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史地研究雜志方面文獻收集(二)
字體    

嚴復關于近代國家理念的闡釋
嚴復關于近代國家理念的闡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K20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3321(2008)02-0018-06
  19世紀七八十年代,以王韜、鄭觀應為代表的早期維新思想家提出了仿效西方君主立憲的主張,深化了國人的政治改革思想,也是中國傳統國家觀念發生新變化的重要標志。然而,早期維新思想家對于近代國家觀念、政治理論缺乏了解,并未完成國人國家觀念從傳統向近代的根本轉變。這一重要轉變是通過嚴復實現的。嚴復早年留學英國時,泛覽西方自然科學、社會科學諸籍,究心于西方社會政治學說,并注重考察英、法等國的社會民情,深受西方社會政治學說的浸染,為他以后新型國家觀念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895年初,嚴復憤于甲午戰敗,遂在天津《直報》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救亡決論》四文,鼓吹變法維新。同時翻譯《天演論》、《原富》、《群己權界論》、《社會通詮》、《法意》等西方名著,系統輸入西方社會政治學說。此外,他還通過《政治講義》等講演文章詳細闡明自己的此類見解。本文試就嚴復關于近代國家歷年的闡釋談一些不成熟的意見,以就教于諸位方家。
  一、用民權說抨擊舊的國家理念
  鴉片戰爭以后,中國盡管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然而至少在中日甲午戰爭之前,多數國人的思想觀念還都停留在“道惟其舊,其惟其新”的水平上。其時,仁人志士憤于列強侮華,起而救國,諸如林則徐提出的“殺敵要訣”——“心齊、膽壯、器精”;魏源倡導“師夷長技以制夷”;太平天國主張“與番國并雄”;馮桂芬提出“采西學”、“制洋器”;鄭觀應吶喊“商戰”以及洋務派“富國強兵”政策等,大抵反映了甲午戰前中國社會各階級、各階層代表人物對于愛國、救國之路艱辛探索的思想軌跡。這些探索既有新的收獲,也存在著一定的時代局限性。其共同性的局限性就是他們的愛國思想都是建立在傳統的國家觀念基礎之上,受到“忠君報國”觀念的制約。即使像鄭觀應那樣思想成就比較突出的進步士人,在他撰寫的《盛世危言》里依然浸透著傳統“忠君報國”觀念的濡染。其云:
  恭維我皇上,天亶聰明,宅中御外,守堯舜文武之法,紹危微精一之傳,憲章王道,撫輯列邦,總攬政教之權衡,博采泰西之技藝;誠使設大小學館以育英才,開上下議院以集眾議;精理商務,藉植富國之本;簡練水陸,用伐強敵之謀;建皇極于黃農虞夏,責臣工以稷契皋夔,由強歧霸,由霸圖王,四海歸仁,萬物得所,于以拓車書大一統之宏規而無難矣。①
  既然如此,那么,中國傳統國家理念的內容究竟如何呢?
  秦漢以降的兩千多年,中國基本上是一個統一的、由諸多民族構成的、以君主制為基本政治體制的中央集權國家。在政治理念方面奉行的是與這種社會政治狀況相適應的“天下國家”觀,即認為“天”是至高無上的,“天下”萬物都來源于“天”、服從于“天。”直到清朝后期,頗具變革精神的魏源在談到天下萬物“以何為本,以何為歸”的問題時還認為“以天為本,以天為歸”;古代圣賢“其生也自上天,其死也反上天。其生也教民,語必稱天,歸其所本,反其所自生,取舍于此。大本本天,大歸歸天,天故為群言極。”②代表“天”的意志支配萬物眾人的則是“天子。”“天子”居于中國,中國在天下的中央,四周諸侯拱衛,夷狄賓服。《管子》說:“天子有萬諸侯也,其中有公、侯、伯、子、男焉,天子中而處。”③這樣就把“天”、“天下”、“國家”、“君主”聯系在一起,形成了以服從君主權威為核心內容的國家觀念,即視國家與君主為一體的觀念。在帝制時代,皇帝以此自居,臣民也予認同,“國家即君主”幾乎是所有社會成員的共識。東漢初,宋弘推薦桓譚于漢光武帝劉秀,桓譚卻誘導劉秀鼓琴取樂。宋弘責備桓譚說:“吾所以薦子者,欲令輔國家以道德也,而今數進鄭聲以亂《雅》、《頌》,非忠正者也。”④“輔國家”指的是輔佐漢光武帝劉秀。《晉書·陶侃傳》記載:“侃厲色曰:‘國家年小,不出胸懷。’”⑤國家即晉成帝。傳統“天下國家”觀念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發展的產物。它一方面反映了古人對于國家、民族熱愛的情感,起到凝聚國家人心的作用;另一方面又存在著“君國不分”、導致君主專斷獨裁的流弊。隨著中國封建社會的衰落,這種弊端的危害性愈演愈烈,君權惡性膨脹,強化了君主專制,扭曲了國人對于祖國關愛的思想道德情結。當中國社會步入近代,在新興社會力量掀起的愛國運動的情況下,傳統國家觀念的局限性、狹隘性便暴露無遺,勢必要隨著社會的進步而發生一番新陳代謝。
  在近代,隨著愛國救亡斗爭的深化與西方思想觀念的輸入,以“君權至上”、“朕即國家”為核心內容的傳統國家觀念受到新思潮的挑戰,以“民本君末”、尊重民權、“民為國本”為基本內容的近代國家觀、政治觀就是最具挑戰力的新思潮。近代仁人志士對“朕即國家”的封建君權思想展開抨擊,并用新的觀念取而代之,實現了國家觀念從傳統走向近代的歷史性轉變。
  早在中日甲午戰爭以前,國人就譴責西方列強對中國的肆意欺凌,表現出強烈的捍衛國家主權的意識,已經包含了若干近代國家觀念的因素。早期維新思想家對于“君民共主”的稱贊就包含了對于近代新型國家政治的向往。而近代國家觀念的真正形成則是在中日甲午戰爭以后興起的戊戌維新時期。在戊戌維新運動中,維新派用進化論、民權說對“君權至上”、綱常名教等專制主義思想展開猛烈批判,重新審視了傳統的國家觀念,不再把“國”與“君”相聯系,而是把“國”與“民”聯系起來;“國家”不再被視為君主的“私產”,而被看作全體國民的“公產”,“愛國”不等于“忠君”,而是體現為對于祖國、人民的熱愛與忠誠。而嚴復對于傳統國家觀念的抨擊尤其具有代表性:
  中國自秦以來,無所謂天下也,無所謂國也,皆家而已。一姓之興,則億兆為之臣妾。其興也,此一家之興也,其亡也,此一家之亡也。天子之一身,兼憲法國家王者三大物,其家亡,則一切與之俱亡,而民人特奴婢之易主者耳,烏有所謂長存者乎!⑥
  他怒斥專制君主為“竊國大盜”,稱“秦以來之為君,正所謂大盜竊國者耳。國誰竊?轉相竊之于民而已。”⑦他看到,“君權至上”、等級尊卑觀念在國人思想上早已根深蒂固,非用大力氣進行破除不能肅清之,他說:
  夫中國親親貴貴之治,用之者數千年矣,此中之文物典章與一切之謠俗,皆緣此義而后立。故其入于吾民之心腦者最深而堅,非有大力之震撼與甚久之漸摩,無由變也。⑧
  嚴復用民權說剝去了加在君主頭上的神圣光環,認為君主并非天然神圣,君權亦非神授,君主不過是從人民中選出來為民謀利益的辦事人員而已。“是故君也臣也,刑也兵也,皆緣衛民之事而后有也”;國、民與王侯將相之間正確的關系應該是:“國者,斯民之公產也;王侯將相者,通國之公仆隸也。”⑨
  嚴復大膽宣稱“國”為人民的“公產”,至尊至貴的“王侯將相”不過是國民的“公仆隸”而已,明白無誤地用近代思想闡明了國家的本質。嚴復用民權說對于陳舊國家觀念的抨擊樹立了反對封建君主專制的楷模。繼之,譚嗣同用民權思想激烈抨擊“君為臣綱”,批評封建統治者提倡的“忠君”是助紂為虐的“愚忠”。他指出:
  君為獨夫民賊,而猶以忠視之,是輔桀也,是助紂也,……三代以下之忠臣,其不為輔桀助紂者幾希。⑩
  嚴復、譚嗣同等維新派思想家在中國近代史上較早地用近代民權思想大膽抨擊君權,否定封建君主專制,初步闡明了近代國家理念的要義,為其最后形成奠定了思想基礎。
  二、用進化論闡明國家的起源與發展
  嚴復的近代國家觀念是與進化的社會發展觀緊密聯系的,要正確認識國家的起源和本質,必須用進化論觀點對其進行歷史的考察。他說:
  案前會所言,其緊要處,不外數條:一是政治與歷史關系密切,所有公例,比從閱歷而來,方無流弊;二是國家是天演之物,程度高低,皆有自然原理;三是國家既為天演之物,則講求政治,其術科與動植諸學,所用者同。(11)
  嚴復基于近代社會科學的角度,認為國家并非從來就有,亦非圣人所賜,而是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自然進化的結果。他以君主的產生為例加以說明:人類社會最初結構簡單,后來出現復雜情況,“有其相欺,有其相奪,有其強梗,有其患害,而民既為是粟米麻絲、作器皿、通財貨與凡相生相養之事矣,今又使之操其刑焉以鋤,主其斗斛、權衡焉以信,造為城郭、甲兵焉以守,則其勢不能。于是通功易事,擇其公且賢者,立而為之君。……是故君也臣也,刑也兵也,皆緣衛民之事而后有也;而民之所以有待于衛者,以其有強梗欺奪患害也。”(12)用社會進化和民主學說的觀點闡述了君主產生的歷史原因。
  他通過翻譯英國學者甄克思(Edward Jens,1861-1939)所著《社會通詮》(A History of Politics),借鑒其觀點,闡述了人類社會發展經歷了“圖騰”、“宗法”、“國家”等三大階段的重要觀點。此三階段實際也是國家歷史發展的三種形態。嚴復說:
  夫天下之群眾矣,夷考進化之階級,莫不始于圖騰,繼以宗法,而成于國家。方其為圖騰也,其民漁獵,至于宗法,其民耕稼,而二者之間,其相嬗而轉變者以游牧。最后由宗法以進于國家,而二者之間,其相受而蛻化者以封建。方其封建,民業大抵猶耕稼也。獨至國家,而后兵、農、工、商四者之民備具,而其群相生相養之事乃極盛大而大和,強立蕃衍而不可以尅滅。
  他認定這三種國家形態的遞相嬗變,乃是不可改變的發展趨勢,具有規律性。他說:“此其為序之信,若天之四時,若人身之童少壯老,期有遲速,而不可或少紊者也。”(13)后來,他在《政治講義》中再次闡述了這種觀點,只是把第三階段的“國家”一詞換成“軍國社會”一詞。他說:
  群之所始,《社會通詮》所言,已成不易之說。最始是圖騰社會,如臺灣生番之“社”,西南夷之“峒”。其次乃入宗法社會,此是教化一大進步。此種社會,五洲之中,尚多有之。而文化之進,如俄國、如中國,皆未悉去宗法形式者也。最后乃有軍國社會。不佞今所講者,大抵皆此等社會之政制矣。(14)
  嚴復所描述的三種社會發展階段,即“圖騰”、“宗法”、“國家”(軍國社會),大致相當于今天社會發展史中所說的原始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這些論述貫穿著社會進化的理論,體現了一種全新的國家理念,對于當時的中國人來說完全是聞所未聞的新知識。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嚴復不僅一般性地闡述了新的國家理念,而且還用這種理念論述了歐洲國家和中國的社會歷史發展過程,比較準確地道出了中國社會所處的歷史發展階段,為人們正確認識中國國情奠定了思想理論基礎。他認為歐洲各國都曾經歷過很長的“宗法”社會階段,其迅速發展僅是近一二百年的事,贊嘆它們“何進之銳耶”。反觀中國,依然停留于“宗法”社會階段。他說:
  乃還觀吾中國之歷史,本諸可信之載籍,由唐虞以訖于周,中間二千余年,皆封建之時代,而所謂宗法亦于此時最備。其圣人,宗法社會之圣人也。其制度典籍,自那個法社會之制度典籍也。……乃由秦以至于今,又二千余歲矣,君此土者不一家,其中之一治一亂常自若,獨至于今,籀其政法,審其風俗,與其秀桀之民所言議四惟者,則猶然一宗法之民而已矣。(15)
  嚴復這些論斷是近代中國先進分子最早對中國社會現狀所作的科學判斷,具有重要理論意義。
  至于國家的發展變化,嚴復在理論上比較強調漸進式的“自然”演進,而否認參以“人功”努力的突變。他認為,國家形成于“自然”,人類社會進化程度愈低,國家對“天事”依賴愈重,“人功”影響的因素愈小,他說:
  前會講義所發明者,有最要之公例,曰國家生于自然,非制造之物。此例入理愈深,將見之愈切。雖然,一國之立,其中不能無天事、人功二者相雜。方其淺演,天事為多,故其民種不雜;及其深演,人功為重,故種類雖雜而義務愈明。第重人功法典矣,而天事又未嘗不行于其中。(16)
  凡國家法制之變也,必以漸進而無頓,此其理至易明也。(17)
  他肯定地認為國家制度是在“漸進”的變化中發展的,體現了西方社會進化論對他的深刻影響。如他所言:
  蓋政治家上觀歷史,下察五洲,知人類相合為群,由質而文,由簡入繁,其所以經天演階級程度,與有官生物,有密切之比例。故薩維宜謂國家乃生成滋長,而非制造之物。而斯賓塞亦云,人群者,有機之大物,有生老病死之可言,皆此義也。(18)
  三、關于國家內涵的闡述
  嚴復根據西方政治學原理,把國家分為三種類型,即實行“獨治”、“賢政”、“民主”等不同政體的國家。他說:
  希臘諸子言治之書,其最為后來人所崇拜者,莫如雅里斯多德之《治術論》。其分治制,統為三科:曰獨治,蒙那阿基;曰賢政,亞里斯托括拉寺;曰民主,波里地。獨治,治以一君者也。賢政,治以少數者也。民主,治以眾民者也。三者皆當時治制正體,然亦有其弊焉者。獨治之弊曰專制,曰霸政,曰泰拉尼Tyranny,亦曰狄思樸的Despotlc。賢政之弊曰貴族,鄂里加基Oligarchy。民主之弊曰庶政,德謨括拉寺。……又近世之人,幾謂德謨括拉寺為最美后成之制。(19)
  “德謨括拉寺”即“民主”的音譯。在他看來,實行民主制的國家是真正文明的國家,也是國家發展的成熟形態,用他的話來說是“真正國家”,或稱“軍國”,即實行民主制度的近代資本主義國家。
  嚴復大體是用西方自由主義政治觀點來闡述近代國家的內涵。在嚴復的思想觀念中,“自由”是與“民主”同樣重要的政治概念,從某種意義上說,“自由”甚至重于“民主。”這可以從他“以自由為體,以民主為用”一語中看出。在嚴譯西學諸書中,西方自由主義占了相當重要的地位。嚴復是中國近代首次系統地向國人介紹西方自由論的學者。他翻譯的英國約翰·穆勒寫的《群己權界論》,系統闡述了西方政治自由主義思想。他翻譯的亞當·斯密的《原富》則闡述了西方經濟自由主義。嚴復還以近代學術的眼光對“自由”的內涵作了闡述:
  蓋自繇之義,本以論丁壯已及年格之人,有分別是非之常識者,其人無論對于國律、對于輿論,皆宜享完全自繇,自為造因,自受報果,絕非局外之人,所得拘束牽紾之也。(20)
  自由者,各盡其天賦之能事,而自承之功過者也。(21)
  從國家政治的角度看,他所說的“自由”包括國家擁有獨立主權、實行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政府保護人民的自由、人民擁有各種自由權利等。他說:
  見世俗稱用自由,大抵不出三義:一、以國之獨立自主不受強大者牽制干涉為自由。此義傳之最古,于史傳詩歌中最多見。二、以政府之對國民有責任者為自由。在古有是,方今亦然。歐洲君民之爭,無非為此。故曰自由如樹,必流血灌溉而后長成。三、以限制政府之治權為自由。此則散見于一切事之中,如云宗教自由、貿易自由、報章自由、婚姻自由、結會自由,皆此類矣。(22)
  在嚴復看來,自由不僅是一個倫理道德范疇的概念,而且是社會政治方面的概念;不僅體現在觀念形態方面,還體現為一種新的社會政治制度。
  嚴復在闡述國家觀念時,注意到自由論與進化論、民主學說的結合。嚴復認為,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是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普遍規律。競爭是自由的,只有在競爭中獲得自由,才能取得生存和進化的條件。他說:
  夫所謂富強云者,質而言之,不外利民云爾。然政欲利民,必自民各能自利始;民各能自利,又必自皆得自由始;欲聽其皆得自由,尤必自其各能自治始,反是則亂。是以今日要政,統一三端:一曰鼓民力,二曰開民智,三曰新民德。(23)
  嚴復把民主視為政治權利,而把自由視為人們一般的社會權利。一定的政治權利是以相應的社會權利為其基礎。如果無廣泛的社會權利作基礎,近代民主制度便無法建立。為此,他提出“以自由為體,以民主為用”的主張,與康、梁等維新派亟亟于政治改革的努力有著明顯的不同。
  他以自由、民主學說作為思想啟蒙的精神武器,是最早用這些觀念抨擊封建君主專制的啟蒙思想家。此類事例不勝枚舉,如他說:
  夫中國親親貴貴之治,用之者數千年矣,此中之文物典章與一切之謠俗,皆緣此義而后立。故其入于吾民之心腦者最深而堅,非有大力之震撼與甚久之漸摩,無由變也。(24)
  夫自由一言,真中國歷古圣賢之所深畏,而從未嘗立以為教者也。彼西人之言曰:唯天生民,各具賦畀,得自由者乃為全受,故人人各得自由,國國各得自由,第務令毋相侵損而已。侵人自由者,斯為逆天理,賊人道,其殺人傷人及盜蝕人財物,皆侵人自由之極致也。故侵人自由,雖國君不能,而其刑禁章條,要皆為此設耳。(25)
  至于國家政治的運作方式,嚴復贊成實行現代政黨制度。他認為,中國政界自古以來就有“黨人”、“朋黨”存在,而且視“結黨”為大忌,“尤忌朋黨”,但其含義與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完全不同。政黨的出現則是近代國家政治發展的產物,用嚴復的話來說“自國之政柄歸民,而其勢必歸于有黨。”(26)他從近代政治學的角度為政黨作了定義,實際是為其正名,稱:
  政黨者,民人自為無期限之會合,而于國家一切之問題,有主張之宗旨與求達之目的者也。(27)
  組織政黨是近代文明國家實現人民政治自由權利的一種具體體現,但是政黨的活動應該是有限的,而非無限的,必須受國家法紀的約束:
  夫文明之眾,雖號結習自由,顧所謂自由者,亦必在法典范圍之內,有或干紀違法,政府固得干涉而禁沮之。(28)
  在他看來,在實行現代政黨政治的國家中,以英、美兩國的兩黨制最為成熟,他說:
  夫代表議政之規,自以英、美二邦為先進。……是故英、美治體雖相懸殊,而其政府機關幾為對待之朝野二大黨而設,勝者在朝,負者在野。在朝者為之敷施,在野者為之程督,伺隙抵巇,各有報章,各有結集,大抵務為相勝而已。……夫代議之治制,論者已病其有不安易動之弱點矣,乃今益之以黨派之棼,是之弱點不愈見乎?故惟兩大相持,而后政策出于一門,所謂穩固者,即是謂耳。(29)
  當然,嚴復對于現代政黨政治的弊端也有深刻的認識,他認為現實中熱衷于政黨政治的人,“知政黨之為何物,能結合團體以催促政治之進步,不過居最少之數,而攀援依附取利己私,蓋十八九也。”(30)反映出他對近代政黨制度的清醒認識。
  至于在中國是否實行這種制度的問題,嚴復采取了審慎的態度。他一方面看到中國走向民主憲政已成大勢所趨,實行政黨政治在所難免;另一方面又看到中國的具體國情與歐美國家相差甚遠,在國家政治制度的選擇上不能不采取慎重的態度。他說:
  今吾國既以立憲為民主矣,則或遠或近,政黨必從發生。發生矣,或散而為歧出之多黨,或散而為對峙之兩黨,則由于之遷流,其于國運人心,皆有重要之利害,此愛國之士,政治家,不可不豫為研究,期于有以善其后者也。(31)
  值得強調的是,嚴復非常看重國民的政治素質的培養與提高。在他看來,現代國家是由健康、文明的國民所組成,國民的政治素質是直接關系到國家能否強盛的重要問題。而中國由于受到長期封建專制統治的影響,多數人民只知有“君父”,做“臣民”,不知有“民主”,做“公民”,缺乏現代政治素質,阻礙著現代國家的建立。他說:
  蓋自秦以降,為治雖有寬苛之異,而大抵皆以奴虜待吾民。雖有原省,原省此奴虜而已矣;雖有燠咻,燠咻此奴虜而已矣。夫上既以奴虜待民,則民亦以奴虜自待。夫奴虜之于主人,特形劫勢禁,無可如何已耳。(32)
  人民的政治素質不提高,現代國家便建立不起來,中國也難以擺脫貧弱困境,走上富強之路。他認為中國改革所面臨的當務之急是提高和改善國民的政治素質,即“鼓民力”、“開民智”、“新民德”。他說:
  然政欲利民,必自民各能自利始;民各能自利,又必自皆得自由始;欲聽其皆得自由,尤必自其各能自治始;反是且亂。顧彼民之能自治而自由者,皆其力、其智、其德誠優者也。是以今日要政,統于三端:一曰鼓民力,二曰開民智,三曰新民德。夫為一弱于群強之間,政之所施,固常有標本緩急之可論。唯是使三者誠進,則其治標而標立;三者不進,則其標雖治,終亦無功;此舍本言標者之所以為無當也。(33)
  在政治素質中,嚴復認為愛國心、公德心最為重要。他說:
  最病者,則通國之民不知公德為底物,愛國為何語,遂使泰西諸邦,群呼支那為苦力之國。何則?終身勤動,其所恤者,舍一私而外無余物也。夫率苦力以與愛國者戰,斷斷無勝理也。(34)
  嚴復以西方進化論、自由論、民主學說為宗旨,對于國家問題作了系統的闡釋,在國內學界首先提出了新的國家觀念。他的論述包括國家起源、發展、組成類型與結構、現代國家的形態與制度、政黨政治的運作以及培養國民政治素質等方面,構成一個完整的思想理論體系。其中的許多主張都發前人所未發,不僅對于當時國人來說具有積極的啟蒙意義,而且在今天也不失其現實理論價值。
  在中國近代思想史上,嚴復是最早從理論上闡述近代國家理念的思想家。早期維新思想家盡管提出“設國會”、“開議院”的政治主張,但由于他們與近代國家學說理論相隔膜,致使他們的政治主張因缺乏近代理論色彩而顯得蒼白無力,亦未能完成國人國家理念的近代轉換。當康有為等人以今文經學加西學的方式構筑新的變法理論的時候,嚴復則通過發表一系列重要譯著、論文,系統地介紹了西方國家學說,闡述了近代國家理念,最早打破傳統的國家觀念的束縛,把國人的國家理念建立在近代國家政治理論的基礎之上。嚴復用進化論、民權說、自由論以及近代政治學、社會學等學說,大膽地否定了“君權神授”、“乾綱獨斷”諸陳說,闡述了民本君末、民為國本、主權在民等近代國家理論原則,為國人提出了一個全新的國家理念。嚴復在進化論的基礎上,借鑒西人研究成果,提出以“圖騰”、“宗法”、“軍國”為循序演進的社會發展階段論,以此否定了落后于時代的歷史循環論,從而推動了國人歷史觀的進步。就理論貢獻這一點而言,嚴復所做的工作不僅超越了王韜、鄭觀應等早期維新思想家,而且也在康有為等人之上。
  總之,嚴復不僅向國人介紹了以往不曾注意的新學說、新思想,給正在成長的新興資產階級提供了新的理論武器,而且以出色的翻譯成就完成了中國人民在引進西學上由被動接受向主動汲取的歷史性轉變,對近代中外文化交流作出杰出的貢獻。嚴復開展的這些工作,無論是對封建舊文化的破除,還是對近代新文化的確立,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立下了不朽的歷史功勛。正由于此,毛澤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中,把嚴復列入“在中國共產黨出世以前向西方尋找真理的一派人物”行列之中。
  注釋:
  ①鄭觀應:《盛世危言·道器》,中國史學會主編:《戊戌變法》第1冊,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書店出版社,2000年,第44頁。
  ②魏源:《默觚上·學篇一》,《魏源集》上冊,北京:中華書局,1976年,第5頁。
  ③房玄齡注:《管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第63頁。
  ④《后漢書》卷26《伏侯宋蔡馮趙牟韋列傳》。
  ⑤《晉書》卷66《陶侃傳》。
  ⑥嚴復:《法意按語》,王栻主編:《嚴復集》第4冊,北京:中華書局,1986年,第948-949頁。
  ⑦⑨(12)嚴復:《辟韓》,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35,36,34頁。
  ⑧(21)(24)嚴復:《主客平議》,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119-120,118,119-120頁。
  ⑩譚嗣同:《仁學》,《譚嗣同全集》下冊,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第340頁。
  (11)(14)(16)(18)(19)(22)嚴復:《政治講議》,王栻主編:《嚴復集》第5冊,第1250,1245,1252,1267,1257,1289-1290頁。
  (13)(15)嚴復:《譯〈社會通詮〉自序》,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135,136頁。
  (17)嚴復:《續論英國憲政兩權未嘗分立》,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235頁。
  (20)嚴復譯《群己權界論》,北京:商務印書館,1981年,第82頁。
  (23)(32)(33)嚴復:《原強》(修訂稿),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27,31,27頁。
  (25)嚴復:《論世變之亟》,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2-3頁。
  (26)(27)(28)(29)(30)(31)嚴 復:《說黨》,王栻主編:《嚴復集》第2冊,第300,300,300,303,299-300,306頁。
  (34)嚴復:《法意按語》,王栻主編:《嚴復集》第1冊,第985頁。
福州大學學報:哲社版18~23K3中國近代史史革新20082008
嚴復/近代國家理念/進化論/民權學說
嚴復是中國近代思想史上最早從理論上闡述近代國家理念的思想家。他通過發表一系列重要譯著、論文,系統地介紹了西方國家學說,用進化論、民權說、自由論以及近代政治學、社會學等學說,否定“君權神授”的陳說,闡述近代國家理論原則,為國人提出一個全新的國家理念。嚴復在進化論的基礎上,借鑒西人研究成果,提出以“圖騰”、“宗法”、“軍國”為循序演進的社會發展階段論,否定了歷史循環論,推動了國人歷史觀的進步。嚴復不僅向國人介紹了大量新學說、新思想,給正在成長的新興資產階級提供了新的理論武器,而且以出色的翻譯成就對中國近代文化的形成作出了杰出的貢獻。
作者:福州大學學報:哲社版18~23K3中國近代史史革新20082008
嚴復/近代國家理念/進化論/民權學說
2013-09-10 21: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