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苗瑤語的非分析形態及其類型學意義
苗瑤語的非分析形態及其類型學意義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筆者在《苗語的形態變化及其語義語法范疇》(2003)中已經討論過苗語諸方言的非分析形態,現在把討論范圍擴展到苗瑤語的不同語言。苗瑤語的非分析形態有語音屈折、重疊和附加詞綴三種形式。語音屈折形態變化包括聲調屈折、韻母屈折,主要分布于量詞、代詞和指示詞。屈折和非屈折的重疊式形態主要分布于名詞、動詞、形容詞、狀詞和副詞。名詞、量詞、代詞、動詞和形容詞都有附加詞綴形態變化的派生形式。
  一 語音的屈折變化
  1.名詞的語音屈折變化
  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布努語布努方言的名詞有語音屈折形態變化,都是聲調的屈折變化。
  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名詞位于句首表示處所方位范疇時,用第8調,位于句末表示指示方位范疇時,作指示方位詞,用第2調。例如石門坎苗語:
  H1Q8146.JPG
  布努語布努方言名詞的語音屈折形態變化是連讀變調的結果,有兩種情形。(1)名詞的聲調屈折不改變詞性,詞義間有關聯性,即轉指或喻指。例如弄京布努語:
  H1Q8147.JPG
  (2)名詞的聲調屈折改變詞性,名詞轉為量詞。如弄京布努語:
  H1Q8148.JPG
  2.量詞的語音屈折變化
  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勉語標敏方言的量詞有語音屈折變化。其中以苗語滇東北次方言量詞的語音屈折變化最為典型,既可以表現為韻母的屈折,也可以表現為聲調的屆折。勉語標敏方言量詞的語音屈折變化表現為聲調屈折。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和勉語標敏方言量詞的語音屈折變化不改變詞性。
  根據王輔世先生的研究,苗語滇東北次方言石門坎話量詞的形態變化可分為5種變形、4種變形和2種變形三組。有5種形態變化的量詞只有一個集合量詞。有2種形態變化的量詞只有表男、女性別的專用的兩個量詞。(注:參見李云兵:《苗語的形態變化及其語義語法范疇》,《民族語文》2003年第3期。)
  勉語標敏方言的量詞,通過聲調的屈折變化,有較強的限制性,詞匯語法意義表示“有且只有”、“僅有”,有排他性,數量由數詞決定,表“指稱”范疇。例如雙龍勉語:
  H1Q8149.JPG
  3.人稱代詞的語音屈折變化
  苗語支語言的人稱代詞基本上都有語音屈折形態變化,特別是第二、三人稱代詞的聲調屈折變化和韻母屈折變化,為表人稱代詞的雙數范疇。(注:參見李云兵:《苗語的形態變化及其語義語法范疇》,《民族語文》2003年第3期。)又如:
  H1Q8150.JPG
  4.指示詞的語音形態變化
  苗瑤語的指示詞在指示詞既指示距離的遠近,也指示方所的遠近或時間的遠近時,就有明顯的形態變化。苗瑤語有形態變化的指示詞,多數語言只有近、遠兩級,語法手段是聲調或聲母屈折。例如:
  H1Q8151.JPG
  苗瑤語少數語言或方言的指示詞有近、中、遠三級,形態變化的語法手段聲調屈折。如布努語布努方言弄京話指示詞形態變化的語法手段是聲調屈折:
  H1Q8152.JPG
  勉語標敏方言指示詞的形態變化,有聲調屈折和聲調屈折重讀兩種語法手段。例如:
  H1Q8153.JPG
  5.動詞的語音屈折變化
  動詞的語音屈折形態變化只分布于布努語布努方言、勉語標敏方言。動詞的語音屈折形態變化的語法手段是聲調的屈折,包括變調和聲調重讀,語義語法范疇有三種。
  (1)通過聲調屈折構成發出動作行為的工具名詞,用變調。例如弄京布努語:
  H1Q8154.JPG
  苗瑤語副詞的形態變化表達的語義語法范疇是“級”。
  二 重疊
  苗瑤語的名詞、量詞、動詞、形容詞、狀詞和副詞都可以重疊,有的沒有語音屈折,有的有語音屈折。從有語音屈折的重疊式形態變化來看,一律是重疊式在前,基式在后,可以簡單地標記為:H1Q8155.JPG;由此可以推測,沒有語音屈折的重疊式形態變化,也是重疊式前置,基式后置。
  1.名詞重疊式形態變化
  名詞重疊式的變化,分布于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勉語標敏方言。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只有帶前綴的雙音節名詞,才構成重疊式形態變化,構成形式為XAXA,X是名詞的前綴,A為名詞,在基式XA之前重疊XA,基式的韻母和聲調有屈折變化。XAXA的語義特征是“概括”,以例指類,數量表示多數,語義語法范疇是名詞范疇化(注:參見《苗語的形態變化及其語義語法范疇》,《民族語文》2003年第3期第21-22頁。)。
  勉語標敏方言雙龍話名詞重疊式形態變化分兩類,一是名詞直接重疊,構成AA式,語音、語義、語法都不發生變化,不屬重疊式形態變化范疇;二是名詞直接重疊,構成AA式,語音沒有屈折變化,但是語義、語法具有形容詞“級”的特征,可表示“比較級”。例如:
  H1Q8156.JPG
  2.量詞重疊式形態變化
  苗瑤語的量詞基本能重疊。重疊式大部分為AA式,分為非屈折型和屈折型。非屈折型重疊式是苗瑤語的常見重疊形式,一般表示量詞的周遍性,或表示量詞所指的事物由個體擴展到全體,量上增加,表多數。
  苗瑤語的一些語言或方言,量詞的重疊,不表全量,而表間或量,即一部分。例如:
  石門坎苗語
  H1Q8157.JPG
  勉語標敏方言雙龍話里,不僅有非屈折重疊式,而且有屈折重疊式,屈折型重疊式分為兩個級別,一是“加深等級”,兩個量詞的聲調都屈折為54;二是“十足等級”,前一量詞的聲調屈折為35,后一量詞的聲調屈折為54。例如:
  H1Q8158.JPG
  3.動詞重疊式形態變化
  動詞重疊苗瑤語比較普遍,基本是表時量和動量的“時量范疇”,有AA式、AABA式、XAXA式。
  AA式重疊形態變化,非語音屈折重疊AA式,大多數表示時量短、動量小的“時量范疇”。
  勉語標敏方言雙龍話非語音屈折重疊AA式,不表“時量范疇”,而另表兩種不同的范疇。一種是表示動詞的情態范疇,具有形容詞“級”的語義特征,與第一個音節聲調屈折為35的AA式對比構成動詞情態范疇的“級”,屬“級量范疇”。例如:
  H1Q8159.JPG
  語音屈折AA式重疊除勉語標敏方言的聲調屈折外,苗語滇東北次方言、黔東方言和布努語布努方言,一般是重疊式的韻母或聲調發生變化。AA式形態變化的語義特征,在“時間”上表示“短”,“量”上表示“輕向化”、“減弱”,“情態”上表示“隨意”,即時量短、動量少,其語義語法范疇是“時量范疇”。例如:
  H1Q8160.JPG
  AAAB式重疊變化,只分布于苗語黔東方言,是AA式的變體,即在AA式后面再疊加一個AB。AAAB式的語義是對AA式的強調或加強,語義語法范疇也是“時量范疇”。例如養蒿苗語:
  H1Q8161.JPG
  XAXA式重疊變化,只分布于苗語湘西方言,X是動詞的前綴,A是動詞,重疊式在前且A的韻母屈折,基式在后,語義特征是,在“時間”上表示動作行為的“反復”或“持續”,“量”上表現為“慣常”,“情態”上是“舒緩”和“緩和”,語義語法范疇為“時量范疇”。例如:
  H1Q8162.JPG
  4.形容詞重疊式的變化
  形容詞重疊式形態變化有兩種,一種是非語音屈折的重疊形式,屬詞匯語法的范疇;一種是有語音屈折的重疊形式,式有AA式、AAAB式、AAAA式、ABAB式。
  AA式重疊形態變化,分為非屈折型和屈折型。非屈折型AA式,苗瑤語比較普遍,語義表形容詞程度的加深。但勉語標敏方言雙龍話的非屈折型AA式,具有形容詞比較級的語義特征,與前置音節聲調屈折為35的AA式對比構成形容詞的“級范疇”。例如:
  H1Q8163.JPG
  屈折型AA式重疊變化,只分布于苗語滇東北次方言、黔東方言,基式在后,重疊式在前,且韻母語音發生屈折變化。例如:
  H1Q8164.JPG
  AAAB式重疊式變化,只分布于苗語黔東方言,是AA式的變體,在AA式后面再疊加一個AB。例如養蒿苗語:
  H1Q8165.JPG
  苗語黔東方言有的語言點可以把H1Q8166.JPG,語義特征和語義語法范疇不變。
  AAAA式只分布于苗語湘西方言,是以形容詞A為基式重疊構成的變化。有的后三個音節的聲調都發生屈折,有的第二、四個音節的聲調發生屈折。例如吉衛苗語:
  H1Q8167.JPG
  苗瑤語形容詞重疊式的變化,一般具有形容詞的語法功能,在句法結構中主要充當謂語、補語和狀語,在語義特征上都是表示形容詞所指事物或所代表的事物的情狀狀態,表達的語義語法范疇是“情狀范疇”。
  5.狀詞重疊式形態變化
  狀詞重疊式變化兩種形式,一非語音屈折變化,屬詞匯語法范疇;二語音屈折變化,分布于苗語滇東北次方言、布努語布努方言,有AA式、ABAB式及其相關的衍生形式。
  AA式重疊形態變化,只分布于苗語滇東北次方言。例如石門坎苗語:
  H1Q8168.JPG
  AA式充當動詞的補語時,表達的語義特征是駁雜的、無章的、普通的、一次性的、短暫的動作行為或事物變化的情貌,動詞的動作行為過程或事物的變化過程的時間短擺、動量減弱。AA式作形容詞的補語時,表達的語義特征是駁雜不純、雜亂無章的、普通的性狀、顏色、味道的情貌。
  ABAB式重疊式形態變化,由雙音節狀詞重疊構成。例如石門坎苗語:
  H1Q8169.JPG
  ABAB式作動詞的補語時,動詞的語義特征是一次性的或短暫的,而狀詞重疊形態的語義特征是駁雜的,表示動詞一次性的或短暫的行為過程或變化過程的駁雜情貌;ABABABAB式,動詞的語義特征不是短暫的,而是不斷延續的,狀詞重疊式形態的語義特征也是駁雜的,表示不斷延續的動作行為過程或變化過程的駁雜情貌。ABAB式作形容詞的補語時,語義特征是表示形容詞的性狀、顏色、味道的普通的、駁雜的情貌;ABABABAB式,語義特征是表示形容詞的性狀、顏色、味道的普通的、更為駁雜的情貌。
  布努語布努方言狀詞作動詞的補語時,可構成ACAB式,A為動詞,C為狀詞B的屈折形式。重疊式的語義特征表動詞動量、時量的情貌范疇。如弄京布努語:
  H1Q8170.JPG
  布努語布努方言狀詞重疊式變化,作形容詞的補語時,語義逐級加強,若以A為形容詞,B為狀詞,AB為基式,則可以構成ABB式、ACAB式,C為B的屈折形式。重疊式的語義特征是逐級增加的“情貌范疇”。例如弄京布努語:
  H1Q8171.JPG
  苗瑤語狀詞重疊變化,不論是修飾動詞,還是修飾形容詞,語義特征都是表示動詞的動量、時量或形容詞的情貌,語義語法范疇都是“情貌范疇”。
  6.副詞重疊式形態變化
  勉語標敏方言的副詞有重疊式形態變化,形式為AA式,分基式原級、重疊式較高級和重疊式極高級且前置音節的聲調屈折為35。
  AA式的語義含有副詞的“級”。例如雙龍勉語:
  H1Q8172.JPG
  三 附加詞綴
  苗瑤語的前綴,分布于名詞、量詞、動詞和形容詞。
  1.名詞的前綴
  布努語布努方言的少數名詞可附加前綴,語義隱含有“性”范疇。例如弄京布努語:
  H1Q8173.JPG
  3.動詞的前綴
  主要分布于前綴較豐富的苗語支,尤其是苗語、布努語,屬構詞形態范疇。動詞附加前綴使動詞名詞化并范疇化,范疇化的名詞是動作行為借以發出的工具或對象或結果。例如:
  布努語的少數動詞附加前綴也可以構成形容詞。例如梅珠布努語:
  H1Q8174.JPG
  四 苗瑤語非分析形態的類型學意義
  如果一種語言有屈折變化,那么它就總有派生現象,這是語言的普遍性原則。苗瑤語重疊式前置于基式、附加詞綴前置于詞根,都屬前置范疇。語言普遍性原則指出,如果一種語言僅有前綴,那么它是使用前置詞的語言。以此可推知,苗瑤語的重疊式形態變化、附加詞綴形態變化的形態結構類型,與苗瑤語句法結構使用前置詞的語序類型是一致的。
  根據語言類型學的隱含共性原則,基本語序類型為SVO的語言,隱含著的句法結構語序類型是,使用前置詞,領屬定語后置于名詞,形容詞后置于名詞,指示詞后置于名詞,比較基準后置于形容詞,關系從句后置于名詞。
  苗瑤語盡管受不同語言的影響,少數語言的一些語序類型受到較大的沖擊并出現一定程度的語序轉換,但多數語言仍然保持著SVO型語言的共性。苗瑤語領屬定語前置于名詞似乎與其他參項不和諧,但卻是唯一的語序選擇,理由是,名詞修飾名詞結構、同位結構與領屬定語后置構成歧義。例如:
  H1Q8175.JPG
  苗瑤語的屈折形態隱含于SVO,重疊式、附加詞綴形態結構類型與前置詞、領屬定語前置于名詞、形容詞后置于名詞、指示詞后置于名詞、比較基準后置于形容詞、關系從句后置于名詞等語言類型學參項具有高度的和諧性并隱含于SVO型語言共性。苗瑤語的形態類型在語言類型學中占有牢固的、有限的地位。
民族語文京31~41H1語言文字學李云兵20062006
本文在歸納苗瑤諸語非分析形態的基礎上討論其類型學上的意義:苗瑤諸語的重疊式、附加詞綴形態結構類型與前置詞的和諧,與領屬定語前置于名詞,形容詞、指示詞后置于名詞,比較基準后置于形容詞,關系從句后置于名詞等參項和諧。
作者:民族語文京31~41H1語言文字學李云兵20062006
2013-09-10 21: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