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一)
字體    

談《中圖法》第四版F大類的仿分復分  ——兼與《中圖法》編委會商榷
談《中圖法》第四版F大類的仿分復分  ——兼與《中圖法》編委會商榷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分類號]G254.11
  《中圖法》第三版F大類中規定仿分復分的類目達73 條之多(不包括依總論復分表分和專類表中再仿分等,)這個數量在二十二個大類中已屬很多的,而且其中有些仿分復分較復雜,難以掌握。因此在實際工作中普遍出差錯較多,直接影響分類標引的質量。而《中圖法》第四版該類中規定需要仿分復分的類目竟高達94條之多,比三版增加了近30%。而且有些仿復分規定得更復雜,連續二次或三次甚至四次仿分的地方更多,有的仿與被仿類目起止號碼范圍不易掌握,還有的仿分復分易發生異書同號等,其復雜的仿復分類型在《中圖法》中是很有代表性的。這將給實際分類標引人員帶來相當大的困難,因此如何正確理解、掌握和運用這各種類型的仿復分規則和方法,對分類標引的標準、規范和統一將具有重大意義和深遠影響。故本文對該問題進行全面分析和系統論述。
  F大類中規定需要仿復分的94條類目, 按照其仿復分的形式和次數可大體按以下6種類型分別論述。
      1.主類號單純依地區表或時代表分的類目:
  F 大類中主類目下注明只依世界地區表或中國地區表或國際時代表或中國時代表分的類目總共有39條,這樣的仿分屬于簡單的仿分,即主類號直接加上地區號或時代號即可,不管加上位類或下位類地區號或時代號皆如此。例如:“F125.5(中國)對各國經濟關系”,其下注明“依世界地區表分,那么《中國與東歐的經濟關系》則為F125.5+東歐地區號“51”,得F125.551。同理,《中國與日本的經濟關系》則為F125.531.3。
  “F327(中國)地方農業經濟”下注“依中國地區表分”,那么《華北地區農業經濟》則為F327+華北地區號“2”,得F327.2, 同理,《河北省農業經濟》則為F327.22。
  “F119世界經濟史”下注“依國際時代表分”,那么,《世界近代經濟史》則為F119+近代的時代號“4”,得F119.4,同理,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經濟史》則為F119.52。
  “F752.9(中國)對外貿易史”下注“依中國時代表分”,那么《中國民國時期對外貿易情況》,則為F752.9 +民國時代號“6 ”, 得F752.96,同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對外貿易情況》則為 F752.971。
  但如果主類號本身是帶起止符號的類號,應先去掉其中帶有重復內容的號碼,然后再仿分。如“F573/577 各國城市交通運輸經濟”這樣的類號(下注“依世界地區表分”),其中后邊的3/7是代表各洲的范圍,所以要先去掉3/7的重號,再依世界地區表。如《俄羅斯城市交通運輸經濟》為F57+俄羅斯地區號“512”,得F575.12。
      2.主類號下注明“依××分”的類目:
  在該類中這些類目基本全是下位類,這樣的仿分又有三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主類號依××分,仿分一次就完全可以了,這時主類號直接加仿分號即可。如“F249.21 (中國)勞動力”下注“如有必要,仿F241分”,那么《中國勞動力市場類型》則為F249.21+仿“ F241.23勞動力市場類型”分取其后邊的“23”,得F249.212.3。
  在這種簡單的仿分類型中,有少數主類號不是下位類而是上位類,如“F572中國城市交通運輸經濟”(下注“仿F570分”),之下有F572.88、F572.89下位類。但因被仿類目F570之下只有F570.3/.82, 所以取仿分號時,只能取“.3/.82”這些號,絕對取不出“.88”、“. 89”,所以F572雖為上位類,但在仿F570分時也不需要加“0”。 類似的類目還有“F831.5(世界)金融市場”(下注仿F830.9分),之下有下位類“F831.59金融危機”(此處F831.59是上位類借下位類號,與F831.5已構成形式上的上下位類關系,故從上下位類號碼分析看是否重號),而F830.9下列F830.91/.99,其中的F830.99也為“金融危機”, 那么F831.5仿F830.9分時,就會出現《世界金融市場危機》仿分出F831. 59的類號,這就與列出的F831.59重號。 但這里的號碼重而內容也完全相同,也就是說《世界金融市場危機》用類目表上編列的現成類號和仿分出的類號皆為F831.59。所以F831.5這樣的上位類在仿分時也不用加“0”。(F832.5也與F831.5相同。)
  第二種情況是主類號仿××分,而××又要仿另外的××分,即需要二次或二次以上的仿分,這時要注意取仿分號的順序和方法。例如:“F316.3(世界)畜牧業、飼養業”, 下注“仿F316. 2 分”, 而“F316.2林業”中的某些內容如“F316.21經濟概況”還必須再仿F312 分,這樣就會形成連續仿分。如《世界資本主義國家畜牧業經濟概況》,即為F316.3先仿F316.2分,取F316.21中后邊的“1”,得F316.31, 再仿F312分,取“F312.7資本主義國家”中的“7”,最后得F316.317。
  第三種情況是主類號仿“××0一般性問題”分的類目, 這時主類號在仿分時,不管上位類還是下位類均要先加“0”再加仿分號。 如“F762/769各種商品”,下注“可仿F760分”。這里F760 是(商品學的)“一般性問題”。它的編列形式相當于自然科學類中的“一般性問題”(如“Q50(生物化學的)一般性問題”), 一般其他類仿其分時上下位類皆加“0”,上位類加“0”防止重號,下位類加“0 ”是便于該類以后擴充新的子目。例如《農產品商品目錄》為F762.01, 《糧食商品目錄》為F762.101等。(仿“一般性問題”分的詳細規定見《〈中圖法〉三版使用手冊》第74頁第3條規則。)
      3.主類號仿××/××分,或主類號為××/××仿××/××分的類目:
  這時要注意仿分類目與被仿類目取號時的起止范圍,避免取重或少取號碼。如“F307.2林業”,下注“可仿F301/306分”, 這里取仿分號時,不僅要F301/306后的號碼,而且首先要取其中1/6本身, 否則是不對的。例,《林業經濟核算》為F307.2+“F302.6農業經濟核算”中的“26”,為F307.226,如果只取“6”,得F307.26,則為《林業企業經理與管理》了。
  又如“F752.65(中國)各種商品對外貿易”,下注“仿F762/769分”,在取仿分號時要取2/9本身及其后邊的號碼。如《中國的土特產品對外貿易》為F752.65+“F762.7土特產品”中的“27 ”, 得F752.652.7。
  再如“F746.2/.9(世界)各種商品貿易”,下注“仿F762 /769分”,這里主類目F746.2/.9編號稍特殊些,它下邊并未再進一步細列出F746.3、F7464、F746.5等等,只是從起止號2/9表示各種商品, 具體哪種商品就仿F762/769的內容取出,它相當于“3/7 各國”的編號法。如《世界紡織品進出口貿易情況》,即為F746+768.1 紡織品”中的“81”,得F746.81。
      4.主類號依世界地區表分后再依國際時代表分或再仿××分的類目:
  這種情況的仿分,如取了世界地區表的上位類地區號時,要先加“0”再加時代號或仿分號。但如遇到多次仿分或復分, 也要注意取號順序和再加“0”的問題。
  如“F093/097各國經濟思想”,下注“依世界地區表分, 如有必要,再依國際時代表分”,那么《歐洲近代經濟思想史》,則為F09 +歐洲的地區號“5”+“0”+近代的時代號“4”,得F095.04,如不加“0”得F095.4,則為《南歐經濟思想史》了。同理,《南歐近代經濟思想史》為095.404,《保加利亞近代經濟思想史》則為F095.444。
  另如“F733/737各國(國內貿易經濟), ”下注“依世界地區表分,如有必要,再仿F72分”,那么《日本國內貿易物價政策》, 則為F73+日本地區號“313”+“F726.2 ”物價政策”中的“62 ”, 得F733.136.2。但對于象《日本國內貿易中工業產品商品包裝和運輸情況》一類內容的書,要注意再次復分中的加“0”。該書應為F73+日本地區號“313”+仿F72分取“F724.7各種商品貿易”中的“47”+仿F762/769分取“F764工業產品”中的“4”+仿F760分取“F760.3商品包裝和運輸中的3”,但加“3”之前先加“0”,最后得F733.134.740.3。
      5.主類號依中國地區表分后再仿××分的類目:
  本類中這樣的類目原先共有3條(F329.1/.7、F429.1/.7和F812.7),在這種類型的仿分中,對于其中用了中國地區表的上位類中國地區號再復分仿分如何加“0”的問題時, 《中圖法》第四版中國地區表上的第3 條使用規則原先是這樣規定的:“在本表所列的中國各地區(如華北地區、東北地區),如再采用其他標準細分時,則必須在地區號碼后加‘0’,以便與本地區所屬的省、市、縣區別開來。 例:華北地區古代農業經濟史號碼為F329.202;東北地區各縣史志號碼為K293. 04”。
  對于這條規定筆者認為是不科學、不正確的,在實際工作中易發生重號。因為如按這一規定的取號方法,那么《華北地區隋唐至前清時期農業經濟史》(F329.204)就會和《華北地區各縣農業經濟史》(F329.204)相重號,《華北地區封建社會工業經濟史》(F429.203)就會和《華北地區部分城市工業經濟史》(F429.203)相重號。
  關于這個問題筆者曾專門論述(見《圖書館建設》1999年第5 期),同時也將論文寄《中國法》編委會辦公室,編委會辦公室在1999年第2期《中圖法與文獻標引信息簡報資料》對此作了些修改。其一, 是把F329.1/.7和F429.1/.7類目下的“依中國時代表分”刪去,使它們只依中國地區表分,不再用時代表分;其二,對第3 條使用規則進行了修改,修改后的規則變為:“在本表所列的中國各地區,如再采用其他標準細分時,則必須在地區號碼后加‘0’,以便與本地區所屬的省、 市、縣區別開來。例:東北地區各縣史志號碼為K293.04”。
  然而筆者認為,修改后的規則仍然是不正確的,現以F812.7為例來分析。首先看《東北地區各縣地方財政狀況》的分類標引,有關中國地方財政的內容應入“F812.7中國地方財政”,該類下注:“依中國地區表分。如有必要,再仿F812.0/.4分”,那么,該例則為F812.7+東北地區號“3”+“0”+縣級號“4”,得F812.730.4(如不加“0”,得F812.734,則為“吉林省財政狀況”了,這同舉出的K293.04 的取號方法是一樣的)。那么《東北地區地方財政收入支出情況》又應如何標引呢?這也屬地方財政內容,所以也仍是F812.7+東北地區號“3”+“0”(按第3條規則,地區號再仿分先加“0”的規定)再+“收入支出”的仿分號“4”(F812.7仿F812.0/.4分,取“F812.4 財政收入支出”中的“4”),得F812.730.4(如不加“0”,得F812.734,仍為“吉林省財政狀況”,所以要取為F812.730.4),但這樣一來,兩書仍發生異書同號現象。
  為什么會發生上述異書同號現象呢?筆者認為這主要是規定華北、東北、西北等六大區(下稱“六大區”)再用中國地區表上的專類表(下稱“地專表”)復分引起的。如規定“六大區”本身不能再用“地專表”復分,那么異書同號就不會發生,矛盾迎刃而解,否則矛盾無法解決。再說,規定“六大區”本身用“地專表”復分也與有關規定相矛盾,因為在中國地區表上對于如何用“地專表”復分有一條規定,該規定說:“以下中央直轄市、省、自治區,可依下表分”。從這里可以看出,“地專表”的內容只供中央直轄市、省、自治區復分之用,不是為“六大區”復分之用(《中圖法》三版也是如此規定),所以第3 條規則規定“六大區”再用“地專表”復分是與此規定自相矛盾的。關于《東北地區各縣地方財政狀況》標引為F812.73即可, 而《東北地區地方財政收入支出情況》則應標為F812.730.4。
  此外,對于用了省、自治區、中央直轄市(以下簡稱“省(市)”)一級的地區號后再用其他標準細分時,也同樣會出現異書同號的現象。仍以“F812.7中國地方財政”這個類目為例來分析,如《山東省地方財政預算情況》,應該是F812.7+山東省地區號“52”+預算的仿分號“3”(仿F812.0/.4分時取“F812.3 預算”中的“3 ”), 得 F812.752.3。這個號對不對呢?暫且不論。再看《山東省青島市財政狀況》又是取什么號?這也同屬地方財政內容,所以也應是F812.7+山東省地區號“52”+市級地區號“3”,得F812.752.3。 顯然這兩種書重號了。
  此處為什么也發生這種異書同號的現象呢?這類問題怎么解決呢?這里主要存在一個在“省(市)”一級的地區號碼后再用其他標準細分時是否需要加“0”的問題。 這是一個一般不被注意但極易出錯的問題。中國地區表的第3 條使用規則只規定“六大區”的號碼再復分需先加“0”,卻把“省(市)”一級號碼再復分是否加“0”的問題忽略了,也許根本未考慮到。從中國地區表上看,各“省(市)”似乎再無下位類,它們的號碼再用其他標準復分似乎就不需要加“0”,但不加“0”就會出現上述異書同號的現象,因此這里就提出了一個對于各“省(市)”是否作為上位類對待的問題。
  筆者認為,中國地區表上列出的“市”、“縣”、“鄉”等內容,雖以專類復分表的形式出現,但應看作是各“省(市)”的下位類。因為在這個表的前面注釋得很清楚:“以下中央直轄市、省、自治區,可依下表分。……例北京市西城區為13XC;四川省廣安地區為712GA; ……”。既然北京市的各區為13,那么北京市的各縣則為14,各鄉則為15,北京市1就為上位類。既然四川省廣安地區為712,那么可以推出四川省成都市、其他各城市、各縣、各鄉就分別為711、713、714、715,四川省71就應是上位類。依此類推,其他“省(市)”亦皆屬上位類。這是其一。
  其二,如不把各“省(市)作為上位類對待,上述異書同號不易解決,只有把其作為上位類對待,異書同號才能夠避免。據此《山東省地方財政預算情況》應為F812.7+山東省地區號“52”+“0 ”+“預算”的仿分號“3”,得F812.752.03 ; 《山東省青島市財政情況》應為F812.7+山東省地區號“52”+市級號“3”,得F812.752.3。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修改后的中國地區表第3 條使用規則及舉出的例子仍是錯誤的,而且忽略了各“省(市)”級地區號復分時加“0 ”的問題。建議《中圖法》編委會將此規則改為:“對于本表所列的中國各地區如再采用其他標準細分時,則必須在地區號碼后先加‘0 ’(仿自然科學類專類復分表分除外),以便與本地區所屬的省、市、縣等區別開來。例:《華北地區文物考古調查發掘報告》為K872.205;《山東省地方財政預算情況》為F812.752.03; 《山東省青島市地方財政狀況》為F812.752.3。但對于象華北地區、東北地區等六大區號碼本身不必再依本地區表的專類復分表分,以避免重號,如《東北地區各縣史志》其號碼為K293即可”。
  如不作這樣的規定,那么建議《中圖法》編委會將中國地區表上的專類表刪去,因為編列此表的實際意義不大,且容易引起分類標引混亂。刪去之后,中國地區表上只存在兩級地區號,而且上下位類比較明顯,只按上位類再復分加“0”的一般規則去標引即可。不知《中圖法》編委會意見如何?
      6.主類號依世界地區表分后再用專類復分表分的類目:
  這樣的類目共有8條,如F13/17、F33/37、……F833/837等。這樣的類目下皆注明“依世界地區表分,再依下表分”,“下表”,即指的專類復分表。這樣的復分,一般是上位類地區號后先加“0 ”再加專類復分號,以避免與下位類地區號重號。下位類地區號后再復分就不用加“0”。
  例如:《歐洲航空工業經濟情況》為F4+歐洲地區號“5”+“0”+專類復分號“65”,得F450.65, 同理《西歐航空工業經濟情況》為F456.065,《法國航空工業經濟情況》為F456.565。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種類型的復分中,其中F13/17與F753/757下的專類復分表所列得較復雜,用了專類復分號后有的就再依世界地區表或國際時代表分或再仿××分,形成三次或三次以上仿復分,這其間有時就要注意再加“0”的問題。
  如:《日本與美國的經濟關系》為F1+日本地區號“313 ”+專類復分號“55”,得F131.355,然后根據專類復分號“55”下注釋,依世界地區表分,取美國地區號712,最后得F131.355.712。
  再如《東南亞化工產品對外貿易情況》,應為F75 +東南亞地區號“33”+“0”+專類復分號“65”,復F753.306.5, 這是“東南亞各種商品對外貿易”,有關“化工產品”的內容還要按專類復分號“65”下“仿F762/769分”的注釋去仿分,取“F767 化工產品”中后邊的“7”,最后得F753.306.57,這是三次仿分。又如《韓國化工產品對外貿易的商品目錄》,則應為F75+韓國地區號“312 6”+專類復分號“65”+仿分號“7”,得F753.126.657, 這是“韓國化工產品對外貿易”,有關“商品目錄”的內容還需仿760分,但仿760分時先加“0”, 再加“F760.1商品目錄”中的“1”,最后得F753126.657.01。 同理,《韓國化肥產品對外貿易的商品目錄》為F753.126.657.101。這后兩例為四次仿分,其中上下位類加“0”的原因在本文第2個問題中已說明。
  總之,F大類的仿分復分比較復雜, 在使用時應注意掌握各種規則及組號方法,避免出錯。
  [收稿日期]2000—04—16
[from]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蔡振華20002000本文對F大類中所有仿分復分類目進行了詳盡統計分析和研究, 對各種類型的仿分復分規則和方法不但從理論上進行了系統全面的闡述,而且舉出許多例子加以說明,以期供分類人員參考利用。同時本文提出兩個新的觀點;第一,認為《中國法》上有關個別仿分復分規定是錯誤的,進而提出“華北”、“東北”、“西南”等六大地區號不能用中國地區表的復分表分;第二,各省、中央直轄市、自治區如再采用其他標準細分時,也必須在其地區號碼后先加“0”。分類標引/仿分復分/F大類On the Divide Like and Subdivision of class Fin the 4th Ed.of CLC  ——Discussing with the Editing Committee of CLC(Topic 5)  Cai Zhenhua  Library of zibo University, Zibo, 255013In this essay,detailed and thorough statistical analysisand study anr given to all the divide and subdivision inclass F·Theoretically,rules and methods of all types of thedivide like and subdivision are expo-unded systematically andcomprehensively,with many exa- mples as illustration to bepo蔡振華,山東淄博學院圖書館,淄博 255013  蔡振華,男,1943年生,山東師范大學外語系畢業,研究館員,從事圖書館工作三十年。發表分類標引方面的論文80余篇,出版《中圖法》三版解要》專著一部。在煙臺大學、青島大學等地主講過十多個省學員參加的《中圖法》學習班多期。 作者:[from]G9圖書館學、信息科學、資料工作蔡振華20002000本文對F大類中所有仿分復分類目進行了詳盡統計分析和研究, 對各種類型的仿分復分規則和方法不但從理論上進行了系統全面的闡述,而且舉出許多例子加以說明,以期供分類人員參考利用。同時本文提出兩個新的觀點;第一,認為《中國法》上有關個別仿分復分規定是錯誤的,進而提出“華北”、“東北”、“西南”等六大地區號不能用中國地區表的復分表分;第二,各省、中央直轄市、自治區如再采用其他標準細分時,也必須在其地區號碼后先加“0”。分類標引/仿分復分/F大類
2013-09-10 21: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