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中國單身者的十大旅游圣地
中國單身者的十大旅游圣地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麗江
  
   縱觀古今中外,有多少象麗江這樣的古城,保護的如此完好而且生機勃勃?
  
   都說麗江是個適合發呆的地方,這話一點也不假,在時光倒退了二十年的地方,住在一個古老的四合院里,滿天都是星星,泡一壺玉龍雪山茶,什么也不想,靜的只可以聽的見自己的心跳, 也許在你的身旁就有一個異國的MM和你一樣在發著呆,你們偶爾眼睛對在一起,便會心的一笑,是啊,麗江是什么也不想卻讓你心跳的地方,戀愛一場也許會變的很簡單。
  
   在中國這么大的一個地方,麗江是獨一無二的,一方面你可以極小資的過著風花雪月般的爛漫日子,同時你又可以極自我安慰的說自己到了香格里拉一個傳說中是天堂的地方。有多少年青人被迷惑在這里,有多少行者在這里停留,有多少藝術家在這里尋夢,有多少被城市折磨的失去自我的人在這里療傷。
  
   千萬別在麗江這樣鬼魅的地方談理想,在一個叫“達達娃咖啡館”里的留言本上我看見過這樣的一句話:“要看得穿光陰,揮霍得起生命,忘記時間寶貴這個詞句,才有資格做一個咖啡館里的常客。”
  
   到了麗江一切理性的東西都與之格格不入,但你不仿知道以下數字,麗江古城建城已有800多年的歷史,總面積3。8平方公里,海撥2416米,有6100多戶納西人家。這些不都是足于讓你心動的理由嗎?心動了就趕快行動吧,這一輩子哪都可以不去,真不可不到麗江去呆一次。
  
《二》陽朔西街
  
   陽朔漓江一線的山水世界一流,可是最吸引的人卻在山水之外的一條街上,而且這條街上每日都人潮洶涌,如果你不深入這條街里,你會只以為它很俗氣,新改造的仿古街上,一間挨著一間的就是酒吧,咖啡屋,小客棧,工藝品店,一些外國人,一些藝術家, 一些攀巖者,一些每日買醉的游客。可是你如果愛著生活,如果你只是個俗人,你一定會愛上這里,這里是一個交流的地方,世界各種膚色在這里都可以看的見,世界為何只是一個村落,陽朔就是最完美的解釋。
  
   在一個叫丁丁的飯店,老板的本名沒人知道,但是他也很情愿人們就叫他丁丁,因為一個朋友的朋友是丁丁的朋友,與是我們在陽朔的日子里,每天都跟著他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在陽朔別忘了這個去找找這個長不大的丁丁老板,那一定是很有趣的。
  
   在陽朔你每天都有事可做,在西街上你可以很容易的租到一輛自行車,到附近去走走看看,而且有很多徒步線路是做游船感愛不到的。你可以不太介意這里的天氣好壞,只要有足夠的心情,你便可以做個小中巴到興坪,然后從興坪開始一直走到陽堤,這一線是漓江的精華,而且不會耗掉你太多的體力,山水自然形成畫一般的走L,田院風光就在你面前,土地的芬芳浸潤著你的五z六f,再加上一些很傳統的民房與世隔絕般的呈現出世外桃源的境界,唯一讓人遺憾的是,這樣的徒步沒有一點挑戰性,不過不要緊,如果你想在陽朔很刺激的玩上二天,那么去會會那些 

《三》大理
  
   大理這個地方真是一言難盡,它不足于和麗江比試風情,它不及陽朔風光的一半,你能體會到的只有二個字,自由。
  
   為了自由多少人可以拋開一切,甚至生命,在大理的古城你可以橫躺在馬路上沒有人來管你,在一些小食店里你甚至可以和老板商量能不能在五元錢一份的米線里加上一塊免費的大豬排;如果你能夠在大理住上一個星期,你就可以神氣的在古城里和人招呼著與被招呼著,儼如一個住上很多年的半個大理人了,這里的文化氣質是其它地方模仿不出的,我沒見過這么小的一塊土地上有那么多的書吧和小型畫L,而且名字也奇特,什么面條書屋,鳥吧,唐朝,一個小的可能只能容的下七八個人的地方也可做的極精致,即可以喝到最純正的咖啡又可以欣賞到畫家最前衛的作品,這便是一個名字起的狂野的叫YAK的一個地方。說到自由不能不說一個叫懶人的書吧,主人是二個廣州美院畢業的年青夫婦,他們很年青,年青到他們可以任意的揮霍著自己的青春,我沒有見過第二個有他們這樣擺放沙發的吧了,書在任意一個角度都可以取到,幾千張CD和影碟在這里隨意的擺放著,沒有絲毫的安全防范,我在想如果我想偷一本書是多么容易啊,可是很快在這樣的環境里,這樣的想法即便是一秒鐘,都讓人臉紅。
  
   大理也是一個需要一點時間感悟的,如果你想吹吹海風,便走上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到美麗的洱海,水是藍色的,海是藍色的,云象個巨大的棉花糖,綿延的山地起伏的做著畫卷的背景。這樣的美景已經是上帝給人類最好的禮物了,可是如果你還不滿足,上帝在大理是仁慈的,順著洱海你可以到一個叫南詔風情島的地方,這是一個白天睡夠覺,晚上看夕陽,清晨看日出的地方。這里你可以幻想出一切與水有關的神話,而且你總相信有一天美人魚會飄浮在水面,因為這里才應該是她的居所。
  
《四》黔東南之岜沙
  
   黔東南岜沙是一個極恐怖的地方,不是說這個地方有殺人搶人的,只是你會感到不可思議,在文明高度發展的今天,還會有這樣一個原始的地方,女人們全部穿著幾百年不變的服飾,男人們還束著清朝時留著的那樣的發束,即使這么原始的地方你依然可以看到荒蠻和文明在撞擊著,這里的人都很害怕外來人,雖然他們都很友好,但是你會和他們有很大的距離,這種距離來自時間的倒錯,他們的文化對我們來講沒有親切感,卻充滿著新奇,仿佛進入了一個古代劇情的電影片場,感覺他們的時間就是用來田間勞作。
  
   說來也奇怪,這個苗寨離縣城只在十分多鐘的路程,可是卻依然保持這般古老的傳統,這里沒有小資勝地那樣有很多酒吧客棧,但無論如何你可以在這里住上一天二天,在很多家里你可以收容你住上一晚,在一個小閣樓里美美的睡上一覺,早上起來推開窗一看,霧還沒散盡,早起的岜沙少年排成長隊往小學校的路上邁進。
  
   實在是因為新奇,我在岜沙的時候住了二個晚上,第二個晚上路過村口的小學校,因為校門沒關著,我就進去看了看,一間教室的旁邊,有二個老師在那里喝酒,于是被很歡迎的加入了他們喝酒的行列,他們喝酒非常厲害,一桶酒很快就被喝到了一大半,他們的臉上明顯的都有醉意,他們來自縣城的,可是他們在這里已經快十年了,他們有著他們的苦悶,學生們剛開始的時候有幾百人,還不到學期的一半就只有幾十號人了,他們沒法留住那些孩子,因為這里很窮,每個還沒成年的孩子也是家里主要的勞動力,教育在這里成了件很艱難的事,在那一瞬間,我甚至有落戶在這里當一個老師的念頭。
  
   在這里會感到人生追求的迷惘,歸宿在何方?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夢想,一個人的真實,一個人的無奈。在岜沙,現實中的一切變的非常遙遠和模糊。瘋狂的攀巖者們,那些響當當的攀巖高手都聚集在陽朔這條西街上,大丁丁,老鐵...

《五》成都
  
   說到成都就只有一個吃字,其實不然。
  
   成都是一個多元化的城市,歷史遺留下的建筑雖已所剩無幾,但成都卻還是有著歷史文化感的一個地方。每條街上都會有二個以上的茶館,你會吃驚的發現這里的人可以捧著一杯蓋碗茶就耗上一整天的時間,這里的年青人絲毫找不出其它大城市年青人臉上刻寫著的時間寶貴的字樣。
  
   但說來也奇怪,這里卻是一個各各方面都很敏感的城市,這里有很多城市的影子,比如政治,若干次狂熱的游行絲毫不遜色于北京;比如商業,這里的商業氣息濃的比上海還要過份;成都是個很隱晦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在這里魚龍混雜,有的人很忙碌,有的人什么也不干卻也可以活的有滋有味。
  
   曾經聽過有人這樣形容一個市井的成都人:他身上只有十塊錢,他會進入一個大眾茶館要上三塊錢一杯的蓋碗茶,接著二塊錢搗個耳朵小舒服一下,然后說不定還會脫下皮鞋用一元錢擦的锃亮,這個時候他并不知道包里還有多少,一口氣可能買下無數份報紙就這樣消耗掉一整天,真不知道晚上吃什么。其實這或多或少有些夸張,不過成都人就是這樣的,換句話來講,整個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
  
   成都多產后現代藝術家,多產地下搖滾樂隊,多產狂熱球迷,多產打發時間的老年股民,多產麻雀高手,也多產各種棋類的中國的世界的大師。
  
   成都人缺點很多,不夠大量,說話很臟,很自以為是,較勢利...
  
   成都人優點也很多,儀表干凈,重情誼,講究生活質量,關心國家大事...
  
   總之,一個市井氣較重的城市,人本身就是一道風景線嘛。
  
   到成都的單身男子不能不做一件事情 - 打望美女。
  
   說到美女嘛,其實成都人也挺虛榮的,一份本土的刊物把自己評成紅粉第一城,說來也有點底氣不足。不過還算能說的過去,畢竟美女還是如云。當然蘇杭,重慶,山東也是出美女的地方,且這些地方更多精品。要在成都打望呢,這幾個地方不可不去,半打酒館,春XI路,人民公園露天茶館,公車候車亭,各大商場...唉,其實美女大普及了,無所謂哪個地兒了。

《六》白玉
  
   不去白玉,怎么能人前吹噓自我。
  
   可是有一天你真的到了白玉,你TMD的一定會后悔的要死,怎么能就這么相信了朋友的謊言了呢?朋友對我說過這是個美麗的地方。而當我歷經艱辛到達的時候,這不就是一個破縣城的感覺嗎?哪里是天堂?還要受那氧氣不足的折磨。
  
   而當我沉伏下來,我為自己的Y稚感到不好意思。如果白玉不能稱為天堂的話,那么其它的地方真的就是百分之百的地獄了。
  
   白玉的光線是特別的,在黃昏的時候,白玉寺視覺沖擊讓人心慌意亂。而早上的白玉寺讓人充滿希望,仿佛自己是初生的嬰兒,思想在這樣的光線中是一片空白。中午的光線是烤人的,我喜歡那種要把人烤化的感覺,我甚至不想做任何的防備。
  
   白玉的記憶已經是八年前的了,可我甚至連白玉縣那個小飯館的一只狗的模樣都記的一清二楚,那一次是八月,正好趕上離白玉縣幾公里外的GADUO寺的一次佛事活動,上千個喇叭拿著巨大的帶桿的鼓,所有的喇叭都穿的非常標準的服裝,那一次是我有生以來看到最熱鬧的一次佛事活動,一座山全是人,而所有的人都是藏區那特有的穿著和膚色。
  
   因為場面壯觀,那些場景便烙印在記憶中了。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自己去的目的,只是想走的遠點,看看離自己遠一點的那些人和物,加上和一個活佛同行,所以整個過程都是非常舒服的。而當自己虛長了一些歲數, 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狂熱的驢行分子的時候,我突然非常懷念白玉。那種懷念是痛苦的,想去又怕,想的是那些很多年前的記憶為什么在自己的記憶中那么清楚,怕的是這么多年過去了,那個叫白玉的地方還會是八年前的模樣嗎?
  
   白玉是我在不懂旅行意義的時候走的最遠的一個地方,后來在人文地理雜志我看到一個叫稅小潔的關于白玉山巖部落的文章,才知道離白玉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深埋在大山里的“最后的父系氏族”于是我一次次有去山巖的沖動,最近一年多我每次拿起全國地圖的時候,都是在看如何到達這樣的一個地方,以至我給自己訂下了無數個線路再去白玉。
  
   白玉是我最難忘的地方,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是為什么,這個地方無數次在我的夢里出現。

《七》昆明
  
   昆明是個Y老的地方,可并不是說年青人就不必去昆明了,有的時候給自己老一點的心態說不定是件好事,有足夠的時間想想心事,有足夠的時間就在一個城市里閑散著,吃了睡,睡了吃未必不可。
  
   雖然去過無數次昆明,但始終不太熟悉昆明,經常在一些街道上就走迷了路。
  
   城市里面說話最難聽的可能就是昆明話了,那種腔調讓人接受不了。但是還算好,昆明人個個都很樸實,當然更多的是從外表上得來的感受,昆明人都挺會吹牛的,說起大話,簡直就是高手過招演武俠電影一樣,如果有機會聽聽昆明普通話,你還不懂笑的時候,那些昆明人就已經笑的前仰后翻了。
  
   昆明是一個以旅游業為主的商業城市,一個還算現代但也有點落后的城市,據說在其它地方混不下去的人都喜歡往昆明走,是一個很好找工作的地方,當然前提是你不要太多的S望和你是個容易滿足現狀的人。
  
   到了昆明你不去翠湖邊上和滇池看看海鷗,那簡直就是白來了昆明,人與動物和諧相處,買上一塊面包撕成若小塊,喂食中,你的心一定會歡快的跳躍。
  
   昆明是很容易總結的一個城市,它四季如春,蘭天白云會告訴你這里的環境沒有太多污染,人們都很安居樂業,周圍有很多著名的旅游區。
  
   昆明是一個離不開大城市又想找些不同感覺的一個地方。
  
《八》九寨溝一線
  
   沒到九寨之前你先粗略的聽聽這些名字吧:
  
   原始森林,草海,天鵝海,箭竹海,熊貓海,五花海,孔雀河道,珍珠灘瀑布,靜海,諾日朗群海,諾日朗瀑布。犀牛海,老虎海,樹正瀑布,樹正群海,臥龍海,火花海,蘆葦海,盆景灘,扎如寺。則扎哇寨,下季節海,上季節海,五彩池,長海。。。。。。
  
   你可以開始想象了嗎?九寨溝會是怎么樣的一個形象在你的腦海中?
  
   可是你不去的話,你根本無法想象世界上有這樣的一個神奇的地方,這樣的美景面前,你也不會當初為了那中國最貴的風景門票而耿耿Y懷啦。
  
   九寨溝破壞的很嚴重,因為游人太多,幾乎只要你是個稍微有點閑有點錢的人,都把去九寨溝當成首選,雖然去的路上并不是太安全,經常有報道說去九寨溝的路上翻過多少輛車,死了多少個人,可是從來沒嚇倒人們對美景的向往,它依然是中國最熱門的景區。
  
   九寨溝是童話的世界,不同的季節就有不同的感受。不過最美的還是秋天。
  
   九寨是唯美的一個地方。如果一個人去九寨,不要懷揣太多的心事.九寨的純凈之美容不得不快樂。

《九》上海及周邊
  
   上海以及周邊的人曾給我這樣一個印象,很小氣,陰險,而且特壞。
  
   這是我沒到過上海時從無數人口中得來的印象, 而當我因為工作去過很多次上海以后我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覺的上海人是最可愛的了,至少現在的年青的上海人都非常可愛。
  
   上海人其實是自大的,這也難怪,我想要一個上海人沒有這樣的自大的感覺,他可能本身就不是上海人,上海本來就牛B,本來就大,所以自大是與生俱來的,也許自大這個詞匯有點不好,我們就換個詞匯給上海人吧,可找個什么樣的詞匯來表達上海人的這份驕傲呢?我還得好好想想。
  
   在上海,我們一幫同事去經理家做客,發生過這樣的事,快到吃飯的時候經理穿上了一件大紅大花的圍裙下了廚房,而且平時西裝革履的那些男同事們都下了廚房,反而我這個從四川來的小男人在廚房里陪著太太小姐們聊天,異常另類。在上海當女人多么幸福啊,可是上海男人也不見得多痛苦,一方水土,一方習俗。
  
   上海周邊有很多美麗的水鄉,那種水鄉的氣質也是很讓人著迷的。
  
   先說烏鎮吧,從嘉興出來,轉過桐鄉,就到了烏鎮,一路上已經有點水鄉的感覺了,一路上都是用草搭成的屋子,而這些大大的屋子就在水面上浮出,其實那不是人住的,鴨子幸福的把美景搶占了。烏鎮的門票是一張名片大小的卡,很美,也做的很有品味。唯一遺憾的是我們去的那天是周末,人太多了,烏鎮的小街本來就窄,加上悶悶的天氣,渾身出著細汗。實在不愿意因為人多而影響自己的情緒,一直用著想象走完整條街的---假如不是周末而是平時,假如下過一場雨,假如街上沒有那么多的叫賣聲,假如我有足夠的時間在烏鎮住上一夜。可是一切都是假設,雖然這樣,也要親親烏鎮,她實在太美了,只是因為美,所以會有那么多的人包圍著她,而她也沒有空與我獨處。
  
   烏鎮很多餐館,在那里要了一瓶“三白酒”,哇,真烈呀,有點香也有點苦,很難想象江南這么溫情的地方,男人們也會喝這樣的酒?旁邊一桌小女生喝著叫“酒釀”的甜米酒,很是一道風景,讓人看的入迷,加上時不時有一些車輪在河中擺過,就讓自已第一次醉在江南吧。
  
   經烏鎮過蕭山,就是一個叫“柯巖”的地方了,公路的兩旁有一些矮矮的山丘,一路上的魚塘和一些舊房子不時的告訴我,哦,這就是叫紹興的地方,魯迅的故鄉,一些茴香豆,還有潤土的氈帽。我不知道是不是一路上有一些臭豆府的做坊,反正一路上時不時有些那種聞起來很臭的味道,這和后來在餐館里吃的臭豆腐的味道很相似,江南人也太愛吃這種臭臭的東西了,這種臭在我們看來是不能忍受的,而到了當地人的口中便是世界上最美的食品了。柯巖是一個讓人驚訝的地方,她的風景實在是獨特,而門口大大的四個“A”字級的提示,實在是沒有亂給評定的印象,因為她確實是頂級的景點。柯巖位于紹興城約十二公里,是以古越文化為內涵,古采石遺跡為主要特色的景點,約有一千八百年的歷史了。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一進門的“石佛”景區,三國時期據說這里是一處采石場,經歷了很多代能工巧匠的開鑿,鬼斧神工般地造就了姿態各異的石洞,石壁,石柱。除了這些石頭給人印象中的沖擊外,旁邊有一個依山而建的宮殿,拾階而上,是從佛祖出生到成佛的畫象,色彩做的很艷,不過還好,不算俗氣。
  
   上海及周邊我還去過周莊,這個地方已經太有名氣,不過總聽到有人形容周莊愛用惡俗二個字,這個時候我就莫名的氣憤,好象別人在說我自己的家鄉不好一樣,有點咽不下一口氣的感覺,我真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在下午五點以后還停留過周莊,叫賣的商店關門了,街上幾乎沒有了行人,在本來就不太多的家庭旅館里吃一頓家常飯,那些感受我很難去理論她并非惡俗,只要心境開闊,何來俗,更何況惡俗。
  
   昨天問一個美國朋友埃里克愛上海嗎?他說:上海太大太現代,他不太喜歡。他又問我喜歡上海嗎?我說:我喜歡,中國太需要這樣的現代了,而且新上海做到了極致,我不能不愛她。
  
   我為上海的現代傾倒,也更為周邊的水鄉沉醉。

《十》稻城
  
   稻城的美是在一路痛苦的馬背旅行后放大的,到沖古寺的時候每個人都會眼前一亮,這里從整個狹長的路走過突然開闊起來,從雪山流下的水也變成了另外一個形狀,水很有形狀的呈幾個大彎慢慢的流動著,一些很大的牦牛在濕潤的草地上吃著新鮮的草,三個雪山同時呈現在你面前,此時此刻,有的只能是無言的震憾。
  
   稻城我是一個人去的,在這里我結識了很多朋友,而我們結伴攀登海子山后,我們就注定結下了終身的友誼,我太懷念那種感覺了,在高原缺氧的狀態下,每個人都互相鼓勵,以至最后我在臨近最高峰時大聲的喊著六字真言,我們彼此看著對方,那種喜悅之情讓我們彼此擁抱,在五千多米的高處,云在急速的變幻,海子的顏色也在變幻,我們仿佛成了神仙,我們的身體沒動,但我們的心在動。
  
   在沖古寺我永遠忘不了一個年邁的喇叭,他很平和,當云擋住了雪山的時候,他安慰我們說“不要著急”當我們等著雪山時出現任何在臉上的不安的時候,他都會對我們說上這句話“不要著急”整個和他相處的那幾個小時里,我發現他只會講這句漢話,而們聽著聽著,這四個字便成了最精典的經語,以至我們在稻城回中甸的路上遇見罕見的大踏方的時候,我們也很平靜面對,這后來成為我們結伴認識的這幾個人中最愛在網上打招呼的話語,而且我們對這句話的理解當然比他人深刻,人生何嘗不是這樣,“不要著急”現在變成了我時常在浮澡的生活中自已對自己念叨的一句話。
  
   生活是一環扣一環的,在稻城的那幾天里,我個人也是想忘掉一些感情的東西而一個人去的稻城,不到稻城我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可以忘卻的,感謝稻城,感謝在稻城認識的朋友。
  
   一直想再去稻城,那個時候我會去忘掉些什么呢?

2011-05-17 12: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