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什么是圖書館學的研究對象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我國圖書館學界,在探討什么才是圖書館學研究對象的問題上,提出了各種不同的觀點,如葉鷹提出圖書館學的研究對象是“有序化信息相對集中的時空”。王子舟提出圖書館學的研究對象是“知識集合”。梁燦興提出圖書館學的研究對象是“文獻群中知識單元的可獲得性(體系化知識的自由共享)等等。他們所提出的這些新觀點,都遠遠地超出了圖書館學的理論研究范疇。實際上全世界完整的圖書館體系所采集、整序、存貯、傳播的只是進入記錄狀態的人類思維成果——文獻信息,文獻信息是知識的精華、智慧的結晶。“信息、信息資源、符號信息、客觀知識”這些概念太寬泛,遠遠超出了圖書館學的研究范疇,也超出了圖書館基礎業務工作采集、整序、存儲、傳播記錄狀態的人類思維成果——文獻信息的范疇。
  文章認為,圖書館學的研究對象是:“圖書館為需求者提供文獻信息保障的全部過程及其相互關系。”圖書館(圖書館體系)為需求者提供文獻信息保障的全部過程是指:從圖書館誕生的那一天起,圖書館發生、發展直到今天,完整的歷史發展過程,構成了“圖書館史”、“圖書館學史”的研究范疇;圖書館為需求者提供文獻信息“三大保障”的所有理論探索與工作實踐,構成了“理論圖書館學”和“應用圖書館學”的研究范疇。社會文獻信息需求與文獻信息保障體系的相互關系,構成了“知識社會學、社會認識論、知識基礎論、世界3理論”所揭示的“圖書館與社會的關系”的全部內容。文獻信息的“三大保障”理論是檢驗圖書館的功能和效率的依據,文獻信息保障體系對文獻內容進行最充分、最透徹的揭示,以保證需求者能夠在最完備、最全面的檢索系統中檢索到所需要的文獻信息。

圖書館學研究長春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王學進20062006
作者:圖書館學研究長春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王學進20062006

網載 2013-09-10 21:46:52

[新一篇] 竹帛《五行》篇為子思、孟子所作論  ——兼論郭店楚簡《五行》篇出土的歷史意義

[舊一篇] 穿越時空與生死的心靈對話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