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看中國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
看中國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
林明理     阅读简体中文版

痛徹心肺:中國大陸一代代的孩子就這樣全都毀了

林明理:看中國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

混跡教師隊伍二十余年,什么事情最讓人心痛?是看到一代代學生被中國教育“教愚”——教得愚笨、愚鈍、愚蠢,卻無能為力。

  中國教育的一大功效是,盡量把所有的學生教化成一個腦袋。現代教育是該培養、發展學生的個性與創新能力,還是泯滅個性、扼殺創新?正確答案無疑該是前者。但是中國的教育卻長期反其道而行之。這一教化結果大多時候是通過中國式的考試來實現的。中國式考試的分數又是評價學生學業成績的最主要方式。且不說那越來越“嚴格”“科學”的所謂“標準化試題”無處不在,就是本最應該讓學生創造發揮的“問答題”、“論述題”,那一條條按“評分標準”中的“答案要點”給分的評價方式,就讓絕大多數學生不得不在答題時先要揣摩好命題者的心思。就是最能體現學生個性特色的寫作,也高懸著“主題”“思想”“意義”必須“積極”而不能“落后”、必須“歌頌”而不能“批評”、必須“光明”而不能“陰暗”等等緊箍咒。當然,中國學生的學業評定里也有品德操行、身體素質、愛好特長、社會實踐等等評價內容,但在以分數論英雄的中國式高考、中考面前,它們統統退居其次。

  這一考試、評價方式延禍至平時的教學,那就是,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必須以教材教參說過的或習題集后面告訴的“參考答案”為標準:“思想一致,共同努力”用成語來表示只能填“同心協力”而不能是“齊心協力”,“刻畫描摹得非常逼真”只能填“惟妙惟肖”而不能是“栩栩如生”(鄒靜之《女兒的作業》)。一個小學生的作文寫了他家的一盆花,被老師打了低分,老師的批語是沒能寫出“花的精神”,比如蓬勃向上、努力綻放什么的。一個中學生在期末考試作文中揭露了他所在的鄉鎮煙草部門收購煙葉中風氣惡劣、魚肉鄉里的事實,以一個老漢的不幸遭遇和無奈感嘆表現了“低調” 的主題,也被打了低分,老師批語是:“此類題材的作文寫作時要慎重”(K12網“韓軍在線”)……此類惡跡可謂罄竹難書,各界人士也多早有揭示,為不多占本文篇幅,暫先打住。

  中國教育的第二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正的“學習”有效隔離。真正的學習是學生融入全身心的體驗與感受之后收獲新知識,是需要培養學生的懷疑、探究精神的,大多數時候是自覺主動、積極參與的,從本質上講是充滿樂趣的。但中國的教育同樣長期反其道而行。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罷。我的一個同事向我講過,就在他兒子的學校,一個剛畢業參加工作的小學自然課老師,上課常常帶學生親自動手捉蟲子、摘樹葉、弄花草、玩泥巴,鼓搗試管做實驗,教室也總是被搞得“亂七八糟”,學生們不亦樂乎,但期末考試成績卻遠不如那些從不帶學生做實驗,只是要學生老老實實坐在教室里背背書中答案的“老教師”教的班級。結果那新老師挨了領導批評,因教室常常被“搞得亂七八糟”還受了班主任的責怪。新老師滿腹委屈而又無可奈何,最后也只得向 “先進經驗”看齊了。類似的例子可以說到處都有、舉不勝舉。中國教育的最大目的就是為了學生能考出好分數,只要能得到好分數,所有能用上的方法手段都可以用,而更該被注重的學習過程、身心體驗、樂趣享受則可以最大程度地被省略——這在很多地方被自詡為“教學效率”,在眾多的批評者筆下被稱為“題海戰術”、 “機械灌輸”,在蘇北等一些地方則被形象地稱作“死揪”。 中國教育培養出的學生,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圖書館、資料庫,他們不會,或從來就不屑于查原始資料——當然很多地方也沒有真正的圖書館、資料室,很多時候他們也看不到真實的原始的資料——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在教科書與習題集里有明確的不可置疑的答案。

  人類社會有無不容置疑的絕對真理?有,它就在中國大中小學生的政治課教材里。教育最應該培養的是學生的懷疑、探究精神,培養學生的思考、比較、辨別的能力。但是中國教育要做的恰恰相反,它就是要掐滅學生的懷疑精神、探究勇氣,就是要學生相信教材與教參的絕對正確,特別是相信政治教條的絕對正確——因為按那上面說的去回答就可以得高分,否則就生死難卜,就是拿自己的前途命運當兒戲。即便拿那些教條與現實稍一比照,你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悖謬、虛偽、荒誕,但你不能懷疑、不敢懷疑,更不許質疑,特別是在考試的時候。這話題一扯開來又會犯忌,也暫打住。

  這樣的“學習”,當然就是痛苦而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樂趣可言的。于是中國學生的厭學比例絕對世界第一,中國的“差生”無論是絕對數還是相對數也絕對世界第一。記得中青報前幾年有一則報道說,按每個班級10來個到三分之一比例計算,中國學校所謂的“差生”數應該在四五千萬。這則報道因觸痛某些人神經,遭到批評并封殺。

  中國教育的上述兩大功效是很多有識之士包括很多教育界同仁早就揭露并抨擊的。其實,在更為重要的健康生活理念生活方式之培育,在世界觀、價值觀、道德觀之培養,在人類文明之傳承等等方面,中國教育的“教愚”功效更加“顯著”,卻又常常為更多的人所忽視——

  中國教育的第三大功效是,將學生與健康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有效隔離。現代教育應不應該引導受教育者養成健康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答案無疑也是肯定的。但中國學生書包重作業多、起得早睡得晚,睡眠時間不足,活動鍛煉太少,舉世罕見。由于那一種“學習”方式直接影響學生的生活方式,由于健康生活方式的培養在中國教育里從來就不曾真正占有位置——口號倒是喊過,中國教育培養出的學生,關節硬、肌肉軟、動作笨、意志弱,豆芽菜、小胖墩、眼鏡架隨處可見。近幾年,筆者每次參加各種聽課、各類監考,總要注意看看一個教室里戴眼鏡的有多少,結果遺憾地發現,還沒有哪個教室里能讓我看到戴眼鏡的學生少于三分之一的,很多甚至超過一半,有多少戴隱形眼鏡的更是無從知曉。中國人的營養水平在不斷提高,中國學生的體質卻在下降,中國教育功不可沒。

  中國教育的第四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現實社會成功隔離。現代教育應該引導學生直面現實還是回避現實?答案無疑也應該是前者。但中國教育卻極力要將現實社會隔離在校園與書本之外。校園“封閉式管理”是很多學校招生時常見的的廣告語,就是最該向社會開放的大學,就如最高學府北大,也漸漸地要趨向“封閉管理”了。這固然也有安全、秩序方面的考慮,但北大那樣的最高學府也如此“封閉”難道僅僅是為了“安全”、 “秩序”?過度封閉之后,我們培養的學生將來怎么面對真實的外部世界?似乎無人顧及。更何況,在很多寄宿制學校,周一到周五的時間里,學生們出不得校門,看不到電視,上不了網絡。而即便是開放了電視和網絡的學校,學生們看到的也只是有關方面允許他們知道的東西:他們只能看到經濟在“飛速發展”“一日千里”,而看不到環境在不斷惡化、資源被浪費枯竭、貧富懸殊遠超國際公認警戒線、社會矛盾在對立激化;他們只能看到“公仆”們如何地勤政愛民,而看不到無孔不入的公權力腐敗;他們只能看到地震災民如何“過上了幸福生活”、如何“感恩”“奮進”,卻看不到救災款物被無恥地貪污挪用、連豆腐渣校舍之下死難孩子的名字都不許關注……從中國各級各類學校畢業出來后,有幾個人能不為校園內外、課堂內外、書本內外的世界差別如此之大而感慨、吃驚乃至茫然無措、無所適從?

  中國教育的第五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實歷史有效隔離。現代教育是否應該引導學生盡可能直面自己國家與民族乃至全世界的全面、真實的歷史?答案無疑也應該是肯定的。但中國教育特別是文史哲教材與文史哲教育要做的是,盡量只讓學生學一點割裂的片面的歷史,并讓學生相信這就是歷史的真實與全部。在這樣的歷史教育之下,學生們知道的只是某些主義與理論的正確、某些歷史人物的偉大、某些歷史的光榮,而不知道真實歷史中的曲折、陰暗與丑惡。學生們不知道九十年前、五十年前的真實歷史,也不知道二十年前、十年前的真實歷史,加上很多學生已被成功教化成一個腦袋,不會質疑不會辨別,除培養了某些人所需要的“自豪感”,也就再不會去認真全面思考歷史的經驗與教訓了。在美國學生可以自由探討諸如“二戰時美國應不應該向日本投原子彈”等問題時,中國學生卻只能也只許背誦教科書告訴你的歷史事件的時間、地點、人物、“意義”。筆者這樣年齡的一代人,當年那“背政治”、“背歷史” 的“學習”經歷,更是一場乏味透頂、刻骨銘心的記憶。

  中國教育的第六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實的外部世界成功隔離。面對豐富多元的外部世界,面對人類先進文明,面對滾滾時代大潮,現代教育是該培養學生的全球視野、廣闊眼光、自信氣度、包容胸懷,還是封閉學生的視野與心胸?答案無疑也應該是前者。鄧小平“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題詞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但中國教育要做的是,盡量讓學生只了解到某些人準許了解的外部世界。對于西方發達國家,學生們知道的只有那政治的“丑陋”、民主的“虛偽”、政黨的“惡斗”、人情的“冷漠”,而看不到那種政治體制之下公權力受到有效制約之后的廉潔、勤勉、公開、高效,以及普通民眾的博愛溫情及享受到充分社會保障之后的優雅生活;學生們只知道西方社會對中國充滿敵意、時刻存心顛覆,而看不到正是這其中很多人,包括很多國家的政黨與政府對我們的友好支持及善意批評幫助;學生們聽到的只有“堅決抵制”“筑牢防線”的教誨,而不知道怎么樣“放眼世界”、“兼收并蓄”;學生們只知道馬克思、恩格斯最偉大,而不知道同樣偉大的哈耶克、哈維爾、索爾仁尼琴……中國教育要學生們所了解的外部世界,用筆者曾經寫過的一篇文章《從中學生的“正確”“世界”觀說到楊師群案》中的話來概括,那就是:“國外比較亂套”,“風景這邊獨好”(趙本山小品臺詞)。凡涉美國(更多時候還有日本),必是敵意;凡涉西方,必要警惕——所以要“含淚勸告”地震災民即使孩子死于豆腐渣校舍且申告無門也“千萬別被西方反華勢力利用”;凡是我們自己,即便是膿包腫塊,也定然鮮艷美麗——“縱做鬼,也幸福”。“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而如果贊揚一下西方,便有 “漢奸”嫌疑;批評一下自己,那很可能就是“反革命”“反華勢力”。 “含淚”余秋雨與“鬼詞”王兆山,可算是中國教育鍛造出的那根牢固的“全面而正確”的腦筋的杰出代表(除去諂媚邀寵因素)!

  中國某些人士面對外部世界敏感脆弱,動則抵制,動則排外,動則聲討(看看武漢大學櫻花下拍和服照片的母女的遭遇),動則聲稱自己要代表中國對西方社會表達“中國不高興”,我們某些人更為本·拉登高喊痛快,為薩達姆助威加油,為金XX惺惺相惜,我們很多人出國之后會為外部世界怎么與我們所知道的反差這么大而吃驚,很多人也缺乏強大、自信、平等、包容的健康心理素質,中國教育同樣功不可沒。

  最近一次為自己的學生而心痛,發生在筆者教學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那篇著名的演講辭《我有一個夢想》的課堂上。教學時,為拓展學生閱讀,我印發了自己在奧巴馬當選與上任之時分別寫就的兩篇文章:《奧巴馬當選總統與農民工辦暫住證》、《美國人為奧巴馬的歡呼,拷問中國人榮辱觀》。此兩文曾在多個著名網站被編輯推薦至首頁,并引發網友大量的熱評與轉帖。我的學生看了,當然很多也神情凝重。一個學生說:“老師,我一直生活在虛幻的自豪感中,意識不到我們國家還存在這么多難堪的問題。”但是,也有個別學生不滿道:“老師,你怎么兩篇文章都只說美國好,而不說自己的國家好?你是否不夠愛國?”——說美國好時必得說自己國家好,或者只能說自己好而不能說美國好,最好只說美國“壞”,否則便不夠“愛國”,這不正是XX部門教化出的思維方式?當我問同學們是否意識到我們眼下的戶口制度的弊端時,好幾個學生說,這有什么呀,我們國情不同嘛——要知道我的學生屬農村戶口或父輩祖輩是農民的超過一半,他們中很多人在小學與初中義務教育階段,也花過幾萬幾萬的捐資擇校費,他們與他們的祖輩父輩很多人享受不到本來早就該享有的就業、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障。多么令人“感動”卻令人無法不心酸的“顧全大局”的“國情”觀啊。

  另一個學生提的問題則差點雷倒了我。這位可愛的學生替美國白人担心道:“老師,現在黑人奧巴馬當總統了,會不會報復美國白人啊?”——但我卻笑不出來。我們的學生從小到大,視野所及,見過了太多的社會真實與宮廷影視故事:最高統治者是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的,是可以一言九鼎、隨心所欲的,報復一下“歷史仇恨”,那是家常便飯。豈止最高領導人?現實中一個縣官鄉官乃至小小的村官都擁有這種權力。并且,我們的學生還被灌輸了過多的歷史“恥辱”與“仇恨”,灌輸了大量的“以牙還牙”、“血債要用血來還”的暴力“革命史觀”,灌輸了太多的“中國不高興”、抵制 XXX、報復XXX的“愛國激情”。然而他們無從知道,更有人不愿他們知道,外部世界的政治文明發展程度,特別是那最強大的美國,那總統權力是怎么來的,是要受到哪些制約、監督的。他們不知道甘地、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的“非暴力”抵抗等和平包容精神的深遠影響,也不知道此次美國大選有很多白人投了奧巴馬的支持票,更難以理解,為什么有那么多的白人會投一個黑人候選人的票……

  中國教育的第七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獨立選擇能力成功隔離。現代教育該培養學生的獨立選擇能力還是養成其盲從習慣?答案無疑也該是前者。但由于上面論及的諸多原因,中國學生很多已經只會盲從,而不會也不敢獨立選擇。不但中考高考志愿需要家長出馬填了才放心,就是工作也要靠家長才能找下。對于國家民族的前途,對于子孫后代的福祉,更是被要求必須相信某一部分人為你作的“正確”選擇,必須相信某一部分人設計的道路“絕不會”錯。你只要埋頭苦干、踏實勤干就行,別的就不用你操心,更不用質疑了,有人為你們把握“正確方向”呢。

  中國教育的第八大功效是,將學生與真善美成功隔離,并坦然接納假丑惡,再逐漸學會欣賞、運用假丑惡。

  中國高等院校“本科教育評估”的作假現丑、畢業生就業率公然摻水,并明令師生配合造假,幾乎盡人皆知,備受詬病。這被網絡輿論譏諷為“洲際導彈”(周X搗蛋)。中國各大學的出賣文憑、老師與學生的論文造假、學校當局向權力與財富低頭獻媚等等丑惡,也早已成燎原之勢。難以想象這樣的大學環境會給學生真善美品質的養成產生什么積極的影響,難以想像這樣的醬缸里出來的學生還有多少會真心相信真善美。其實豈止大學是這樣?我們的學生從小學開始,就要開始接受假大空的一套:一年級就要加入六七歲小孩根本難以理解其性質與“意義”的XX隊,常常被教導要注意“領導來檢查”、“外賓來參觀”了必須打掃好衛生、“配合好檢查”,常常要被教育見到什么人要說什么話,某些地方更有“必須配合好小康社會調查”、“做好家長的廉潔監督”之類的荒唐任務……

  我們的學生見慣了父母身份地位不同、城鄉戶口等級不一給自己或他人的帶來的直接影響,見慣了一筆筆從父母口袋掏出為自己買到學習“資格”的“捐資助學費”,見慣了課本上一套、現實中又有一套,見慣了某些學校、某些老師對權勢與財富的低頭哈腰,見慣了某些教育官僚與學校當局公然的弄虛作假……很難想象這樣的成長環境能對培養學生的堅守真善美、鄙棄假丑惡的品質起到什么積極作用!

  我們的一些學生終于學會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說著一套做著一套、作文中一套現實中一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學會了像湖南的王佳俊一般毫無羞心愧色地把同窗同學的頭踩在腳下往上爬,學會了把老師講課內容向XX部門密報,學會了拿一個假的就業證明換到自己的畢業證書,學會了當眾慷慨激昂喊口號背后抿嘴偷著笑,學會了傲視底層傲視貧弱……中國教育功不可沒。

  固然,中國教育也教給學生一些基本的文化與自然知識,但是,在更為重要的學習能力之培養、獨立個性之塑造、健康品質之培育、人類文明之傳承等等方面,它卻是:喊著“以人為本”的動聽口號,做的卻是處心積慮要把你教化成容易并甘愿被某些人掌控的機器;公開倡導的是“素質教育”,心照不宣我行我素的是“應試教育”;公開宣揚的是“與國際接軌”,愈演愈烈的是除了各種收費遠遠超出國際之“軌”,實際上在與國際先進文明潮流背道而馳……

  固然,中國教育教出來的學生也仍有很多人個性本色還在、良知猶存,這要得益于時代的開放、信息技術的極大進步——按大律師張思之老先生的說法,“網絡是上帝賜給中國人民的最好禮物”,“互聯網萬歲”。時下的中國,再也沒有誰有能力像上世紀五六七十年代那樣,把全民成功教化成聽由一個腦袋指揮,到處贊頌、山呼“萬歲”(筆者當年所讀的小學第一冊的第一課,就是一幅畫像,下面是一行黑體大字 “毛主席萬歲”),即便餓殍遍地、一片混亂,也要高唱“幸福天堂”、“形勢大好”了。中國教育曾經在那樣的時代取得過那樣“輝煌的業績”——當然這也不止是中國教育的功勞,但那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當然,這同時也要多虧了一些仍然堅守教育者良知與理性的老師與學校領導的努力。著名者,有倡導“教育應培養學生的精神底子”的北大的錢理群,反對“偽圣化”、倡導并踐行真實、自由、個性等“新語文教育”理念的清華附中的韓軍,公開宣示“不跪著教書”的南京師大附中的王棟生(筆名“吳非”)等等名師名家,默默耕耘并堅守著的當更有無數。固然,中國教育也在不斷改革,很多教育界同仁也在努力打破身上的枷鎖,力圖創新走出新路,但嚴酷的升學率緊箍咒與思想緊箍咒之下,很多時候只能做做“技術改良”,而難以有根本性的“理念突破”、“特立獨行”,很多時候只能戴著鐐銬費勁跳出一些“優美的舞姿”,卻難以有掙脫思想鉗制、擺脫手銬腳鐐的條件與勇氣,很多時候只有“小聰明”,缺乏“大智慧”。

  閔良臣先生在《拿什么證明我們堅持過真理》文中提出:“教育,只有教育,只有讓更多的人認識真理,一個社會才會把堅持真理看作理所當然。”固然有道理,但是如果中國的教育不做根本改革,這種教育也只能是又一個愚弄人的手段。

  很難想象,中國的高考中考以分數論英雄的體制不改,中國的教育改革能走出什么真正有意義的新路。而這一切問題,又絕不是考試制度的改革本身所能解決的。簡單點說罷,中國的高考中考招生能否拋棄以分數論英雄,學習借鑒教育發達國家比較成熟的那種包括學生品德操行、身體素質、愛好特長、社會實踐等等內容的綜合考核錄取的方式?能否學習他們的各大學有權獨立招生的形式?以目前的公權力腐敗無孔不入、大學向權力與財富競相獻媚、學校當局幾成權力附庸、大學已成各種丑惡混雜的醬缸的不堪情勢,這樣單方面的改革會結出什么樣的果實,當一目了然。中國教育落后的另一主要原因是投入嚴重不足,人均教育經費不及非洲的戰亂國家烏干達,有限的經費還被人為的極不合理的集中在幾個“重點學校”,造成優質教育資源的嚴重不足與教育的極端不平等。但在目前公權力幾乎完全黑箱操作,公車、公游、公吃每年浪費上萬億,民眾根本無法有效監督制約的情勢下,何來有效手段要求大量增加教育投入、實現教育公平?中國教育還受著某些人以漂亮動聽口號為掩蓋、實則為了自己壟斷特權利益不被損害而進行的嚴密掌控,不打破這種掌控,又如何真正施行 “人的教育”?所以,中國教育“教愚”人,從根本上講,是當前這個中國特色的體制創造出的“偉大功績”。

  這也是我,一個中學語文教師這么熱心熱衷于寫時政類博客的主要原因。很多同事朋友,包括一些網友,還有我的家人也一樣,常常問我,你一個中學教師,為什么那么熱衷寫時政評論?把這番精力放在寫寫教育教學論文上,參加什么評比拿個什么獎,還能為自己也為學校爭點光,也能從學校拿到幾百塊獎金。但是,對我來說,我覺得,沒有那必要的政治體制變革為條件,中國教育就作不了真正有意義的改革,那“教愚”人的本質就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變,我們的學生,我們的子孫后代,仍然還得繼續承受這種教育的“折騰”,那么,我就是寫再多的教育教學論文,都沒什么真正的意義—— 很多同行的很多頗有見地的教育教學論文得了獎后,也就馬上被束之高閣了。我沒有當年魯迅先生棄醫從文般的勇氣與能力去棄“教”從文,也就只有在業余時間在網絡上跟在名博名家后面搖搖旗吶個喊罷。當然,如果能有一個地方能讓你放手實行真正的人的教育,那么,我愿意去盡一點綿薄之力,而只拿最低的工資!

  最后說明,本文所指的中國教育,專指中國大陸地區的教育。

2011-06-11 19: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