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犬儒主義
犬儒主義
雜談     阅读简体中文版

犬儒主義(Cynicism)是個外來詞,中文里本來沒有現成的對應詞匯,通常將它理解為譏誚嘲諷,憤世嫉俗,玩世不恭。這些理解大致不差,不過,我們若想對犬儒一詞有更完整的把握,有必要略略追溯一下它的起源和演變我們知道,犬儒主義是古希臘的一個哲學流派,其代表人物是西諾普的狄奧根尼。這派哲學主張清心寡欲,鄙棄俗世的榮華富貴,力倡回歸自然(這使人想起老莊哲學,想起某些魏晉名士)。據說狄奧根尼本人住在一個桶里(又有一說是住在甕里),以討飯為生。有人譏笑他活得象條狗,他卻不惱。“犬儒”之稱由此得名。關于狄奧根尼,有段故事很著名,一天,亞歷山大御駕親臨,前來探望正躺在地上曬太陽的狄奧根尼,問他想要什么恩賜;狄奧根尼回答說:“只要你別擋住我的太陽。

犬儒一詞的演變證明,從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間只有一步之差。一般來說,憤世嫉俗總是理想主義的,而且是十分激烈的理想主義。玩世不恭則是徹底的非理想主義,徹底的無理想主義。偏偏是那些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義反倒很容易轉變為徹底的無理想主義,其間原因何在?因為,許多憤世嫉俗的理想主義者在看待世界時缺少程度意識或曰分寸感,對他人缺少設身處地的同情的理解,不承認各種價值之間的緊張與沖突,這樣,他們很容易把世界看成一片漆黑,由此便使自己陷入悲觀失望,再進而懷疑和否認美好價值的存在,最終則是放棄理想放棄追求。“世界既是一場大荒謬、大玩笑,我亦唯有以荒謬和玩笑對待之。”一個理想主義者總是在現實中屢屢碰壁之后才變成犬儒的,但正如哈里斯所言:“犬儒不只是在過去飽嘗辛酸,犬儒是對未來過早地失去希望。”

  說來頗具諷刺意味,早期的犬儒是堅持內在的美德和價值,鄙視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可是到后來,犬儒一詞正好變成了它的反面:只認外在的世俗的功利,否認內在的德性與價值。王爾德說:“犬儒主義者對各種事物的價錢一清二楚,但是對它們的價值一無所知。”

 密爾早就指出,專制使人變成犬儒(這使人聯想起王夫之的話:“其上申韓者,其下必佛老”)。在前蘇聯斯大林中后期所奉行的高壓政策是一種極端的專制,因此它更會使人變成犬儒。在專制下,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都容易變成犬儒。統治者變成犬儒,因為他們早就不相信他們口頭上宣講的那套理論和原則,他們只把那些理論和原則當做維護權力的手段以及鎮壓反抗的借口。在被統治者方面,當他們一旦意識到自己在冠冕堂皇的旗幟下實際上處于被愚弄被壓迫的境地,很容易轉而對一切美好的價值失去信心。尤其是在試圖反抗又遭到嚴重的挫折之后。這樣,他們就可能放棄理想,放棄追求,甚至反過來嘲笑理想,嘲笑追求——吃不著葡萄就說葡萄酸。這樣,他們就變成了犬儒。當然,統治者的犬儒主義和被統治者的犬儒主義是有所不同的,但是廣義地講,它們都可以歸入犬儒主義。

犬儒與俄國

 美國記者赫德里克·史密斯在他那本寫于一九七六年的《俄國人》一書中,向讀者講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時代彌漫于蘇聯社會的犬儒主義。我們知道,自蘇共二十大赫魯曉夫批判斯大林后,蘇聯社會出現了所謂“解凍”即有限的自由化時期。隨著自由化運動的深入推進,蘇共當局重新加強控制。其后,赫魯曉夫被黜,勃烈日涅夫上臺,進一步壓制自由化運動,致使該運動漸趨沉寂。正是在這種情勢下,犬儒主義蔓延,構成當時社會的一個顯著特征。

現代犬儒主義的徹底不相信表現在它甚至不相信還能有什么辦法改變它所不相信的那個世界。犬儒主義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理解,一種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種不認同的接受。

  “說一套做一套”形成了當今犬儒文化的基本特點。“世界既是一場大荒謬,大玩笑,我亦惟有以荒謬和玩笑對待之。”

    它是一種對現實的不反抗的理解和不認同的接受,也就是人們平時常說的“難得糊涂”。犬儒主義者意指并不真傻的情況下,深思熟慮地裝傻。既然我沒法說真話,那么你要我怎么說,我就怎么說,我不這么說也得這么說,由不得我心里想說什么。我照你的說,不見得有好處,但不照你的說,說不定就有麻煩。我知道我照你的說,你未必就相信我,未必就拿我當回事;但我不照你的說,你肯定會說我不拿你當回事。既然你要的不過是我擺出相信的樣子,我又何必在說真話上面空費心思。

 中國大眾對政治冷漠,則是長期體驗虛假政治的現實教育結果,國內論者對此已多有論述。王蒙在談到王朔作品中的玩世主義時指出,“首先是生活褻瀆了神圣,……我們的政治運動一次又一次地與多么神圣的東西--主義、忠誠、黨籍、稱號直至生命--開了玩笑,……是他們先殘酷地‘玩’了起來,其次才有了王朔。”〔注15〕王力雄則指出,“鄧小平時代的意識形態空殼化”,將“‘公有經濟加極權政治’(馬克思加秦始皇)”改換為“資本主義加極權政治”,使得極權政治因失去了社會主義的道義目標而成為赤裸裸的極權。王力雄寫道:“鄧把‘實踐’奉為唯一標準所導致的掛羊頭賣狗肉,對于回避行為與意識形態的分裂固然聰明一時,卻由此腐蝕了意識形態之所以可以立身的基礎--真誠。‘不爭論’進一步導致了說一套做一套的言行不一,形成近年中國官場一大特色--集體心照不宣地‘打左燈向右轉’。犬儒主義成了主流價值觀。”〔注16〕

  “說一套做一套”形成了當今中國犬儒文化的基本特點。它不僅彌漫于政治領域中的公開話語,而且成為社會普遍的欺詐、虛偽和腐敗行為不成文的規范。按此規范言論行事已成為人們日常活動的自我保護手段和生存技能。人人都說謊、都作假的狀態常被解釋為是大眾的個人道德意識出了問題。其實,如此犬儒化的社會所面臨的與其說是個人道德危機,還不如說是公眾生活規范危機。公眾生活的道德規范和個人道德良知不同,它并不依賴“良心”的維持,它的維持機制是法制(以民主程序所產生和執行)、輿論(以自由言論為基礎)和傳統(以長期形成的民間正義為核心)。充斥著腐敗和謊言的公眾生活,不是沒有規范,它有它自己的規范,它的規范就是虛假。

  從社會批評的角度來看,虛假只是假面化公眾生活的癥兆,而其癥結則在于理性社會規范機能的壞死。理性社會機能就是民主的機能。在民主法制和獨立輿論比較完善的社會中盡管也存在虛假和腐敗現象,但民主法制和獨立輿論能將這些現象的危害降至最低的程度,使之不能惡化為全社會公眾生活規范的制度性危機。當今中國社會中,法制由專斷權力所操縱,輿論為權力充當喉舌,傳統的民間正義無法作為獨立輿論介入公眾體制。普通人在虛假和腐敗問題上抱犬儒主義態度,不僅僅是因為虛假和腐敗充斥于現實秩序之中,而更是因為現有秩序已不再能提供解決這些問題的體制性條件。

  大眾犬儒主義對現有的、假面化的公眾生活秩序既有妥協和參與的一面,又有不滿和抵抗的一面,這兩個方面本來就是犬儒主義乞行天下、冷嘲熱諷這兩個特征的結合。前一個方面使得大眾犬儒主義成為現有公眾領域的一部分,成為一種與之相協調的現象。后一個方面則使它疏離現有的公眾領域,成為假面公眾領域邊緣處的批評立場。這一批評立場的領域性質相當曖昧,它與其說是個人的,還不如說是下層的;與其說是異端的,還不如說是受制的;與其說是獨立的,還不如說是衍生的。大眾犬儒主義的這些性質使得它形成了獨特的民間性,也使得它得以從制度性的公眾生活領域(政治的、經濟的和文化的)及其犬儒主義脫離出來,形成一種特殊的弱者抵抗形式。

  民主社會中對大眾犬儒主義的批評,大多強調它與現實妥協的一面。批評者大多認為,在民主制度中,犬儒主義不同于批評理性,它是一種非理性的否定和懷疑,因此它與民主政治文化的理性共識機制不合。勒納(M. Lerner)指出,“犬儒主義不象理性懷疑主義那樣相信人可以改變世界。”對犬儒主義的批評, 其合理性必須從民主公共話語空間的自由度來理解。民主公共話語空間既不排斥犬儒式懷疑,也不排斥理性批評,但是只有理性批評才對民主公共話語空間有建設性的貢獻。你可以和持理性批判的懷疑者作理性探討,但你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服犬儒主義者,因為“犬儒主義象是抱定宗教信仰般地不相信有任何根本變化的可能。”〔注17〕

  在非民主社會中,對現有經濟、政治和文化統治的質疑和反對不可能自由進入公共話語領域。無論是持理性批評的懷疑還是根本拒絕相信的犬儒主義,它們都只能存在于公共話語的邊緣或之外。對大眾犬儒主義的評價當然也就不能只是著眼于它與并不存在的民主理性政治文化是否和諧。大眾犬儒主義明顯的邊緣性和不自由狀態,凸現了它相對于官方話語的受制性和由此生發的不滿。

  表示不滿的民間大眾犬儒主義,其冷嘲熱諷的主要表現形式是市井流傳的笑話、傳言、歌謠、順口溜和種種異類文藝。它所包含的拒絕和抵抗具有高度的隱蔽性和偽裝性。對于它來說,“公開表現的條件是,它相當隱晦和曲折,可以作兩面不同的閱讀。其中一面是不招惹當局的,這一面也許有些乏味,但卻因此留下了一條全身而退的后路。”除了隱晦和曲折,這類民間或大眾文化存在的另一個條件是不與統治性的公開語本正面沖突,“民間文化的曖昧和多義,只要它不直接與統治者的公開語本對抗,就能營造出相對獨立的自由話語領域來。”〔注18〕

  民間犬儒主義是一種扭曲的反抗,它折射出公眾生活領域的誠信危機及其公開話語的偽善,但它卻不是在說真話,更不是一種公民們公開表示異見的方式。犬儒式反抗對于建立理性、誠實的民主公眾話語的正面貢獻是極為有限的。民間犬儒主義的某些形式,包括一些痞子文學(如王朔的一些作品)和異類藝術(如“波普藝術”和“玩世繪畫”),在反對政治神話的同時,往往借助大眾消費文化制造出一個新的神話--市場神話。異類思想在面對政治和經濟雙重擠壓的時候,無法依靠犬儒表現來保持獨立的批判理性。市場本身就是當今中國最主要的權勢犬儒的本源之一。市場操作不擇手段地謀利,唱的卻是發展社會福利和提升中國地位的愛國高調,它的說一套做一套并不比政治權勢遜色。就其犬儒主義操作而言,大眾商業文化對異類文化的利用和它對愛國主義話語的利用并無性質上的區別。在公民的民主權利和自由言論受到限制的情況下,大眾商業文化不可能為民間犬儒主義提供一個轉化為獨立批評的理性空間。要想改變民間犬儒主義扭曲性的反抗,或者甚至改變當今中國上下互動的體制性犬儒主義,最終還得從建立允許說真話、鼓勵說真話、必須說真話的理性公民社會秩序著眼。

2013-11-28 21: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