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難忘老西安的創傷——回憶日本空軍對西安的狂轟濫炸
難忘老西安的創傷——回憶日本空軍對西安的狂轟濫炸
楊清源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原載《陜西史志》2005年第二期,32~35頁

 

2004年11月7日,《西安晚報》刊登了一則消息和照片,說在西門南馬道巷修城墻時,發現了十余個墻洞。附近的“老西安”告訴記者,這些洞是抗戰時期為躲避日本飛機轟炸而挖的防空洞。啊,防空洞!它勾起我這個75歲老人許多難忘的回憶,不由得想說說日本空軍轟炸西安的悲慘情景。每當回望那場面,國仇家恨就會一起涌上心頭。不久前,在紀念“九一八”事變73周年時,全國上百個城市同時響起警報聲,這是提醒人們:警鐘要長鳴,居安應思危。激發愛國熱情,挑起強國重担,是國人對歷史的最好紀念。


 

驚心的警報聲


1938年日軍占領山西南部,欲渡黃河進犯陜西時,陜西流傳著一首童謠:“苜蓿芽,拌面湯,日本死在河岸上。”真的應了這首童謠,抗戰八年,日軍始終未能西渡黃河進入陜西。然而,日本空軍卻經常空襲西安等地,房舍變成廢墟,人民慘遭殺戮,造成巨大災難。

 日軍首次轟炸西安是1937年11月13日。在那以前,西安進行過幾次防空演習。演習時拉防空警報:警報是三長聲三短聲,說明敵機已飛進陜西境內,市民應很快進入防空狀態。緊急警報是急促的數短聲,說明敵機已經飛到渭南、臨潼,很快就到西安了,市民應即刻進入防空洞。解除警報為一長聲,表明敵機已經離去。與警報器響起的同時,還在鐘樓和一些高層建筑上,以及主要十字路口升紅燈。一只是警報,兩只是緊急警報,三只是解除警報。陜西人常說:“要得知道,經上一遭。”在日機空襲以前,演習總歸是演習,人們不太在意,小孩子們還覺得好玩。首次空襲之后,人們才真的緊張起來。

 每當撕心裂肺的警報聲響徹西安上空,刺眼的大紅燈籠高高升起,人們立刻陷入慌亂和驚恐之中,爭相逃命。我們培本小學傳達室的李師傅慌張地搖著銅鈴,大聲喊道:“警報,警報!”本來神經就繃得很緊的學生,把書本往抽屜里一塞,爭先恐后地擠出教室,沒有家長來接,也不回家,獨自個跟隨人群向西門跑去。大街上滿是奔跑的人。商鋪的店員使勁地關著鋪板門,發出一片咔咔咔的撞擊聲,更增加了幾分緊張氣氛。背街小巷的人關門鎖戶后,跑出巷口匯入大街上奔跑的人流。有錢人坐著洋車,車伕拉著沒命地跑,坐車人還不住地踩著車上的鈴鐺,警告前邊的人快點閃開。普通人家則扶老攜幼,拖兒帶女,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小孩子跑不動,便停下來,大人厲聲申斥道:“你個碎崽娃子放麻利些,這陣兒還木囊啥呢,再木囊就不管你咧!”小孩子哇哇直哭。一些老婆婆和抱娃的媳婦,還沒跑到西門呢,緊急警報就拉響了。巡警厲聲喊道:“不要跑了,飛機來了!”聽到“飛機來了”,嚇得她們腿都軟了,趕緊就近躲在屋檐下,蜷縮在角落里,偎依在一起,聽天由命。

 西安躲警報的地方很多。西大街這邊的人躲警報有三個地方:一是西門外的北火巷、馬家莊、鐵塔寺、楊家圍墻一帶,這里是近郊農村,敵機一般不炸農村,所以相對來說比較安全;二是西城門洞和甕城;三是西城門兩側的南馬道巷和北馬道巷,這里城墻上挖了許多大小深淺不等的防空洞,人們認為城墻土厚,能防彈防震。每次跑警報,都有一些人因跑得過猛而猝死。我的一個本家叔,跑警報時棉褲帶子開了,他彎下腰纏帶子,倒下就死了。我還看到一個老漢喘著粗氣,踉踉蹌嗆,正低頭準備鉆進防空洞時,一頭栽倒在地,再也沒有起來。跟隨的家人哭成了淚人,人們悲憤地說:“這都是日本鬼子造的孽喲!”

 那時的防空洞,低矮狹小,空氣齷齪,條件極差。人們挨個地屈膝蜷縮著背靠洞壁而坐,擁擠不堪。人們自覺地不抽煙,也不敢大聲說話,更不敢輕易出洞。經過一兩次空襲之后,有條件的人家在自己家里挖了簡易的防空洞。老人來不及跑時,可以臨時躲一下。我家后院就挖了一個。這根本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防空洞,只不過是個簡易塹壕。五米來長,一米來寬,深不過百來公分,上邊鋪上木板,木板上堆一層厚土,里面鋪上一層麥秸。聽到飛機聲,我家幾位老人便匍匐著鉆進去,蜷曲在里面,聽從命運的安排。
歡迎訪問《三秦記》

 

艱難的空防


日機白天來炸,晚上也來炸。晚上來炸時,可恨的漢奸在陰暗的角落里向空中發射信號彈,給敵機指示目標。人們都咬牙切齒地詛咒這些漢奸不得好死。每當抓到漢奸押赴玉祥門外槍斃時,市民都出來觀看,唾罵之聲不絕于耳,以解心頭之恨。后來,防空部隊想了個辦法:日機晚上來時,部隊也發射信號彈,不過全是飛向城外,誤導日機。敵飛行員分不清真假,常常只在空中哼哼著盤旋,猶豫著不敢投彈。從此以后,日機夜襲的次數便逐漸減少了。

 在日機頭幾次空襲西安時,西安城防部隊的防空設施非常落后,后來在東西南北四面城墻上架了高射炮。日機來時,四城上的高射炮便一齊嗵嗵嗵地射擊,炮彈出膛時冒出一股股黑煙。陰天,人們還能清晰地看到炮彈像一串串流星飛向天空,砰砰地炸響。多少次射擊,人們眼巴巴地看著,企盼著能把日機打下來。但是,高炮的射程低,威力弱,數量少,炮彈爆炸的黑煙在機翼下方飄蕩,對敵機無法構成有效威脅,好幾年連根雞(機)毛也沒見打下來。對此,人們只有嘆息,非常不滿。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為了牽制日軍,積極支持中國抗戰。1943年美國空軍陳納德飛虎隊進駐西安,在一次清晨的空戰中,擊落一架日機。國民黨當局把日機殘骸放在馬坊門“民眾教育館”展覽,前往參觀者人山人海,連遠郊從未進過城的農民老漢也背著褡褳前來觀看。許多人使勁用腳踢日機機身,邊踢邊罵,以解郁積了幾年的心頭之恨。
歡迎訪問《三秦記》

 

野蠻的轟炸


回望日機對西安的狂轟濫炸,面對過去的屈辱和苦難,讓人感到揪心的疼痛,這一筆筆血債刻骨銘心,無法忘記。1938年11月23日,是西安人,尤其是“坊上人”難忘的農歷十月初二。這一天是回族“爾德節”,各坊穆斯林兄弟聚集在各個清真寺禮拜。警報拉響不久,約20架敵機飛臨西安,炸彈多數投在回族聚居區。全市13座清真寺被炸,約120名回族同胞被炸死炸傷,著名阿訇馬慶福、李三宏等不幸罹難。敵機轟炸灑金橋清真古寺未中,炸彈落在寺的后面,震倒了一堵高墻,墻土磚塊蓋住了香米園嗉子坑一個防空洞的洞口,洞內17個回漢同胞全 部窒息而死,其中有我的姨父童志新和他的一兒一女。人們不顧警報尚未解除,奮力扒土救人,有的人手指甲都扒掉了。這時偏又下起雨來,雨水和著泥水,扒土的人渾身是泥,鞋也被粘泥拔掉,他們光著腳扒開洞口,把亡人一一抬出,擺在地上,等待親人來認領。我姨得知丈夫和兒女遇難,如五雷轟頂,不顧產后身體虛弱,在親友的攙扶下來到現場,趴在丈夫和兒女的尸體上哭得昏厥過去。其他亡人的親屬也都趕來抬尸,現場哭聲一片。

1939年3月7日,記得是在下午,敵機十余架又一次轟炸西安,西大街多處被炸。一枚炸彈落在西城門洞口,炸了一個大坑。當時洞內有四五十人,聽到炸彈落下時的嘩嘩聲,蹲在洞口的人都拼命往洞里跑,我蹲在洞內沒敢動。炸彈落地開花,大地像發生強烈地震一樣搖晃,似乎整個城樓就要塌下來了。炸彈爆炸聲在洞內引起巨大回音,幾乎要震破人的耳膜。彈片和石子嗖嗖地飛進城門洞里,劈里啪啦地打在洞壁上落了一地。

驚魂甫定,傳來了令人心碎的消息:橋梓口、大麥市街多處被炸。我“哎呀”了一聲,担心我家被炸,便不顧警報尚未解除,從背街小巷跑回家。第一眼就看到離我家不到30米處炸了一個大坑,鄰居的房子和對門的房子全部倒塌,一片廢墟,我家的房子嚴重傾斜,裂縫累累。走進家門,看到地上、炕上、家具上全是塵土,像沙塵暴襲過。桌上的架格撲倒在地上,架格上的擺設摔得粉碎。母親、伯母、嬸娘身上滿是泥土。從她們的哭訴中又知道與我家僅一墻之隔的同志小學(即現在的西大街第二小學)也被炸,母親拎著一大塊彈片,說是在防空洞口拾到的。我看到彈片上全是鋒利的鐵齒,這要碰到人身上,準沒命了。

正在大家為家里的慘狀愁腸愁肚時,有人說對門河南老王家出事了,他的老婆和尚未滿月的小孩被埋在廢墟里,死活不明。大家出去一看,老王正在和鄰里們小心翼翼地挪動著橫七豎八的木椽、檁條,尋找老婆孩子。那天警報拉響后,他老婆讓老王領著大孩子去躲警報,自己和月里娃留在家里。聽見飛機聲響,她抱著娃慌忙下炕蹲在炕沿下面,心想萬一墻倒房塌,檁椽可能會棚架在炕沿上,減少危險。還真幸運,炕沿救了她和娃兩條命。前幾年我還見到這個大難不死的月里娃,他已年近花甲。我叫著她的乳名“三牛”,問他知不知道那場災難?他說父母多次對他講過。我說這個民族恨可不能忘記喲!他說不但他不會忘記,還常把這事講給兒女孫子們聽,叫他們也要牢記。我說這就對了。

1940年11月10日。先一天傳說國民政府的國防部長、中國伊斯蘭教救國協會總會會長白崇禧(回族)要到西安來巡視,并要在清真大寺做禮拜。此事不知怎的為日方偵知,次日約20架日機轟炸了西安。小學習巷清真營里寺被炸,大殿前的卷棚完全被毀,幾個回族同胞被炸死炸傷。灑金橋馬德義家中彈,房倒人亡,血濺四壁,一家七口(其中有一個5歲小孩)全部遇難,其狀慘不忍睹。西大街古建筑城隍廟也被炸,廟兩側的東道院、西道院的居民死傷不少。這次敵人又使用了燃燒彈,香米園馬雙吉家的上房被燒成灰燼。我家南鄰一個國民黨部隊倉庫里的大量布疋全被燒光。這次傷亡最為慘重的是西大街正藝社東邊(即實驗劇場附近)的一個防空洞。炸彈落在洞口附近,洞口坍塌被堵,幾十個同胞全部窒息而死。人們扒開洞口,把一具具尸體抬上來擺在大街上,由其家屬認領。大街上哭爹喊娘、呼兒喚女之聲連成一片,悲慘場面令人肝腸寸斷,至今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正在死者家屬前來認尸、群情悲憤之際,發生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一個青年手提箱子走進人群,向人們哭訴說,他家父母和妹妹全被炸死,如今家破人亡,剩下他只身一個。這時又擠進來一個青年,他的一只胳膊纏著紗布,用繃帶吊在脖子上。他高聲說,咱們不能只是躲呀藏呀的,要武裝起來抗日,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那個提箱子的青年激憤地說,他要去參軍,拿起武器戰斗,為死難同胞報仇。兩個青年眼含熱淚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講,并帶領大家高呼抗日救國的口號,場面極其動人。事后人們傳說這兩個青年是文藝工作者,人群中帶頭呼口號的人也都是文藝工作者,他們常常在日機轟炸后,利用血的現場作舞臺,向民眾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動員人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從軍參戰,支援抗日。他們給我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


【相關鏈接】
民國二十六年(1937)
8月28日 西安舉行第一次防空大演習。
11月13日 2架日本飛機轟炸西安,在郊外投小型炸彈9枚,沒有造成傷亡損失。
11月27日 12架日本飛機由晉入秦轟炸西安,遭西安駐軍猛烈反擊。日機在西關投彈20余枚,在東廳門投彈1枚,造成1人輕傷。歡迎訪問《三秦記》
民國二十七年(1938)
11月23日 20架日機轟炸西安市區,共投彈80余枚,造成89人死亡、75人受傷,毀房150余間。大小皮院回族同胞受害至慘。
民國二十八年(1939)
1月18日 31架日本飛機轟炸西安東大街人口稠密區,投彈80余枚,造成200余人傷亡,300余間民房被毀。
3月7日 14架日本飛機轟炸西安東大街一帶,投彈百余枚,死傷600余人,毀民房千余間。
10月11日 74架日本飛機分7批轟炸西安,投彈158枚,炸死炸傷平民68人,毀房205間,大華紗廠2.5萬担棉花被毀。
民國二十九年(1940)
6月30日 36架日本飛機轟炸西安,投擲了數枚毒氣彈,造成400余人傷亡。
民國三十年(1941)
9月12日 85架日本飛機空襲陜西,其中69架分3批轟炸西安市區,投彈260余枚,炸死炸傷數百人,毀房40余間。
(以上內容摘自《陜西省防空志·大事記》)



【編輯贅言】
在前不久結束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及其代表團訪問大陸期間,據媒體報道,連先生多次提及自己童年時在西安躲避日機空襲的經歷,與本文作者的回憶極其相似。
編輯完這篇文章后,我們最初的想法,是將《陜西省防空志》《陜西省志·軍事志》《陜西省志·大事記》這些新編志書中有關日寇轟炸陜西的史實作為附錄編排在文后,以供讀者參考,但很快就發現這是一項非常困難的工作——即使只是像上面“相關鏈接”中這樣對日寇的暴行進行簡單的羅列,其所占用的篇幅也將大大超過本文。
這篇文章,并沒有太多的史料價值。它所帶給讀者的,只是一個古稀老人慘痛的戰爭記憶。這份記憶中,有焦慮和無奈,有驚慌和恐懼,更有憤怒和仇恨。日寇的空襲,不僅是一個個鮮活的個體生命在彈片紛飛中橫遭屠戮,也不僅是若干公私財產在燃燒彈肆虐中灰飛煙滅,它更是留在陜西人心頭一份永難磨滅的欺凌和恥辱。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六十周年,我們將這篇回憶推薦給讀者,希望如作者在文中所說:“我說這個民族恨可不能忘記喲!他說不但他不會忘記,還常把這事講給兒女孫子們聽,叫他們也要牢記。”


 

2011-04-11 20:2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