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科幻文學:第三次高潮的收獲與迷惘
科幻文學:第三次高潮的收獲與迷惘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科幻文學在中國的出現(大約在20世紀初)要大大晚于西方,不過也已經經歷了耐人尋味的幾起幾落、風雨變遷。50年代中后期可以說是中國科幻創作、出版的第一個高潮,70年代末、80年代初則是第二個高潮。由于政治氣候、創作環境等因素的影響,相當一段時間科幻創作處于一片沉寂之中。進入90年代特別是近年來,科幻文學才迎來了可喜的復蘇,中國科幻的第三個發展時期正在到來。
  一批新的作家出現了。星河是近幾年來科幻界崛起的一顆新星,他的作品多是結合時下最火熱的網絡內容,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和英雄主義為科幻創作開拓出了新的空間。如《決斗在網絡》、《網絡游戲聯軍》。王晉康的科幻作品往往有著更震撼人的東西,他在昭示理想主義的同時,也提醒人們不要忘記現代文明鐵的秩序與冰冷的邏輯。楊平的超前意識總讓人耳目一新。還有創作頗豐的“科幻之星”楊鵬;細致敏銳的女作家凌晨;擅長構思,情節縝密的硬科幻作者周宇坤;創造意境美的潘海天;湖南平江的牧鈴;頗有深度與力度的蘇學軍;第一個在高校開設科幻選修課的吳巖等等。除了這一批新生力量之外,老一輩的科幻作家葉永烈、鄭文光、劉興詩近期也有新作出手。另外還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網絡科幻,創作者大多是年輕的學生,作品短小精悍,科學含量不高,但往往構思奇特,頗有味道。除了科幻作家的創作熱情,一些出版社也積極投身到科幻小說的出版中來,重要的成果有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的《科幻新作系列叢書》、江蘇少年兒童出版社的《中華當代科幻小說叢書》,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的《天狼星科幻小說叢書》,四川少年兒童出版社的《中國少年科幻小說系列》。福建少年兒童出版社更把科幻小說作為出版特色。已出版《世界科幻小說精品叢書》、《2066年環球風暴世紀科幻小說叢書》等。
      收獲之一:科技發展帶來題材的拓展
  科學技術的發展瞬息萬變,它把無數的夢想變成現實。但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也面臨著新的疑慮:電腦是否會發展到比人腦更加聰明的地步并統治人類?由基因技術生產的人造人和自然人會形成什么樣的關系?我們是宇宙間的唯一生命嗎?外星人是惡魔還是天使?人類能否超越光速在時間軸上往來?……這些都可以讓科幻作家們在創作中進行大膽的猜測與假設。
  網絡可能是最受當下科幻作家們青睞的。星河的網絡科幻世界就是計算機+網絡+CH橋+游戲。典型之作就是他那篇描寫大學校園故事的《決斗在網絡》,作品中對虛擬世界的描寫正切合我們對網絡的虛擬與真實的思考:網絡是虛擬的,人卻是真實的,當“人機聯網”將真實融進虛幻之中時,便獲得了釋放于物質形體以外的自由。如今網絡文化的主力軍與參與者許多都是青少年,對于網絡所給予的那種另類的自由與無限可能性的體驗,使他們很容易在《決斗在網絡》中找到共鳴。只是星河的網絡題材寫得有些泛濫了,于是再讀到時就少了初遇時的驚喜,多了些雷同的味道。
  自從第一只由成年體細胞克隆的哺乳動物多利羊問世以來,克隆人就日漸成為逼近人的事實。潘海天的《克隆之城》講述的是克隆之后人性的異化與回歸。仔細看來,克隆之城中克隆人在冰冷專制的世界中追求自由的努力依然是壓迫與反壓迫的主題,只是故事發生在未來的克隆之城,而不是某個歷史古城。雖然克隆技術開辟了一個新的領域,但中國科幻在這個問題上的探討還有待進一步的擴展。
  此外還有外星生命主題、環保主題等等,也都成為科幻作者們關注較多的話題。
      收獲之二:人文思考激揚生命活力
  科幻小說要成為具有一定分量的作品,人文的思考是必不可少的。近年人類學、心理學、歷史、哲學、社會學等社會科學進入科幻創作的主導視野,軟科幻作品也日益豐富起來。軟科幻更注重描寫“科學發展對人類的影響”,關注的是人的命運與社會生存等人文主題。人們把更多的目光轉移到科學的長遠后果,而不僅僅以科學的眼前功效成果來判定它的價值。
  還以網絡題材為例,楊平的《MUD ——黑客事件》中那個虛擬世界則發展得極為龐大與完備,“在這里,我們有與外面的世界不同的生活,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歷史。外面世界有的一切這里都有,他們憑什么判斷那個世界是真實的, 而這個是虛擬的。 ”作品中“猩猩”熟悉的是mud玩家的世界,面對外界時便覺得空虛與孤獨。 然而故事中的他最終還是在一剎那間從虛擬世界中清醒過來,主動而細膩的生活就在他的眼前:“我以前怎么就沒有發覺外面的世界那么美?”也許虛擬的世界因為人真實感情的投入而變得真實,現實世界會因為人的冷漠而變得疏遠,但最終虛擬的仍然是虛擬。楊平小說的結尾是溫馨而充滿希望的,但那遮不住行文間流露的對人與虛擬世界的憂慮。
  科幻小說中基因異化的故事重點早已不在技術的進展上,而是在于異化帶來的心理危機。王晉康的《豹》涉及生物技術革命,特別是克隆人,由人獸基因嵌合的“超人”的誕生,不可避免地造成對人類現有社會秩序的沖擊,其中法庭的最后審判是:“在人類所有的法律中,盡管人們沒有意識到,但的確有條公理是法律賴以存在的:人的定義和人類對自身生命的敬畏。”“在沒有認定鮑菲·謝作為‘人’的法律身份前,被告無罪釋放。”作者對技術與人之倫理學本性的認識和追問別有新意。
  其實我們需要思考的,不僅僅是要面向的未來,還有自己走過的歷史文明足跡。于是出現了許多以歷史中神秘事件為背景的科幻作品。以中國古代神話傳說和歷史掌故為原材料,用新時代的科學眼光重新解讀,形成了“新神話主義”的科幻流派。江漸離在《伏曦》中設置了一個現代科技文明與古老文明的對話,在簡短的交鋒中作者就讓我們感受到了現代科技文明的浮躁與狂傲。作品流露出的對自己祖先的崇拜、對民族文化的懷念、對現代文明的批判等傾向,值得注意和探討。新神話主義科幻小說突出的人文思考與民族歷史使它在充斥著金屬飛船、宇宙星體的科幻文學中顯出一種清新的感覺。
  我們在思考未來的同時,也該考慮一下科幻小說在新的時代中面臨的問題了。它真的已經迎來了繁榮的希望了嗎?我們有理由担心:這是一個缺乏根據的希望。 1996 年召開的全國科技大會強調科技興國,1997年北京召開世界科幻大會,這些都是外在刺激因素。這會不會僅僅只是一個短暫的復蘇?
      困惑之一:中國缺乏科幻繁榮的文化土壤
  從創作現狀來看,全國的科幻作家也大概只有20—30位,這個數字顯示的力量似乎還有些薄弱。剛剛復興的科幻小說依然存在一些問題:網絡題材的濫炒;科幻商業化的利弊;新神話主義情節雷同;青年作家的“高產”等。近來的科幻創作多了些浮躁,少了幾分激情,總讓人感覺有些“輕”,所以科幻小說大致上看還有些孱弱。處在世紀交替之際的科幻小說也有著自身困惑的尷尬問題。
  因為中國的科學文化好像還未達到普及的大眾水平,似乎也沒有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之中。不同的文化會培育不同的文學,因此中國最流行的方為武俠,畢竟傳統文化最關注人情世故。科幻小說的本原在西方,而在五千年文明的國度里,它好像有些水土不服。王富仁教授曾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過分析,認為其中并沒有適合科幻小說發展的條件:“儒家文化重在世情人倫,十分務實,‘子不語怪力亂神’從根本上壓抑了通向未來的想象力。道家文化追求天人合一,實現的途徑更是一種不積極的靜修方式,缺乏主動的進取精神;墨家文化產生出的是武俠小說而非科幻小說。”這種種分析可以看出在中國文化背景中有一些不利于科幻發展的因素。在這種傳統文化影響下的大眾意識似乎會對科學的思維與邏輯精神有些不自覺的忽略
      困惑之二:對科幻的理論認識仍處于紛爭之中
  科幻小說走出了舊有的一些模式,卻沒有真正地創造出一個全新的開端,所以對于科幻小說的未來也如同作品中對未來的態度一樣是不可確定的。面對當下科幻創作狀況,有人說它依然需要寬松的環境,另有聲音呼喚中國科幻需要批判;有人覺得科幻猶如一道海鮮可以向愛情味精說再見,然而作品中多的依然是情節相似的星際愛情;有人覺得科幻商業化后多了許多生機,當然也有人罵商業化后的科幻的“唯利”傾向等。紛雜的爭論未必不是件好事,只是其中透露出對未來依然迷茫的信息。特別是關于科幻是應該嚴格地表現科學,圍繞科學做文章,還是應該著力于塑造人物,反映社會,即所謂的姓“科”姓“文”之爭,經歷了多年的糾纏,事實上并沒有達成共識,也并未推動科幻理論的完善。
      困惑之三:讀者定位的尷尬
  科幻小說一直以來似乎都是在兒童文學的領域里,它的主要讀者群也多是青少年學生。在這次新的復蘇中,它便有些不甘囿于這個地位而呼喊著要走出兒童文學,在創作作品中也表現出一種刻意的“深度追求”。但事實上現如今科幻小說的讀者依然主要是初高中和大學里的學生,離開了這個讀者群,科幻小說將更加孤獨。科幻作家也選擇了較為實際的做法:找準讀者即在校學生,以此為突破口,擴大科幻在社會的影響,并逐步培養新一代的科幻迷。隨著時間的推移,當他們成長為成熟的科幻迷,那時科幻小說的境遇將不可同日而語。當下的兒童文學創作中,科幻作家尚處于培養生力軍的階段,面對青少年的作品中有意表現出“俯就意識”,但低首俯就的作家好像沒有把握好讀者的認識狀態,使創作水平顯出高高低低的尷尬來。在青少年讀者自己寫的科幻作品中大多數都是第一人稱敘事,表現出一種強烈的參與意識,作品傳達的那種荒誕無意義的生存感受讓人有些始料不及,雖然行文中少了很多扎實的科學功底,但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構思,這種情況說明讀者的期待指數有些高于我們的想象。如果作家還在講宇宙飛船上正義與邪惡的斗爭,那么在科幻影視沖擊青少年視野的情況下,這一巨大的讀者群似乎會越縮越小。
  時間之箭從現在射出,交織著偶然與必然,衍生出無數個未來……
  
  
  
中華讀書報京21J1文藝理論王泉根/焦華麗20002000 作者:中華讀書報京21J1文藝理論王泉根/焦華麗20002000
2013-09-10 21: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