒、空、寂、愁、苦等感受,描繪夕陽、暮色、枯、荒、殘、瘦等形象展現自己凄苦孤寂的心境。《泥陽館》集中體現這一表現手法。
  后世受賈島影響的詩人借鑒了賈島這一手法。晚唐五代學賈島的詩人對現實采取逃避、超脫的態度,在山水田園這一天地中寄托孤寂的心。晚唐五代許多詩人詩中景物描寫細小殘破,境界幽僻荒寂。宋初晚唐體詩人寫景細致工巧,境界幽靜清麗。魏野《尋隱者不遇》與賈島同名詩、《冬日書事》與賈島《冬夜》、潘閬《望湖樓》與賈島《雪晴晚望》明顯地看出詩境貌合神通。四靈的作品大多描寫自然景物,景物描寫纖巧。四靈模仿賈姚,詩中常運用深山、幽林、古寺、斜陽、青苔等形象,境界幽僻靜寂。
  鐘譚論詩主“幽峭”,突出幽字。如《唐詩歸》卷14評李欣《漁父詞》:“此詩逐句求之,亦幽亦細。”評《宿瑩公禪房聞梵》詩:“細潤幽亮,靜理深心。”鐘譚詩歌創作也表現幽的特色。清人毛先舒《詩辨詆》評論鐘譚詩文創作“如竇中見日,明雖不多,景非假借”,指出鐘譚尚幽的特征。他們注意描寫細小的景物,奇險的山水,呈現出幽深孤峭的境界。
  同光體中清峻深峭派,即韋柳派,王鎮遠先生析其“上可繼陶、謝,下啟賈島、姚合,入宋以四靈,入明以鐘(惺)、譚(元春)為傳人,同光體中以鄭孝胥、陳寶琛為代表。”[⑨]王鎮遠先生還分析同光詩人稱賞、推重前輩詩人詩中“寂”、“峭”、“深”等特點。同光體代表詩人鄭孝胥的詩歌創作體現情深苦語的特點。他喜用“殘”、“蕭瑟”、“孤”、“寒”、“悲”等字詞描寫景物,抒寫感情,意境清幽孤寂。
  在詩體方面,賈島寫了大量當時流行的近體詩。在近體詩中,傾力于五律。《長江集新校》存詩404首,其中五律占233首。他的五律取得很高的成就,在當時就負有盛名,對后世影響較大。后世受賈島影響的詩人、流派一般擅長五律,五律創作數量較多。晚唐五代詩壇近體詩受到眾多詩人的喜愛,特別是受賈島影響的詩人,偏愛五律。如許棠、劉得仁、張喬、周樸、裴說、江為、唐求、張@①、李中、曹松等人,五律占其現存詩的一半以上。他們在五律創作上狠下功夫,字斟句酌,刻意求工。宋初晚唐體詩人也重五律創作,寇準、潘閬五律占現存詩的三分之一左右。四靈主攻五律,集中有一半以上是五律。鐘惺《隱秀軒集》古近體各種體裁兼備,以五律數量為最,遙遙領先于其他體裁。
   三
  賈島對后世的影響,既有生活時代、環境、文學思想、詩歌發展等方面的原因,也有詩人自身的思想、遭遇、才氣等方面的原因。
  賈島是一位生活在唐王朝經安史之亂后走向衰落時期懷才不遇,窮困潦倒,潔身自好的詩人。他從元和三年32歲到兩京,遍干名人,終未一第,直到開成二年59歲才做了長江主簿,后秩滿遷普州司倉參軍。賈島詩中欲有所為而不得志,不滿社會黑暗,自傷身世,正直自守引起后世處于相似環境與遭遇的詩人的共鳴與欽敬。
  學賈島的詩人與流派,除了宋初之外,其他的都生活在唐、宋、明、清的后期。黑暗與動蕩是末世的特征。晚唐懿宗朝開始到滅亡這一時期,皇帝昏憒,宦官專權,藩鎮叛亂。五代是一個朝代頻繁更迭,軍閥混戰不斷,儒家倫常崩潰的時代。宋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屈辱的時代。宋朝的建立顯然結束了自安史之亂以后分裂割據兩百多年的歷史,但與版圖廣闊的漢唐相比,顯然相形見絀。靖康之后南宋更是茍且偷安。明萬歷、天啟處于內憂外患之中,內有宦官專權,東林黨人反宦官集團,政治斗爭激烈;外有努爾哈赤侵逼。有清一代風云變幻,社會動蕩幾乎貫穿始終;階級矛盾尖銳;鴉片戰爭開其端的外敵入侵等等。生活在末世黑暗與動蕩中的作家,有著共同的心理:壓抑與悲哀。末世作家的生活環境與心理感受與賈島契合。他們作品的內容大多是自我感受,或是抨擊現實,或是逃避現實。他們詩中描寫細小衰敗之景物,幽僻孤寂的境界,表現悲傷凄涼的心態。末世詩人所追求淡泊平靜的境界,似乎與動蕩的時代很不協調。其實這是對現實采取逃避、超脫的詩人,在亂世中尋找一塊精神慰藉之地,或一處心靈避難所的表現。
  賈島對后世的影響與文學思想的發展變化有關。中唐元和末長慶初之后,非功利主義文學思想代替功利主義文學思想。詩歌創作重主觀,重抒情。晚唐詩歌創作反對元白尚實、尚俗、務盡的文學思想傾向,重抒情,追求淡泊的境界。賈島詩歌創作傾向符合他們的追求。一種文學思想發展為另一種文學思想有繼承銜接時期。五代、北宋初年就是一個銜接時期。北宋初期60年的詩壇,主要是晚唐詩風的延續。晚唐體是晚唐五代崇尚賈姚詩風的接續。
  創新是文學思想發展的動力。賈島的詩歌創作志在獨創,詩體主攻五律,為中唐一大家,他在糾正韓、白兩種傾向中形成自己的風格。后世受其影響的流派:晚唐體、四靈、竟陵對當時詩壇流派之弊給予糾正,力求創新。晚唐體以賈姚苦吟的創作精神,清淡的境界,著意改變白體的淺俗,昆體的浮艷。
  南宋四靈詩派的出現,從文學思想方面看有兩個因素,一是糾正江西派詩風,一是不滿理學家的詩論。紀昀《四庫全書總目》卷165《云泉詩提要》說:“宋承五代之后,其詩數變,一變為西昆,再變而元yòu@②,三變而江西。江西一派,由北宋以逮南宋,其行最久。久而弊生,于是永嘉一派以晚唐體矯之,而‘四靈’出焉。”四靈詩派是以晚唐體糾江西詩派詩風的產物。四靈的創作主張提倡晚唐,繼承賈姚衣缽,強調苦吟,反復推敲,是對江西詩派力主學杜,反對晚唐,重在“無一字無來處”、“點鐵成金”,在語言技巧上下功夫的創作傾向的反撥。
  宋孝宗乾道、淳熙年間,程朱理學盛行。理學家認為詩是“明道”的,文辭是“末技”。他們卑視苦吟,排斥新體詩。在“貴理學而賤詩”的風氣下,出現了許多“間有篇詠,率語錄講義之押韻者”[⑩],“要皆經義策論之有韻者”[①①]的詩歌。“近世理學興而詩律壞,惟永嘉四靈復為言苦吟。”[①②]四靈反對理學家的詩論,把寫詩作為抒寫性情的工具,講究文辭,對詩歌的格律句法極為重視。
  有明一代,特別是明中葉以后,文學領域存在著復古與求新兩種文學思想的斗爭,衍成一個個文學流派。萬歷年間公安派提倡“性靈”,反對復古派的擬古。他們反復古矯往過正,詩歌創作產生浮淺的弊病。天啟、崇禎年間竟陵派崛起。他們既不滿復古派的模擬,也不贊成公安派的淺俗。他們主張“性靈”、“真情”,注意詩歌的藝術構思和錘煉,用以糾正復古派之擬古,公安派之俚僻,創立一種新的詩風,在當時文學界產生巨大的影響。《列朝詩集》載:“海內稱詩者,靡然從之,謂之鐘譚體。”
  詩歌自身的發展規律,是賈島對后世產生影響的又一因素。詩歌史的自身發展規律既與社會政治、經濟緊密相連,又不完全受其影響,與其同步發展。如初唐經濟發展迅速,詩歌發展緩慢。六朝詩風余緒的影響達近一個世紀。如上官體是南朝詩風在初唐延續的一種形式。宋初唐代詩風,尤其是晚唐詩風影響延續達半個多世紀。宋初白體、昆體、晚唐體分別師法白居易、李商隱、賈島、姚合等中晚唐詩人。
  從詩體發展方面看,賈島偏重于近體詩的創作,尤其是五律,對后世產生較大的影響。近體詩產生于齊梁之際,成熟于初唐。葉燮《原詩》卷二云:“不讀六朝詩,不知唐詩之工也。”盛、中、晚唐是近體詩發展時期。晚唐是近體詩的時代,而它所直接繼承的中唐元和時代的詩人,除了白居易與賈島之外,其他的不善于近體詩。白居易近體詩有輕淺之嫌,賈島的近體,特別是五律獨具一格。如胡應麟所評:“東野之古,浪仙之律,長吉樂府,玉川歌行,其才具工力,故皆過人。如危峰絕壑;深澗流泉,并自成趣,不相沿襲。”[①③]因此賈島的五律自然為晚唐所繼承,延續至宋。宋代雖然詞體流行,但律詩并未衰歇。在當時人的心目中,詩比詞的地位高。宋代是律詩發展的時期。陸時雍說:“詩至于宋,古之終而律之始也。”[①④]宋人學唐人近體、五律,賈島是一位較佳人選。
  后世學賈島的詩人,除了個別位極人臣如北宋名相寇準、偽滿總理鄭孝胥外,大多是布衣、隱士、僧人、低級官吏。他們懷才不遇,屢試不第,飄泊流浪,生活貧困,人品清高。晚唐五代方干、李洞、曹松、鄭谷、許棠、張@①等或累舉不第,或出入舉場多年登第。賈島那些訴說自己屢次不第,抨擊科舉不公的“下第詩”,倍受他們青睞,群起模仿。《唐音癸簽》載:“晚唐人集,多是未第前詩,其中非自敘無援之苦,即訾他人成事之由,名場中鉆營惡盡,忮@③俗情,一一無不寫盡。”
  生當末世的詩人飽嘗了動蕩時代飄泊流浪,背井離鄉之悲苦與窮困潦倒,饑寒交加的辛酸。他們和賈島一樣,寫寒士的貧困生活,但又表現正直自守,安于貧賤的品格。如鄭谷《菊》寫菊的高潔象征自己。宋初晚唐體詩人淡泊功名,安貧樂道。林逋《山園小梅》贊詠梅花高潔,是作者人格的自我寫照。四靈“泊然安貧賤”。鐘惺、譚元春在多首詩中表現高潔的人品。
  賈島身后擁有眾多的追隨者,除了以上幾種原因之外,天賦是一個重要的因素。李白、杜甫、王維是群星燦爛的唐代詩歌星空中最耀眼的星星。然而他們卻沒有像賈島那樣在后世有以學習他們形成許多重要的詩歌流派。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天賦之高,胸襟之寬,非常人所能學,其成就之大亦非常人所能達。如江西詩派尊杜甫為宗,終因“材有大小”,沒有學到什么。具有李白、杜甫、王維天賦者畢竟極少數,大多數人才氣一般。對于常人來說,賈島猶如一座大山,雖有一定的高度,經過努力攀登可望到達頂端。賈島自己才雖不高,以苦吟名家。葉適《徐斯遠文集序》說:“以夫汗漫廣漠,徒枵然從之而不足充其所求,曾不如dòu@④鳴吻決,出豪芒之奇,可以轉而無極也。”葉適認為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選擇創作道路。陶明浚《詩說雜記十二》論永嘉四靈指出:“彼之才氣,比李、杜固不足、比吾儕則有余。”因此賈島成名之路是那些才氣一般又想出名的詩人的選擇。
  有些詩人學賈島作為學杜甫入門之徑。如江湖詩派中部分詩人。他們推崇杜甫,自感才力不足,不直接學杜,先學其他詩人。江西詩派陳師道、方回認為學杜應從黃庭堅入手。江湖詩派則從晚唐詩入門。劉克莊明確說過:“才力有定稟,文字無止法。君以盛年挾老氣為之不已,詩自姚合、賈島達之于李、杜。”[①⑤]這些詩人學黃、賈為學杜之途徑有一定道理。黃賈與杜甫有繼承關系。賈島的詩歌受前代多位詩人的影響,其中對他影響最大的是杜甫。陳延杰《賈島詩注序》指出:“島之五律,其原亦出自少陵,以細小處見奇,實能造幽微之境,而于事物理態,體認最深,非苦思冥搜,不易臻此。”五律創作數量賈島也和杜甫一樣占詩總數一半以上。賈島對詩歌字句的錘煉受杜甫影響。杜甫自稱:“為人信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賈島繼承杜甫這一認真的創作精神,以苦吟著名。
  注:
  ①錢仲聯:《夢苕庵清代文學論集·論同光體》,齊魯書社1983年版,第111頁。
  ② ⑨王鎮遠:《同光體初探》,《文學遺產》1985年第2期,第87頁。
  ③李嘉言新校:《長江集新校·題詩后》,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133頁。
  ④《新唐書》卷176,中華書局1975年版,第5286頁。
  ⑤劉克莊:《后村詩話》,中華書局1983年版,第52頁。
  ⑥ ①②劉克莊:《后村先生大全集》、《林子@⑤序》卷九十八,商務印書館1926年。
  ⑦吳之振:《宋詩鈔·清苑齋詩鈔序引》,中華書局1986年版,第2413頁。
  ⑧羅宗強:《隋唐五代文學思想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433頁。
  ⑩劉克莊:《恕齋詩存稿跋》,《后村先生大全集》卷十一。
  ①①劉克莊:《竹溪詩序》,《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九十九。
  ①③胡應麟:《詩藪·外編卷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第185頁。
  ①④丁福保輯:《詩鏡總論》,《歷代詩話續論》,中華書局1983年版,第1406頁。
  ①⑤劉克莊:《跋姚鏞縣尉文稿》,《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九十九。
   (責任編輯 邵青蓮)*
  字庫未存字注釋:
   @①原字蟲加賓
   @②原字礻加右
   @③原字忄加翼
   @④原字月加豆
   @⑤原字隰右
  
  
  
廈門大學學報:哲社版72-78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賀秀明19971997 作者:廈門大學學報:哲社版72-78J2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賀秀明19971997
2013-09-10 21: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